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46 内容:1706

    海棠花开1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1

      第一章 重遇

      当记者在偌大的博物馆里找到颜欢时,少女正低着头,目光柔和而多情全都落在了玻璃罩中的博山炉上。嘴角微微扬起浅浅弧度,完全沉醉于自己的世界中。

      “颜小姐,颜小姐?”记者小心翼翼的轻轻含着颜欢的名字,生怕将眼前画一般的人儿惊醒。侧颜精致优雅,美的像上好的羊脂玉雕成的绝美艺术品。

      “是肖记者啊”颜欢将目光从展台上移到记者身上,微微颔首,算打了个招呼,优雅又高傲。周身散发着温润却又带着丝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采访吗?现在就开始吧。”

      颜欢一身素色短裙,亚麻的对襟,裙摆上绘着一丛墨竹。修长白皙着小腿因着高跟鞋的缘故绷得笔直,像竹子般挺拔。迈开步子走了几步,站在了摄影机前。

      “我叫颜欢,字永欢”颜欢对着镜头微微一笑。

      “我对于历史和文学是从心底上热爱的”颜欢的指尖拂过冰冷的加厚玻璃壁。清冷的声音在空旷的博物馆散开。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带了点江南人特有的软糯,像圆润的玉珠滚落在蚌壳里,有着让人莫名心宁的魔力。

      颜欢回答了几个常规的问题,详细的介绍了几件文物。

      整个拍摄团队此刻的心情都非常好,这一季节目采访下来,眼前的少女是最配合的。要知道,她也是这一季采访下来最有实力的嘉宾。年纪轻轻便是北大的医学,历史双学位拥有者。她还著书数本,担任博物馆的代言人,为数百件古董写介绍词,被称为诸多年轻人标为女神。

      记者按照计划,正准备问下一个问题时。面前女孩的杏目一亮,直直的弯下了腰,朝着记者的方向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这般大幅度的动作使得本就不宽松的裙子,将她玲珑有致的身体勒出了优雅而又妖娆的弧度。直挺挺的,一动不动,画面像是被定格住了。

      没有人去欣赏这画似得一幕。颜欢的举动让摄制组的所有人都捏了把冷汗,尤其是正对着颜欢的记者,豆大的汗滴出现在了她打理的极好的鬓角。攥着麦克风的指尖有些发白。

      “你先录完,我在你办公室等你。”

      是记者的身后传来的声音。醇厚低磁,在空气中漾开浅浅涟漪,惹得人心尖一颤。

      “是”

      等到少女恭敬答应后起身。摄制组的工作人员才反应过来,回头看那个只留下颀长背影的男人。

      然而,除了一个如利剑般挺拔笔直的背影,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众人期待好奇的目光并没有求得男人的回眸一笑。

      “继续吧”颜欢凉凉的声音将严重走神的摄制组惊醒。众人手忙脚乱的调整起了机器,继续开始拍摄。

      众人都能感觉到,重新开始拍摄后,颜欢有些魂不守舍。与先前的侃侃而谈不同,她有些迫不及待的结束话题,记者问什么,她老老实实答什么。以至于后半程的录制提早结束。

      导演没有追究什么,反正颜欢前半段的录制侃侃而谈说了许多,先前还担心超过预计的时长要裁剪掉许多精华的文物讲解,这下到不用担心了。导演愉快的宣布结束今天的拍摄,颜欢长长舒了口气,扬起的笑有几分发自心底的轻松,冲着摄像组深深鞠了一躬。

      剩下的事就交给了博物馆的同事们了,颜欢简单的交代聊几句注意事项,匆匆朝着办公室快步走去。

      攥着裙角,颜欢毫无意识的反复搓揉着定制的高级面料,心脏在胸膛里剧烈跳动着,带动着全身的细胞都躁动了起来。

      颜欢在办公室门口停了下来,那个勾起所有人好奇心的男人,是教她养她多年的师父。她这个师父啊,这十年间一直神神秘秘,在世界兜兜转转。非常放心的留她一个人在国内打拼,只是偶尔回来看一眼自己的小徒弟,而且是偷偷的看一眼。结果就是,颜欢每次见师父都紧张的血压飙升,血液沸腾。原因也非常简单,她这师父,就是一暴力狂!

      颜欢在办公室门口理顺了气儿,才抬手轻叩房门。听得那一声低沉的“进”,方开了门。

      男人背对着颜欢,逆光而站。晨光顺着他精致立体的五官倾泻,现出一个棱角分明的侧颜。他唇边夹着一根烟,薄唇微启,缓缓吐出一口清冷的雾。

      “永欢”男人低磁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的响了起来。左手捏着烟,按在了干干净净的烟灰缸里,笔直的烟扭曲的立在烟灰缸里,像极了颜欢此刻的心情。

      没等颜欢反应过来,肩上被一股突如其来的的力往前一推。上半身被死死钉在办公桌上。半边脸被动的贴在原木桌上。颜欢的心咯噔一下,仿佛在一瞬间被掏出身体做了回自由落体,拳头大的心脏从十八层楼重新跌进胸膛内。

      手腕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死死扣在腰上,让有良好跆拳道底子的颜欢毫无反抗的余地。办公桌刚好半人高,颜欢这么一趴,本就翘挺的臀更是刚好朝着男人,方便他动手。

      颜欢白皙的小脸因这姿势羞愧地染上一层绯红,贝齿咬着下唇,求饶搞好似的软软喊了声师父。

      回应她的却是巴掌落下的清脆声音和臀上炸裂开的疼痛。

      许久没有挨过打的颜欢,终是没能将稀碎的呻吟声咽回喉咙里。男人也没打算放过她,一连十几下的巴掌打的颜欢双腿颤抖,呼痛求饶。

      “生怕别人不知道颜小姐在办公室里挨打是吧?再喊的大声一点!他们就都过来帮你求情了”男人淡淡撇了颜欢一眼,语气平淡的好像在商量晚上吃什么,却是让颜欢一哆嗦,抿着唇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

      裙子是紧身的款,做大幅度的动作本就勉强,更不用说被按成一个标准直角了。颜欢被裙子勒得浑身难受,尤其是屁股,又麻又烫,疼痛一点点渗进肉里,均匀的很,不用摸颜欢都知道,自己那许久没有挨过打的屁股肯定肿了一层。

      颜欢咬着牙轻啧了一声,看今天师父的架势,不等她认错,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在外面讲话相当有分量的颜欢,如今成了办公桌上的鱼肉,而她师父,俨然就是一把明晃晃的杀猪刀。今天是被切成肉块还是剁成肉沫,全看她师父的心情!

      浅褐色的眸子无意瞥到身后,男人平静的看着她,眸子里没有一丝波澜,甚至带着些似有似无的笑意。颜欢心里暗喜,酝酿了一下措辞,试探的开了口。

      “师父,欢儿知道错了”颜欢的普通话带着江南人特有的软糯,加上她刻意的撒娇,惹得本就没有生气的男人浅浅一笑,悠悠开口

      “错哪了?”

      “欢儿后半段的录制,过于敷衍,让整个摄制组看着我脸色办事。欢儿错了,不该,不该摆架子……”

      颜欢越说越心虚,恨不得把脑袋埋进办公桌里。

      男人看着小徒儿恨不得躲进办公桌里的土拨鼠模样,脸上的笑意是掩不住的,却板着脸,又给颜欢红肿的屁股填了几巴掌。颜欢颤抖着身子,硬是没吭声。

      “起来吧”

      男人松开一直钳在颜欢腰间的手,扶着她的肩帮她起身。

      颜欢扯了扯裙摆,顺带哀怨的揉了揉屁股,方才站直了身子。

      男人看着颜欢哀怨却又不敢言的模样,轻笑出了声“这才是我的小徒弟,镜头前那个,我差点认不出来。”男人顿了顿,缓缓说 “我回来了,回二中当老师。”

      颜欢愣在了原地,擦眼泪的手僵在半空。特别失礼的死盯着男人,几十巴掌都没把二十四岁的颜欢打出眼泪来,男人一句话,仿佛把颜欢逼回了十年前,重新变成那个特别爱哭的小孩。

      “收拾一下,回家”

      男人还是像十年前一样不懂得安慰人。颜欢却是不想去计较,扬起笑脸重重点了点头。

      “好,我们,回家”

      “……”

      “师父……”

      “嗯”

      “有你的地方,才算家”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