•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84 内容:1757

    山间小店(转载)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1

      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一辆卡车缓缓的开了过来。车里坐着两个人,一个年纪看上去三十出头,头发短短的,穿着一件棕色的夹克,旁边坐着的是开车的司机,看上去有五十岁左右,身材已经发福了,鼓鼓的腮帮子,头上略微有些秃顶。这条山路是通往平县的唯一的一条路,卡车是从平县刚刚运完货回来。再往前开一点山路就到头,然后就可以上高速公路了。卡车缓缓的在车道上开着,山路上多是些坑坑洼洼的,平县政府很穷,没有钱来修路,只好拉写碎石头垫路,来来往往送货的司机到这里就变的十分的小心。
      此时已是中午,山路上的车很少,车上的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年长的司机对旁边的人说:“孙东,这条路带你跑完一遍之后以后估计就得让你单独跑了,这段路可得小心了。”
      孙东看着窗外的大山,光秃秃的连棵树都没有,转过头对司机说:“老李,这次麻烦你了。中午请你吃个饭吧。回去咱连再好好喝喝。”
      老李瞄了一天旁边的电子表,已经中午12点多了,是到了吃饭的时候了。“再往前一点就有一个小饭馆,老板人不错,咱俩在那儿吃点吧。”
      孙东听完才想起来时的路上看见过那家饭馆,当时匆忙也没顾得上多看几眼,孙东说:“好吧,正好我也熟悉一下那儿的环境,以后少不了在那儿吃饭。”
      接下来路途略有崎岖,孙东就不打扰老李了。买过多久,山路就到了尽头,再往前就是高速公路了。孙东细看了一下,岔路口的边上就是那家饭馆,招牌立的挺高,名字叫平安饭店,想必是老板希望大家绿体平安吧。
      老李把车开到饭馆门前,找了一个空地儿把车停在了那儿,旁边已经停着两辆汽车了。孙东下车之后才发现这个饭馆前面的地方还挺大的,停上十几辆大车是没问题的。孙东四下打量着,这才发现院子里除了饭馆之外,还有一个修理铺,专门修理汽车的。这时候老李已经把车锁好了,拍着孙东的肩膀说:“走,兄弟,进去。”孙东点点头,两个人进了饭馆。
      老李领着孙东往里走,这时候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人已经站在门口等他们了,老李挥挥手喊道:“赵老板,好长时间没见你了。”孙东边走边打量了这个赵老板,人看上去十分的和善,穿着一件半袖衬衫,微笑着看着他们,“李师傅,您好久没来了,快往里走,外面太热了。”老李呵呵笑了几声,走到近前对赵老板说:“这是我们新来的司机,叫孙东。这个是饭馆的老板,老赵。”
      孙东冲着老赵点头说道:“赵老板,你好。”
      老赵急忙摆手说道:“孙师傅,别叫我赵老板,臊得慌。叫我老赵就行了。二位往里面请。”
      孙东和老李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了下来,孙东四下打量着,里面很干净,小桌子大约有十几张,还有两张大桌子。墙上挂着一些安全驾驶的海报,来提醒过路的司机不要酒后驾车等。虽然不像城里饭馆装修富丽堂皇,但是看上去很舒服。屋子里只有两桌客人,看上去也是跑长途的司机,门口的车应该就是他们的了。
      孙东正在四下打量呢,老李碰了碰他说:“兄弟,你看看吃点什么。”说完把一本菜单递给了孙东。孙东笑着说:“这儿您熟悉,您来吧。”老李说那也行,说完和老赵说了几个家常菜,然后对孙东说:“兄弟,喝酒不?”
      孙东摆摆手说:“我跑车不喝酒。”
      老李笑着说:“好习惯,我以前还喝点,后来出了点事儿就再也不喝了。”
      两个人坐在那儿等着老赵上菜,聊着各自路上遇见的新鲜事儿,不一会儿老赵把菜都端上来了,孙东尝了尝,味道还可以,谈不上多么美味,但是不会让人觉得失望。
      就在大家都边吃边聊的功夫,外面又开过来一辆车,老李和孙东都往外看去,老李一看进来的人说:“兄弟,有戏看了。”
      孙东看了一眼进来的两个人,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和一个年轻人,年轻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五六岁,年纪大点的人不断踢着年轻人的屁股喊道:“进去,快点。磨蹭什么。”
      年轻人回头看看,一脸的不满却又不敢说什么。孙东低声的问:“大哥,什么好戏?”
      老李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这时候老赵从里面走了出来,急忙招呼道:“张师傅,来来,里面坐。”
      年纪大点的人冲着老李说:“老李,借你的家伙用用,老子今天给他点教训。”
      老赵听到张师傅这么说,急忙笑着说:“怎么了,动这么大肝火,年轻人不懂事儿,您得慢慢来。”边说边把这两个人引到一个空位上坐下了。
      那个张师傅一摆手说道:“一会儿和你说,你赶紧先去给我那家伙,我的规矩你还不知道吗?你再废话我可和你急眼了啊。”
      老赵听完说:“您别发火,我这就去拿,但是你得听我劝几句,现在这年轻人能有几个吃得了咱这苦的,你对他严点没错,但是你说你这么管不得管坏了啊。”
      张师傅一摆手说:“你咋这么墨迹呢,我带的人多了去了,想和我学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你说这跑长途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了干呢,现在不好好管管,将来出事了你负责啊。快点!”
      年轻人在一旁看着老赵为难的样子说:“赵叔,你去拿吧,我知道错了,我**管我是为了我好。”
      老赵叹了口气说道:“你看多懂事儿的孩子,你可真是的。”
      孙东就坐在张师傅做的不远处,看见张师傅这个样子,也不好和老李说点什么,老李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孙东,好像有什么好事儿要发生似的。
      老李笑着看着孙东一脸疑惑的样子,便低声的说道:“一会儿别管闲事儿,看着就行了。”
      孙东也低声的问了一句:“怎么了,什么事儿啊?”
      老李把手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孙东别多说话,孙东见状,也就不再问了,只是在一旁看着。
      张师傅完全不理会这些议论的人,反而拉了一把凳子坐在了饭馆的中间,这样一来离孙东他们更近了。然后摆摆手对老赵说:“老赵,你先把家伙拿来,行不。”老赵也不再作声了,转身进了后屋。
      然后张师傅指了指年轻人,:“过来,老规矩。”孙东看着这个身材瘦削的年轻人,穿着牛仔裤和半袖的T恤,双手放在屁股后,战战兢兢走到张师傅面前。
      张师傅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一伸手将自己的老北京布鞋脱了下来。然后放下没穿鞋的那只脚,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丢年轻人说道:“趴下。”
      孙东这时候看明白了,原来是要打年轻人的屁股。孙东对张师傅的动作真的是太熟悉了,自己没入社会之前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场景,自己那个司机父亲经常地把自己按在大腿上,然后屁股就会与父亲的鞋底子进行亲密的接触,一样的老北京布鞋,一样的动作,唯一的区别就是自己光着屁股,而这个年轻人还穿着裤子,估计这样打起来应该会减轻不少的疼痛。
      孙东看了一眼老李,老李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孙东也笑笑,心想在这里打屁股也不是什么稀罕事,老李何必这么高兴呢。不过说到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管孩子,也倒算是新鲜事儿了。
      年轻人看见张师傅拍着大腿,明白**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左右看了看,似乎觉得不好意思。但是最终还是弯下腰来,准备爬下去。然而张师傅拿着老北京布鞋,轻轻的点了点他的裤子说道:“很长时间没挨打了吧,规矩都忘了?”
      年轻人低声的咕哝着说:“**,人多,回去您再打行不。”
      张师傅哼了一声说:“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才会长记性,还磨蹭什么,快点,一会儿老子还要吃饭,开车,没工夫和你在这儿耗着。”
      年轻人红着脸,慢慢的解开腰带,然后褪下自己的牛仔裤,里面穿着一件棕色四角内裤,两片屁股蛋子鼓鼓的,隐约的能看见屁股尖儿露了出来。张师傅看了一眼说:“把裤衩也脱了,光屁股趴下。”
      孙东坐着的角度能看到年轻人的后面,他看着年轻人快速的脱下了内裤,然后两片又白又鼓的屁股蛋子全部显露了出来。内裤只脱到大腿根处,应该是为了遮挡前民,所以就没往拉,然后弯腰趴在张师傅的大腿上,年轻人的个子比较高,双腿略微弯曲,双手在前面撑着地。屁股刚好呈现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整个屋子的人都不吃饭了,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二人身上。
      张师傅并没有直接打下去,而是把鞋放到另一只手里,然后用手慢慢的抚摸着年轻人的屁股蛋儿,借着用手轻拍了几下说:“先用鞋底子给你松松皮子,一会儿再开始。”
      说罢张师傅左手按住年轻人,高高举起右手握着的老北京布鞋,啪!清脆一声响,布鞋底子狠狠的抽在了年轻人右边的屁股蛋儿上,年轻人疼的忍不住身体摇晃了一下。张师傅调整了一下年轻人的姿势,然后再次扬起布鞋底子,狠狠抽到了年轻人左边屁股蛋儿上,啪!这一下力气很大,年轻人忍不住叫了一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大家都听见了。
      张师傅停了下来,低声的说道:“没使劲呢,叫唤什么?”声音不大,但是听上去却让人感到十分的畏惧。然后举起鞋底子照着年轻人的屁股蛋儿左右两边各狠抽了两下。年轻人疼的双腿立刻绷直了,屁股绷得紧紧的。张师傅停了下来,把鞋底子放到左手,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年轻人屁股缝,“别绷着,加紧了就不疼了?”年轻人把自己的身体往上挪了挪,屁股也松了下来。
      孙东在一旁看着这个年轻人的屁股已经是红红的了,孙东想起自己以前也是被父亲把屁股打的青紫不堪。这时候张师傅又举起了鞋底子,继续照着年轻人的两片屁股蛋儿狠狠的抽下去。张师傅打的很有节奏,不快也不慢,左边一下,右边一下,上边一下,下边一下。不一会儿就把年轻人整个屁股都打的泛起了红晕。想刚熟透的红苹果一样。
      年轻人一开始还忍住不出声,但是不一会儿开始不断发出哼唧的声音,张师傅也不再理会这些,只是加大了力度,鞋底子抽在肉上的声音也变得大了起来。
      打了大概二十几下,年轻人颤抖的说了一句话:“师傅,我错了。”张师傅停了下来,用手慢慢揉捏着年轻红红的屁股蛋儿,“知道错了啊,好吧,慢慢说错哪儿了。”说完,又举起鞋底子照着年轻人的屁股抽下去,“说,错哪儿了?”张师傅边打边问。年轻人咕哝着说:“我晚上不应该一直在哪儿玩儿手机不睡觉。”
      啪!张师傅照着大腿和屁股的连接处狠狠的抽了一鞋底子,“还有呢?”张师傅继续问。“你让我睡的时候我不应该嫌你唠叨,不听你的话。”刚才那一下子应该是特别疼,年轻人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啪!张师傅照着另外一边狠抽了一下。“没了吗?”张师傅继续问道。“今天上午我开车的时候我不应该逞强,在路上我迷糊了差点出事儿。师傅,我知道错了,您轻点儿打……”
      张师傅狠狠照着屁股上肉最后的地方又打了两下,然后说道:“轻点儿,轻点儿你就不会长记性了。这些日子惯着你你都不知道咋地好了,我早就想收拾你了,只是没抽出时间来。今天不好好给你松松皮子,你明天就得飞上天了。”说完,张师傅照着年轻人的屁股猛抽了几下,年轻人疼的不断的发出嘶哈的声音,嘴里不住的讨饶:“师傅,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该打,师傅,您轻点。”
      这时候张师傅冲着后屋喊道:“老赵,赶紧把家伙拿出来。”然后又用鞋底子抽了年轻人的屁股一下,抽完问道:“说吧,一会儿竹板子拿来了该打多少?”
      年轻人颤颤巍巍的说道:“五……五十吧?”
      张师傅立刻举起鞋底子照着屁股缝狠狠的抽了一下,“多少?”
      年轻人疼的屁股顿时就夹紧了,张师傅轻拍了红屁股几下,示意年轻人放松。年轻人哆哆嗦嗦的又说了一个数字,“六十……”
      接着屁股蛋儿上又挨了一鞋底子,这次没等师傅问自己,立刻自己往上加了二十下,“八十下,八十下行吧。”
      张师傅这才满意的停下了手,把鞋扔在地上用脚趿拉着,然后慢慢的抚摸着年轻人的屁股,偶尔的揉捏上一两下,说道:“该打多少就说多少,往少了说还不是要多挨打,不长记性。”
      张师傅说完扶起年轻人,然后冲着里面喊道:“老赵,家伙能不能拿出来了?你不出来我可自己拿去了啊。”
      这时候老赵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竹片子,孙东仔细的盯着竹片子看了一番,约一寸多宽,一米长,面上十分光滑,黝黑锃亮的,原来张师傅说的家伙就是这个竹板子,孙东看着这个竹板子想着这个东西抽在屁股上一定很疼,这孩子没犯什么大错,不至于用这个打八十下吧。孙东把目光头像那爷俩,就见张师傅趿拉着鞋,拉着年轻人到一张桌子旁。年轻人双手提着裤子,不敢系上腰带。张师傅用手一指桌子,然后说道:“用手撑在这儿,裤子脱了。”
      年轻人这次没有讨饶,也没有反抗,乖乖的把裤子脱到大腿根处,刚刚被揍的屁股依然是红肿一片,然后弯下腰,屁股微微向上撅起,呈现出挨打的姿势。
      孙东在一旁看的有些不忍心,站起来走到张师傅近期说:“大哥,您消消气,孩子知道错了就别打了。”
      老赵赶紧走过来拉着孙东说:“兄弟,他们爷俩儿的事儿咱就别操心了,老张就这脾气,你让他打完就没事儿了。再说了,严师出高徒嘛。”
      张师傅笑着说:“兄弟,你的好意我替孩子谢谢你,不过我徒弟我打他骂他这都是我当师傅的责任,您还是该吃吃该喝喝,如果打扰到您吃饭了,我给您陪个不是,这顿饭钱算我请了,不过我们爷们儿的事儿您最好是别多管了。”
      孙东听完这番话,立刻心里起了一股怒火,心想这人怎么这么说话,他刚想说什么,老李立刻起身拦住他,把他拉了过来低声说道:“别管闲事儿,这人脾气倔,你越劝他反而越来劲,回头是这孩子受苦。”
      孙东故意的大声说道:“这有些人,就是良心不好,真看不是自己的孩子,打起来一点也不心疼。”
      老赵走过来赶紧劝着说:“兄弟,你别多想,这人虽然脾气倔,对徒弟可是绝对负责人,是吧,老李。”
      老李点点头说道:“没错,老张他就这脾气,没看我们大伙都不劝他吗?老弟,咱吃咱的,一会儿就好了。”
      张师傅倒也没有继续和孙东争辩,转过身来对着年轻人说:“你看你,挨个揍还劳烦别人给你说情,影响到别人了,这样,再加二十下凑个整数,算是你给在座的各位道歉了。”
      孙东听完刚要说话,老李急忙说道:“老张,你要打快打,打完吃饭,孩子光着屁股也够臊得慌的了。”
      张师傅听完老李的话说道:“行了,你们吃你们的,我们爷俩儿马上就完事儿。”说完用竹板子轻轻的拍了拍年轻人的屁股,“撅高点,别乱动。”
      年轻人把腿分开,腰弯的更低一些,屁股微微向上撅起,等待着竹板子落在自己的屁股上。
      张师傅举起板子,然后照着年轻人的臀峰抽了下去。啪,清脆的一声响,力气不是很大,但是年轻人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哎呦,嘶~~~~”张师傅没理会,接着又是一板子下去,啪,刚好抽在大腿根处,年轻人立刻左右的晃动着屁股,显然这下比第一下还要疼。
      接着张师傅不紧不慢的一板子接着一板子抽在年轻人的光屁股上,年轻人的屁股也渐渐的又变得的红亮了,板子打得要比鞋底子很多了。屁股也渐渐的肿的老高,每挨一下,年轻人都要把屁股晃一下,疼的脸上也渐渐的冒出汗珠来。
      张师傅突然停了下来问道:“多少下了?”
      年轻人低声的说道:“三十二下……”
      张师傅用手摸摸年轻人的屁股蛋儿说:“不错,没多数,这还差不多。”
      说完抡起板子,狠狠的照着年轻人屁股狠狠抽了一下,这下子用足了力气,孙东在一旁都替年轻人感到疼得慌。竹板深深的陷进年轻人的臀肉里,疼的年轻人立刻站了起来,双手不住的揉搓着自己的屁股。张师傅用竹板子轻轻的敲了敲年轻人的胳膊说:“趴好,谁让你起来的。”
      年轻人没有办法只好将双手从自己的屁股上移开,重新撑到桌子上,撅起屁股接受余下的惩罚。屁股早已经是红肿一片,本来白嫩的臀峰现在已经是微微发紫,大腿上也是挨了几下,肿起了几道红檩子。
      张师傅举起板子在年轻人的屁股轻轻的比划了一下,然后高高得举起竹板子,带着风声重重的打在臀峰处,原本只是略微发紫的地方立刻肿起了一道深深的紫痕,疼得年轻人屁股左右摇晃着,脸上也绷起了青筋,汗水顺着脸颊滑落下去,一旁的孙东和老李等人看到都有些不忍。
      但是张师傅并没有停下来对年轻人的责打,竹板子呼呼的一下又一下结结实实的落在年轻人红肿不堪的屁股上,年轻人不敢闪躲,也不敢用手去摸自己的屁股,只能靠着微微晃动着屁股来缓解疼痛,原本只脱到大腿根儿的内裤和和裤子早已经掉落在脚踝处,整个下半身完全赤裸的暴露在众人面前。
      竹板子挥动的频率不是很快,但每一下都是十足的力气,刚才的鞋底子和现在的比起来倒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就这样打了差不多二十几下,年轻人终于绷不住了,原本撑在桌子上的双手再也撑不住了,整个身子都趴在了桌子上,双腿蜷缩着瘫软在那里。嘴里带着哭音的求饶,"师傅,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玩儿了,我一定好好开车,我受不了了。师傅别打了,我以后一定听话。"
      年轻人一番求饶让饭馆里的众人纷纷起身劝张师傅饶了这个孩子,张师傅拎着竹板子走到近前拉起年轻人,轻声的问道:“多少了?”
      年轻人哆哆嗦嗦的回答道:“六十一,师傅,我知道我该打,您别生气了,您接着打吧!”说完转过身来继续用双手撑在桌子上,撅起已经青紫的屁股,上面布满了高低不平的檩子。周围的人看到这些赶紧都走上近前劝张师傅,老赵拉着张师傅坐了下来,“老张,差不多就得了,孩子也知道错了,真打坏了你不心疼啊,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这时候孙东已经走到年轻人旁边帮着他把裤子穿上了。孙东扶年轻人起来的时候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摸了年轻人屁股一把,屁股完全肿了,摸上去都是硬邦邦的。年轻人害羞的脸通红通红的,赶紧拉起裤子穿上了,孙东看见年轻人的下体竟然是勃起的,心里有一种异常的感觉,有点好奇,有点兴奋,自己也说不上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孙东想起自己父亲最后一次打自己的时候,自己的鸡鸡也是硬了,全然不顾屁股火烧火燎的疼。他爹看到叹了一口气之后就再也没打过他。
      大家七嘴八舌的劝说张师傅的时候张师傅一句话都没说。看着年轻人穿上裤子准备系上腰带,张师傅突然开口了,“我让你起来了吗,还差多少,打完了吗?”
      年轻人提着裤子现在那里,低声的说:“还差三十九下,没打完。”
      老赵赶紧劝道:“老张,你看大伙都这么劝你,孩子也知道错了,就算了吧。”
      张师傅起身拿起一个杯子,到旁边的桌子上拿起那桌人正喝的一瓶二锅头,冲着那人笑着说道:“兄弟,借口酒啊。”那人点点头,不好意思拒绝。张师傅倒了一口,端着酒杯又坐了回来,然后把酒杯轻轻放在桌子上,对着大伙说道:“各位,打扰了。老张我今天和我这小徒弟在这儿净丢人现眼了,但是我老张有个脾气,就是凡是不乐意拖拖拉拉的,剩下的三十九下我必须打完,都是老爷们,要说话算话。王东,大伙都给你求情,我也就不再用板子打你了剩下的我就用手打完,今天的事儿就算过去了。大伙儿也都赶紧吃吧,别在这儿和我们爷俩耗着了。”
      老赵见张师傅这样说了,赶紧把围着的几个人散开,孙东也坐了下来,老张摆手示意叫王东的年轻人过来,年轻人提着裤子走了过来,老张拉下年轻人让他趴在自己的大腿上。年轻人自觉的把裤子脱了,内裤也褪了下来。整个屁股都是肿的,看上去有些让人感到触目惊心的感觉。张师傅轻轻的抚摸着,轻声的说:“师傅打你也是希望你能长记性,开车不比别的活,那是把命放在路上的,你既然跟了我我就要让你记住一个好司机永远都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我想你是能明白这道理的。”
      年轻人趴在那里低声的说:“我明白了,师傅。以后我要是再犯错误您就还像今天这样打我。”
      张师傅说:“你要是能明白了就不会再犯错了。”说完张师傅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后噗的一下将酒喷在了年轻人的屁股上。年轻人先是觉得一凉,接着火辣辣灼热感迅速从屁股上传遍了全身。接着就是张师傅的巴掌不轻不重的落了下来,但是手并没有立刻离开年轻人的屁股,而是用力的揉捏一把。年轻人忍不住夹紧了屁股,嘴里发出嘶哈的声音。
      张师傅轻拍了几下,示意年轻人放松,然后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年轻人的屁股上,接着又是慢慢的用力揉了一下,年轻人这下叫出了出来,“师傅,疼!”张师傅全然不理会,又是一巴掌落在了年轻的屁股上,然后又揉了一下。就这样持续了几下之后,张师傅又喝了一口酒,喷在了年轻人的屁股上,然后继续新的一轮揉打。
      周围的人本来还想劝下去,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明白了,老张这哪是大啊,分明是在按摩嘛。孙东看着年轻人的本来层峦叠嶂的屁股已经被揉成一个红肿平滑的小山丘了,打了三十多下之后,张师傅扶起年轻人,轻拍了屁股几下说:“起来吧,穿上裤子吃饭。”然后冲着老赵喊道:“老赵,上菜。”年轻人红着脸提上了裤子,内裤划过屁股的时候,眉头紧皱,显然是十分疼了。
      张师傅笑着训斥道:“出息,打你几下就露出这副熊样子。我告诉你,既然你爹妈把你交到我手上让我带着你跑车,我就得对你负责。我老张开了半辈子车没出啥事情,靠的就是小心谨慎。我老张带的徒弟没有不挨打的,我也被我师傅一板子一板子打出来的。以后你的屁股还会挨揍,直到你出师得那一天。我不求你将来说我的好,只希望你能理解我不怨我就好。”
      老张这一番话让周围的人都觉得老张这么做也不无道理,只是方式略微过激了些。孙东见这对师徒开始吃饭了,和老李坐了下来,低声的聊着。
      老李一脸的笑意说道:“见过这个吗?以后你要是经常跑这趟线,会经常遇到这种事儿,打自己孩子的,打别人孩子的,什么事儿都有。”
      孙东笑笑说道:“这老张看来也不是啥恶人,说的话都在理。”
      两个人又说说笑笑了几句,孙东问老李:“大哥,您学车的时候挨过打不。”老李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道:“我倒还真没挨过打,我是和我们家老爷子学的,老爷子脾气好。我们家不怎么打孩子,我也是,我儿子长了二十来岁,我从没打过他,我们家管孩子动手的事儿都是你嫂子负责。你嫂子动手打,我负责讲道理。”孙东听完一笑说道:“嫂子还挺厉害,她能下的去手么?”
      老李点点头说道:“你嫂子打孩子就跟那人似的,专打屁股,打的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孩子也特别怕她。”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唠着家常,最早来的两桌人已经吃完走了,屋子里就剩他们四个人,孙东不时地看着挨打的年轻人,坐在那里不住左右挪动着屁股,看来打的真不轻,连凳子坐着都费劲。孙东看着看着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年轻人刚才挨打的画面,红肿的臀部,带风的板子,他竟然有一种冲过去把年轻人按在自己的腿上打一顿屁股的冲动。老李见他好长时间没说话,眼睛发愣的看着前面,就叫了一声,“看什么呢?咋还看愣了。”孙东这才缓过神来,想到自己刚才所想的,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过了一会儿,对面的师徒二人也吃完了,老张和徒弟站了了起来,老张冲着孙东和老李笑笑说道:“见笑了,二位,多多包含啊。”
      老李也笑着说道:“下次别这么难为孩子了,你这老哥啊,人是好人,就是打人的脾气是真让人生气啊。”
      几个人说说笑笑然后各自结账离开了这山间小店。一路上孙东都没再说话,闭着眼睛想着事情。老李见他在休息,也就不再打扰他了。
      孙东闭着眼睛,脑子里全是年轻人挨打的画面,迷迷糊糊中孙东做了一个梦,梦中的自己把年轻人按在自己的腿上,一手压在他的背上,一手拎着老北京布鞋,正在抽打着年轻人的光屁股,光屁股红红的,像熟透苹果一样。睡梦中的孙东嘴角忍不住上扬,露出一丝微笑……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