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50 内容:1744

    FF光(潇湘汐苑)(佚名)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1
      vip

      【壹.】

      “那你喜欢我么?”我拉上裤子,痛得抽气,面前的女人还挂着可恶的笑容,戏谑的看着我。我带着三分玩笑,七分认真向她抛出了问题,然后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痞痞一笑,耸了耸肩。“当然,你不回答也没什么的。”她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准确点来说,是华丽丽的无视了我。我不禁有些恼怒,开始后悔自己的莽撞。

      “有一点。”她半靠在床上,手上拿着遥控器,搜索她感兴趣的节目。这句话来的突然,害得我当机了三秒。喂!有一点是什么?喜欢么,还是没那么喜欢?我就知道不应该对这个女人报以太大的希望。

      “这么快就都穿戴好了?我还想要你陪我看会电视呢。”她忽然侧过头喊住了我,然后胸有成竹的看着我。靠,这个女人!我在心底咒骂了一句,一边已经把包放回了桌上。“把外套脱了,还有裤子,脏。”她依旧一动不动的在那发号施令。靠靠靠!你妹的!早知道还要脱刚才穿的时候你怎么不提醒我!我继续吐槽,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最后躺回了她的身边。碰到床上的时候下意识想跳起来,面上一瞬间的僵硬可真不是盖的。

      “现在知道疼了?”她依旧在那笑着,慵懒的像一只猫。

      “天知道你下手会那么重!”我咬牙切齿的说,就怕一不小心就要呼出痛来。

      “要快的,要痛的。你要求的。”她漫不经心的回应我的不满,不甚在意的样子。

      “拜托那是藤条耶!你试试!!”我像一直被惹毛的猫,炸开了毛。

      “嗯,我试试。”她微微一笑,那已经不堪重负的地方又受到了猛烈地袭击,一声哀嚎破口而出。“破破,别的水平我没有,治野猫的法子我还是有一把一把的。”我忽然沉默了下来,呆呆的看着,心中忽然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明明只是“萍水相逢”偏偏又有了本不该有的在意和情愫,我知道我该收手了。

      “我还要赶火车,先撤了。”我闷闷的开口,不知道心头的那种微堵是哪里来的。

      她还在那看电视,不甚在意的点了点头,“路上小心。”她说。

      “我们还会再见么?”

      她没有回答我,我知道我又问多了。于是没有再说什么,收拾完行李,打的去了火车站。

      除了身后叫嚣的疼痛在那提醒我,我的的确确见到了那个女人。

      【贰.】

      “破破,人要向前看。”那是她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我下意识的讨厌这个人,准确的来说,我排斥的是所有的那些说教。

      “我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散布那些灰色阴暗的情绪。”她的第二句话紧跟而来,我才注意到她也是个群管。

      “知道了。”我淡淡的说,心下却不以为然,每个人都有说话的自由,这种限制真心让人不舒服。

      我依旧我行我素。

      “破破,你再这样我就T你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几天还是几周,她忍不住又出现在我面前。我微嘲的一笑,“随意。”不到3秒我就听到一声咳嗽,然后是一个小喇叭跳出来。不到3秒,我真的。。真的就出来了?!一秒钟充愣,随即就是各种恼怒。

      “你怎么这样?!”

      “你怎么这样。”

      我哑口无言,默默地关上对话框,一瞬间的失落,狠狠的一拳头砸向了桌面。

      “MD,太欺负人了!!!”

       

      【叁.】

      “听说你是个主?”

      “嗯,怎么?”

      “我要实践。”

      “我不要。”

      “你把我踢出来,总需要给点补偿吧。”

      “那是你自作自受。”

      “那就当我多问了,没事了,下了,白。”

      我被那种莫名的失落感吞袭,又自嘲的一笑。果然脑子坏了,去找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又是怎样的人呢?我真的是脑子坏了。

      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站在窗边,吹了会风。然后继续生活。

      那样的插曲,对我而言,其实也不算什么。

      【肆.】

      “你要实践是吧?”

      “嗯哼,怎么了?”

      “这周六,有没有空。”

      “你不是不要么?”

      “就一句话,你来不来?”

      “来!”

      俗话说冲动是魔鬼,当我背着双肩包踏在那个陌生城市的土地上时,越来越开始不理解自己。

      “破破。”她在人潮中发现了我,也是穿着这样一条大红色的裤子,不被找到倒也难了。我回头,对她报以灿烂的一笑,看到她微微的充愣。

      “什么要求?”

      “要快,要痛。没了。”

      “这就没了?”她笑了,带着不怀好意,“到时候不要后悔。”

      “不会的。”

      一路无话,她只是把头转向车窗,急驶带起的风卷起她的头发,不得不说她的侧脸还不错。

      “我不是小孩子,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出于一种不知名的心里。

      “破破,你多大。”

      “我忘了。”

      “你不可能忘了,十六还是十七?不管怎样都是一个小孩子啊。”

      “。。。我早就成年了。”

      “那也很小。”

      她看上去也没有太大的样子,何必执着于我的年龄,我轻轻一笑,带着微嘲。

      “希望待会你也能保持你的态度,我很期待。”

      期待么,我又想笑了。

       

      【伍】

      “嗖~”听到破风声,我有一瞬的窒息,不知道那能不能称之为紧张。

      “这不会是你的第一次把。”耳边依旧是她带着玩味的轻笑,我都很奇怪为什么她会如此之开心。当然,我更没有回答那样的话,毕竟没啥意义不是么~

      “啪。”呃,只是一下,我就开始后悔之前提的某个要求了。

      “嗖啪~”“嗖啪~”疼痛一点点再身后累加着,我控制着自己想要跳起来的冲动,紧紧的咬着唇,没有话语,甚至除了啪啪之外都没啥其他的声音的,当然,如果不包括的我这个大活人的喘气声的话。

      终于在某个间隙,终于被我逮到某个喘息的机会,才得以抛出我想说了很久的问题。

      “你就不问我一句?~”

      “问啥?”

      “比如为什么要找你实践啊之类的。”

      “我为什么要问。”

      。。。算你狠。。

      我在内心翻出无数个白眼,诸如这样或者那样的话也都被噎在了喉里。果然想多了就是不太好。

      “既然只是场实践何必要问那么多,至于其他,还是那句话。”

      “向前看么?~”

      “嗯,就是向前看。”听她回答的那么认真,我反而不知道说啥了,在不知道说啥的下面是淡淡的不屑。我也分不清是在不屑啥,到底是她,还是我自己。于是我选择了沉默,果然,沉默在有些时候,反而是最好的表示。可是还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叫嚣着要我向她倾诉些什么,当然后者被我果断无视了。

      “休息够了吧,那我们继续?”

      我无力吐槽,更无力拒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挨下来剩下来的。只知道到最后动一下就觉得生疼,然后我看到了许久不曾见到了眼泪。放下武器之后,她只是淡淡的看着我,分不出喜怒,我无法吃准她在想什么。于是耸了耸肩,告诉自己无所谓,一句无所谓,却莫名刺得人生疼。我不想欺瞒自己的感情,偏偏又无计可施。

      “与其每天在群里叫嚣,不如好好生活。”

      “别忘了你已经把我踢了。”

      “道理是一样的。”

      “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嗯,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

      “只知道要向前看?”

      “说多了,你也不腻?~”

      “。。。”

       

      【陆】

      “回来了?”

      “嗯,回来了。”

      “旅途愉快?“

      “当然~!”

       

      ——END——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