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60 内容:1721

    盛世风云日常记事 十三.寒冬与边关(4)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9
    • 原创
    • Lv.2

      京城街头,许多身着飞鱼服的翎刀卫和重甲武装的羽林军正细细搜查着每一个角落,原因很简单:当朝四皇子梁陌雨失踪,又恰逢时局不稳,故而全城戒备,务必要早日找回四殿下。此时梁陌风的眼线已经遍布全城,只要雨儿还没出城,肯定是能找到的。“雨儿啊,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一定要好好的,为兄一定会保护好你的!”陌风望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特别是那几个嬉闹的孩子,一脸的愁容。

      “报告统领,有消息了。”陌风立刻端正了神色:“快说!”“四殿下仍不知去向,但找到了跟随出门的侍卫和殿下的小书童茗儿,都被人迷晕了。”陌风脸上刚刚浮现的喜色又一次黯淡了:“那还不再去找!把那几个弄醒了问!”

      当陌风他们焦急万分的时候,陌雨在哪里呢?这会儿他也不好受,已经被人堵了嘴绑在柱子上半天了,小孩哪里经历过这些,连吓带累的快要撑不住了,脸色苍白地低垂着头,眼眶里满是泪水。“快点!把那小皇子拿麻袋套了,再过一会那帮人就要搜到这里了!”还没等陌雨闹腾,几个蒙面人直接将他放下来绑的动弹不得,塞进一个麻袋扛上就走,小家伙嘴里被布团堵得严严实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心里更是绝望,气自己为什么要忍不住寂寞缠着侍卫非要上街,现在好了吧?让人绑了连哭都没得哭!他悔得恨不得打自己几下,可是手脚都绑得结结实实,顿时更想哭了!“天灵灵地灵灵,只要陌雨今日能平平安安的回到爹娘身边,陌雨挨顿狠揍也心甘情愿呀!”雨儿心里欲哭无泪,只好认命般的闭上眼等待着上天的安排。

      也许是雨儿的祈祷起作用了,也许仅仅是凑巧,反正他刚一失踪陌风便派人关了城门,现在那些人根本就出不了城,只好躲进一间仓库暂避。一个脸上有刀痕的东瀛武士凶狠地把陌雨从袋子里拎出来,扯出嘴里的布,揪着小家伙头发提着:“你,出去的路线,了解还是不?”陌雨踮着脚,努力迎合着拿向上的力道:“不知道!你问就是不知道!”那武士表情扭曲狰狞,冲着陌雨腿上狠狠一脚:“不知道?八嘎!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生出来自从,就在这大梁的都城生长!你,怎么有可能不知道!”陌雨被踢得痛呼出声,但仍不肯说出来:“我是在这里长大没错,可是爹娘兄长都盯得紧,怕我出危险平时都不让随便出来玩的,哪里能知道那么清楚?”另一个瘦高的汉人模样的男子冷冷道:“殿下若是个听话的乖孩子,也不至于落在我们手里,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吧,不然…我们可没有你兄长那么温和的性子。”雨儿看着那人腰上的鞭子,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太可怕了,二哥!范将军!谁能来帮帮我啊!不行,我要是被带走他们就能要挟父兄了,算了,他们肯定不敢打死我,打残了带着也不方便,豁出去了,今天就给他们来个打死不说,我惨点就惨点吧,绝不能让他们带走,绊了自己人的手脚啊!想到这里陌雨高高的扬起头:“我不!有本事你们就打死我,那样你们这些天就都白折腾了,你们敢吗?莫说打死,便是打残了只怕你们都不方便逃跑!我告诉你们,你说对了,在家里我就是皮怎么了?挨打挨得也不少,打轻了我根本不怕!为了你们那点事,三个国家让你们搞得疲惫不堪,我挨打就挨打吧!”看着小孩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几个人恨的牙痒痒,可是又不能打他,万一打出事来半路上万一出点差池,那不白干了?啪!啪!啪!那个瘦高个狠狠的打了雨儿几下耳光,属实是挺疼的,毕竟之前爹爹和兄长从来不会打孩子们的脸,犯错了基本都是往下身招呼,再不就是打手心,小孩白嫩的脸上迅速浮起几个粉红的掌印,一口夹杂着血沫的口水吐了出来,这打得是真狠啊,就差没给牙齿打下来了。“不好了!外面有好多穿飞鱼服的人在外面砸门呢,说一定要进来,根本拦不住!”还没等众人反应,仓库的院门就被几刀劈开,“听说有几个东瀛武士带着个麻袋进到这里,都给我搜!”陌风强硬的声音传来,雨儿听到自己二哥的声音简直热泪盈眶,趁着那帮人还在愣神,雨儿一口咬在提着自己衣领的那个瘦高个的手腕,随后一晃脱出身来,弯腰防备着身后可能飞来的暗器,快步跑了出去。

      一出仓库,正好与自家兄长撞了个满怀,陌雨眼泪一下子就冒出来了,一把环抱住陌风的腰诉起苦来:“二哥你可算来了!方才,可吓死雨儿了…”说着说着陌雨语气里的哭腔渐渐明显了,后面的话也含含糊糊地说不清楚,到最后干脆抱着哥哥大哭起来。陌风看着小孩凌乱的头发和衣服,脸上的掌印,眼里慢慢浮起了愤怒:“赵兄,麻烦你送雨儿去我母后那儿,其他人,随我擒了这些逆贼,押进天牢!”唰的一下,数十把寒光闪闪的长刀出鞘,甚至还有人拿出了弩箭,陌风提着自己的佩刀,眉眼间尽是愤恨,带着队伍缓步向屋里走去……

      大梁皇后的寝殿内,雨儿的姐姐梁陌雪正在给小孩子粉嫩的脸颊上药呢:“雨儿莫要乱动,上了药才能好得快,抹好了姐姐给你拿蜜饯吃啊,你说你也是,二哥让你老老实实待在自己院里,非得跑出来玩,一会二哥回来怕是要打你哦,我和娘亲可不给你求情哟!”雨儿撇撇嘴,闷着不想跟她说话,不过陌雪这话在理,他娘亲现在心情确实不好…当时被赵运昌带着回来的时候,娘亲是快步跑出来把自己抱在怀里的,可是…运昌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直接地把事情讲给娘亲听啊!当时娘亲一听说是自己贪玩才被绑的事就气的差点没昏过去…然后就让姐姐带自己回屋洗澡换衣服,她自己不知道在外面干什么,不会是在找揍人的工具吧?就在雨儿胡思乱想的时候,苑儿突然出现在门口,满脸笑容地缓步走了进来:“苑儿参见四殿下,公主殿下也在呀。”陌雨脸上立刻浮现出惊恐的神色:“苑儿姐姐,你,你来干什么?你别靠这么近,我害怕……”作为皇后身边掌罚的侍女,上至两位小殿下,下至普通童子侍女都多多少少怕她几分。“四殿下说笑了,我只是来取块板子而已。”闻言雨儿更害怕了,不安地往床榻里头缩,陌雪无奈地微微一笑:“雨儿莫怕,方才二哥的人把茗儿也拎回来了,想必是要责他私带你出宫的过失,这才让苑儿拿了板子罚他去,不过…娘亲这回有可能要亲自动手揍你了,要不姐姐先给你找点伤药?诶,其实也不一定需要,毕竟娘亲那个手劲应该是打不了太肿,估计只能把你小屁股打成大红色吧?那样的话二哥应该不会就这样饶了你,肯定还得再补一顿……要不你让娘给你打狠点儿?”说到后面陌雪的口气明显带了几分调笑,雨儿气鼓鼓地给了陌雪几拳,把自己脑袋埋进臂弯里,实在不想搭理自己这个时而温柔时而有毛病的姐姐。“跟你姐姐聊的开心么?”一声略带愠怒的声音传来,两个孩子的娘亲,大梁当今的皇后杨婉华满脸不快的走进屋来,要是平时陌雨受了这么多委屈肯定直接飞扑过去撒娇,可是现在他根本没那个胆子,甚至还往刚刚还被他捶打几下的姐姐怀里躲,小家伙是真的怕了,娘亲每次用这种语气说话,就是又要揍人的前兆了。“躲什么?犯了这么大的错还不乖乖过来受罚?”娘亲的声音严厉,雨儿委屈地尝试求放过:“娘~雨儿这不是害怕了嘛……您行行好,过会二哥回来必是还要打,两顿揍未免有些多了吧!好娘亲~您就高抬贵手,放过雨儿吧!”为了突出自己认错的态度甚至还壮着胆子蹭了过去,趴在榻边冲娘亲讨饶。“住口!”杨皇后语气先是严厉,随后想起什么似的又温和起来,“方才听你二哥的人说,他们碰到你时你还大哭着扑进风儿怀里,想必也是惊惧地紧,知道自己错哪了么?”陌雨听罢那股未知的恐惧和悔恨又一次涌上心头,方才是被姐姐百般照顾才好了一点,勉强算是压下去了,现在翻过来一想,这可不是不是什么小事啊!这么一想陌雨顿时红了眼眶,都是因为自己贪玩,差点误了家国大事!小家伙立刻不闹了,翻身从榻上下来,跪在娘亲面前哭丧着脸认错,这次可比撒娇时情真意切:“娘!雨儿自知犯了大错,您罚吧!”说着便将白嫩的小手伸过去,还特意将袖子抖了抖,一副诚心受罚的样子,可实际上还是存了几分逃罚的心思:手心皮肉娇嫩,纵使女子的力道也可打得看起来很重,如此陌风回来后看到这般必然心疼,兴许就不再加罚了,岂不美哉?不过小孩就是小孩,雨儿根本没想到娘亲的手段到底有多厉害…

      杨皇后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转而唤了丹儿进来:“丹儿,去拿藤条来。”陌雨一下子又转为慌乱,他打小虽然挨揍不少,可藤条…确实是没有怎么见识过。“娘亲不要!您…拿巴掌…打雨儿…屁股好不好,不要动藤条了…”虽然倍感羞耻,可自己的皮肉要紧,雨儿只得拉下脸求着娘亲扇自己屁股巴掌,毕竟那总比挨藤条好些,虽然没有挨过,可是藤条的疼他可是有所耳闻,听说比小板子还要难熬,打完屁股上全是红紫的血印子,交叠了甚至会破皮,怎能不让年方十一的小雨儿害怕!“这可是我们雨儿亲口说的,不能反悔哦!趴过来!”雨儿满脸不情愿,可是还是俯身趴在了娘亲腿上,小孩个子不高,杨皇后腿又长,又是坐在床边,小家伙趴不到床上,只能是靴尖踮着地,手脚都使不上劲,雨儿心里是五味杂陈,既有内疚也有庆幸,但最多的还是害怕,娘亲虽然平日对自己百般疼爱,可是现在是铁了心要打自己屁股,小孩子总归都是怕疼的……

      掀开白色寝衣的衣袍下摆,把裤子连着小衣一同扒开,露出小孩子白嫩的屁股,随后便是一连串的巴掌噼里啪啦地抽在柔软的肉团上,雨儿顿时感觉身后火辣辣地疼起来,好在没有到受不住的状态,甚至还有心思谋划着什么…杨皇后并不知道自家小儿子在想什么,只听见小孩的惨叫一声高过一声,心说是不是打重了?手底下也收了几分力,二十下巴掌打过,雨儿的屁股只是有些红,杨皇后也被小孩响亮的哭声蒙住了还以为小家伙疼的不行呢,也就接着按照这个力道下巴掌。陌雨心里暗自欢喜,这次没准能就这么混过去了,不然就算自己已经反省了也得挨顿狠打,再怎么知道错了小孩也不愿意挨打,而且这次也没有别人看着,旁边的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亲姐姐,也不太羞耻,嘿嘿,这回赚大了…

      约么又打了一阵子,院子里突然传来踹开大门的声音,紧跟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就看见满脸怒容的陌风裹着一身寒意快步走进屋里,浅蓝色飞鱼服的袖子和斗篷的前襟上沾了许多斑斑点点的血迹:“梁陌雨!你现在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趴在娘亲腿上挨打的雨儿懵了,还是杨皇后先反应过来:“风儿幸苦了,这一身的血还是赶快换了洗干净吧,雨儿这边为娘已经在罚了。”陌风摇摇头,脱下外衣,一身素白的里衣走过来,跟母后行了礼,随后冲着雨儿道:“站起来!为兄今日非得好好揍你一顿,给你长长记性!娘,您别看他哭得惨,至少有一半是装出来的!”说罢伸手使劲揉捏了两下小孩粉红的团子,果然打得一点不重,眼见自己二哥来了雨儿也不敢再装了,低着头不说话,陌风手下又用了几分力,显然看不出小孩有什么耐不住的意思,这下娘亲和陌雪也看出来了,这小子明显就是装的…“哥,要教训孩子也得穿好衣服,这大冬天的受了凉可不行。”陌雪说着就找出两件斗篷递给兄长,雨儿则被娘亲从腿上放起来,裤子也已经穿上,正低着头抹着眼泪呢,虽然可能有那么一点难过的成分吧,但是基本就是想讨娘亲或者姐姐一个心疼,别让兄长带自己回去狠狠教训了,可惜并没有什么用,在场的所有人现在都想让他好好挨一顿痛揍,长长记性。陌风穿上母后的一件旧斗篷,虽然是女式的不过好歹不是艳色,雨儿则想尽办法试图把自己套进姐姐的粉色斗篷里,衣服太大小家伙半天穿不好,陌风有些不耐烦了,一把扯过弟弟三下五除二就拿衣料在他身上缠了好几圈,几乎捆得他上身动弹不得,随后向娘亲道了别,提着雨儿的耳朵就带着他往自己寝殿拖过去,雨儿几乎被拎得只能踮着脚尖走路,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被拧着的耳朵上,一路上讨饶不断,只求兄长能放过自己可怜的耳朵—每次只要犯了错都要被拎的……

      进了院子,陌风直接把小孩扔到一边,自己脱了外衣,洗干净双手,又翻箱倒柜的拿出来一堆东西,这才过去给自家弟弟拎进了屋,往地上扔了个软垫:“跪着,我不唤你不许起来。”陌雨撅着嘴跪在了软垫上—平时二哥可不怎么让他跪,这回确实是气急了。一抬头,一堆各种打孩子的工具闯入了小孩的视线,吓得他又低下头捏起了衣角,陌风烦躁的不断徘徊—主要是气的,又反复挑着工具,最终拿出来一块厚实的皮面板子,在手里掂了掂,挺合适的,便招手唤了雨儿起来。小家伙拧着双手走上前,不敢看自家兄长凌厉的眼神,只是低低的抬了一下眼,看到那板子不禁浑身一抖,出言哀求着道:“二哥…你当真要动这块板子么…看着好痛的样子…”陌风不说话,突然一把将小孩按趴在腿上,这次陌雨是真的慌了,连忙双手拽着裤腰挣扎起来:“哥!换个工具吧!求你了!这个板子雨儿受不住啊!”陌风眼里怒意更浓,扯住小孩裤子使劲一扒…白色的裤子连着小衣被硬生生撕裂开来,带着几个粉红色掌印的小屁股直接被剥出来见了光,两个人都懵了,雨儿小脸顿时涨的通红,小嘴一张就闹开了:“二哥你干什么!我的衣服!都扯烂了!这要是让人知道我怎么见人啊!”(关注点逆天)陌风也是一愣,随后语无伦次的跟小孩说起来:“这衣服怎么这么破…织布的恐怕该挨板子了吧?不对,这是重点吗!趴好了不许乱动!这下还省的一层层脱了,好好受着!”

      扯坏的裤子直接掉到膝弯,随即那皮面的小板子便狠狠地落在雨儿带着巴掌印的屁股上。“哎哟!痛!”这一下直接揍出了一记红彤彤的板子痕,比方才娘亲打的几十下还要明显。“叫什么!你不该打吗?爹娘为了你这事有多担心你知道吗?老老实实挨着!”说着陌风又是一连串板子抽下来,疼得陌雨腰都弓起来了,两腿上下扑腾没有一刻消停。“啊!哥,哎哟!轻点轻点…哎呀!疼啊…”陌风心里还是怒气未消,哪里会听小孩子乱嚷嚷,手底下板子加了几分力拍在雨儿臀上,不一会整个屁股就红彤彤的肿起来,小家伙挣扎地更厉害了,可惜兄长力气原本就不小,加上生气更是把小孩按得死死的,只能是双腿胡乱踢蹬,试图缓解一二疼痛。“哥,求你了轻些打吧!哎哟哟!挨不住了挨不住了,疼啊!再也不敢了!啊!饶了我吧!往后…”陌风直接更狠的一下打在腿根上:“你还想有下一次?”雨儿连忙改口:“啊!没有没有!不敢了不敢了…”他是真的怕了这皮板子了,怎么加了层皮就那么疼呢?

      陌雨渐渐的挨不住了,这回不是装的,小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一阵子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被绑走的日子里委屈和惊惶快要把他淹没,现在虽然不那么害怕了,可是哥哥打得自己好痛,陌雨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身后火辣辣地疼。陌风也是着实气急了,手下板子一下重过一下,突然间背后一阵伤口崩裂的感觉,想是鞭伤裂开流了血,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他继续下板痛揍雨儿的红屁股,并给它染上一层层的深红。再看雨儿,小脸都快哭花了,屁股肿起来半指高,红得发亮,平日二哥打人可不会用全力啊!这次我们的小雨儿可吃了苦头了,每一记板子都能揍得他高声哀嚎,间隔着不间断的号啕大哭,大大的眼睛都哭得有些红肿,实在是疼得紧了。

      “统领大人!新的文书拿来了!”院子里传来烟儿的喊叫声,随后小家伙一下撞开虚掩着的房门,就这么直接站在了两人面前!那一刻整个房间出奇的安静,接着趴在兄长腿上的陌雨带着哭腔对着烟儿骂了一句:“放下东西赶快滚出去!”随后便埋头大哭起来,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什么没脸见人了一类的话,烟儿也有些尴尬,毕竟是碰巧撞见自己上司教训孩子,打得还是四皇子…慌忙地放下文书,转身便一溜烟跑出院外—再不跑恐怕自己也可能要挨打啊!陌风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感觉格外头疼,这两个孩子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

      小孩的哭声搅得陌风心烦意乱,重新拿起板子又狠狠地揍了十几下,此时雨儿的屁股已经是一片大红,臀峰还泛起了些许紫色,看着虽然只是普通的一顿较重的打屁股,其实雨儿已经疼的不行了,以前可从来没有挨过这样的打呀!“起来吧,一会儿为兄送你回甘霖殿去。”雨儿爬起来之后还是止不住地哭泣,陌风转身看了看背后缠着的纱布,已经隐隐有血渗出来,应该是当时砍那几个贼寇的时候就崩开了些许,后来又揍雨儿,血都有些透过了纱布,红色斑斑点点地洒在后背上。“该死的,怎么还在流血。”陌风不想管了,穿好里衣直接把新的飞鱼服往上套,整理好之后直接把哭个不停的陌雨抱起来,往院外走去。

      屁股上的伤渐渐不那么痛了,雨儿抬起头看着兄长的脸:“哥…你还,生气么…”小孩的声音里还带着哭腔,不时的抽泣更显得可怜,可是只有揍他的人才知道这小子有多淘多欠打!“自然还是气的,不准乱动,晾着。”雨儿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裤子方才已经让兄长扯坏了,现在挨了狠打的红屁股整个露在外面,不由得脸颊泛红。“哥~我知道错了…你给我后面盖上点吧~这宫里人来人往的看见了,人家不要面子的嘛…”陌风嗔了小孩一眼:“你与你三哥素来不乖,时常挨揍,宫里那些人早就听惯了哭声闹声板子声,再说了,打你光屁股一来不容易打坏,而来也是让你知道羞,别一天到晚就知道闹腾。”

      到了小孩寝殿门口,兄弟俩皆是一愣,一声声清脆的板子着肉声伴着小孩子的号啕大哭传了出来。“听着声音像是茗儿,想必是因着你那事被追了责,方才苑儿拿了板子去,现在应该早打得屁股开花了,要说这小子也是可怜,成天被你带着挨揍。”陌风淡淡一笑,调侃道。雨儿听了可不乐意了:“二哥你说什么呢!什么叫被我带着挨揍,茗儿自己也不是什么乖孩子啊!你到底是不是雨儿的亲哥哥呀!怎么总帮着茗儿说话?”陌风使劲拧了一下雨儿饱受捶楚的臀肉,笑骂着小家伙不懂事,抱着他走进了院门。

      院子里正摆着条凳,茗儿还是被结结实实捆在上面,裤子脱得精光,全部揉成一团绕在膝盖下方的靴帮上,随着小少年两腿的不断挣扎踢蹬而上下翻飞,小屁股还是被苑儿手中的大板子咬死了痛打,板印一层层重叠,在小孩屁股蛋子上堆染出一片“可爱深红爱浅红”的凄惨图景—一切尽如先前春天那样。陌风抱着雨儿,感受着小孩沉甸甸的分量,又用手指碰了碰那红彤彤的屁股,小孩明显抖了一下,指尖传来一阵热气:还好,雨儿还好好的被自己抱着,还能哭,能闹,能挨揍,挨完了还能趴在自己怀里撒娇使性子,今天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就是天人永隔…想到这里陌风把自家弟弟抱得更紧了些,感受到怀里的一大团热乎乎的气息,不禁嘴角上扬,不管怎么样,自己绝不能让当年的事重演。(怎么被我写得跟陌霜小朋友没了一样)

      雨儿可不知道自家兄长在想什么,现在正羞得埋起脸不愿看被打得嗷嗷哭的茗儿,毕竟自己身后两团的疼痛程度比起茗儿身后挨了大板子的肿臀都是毫不逊色,而且自己的寝衣和裤头都已经刚才挨皮面小板子痛打屁股的时候被兄长盛怒之下扯坏了,挨打时光顾着屁股上疼得要死要活的,现在在苑儿面前光着挨了打的肿屁股自然是羞得满脸通红,虽然已经挨过她很多顿揍了,可是毕竟是女孩子啊,总归不好让她看了去…小孩伸手晃着哥哥乌纱巾的带子,软软糯糯地撒着娇:“哥~雨儿冷~”屁股光着,身上就一层寝衣,是该冷了,陌风有些抱歉,自己出门出得急就穿了一件飞鱼服,没啥可以把小孩包起来的衣服,于是赶忙绕过院里挨揍的茗儿,进了屋把小孩安置在床上,拿了被子给围了起来:“老老实实趴着,再乱动揍你。”

      陌风回过身去从雨儿的书案屉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点药膏在手上抹匀,随后回到榻边,一手按住小孩的腰,一手使劲团揉起两瓣红的发亮的肿屁股来。陌雨本来就被打得两臀高肿痛得不行,这一揉更是当场疼的他叫出声来:“哎哟!哥,轻点,轻点揉…”陌风背后的伤即使是缠着还有些痛,心里不那么顺畅,手底下力道也轻不了,几乎赶上御膳房厨子们和面了,小家伙自然受不了。“叫唤什么,不上药疼的还不是你自己。”话虽如此陌风下手还是轻了几分,毕竟还是宠雨儿的。

      外面的板子声还在继续,茗儿嚎得是一声更比一声高,哭得那叫一个惨,仔细一看更是可怜,两瓣光溜溜的小屁股已经不再白嫩,被硬生生打得深红发紫,肿起来两倍大,小脸通红通红地泪流满面,看着是真有些心疼。“一百九十八,一百九十九,二百!”整整二百下痛揍,而且是最大号的板子,几乎把茗儿屁股打成了紫馒头,稍微一碰都疼得掉眼泪,苑儿也不是太“无情无义”的人,顺手把他抬回偏房去给上药了。

      隔壁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般的哭声,雨儿不禁又往兄长怀里缩了缩,不安地竖起耳朵听着。“苑儿下手也太狠了些,等我拿个东西。”说着陌风从衣服里拿出一小块银子,到偏房去送给茗儿:“喏,拿着买些点心吧,陪着雨儿委屈你了。”茗儿刚被大板子一顿好打,现在已经被苑儿照料着上过药,紫红的团子高高撅着,已经有些困了,听到陌风这么说到是清醒了不少:“还好啦,跟着四殿下虽然屁股遭罪,可你们待我是真的挺好的,也是我自己淘气,不过银子我可不会客气的哟!”

      看茗儿没什么事了,陌风这才回到雨儿屋里,岂料突然被门槛绊了一下,动作幅度一大身上的鞭伤就彻底崩开,年轻人额头上的汗噌地一下就下来了,强撑着到雨儿榻边趴下,歇了片刻,又起身脱下外衣,更多的血迹染在里衣上,陌雨见了大惊道:“二哥!谁把你伤成这样的?!”陌风解开里衣,随后实在是没了力气,瘫倒在床上:“雨儿…帮为兄把里头的绷带解开…”雨儿抖着手解开纱布,看见那鞭痕又是一阵战栗,于这比起来自己身后的伤简直不足为道:紫青的鞭痕颜色暗沉,交叠处裂开口子,隐隐渗出血水。“哥!这是谁打得?我找他去!”“是爹罚的,因为我没办好事儿,把你弄丢了,险些害的国家被敌人牵制。”这下雨儿可算是知道“愧疚”两个字怎么写了,小孩眼泪又一次涌了出来,拿着自己的伤药小心翼翼地给兄长身上抹,陌风原本不想麻烦弟弟动手的,无奈自己确实没什么力气了,只好安静地歇着,顺手拿了案上的茶水喝。“哥…都是我不好,害你挨这么重的打…”药上的差不多了,陌雨的眼泪却还在往下掉,陌风穿好衣服起身,摸了摸小孩的头:“好了,没事的,为兄身体好,不碍事,你好好待着,睡一会吧。”

      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里,虽然是冬季,屋里仍然是暖和的,雨儿趴在床上已经有了些许睡意,陌风看着小孩完完整整地躺在自己面前,嘴角上扬,这一刻的美好宁静,实属不易啊……

      (各位评论的点子都有开坑,但是多线的话会慢一点,学生党嘛,@李晓航 的那个点子还不是很成熟,能再给点建议吗?还是按照惯例,欢迎其他小伙伴在评论区留下自己喜欢的情节!)

      致审核员:如果看到了能麻烦尽快通过吗?上次等得有点长…(没有任何点评的意思,单纯想和粉丝交流一下…)

      Lv.1

      二哥真宠哦哦哦~罚跪还给个软垫呢,噗这下做衣服的人也得吃板子了,新情节这不就来了

    • XYZ123 @37528 雨儿表示反对~不过这个就是二哥在没话找话,没有什么基础,应该是不会去写了,有什么想法大可以接着提呀~这个扯坏裤子的梗还是你之前给的 [s-17]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XYZ123 @37528 再过一阵这段剧情就结了,有什么新的点子吗?有点灵感枯竭 [s-11]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1
      打赏了36金币
      回复
      嗨嗨嗨,我回来了
    • XYZ123 @李晓航 草原那篇的想法咋样了,我怕写出来跟你想的不一样 [s-11] ,而且没想到啥特别好的拍点 [s-11]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XYZ123 @李晓航 周末也没有时间光顾一下这里吗 [s-32]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李晓航@XYZ123 抱歉,最近太忙了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XYZ123@李晓航 早上看见你回复了挺激动的 [s-10] 有空再来说说吧,毕竟确实需要你再研究研究情节 [s-11]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