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27 内容:1686
    第四期征文

    血红月色下的禁忌仪式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2
    • 原创
    • Lv.1

      (微血腥,审核求过!)

      “就是,今天晚上吧?”

      咋一看上去,这场景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奇怪了——咖啡馆,一个萝莉,一个大哥哥,各自端着咖啡,头顶上还扣了磨盘大的牛仔帽,身上的不知道是袍子还是披风已经拖到了地上,不知道的一定会认为是什么COSPLAY或者戏服。

      “不会错。就是今晚,满月…… 怎么了?”

      你抬头,望见了她不安的神色。

      “虽然那个仪式的内容每次完成后都会大致忘掉……可是我总是有种感觉,会很难熬。”

      “是吧?我也觉得。”你有些漫不经心地用小匙搅着咖啡,思索着。自从几个月以来的每一次满月,你和她都在逃离追捕的同时秘密的进行着这项仪式。虽然你没告诉她,但每次结束后,你的左侧小臂和手腕都会留下大块大块的伤痕。

      (前面的故事就不说了,有空我可以再写)

      “搅咖啡的时候别敲的那么响,这很不符合礼节。”

      “罗马尼亚来的贵族就是事多……”

      你和她天天拌嘴,早已习惯,倒不如说互相都有些乐在其中。没办法,她就是这么认真却又宽容的一个人——如果说把她当作人来看的话。这一点尤其从她的长相上体现。她的五官很整齐,鼻梁比较高(类似于欧洲人),眉毛很直,一脸正气,比起漂亮更适合用英俊去形容。神态又比较温柔,符合她宽容大度的性格。加上这一身装束,有一那么一丝忧郁和孤独的感觉了,简直就是从某部中世纪题材的电影里走出来的侠盗。

      说了这么多,可惜还是萝莉一只,给人的第一感觉只有可爱。这可有赖于我细致的洞察力——不,谁叫我们两个成了命运被死死搅住的搭档呢?你收起得意的笑容,换上一副欣慰又宠溺的嘴脸,伸手去捏她的腮帮子。

      “喂,——喂!……”

      一转眼,到了深夜十一点半。

      半路上偷偷宰了几个倒霉的游客,这些钱也够挥霍一阵了。你们决定住酒店。

      虽然很累(像往常一样),你们俩还是兴奋的没睡着。床(只有一张)上面摆着一块围棋棋盘大小的木板,上面是为仪式准备的法阵。

      你看看她。从刚才布置完法阵开始,她就有点晕乎乎的,正到在沙发的一角里。而你则在另一角。

      “我想喝酒……”你听见她咕哝着,口齿不清。

      “啊?什么酒?”你感到诧异,考虑到情况,选择了问下去。

      “红酒……装在高脚杯里的。”

      你知道她想说什么。毕竟,她身上流淌的血,是属于吸血鬼的。

      “!”

      恍然间,身体不受控制一般,一只手拽着她的领子,把她拽了过来,两个人一上一下(她在上面),挤在长长沙发的一角。

      “想喝?欠揍了?”

      你也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你的血管里,流的也不是人血,而是狼人的血。每到这个月圆的夜晚,你们体内的力量就会开始暴走,控制着你们,完成那个不可告人的仪式。

      你不能这么做。

      但是你想。

      你不能。

      你想。

      你——

      “我就要。”

      你的意识逐渐混乱,却骤然清醒,因为她的尖牙钻进了你的左臂。

      鲜血流出。她用舌头贪婪的舔舐着,从喉咙里发出满意的咕噜声。

      也许是猫儿在享受时的那种反应,也可能只是你的血液混着她的唾液涌下她喉咙的声音。

      她在笑。这让你——失去理智的你感到一丝强烈的不快。

      她撕开你的衣服,想要得寸进尺。

      “等——停……”

      咚—— ——

      夜晚的钟声在你们耳中回荡,眼前仿佛加了一层血红的滤镜,法阵发出幽幽光芒,仪式开始了。

      无尽的力量从全身涌出。把她像一个毛球一样从身上扯下,按在床上(不在木板上),把她的头朝下整个埋进床里。

      撕掉下身的衣物,她像一只野猫一样挣扎着,浑圆的臀部扭来扭去,一挺一挺,饱满的弧度惹的人心烦。

      “啪!”

      “啪!”

      ……

      白皙的皮肤印上鲜红的掌印,煞是好看。

      吃了这一套巴掌的她开始叫起来,看来是被惹到了。

      巴掌永无止境般落下。

      从她的喉咙里听得见嘶哑的咆哮声。

      “啪!”

      “啪!”

      ……

      可能是因为你用力方向以及她两腿姿势的缘故,两个红紫色的肉球向两侧分开中间的地方一览无余。

      不,倒不如说,她也有在向我“搔首弄姿”?

      神经受到刺激,手上更加用力了。

      她全身一上一下地晃着,发出阵阵哀嚎。

      “啪!”

      “啪!”

      ……

      你有些累了。臀峰最高耸着的那个地方受了过多的击打,已经微微破了皮。

      流出的血让她更加狂躁。

      最终她挣脱了你,骑在你身上,吸着你的血。

      然而她很快又要疲惫,而你又该重振旗鼓了。

      这个夜晚,将会是一场回环往复的地狱。

      等到明早,你们会忘掉这一切。

      终于,在天明前一个时辰,仪式结束了。你和她摊在床上,刻着法阵的木板已经被撇到地上,剩下的衣服碎片也一样。

      说来有些好笑,你们现在正一丝不挂的裹在被子里,缩在互相的怀里。

      在即将入睡的前一刻,你忽然想到了什么。

      算了,下次再带她用高脚杯喝一次红酒吧。

      嗯。

      区长
      靓号:435
      管理员
      打赏了9400金币
    • wiwiwl【第四届征文大赛】参与奖已发放
      拉黑 2天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