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39 内容:1740

    特殊的入职培训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1

      转自谷地,作者银火七号

        “今天,是你们培训的最后一天了。”

        一位穿着深色西服的男子面带微笑,看着眼前的六名一字站开的女孩道,“过了今天,你们就是SQ集团的正式员工了。”

        听到“SQ集团”和“正式员工”的字样,这六名年轻女孩眼中都有些兴奋。

        她们来这里已经两个月了。这里的培训环境是异常的艰苦,每天都要精神饱满地培训十二个小时,中间只有一个小时来解决三餐的问题。而每日培训结束后,甚至连洗澡都只能打热水往身子上敷。而通常洗完澡都很晚了,每天睡觉的时间都不超过六个小时。

        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她们即将成为“SQ集团”的正式员工了。

        “SQ集团”是一家汽车集团,拥有世界上最顶尖的汽车发动机制造技术,以及一流的市场占有率。“SQ集团”并不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汽车集团,并不是说它的资产不够,而是说它的员工数量相比庞大的资金实在太少。

        但是员工少只是因为门槛高罢了,这里员工的福利并不是一般的企业或集团能够比拟的。

        其它或许不算什么,但有一点黑字白字写的很清楚。

        员工只需要同时满足工龄十五年和到达四十岁,那么只要集团不倒闭,你便是算作退休人员,领着薪资休假了。

        “SQ集团”会倒闭吗?

        或许老母猪上树会更加靠谱一点。

        

        “我知道,大家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男子面带微笑的脸庞渐渐严肃起来,“不过今天的最后一关却并不是那么好过的。”

        这名男子年纪其实也不大,只是比这些才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大上不过五六岁,但是久经社-会洗礼后,严肃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这个年纪还应有未褪尽的稚气。

        看到下面女孩们的脸色都紧张局促,他又笑道:“当然,若是你们愿意,那是肯定能过的,只是看你们自己愿意不愿意了。”

        说道这里,他颇有深意的扫视了眼前的几名女孩一遍。

        眼前六个女孩的姿色都不差,甚至都可以用姣好来形容她们的面容。五官不标致的女孩是连面试都通不过的。

        听到“肯定能过”四个字,下方的女孩们都松了一口气。既然肯定能过,那便是没有什么好顾虑的,还以为功亏一篑了呢。

        “宗师,那今天的培训为什么还不开始呢?”一名女孩问道。

        “宗师”名叫宗圣,但由于他是女孩们的面试官和培训老师,所以女孩们都称呼他为“宗师”。虽然听着怪异,但是宗圣还是摇着脑袋无奈接受了。

        宗圣看了下出声发话的女孩,这名女孩叫彤芊芊,有着一身火爆的魔鬼身材,标致的五官和一头令人羡慕的乌黑长发,长发尽处正好落在那丰满的臀上,充满了诱惑。

        “因为今天的培训有些,需要你们签字。”宗圣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六分合同,摆在了六人面前。

        彤芊芊率先拿起来看了一遍。合同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有一点。

        本次培训涉及特殊惩罚条约,凡是参与培训,自愿按规矩受罚。

        “宗师,这惩罚是什么呢?”另外一名女子问道。

        若真要宗圣用一个字来形容这女孩,那便是“美”了

        但其实,本来在面试的时候,宗圣是打算将这女孩拒之门外的。

        因为这女孩其实是过于孤僻或者说孤傲的。

        可就在宗圣在之后筛选的时候,一想起这女孩娇媚的容颜,却是怎么也想让这女孩进来,而他又想起了岗前培训最后一关的内容,以及自己培训老师的身份。

        他便是真的让这女孩通过了面试。

        她有一双令人着迷不已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以及天使般精致的五官。火辣不输时下任何模特的身材,以及一身皎玉般雪白的细腻皮肤。

        正如那诗云:

        秋水为神玉为骨,

        芙蓉如面柳如眉。

        春风绽放花千树,

        朵朵无颜具低垂。

        她叫雪晴。

        宗圣看着这脸色清冷的女孩,暗自摇了摇头。这么多天的培训,这女孩完成的一直很好,但就是孤僻的毛病没有改去。

        而在公司里,最讲究的便是团队合作。

        他心中已是拿定了主意,今天便是要趁机好好收拾收拾她。

        而他让她通过面试,也有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今天的培训。

        一想到雪晴等会儿受罚那哭泣求饶的模样,那由他那亲自撕开冰雪伪装的爽感。

        他心向神往。

        “其实有时候我很羡慕你们女性”,宗圣似乎有些牛头不对马嘴的唏嘘道,“你们知道,SQ集团最大的福利便是四十岁退休这个福利,但前提是你要待得到四十岁而不被炒鱿鱼。”

        “当然,一般公司都不会炒你鱿鱼,否则这福利便是成为了欺诈了”,他摆摆手,继续道:“可是人总有犯错的时候,而有时候犯的错误却是你承担不起的。”

        他看向了雪晴,慢慢道:“这个时候,像我们这种男性就只有收拾铺盖滚蛋了,而你们女性,却还有接受惩罚以当惩戒手段而继续留在集团的权力,而且还是两次。”

        “很巧的是,今天正好有一位你们的前辈犯了错误,要到我这里来接受惩罚,却正好给你们做了一个示范。”

        “她人呢,宗师?”彤芊芊问道。

        “在另外一间培训室等着呢,带上合同,一起走吧。”宗圣带头走去,女孩们也紧随其后。

        

        宗圣口中所谓的“前辈”,其实也不过是个跟他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女子。这名女子一头齐肩的短发,姿色谈不上倾城,却是透露出几分性感娇媚。

        而那前凸后翘的身材,也是让人难以挑剔。

        只不过现在,她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站在那里,低着头,等待着大人的呵斥与处罚。

        “准备好了吗?”宗圣对着此时微微低着头颅的女子,询问道。

        “恩。”年轻女子点了点头,用手摆弄了下衣裙,看得出她还是很紧张的。

        宗圣微微颔首,回过头去,对着身后的六个女孩笑道,“你们看清楚了。”

        他伸手过去,捏了捏年轻女子的臀部,又轻轻拍了拍,示意女子可以开始了。

        年轻女子并不因为这个动作而感到气恼,因为她知道这仅仅才开始而已。在接受惩罚前就惹怒施罚者,可不算是个明智的选择。

        她吞了口水,尽量保持心跳平稳。而后,在六名女孩渐渐惊异的目光下,开始解开了自己的裙带。

        解的并不算快,但至少干脆、利落。

        裙带被她放在了身前的桌上。没有了裙带的西装裙,就像是没打结的袋子,里面的东西伸手就能拿到。

        而她只是轻轻一褪,裙子便是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地上。然后被她拾起,有序地堆在了裙带上方。

        但这还没完,她把手放在了自己臀上仅有的那一条内裤上。

        她停顿了一下,像是给自己打了一下气。然后麻利地脱下了内裤,叠在了裙子的上方。

        或是窗外凉风嗖嗖吹过,她的笔直的腿有些许打颤。

        但就在这风中,在宗圣嘴角渐渐抹过地那一丝微笑下,在女孩们不可置信的目光下,她走到对着她裙子内裤的桌前,把自己略微有些遮住臀部的衣角往上撩了撩。

        然而顺势趴在了衣堆上,双腿并拢、打直,丰满圆润的裸臀更是高高的撅在了高处。

        “请开始惩罚”

        

        六个女孩此时已经是个个目瞪口呆在原地,不知所措。而宗圣似乎也很满意女孩们的反应,向前一步,像是在对待一件艺术品一样将手轻轻放在这圆润的臀上,来回游走抚摸了个遍。

        然而他显然并不会仅仅抚摸几下就了事,在手上的神经细胞被娇嫩的臀部诱惑的承受不住的时候。

        他找准了时机,对着一块软肉,狠狠捏了一把。

        桌上的年轻女子被他捏得身子颤了颤,嘴里也不经轻轻“嗯”地嘤咛了一声。

        但她不出声还好,她这一声娇喘,在宗圣耳里却是有着几分挑衅和享受的意思在里面。

        “你似乎还挺享受的?”宗圣的声音有点冷,还不待年轻女子回答,狠狠地一巴掌就甩在了女子左臀上方。

        年轻女子不禁惨呼一声,她诺诺地回过头,这才小声道:“我没有……啊!”话还没说完,宗圣得巴掌便是又与她的右臀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没有”,宗圣冷哼一声,伸出食指和中指在女子已经开始浮显淡淡巴掌印的左臀上使劲掐了掐,“还爽吗?”

        “不爽,不爽”,年轻女子吃痛,连忙摆头道。

        “不爽,那我就让你爽一下!”宗圣掐住女子臀上的指头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瞬间女子的哀嚎声便是响彻了偌大的培训室。

        年轻女子的眼睛都泛起了泪雾,她转过头,带着点呜咽声道:“宗师,我错了,请您开始惩罚我了吧。”

        本来就呆在原地的女孩们此时听到这话更是一惊,都这般凄惨了,惩罚竟还没有开始?

        宗圣看了看可怜兮兮的年轻女子,心想女子平时跟他也是无冤无仇,以后也还要在同一公司经常见面,没有必要此时过分为难对方。想到此处,宗圣松开了手指,故意冷声道:“那你还不把屁股撅起来?”

        “是!”年轻女子卖力地撅起了屁股,并且还顺手把衣服往上面撩了撩。

        “这次上面罚你,可是二十下戒尺?”宗圣道。

        年轻女子轻轻点了点头,道:“是的。”

        宗圣看了女子一眼,女子仍然很卖力的在撅着臀部。他又在那臀上摸了一把,淡淡道:“为了给这些女孩们示范,除了二十戒尺,我还要用手打你二十巴掌,你有意见吗?”

        年轻女子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像她们受这种惩罚,被施罚者提各种意见是在所难免的,因为她们屁股的命运将彻底地由施罚者来决定。尺子力度的大小,也完全是由施罚者来掌握,只要不太小即可。

        况且,宗圣的要求很简单,完全在她接受范围之内。

        而为什么要用手打臀部呢?因为这比戒尺打臀部要羞耻的多,她见得多了又是熟人自然还好,而接下来说是培训但实际上难逃惩罚的女孩们却是会因此羞耻难耐。

        “既然如此”,宗圣也人不在废话,他转过头,对着已经看傻了的女孩们道:“睁眼看清楚了!”

        “啪啪啪”

        巴掌像是连环掌一样左一下右一下的招呼在了年轻女子的粉臀上,打得臀肉惊颤。虽然嘴里发出的声音沉闷,几乎都是“嘤嘤”般的鼻腔声,但女子痛苦的脸上分明写着她不过是在咬着牙强撑而已。

        约摸打了十下后,宗圣暂时停住抽打的步伐。而这时,年轻女子才有时间张嘴,大口大口的换气。

        “我要继续了。”宗圣看了她一眼,“接下来不要咬牙憋气了,痛就叫出来好了。”

        “是。”女子应道。她以为宗圣让她叫出来是为了让女孩们感到害怕,然而真正当宗圣的巴掌再一次侵袭她的娇臀时,她才知道之前那十来巴掌宗圣不过根本没用到五成力。

        而且这次的巴掌并不是分着左右袭来,而是对着臀沟和臀部里侧的嫩肉前赴后继的扑来。

        第一下便是让她吃痛不已,而第二、第三下又是对着同一个地方袭来。这种层层递加的疼痛让她根本忍不住,“啊”的一声便是叫出来。

        而叫了第一下,第二下自然是顺理成章的就叫了出来。

        之后第三下,第四下,一掌刚落下,一声痛呼起。

        直到巴掌停下。

        还好余下的巴掌只有十下,要是一开始就这么打,那自己的屁股不知道还要遭受多大的罪。年轻女子突然有些感激宗圣起来,她调息了下气息,将因为痛楚而有些不标准的姿势调整了下,尤其是那已经绯红的臀部,更是高高的撅着。

        她要让宗圣看到自己的顺从的态度。这会让自己的臀部好受很多。

        果然,宗圣有些满意的捏了一下她绯色的屁股,询问道:“你打算用小号的戒尺呢,还是大号的戒尺呢?”

        年轻女子又抬了抬屁股,虽然心中想着小号的戒尺,嘴上却轻声道:“您什么用的习惯,就用什么惩罚我好了。”

        宗圣脸色更好了,但他却故意道:“我这人手比较大,却是大号的用的比较习惯。”

        “那您就用大号的惩罚好了。”年轻女子低声道,她尽量低着身子压趴在桌上,像极了一只温顺的小绵羊。

        见女子这般顺从,宗圣从抽屉抽出一块竹制戒尺,也不知道是大号还是小号,他拿着把玩了下,对着空中狠狠一挥。

        “呼呼”凛冽的风声让女子的心紧了紧,但是她很快便调整了过来。

        “从现在开始,我打一下,你报一下数,明白了吗?”宗圣吩咐道。

        “是!”女子应道。还不到两秒钟,“唰”的一声,尺子破过风声就亲吻到了她的臀上。

        “啊……一!”她立马报数道。

        宗圣对她报数的速度还算满意,便也给了她约摸十来秒的休息时间,才开始招呼下一尺。

        “二!”

        这报数声,在宗圣耳中或许悦耳,但在女孩们心中却不那么动听了。

        彤芊芊的贝齿紧咬着下唇,脸上写着手足无措。而雪晴的神色也不太好看,原本一副冷冰冰的脸庞此时也很是难堪。

        至于剩下四位女孩,也是个个惊慌失措。

        …

        戒尺到了后面,落下的时间越来越慢,因为女子的声音越来越嘶哑,不复之前的清脆响亮。而报数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但宗圣知道女子尽力了,每次他刚落下戒尺,女子都喘着气急忙报数,报完数还马上撅高那因为戒尺落下而有些下沉的屁股。

        “十九!”女子的精疲力尽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笑容,只差一下,她的惩罚就结束了。然而她脑海中这么一想,身子却是忘记了动了,宗圣见了,心想最后一下还是要让你知道点疼痛,他伸手一抓,把女子的臀扳到高空,用尽十二分力气,狠狠一尺就是打在女子臀部与腿部交接的嫩肉处。

        “啊啊啊啊”

        一声凄厉地哀嚎声乍然响起。

        女子痛的快要跳了起来,然而这一尺的教训却是让她强忍着剧痛,撅高着臀部,一动不动。

        虽然名义上惩罚已经完了,但是宗圣还没说结束,她自然是不敢起身。

        “记住教训了?”宗圣冷冷看着她,道。

        “是,我知道错了。”女子低声应道。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要受到惩罚。”宗圣道,“你就这样撅着臀部,在这里晾三个小时吧。”

        本来听到“就要受到惩罚”的字样,女子心中一惊,但是接下来宗圣说让她晾臀,她却是放下了心来。

        她露出笑容,对着宗圣道:“是!”

        宗圣也不在多说,回过头来看着不知所措的女孩们,咧嘴笑道:“看也看够了,现在,该你们选择留下还是继续了。”

        女孩们相互对望,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惶恐。

        一时间,偌大的培训室里,竟鸦雀无声。

        

        宗圣也不急着催促她们,而是拿出一包之前就准备好的外伤粉末药,细细地敷在了还翘着光屁股的年轻女子臀上。

        “嘶”

        药粉被敷上伤口,一开始自然是阵阵刺痛,由不得年轻女子倒吸了一口冷气。但不一会儿,伤药的作用便显现出来,原本血瘀浮肿的地方开始渐渐消散化开,女子脸色也是渐渐缓和下来。

        “怎么,还没抉择好吗?”宗圣又等了一会儿,终是有些不耐的道。

        “这种惩罚,就是今天的培训吗?”一名少女脸色有些发白,显然被吓得不轻。

        宗圣摇了摇头,道:“今天的培训还是以往那些内容,考验团队合作方面的。不过呢,我会为今天的培训打分,这个分数将决定接受什么程度的惩罚。”说完,他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这个惩罚相当于一个锻炼,最少也要挨上八戒尺。”

        这名少女脸上更加的苍白了,显然是接受不了这样的惩罚。不一会儿,她有些凄楚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走出了培训室。

        她接受不了这种方式,选择了放弃。

        之前培训也不算是白来了,有了这段培训,在其他公司找个不错的岗位也不成问题。

        宗圣看了眼少女离去的身影,淡淡道:“走了一个了,还有人要走吗?”

        他眼中其实还是隐隐有点焦虑,人走完了没有招到人没关系,SQ集团从来不担心招不到人的问题。但是他两个月之前那个狠狠打雪晴屁股的计划就得化为泡沫了。

        因为这种事,一旦有人带头,就很容易得到相应,哪怕之后后悔,但是一时的冲动却足以跨过那条雷池。

        果不其然,少女走后不到五分钟,剩下五名少女又是陆续离去三个。

        宗圣抬起眼皮一看,只剩下彤芊芊和雪晴了。

        “你俩呢?”宗圣见这两人迟迟没有动静,开口道。

        “宗师,这惩罚有些接受不了。”彤芊芊一直低下的头抬了起来。宗圣一听这话,心中暗道不妙,因为这团队培训最少也得两个人才行,一个人根本没法进行。若是彤芊芊再走,这雪晴约摸也是要离去。他又看了一眼雪晴那姣好的面孔上一脸冷色不知道再想什么。

        本来抉择这种事宗圣打算是绝不插手的,但这次却是觉得要劝劝,刚要开口,彤芊芊却是咬着牙,继续缓缓道:“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我不想放弃,宗师,我,我要留下来。”

        “那你呢?”宗圣心中一喜,但脸色仍是古井无波的颜色,转头向雪晴问道。

        “你看我,走了么?”雪晴道。

        这时宗圣心中才是松了口气,脸色恢复了笑容:“既然都准备留下,那就签字吧。签完跟我过来。”

        他指了指桌上的合约,转身走进另一间屋子。

        

        “看到那些障碍物了吗?你们的任务就是需要你们爬到终点。规矩一个人蒙着眼睛在地上爬行,另外一个人则骑在那人背上指挥,直到你们爬到对面,到达终点。途中碰到任何障碍物都将扣分,并且如果分数太低会导致不合格,将会接受额外的惩罚并且重新开始任务。”宗圣指了指地上的障碍物,道。

        彤芊芊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障碍物把整个屋子都分割成了一条细细的小道,并且有些地方难度还不小。

        而那些障碍物上,都被涂抹了一层厚厚的朱红色粉末,看样子衣服一碰上去,淡色的西服装就会被沾染上厚厚的一层。

        “你俩抽签决定身份吧。”宗圣拿来了两根筷子。雪晴伸出手来,葱指轻轻一拈。

        筷子上歪歪扭扭写着一个“爬”字。

        宗圣的头是转向一边的,就好像这字不是他写的。

        雪晴撇了撇嘴,显然对这个结果不太满意。但是她不想做无意义的请求,而是看了彤芊芊一眼,甩掉鞋子,跪趴在了地上,用黑布蒙上自己的眼睛,淡淡道:“上来吧。”

        彤芊芊脱掉鞋子,小心翼翼的骑了上去,感觉胯下的身子明显一抖,不由有些尴尬的轻声询问道:“重吗?”

        雪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平静的说道:“指挥吧。”

        

        当雪晴跪趴在地上,腰肢又因为彤芊芊坐上去而向下压,臀部便是高高的翘在了空中了。这姿势让本就拥有名模般火辣身材的雪晴更加诱人犯罪了。

        至少宗圣这时的眼睛,是一刻都没有注意过其他地方。

        他看着这俩人缓缓的爬行,虽然走的缓慢,但慢中求稳,循序渐进。一路上少有失误,并且失误也不重,两人身上的粉末都很少。

        “慢点,前面要右转弯了,还差三步,两步,一步,到了!”彤芊芊呼着气大声引路,看到成功转过了这个大弯,不由得长舒一口气。

        但下一刻,她又皱起了眉头。

        下面有个地方窄得可怕,以她现在双腿放在雪晴两侧的姿势肯定是过不去的。

        “听我说,前面有一条窄道,我的脚不能再放在两边了,要挪上来。但是放在后面或者跪在你身上肯定不方便行动,所以得放在你头两边一会儿了,得请你忍耐一下了。”

        一听这话,雪晴脸色升起了些许寒霜,但是她什么都看不见,也就没法争辩,只得皱着眉头继续爬下去。

        但窄道终归是有它的难处的,雪晴的手已经合得很拢了,这样速度便是更慢了。

        这般慢着也不算啥,只要能走过这段窄路,便也不算啥了。但是就要走到窄路尽头的时候,彤芊芊的脚却是因为害怕碰到障碍物太过靠里,便是碰到了雪晴的脸上。

        换作是任何人的脸被脚碰了可能都不会太过好受,更何况是这位冰雪清冷的雪晴。她脸上被碰后,下意识的便是侧了一下头部。

        这一侧,便是让彤芊芊的另外一只脚遭了秧,还好脚的可受害面积不大,白色的袜子约摸有三分之一被染上了朱红色的粉末。

        还好彤芊芊并没有慌乱,而是继续指挥道:“别急,慢慢向前。”

        窄路总算是带着颜色过了,但接下来的一关却是又让彤芊芊犯难。

        因为下面一关,竟然是要过隧道。

        而隧洞的高度,才堪堪跪趴着的雪晴一人高度。

        显然她们这样的姿势,是过不了的。

        “雪晴,我们得趴着过了,前面要钻隧道。”彤芊芊有些无奈道。

        “趴着?完全趴在地上?那还怎么动?”雪晴有些没好气的道。

        “这道路还算宽,我们可以像虫子那样蠕动过去。”彤芊芊的也觉得这样的效率肯定很慢,“可是那隧道真的很低。”

        雪晴不知道隧道有多低,但是彤芊芊的话显然是没有了商量的余地。她只得冷哼一声,慢慢趴了下去而彤芊芊也是俯身趴在了雪晴的身上。尽量保持身子不过高。

        这隧道说长不长,只有之前窄路一半那么长。但是两人速度确实慢了两倍还不止。

        不过这前面爬着还好,速度虽然慢,但是却没有什么失误。但是爬着爬着,雪晴终是感觉到自己胸腔被压得不行,气息不流畅,很是压抑。

        她试图抬起了一点身子,让自己喘口气。

        但她显然没有把握好力度,明显的压触感从背上传来。

        “恩?”背上有彤芊芊诧异的声音传来,她没怎么想到这个时候雪晴突然抬起了身子。

        “我,我只是想喘口气。”雪晴低声辩解道,她知道,因为她的这次失误,可能她俩这次任务很可能就因此失败了。

        背上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彤芊芊才叹了口气,道:“现在,我背上裙上全是这种粉末,肯定是过不了了,你小心出去,不要让自己身上沾着粉末了,你不沾着粉末说不定就不会受罚了,我身上粉末这么多,肯定是逃不脱惩罚的。”

        这回轮到雪晴沉默了。

        过了两个呼吸,她低低的声音传来:“对不起。”

        彤芊芊用力挤出一丝笑容,故作轻松道:“没什么大不了的,重来就是了。”

        

        进了隧道,宗圣却是看不到人了。那一直锁定了目标的焦距,失去了方向。

        百无聊赖的等了好久,才终于看到俩人的身影。

        宗圣的嘴角扬起了笑意。

        因为他看到大面积的殷红色!从背部衣领到臀部,还有些顺滑的长发,这一大片全部都被染红了。这么大的面积,那肯定是过不了的。

        彤芊芊的身材其实很好,还要胜过雪晴。只是她比起雪晴要少了一种清冷孤傲的气质,所以站在一起时才没那么吸引人。

        不一会儿,她俩便是走了回来。明眼人都知道,这是过不了的。

        “你俩过来。”宗圣向她俩招了招手,“现在根据你们身上的粉末多少来进行惩罚。”

        “三处极小沾染及以下,可以不用受罚。”

        “有小面积沾染,罚十下戒尺,等量巴掌。”

        “有中等面积沾染,罚二十下戒尺,等量巴掌。”

        “大面积沾染,罚三十下戒尺,双倍巴掌,超大面积,罚四十下戒尺,双倍巴掌。”

        宗圣开始给她们把惩罚规矩一一道来。他仔细检查一下雪晴身周,拍了拍她的身子道:“只有两处极小面积的沾染,可以不用受罚。”

        雪晴咬了咬牙,她是没事,但是彤芊芊肯定是要受到严重的处罚了。之前那年轻女子才挨二十下便凄惨成了那样,彤芊芊又要怎么熬的过来?

        而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

        罕见的,自责从她心头凝聚,挥之不去。

        宗圣转过头,对着彤芊芊道:“你这已经超过超大面积的范畴数倍了,但是规矩上最大只罚四十下,所以便惩罚你四十下戒尺。明白了吗?”

        “是!”彤芊芊有些紧张,她看了看殷红的自己的裙子,细声问道:“一定要拖裤子吗?”

        “那当然,而且是连内裤一起脱掉!”宗圣不容置疑的说道。彤芊芊也知道躲不过去了,虽然在一个不算太熟的大男人下脱掉裤子很没面子,但是她还是缓缓的解开了裙带,照着年轻女子的模样,一件一件的褪下了下半身的衣物。

        很快的,一具光滑着下身的躯体便是展露在了宗圣和雪晴眼前。

        不过,彤芊芊的身材还真不是盖的,此时裸露出来那丰腴饱满还正翘着的两瓣臀部由于过于丰满,将里面的私密处都遮掩的严严实实的,只留下若隐若现的一条股沟,让人心猿意马,浮想联翩。

        宗圣走过去捏了捏,手感很是饱满,结实。他抽出戒尺,对着彤芊芊道:“因为四十下戒尺数量比较大,所以巴掌的惩罚就留在后面一起惩罚,明白了吗?”

        彤芊芊点点头,分开来打无疑会好受一些。

        “那便开始了。”宗圣扬起戒尺,狠狠的一下就是刷了下去。

        “啪!”清脆、响亮!而少女的惨呼声也是同样的清脆、响亮!

        还不待彤芊芊喘过气来,第二尺又是以相反的方向刷去!

        又是一身清脆。

        一个鲜红的叉字便兀然出现在了少女的粉臀上。

        之后更是鞭影重重,一下又一下狠狠落在那高高撅起的臀上。

        “疼啊,好疼啊!”彤芊芊吃痛不已,开始大声嚎叫起来。

        “你可以选择退出。”宗圣传来了冷漠的声音。

        彤芊芊摇了摇头,咬着牙道:“我不退出。”

        “那你可要当心了,才打八下。”宗圣挥了挥戒尺,又是一尺狠狠落下!

        戒尺本身面积就是较为宽大的,这才打了不到十下,丰满的屁股就已经开满了桃花。

        在没有了白皙的嫩肉之后,宗圣自然只能选择已经打过的地方。

        而这些地方打下来,则是更要痛上三分。

        但宗圣不会因为痛楚加深就减少力度,反而加快了速度,一尺又一尺的坠在了那渐渐殷红如之前彤芊芊脱下来的衣服上。

        啪!

        这是第二十尺了,就像是之前打年轻女子那样,尺子落在了臀腿之间的嫩肉上。这一下痛感剧增,几乎让彤芊芊跳了起来。

        “哇”那是一股撕心裂肺的惨叫,彤芊芊一下没忍住,竟是哭出声来。

        “回到位置,撅好屁股!”宗圣冷声提醒道。

        “是。”彤芊芊强忍着屁股上的痛楚,紧咬着贝齿,缓缓抬起了屁股。

        “啪!”“动作迅速!”宗圣的戒尺竟然又落在了那块嫩肉上。

        彤芊芊痛的直接扑在了桌上,趴在桌面上呜咽。宗圣一个箭步冲上去,像是掐年轻女子臀部那样,狠狠掐在了彤芊芊的臀上。

        “需要我提醒你做什么吗?”他嘴里有些不怀好意。

        “不要!”彤芊芊忍着被掐着的臀肉的痛,重新摆好了姿势。

        

        而这时,站在一旁的雪晴看到彤芊芊如此惨样,终于是忍不住说话了:“宗师,你能不能不罚彤芊芊了呀?剩下的我来代她受罚行吗?”

        想到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再看到桌上彤芊芊如此模样,她心中愈发难受,放低姿态请求宗圣让她代罚。

        宗圣眉毛一挑,想到这两月的初衷,就要答应下来。然而下一刻,他还是又归于理智,冷冷道:“规矩是你想改就改的?站一边当个看官就好。”

        “可是她是因为我才受罚的。”雪晴一般是不爱多做无用功的,更不愿意求人,但此时她却哀求道:“我看着难受,宗师,求你了,让我替她受罚吧。”

        但宗圣坚决摇了摇头,冷笑道:“这会儿看着难受,之前你失误犯错的时候怎么没见你难受?要是真的觉得难受,等会让她挨完打你也趴上来挨好了。”

        说完,也不理睬雪晴,举起戒尺,猛地与那高高翘起的屁股来了一次肌肤之亲。

        啪,啪,啪!

        戒尺连连不断,不过还好宗圣没有再往那嫩肉上打去,速度也放缓了许多。所以之后彤芊芊仍然痛呼不断,但多以嘤咛或者轻喘为主,没有之前那样惨绝人寰的尖叫。

        四十下其实是很快的,只不过因为疼痛,所以才觉得度日如年罢了。

        “好了,你们可以准备进行下一次了,彤芊芊你得把外衣和裙子脱掉,否则这次任务下来我又得按超大面积给你来进行判处了。”

        彤芊芊一边调整着气息,一边点点头,按着吩咐只是穿上了内裤,并且脱掉了外衣。

        这时她反而不那么害羞了,反正臀部都被看光了,私密部位也被看了精光,这会儿也显得不那么尴尬了。

        “等等。”

        忽地,一声低低的声音传来,是雪晴说话了。

        “怎么了?”宗圣皱了皱眉。

        雪晴走到宗圣面前,抬头望着比自己高了约摸半个头的宗圣。

        静静地,静静地望着。

        好一会儿。

        她才用那低低的声音,一字一句地缓缓道:“你说得对,我是该受到惩罚。请你照着彤芊芊的规格,对我进行惩罚吧!”

        宗圣一愣,这不过是自己随口一句戏言,但不料雪晴竟然当了真。

        他傻愣愣的看着雪晴转过身去,干净利落的脱掉了自己的裙子内裤,露出里面娇嫩挺翘的臀部。

        她的腿就像莲藕一样雪白细腻,剔透晶莹,修长笔直而纤细。

        她的臀想碧玉一般圆润,丰盈,像是大自然最得意的手工品。

        她撅在了桌上,高高把臀部翘起!

        等待着宗圣的惩罚。

        “你确定?”宗圣再次询问道。

        “我确定,你快点吧。”雪晴竟然还开始催促起宗圣起来。宗圣失笑道:“你还比我急了,彤芊芊等会儿还有八十下巴掌没有惩罚,你要照她的规格,那意思是,这八十下你也要接受了?”

        雪晴迟疑了半秒,点了点头道:“我接受。”

        宗圣笑了,这真是意外的收获。他倒是不急拿起戒尺,而是伸过手去,在那快要滴出水来的润上美美的捏上了一把。

        “你……”雪晴骨子里到底是清冷的,被宗圣这样的揩油,心中自然是羞恼不已。

        “这样捏你一下都受不了,那待会儿那八十下巴掌你要怎么过?”宗圣一边调侃,一边解释道,“我这会儿捏你的屁股,不止是揩油那么简单,因为四十下数目比较大,很多的人屁股挨了四十下戒尺后容易留下永久性的伤疤,所以我才来捏下你的屁股试一下深浅。”

        一听宗圣的解释,雪晴心中的羞愤减少了不少,道:“那我适合吗?”

        宗圣摇了摇头,道:“你的屁股太嫩了,没有彤芊芊那么结实,不能用戒尺,得换个刑具,就用电缆鞭吧。”

        说着,宗圣从抽屉取出一根鞭子,这鞭子并不是电缆,只是形状酷似,实际上是柔韧的牛皮做的。

        “屁股撅好了,这鞭子打下来比戒尺还要疼上一些。”宗圣提醒道。这种鞭子受力面积小,所以打在臀上比戒尺更为疼痛。

        雪晴翘了翘屁股,并不在意。

        “唰”

        一鞭一下,娇臀不禁抖了好几抖。

        横成“一”字型的一条红线霍然在娇臀上浮肿起来。

        宗圣看了看雪晴的脸色,微微有些潮红,显然是在咬牙憋着。他嘴角扯动一抹笑容,对着那娇臀上那抹红线的平行方向“唰唰唰”的鞭打过去。

        这电缆鞭本身是那种韧性强的牛皮精研鞣制而成的,打在人身上,初始感觉疼痛不是那么强烈,但随着鞭打的继续,疼痛层层叠加。这鞭子又来的细腻,连续十多鞭下去,雪晴的娇臀都都还有那么几鞭的落地之处。

        唰,又是一鞭下去。

        “呜呜呜”雪晴已经开始低声呜咽起来,越来越痛的臀部让她无法泰然处之,失去了从容。但她又不愿意大声喊叫,只得低声抽噎。

        “原来你还会哭啊?”宗圣冷笑道,一鞭抽向那绯红色的臀峰。

        “嗯,嗯”雪晴又是一声嘤咛,娇媚的脸庞已经是痛苦到了极致。

        宗圣却是还不满意,他又是一鞭又一鞭的狠狠抽向了同一个位置,并且速度极快,饶是雪晴忍耐力再强,还是“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继续忍啊!”宗圣还不歇手,又是连续几鞭抽在了之前的位置上。

        “啊啊啊啊啊”自从第一声叫出来了之后,气息一出,那就再难收进去了,连续的惨叫凄厉的叫了出来,让一旁的彤芊芊,隔壁的年轻女子都感到不忍。

        “我,我忍着也不行么。”雪晴有些不解的道。她向来比较强势,不愿认输,所以才一直忍着不叫出来。

        “你既然是来接受惩罚”,宗圣又是一鞭,伴随着雪晴的惨叫,“那便是诚心知错,那就该放开自我的接受惩罚,而不是要比个输赢一般的忍着不放。”

        “明白了吗?”他又是一鞭划下。

        “啊!!!是。”雪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剩下还有十鞭,我要打你的股沟,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宗圣如是道。

        雪晴有些害怕,但还是点点头,翘高了屁股,并且主动用手小心翼翼的分开了臀肉,露出了那一条神秘的股沟。

        宗圣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过足了眼瘾后,才抬起鞭子,对准那深深的股沟,精准而有力的落下!

        “啊!好疼啊!”雪晴痛的跳了起来。宗圣这次并没有发火,而是拍了拍雪晴的屁股,示意她该重新归位了。

        因为这真的很痛,尤其是雪晴主动把自己的股沟分开之后。

        但尽管很痛,雪晴还是继续把自己的臀部分开。

        “哇”下一鞭,雪晴忍不住放声哭泣。

        实在是疼痛难当。

        十下股沟也很快结束了,雪晴试图用力把臀部扳过来想看看股沟的情况,却不料手一扳臀部自己就痛的哇哇大叫。

        宗圣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他用手机拍了一张雪晴臀沟的照片,递了过去。

        照片上的臀沟已是红紫相映,美不胜收。

        

        或是屁股上还是火辣辣的缘故,雪晴和彤芊芊异常的小心谨慎,配合也是十分良好,这次很是顺利的就通过了所有障碍,滴粉未沾。

        “那么根据规矩,你俩都还将受到八下戒尺的惩罚。并且还要加上之前那八十下巴掌。”宗圣慢慢道,“彤芊芊,因为你今天挨的是戒尺,伤势不易好转,所以你的惩罚就下周的今天到我这里来惩罚,明白了吗?另外你去抽屉里拿一包外伤药,回去敷在臀上。”

        彤芊芊点了点头,道:“谢谢宗师。”

        彤芊芊慢慢穿起了衣服,拿了药,一撅一拐的走了出去。

        “那么雪晴同学,你是不是应该过来接受最后的惩罚了呢?”

        “啊”雪晴惊呼一声,她本以为彤芊芊被放走了,她也会被放走了呢。

        “过来,脱掉裤子和外衣,趴我腿上来!”宗圣意气风发道,真正的惩罚现在才开始。

        “为什么要趴在你腿上啊!”雪晴有些不顺从了。但这显然是没有意义地挣扎,她这会儿略显虚弱的身子被宗圣一拽,就被牢牢地摁在了腿上。

        之后褪掉衣服裤子更是转眼睛的事情。

        “啪”厚重的一巴掌打了下来,却是没有离开,而是停在了娇臀上,爽爽地揉捏了一把。

        “嗯”雪晴有些扭了扭身子,试图反抗,但发现完全是徒劳。

        “啪”又是一巴掌,“以后对人,还是不是那副不屑的臭面孔?”宗圣开始质问起来。

        “那是天上的,啊!”雪晴刚要狡辩,屁股上就是又开了一朵新花。

        “天生的也要给我纠正过来,明白吗!以后我就是你的上司,你若再这样,小心我炒了你的鱿鱼!”宗圣“恶狠狠”地威胁道。

        雪晴听了宗圣威胁后,沉默了片刻,然而转过头去,对着宗圣认真道:“我也知道这样不好,以后我一定会尽量改正的。还请宗师帮我监督。”

        “哦?”宗圣嘴角划过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他用手捏着雪晴柔软的屁股,“我可是要收监督费的哦!”

        听了这话,少女娇美无比的脸蛋升起了两团可爱迷人的红晕,她在宗圣腿上摆了好一阵子,才娇羞的说道:“要是以后被发现不足,我的屁股任由宗师鞭打。”

        “鞭打”,宗圣又捏了一把雪晴的臀部,这屁股真是他捏过的手感最好的,没有之一。让人真是爱不释手。

        “鞭打那是用于惩罚新人和犯了大错的人,像我们之间约定的惩罚,就用巴掌打好了。你看怎么样?”宗圣笑眯眯的道。

        雪晴哪里不知道宗圣在打什么鬼主意,嘴里嘀咕道:“色鬼。”

        然而宗圣并不在乎这个称呼,反而“恬不知耻”的道:“那是你长太美了,臀部太迷人了。”

        虽然雪晴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但此时听到宗圣这样亏她,心中还是感到一阵欢欣,但嘴上却故意不以为意的说:“嘁,你们男人花言巧语起来比什么都厉害。”

        宗圣此时却道:“我说的可是真的,不然你以为你怎么能通过面试?”

        雪晴有些迷糊,道:“什么意思?”

        宗圣摆了摆手,坦诚道:“原本像你以往那么孤傲的性子,是不可能通过面试的。只是我看你长得漂亮,屁股又太诱人,才决定把你放进来,好好教训你一顿的。”

        雪晴一听,脸上像开了染色坊一样好看。到最后成了可怜兮兮道:“原来我两个月前就落入你的圈套啦?”

        宗圣大局在握,不由得意道:“那是!”

        雪晴有些不满的捶了捶宗圣的腿,嘀咕道:“果然是个大色鬼。”

        “我就是个色鬼,怎么?”宗圣大笑道,“监督费一周三次,快快先交点‘押金’来!”

        雪晴撅起了臀部,呜呜叫道:“死色鬼,来啊,给你打八十下,先让你色个够!”

        “八十下那是你之前欠的,唔,以后每次监督费就八十下好了,我开始了!”

        宗圣的手掌挥舞了过去,少女娇嫩的臀部又添了一朵新秀。

        还有一声细柔的娇喘,或是呻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