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38 内容:1740

    FF美景(佚名)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1
      vip

      释文婕看到门口站着的学生,眉眼缓缓地舒展开,竟是见到了熟人。

      萧若盯着释文婕愣了愣。凌羽大眼睛眨了眨,意识到这就是给他们代课的那个研究生了,脸上堆笑,“老师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迟到了。”

      萧若心道,学生迟到?她哪会计较这个。

      果然,释文婕点头,说声“进来吧”。

      萧若是计较的,她对“迟到”深以为意,一般情况下她宁肯旷课,总觉得迟到是把不尊重暴露到了明面上,极其不礼貌。但这节课,她实在没有拗过起晚了还要一睹新代课老师芳容的凌羽。

      “‘迟来的总是最好的’,上周你们不是布置了论文吗,就差你们俩的了,交上来吧。”释文婕点点桌上的一沓论文,笑道。

      “迟到是真迟到了,我论文可不好。”凌羽嘟囔着,眼瞅着教室后排都坐满了人,只好拉着萧若在前排坐了,脑袋结构异于常人的她又莫名其妙地又加了句,“小若论文好。”萧若朝她抛了个冷眼,皱眉不语。

      凌羽掏出自己的论文,才恍然察觉到萧若的安静,扭头问,“你论文呢?”

      “在宿舍,没带。”萧若抿唇。

      释文婕站在讲台上,居高临下,饶有兴趣地看着萧若抬头对上自己的眼睛。

      “回去拿。”释文婕依旧面带微笑,语气平淡,不辨情绪。

      萧若起身。

      走到教室外面,萧若呼了口气。

      她没回宿舍,就算回宿舍也带不回论文。她那论文还缺个结尾。她这两年有点被自己的导师惯坏了,作业越来越拖沓;教自己的老头偏偏是个慢性子,信奉慢工出细活,他说萧若这文笔值得多给些时间让她多琢磨,多润色。有时候萧若就很想问他知不知道“倚马可待”,但是一方面她又享受这种不急迫的悠闲——人总是善于趋利避害,喜轻松厌麻烦。

      萧若沿着操场的里圈,慢跑。

      操场上,有人在上体育课,热闹一片。而多大的喧嚣,都妨碍不住萧若心里的声音。

       

      释文婕。

      原来她叫释文婕。

      呵,这个被,见了自己居然没有一点儿不好意思。

      不是她光着屁股被自己打得连连喊疼的时候了?萧若跑着嘴角荡起了笑意。

      ————

      “唔……轻点轻点……疼——”释文婕身子扭了下,并没避开萧若接着落下的板子,“啪”一声,不偏不倚地又落在已经红彤彤的臀峰上。“我趴床上吧,行吗?”释文婕转头喘息道。

      萧若撇撇嘴,重重拍了一下,疼得释文婕跺了下脚,“就你事儿多。”

      释文婕直了身子捂着屁股转过身来,竖眉:“什么事儿多,你这么打一点儿都不舒服!”

      哈?舒服?

      萧若咬咬牙,最恨贝中途谈条件,扫兴,嗤笑道,“趴床上就舒服了?”释文婕边揉着自己屁股,边回道,“总能弥补下你的技术。——你到底会不会打?”

      哈?我不会打?

      萧若嘴角抽了抽,“那你快点趴好。”一边看着释文婕很讲究地拉了拉床单,垫了垫枕头。

      萧若换了胶棒,右手握手柄,左手顺着胶棒光滑的棒身从手柄滑到头——杀戮前,拭剑一样。

      “好了。”释文婕把自己趴得非常漂亮。枕头是垫在床沿的,她上身趴在了床上,脚还着地,屁股是垫在枕头上的,屁股就这样被垫的高高的。

      我不会打?

      饶是这样漂亮的姿势,也没熄灭萧若烧旺的心火。

      现在的被,都这么无法无天了?

      “啪啪……!”

      “啊!……”

      胶棒被抡圆了甩下去,释文婕大叫几声开始挣扎,“嘶……哎呦你疯了吧?!”

      萧若伸手压她背。

      释文婕选的好姿势,最强力的挣扎却让她身子不是起来而是往地上滑,萧若还死死拽着她后背的衣领,没几秒自己跪在地上了,身后的疼却没减半分。

      萧若只找准释文婕屁股所在的位置,抽。

      “疼疼疼……哎呀我靠……”释文婕叫得很大声,却听不出半分可怜。

      萧若手一顿,在她身后咧嘴无声笑,却装着生气,“我会不会打?”

      释文婕好不容易得以松口气,想站起来试了试又被压着,只好继续对床跪着,心不甘地回:“会!”

      “会什么?”

      “会打啊。”

      “会打什么?”

      释文婕回头怒目,撞上萧若来不及收起的笑颜,更气,哼了一声。

      萧若扬起胶棒就抽。

      “啊啊啊!……屁股!会打屁股!”释文婕叫道。

      萧若停手,开口悠悠地问,“哦?会打谁的屁股?”

      每次实践,萧若都很坏。

      像有一次释文婕被打肿了屁股还被逼坐在一只高脚凳上,反绑了双手。屁股底下是一块指压板。

      “坐着休息休息吧。”萧若坏笑着,弯腰抓住释文婕的脚踝,轻抬释文婕的大腿。

      释文婕失了平衡,一时间花容失色,身体下意识的前倾以维持平衡,这一前倾更加重了屁股上的负担:“哎哟你个变态!”

      “还嘴硬。”萧若扬扬眉,手抬得更高。

      “不行不行不行,要掉下去了!”释文婕叫着,“我错了还不行?”

      “错了该怎么罚呢?”萧若眨眨眼睛。

      释文婕咬咬牙,明明只是为了打屁股,这小**总是各种挑事儿,多少次都让自己难为情,还得忍着难为情跟她周旋——要不然岂不是顺了她的意了?

      “打屁股。”释文婕回道,尽管已经做好了大义凛然的准备,迎上萧若的眼睛说的这话,耳根还是红了。萧若给她解开了手上的束缚,释文婕吸着气从凳子上跳下来。

      萧若把释文婕拉到桌边趴着,查看她的伤势,只见两瓣屁股上都是指压板的印子。萧若摸了一把叹道:“啧啧,真是好看。”

      释文婕扭头,看见萧若正在抽旁边自己叠放着的牛仔裤上的皮带。她无奈地闭了闭眼睛,冲萧若说道:“一会儿有我的课……”

      “啪!”皮带抽上释文婕的屁股,“反正你也是站着讲课。”

      “……可是疼啊……”释文婕又挨了几下,委屈道。

      萧若抡高了胳膊,“少装可怜,什么点儿都是你约的我,现在喊疼了?”

      “啪!”

      “……嘶……还要打多久嘛?”这话问得软软蠕蠕,萧若心动了动,又抽下一皮带,“打到上课嘛。”

      皮带打得并不重,打了很久顶多晕了晕色,并未在释文婕本已红肿的屁股上造成更重的伤。萧若收了皮带,伸手在释文婕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起来吧。”

      释文婕穿好衣服,才对萧若威胁:“你惹到我了。”

      萧若一愣,笑道,“哦?怎么着?”

      “下午我的课你不去上了?”释文婕挑眉。

      “去啊。”萧若摸摸下巴,眼睛眯起,“威胁我吗?你胆儿肥了是不是?”

      ——

      萧若几乎站了整节课。

      释文婕不住地抛出各种问题,特别有针对性地提问萧若,丝毫不顾这样的针对性造成的课堂尴尬气氛。

      萧若站着,眼前晃出十几分钟前释文婕嘚瑟的嘴脸:“我胆儿不肥,以后不约你实践不就行了?”

      前面讲台上,释文婕得意的眼神扫到萧若脸上。

      萧若咬咬牙,好,你出息,你等着。

      有很多人是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实践对象的,比如释文婕。人员素质参次不齐。释文婕的屁股,可不是谁都打得的。玩了那么久,算来算去还是萧若更合心意。

      但是她现在有点儿不敢啊!

      释文婕浏览了一圈自己小号上的主,眼前却总是萧若那个锱铢必较的小**。

      释文婕把自己砸在沙发里,叹了口气,有点儿没精打采,已经有三两个月了。

      她有点儿想挨打了。

      她有些想挨打了。

      她很想挨打了。

      她特别想挨打了。

      她有那么一点儿,想萧若了。

      释文婕终于站起身来,摸了摸自己身后。“不就是挨重一点儿?反正想挨打,我自己想的。”释文婕心里边寻思着哼了一声,“大不了道个歉咯。”

       

      ——

      还是熟悉的那家宾馆,但是萧若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嬉皮笑脸。释文婕有点儿不适应,腆着脸抱她:“好了嘛,我真错了,这不认错来啦。”释文婕的裤子已经脱下,屁股光溜溜的。

      萧若看着她的脸,几秒,才道,“你不是总问我跟别的小贝怎么实践吗?”萧若挣开释文婕的拥抱,“来一遍?”

      释文婕狐疑地点头答应,实践不就是打屁股咯?

      萧若拖了张椅子,抽出一根小指粗的藤条,往释文婕屁股上抽了一记,说:“上去。”

      释文婕松了口气,觉得落鞭并不重,更认定萧若的生气不过是小孩子家的置气罢了。她乖乖地扶了椅背站在椅子上,扭头看萧若。

      萧若看她扭头一皱眉,释文婕一个激灵回过头去,屁股下意识地绷了绷准备迎接接下来的痛楚。想着可能上回真把这厮惹恼了,只要不是特别过分,随她就是了,不就个小孩子。

      “嗷!”藤条甩了一下,释文婕痛苦地蜷缩了身子,身子下的椅子打了个趔趄。

      萧若眼疾手快地扶住了椅子,看向释文婕,“爽了?”

      释文婕根本没有做好这样痛的准备,小腿肚要裂开一样。见萧若脸上却有了嘲讽之意,只听她道,“受不住,还找我?”

      释文婕抿着唇颤巍巍站起身来,小腿上印着一条红痕。

      “二十下。”萧若在释文婕身后道,“然后再算账。”藤条横着划过释文婕小腿上的红痕,“挡了躲了重新算——你不会还没算账这二十下就挨不下来吧?”

      “我刚才没准备好。”释文婕把额前的头发顺到耳后,嘴硬道,“好了你打吧。”

      萧若轻笑,她喜欢这个姑娘,总是时不时地诱着她……更兴奋。

      萧若扬起藤条。

      萧若打得很慢,每一下间隔时间都挺长,每一下之后释文婕的反应成了她新的乐趣。

      前五六下释文婕还能咬牙忍耐,再后面就不行了。

      “萧若……”

      “啊啊啊!轻点轻点……”

      “疼疼疼……我要死了萧若……”

      “***……”

      ……

      “我错了!我错了!”

      ……

      释文婕虽然胡言乱语着,倒真的没敢躲。萧若也不追究她的脏话,打完了看她小腿上一片红印子,站着有点可怜,温言道:“下来吧。”

      释文婕背对着萧若爬下椅子。

      萧若终于觉得不对劲,上前扳过释文婕的身子。

      释文婕侧头不看她,脸颊上却是泪水。

      “哭了?”萧若大诧异,下意识地抬手就要给释文婕拭去泪水。

      释文婕一闪,表情到也不见得委屈,“很疼嘛!”

      萧若笑了,“又没准备好?”

      释文婕没好气地回嘴,“你准备好试试?”逞一句嘴快,说完就后悔了,她声音低下去,“不是打屁股,怎么打腿了嘛。”萧若靠近她,伸手抚摸释文婕身后的柔软,“打屁股?”她又笑了一下,“你刚才的位置不对,怎么打屁股?”

      释文婕疑惑的眨了眨泪眼。

      “上去,是跪上去,你站那么高还怪我没打你屁股?”萧若说着,手上又用了摸了几下,释文婕明明腿还痛着,被摸得心猿意马。

      “还不上去,重新打。”萧若冲椅子一抬下巴,坏笑着看着释文婕。

      释文婕嘴角抽了抽。

      这二十下屁股,就好挨得多了,用释文婕心里的声音说,叫恰到好处,痛并快乐着。

      唯一不妙的在毕竟是跪在硬硬的椅子上面,才几分钟,倒也把释文婕硌得龇牙咧嘴。

      “好了,开始算账了。”萧若看着刚才椅子上爬下来还在揉着膝盖的释文婕道,“鉴于你长期以来不服管教的恶劣表现,我决定这次不计数目不设安全词,好好教训你一顿。”???

      萧若有什么时候计过数目有过安全词了?!

      终于下车了。释文婕轻轻吸着气,扶着校车的门走下来。

      早知道会被打得这么重,她就不在隔天去第二校区授课前约萧若了!

      她现在痛,哪儿都痛,虽然昨天的“算账”打得只是屁股,但一套一套的罚站、俯卧撑是什么鬼!做了一天,整个人都散了架了。

      ——

      “俯卧撑,撑好了,下去两分钟以内打臀峰,两分钟以上打臀腿缝。”萧若站在床前,手里的藤条纠正着释文婕的姿势。

      还“臀”,文明的很呢!释文婕咬牙撑着,可是哪里能撑多久,很快屁股上就“噼噼啪啪”挨了起来,前几次都能爬起来,后面哪里禁得住长时间的俯撑,没一会儿屁股就肿起来了,臀腿处更是疼得厉害。

      “太疼了,饶了我吧萧若……”释文婕肿着屁股,求饶。

      “站一会儿吧。”萧若又抽了几下,才道。

      站着也不轻松,因为要撅高了屁股站,手又不准扶别的东西,动一动屁股上就得挨几下鞭子。那是质地非常好的马鞭。释文婕之前很排斥,认为马鞭是给**用的,但当萧若拿出马鞭的时候她改变了主意。

      于是现在她正在被满足着猎奇的心态。

      “嗖-啪!”

      “啊!停一下停一下!”释文婕直起身子。

      萧若皱眉,因为释文婕又开始发号施令,喝道,“又要这要那,没记性是不是?”索性扔了马鞭,伸手在一堆工具里一翻,拿了条短胶棒,拎住释文婕的后衣领把她推在床边。

      扬起胶棒就打。

      这下释文婕真痛的说不出话来了,只呜呜喊疼叫痛。

      “俯卧撑。”萧若停手,道。

      释文婕麻利地爬上床,却没有做什么俯卧撑。

      嗯,她跑了。

      萧若站在床下,脸都绿了。

      跟自己实践时逃跑,她也是头次遇见。

      “你过来!”萧若声音不大,就是沉沉的。

      释文婕确实被打狠了了,缩在床里侧摇摇头,“太疼了受不了了……”一脸担惊受怕的模样。

      萧若心一疼,面上不显,问道,“长记性了?”

      “长了长了。”此时的释文婕像极了犯错的小孩子,拼命点着头。

      “你过来我看看。”萧若侧身坐在床上,看她。

      释文婕又往床里边缩了缩,“你别打我了……”

      “什么?”萧若假装没听见。

      释文婕自己一下子醒悟过来,赶紧收住嘴,又不能要求这要求那,憋了半天,才试探问道:“下次再打行吗?”声音隐隐带了哭腔。

      “你先过来,我看看。”萧若笑了一下,威胁道,“还是又要不乖,嗯?”这威胁很有效,释文婕总算蹭过来了,萧若拉她趴在自己双腿上。

      释文婕以为要OTK,闭上眼睛。身后却没有传来疼痛。

      萧若看着释文婕的屁股,已然紫肿了很高,臀峰透亮,她伸手指按了下,只见释文婕浑身一抖。

      “还敢不敢嘚瑟公报私仇了?”

      “不敢了……”

      “终于毕业了,恭喜啊!”释文婕笑着恭贺。

      “哦?那你给我的毕业礼物呢?”萧若歪头问道,理所当然的。

      “光天化日之下往人要礼物。你这么不要脸,你的小贝们都知道吗?”

      “主要是大家都比你自觉。”

      释文婕往萧若身前走了几步,身子几乎贴上,她微微低下头,嘴角噙笑,眼睛眨了眨瞟着萧若,低声说,“带着礼物呢,你看,后面跟着呢。”

      萧若憋着笑,于无人可视的角落里,狠狠捏了释文婕屁股一下。——

      所有工具,小试了一番,释文婕趴在萧若腿上,问道,“你会回来看我吗?”

      “不会。”萧若想都没想地答道。

      “哼,你个无情无义的渣主。”释文婕娇叱一声,“你后来不是只揍我了嘛,回去还得重新找被咯?”

      萧若点头,嗯了一声。

      释文婕又问道,“那你以前那么多小贝,后来怎么只打我了,我好欺负哦?”

      “啪啪!”萧若往她屁股上扇了两巴掌,“因为你距离最近,时间最方便,同等身材、相貌、屁股里是最优选择。”

      “啧啧,”释文婕还是不服气,“可是你不是总嫌弃我不够乖巧没有被的自觉主动性吗?”

      萧若笑开,手在释文婕屁股上摩挲,“光着屁股的,再不乖巧还是问题?”说着扬手啪啪啪打下去。

      释文婕暗暗抬了抬屁股,轻轻迎合,被萧若打了那么久,太了解她的习惯和喜欢。

      然而有一点让释文婕诧异的地方,萧若实践很少用这个姿势,更不用说像这次打了几十巴掌都没停手。

      释文婕不安地扭动了一下。

      “怎么,疼了?”萧若停手问道。

      释文婕有点儿不好意思,早被萧若教训地铜臀铁肉,“你不嫌手疼了?”

      “嫌。”萧若笑笑甩甩手,“但是我现在就想打你,一直一直打你,”她扫了一眼旁边的工具,“别的会把你打坏的。”

      释文婕有点感动,正要说话,萧若加重了的两个巴掌打下来,“还说我渣,这么有情有义的好主哪儿找去?”

      于是释文婕不感动了。

      萧若打释文婕屁股,从相识一直打到萧若毕业,分道扬镳。

      临行,释文婕问她,“我们是不是有点儿暧昧呀。”

      萧若点点头,笑道,“很多故事,不都是暧昧地开始,暧昧地结束吗?”

      The end.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