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49 内容:1743

    (转译)去梦幻游乐园的代价 作者:-(敏感词检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1
    • 转载
    • 目送法罗和吉德尔的大家踏上了归途。

       

      ——————————————————————————

       

      身体的各个地方还觉得发胀。

      艾斯特拉波拉一边轻轻地左右摇头,一边对夜晚学院的建筑物越来越近松了一口气。

       

      不像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

      本应该在play full land开心地玩着的,但没想到不知不觉中会被当成人偶,无法回到原来的生活。 说实话,麻烦的事情我想偷懒,如果能快乐地生活下去的话,那再好不过了,但是这样看学校我就放心了。

      就这样变成人偶,真讨厌。

       

      “即便如此,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啊,我想早点睡在床上”

      “不,今天也有课吧。 现在睡了就起不来了。”

      “杰克豪尔先生说得对。 现在开始睡觉的话绝对会迟到。 我觉得连续两天偷懒果然不太好啊。”

       

      被走在旁边的杰克和奥尔特异口同声地这么说,艾斯皱起了脸。

       

      “哎呀,也许是这样……但是,不是那样的。 已经偷懒一天了呢。 虽然不被宿舍长发现就好了……毕竟不行吗? ”

       

      都怪那场骚动,我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本来就玩了一整天。 而且在傍晚以后甚至无法取得联系的情况下。

      想到生气得满脸通红的队长里德尔,艾斯朝着走在后面的前辈们回头看。

       

      “特雷前辈和凯特前辈都在一起玩得很开心,所以请按照约定保护好哦~。 ……是前辈吗? ”

       

      我想起了托盘出现在约定地点的时候,他说会关注我的事情。 一边装作开玩笑一样打着招呼一边回头看,看到前辈们的脸突然停下了脚步。

      奥尔特和杰克也注意到了突然停下的王牌,回头看了看。

       

      “王牌? ……利昂娜前辈? ”

      “咦? 怎么了? 大家的心跳都比平时快了。 而且压力值好像也上升了很多。 明明已经离开了游玩乐园了。”

       

      不知什么时候走在前面的只有一年级学生。

      和以为紧跟在后面的前辈们保持了一点距离。

      只是从这个地方也能从他们的表情中读出忧郁的感情。 奥尔特不用分析,就连看到那张脸的王牌和杰克都注意到了异常。

       

      “啊。 嗯……我也很想那样做。”

       

      喂,特雷吗? 似乎意味深长地,凯特和托盘对视。 被甩了话的托盘苦笑着耸了耸肩。

       

      “失去联系是误会了。 ……果然好像变得很重要”

      “诶? 那是什么意思? ”

      “有人会在正门迎接我们,你知道吗? ”

      “迎接我的人? ”

       

      再一次回头的王牌看着眼睛。

      但是,奥尔特比那个更早开口了。

       

      “那是……克鲁威尔老师。 而且还有train老师。”

      “哈? 老师? ”

      “为什么……”

       

      “那是为了指导半夜擅自离开学园,旷课一整天后失去联系的学生吧。”

       

      总觉得有些其他的事。

      但是,确切地表达了这种状况的话让杰克的耳朵一下子反应了出来。

       

      “列奥娜前辈,那是”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不能因为是一年级学生就放宽指导。”

      “这个,莱奥娜。 别太吓唬低年级学生了。”

      “虽然是事实吧”

      “尽管如此,还是有说法的吧? ”

       

      在莉莉娅和维尔的驱使下,莱奥娜一边哼着鼻子一边闭上了嘴。

      威尔走向迷茫的一年级学生,表情缓和了下来。

       

      “虽然觉得很可疑,但决定进入游乐园的是我们哦。 所以我一直在好好地转手。 我拜托了和利昂娜一起留在学园的卢克和拉吉统一一下口径。”

       

      一年级学生们一脸惊讶地面面相觑。

      我没那么想。

      只被宿舍长骂了,就算这样……。 一边想着一边逃出学园的一年级学生,终于开始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

       

      “但是,突然和我们失去联系,感觉到了异样吧。 当然也不能怪那个判断。 我认为是正确的判断。 嘛,既然被老师发现了,就难免要进行指导了。”

      “啧啧……明明说的是如果信号一直保持连接的话,就不会变成这么麻烦的事了。”

      “从刚才开始前辈们说的那个‘指导’……”

       

      艾斯战战兢兢地这样问着,前辈们顿时互相对视了。

      在那个微妙的瞬间内心充满了骚动。

      似乎很犹豫是谁要说出来,托盘开口说:“是啊……”

       

      “我认为这是王牌想象中的‘最糟糕’。”

       

      那句话让我瞬间发冷。

      不,不会吧。 虽然这么想,但没有材料可以否定。 瞥了一眼旁边的杰克,也许是在想象着同样的事情吧,他也难得地露出了担忧的表情。

       

      指导……所谓的惩罚,如果是自己想的那样的话,我觉得这个线索可能会成为现实。

       

      杰克的耳朵啪的一声倒下,尾巴无限向下。

      莱奥娜走近泄气的杰克。

       

      “现在开始做那种表情怎么办?”

      “那个……前辈们也会接受同样的指导吗? ……列奥娜前辈只是来阻止我们的。”

      “哈哈。 所以说了吧。 说“有什么事就要成为宿舍长的责任”。 那时如果你乖乖听我的话,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那,那……对不起。”

      “开玩笑的。 不要一一当真。”

       

      莱奥娜打断了杰克垂下眉的话,说到这里,咚的一声拍了拍他的背。

       

      “我们知道被发现时的风险。 那不仅仅是三年级的学生。 卡里姆和立奇兄弟也是这样。”

       

      弗洛伊德不理我,但杰德和卡里姆苦笑着点了点头。

      只是二年级和一年级一样,是被法罗直接邀请的一方。 把三年级学生牵扯进来的是一年级学生,这一点没有变化。 想着想着,杰克摇了摇头。

       

      “但是,我……”

      “别让我说好几次。 我竭尽全力也能带你回去。 只是那个时候,我判断不那样做是最好的。 所以,你没必要在意”

      “嗯,也许是这样……”

      “知道了就赶紧走吧。 ……不管快去还是晚去,都不会没有指导。 你们也别磨磨蹭蹭的。”

       

      说得越多,利昂娜就带头走了起来。

      之后杰克慌慌张张地跟着去,好像还在和莱奥娜打招呼。

       

      凝视着渐渐分开的两人的背影,艾斯还不能接受这种状况。 明明自己也知道必须去,脚却不听话。 即使想考虑别的事情,脑子的一个角落也会闪烁着“指导”的内容。

       

      两人走出来后,比尔发出了巨大的叹息。

       

      “……正因为是正论才生气啊。 即使不说我也完全知道。”

      “是啊。 利昂娜说得对,我们赶快回去吧。 卡里姆他们也这样可以吗? ”

      “这次是我的错,所以没办法啊……”

      “是啊。 只有这个是什么也做不了的。”

      “嗯~……虽然我不喜欢”

       

      与比较接受的卡里姆和杰德不同,弗洛伊德心底厌恶地说,但在杰德的催促下开始朝着学园走去。 奥尔特也跟着维尔他们。

       

      至今仍无法当场行动的只有王牌。

       

      “王牌。 你没事吧? ”

      “小王牌去吗? ”

       

      光是被前辈搭话就会吓一跳的自己真丢人。

      虽然不想被人觉得害怕,但是心情和身体完全不一致。 先走的大家的背影越来越远,对动弹不得的自己,心情变得更加焦急。

       

      “不用那么担心,没关系。 因为我们也一样”

      “列奥娜虽然这么说,但老师也说会好好考虑一年级的事情。”

      “那就是了! ……”

       

      对担心的话马上大声喊了起来。

      面对吃惊的两个人,眉紧锁。

       

      “杰克也说过,说实话前辈们不是没有关系吗? 凯特前辈只是受卡里姆前辈的邀请作为轻音部来的,至于特雷前辈,是为了不被宿舍长发现而关注我吧? 因为我擅自上了法罗的花言巧语,离开了学园……”

       

      面对逐渐变小的王牌声音,两人相视一笑。 凯特绕到背后轻轻地推王牌的背。

       

      “真是的。 刚才莱奥娜也说过吧? 听说王牌不介意。 因为我们从没有联络手段顺利嵌入法罗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是,本来的原因是我……”

      “王牌。 今天开心吗? ”

      “诶? ”

       

      突然被提问的没有条理的问题引起了愚蠢的声音。

      为了探寻真意,他想读出托盘的表情,但眼镜深处的眼睛只是温柔地微笑着。

       

      “在被法罗骗之前。 白天在游乐园玩的时候,不开心吗? ”

      “……那虽然很开心”

      “那样就好了。 这次也邀请里德尔和杜斯一起去也不错。 当然是去别的游乐园。”

      “啊,那太好了~! 好像也能拍很多拍照”

       

      托盘对发呆的王牌笑了笑。

       

      “从决定跟着王牌的那天晚上开始,就考虑了指导的可能性。 尽管如此,说实话我也很开心。 所以对自己的选择没有后悔”

      “当然我也是。 而且为魔术拍的照片也都长得超级好。”

      “什么? 所以就好了。 对所做的事情进行反省是必要的,后悔也是可以的,但这并不能怪任何一个人。 因为这里的所有人都很开心”

       

      喉咙深处紧紧地勒住。

      看不到温柔前辈的脸,稍微抬起了头。 否则视野就要渗出来了。

       

      “差不多该走了吧”

       

      在凯特的催促下终于要走了。

      两个走在前面的前辈的背影看起来特别大,虽然只比我大两岁,但我觉得还是和自己不一样。

       

      那个很帅。

      然后就一点点。 只是一点点……不甘心。

       

       

      ――――――――――――――――――――――――

       

       

      希望你看错了。

      一边想着一边往前走,果然没有看错。

       

      正门上有克鲁威尔和列车的身影,刚到,莱奥娜、威尔、还有卡里姆三个人就被叫过来,和老师交谈着。

       

      是因为是宿舍长吗?

      因为背对着我,所以听不到你在说什么。 我觉得只是等待的这个时间好像是永远的,我错觉时间是不是已经停止了。 如果三个人因为是宿舍长而被骂的话,我想说那不一样,但现在也不是被搭话的气氛。 仰望隔壁,杰克也露出了似乎想起了什么的表情。

       

      克鲁威尔感到不舒服,回过视线,呆呆地望着自己的鞋尖,终于结束了谈话,回忆道。

       

      “Bad Boy……当然大家都知道啊。”

       

      一齐点头,效仿前辈们,王牌们也点头。

      就这样谁也不说话,跟着进入学园内的老师走了出去。 只是低着头模仿前面的人动一动脚而已。

      那个脚步相当沉重。

      走路。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这么简单的动作这么难,感觉站在主街旁边的Seleven的像比平时大得多。 在那种压力下,无意识地脊背发圆。 只有多人的脚步声重叠在一起,不安的心情不断增加。

       

      刚进了校舍,就这样穿过走廊,老师在保健室旁边的门前停下了脚步。

       

      “首先是从一年级开始的”

       

      瞬间理解了那个词是什么意思,喉咙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我后悔不能马上说“我先”。

      感觉到旁边的杰克有动静,猛地抬头一看,在走廊深处发现了一个很大的人影。

       

      “啊,啊,那个……”

      “嗯? ”

       

      听到了对结结巴巴地搭话的人物说“二哥”的旁边的奥尔特般的声音。

       

      “想法护罩。 这个时间怎么了? ”

      “那个……奥尔特的事希望你交给我。”

      “也许确实对他这个‘指导’没有意义。 只是一起冒着危险这一点没有变化。”

      “我知道。 ……所以准备了感觉痛觉的齿轮。 接下来就是宿舍的校长,那个……交给哥哥的我就好了。”

       

      痛觉。 从想法说出的这句话中,Ace意识到自己心中的“最坏”已经确定了。

      老师开始商量一些事情,但好像很快就谈妥了。

       

      “我知道了。 因为不能有例外啊。 结束后请好好报告”

      “谢谢你。 报告……可以用数据吗? ”

      “……算了什么都没关系”

       

      train对于还是老样子的想法的回答,叹着气回答。

      想法低下了头,然后笔直地凝视着奥尔特。

       

      “……我要走了。”

      “嗯,那个”

      “借口以后再说”

       

      在留下这句话就离开的想法之后,奥尔特慌慌张张地跟着。

      脚步声越来越远,列车就咳嗽了。

       

      “那么,让准备好的人开始进去。”

       

      打开门,老师走进房间里。

      虽然不敢自己打开砰的一声发出的门,但是也不想再露出土里土气的样子了。

       

      “我来了……走吧。”

      “不,是我”

       

      艾斯先这么一开口,杰克也马上这么说了。

       

      “说是最初和之后都不会改变。 我想快点结束,我先走了。”

       

      我本想尽量说得明亮一些,但总觉得声音说得好听。 一边笑着搪塞过去,一边在听到回复之前把手搭在了门把手上。

       

      再也回不去了。

      猛地开门进去。

       

      “打扰了……对不起”

      “是从特拉波拉来的吗? 请坐在那里。 请先说明一下”

       

      一进入房间,隔着桌子的对面就坐着两个老师。

      按照说的坐在面前的椅子上,老实说脑子里满是指导的事情,像想的那样说不出话来。

       

      “嗯,呃……篮球队比赛输了之后,我想和弗洛伊德前辈一起去吃饭,那样的话就遇到了杰克和杰德前辈……”

       

      虽然开始了成为契机的话题,但克鲁威尔还是像制止一样举起了手。

       

      “没关系。 那里很好”

      “那么,这是什么……”

      “一年级的你大概不知道这个房间的存在吧? 前辈们说明了什么吗? ”

      “啊,……总觉得”

      “那样的话,我想你已经知道了,这里是指导室。 你被叫到这里,是为了接受对犯了重大错误的惩罚。 到此为止有什么反驳吗? ”

      “没有”

      “关于那件事,我会亲口解释的。 自己做了什么? 为什么被叫到这个房间,要反省自己的行动。”

       

      克鲁威尔这么说,王牌保持沉默。

      我以为只是被惩罚就结束了,但是没猜中。

      不擅长这种说教的王牌勉强开口。

       

      “见到法罗……虽然觉得很可疑,但是离开了学园,在游乐园玩了。 ……所以,发现被骗的时候已经和外面失去了联系。 ……然后,被当成人偶……但是,我会好好回去的。”

       

      最后附加的话听起来自己也很像借口,就这样闭上嘴。

      默默地听着的克鲁威尔慢慢地站了起来。

       

      “我知道了。 与刚才收到报告的内容一致”

       

      同样,train也站了起来,打开了右边的另一扇门,而不是刚才王牌进来的后门,从房间里出去了。 打开的瞬间,突然看到的地方变成了保健室,和旁边相连。 然后,我觉得即使不问也知道这是为什么,一下子移开了视线。

       

      “半夜溜出学校。 旷课。 当然那也是指导对象,但要反省明明知道可能比什么都危险,却任由一时的感情行动。 如果真的卷入了事件,就不能多看了。”

       

      我不能对合理的意见作出任何反驳。

      克鲁威尔不顾逐渐低下的王牌,从桌子里抽出了纤细的鞭子。 用那鞭子尖咚咚地敲桌子。

       

      「站起来」?

       

      被发得很短的声音终于要开始了,身体绷紧了。 而且一想到会被那么细的鞭子抽,我就头晕。 像慢动作一样慢慢站起来的王牌不安地摇晃着眼睛。

       

      “把胳膊肘放上来”

       

      克鲁威尔像是催促犹豫了片刻的王牌一样,仍然用鞭子抽着桌子。

       

      讨厌。

      如果可能的话,我现在就想离开这里。

      虽然这么想,但当然不敢实行。

      像放弃了一样慢慢地采取前倾姿势的王牌将肘放在桌子上,就这样伏下上半身。

       

      “一年级本来是凯恩,一打,这次是一打半。 请好好反省。”

      “一打半! ? ……老师,我是第一次来这里,有点……”

       

      在一边回顾一边抗议的途中,听到了咣当的划破空气的声音。

      下一瞬间,马鞭草一下子弹到了屁股上。

       

      “到底! ”

       

      虽然不想大声说话,但是忍受不了想象中的尖锐疼痛。 一边祈祷外面没有听到,一边紧紧地闭上眼睛,一连串的鞭子就会落下。

       

      毕恭毕敬

       

      “你好像不理解自己做的事有多危险。”

      “啊,没那回事! ……啊! 啊啊啊……可恶,嗯”

       

      在之前的疼痛还没有消失的时候,又被反复击打,无意识地膝盖弯曲,用鞋尖踢地板。

       

      “啊,啊……什么,啊。 ……到底! ”

       

      那样的投诉有什么用? 虽然这么想,但还是不得不说。

      痛,痛,我受够了。

      咬得很紧的牙齿嘎吱作响。

       

      “啊,嘛……等等,就等一次,就等一次。”

       

      一连挨了三鞭子,背对着我这么叫。

       

      “姿势不好。 想被追加吗? ”

      “讨厌。 不! ……等等,就等一下”

      “Bad Boy。 现在正在指导中。 不要忘记了应该一边忍受痛苦一边反省的时间。 本来从刚才开始就手忙脚乱的事情也是追加对象哦”

       

      话虽如此,但痛的还是痛。

      因为太痛,我甚至会错觉裤子是不是破了。

       

      “是啊……”

      “重新开始”

       

      拼命的恳求也被告知空虚无情的王牌再次绷紧了身体。

       

      毕恭毕敬

      “啊啊啊,哎呀……到底! 妈妈,说真的,已经。 不行啊”

       

      剩下的还有多少呢?

      刚开始还在数数,但中途也有稍微插话的原因,所以对现在是第几发没有信心。

       

      “啊啊啊……嗯,啊! ……真的……,因为我不会做。 到底! ”

       

      甩下凯恩的间隔瞬间空了出来。

      从体感上看,恐怕也觉得被打了半打。 一边“啊——啊——”地全身反复呼吸,一边终于结束了,放松了力气的下一瞬间,屁股被啪的一声击中,不由得跳了起来。

       

      “啊啊啊! ! ”

      「留下」

       

      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凯恩留下了剜到身体深处的疼痛。

       

      被人这么一说就恢复了原来的姿势的王牌,不停地吮吸鼻子,用袖子用力摩擦眼睛。 凯恩啪的一声被放在了桌子上,这一次终于结束了,他从僵硬的身体中放松了下来。 一边护着疼痛的臀部慢慢爬起来,和克鲁威尔的目光相遇。

       

      “……虽然很痛”

       

      被打了屁股。

      虽然为了掩饰自己羞愧和发红的眼睛而轻言,但克鲁威尔却惊讶地触摸了凯恩的边缘。

       

      「先生?」

      “好像觉得已经结束了。”

      “嗯……”

      “因为你还是一年级学生啊。 回到宿舍,宿舍长会给你指导吧。”

      “啊! ? ”

       

      你在开玩笑吧?

      无意识地摇了摇头,克鲁威尔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就是说做了那么多。 还是希望这里的指导? ”

      “……是那两个选择吗?”

      “是的”

       

      被克鲁威尔立即回答的王牌再次趴在桌子上说“是骗人的吧”。

       

      “但是,今天也有课……”

      “那样的你有好消息”

      「朗報?」

      “学园长说上午的课要免了。”

       

      虽然一瞬间看起来很高兴,但是说话的过程中总会有什么线索。

      克鲁威尔一脸微妙地不知如何回答,再次开口了。

       

      “因为睡眠很重要啊。 趁现在好好休息就好了。 因为通常的课程结束后会有指导哦。”

      “是这样吗……”

       

      虽然是王牌,但突然产生了疑问。

       

      “老师,一开始不是说因为我是一年级学生吗? ”

      “啊”

      “那是说,和二年级或者三年级不一样吗? ”

      “……你介意吗? ”

      “你介意吗……那个,这次不是因为我们,就是因为发端……所以那个,前辈们还不错,所以不太……”

      “那个愿望不能实现啊。”

       

      被坦率地这么说的王牌“那么”地站起来。 因为活动得很猛,裤子擦到了疼痛的屁股,脸变形了。

       

      “我明明这样也受不了……。 如果比这更严厉的话,不是很糟糕吗? 明明这次三年级还不错”

      “毕竟这是以‘指导’为名的惩罚啊。 不是说能受得了、受不了。 而且比起别人更要关心自己。”

       

      被人爽快地这么一说,他说:“但是……”,但是克鲁威尔没有可亲近的地方。 王牌判断说什么都没用,抱着烦躁的心情慢慢吐出气来。

       

      “……这么说来,刚才的选择,前辈们会怎么办呢?”

      “也要取决于和宿舍长和高年级学生的关系。 有些学生像schraud一样说交给自己吧,有些学生三年级也不选择在这里指导。 ……算了,事情到此为止。 疼痛已经平息了很多吧。”

      “不,完全还很痛。”

       

      刺痛重叠,整个屁股都在发烧。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可能冷静下来。 艾斯这么一说,克鲁威尔嘴角上扬。

       

      “那就好。 看来可以反省一下了。”

      “……就当是别人的事吧”

      “那么,你有什么要说的吧。”

      “……对不起”

      “不要再这样了。 剩下的就请宿舍长缩小范围了。”

       

      眉头一皱,一边小小地笑着,一边像鼓励一样被敲了后背,被送出去了。

       

      “那么……失陪了~”

       

      走到走廊上,大家一齐注视。

      眼睛的红色大概还没有消失。 这样的话好像会被发现哭了。 被人盯着看太久是惩罚不好,低头一看杰克走了过来。

       

      “累了……我也去”

      “啊,啊”

       

      这样回答后,小点了点头的杰克打开指导房间的门进去。 突然从关着的门上移开视线,再也感觉不到前辈们的视线了。 意识到那是前辈的关怀,平时绝对不会说的话涌到了喉咙里。

       

      “托盘前辈……那个”

      “……辛苦了。 累了吧? ”

      “与其说是累了,不如说是怎么说呢……感觉绝对不想再来了。”

      “哈哈,那就好。 因为不是来好几次的地方啊”

      “嗯,呃……那个,真的很抱歉。”

       

      面对低头道歉的王牌,一瞬间吃惊地瞪着眼睛的托盘表情变得柔和了。

       

      “没有什么能让王牌道歉的。 但是,谢谢你”

      “托盘前辈是……”

       

      在问你选哪一个之前先喝点话。

      那个我不能问。

       

      说“果然没什么”,也向凯特低下了头。 一边向剩下的其他前辈们点头,一边走向宿舍。

       

      正如克鲁威尔所说,指导还没有结束。

      虽然也不愿意接受宿舍长的指导,但最重要的是,只能祈祷这份痛苦能稍微减少一点。 为了尽量积蓄体力,艾斯小小地叹了口气。

       

       

      ――――――――――――――――――――――――――

       

       

      非常能忍耐。

       

      “嗯……啊……啊,啊。 诶……说一声! ”

       

      虽说是从裤子上,豪尔虽然偶尔会发出声音,但没有改变姿势,也没有叫唤,一打半打地忍耐着。 一年级接受过如此有礼貌的指导的学生不太记得。 当然好像感觉到了疼痛,桌子发出了很大的摩擦声,但……。

       

      克鲁威尔把手放在混乱地趴着的杰克的背上。

       

      “Well done。 好像好好反省了呢”

      “……啊,我不在。”

      “总之这里的指导结束了。 我想拜托布奇做回宿舍后的指导,可以吗? ”

       

      教师并不完全参与对学生的指导。 只要不像这次这么重要,指导应该多在宿舍里完成。 只是,那个在接受了指导室的指导后也不例外。 对于成为高年级学生,拒绝接受宿舍长或同学指导的学生,在这个场合给予追加处罚。 当然,这是本人在知道内容会更严峻的情况下选择的,即便如此,能选择哪个好的也只有二年级以上。

       

      哈尔还是一年级学生。 本来应该拜托金斯克的,但这次他也是指导对象。 虽然体格上可能很难,但那里布奇会做得很好吧。

       

      在克鲁威尔的提议下,杰克慢慢地站起了身体。

       

      “那个,我也是……能请你罚我和利昂娜前辈一样吗? ”

      “哈? ”

       

      虽然对意料之外的话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但比起那个,我更在意豪尔露出了相当沉思的表情。

       

      “不,不一样不行……莱昂娜前辈还不错。 所以前辈的份我也是”

       

      我明白了他对杰克继续这样说的心情,原来如此。 好像想说前辈不愿意因为自己而接受指导。 这么说来,最初进行指导的王牌也说过同样的话。

       

      我以为是自大的小狗,不是很可爱吗?

      克鲁威尔控制住杰克的话“Stay”。

       

      “为什么说没错? ”

      “列奥娜前辈是来阻止我们的! 尽管如此,因为我不听话……所以前辈才会接受指导,我不能原谅自己! ”

      “Stay。 我知道了,冷静一点。 你跟金斯克说过那件事吗? ”

      “说了……但是前辈只说不要在意。”

      “如果对方这么说的话,那不就行了吗? ”

      “但是我啊! ”

       

      事已至此,实在不像话。

      克鲁威尔稍微烦恼了一下,然后把凯恩放在桌子上慢慢地打开了门。

       

      “金斯标量,进去”

      “啊? ……啧啧,那家伙有什么多余的吗? ”

       

      靠在走廊墙上的莱奥娜被克鲁威尔叫去,一瞬间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利昂娜前辈”

      “这里的指导很辛苦吧……然后呢? 为什么指导结束了的你还没有从房间里出来,我还要被叫呢? ”

      “那是……”

       

      “如果自己也受到了国王标量的惩罚的话”

       

      克鲁威尔这样插嘴时,莱奥娜的耳朵突然反应过来。

      抹去淡淡的笑容,大口地吐气。

       

      “喂,杰克。 你来之前什么都没听到我说的吗? ”

      “我听说了,但是……果然是我不好。”

      “是认真的还是顽固的……可以吗? 确实,发端于你。 只是这次发生的事情你没有必要一个人承担责任。”

      “但是……”

       

      克鲁威尔默默地听着两人的对话,再次插嘴说“那样的话”。

       

      “……什么事? ”

      “我可以请金斯克来指导豪尔吗? ”

      “啊? ”

      「先生!?」

      “豪尔不能原谅把宿舍长牵扯进来的自己吧? 那样的话,能原谅豪尔的不是只有你吗? ”

      “啊……我没关系。”

      “嗯,那是我告诉列奥娜前辈的……”

       

      也许是杰克更尴尬吧,刚才的威势突然没有了。

       

      “虽然是在接受了指导之后,但是如果金斯标量好的话,我想交给豪尔的指导。”

      “没办法啊……”

      “豪尔也这样可以吗? ”

      “但是,那么,莱奥娜前辈最终会接受指导吧? ”

      “杰克”

       

      列奥娜仍然严厉称呼不退缩的杰克的名字。

       

      “你觉得我是被后辈包庇的家伙好吗? ”

      “嗯,……”

      “难道你没想过把我变成那样可悲的男人吗? ”

      “啊,我没想到。”

      “那样就好了。 指导结束的话,这种地方不是久留的地方吧。 回头如你所愿,我会好好惩罚你的,快回宿舍吧。”

      “不,我并不是想惩罚你……”

      “没关系,剩下的已经满了。 快点走”

       

      被莱奥娜这么一说,他好像终于想起了留在走廊里的前辈们。 杰克一脸愕然地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克鲁威尔轻轻地低下头走出房间。

       

      把杰克从指导室赶出去的列奥娜,仍然朝着门说:“就这样轮到我了吗? ”他问我。

       

      “不,按顺序先做二年级的指导. “

      “……我知道了”

       

      莱奥娜一次也不回头地回答,就这样离开了房间。

      也许是在后辈面前逞强的缘故吧。

      克鲁威尔微微扬起嘴角,准备下一次的时候,门慢慢打开了。

       

      “接下来是阿尔吉姆吗”

      “老师,对不起啦~”

       

      一进屋就道歉,卡里姆不由得快要笑了。

      这里的小狗真是三样。

       

       

      ――――――――――――――――――――――――

      (原作者好像是卖书的,全书要¥2200)

      写的真好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