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60 内容:1745

    惩罚我的妹妹们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3
    • 转载
    • Lv.0

      父母离开中国已经两个星期了,爸爸是因为美国的总公司聘他去当财务总监,而妈妈是因为爸爸离不开她的照顾,才被迫跟着去的。因为我和两个妹妹还要上学,这里又有那么多我们的朋友,无法割舍。所以,我们兄妹三人选择了留在中国,父母临走前,把照顾两个妹妹的任务交给了我。在嘱咐完各种事务以后,妈妈交给我一个盒子,让我在他们走后再打开。在这两个星期的时间里,由于一直忙着照顾妹妹,应付她们层出不穷的小花招,我一直没想起来盒子的事。直到现在我又看见了它,于是略带好奇的心情把它打开。 

       

        这是一个长条的盒子,里面有一封信,还有一个用报纸包的奇怪小包裹。打开信,信中开始仍是些妈妈嘱咐我的话,什么要注意搭配饭菜的营养啊,要多打扫卫生啊之类的东西。但信的最后还有几句话却让我的心都停顿了两秒钟,“你可以在你认为应该的时候,惩罚两个妹妹,就像我和你爸爸以前那样,打她们的屁股,用什么工具打,脱不脱她们的裤子,全由你决定,包裹里是给你的两件家法,希望你好好利用它们。相信你会管理好这个家的。”带着激动不已的心情,又打开了包裹,里面竟是以前父母经常体罚妹妹们用的两件家法,藤鞭和板子。太好了,这两个小丫头,以为我管不住她们,经常胡闹,这下可以好好教训教训她们了

       

        先介绍一下我的家庭,父母就先省略了。我,郑明辉,18岁,读高三,在学校人缘很好,但从没有女孩子向我表过白,人称狗不理(可能是帅得过度,没有女生认为自己能配上我吧。哈哈)。在家里,两个妹妹都叫我大哥,以前父母打她们时,他们都找我庇护,我也总是帮他们设法隐瞒错误,所以,她们很喜欢和我在一起,但由于一直和蔼可亲,造成了我在她们心中的威信不高。二妹明洁,14岁,初二,我平时叫她洁洁,较文静,平时稍微有些比较淘气,长相嘛,就不说了,我可不想这么早就有妹夫,总之是很好看了,(我的妹妹嘛,呵呵……)老实又活泼是她的特点,但她脑袋经常就只有一根弦,只要有人邀她一起做一件事,她想都不想,就会跟着做。平时和小妹一起犯事,基本上她都是从犯。小妹明雪,12岁,上小学六年级,平时叫她小雪。她皮肤洁白,活泼可爱。(我们家的人长相都不会差的)因为她是父母的小女儿,父母宠她比较多,养成了她外向的性格。她简直是一天不作恶心里就难受,号称是打遍全小区无敌手,(其实是有我这个哥哥,谁敢动她?)但要错误太恶劣,或是她惹怒了父母,板子就会无情的落在她那光光的小屁股上。父母终于把打她们的权力交给了我,我决定尽一个哥哥的责任,在她们的行为有偏差的时候,用疼痛来让她们永远记住所犯的错误,并加以改正。晚上吃完饭,我让她们两个先不离开饭桌,然后给她们看了信,告诉她们现在她们的一切有我负责,若表现不好就要受到我的惩罚。她们虽然很不情愿,但也没有办法,这是父母的决定,她们只有接受的份。我又给她们列下了一些基本的规矩,告诉她们违反了规定就要受到惩罚。最后,我告诉她们,今天她们到地下车库搞破坏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明天晚上将会对她们进行惩罚,希望她们用明天一天的时间告诉我谁是主谋,不然两个人都以同样的罪行论处

       

        今天的事是这样的,这两个小丫头放学后趁我还没回家,就到地下车库,把别人自行车的气门芯拔出,往车胎里灌水,她们玩得兴起 ,一连破坏了几十辆车,我到家后就听到了邻居的抱怨,这种事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她们两个干的,因为全楼就这么两个捣蛋大王。在车库里,我又找到了她们俩落下的扎车胎用的发卡,哼,这下看她们还有什么话可说。两个丫头果然是鬼机灵,我话说完没过两个小时,她们就集体到我房里认错,说这件事是她们两个一起想出来的,没有主谋,并希望看在她俩第一次犯错的份上,饶过她俩。哼,早料到她们会有这一招了,于是我就说:“没有主谋就是都是主谋,你们犯下的错误给比别人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无法原谅,你们的行为和社会的道德准则背道而驰,所以不得不惩罚你们。明天晚上9点半,洁洁先到我的房里来,小雪在自己屋里等着,就这样吧,你们出去吧,我还要学习呢,记住,成绩不好也要受到惩罚的,回自己房间学习去吧。”两个女孩走出了房间,尽管带着不情愿,和恐惧的心情。因为她们以前保护神一样的好哥哥,明天将会为她们的过错而惩罚她们,并且是她们以为以后都不会再受的打PG。第二天她们都表现得很好,我回来时她们都在安心地写作业,我只是冷笑了一声,就去弄饭了。吃饭的时候,尽管饭菜很丰盛,她们只是简单得吃一点,就说吃饱了。整个过程她们两个一言不发,就好像木头人一样,也难怪,晚上就要挨打了,谁还有心情吃饭啊。为了缓解沉闷的气氛,也为了让她们不要太恐惧,我温和地问了问她们的学习情况,可她们只是粗略的回答了几句就又沉默了,唉,没办法,该来的总得来,让她们自己去悲哀吧。

       

        9点半,洁洁准时来到了我的房间,她还是很守时的,这点让我很高兴。我给她搬了张凳子,让她坐下,然后说:“知道我让你来干嘛吗?”“知道”,她略带着愧疚说,“大哥你能原谅我吗?”“你对你所做的事曾有过忏悔吗?”“嗯”,她抿着嘴,顿了一下,说:“我认错,我改,大哥,我真的错了,你放过我吧。”“看来你对你的所作所为还是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你知道你给邻居们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吗?他们明天还要上班呢,你这样做,人家会怎么看咱们家,你想过吗?”我一激动声音就大了起来,吓了她一跳。看着她低着头悔悟的样子,我认为时机已经到了,说:“自己说吧,你该不该打。”她用牙咬着下唇,终于下了狠心,点了一下头。“那就把内裤脱了,过来趴下。”她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大哥,我已经初二了,你不能……”“是你的行为让我不得不这么做,请快一点,不要让我过去抓你。”洁洁是个听话的孩子,我的话她很少不听。终于,她的理性战胜了任性,她顺从地把睡裙里的白色内裤脱了下来,递给了我,我把椅子摆正,坐好,然后把一只手伸给了她。她用双手接住了我的手,我轻轻一拽,她并没有抵抗,就趴在了我的腿上。其实我的心里也很紧张,我以前从没有打过两个妹妹,最多只是呵斥她们两句。如今,看着洁洁可怜巴巴的样子,还真有些不忍心打她。但为了教育好她们,为了尽大哥的责任,我不得不狠下心,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我用手轻轻梳了梳她的头发,语重心长地说:“洁洁,由于你的表现,我不得不做出对你惩罚的决定,打PG40下,其中25下用手打,还有15下要用板子,你明白了吗。”二妹已经彻底的崩溃了,她点了点头表示了服从。得到了她的认可,我便慢慢地掀起了她的睡裙,裙子下面露出了她赤裸的、还在微微颤抖的小屁股。女孩子发育得早,她的臀部已经有些变圆,开始变丰满了。“准备好了吗?”我用左手锁住了她的腰,高高地扬起了右手,看着趴在我腿上发颤的妹妹,还真点下不去手。万事开头难,我发了发狠,高举的手迅速落下,准确无误地击中了二妹左边的屁股,“啪”的一声,在她的屁股上留下了一块红印,但红印很快又退了下去。二妹一个月前也曾挨过打,第一下还是挺得住的,所以也没发出太大的的声音,只是轻声呻吟了一下。大手又一次扬起,又狠狠地击下,覆盖了洁洁整个右边的屁股,发出了很响亮的声音。“啊”,她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我一鼓作气,手不停地翻飞在她的左右两片屁股之上,“啪啪啪……”击打PG的声音又与她的叫声产生了共鸣,构成了一支交响曲。洁洁的屁股开始慢慢泛红,整个屁股都镀上了一层粉色,等打到12下的时候,洁洁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唉,可怜的妹妹,说实话,看到她已经认了错,我真不想再打了,但惩罚就是惩罚,要是不打完,我也成了说话不算数了,这让我以后在妹妹们心中还有什么威信?“啪啪啪……”,掌掴还在继续,手掌打在屁股上发出的清脆声音,和洁洁的哭声和叫声夹杂在一起,我竟然觉得有些美妙,第25下打在了屁股的中间,这一下发力较大,打得二妹在我腿上弹了一下,但由于我的左手一直牢牢地锁住了它的腰,她也没有就此挣脱,只是伴着哭腔,发出了一声大叫。我知道教育的时间到了,这时也应该让她休息一会儿。就一边用手轻轻地揉着妹妹那已经发红发烫的屁股,一边教育她说:“洁洁,你已经是一个初二的学生了,怎么还乱搞破坏,这是你应该做得吗?你平时也是很乖的,怎么会做这种事,你知道这样做别人会怎么想吗?你考虑过后果吗?”洁洁抽泣着说:“大哥,我现在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做了,你可以原谅我吗,你不会因为我做错了事就不理我了吧”“当然不会,大哥是最爱你的,不管你做了什么事,只要能改正就行。你告诉大哥,这件事是小雪提议做的是不是?”“大哥,你不要怪小雪,是我答应和她一起做,她才做的。”我这个妹妹就是天真无邪,不经意之间就说出了主谋是谁。“你也不用包庇她,这一切我都知道,就要看她说不说实话了。还有,我问你,你昨天说这是你们一起想出来的,这是不是撒谎?”“是”,洁洁面色苍白,老实地回答。所以说这后15下是因为你说谎才打你的,大哥生气就是为了这个。““大哥你别生气了,是我该打,你要打就打吧。”再看洁洁的屁股,真是不好形容,应该说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带着浅浅的红。我拿起了放在一边的板子,它长20厘米,宽10厘米,厚1厘米,边角是圆的,并且用砂纸打磨过,不会对屁股造成额外伤害。这是妈妈为了体罚两个妹妹,请木匠专门做的。我以前也没用过板子,不知道它的利害,就先掂了掂,估计了一下重量,就挥起了板子,朝洁洁左边上半部的屁股打去。“啪”的一声,伴随着洁洁带着哭腔的“啊”的一声大叫。我知道打重了,再看妹妹的屁股,已经红了一块,原来这东西这么厉害,怪不得以前父母打她们,两下就哭了。再一次扬起板子,又一次出手,板子打在了妹妹右半边屁股的上半部。妹妹已有些忍不住了,她两腿开始踢打,但仍无法逃脱。我鼓励她:“还有十几下就打完了,坚持一下,这是你应得的教训,你要记住它。”洁洁稳定了一下情绪,又安静下来等着接下来的惩罚。我知道多说无益,就把板子不停的挥了下去,“啪—啊—啪—啊—啪—啊——呜呜……”的声音此起彼伏。还剩最后5下,这5下我用了五成力,板子都打在了妹妹屁股中央的同一各部位,于是她便发出了“啊——啊————啊”这样的尖叫。这时再看洁洁的屁股,屁股已经全红了,有的地方还肿了起来,特别是刚才那5下都打同一处的地方,肿起得最高。心疼得一只手轻轻地揉着妹妹的小屁股,另一只手把她的脸转了过来,汗水、鼻水、泪水已经在脸上交织成了一片。拿了一张面纸把她脸上的水擦干,我轻轻地问她:“洁洁,这次打得是有点重,但大哥希望你以后能成为正直的人,你会恨大哥吗?”“不恨,真的不恨,谢谢你,大哥。”洁洁还是懂事的,她只是有时候分不清是非。我抱着她回到了她自己得房间,让她趴在了床上,给她盖上了被子,又教育了她几句话。临走前吻了一下她右边的脸,我一向是这么做的,这表示了我对她的爱。以前她们被父母打了屁股,我把她们抱回房间后,也要吻一下她们,这是我们兄妹情深最好的见证。我走后关上了门,留给洁洁的是一个充满了悔恨、寂寞、黑暗和疼痛的夜晚。 

       

        然后,我走向了小雪的房间,房间关着门,我敲了两下门,没听见有动静,就推开了门。屋里一片漆黑,“大哥,是你吗”黑暗中传来了这样的声音,“我已经睡了,有事明天再说吧。”死丫头,居然给我玩这一套,我气得七窍生烟。“少跟我玩花样,我数三下,你把灯打开,不然的话你知道后果。”“大哥,我真的睡了,有事……”“一”。“人家明天还要上课呢!”“二”。当我数到“三”的时候,小雪才不情愿地打开了台灯。我看了看盖紧被子的她,又看了看旁边空着的椅子,发出了一声冷笑。

       

        “起来吧,我知道你穿着衣服呢。”见她不动,我便上前掀开了她的被子,她果然穿着衣服呢。“我知道你刚才一直在偷听,你是刚钻进被子里的,这些我都不跟你计较。你既然小聪明那么多,又知道我已经打过你姐姐了,你就自觉点吧,该干什么就跟什么。”小雪瞬间吧两手捂在了屁股后面,“不,大哥,别打PG,我已经六年级了,我改,我下回一定改……”“没有下回了,宝贝,乖一点,自觉一点,不要让我动手。跟你多说话是没用的,必须要用疼痛让你记住什么是不该做的。洁洁都挨过打了,你这个主犯怎么跑得了?”“不要,大哥,我真的改了,我……”“不要跟我说这些,洁洁说我还会听两句,我再说一遍,你给我自觉点。”“哇”还没打,小雪就哭了起来,但我已经习惯了,以前父母要打她时都是这样。“不要装可怜了,收起你的眼泪,没有人稀罕,老老实实照我说的做,快点。”“就这样打吧。”“不行,你以前犯了大错误,爸爸妈妈是怎么打你的,快照做,脱光所有的衣服!”小雪可能是真的吓怕了,半天都解不开衣服。我叹了口气,把带来的板子往床上一放,说了声“过来,我帮你脱。”小雪不情愿地走到我的跟前。我先解开了她的外衣扣子,脱下了她的外衣,又把她的套头毛衣和衬衣一起脱下。又解开了她的内衣,小雪刚开始发育,但已经能看出胸部已有些丰满了。我没时间去欣赏这些,我把小妹抱起,自己坐在床上,然后把她放在我腿上,帮她脱去了耐克鞋,卡通彩条袜子。然后让她站起来,把手伸进她的裤子里。小孩子穿的裤子都是带松紧带的,我直接把她的外裤、毛裤、衬裤、内裤一股脑地脱了下来,然后又让她把两条腿迈出来。全身赤裸的小雪就这样出现在了我面前。

       

        我把被子拿开,拿了两个枕头叠在床上。“给我过来,趴下!”我命令到。小雪的睫毛上带着泪水,小脸苍白,怯生生地说:“大哥,不用板子,用手打,行吗?”看着她那可怜的样子,我心中的气就消了一半。但为了教育她,让她记住搞破坏的下场,我只得板起脸,说“不行!快过去趴下,用板子打PG40下,不许乱动,否则重打。”“哇!” 可爱又可怜的小雪又哭了起来。但她不敢不听我的话,只得过去趴在了枕头上。我摆正了她的腰,让她有个舒适的姿势挨打,这样,小雪那翘起的臀部,便展现在了我跟前。“死丫头,怕疼,就下次别再犯了,干坏事的时候,想馊主意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打PG疼啊。”我抓起板子,“啪啪啪”照着她的屁股就是3下。“啊!”小雪一下子跳了起来,双手紧捂着小屁股,“大哥,别打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不行,快趴好,不然重新打。”小雪虽然不情愿地又趴了下去,但她的手却没有拿开。我叹了一口气,看来这小丫头是想顽抗到底了,什么也没说,只是找了一条毛巾,将她的两手从后面捆上,再用手摁住她的腰,然后就又向她的屁股挥起了板子。

       

        “啪——啪——啪”每下之间我都会停顿5秒钟,让小雪有充分的时间来体会每一下带给她的疼痛。小雪不停地哭、叫,但无济于事,眼看着她的屁股就慢慢地变成了红色。我知道不能打太快,不然她的屁股早就麻木了,其实我根本就没尽全力,我是跆拳道黑带3段,还学过泰拳、散打、太极,而且真正打起架来十段都不止,要是全力用板子打她四十下,她哪里还有命在。板子打在小雪白芷的小屁股上,都会泛起一个白圈,然后那块部位就会慢慢变红。打到30下的时候,小雪嗓子都哭哑了,我也适时地停了下来。放下板子,轻轻抚摸着她发热的屁股,我又开始了长篇大论。“知道错了吗?”“嗯,知道。”“错在哪里?”“我不该去拔别人的气门芯,不该往里面灌水……呜呜”“还有呢?”“还有……还有不该骗哥哥,说这是我和姐姐一起想出的注意。”“嗯,你还挺明白,知道吗,你这是利用姐姐,你要向她道歉。还有,你撒谎不可原谅,以后要是再有这种事怎么办?”“打……打PG啊。”“怎么打?”“用板子,狠狠得打。”“还有10下,给我做好准备,自己大声报数,报错了就重打,听见了吗!”“听见了。”“啪”,“呀,好疼,……,一”,“啪”,“啊……呜呜,二”,“啪啪啪啪啪”小雪的屁股已经肿了起来,有些地方已经泛起了血丝。但还有两下,必须要打完。“啪”“啊,……九,呜呜”“啪”“哇,十……”小雪基本已经虚脱了,她连动都动不了了。我拿走了她腰下面的枕头,给她上身盖上了被子,又解开了绑着她的毛巾,用手轻轻地揉着她那像肿得像发面馍似的屁股。“死丫头,知错要改,知道吗?”“嗯,知道了。大哥,别叫我死丫头嘛,多难听啊。”“谁让你老那么淘气,又那么不听话的,下次还敢不敢了?”“讨厌嘛,真的不会有下次了。”在小雪的屁股上敷了条毛巾,又用纸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还疼吗?”“嗯,好疼,再帮我揉揉吧,我都说了不会有下次了,你还打那么狠,你一点都不爱我。你打姐姐都没有这么狠。”“我当然是爱你的,要不然怎么会打你呢,记住,下次不要骗我,我最恨说谎的人。好了,快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我不让大哥走,你要留在这里陪我,我的屁股还好痛呢,你要负责,明天我不去上学了。”“死丫头,又胡说八道,还想挨打啊,等你睡着了我再走。”说完,我吻了一下小妹的脸,她也同样回吻了我。其实跟小雪不用说太多,我爱她,她也同样爱我(是兄妹之间的友爱,别想歪了),我们心里都明白。

       

        过了十分钟,小雪就睡着了,看她的嘴边还带着笑,唉,真没办法,被打成这样还笑得出来,真是服了她,这也许就是小孩子的特权吧,不知道这次教训她过了几天后又会忘记,算了,不管了,祝愿她做个好梦,忘掉晚上发生的事吧。拿掉了小雪屁股上的毛巾,给她重新盖好了被子,关掉了灯,走出了小妹的房间。本想再去看看洁洁,后来决定还是算了。

      Lv.1

      故事是真的假的

      回复
      谢谢分享写的真好感谢作者
      回复
      感谢作者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