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60 内容:1721
    第四期征文

    新许愿屋:稻香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5
    • 原创
    • Lv.2
      vip
      靓号:888
      优质作者

      “还记得你说家乡是唯一的城堡,随着稻香河流继续奔跑,微微笑,小时候的梦我知道…”——周杰伦《稻香》

          我哼唱着周杰伦的稻香,此时此刻坐在下乡的长途巴士上,透过布满污垢的玻璃欣赏着风景。这次来到乡下是为了回家,回到我最初留存有童年记忆的家。在繁华城市辗转许久,快节奏的学习生活压得我喘不过气,现在能够轻松愉悦的过几天农村生活,心里自然放松舒坦许多,豁然开朗。我还在惦记那个儿时的伙伴能不能按照约定一起来乡下,见见这四五年农村振兴的变化,留恋一段曾经难忘的岁月。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却如此模糊的名字,还有她的身影,至今还记着。“陈钰…”我喃喃自语,大概是这个名字,女孩苗条的身形轮廓逐渐浮现,不断变得清晰。

          陈钰是我邻家的小女孩,比我小五岁,按这样算,我现在大学已经毕业了,她应该还在上高二。别看年龄差异较大,那时候都能玩到一块去,除了我们俩还有附近几家的孩子,经常一起玩耍。这里面数我最大,他们便都叫我姐姐,我就拉着他们的手,玩躲猫猫东躲西藏,在田野里肆意奔跑,在树林里徜徉穿梭,领他们逛早集,教他们种地,平时一起折纸飞机,射弹珠和pia叽(东北方言),过年的时候一起学包饺子,放鞭炮…珍贵的回忆太多太多,简直一口气说不完。如今除了我和陈钰,剩下几个孩子,有的到城里打工根本没空回乡,有的过上有钱日子直接搬走了,有的早已杳无音信。陈钰是我能联系上的,也是最亲近的了。

           趁着还没到地方,一段最为难忘的回忆涌上心头,至今提起来还有些害羞,让人觉得不好意思,从未和别人谈过。现在的孩子父母都很疼爱,很少会因为犯错而挨打,顶多是挨骂。但我的小时候不一样,父母最极端的教育方式就是打,至于打哪里,要看错误程度,如果太严重,就必须要惩罚一些能让人长记性的部位,想必此时都大概猜出来了——打屁股。毕竟屁屁是个比较隐秘的区域,鸡毛蒜皮的事直接打,没有脱掉裤子,惹得他们十分生气时候,就要脱光露出白白嫩嫩的屁屁,这种羞耻感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太难堪了,相比之下,打手心和脚心都不算什么了。

          那就说说我最严重的那次吧,我模糊记得我和陈钰,还有另外两个孩子遭遇的“大灾难”。褪色的记忆已经泛黄,但春风还是粉里透红十分新鲜的迎面吹来,有一股勃勃生机的芳香。在这样活泼可爱的季节里,正是玩耍的好时节。沃土钻出绿芽,花苞悄然待放,大院的门一打开,我就迫不及待的跑出来,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连心情也变得万里无云,我沿着熟悉的方向跑去,斜对角的邻居便是陈钰家。陈钰见到我自然也是很开心,另外两家的孩子也凑过来。“雅欣姐姐,咱们一起玩吧。”我点点头,领着三个孩子往西边漫步,那边有横跨村子的小溪,井中打的水也是从这里挖出渠道来的。小溪结的冰已经融化,部分冰晶碎片零零星星的随着流水不断远去,潺潺的流淌。岸边种的全是柳树,一根根头发似的枝条还没染上绿色,却已经透露出无限的生机。我们几个人望着溅起的道道水花,心中充满了喜悦。陈钰跑到河边就要用手触碰柔软的水,“陈钰等会,那水很凉的,榨手(东北方言)。”陈钰哆哆嗦嗦把手伸回来了,我们三个都笑了,我领着她的手,沿着小溪边走。小溪尽头有一条铁路,为了防止出危险,铁路两边挖出了两道深深的鸿沟,行人没法直接走到铁轨上。此时,正好远处传来了火车的轰鸣声,我和他们几个原地盘腿坐下,静静享受着阳光的沐浴。火车颇似一条钢铁巨龙,笔直的横冲过来,卷着一股狂风,丝毫没有减速的从我们身边疾驰而过,风驰电掣。“芜湖,火车!”陈钰和其他孩子一起欢呼,我也跟着哈哈笑了起来。那时候都比较淘气,陈钰激动的往前走,沿着土坡就要到鸿沟去。“陈钰,危险,别去。”我合不拢嘴还在笑。只见她就像崖壁上的岩羊,在极为狭窄的落脚点往下爬。脚下一没留神,直接滑了下去,秃噜噜带着滚滚灰尘,滑到了谷底。她倒是挺开心,但是裤子都磨破了。“你这孩子,裤子都磨破了,给我上来!”我喊着,但是她下去之后就没法往上爬了。我只能也爬下,然后抱住她,一起再上坡。手接触她身体的一刻,感觉她的肌肤十分柔软。回到上面之后,沿着小溪继续走,前面豁然开朗的是一片水域,这里水比较浅,夏天有来这里玩耍和洗衣服的。不过春天的这里水已经很温暖了,听大人说因为这里有热泉口,所以冬天也不结冰。不过唯一的缺点是,这里的水不能喝——都洗过衣服的水,当然很脏了。

          “你们几个,都去水里好好洗洗。”我一声令下,几个女孩子犹豫的看着水面,其中的那个男孩麻溜利索的直接脱掉衣服,只剩下一天短裤,光着膀子跳进水里。女孩子天生自有的害躁,让陈钰两个孩子不敢脱衣服。我笑着说:“都是一起长大的,有什么不好脱的,快脱吧。”我看她们犹豫,我先做个表率,直接脱掉身上的裙子,脱到剩下胸罩和内裤的时候也有点抵触,不过还是都脱了,身上光溜溜的,孩子之间的纯洁无瑕,根本没有什么复杂的想法。我光着屁股也进了水里,于是她们俩也同样脱去衣服,四个人在水中玩的很欢乐。那个男孩子看着我们三个女孩子,盯着我,嘴中嘟囔着:“姐姐好白啊…”我脸一下子红了。几个人开始扬起水花,陈钰一个劲挥舞手臂,水全都溅到了我的脸上,“陈钰!”我生气的喊。快乐徜徉在我们之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下午,陈钰说她有些累了,就准备回家,我还没待够,所以她和另外那个男孩子先回去,我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这水就像温泉,温暖着我的身体,我在水中抱着另一个女孩,紧紧搂住她。“开心吧今天?”那个女孩兴奋的点点头,她洁净的身体滑溜溜的,十分的柔顺。马上天黑了,我得赶紧回家,所以急忙往回游,回到岸上,突然发现奇怪的事情:我的衣服不见了。包括胸罩和内裤,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明明记得把它们挂在最近的树枝上了。女孩快速穿好衣服,看见我还没找到,咧嘴对着我笑。“你…你嘲笑我?”女孩立刻收收嘴,找了绸布给我围上。一个年龄大的姐姐居然被年龄小的妹妹帮助,我感到十分害羞,赶紧狼狈的盖上隐私部位。

          回到家,进了卫生间,找到新衣服准备换上,我还在纳闷衣服跑到哪里去了,忽然听到外面一阵攒动,贴近门板听见了外面的谈话:“你们家雅欣呢?”母亲回答:“上卫生间去了。”“我们家陈钰,你看看,回来就这个样子,裤子磨破了,身上全是水你说整感冒了可怎么整!”感觉好像是生气了。“确实,等会雅欣出来之后…问问她。”“咱们都是邻居…不埋怨啥的,但是领着几个孩子跑河边去了,都告诉河边水凉,有的结冰容易掉进去,就是不听。”母亲好像也有些愤怒,“确实,这几个不听话的小崽子,等会看我怎么收拾她。”陈钰小声的呜咽声也传入我的耳朵,我咽了口唾液,心想完了,这出去不得挨揍?还是继续听他们对话吧。“你们俩也过来。”看样子另外两个孩子也到我们家了,之后便没了声音,我心想一直待在卫生间里也不是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等着挨打吧。

          打开厕所门,父母还有陈钰妈妈,还有三个孩子都看着我。我一下子愣住了,“雅欣,你们今天去哪了?”我摇摇头,“妈,我们就是出去玩了…”“实话实说!”她一声呕吼,吓得我颤了又颤,陈钰妈妈赶紧拍拍母亲,“别那么大声吓到孩子,雅欣她也不是…”“快说!”母亲喊着。我嗫嚅道:“去河边了…”“告没告诉你,不要去河边?”母亲质问我,我只能低下头,“今天我不扒了你的皮的!”母亲彻底生气了,而且是发了很大火,之前好久都没挨过揍,看来今天母亲要“大摆宴席”,彻底规矩我一下。“跪着去!”一般我挨打之前都要反思,所以要跪在冰凉的水泥地面上。地上全是小石子和沙粒,硌的膝盖疼痛难忍。我跪下之后,陈钰妈妈一直求情,赶紧扶我起来。“行,那你今天就等着吧。”母亲怒气冲冲,走进卧室取东西。三个孩子都吓傻了,但对于我,都是幸灾乐祸准备看我这个大姐姐挨打。母亲拿来板凳,手里还攥着钢板尺。这架势,我的屁股直发凉。接下来的一幕,不用想都知道,我要被脱光之后打屁屁。但令我惊讶的是,母亲居然反转的选择了意想不到的另外一条路。

          “雅欣,你坐这里。”母亲让我坐在凳子上,我还有些疑惑,我挨打,不应该是母亲坐在凳子上,我趴在她的腿上吗?我也只能按照命令,坐在凳子上。屁股在凳子面上摩擦,让我觉得很不舒服。“陈钰妈妈,你看陈钰今天,犯的错误岂不是挺大?”陈钰妈妈愣了一下,点点头,“那倒是,裤子破了倒没什么,跑到河边小溪去玩,本来就危险还容易感冒发烧…”“行,陈钰,现在你趴在雅欣姐姐的腿上。”我震惊的看着陈钰充满求生欲的小眼神,向我眨眨眼,眼睫毛上还留有晶莹剔透的泪水。她趴在我腿上的一刻,就感觉十分温柔的身躯有分量的压在我的腿上,我紧紧抱住她的身体。“雅欣,现在你来惩罚陈钰,我今天就让你感受到间接的疼痛,你看看你抽你最要好的妹妹是什么感觉。记住了,给我使劲用力打。”我颤抖着双手,轻轻搭在她的屁股上,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屁股,那屁屁柔软有弹性,捏起来很有手感。我慢慢抬起手,不敢用太大力,轻轻的拍下去。“给我用点力!”强迫之下,我只能逐渐用力,陈钰开始喘息,疼痛逐渐加深,看不见陈钰的脸,反正我的脸是红了。一下下打在只有轻薄衣服遮挡的屁股上,一颤一颤的十分可爱。不知不觉,我居然还喜欢上了这种打别人软软乎乎小屁股的感觉,速度逐渐加快,只见她的屁股快速颤抖。她脸上表现出娇羞的样子,这下没脸见人了,旁边两个孩子捂着嘴偷着乐。连续打几十下之后,母亲命令停手。难道结束了?陈钰脸上留下轻轻的泪痕,打屁股实在是太痛了,我五指并拢轻柔的抚摸她的屁屁,给她揉揉。

          “现在把裤子脱掉。”陈钰霎时小脸煞白,自己就要被看光了,何况还有个男孩子。在河边脱光没什么,现在这么多人,还要光着屁股挨打,简直羞耻不知多少倍了。我倒没觉得什么,双手拉住她裤子,往下一拽,松弛的裤子直接顺着大腿往下滑落,现在腿上只剩下内裤,浅蓝色🩵的内裤映入眼帘,连这颜色都不知不觉中透露着可爱劲儿。我直接把她有弹性的紧身内裤也拉了下去,刚在溪水里洗过澡的小屁股白白净净毫无灰尘,表面光滑细腻,屁屁好像还带着一股少女的体香。母亲递过来一把钢板尺,我在想,这铁尺子抽屁股,不得皮开肉绽,屁股开花啊。“快打!”母亲喝道。我只好捏住戒尺,冰凉的表面贴黏在她的屁股上,让她直打寒战。戒尺高高扬起,掀起阵阵冷风,快速落下,抽打在白净的屁股上就是一道深深地红印子,痕迹清晰可见,光着屁股挨打是火辣辣的疼。陈钰第一下就叫喊出来,像杀猪一般嚎叫着,双脚直乱蹬。连续几下,钢铁与布丁一样的肌肤的亲密接触,摩擦出火花,响彻整个屋内的是清脆的抽打声,噼噼啪啪。很快红通通的横竖交叉的道子布满了整个屁股,陈钰捂着滚烫的屁股不让打。“手拿开!最后五下,快点的!”母亲命令。陈钰嚎啕大哭,强忍着疼痛和恐惧,把手离开屁股,可怜的小屁股只能硬挺着抽打。拍打在伤口上,针扎一样的疼,烈火中燃烧的刺激下,陈钰疯狂的踢着腿。

          抽打结束了,我并没有挨打。还记得陈钰之后一整夜都得趴着睡,屁股上涂了药,整整哭了一晚上。我侥幸逃脱,但心里也有了阴影,这或许是母亲给我的打击。现在想想自己屁股都有些刮阴风。从记忆中苏醒,看到马上到目的地了,收拾东西准备下车。回到家,院子还是老样子,只不过被层层灰尘掩盖罢了。惊喜的是,陈钰真的赴约了,她长大了很多,是个有淑女气质的高中女孩了,有青春一般的魅力。“咱们长大的地方,多好啊。”我感叹道。陈雨点点头,接下来,继续在村子周围转转,溜达溜达就到了熟悉的地方,那条小溪如今已经干涸,村子用上了水泵和水管,早已不再用井来打水。小溪让陈钰想起了什么,她转头看看我,“雅欣姐,还记得,这条小溪和咱们的故事吗?”我脸蛋红扑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我揍陈钰的故事。“记得啊,还因为这个,你挨揍了。”陈钰点点头,“当年,你侥幸逃脱了,但我挨打了。我有个愿望,你看能不能实现…”“你说。”“我…想打你的…屁股,当年你可是这样对我的。”我一下子大脑空白,这小孩居然要打我。“姐姐最好了…姐姐也挺听话的,但是,打屁股的这种行为我忘不了,所以能让我反过来,也体验一下嘛?”我没办法,只能强忍着同意了。“但是你别下手太狠。”她点点头。

          同样的姿势,如今我却趴在了她的腿上,妹妹打姐姐的屁股,这种反差感更让我羞耻难堪。柔弱的小手在我的屁股上摩挲,显然我成熟的屁股更加饱满,有一种大学生极致的可爱感,屁股更加圆挺翘。又到了害羞的那一刻,现在轮到我脱裤子了,陈钰看到我淡黄色🟨的蕾丝小内裤时,我的脸像岩浆一样翻滚,不断沸腾。一下下的抽打在屁股上,肉浪翻滚,和当年一样……

          流星雨之下,或者说,只有农村晴朗的天空才能看见流星雨,许下心愿,那稻田里奔跑的身影,永远留存在珍贵的回忆当中。稻子的香甜,至今在鼻子边,萦绕着我,牵着我的灵魂,让我时不时回忆那段往事,那屁屁上可爱的红痕,也印在了脑海之中…

      (全文完)

      根据东北乡下经历改变

      打姐姐的描写有点少
      回复
      写的真好写的真好写的真好写的真好
      回复
      区长
      靓号:435
      管理员
      打赏了82250金币
    • wiwiwl【第四届征文大赛】优秀奖已发放
      拉黑 1星期前 电脑端回复
    • 悠哉兔兔谢谢~
      拉黑 6天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