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27 内容:1686

    月夜下的独享者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落日的余晖撒下,我在熟悉的高楼盯上醒来,一个人独坐着。确切的说,我并不属于人类这一范畴,我是一个鬼神,一个活了很久的鬼神。我可以通过眼睛去更改、引导人类的思想与认知,也可以将自己实体化,只不过我的肉身一般人不仔细观察是看不见的,我也可以把所想的东西实体化乃至更改肉体的性别。

      千百年来我曾改写人的意志来引发战争,主导人的思想,或许是处于对这种事情的乏味,我开始观察人的习性。可能是处于愧疚与自责,我觉得人类社会中长辈对晚辈的责罚很吸引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也会有这种想法。我也曾想象被长辈责打,但是我不记得有什么家人或朋友了,我就这么一个人孤独的过了几千年。今晚将升的月亮格外的圆,圆的发亮、圆的发红,我的心里躁动不堪。处于好奇,我将自己实体化,试图融入这“规矩社会”

      我走进一家洋装店,里面有各式各样的裙子,貌似女孩子们都喜欢这种,我走到角落,通过想象得到一些装扮就开始打扮了起来。这次的身形是一个是十七八岁的少女,我穿了一条较短的白色公主裙,上身是一件泡泡袖的衬衫,我模仿店员们也套上了白色的裤袜,穿上小皮鞋。我走到镜子前,没人注意到我,我像从童话里走出来的洋娃娃一样可爱。算了就这样吧,我走出店门在大街上行走。话说我也是个路痴,兜兜转转得绕圈子,以前在高楼上向下俯瞰的图景一遍遍在我脑海中回荡,我茫然地向前走这,走到一出喷泉前,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如潮水不断流淌着,我内心愈发烦躁。我看着周遭的小姑娘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很可爱,于是我也学起她们来,试图缓解我内心的烦躁与压抑。我向远处走去,望见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性,我走到他身前,犹豫了很久,他看不见我自顾自地往前走。我上前抓住他的衣角,他停了下来。我很放不开的问道“请……请问。您有……有孩子吗?”

      男人一头雾水随后回答“我还没有。小姑娘你有什么事啊?遇到什么困难了叔叔可以帮你。”

      我的脸微微发烫,红了起来。压低声音害羞地说道“没……没什么。就……就是如果您有孩子的话,他犯错的话您会惩罚他吗?”

      西装男人听后思考片刻后笑着说“男孩子大大咧咧倒也无所谓,如果是你这种可爱的女孩子的话,我会用正确地教育她,让她学会规矩。”

      听到规矩二字后立刻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想知道他口中的规矩与正确的教育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慢慢的抬起头盯着他的眼睛,我用我的能力和魅力奴役了他的精神,他的瞳孔开始黯然失色。我难以启齿的开口道“现在……现在我是爱丽丝,你是我的父亲,我是你的女儿。”他机械地点点头“我偷偷拿了你包里钱,并且拿着这些钱和朋友去酒吧,你在回来的路上抓到了我。现在的你非常生气。”

      男人开口回答道“啊……是的……是的爱丽丝。你的行为让我非常恼火。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作为一个女儿、一个学生你非常的不称职……”

      “对不起爸爸,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去酒吧了,我我不该偷你的钱,我只是想和朋友聚一聚……不不不……和朋友一起出去玩。我知道您一定不会轻易原谅我。”我为这个情节补充道“所以……你现在应该用你的方法教育我,呃……教会我……教会我规矩,让我做一个好女孩。”我学着他之前的话向他命令,但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羞涩地抓起了裙角,等待他的教训。

      我站在原地等待着男人的反应,完成命令后,我开始享受之后发生的事,希望这个男人会让我痛苦,希望他能够让我为这么多年的罪恶付出代价。他的神情开始严肃起来,直勾勾的盯着我。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类,是不是我的引导过头了?他会完完全全的相信我是他的亲女儿然后严厉的教育我,在这种近似于催眠的状态下,我好像只需要被动地服从他就可以了。我也可以好好地体验一下人类小孩子的身份,想到这里我笑了起来。

      “犯了这样的错误你还笑的出来啊!”听到声音后我望向他的眼睛,在这一刻我感受到了恐惧,还是第一次有这种体验。是我本能的反应还是作为一个犯了错误胆小的女孩子的害怕心理?没来及想,他接下来的话语把我打进了人类社会的现实。“你已经成为一个坏女孩,作为你的父亲,我要狠狠地教育你,让你以后不敢晚上出去鬼混,让你以后没胆子干出偷钱这种盗窃的事情来!”我正在思考为什么教育不是正确的而变成狠狠的,他越靠越近用左手毫不费力的把我拦腰抱起,我越来越疑惑。他大声地训斥“我要狠狠地揍你的屁股,让你好好长长记性!”说完他便用右手粗鲁的撩起我的公主裙,然后把手伸入腰附近一点一点的把我的裤袜扯到膝盖处。我被他的行为举止震惊到了,作为一个社会外人我很不理解他的做法。这具身体发育得很好,女性的第二性征已经显现,白皙的屁股离开了裤袜的包裹露在外面,这使我很羞耻连逐渐地发烫。我觉得在人类社会掀女生裙子应该是一件很不雅很无耻的事情。“啪   啪  啪”   臀部火辣辣的感觉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我也能感觉到疼痛吗?这是我的报应吗?在这种条件下我很难凝神思考。我也只能像个孩子般向他求饶“对……对不起  我错了爸爸  不要……不要打我的屁股啊  好痛啊。”  他没有理会我继续拍打我的屁股。我似乎想到了什么,我还在外面,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就算我不引人注意,这么大的声响与父亲教育女儿的画面还是会吸引很多人驻足观看。眼泪情不自禁地流出眼眶滴在地面上,这种被责打的感觉是我从未感受过的,很真实很难受。处于羞耻心我带着哭腔向“爸爸”说道“噢……噢不,这……这……这是在大街上,好丢人的,求求您不要……” 他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更用力了。“这是你自找的,就是要让别人看看,行为思想不正的孩子是如何被惩罚的,就是要让大家看看你这坏女孩的下场!”显而易见他很愤怒,我无助的在他的腰间蜷缩着,哭天喊地,在他的责打下我只能扭动我“罪恶”的屁股。“啪  啪  啪。”臀部传来的火辣感不断加深,我哭着求饶的声音也在加大。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很喜欢这种被支配的感觉,是因为新鲜吗?我不断地向内心发问。幸运的是这个中年男人很注意他的下手,无论是语气还是力度对于一个女孩子是最适合不过的,疼痛的同时还能给人反省的余地。周围人的眼光不断向我们这里汇聚,似乎都聚焦在“爸爸”的手掌和我的屁股上。他也意识到人越来越多,再打了几下之后便放我下来。我以为已经结束了他所谓的“教育”。他继续对着我很凶的对我说“好了,跟我回家去。”作为一个鬼,屁股上挨巴掌简直是疼的要命,面前的男人要带我回家,我既兴奋又害怕。挨过打之后我艰难站起身,他似乎刻意不让我提裤袜,左手用力这拉着我往他家的方向去,一路上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他步子很快好像还在生气,这副躯体的身体素质不能支持我跟上他的步子。可恶的男人,我在心里咒骂道,但是我又对他带给我的“新感觉”很着迷,回到家之后还会有什么新花样吗?在他的拉扯下,一路上我踉踉跄跄的跟着,这感觉很奇妙,我逐渐忘了自己是个鬼神,越来越适应“女儿”的新身份了。

      “爸爸”的家里街区很近,十多分钟就走到了。那是一栋双层的别墅,我心想这个男人不简单啊,没到四十就买了别墅是做什么的呢?带着疑惑他开门领着我进去,进门后引入眼帘的是一个很大的鞋架,而且还有女人的高跟鞋,他结婚了也很正常。好大的客厅好大的电视,足足让我开了眼界。我脸上的眼泪还没有干说话还是带点哭腔。他没多理会我估计是觉得我走累了于是公主抱把我抱起来像二楼走去。楼梯旁的墙壁上挂着他和他妻子的合照,“妈妈”长得挺漂亮的,他真有福。他把我抱到书房的床上吩咐我说“你先休息会,我忙完工作后接着再来收拾你!”听到这里我失落地低下头。他走后我开始打量书房里的东西,床头柜上有一本我不太清楚的法典,那他应该就是律师或者检察官之类的法律人员了。书柜前的桌子上有一本教案上面写着刘倩倩,应该是“妈妈”的名字,妈妈是个老师啊,教案旁边还摆着一把戒尺,我真的很害怕“爸爸”接下来用这个东西继续揍我的屁股,毕竟这句肉身还是有痛觉的。

      大概八点多左右,我听见他往我这个房间走来,怒气好像消了一点了,我不自禁的松了口气,可怜巴巴的望着他。“自己把裙子脱下来挂在椅子上,然后过来趴到我腿上来。快点,别磨蹭,你的惩罚才刚刚开始!”在他沉重且严厉的话语下我只能照做,颤抖地趴在他腿上。趴好后他调整了他腿的高度,又把我瘦弱的身体向上挪了挪,我的双脚悬在空中自由垂落。从来没有人感命令我,眼下的境地无疑是一种奢侈,这个男人激发起了我的兴趣,作为一个独来独往的鬼神,还没有人敢这样对我。在这里不同,我能做的只有服从,还有绝望地面对“父亲”的责打。“啪”  “啪”   “啪……”他再次抡起右手狠狠地抽打在我的臀部,刺痛感再次传递到我的脑海里,没打几下我便开始流眼泪。他忽然停了下来,脱下他的西服外套,又捋了捋袖子,顺势一把扯下我的内裤。“噢不……能不能……”

      “你能做到就是闭上嘴巴好好反思你的错误!”真的好羞耻。我开始忘记了自己是谁,忘掉了数千年的记忆,我现在只是那个单纯接受疼痛,单纯应犯错误被打屁股的自己。逐渐开始变得忘我,我开始失控,开始害怕,开始失去理智地哭喊着,无助的挣扎与求饶,任凭汗水打湿我的脸颊……还有刘海和长长的头发。”

      “啪~”  “啊……”  “啪…”  “呜呜……”  “啪…”  “别打了……我错了”  “我再也不敢了…”

      “这是你应得的惩罚……你给我好好反省,以后要是再敢偷东西再敢出去鬼混……我就用皮带和桌子上的戒尺揍你……”虽然没有用那些工具,和那些相比巴掌的滋味算是好受的了。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拍打的频率之间变慢了,我得以借此机会喘息。连续的哭喊让我的嗓子很难受,我也只能把头埋进胳膊里流眼泪。在最后几下结束后,我再也忍不住疼痛与委屈放声大哭起来,“爸爸”帮我提起内裤,抱着我的大腿把我拥入他的怀中,此刻我只能感受到屁股上的疼痛。

      在我放声大哭至于,我隐隐约约听见了门锁的声音与高跟鞋走路咯噔咯噔的声音……是“妈妈”回来了,一个身材丰满高挑的女人进入了书房疑惑的看着我们“父女俩”。我才想起来睁开眼睛去操纵她的记忆,我进入到她“女儿”的身份,此刻,原本没有子女的夫妇加上我成了“一家人”。

      她看我哭红的眼睛立马从他那里把我拥入怀中,用手轻拍我的后背安抚我的情绪。在她的安抚下我逐渐平复心情,愈发能体会到子女这一身份的待遇。

      “女孩子是你随随便便就能打的吗?我的宝贝女儿你也敢动?宝贝别怕,妈妈帮你讨回公道。”她开始责怪那个男人,我也在抱紧了她似乎我是无辜被责罚的。

      在“父亲”向“母亲”陈述我我的罪过后,“母亲”的脸色就开始变了,她似乎比“父亲”更无法容忍我的错误,看着这种情形我不自主的开始颤抖起来……

      “是这样的吗?说实话!”

      “是……是的,是我自己偷钱出去玩的,对……对不起妈咪”

      “你这是盗窃你懂吗?你和外面的小偷没有区别……我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怎么就是不往心里去呢?说吧……偷了多少钱。”她厉声向我质问道。

      “两……两百块……我花了一半,还剩一半还给父亲了……”

      “好好好……一下偷这么多是吧……好啊花了一百我就打你一百下屁股好了,自己翻过来乖乖趴好,妈妈今天让你体验下我的学生都是怎么挨罚的……”她平和的说。

      这种平和的语气说出这么狠的话让我胆战心惊,虽说是鬼神但是这具肉体的承受限度是有限的,一个瘦弱的女孩子一直被打屁股估计会打出问题的。此刻我只能通过委屈的流眼泪希望能减少或者避免惩罚,这种感觉确实让我感觉很新鲜很沉醉,但是刚挨过巴掌的我要是再挨一百下的话估计明天就真的起不了床了……

      (未完待续)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