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42 内容:1704

    家国大义三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1

      “三堂兄,是锦云教子无方,让祁儿受委屈了!我先让他好好反省反省,再向祁儿道歉。”

       

      “小孩子嘛,倒也无妨,不过确实也该好好管教了,就连我这个看不见的,都能感受到他那不可一世的样子,这样下去,迟早会惹出祸事的。”

       

      “三堂兄说的是,这次锦云定要好好管教他!”

       

      “叔叔,祁儿无事,这些年在春晖楼,祁儿也早就习惯了他人的冷嘲热讽。刚才听婶婶说,枫儿弟弟都没吃早饭,你快让他进来吃饭吧,不要再罚他了。”

       

      宋祁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的心中早就对楚烨辰不满,一个来历不明的野小子,也敢三番两次的出言讽刺他,自己再不济,也是宋家子孙,即便现在的宋家远不比之前,但对这些山野村夫来说依旧是遥不可及的存在,绝不容这个野小子放肆,今天说什么也得让他好好吃些苦头。

       

      “祁儿,你是个好孩子,这些年受苦了,叔叔很心疼,叔叔罚他是因为他的目中无人……祁儿好好吃饭,无需理会他。”

       

      果然,宋祁得意的勾起了唇角,继续吃饭。

       

      一旁的秦素素则是十分的无奈,她的枫儿今天为何如此,她也猜出了个大概,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反驳她的夫君,更何况枫儿也确实该改改他这个莽撞的性子了。

       

      ……

       

      跪了一下午的楚烨辰,只感觉膝盖又麻又痛,肚子也是咕咕叫个不停。

       

      其实,他被撵出来罚跪后,他们那些人的谈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这个该死的宋祁,果然是个惯会火上浇油的,真是气死他了。

       

      想到这院中所有人都看到他被罚跪,他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子有坑,放着好好的月汐宫主不当,非得跑到这里来受罪!

       

      此刻楚烨辰当真是又气又急,又羞又怒。

       

      而在书房办公的宋锦云,更是火冒三丈,甚至连公务都处理不下去了。这个臭小子真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他宋锦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得罪宰相被贬,那些个同僚幸灾乐祸也好,捧高踩低也罢,他都没有像今天这般如此失控过!

       

      这时秦素素走了进来,他看到宋景云烦躁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对父子还真是冤家。

       

      “云哥,你看枫儿都跪了一下午了,这深秋的傍晚,已是寒风刺骨,我怕他再跪下去会生病的。这一下午罚的也算不轻,饶过他吧。”

       

      宋锦云看着窗外那个倔强的身影,他生气归生气,却也是真的心疼,穿的这样单薄,可别真生病了。

       

      “哎,夫人,我也不愿意如此罚他,他这个目中无人的毛病实在是……一言难尽,上次对葛全就是如此,现在对祁儿依旧如此。我真怕他有一日会祸从口中。”

       

      “云哥的担忧,我明白,所以云哥中午罚他,我也并未多说什么。只不过,我觉得枫儿他今日如此,并非无缘无故,你看平日里他对你我,对管家张成,对丫鬟知书,都是客客气气的,从来没有过恶语相向。”

       

      “夫人言之有理,可我想不明白的是祁儿哪里得罪他了。”

       

      “那云哥就去问问他呀,无论打罚,都要让孩子心服口服才好,不然只会适得其反。”

       

      “好,我这就去。”

       

      “嗯,云哥切莫再动气,孩子是要慢慢教的,我先去帮知书准备大伙的晚饭了”

       

      “好,夫人辛苦了。”

       

      其实,当宋祁看到秦素素走进书房时,他便知道她这是为楚烨辰求情去的。但他并不想就此放过楚烨辰,敢嘲讽他,绝对不是跪一下午就能了事儿的。

       

      于是他便跑到楚烨辰的面前冷嘲热讽道:“小子,怎么样?跪了一下午舒服吗?”

       

      “哼,你走开,我爹爹罚我跪,不是跪你,你站在我面前是几个意思?”

       

      “还嘴硬,待会儿有你好受的,你还没尝过我宋家的家法吧,保准能让你哭爹喊娘。”

       

      楚烨辰一言不发,直接无视宋祁,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罚跪,膝盖是又痛又麻,难受的紧,实在是懒得理他。

       

      突然,宋祁转变了态度,不再继续嘲讽,而是摆出一副关心又同情的样子。

       

      “枫儿弟弟,你都跪了一下午了,你快去跟叔叔认个错,他肯定会原谅你的。”

       

      “行了,你就别装了,刚才还对我冷嘲热讽,这会儿突然态度转变,我爹爹就在后面吧。”

       

      楚烨辰的内功极佳,耳力极好,当宋锦云一来到院子时,他便听出了他的脚步声。

       

      “枫儿弟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我不该来劝你的……”

       

      宋祁看着楚烨辰身后的宋锦云故作委屈道。

       

      “装什么装?知道自己不受待见,还不赶紧躲开,哼,粗鄙,浅薄,市侩之气!”

       

      楚烨辰知道宋锦云在他背后,但他就是要故意这么说,他就是想知道宋锦云能为宋祁做到哪一步?他就是钻了牛角尖儿,就是想知道宋锦云为了宋祁要如何罚他?

       

      只听“砰”的一声,宋锦云一脚踹在楚烨辰的后肩上,将他踹的趴倒在地。

       

      其实如果楚烨辰想躲,就能轻易躲开,但他就是钻进牛角尖不出来……

       

      而宋锦云也并非楚叶辰想的那般,罚他只是为了宋祁。一开始他便看穿了这两个少年之间的“把戏”。

       

      但他并不想苛责宋祁,一来,这个孩子确实吃了不少苦,又三番两次的被他的枫儿讽刺,想要小小的报复一下,也是可以理解。二来,宋祁的亲生父亲就在眼前,因此不用他这个叔叔干涉太多。

       

      但是楚烨辰就不同了,他早已将他视如己出,这个孩子是罕见的天赋异禀,他就如那无瑕美玉般,需要精雕细琢,所以他不允许他出现半分差错。

       

      宋锦云居高临下的看着正趴在地上的楚烨辰,冷冷的说道:“你说别人粗鄙浅薄,我倒要看看你自己有多高深多高贵?你也说说对读书见解!”

       

      闻言,宋祁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他认为楚叶辰只是个纨绔不化的小子,肯定什么也答不出来。

       

      此时的楚烨辰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看上去倔强而又桀骜不驯。

       

      宋锦云踢了踢他的臀腿,冷笑道:“跪起来好好说,如果说不出来个所以然,别怪我在这院子里动家法!”

       

      “不要,爹爹,我说我说!”

       

      楚烨辰是真的怕了,要让所有人都看着他挨打,还不如杀了他算了。

       

      楚烨辰扶着自己发麻的膝盖,规规矩矩的跪好,缓缓的说道:“我不知道别人读书是为了什么,反正我读书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听到楚烨辰说出的此番话,宋锦云只感觉自己的脑中轰的一声,如惊雷炸开,然后万物静止。别说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哪怕是当世大儒,都不曾有过如此高深精妙的言论。

       

      呵,这小子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惊喜。但越是这般越是不能纵着他,就怕他这份聪慧用错地方而成为世间一大祸患。

       

      此时的宋祁,已难掩心中的妒火,很明显,楚烨辰刚刚所说的和他之前所说的绝对是云泥之别,他被比到了尘埃里!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他凭什么凭什么?

       

      宋锦云露出一抹玩味儿的笑容。

       

      “你这番话倒是惊天动地,你做到了吗?嗯?时不时的对别人冷嘲热讽,说明什么?就你那点心胸还想为万事开太平?真是笑话!”

       

      宋锦云之所以这样说,只是想提点楚烨辰,不可恃才傲物,更不可这般心胸狭窄。

       

      但在楚烨辰听来,他的爹爹又是在维护宋祁,他明明将宋祁比的什么都不是了,为何他的爹爹还要挑他的不是,他哪里能理解得了宋锦云的苦心?他也只当这是不公平,是他的爹爹偏心……

       

      楚烨辰越想越愤怒,越想越不甘。

       

      他直接站起来,再也控制不住的大吼道:“爹爹,我哪里说错了,他不够粗鄙,不够浅薄吗?还是说没有市侩之气?我每一句都是实话!”

       

      此刻的宋祁满脸胀红,羞愤欲死,眼泪更是一滴滴的流了下来,他竟被人如此羞辱。

       

      “你……”

       

      宋锦云已经被楚烨辰气的语无论次!

      盛怒之下的宋锦云顺手捡起一根拍打被子用的藤杖,另一只手抓住楚烨辰的后颈,将他连拉带拽的拖进就近的卧房。

      “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并拴上了门栓。然后一把将楚烨辰按在了床榻上。让他上身趴在床上,双脚着地,臀部高高撅起。这一受罚姿势,让楚烨辰羞得满脸通红,他有心求饶,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索性将脸埋在被子中,不动不说话。

      稍微冷静下来的宋锦云用藤杖指了指他的后腰,问道:“祁儿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非得三番两次的讽刺他!”

      楚烨辰紧咬着牙一句话不说,心中却是更加的不服气!祁儿祁儿又是祁儿,他就这么好么?

      看来这是打算硬扛到底了,宋锦云只感到刚刚被自己压下的火气,又噌噌的冒了上来。

      “这是你自找的,好好受着!”

      说吧,不再计较他的裤子,直接就打。

      “嗖啪!”

      宋锦云的这一杖打的极其用力,带着风的藤杖直抽到楚烨辰的后臀处。

      楚烨辰浑身一震,只感觉自己的臀部如炸裂般的疼痛。

      却硬生生的忍住,不吭一声。

      “嗖啪!”

      “嗖啪!”

      “嗖啪!”

      ……

      宋锦云一杖接着一杖的往下砸,根本不给楚烨辰任何喘息的机会。

      “唔……”

      再也忍不住的闷哼声从楚烨辰的口中溢出。

      为了你的侄子,竟然可以这么打我,那你打死我好了……

      楚烨辰直接将自己的拳头紧紧的塞入口中,就是不准自己出声。

      宋锦云并未注意到楚烨辰的这些小动作,他只想把这个“拧种”打明白,好好的给他扳过来。

      “嗖啪!”

      “嗖啪!”

      “嗖啪!”

      ……

      三十多杖后,宋锦云停了下来。他看着楚烨辰满头大汗,浑身颤抖的样子,确实打不下去了。

      于是他又问道:“错哪儿了?为什么打你?”

      只要你好好认错,我绝不再打你。

      楚烨辰将拳头从口中拿开,喘着粗气。宋锦云自然会给他喘息的时间,不催促他回答,只是慢慢的等。

      楚烨辰感到自己的屁股,如针挑刀挖般的疼痛,他真的受不住了,他正准备着求饶时,无意间发现窗外站着一个人,虽然窗子是关闭的,根本看不清外面的人是谁,但他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宋祁。他居然躲在外面幸灾乐祸,真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就这样,楚烨辰的不甘和傲气又全部冒了出来。

      “宋大人这是要屈打成招吗?自己的侄子粗鄙,浅薄,就要拿我撒气,你有空在这里教训我,何不去好好教教你的侄子!”

      “好……好……”

      居然连爹爹都不叫了,我今日倒要看看,你是有多么硬气!此时的宋锦云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直接又是狠狠的一仗打了下去。

      “嗖啪!”

      “嗖啪!

      “嗖啪!

      ……

      然后一仗接着一仗毫不留情。

      楚烨辰痛的眼前发黑,他感觉他的屁股湿哒哒的,有血液流出,看来他的屁股已经皮开肉绽了,他已经痛得意识模糊,就连口中的拳头,也被他借力忍痛,咬得鲜血淋漓。爹爹真的要打死他吗?他的内心竟有了些许的恐惧,难道就这样被打死吗?

      “嗖啪!”

      又是一杖

      “啊!”

      恐惧之下的楚烨辰不再强忍,不再坚持,直接本能的大叫出声。

      他这一叫,宋锦云回过神来,立刻住手。

      之前的宋锦云是被楚烨辰气得失去了理智,才打的这般狠。此刻,他看到楚夜辰臀部的鲜血已浸透了裤子,还有那张惨白如纸的小脸,被咬的血肉模糊的小拳头,便只剩下了心痛后悔和自责。自己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就控制不住的跟孩子置气呢,下手也没个轻重,这要是打坏了可怎么办?

      “爹爹,这……是要……打死我吗?为了宋祁打死我?”

      委屈而又伤心的声音。

      “枫儿,不是的,爹爹实在是被你气昏了头,才打重了。枫儿是不是很痛,哎,都是爹爹不好,不该这么打你。”

      此时的宋锦云,才不管他的枫儿认不认错了,他剩下的只有心疼和自责。他上前,想要帮楚烨辰擦一擦脸上的汗,却被楚烨辰偏头躲开了。他只当是孩子生了自己的气,打的般狠,生气也是应该的,确实是自己错了。

      “枫儿,对不起,是爹爹错了,爹爹去找大夫,先让你娘前来照看你。”

      “爹爹,不要走,啊!”

      着急之下的楚烨辰不小心牵动了身后的伤,疼的惊呼出声,又是一阵颤抖。

      “枫儿别动,爹爹不走……”

      宋锦云轻轻抚摸着楚烨辰的脸颊,这次楚烨辰没有躲开,只是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流。

      “枫儿,是不是很痛?都是爹爹错,不过你这伤爹爹不敢擅自处理了,必须要找大夫才行!”

      “不要……”楚烨辰紧紧的抓住宋锦云的衣襟,不让他离开。然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哽咽着说:“我是这儿痛,这儿好痛!”

      宋锦云大惊失色,怎么会?难道打出内伤了!

      楚烨辰接着说:“爹爹不要我了,所以我这儿好痛……”

      宋锦云

      ……

      这个臭小子,真是吓死他了。

      “枫儿,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不要你了?”

      “呜呜……你就是不要我了,今天上午,我都没吃早饭,就跑去县衙找你,你不理我,和宋祁一起去春晖楼,只让我在后面跟着。到中午吃饭也不管我,你让宋祁坐到你旁边,还给他夹菜,你是不是觉得他哪儿都比我好呀?呜呜……我只会惹你生气,你就是不要我了,你还要把我送走……呜呜”

      楚烨辰哭的抽抽噎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宋锦云

      ……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他实在是不理解……

      于是试着问道:“你就是因为这些才嘲讽宋祁,才跟爹爹置气的?”

      “嗯,他明明什么都比不上我,为何爹爹只喜欢他?不喜欢我了!呜呜……”

      宋锦云真是哭笑不得,气恼又心疼。

      “你这孩子,真是……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我没有不喜欢你,宋祁待在春晖楼的这些年吃了很多苦,我这个做叔叔的确实心疼他,况且他的父亲眼睛都看不见了,我自然要帮他们父子夹菜。至于今天上午,爹爹是急着去救人,所以没有注意到你,不是不理你。”

      “真的吗?我不信 ……你都要把我送走了!”

      宋锦云扶了扶额,仔细想了想,这应该是中午时说到他亲生父母来接他的事。

      “枫儿,我哪有说把你送走啊,我是说你的亲生父亲找到你,要把你带走的话我也挡不住啊!”

      楚烨辰……

      额,还真是,大楚的皇帝来抢人的话,你确实挡不住。

      此时的楚烨辰止住了眼泪,破涕为笑,他现在真的好满足,所有的委屈和不甘全部消失。原来爹爹不是不要他啊,只是他想岔了而已。

      “你这个傻小子,你还笑,你说说你,打成这个样子,你疼不疼?”

      “疼……但是我不要找大夫。”

      楚烨辰的声音有些心虚,是自己误会了爹爹,好丢脸,找大夫的话只会更丢脸。

      宋锦云知道他是伤在屁股上,不好意思让大夫瞧。

      于是劝慰道:“枫儿乖,爹爹是怕你感染……”

      “爹爹,川平哪有好的大夫呢?都还不如爹爹。”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这地方确实是太过偏远了……好,爹爹帮你处理伤处,你先等着,别乱动,爹爹去拿伤药。”

      “嗯……爹爹我肚子好饿!”

      “臭小子等着,你娘应该做好饭了,我去给你端来,你说说你折腾了一天饭都没吃,还弄了一身伤!”宋锦云无奈的训斥。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