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27 内容:1686

    不予时光度流年(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十七】

        等到了小区楼下,夏莫先去药店买了一支口腔体温测量表,顺带着又买了一小瓶医用酒精和一包医用棉,然后便搀扶着秦韵上楼。

        刚刚挂完瓶不久的秦韵,显的有些萎靡不振和昏昏欲睡,这和她在医院里挂瓶时的精神感觉差了好多。夏莫扶着秦韵进入她的卧室,又照顾着她躺到床上,顺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发现似乎又开始有点烫手起来。

           夏莫不由的有点暗暗担心,心想还真的给那个医生说着了,退烧针的药效一过去,果然体温开始烧了回来。

            “韵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躺在床上显的有气无力的秦韵嗯了一声,吃力的抬眼看了夏莫一下,轻轻的道:“小莫,我不舒服,头……还是很晕。”

           夏莫想了想,然后安慰道:“应该没事的,这是刚刚挂进去的药正在和体内的病毒作斗争呢。韵姐要不我帮你量一下体温吧,看看是不是处于正常范围?”

           秦韵无力地嗯了一声。

        夏莫立刻拿出刚买的体温计,先用酒精消了下毒,用力的挥了两下后,然后回到秦韵身边,让她张嘴含着。

           过了几分钟,夏莫取出秦韵嘴里的体温计。就着灯光一看,糟糕!还真是有点高了,三十八度五,离医生所说的危险体温,只差零点五度而已。

           “小莫,多少度?是不是很高了?”躺在床上的秦韵也知道自己身体又开始有些烫,脸色难受地问向夏莫。

        为了不让秦韵过于担心,夏莫挤了挤笑容,安慰她道:“没事不高,才三十八度而已。别紧张,这是正常的。韵姐你闭上眼睛休息吧,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会好了。”

           秦韵眨了眨眼,忽然轻声道:“小莫,躺下来陪我一起睡好不好?”

        看着满脸病容,可怜兮兮,却依然美丽惊人的秦韵,夏莫的心中不由充满了柔情。她慢慢地躺在了秦韵的身边,侧着头温柔地凝视着秦韵,然后伸出一只手,一边替秦韵整理着额头上有些散乱的头发,一边轻轻的道:“韵姐,有我在,你一定会没事的,安心睡吧。”

           秦韵开心地笑了笑,看夏莫的目光开始显的有些迷离,“小莫,你真好……”过了一会儿,她又娇声道:“可是我一下子又睡不着怎么办?”

           “那我陪你聊会天?”

        “我没力气,不想说话……”秦韵朝着夏莫调皮的眨了眨眼,“小莫,要不你给我讲故事吧,我听着听着说不定就能睡着了。”

        夏莫惊讶道∶“韵姐,你是小孩子吗?睡觉还要听故事?”

        “我想听你自己的故事,你给我讲讲你的趣事,让我对你也能更加了解一些。”

        望着秦韵一脸期待的神情,夏莫不忍拒绝,于是从自己小时候开始说起,包括一些她自己从未对人说过的糗事。没成想这一说就是半个多小时,起初秦韵听得也认真,不时在一旁银铃般笑着,等睡意渐渐来袭她还真慢慢合上了眼。

        【十八】

        “韵姐……”夏莫轻声呼唤着,秦韵静静的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似乎已经睡着了。

        看到秦韵睡着了,夏莫也早说得口渴了,起身去屋外喝口水。等夏莫重新回到屋内,秦韵依旧在睡着,可夏莫却注意到此时秦韵的神色却有些不对了,她急忙伸出一手去摸秦韵的额,入手处感觉,竟然无比烫手。

            夏莫心惊,这才没一会,秦韵的体温怎么突然升高了?不行!得赶紧再用体温计量一量,如果超过了三十九度,马上得用药物降温!

            夏莫拿起放在旁边床头柜上的体温计,伸手去摇正在昏睡中秦韵的身体,“韵姐,韵姐!”

            摇了几下后,秦韵终于迷迷糊的醒来,睁开朦胧的眼睛,呻吟了一声,有气无力的道:“小莫,别摇我,我头晕……”

           夏莫立刻住手不摇,把体温计送到了秦韵嘴边,道:“韵姐,把嘴张开,我量一下体温。”

           秦韵虚弱的目光看了看面前的体温计,似乎不满的翘了一下小嘴,嘟哝了一声,含含糊糊的道:“又要量?好麻烦……”

           夏莫只好耐心地劝道:“韵姐你还在生病,这是医生吩咐的,要时刻关注你体温的变化。量完就让你好好睡觉,好不好?”

           秦韵也知道这是必要的,无可奈何的嗯了一声后,乖乖张开了小嘴。夏莫立即把体温计塞入她的舌下,等秦韵闭上嘴巴后,夏莫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秦韵可能真的是晕不堪了,睁着眼睛似乎都非常吃力。马上她又闭上了眼,鼻中嗯嗯两声,也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

           但夏莫注意到,此刻秦韵的两片脸颊又一次呈现那种病态的酡红,这说明她的体温已经高了危险的程度。如果这么持续下去,很有可能出现意外的情况。

           夏莫不禁暗暗着急,眼睛不停的看手机上的时间,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从塑料袋里把医院配来的退烧药都拿出来了,只要量的结果超过三十九度,立刻让秦韵使用药物,先把她的体温降下来再说。

           焦急的等待后,测量的时间刚一到。夏莫马上就拔出了体温计赶紧就着灯光一看,竟然是三十九度,刚好到了医生所说的警戒线。

           夏莫看了一眼已经又昏睡过去的秦韵,却见她在闭着眼睛的同时,眉头也是紧紧锁着,似乎睡梦之中也在忍受着身体的不适。秦韵现在一定是非常痛苦的,要不然她也不会睡着了,还露出这么难受的表情。

           刹那间,夏莫心中便已经决定了必须得马上用退烧药!于是立刻拿了那粒退烧药,俯身凑到秦韵的身边,夏莫不敢再去摇晃她的身体,只能低声在秦韵耳边唤道:“韵姐,韵姐,你醒一醒!”

           秦韵倒也没有睡死。似乎听到了夏莫的叫唤,鼻中嗯了一声,算是有了反应。

           夏莫忙接着道:“快起来,你的体温已经很高了,得用药降下去。”

           秦韵又是嗯了一声,却仍然闭着眼睛,身体动都没动一下。夏莫等了一会儿,见她没有反应,只好再次俯身低叫道:“韵姐,别睡了。起来用药!”

           睡梦中的秦韵皱了皱眉,似乎有点不满夏莫的吵闹,身体倒是动了一下,却只不过翻了个身,把背冲向了夏莫,再次没了动静。

           这下夏莫就没办法了,只好好伸出手把秦韵的身体转过来仰天躺好,然后轻轻拍着她的脸,一边用这种方式让她清醒,一边口中唤着:“韵姐,韵姐……”

           叫了几声后,秦韵终于睁开了眼睛,先是迷迷糊糊的看了夏莫一眼,然后就很痛苦的呻吟一声,“小莫,我好难受,你不要吵我……”

           夏莫赶忙道:“我知道你难受,正因为难受,所以得用药了。快点起来,把这颗药塞进去,一会儿你就不会难受了。”

           秦韵似乎是还没有清醒,一双无神的眼睛眨了眨,然后不解的问道:“药?什么药?在哪儿?”

           夏莫忙把手里那粒退烧药放到她面前,说道:“就是这颗,前面我跟你说过的,塞入肛门用的退烧药。快起来吧,你自己塞。”

           说着,夏莫把手伸入被中,抓住秦韵的一只手臂,然后将她的手拿到被子外面,正想把这颗药放到秦韵的手里,忽然想到这颗药外面还有一层塑料包装壳,以秦韵现在的状况,恐怕是没力气撕开的。

           于是夏莫就用两手用力去撕退烧药的外包装壳,只是这药外面的这层塑料壳倒是蛮结实的,撕了两下,居然撕不开。

           夏莫怕再用力撕,可能会把里面的药给弄碎了,当下不敢再撕,目光转向秦韵,正想去外面拿剪刀,却见秦韵此刻目光却在盯着她的手。

         秦韵表情有点扭捏,一见夏莫看向她,秦韵嘴中嘤咛一声,急急转身,手拉起被子就盖住了头,在被子里叫道:“不要!我不用这药,小莫你快把它扔了。”

            夏莫一呆,随即明白过来秦韵是害羞了,毕竟这药塞得地方确实有点令人难为情,可夏莫还是正色道:“这是给你治病的药!怎么能扔?”

           “哎呀我不管……反正我不用这种药!”

           “不用药,那体温怎么降的下来?韵姐你听话,不然我又要打你屁股了!

            夏莫忽然发现退烧药外壳的底部似乎有分叉的样子,原来如此,怪不得怎么撕不开!夏莫掰住那底下两片分叉,用力这么一分,乳白色类似子弹的药物就掉进了夏莫的掌中。

            夏莫不敢怠慢,拍了拍秦韵身上的被子,“韵姐,药已经取出来了,你快拿着,然后想办法塞进去。”

         头蒙在被子里的秦韵又是一声嘤咛,然后用又气又急的声音叫道:“我都说了不用呀……小莫你干什么呀?”

             夏莫也急了,瞪着眼睛道:“不用?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体温已经多少度了?不用药物降温出了意外怎么办?秦韵,你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快把药接过去!”

            夏莫一说秦韵耍小孩子脾气,没想到秦韵居然真的耍起了小孩子的赖皮,裹住被子在里娇呼着:“我不!就不!说什么我都不会用的!”

           夏莫都气笑了,这秦韵怎么生起病来真就跟个小孩子一样?当下夏莫也不可能真依着秦韵,一把掀开秦韵身上的被子,朝着秦韵后撅的娇臀上拍了两下,“秦韵你给我快点的!又想让我打你屁股了是吗??!”

        【十九】

        秦韵已然烧昏迷了,哪怕夏莫在她屁股上打了好几下,她都软绵绵的,一点反应都没有。夏莫低头一看她的脸,却发现此刻秦韵的两颊颜色赤红的可怕,赶紧摸了摸她的额头。比刚才三十九度的时候,明显更是烫人了。

          夏莫吓坏了,连忙抱起秦韵,让她背朝天的趴着,秦韵已经昏迷,就算她现在愿意自己动手塞,恐怕也没那个能力了。夏莫心中马上决定还是她来帮秦韵塞药吧!

        此刻秦韵的身上只穿着一套紫色的贴身内衣。将她完美的身材凸显出美妙到了极点,无论是细腰还是长腿,都是那么的完美和诱人。

           夏莫已经无心去欣赏秦韵的身材,赶紧拿起了那颗退烧药。左手抓住了秦韵的裤子上沿,连带着里面的那条小内裤一起,轻轻的扒拉了下来,将她的整个雪白的屁股都露了出来。

        夏莫右手捏好药粒,左手轻轻掰开秦韵屁股上一边的臀肉,一朵美丽而妖艳的菊花,马上就在那深谷底下显现出来。饶是夏莫也是第一次看到秦韵如此私密的部位,脸上不禁泛起绯红,她只好深深地吸了口气,甚至闭上眼睛明了一下心智。然后睁开眼来,什么都不想,右手直接探到谷底,将手中捏着地药粒抵在了那菊门中间。

        子弹头一样地药粒。开始破开菊门。缓缓往里面钻去。

          “啊呀,好痛!”药粒刚刚钻进了一半,本来在昏迷中的秦韵忽然醒来了。夏莫感觉她的菊门猛然一缩收紧,放松的臀肉,也突然紧绷起来。

           这一下,不但刚刚进去半颗的药粒马上弹了出来,就连夏莫的手指,都被秦韵的臀肉紧紧夹住。

        看到秦韵从昏迷中醒来,夏莫先是心里一喜,接着又是一阵紧张,虽然夏莫打过几次秦韵的光屁股,但也仅限是sp行为,可自己现在做的事确实太私密了,万一秦韵觉得自己令她如此不堪,她会不会羞怒发火,不再理睬她了?但很快夏莫就想明白了,当下让秦韵先退烧才最为重要!    

        想到这里,夏莫忽然心里一横,反正都这样了,不如强硬些,先把药给秦韵塞进去再说。只要她退了烧,没了生命危险,哪怕秦韵将她赶走也无所谓!

           夏莫牙齿一咬,马上摆出了一副强硬的表情,右手先把掉在床上的退烧药捡了起来,左手在秦韵紧绷的光屁股上重重拍了一记,“放松!夹得那么紧,我怎么给你塞药?”

           秦韵开始有点清醒回来了,先是喃喃的说了一句:“塞……塞药?”然后,她的目光落到了她自己的后面。眨了眨眼后,一下子,她似乎明白了过来了。马上,她的耳根脖子处刷的一下全部和她的脸颊一样血红。急急忙忙用手去拉扯自己的裤子,表情气急败坏的叫道:“小莫…你在干什么呢…不要,太丢人了!”

        夏莫却不管那么多,见秦韵已经把裤子拉回了一半,夏莫心里再次一横,飞快的抓住秦韵的裤沿,用力往下一扯。秦韵哪里有夏莫的力大?加上她又是生病虚弱当中,眼睁睁的就被夏莫重新扒掉了裤子,整个雪白圆润,又挺又翘的的光屁股,再次都暴露了出来。

        夏莫在秦韵左右两瓣臀上各自拍了两下,厉声道:“秦韵,这退烧药必须得塞,不然你会有生命危险的,你给我乖乖听话好不好!”

        秦韵光着屁股被夏莫拍了两下,虽然力气不重,可秦韵还是不知所措,脸红耳赤,羞愤交加的啊了一声,羞得赶紧把脸转了回去,又扯过一旁的被子胡乱盖住了自己的头脸。

          过了一分钟后,正在夏莫一筹莫展之际,却听到秦韵在被子里终于糯糯说道:“小莫…我害羞…你不是要塞药吗?那你…你快点塞……”

        夏莫见秦韵并没有迁怒自己,也是彻底放下心来,左手再次掰开了秦韵一边丰满的臀肉,右手拿着药粒,就往她隐藏在深谷底下的菊门送去。

        可是秦韵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夏莫的手刚刚分开她的屁股沟,秦韵忽然就身体一僵,整个臀部猛然再次绷紧,菊门马上隐没在股沟内,顿时瞧不见了。

           夏莫愣了一下,马上停住了右手,心想秦韵总这样那这药怎么塞进去?夏莫以为这是秦韵怕痛导致的紧张,只好轻声安慰她道:“韵姐,你别那么紧张啊,这又不是针。其实不会疼的。你放松一点,我会很轻的。”

           说话的同时,夏莫还象征性的在秦韵屁股上轻轻抚摸了两下,好让她紧张的状态放松下来。哪知道夏莫不摸还好,一摸之下,埋在被子里的秦韵嘤咛一声,身体更是僵硬了。不但屁股绷紧就连两条长腿都直了起来。

           夏莫心急如焚,本来塞药这种事她就是第一次干,她也想早点结束,于是气呼呼道:“韵姐,你绷的这么紧,我怎么塞啊!现在你体温已经超过了三十九度了不赶紧用药降温,出了什么问题,你让我如何是好!快点,听话,塞完了就好了!”

          可无论夏莫怎么说,秦韵依然身绷的直直的,既不说话,也不配合。

          夏莫又劝了两句,见秦韵还是这个样子,不禁有点恼了,心想一个三岁的小孩,都没有这么难伺候。不配合是吧?我就不信拿你没有办法?

           【二十】

        对待不听话的人有时候只能强硬一点,她才会乖就范,再说夏莫也的确没时间和秦韵磨蹭下去了。刚才秦韵高烧都导致了昏迷,虽说现在已经醒来可是再这么继续烧下,她的身体随都可能出现病变。不能再等了,必须立即将退烧药塞入她的体内。

           夏莫不再多话,爬上床用左手直接插入秦韵的小腹下,运力向上一抬就将秦韵的身体托了起来,左手紧接着按住秦韵的背部直至她的脸颊贴着床面,然后伸出腿又马上按在了秦韵两条腿的腿弯处,不让她的小腿部分跟着起来。于是秦韵马上在床上形成了一个跪趴的姿势,臀部高高撅起。哪怕秦韵肌肉绷的再紧,股沟依然打开,小小菊花顿时无所遁。

           头埋在被子里的秦韵当然知道此刻她是个什么造型,本来不肯说话的她,也是羞的没办法了,忍不住声叫道:“你…你……你是个坏蛋……”

           “坏就坏吧!谁让你不肯乖乖听话的,现在知道羞了!”夏莫气不过,于是对着秦韵高高拱着的娇臀先甩了几巴掌,“秦韵,这顿揍先让你欠着,等你病好了我再跟你算账!”

        见秦韵不吭声,夏莫没再迟疑,右手拿稳了那粒退烧药,尖头朝下,马上就送到了的菊门口。

           还没用力,秦韵却是紧张地菊门又是一阵收缩,同时她在被子里带点哭音的道:“小莫,你……你要轻点……”

           夏莫一边开始慢慢把药往她身体里推进,一边笑着安慰秦韵道:“你放松一点,放松了才不会痛……”

           “啊……”

           伴随着秦韵的一声惨呼,药粒已经整颗钻进了她的小菊花内,然后被夏莫完全推入了直肠,并且突然滑进深处,消失不见。夏莫也终于松了口气,“好了。进去了!”

        药总算塞进去了,过不了多久,秦韵的体温就会降下来,睡一觉再出出汗她的身体应该就能康复了。

           开心之下,夏莫用手亲昵的拍了拍秦韵的光屁股,笑着道:“韵姐,已经好了,快趴下吧,我帮你穿回裤子。”

           哪知秦韵趴下后,不先穿回裤子,却急忙拉过被子,把自己的身体整个儿裹了进去。然后在被子里娇羞道:“小莫,你别碰我,脏死了,快去洗手!还有。我不想理你了,洗完手回来,不许和我说话!”

        夏莫楞了半天,又看看自己的右手手指,哑然失下,也明白过来秦韵平日里都是那么的高贵端庄,就像女神一样,可今天晚上在自己面前却要多丢脸就有多丢脸。害羞之下,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夏莫了。

        “韵姐,其实…比起平日的你我更喜欢今晚的你,很可爱很真实。”

        …………

        经过一夜,秦韵的体温总算是彻底降了下来,只有喉咙还有些痛,连她说话的声音都沙哑了起来,应该是扁桃体发炎了,但消炎药昨晚却是忘记开了,于是乎夏莫赶在上班前急忙去了趟医院。

        医院的药房是在住院部四楼,夏莫驾轻就熟地来到电梯口,此时的电梯口正排着长队,而夏莫则是排在了一位靓丽时髦的高挑女人身后。等待的时间总是无趣的,夏莫不由地端详起了站在她眼前的女人,哪怕只是背影但夏莫总感觉似曾相识,一袭浪漫的波西米亚风格长裙,火红的颜色耀眼夺目,裙摆层叠着镂空花纹,艳丽精致的流苏在一双香槟色镶钻高跟鞋脚裸边飘逸,再加上女人身后那一头妩媚的长卷发,风情万种的气质着实让夏莫眼前一亮。

        夏莫的脑海中正努力回忆着是不是在哪见过这个女人,突然“嗵”的一声,眼前女人的手机竟一不小心滑落在地上,随之也打乱了夏莫的思绪。夏莫刚半蹲下想去帮忙捡,女人却已经屈腿弯腰伸出细长的手指触摸到了手机,顿时在夏莫的视线里,红色的裙子将女人魔鬼般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特别是那不得已翘起的丰臀几乎快要贴到夏莫的脸上了。

        “哔咚”电梯到达的声音此时竟在同一时间响起,随着电梯门打开,身后紧挨的人群忽然推搡起来,夏莫也被这股推力影响导致身躯猛的往前一倾,整个脸颊不偏不倚刚好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女人翘起的屁股上!

        “好大,好软。”这是夏莫内心里第一时间最直观的反应,可随着女人的一声惊呼夏莫顿时惊慌失措了。等她好不容易刚刚稳住身形,起身就准备道歉时,电光火石间,一道洁白的纤手晃影迎着糟乱的人群,毫不留情地重重地扇在了夏莫脸上。

        “去死!”

         

       (剧情开始提速了,还有三次左右的更新结束,感谢一直关注此文的小伙伴。)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