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60 内容:1721

    管教我的严厉姐姐竟然是贝(第三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7
    • 原创
    • 三、趴在我和大叔腿上自己抽自己光屁股的“严主”姐姐

       

      前言:抱歉这么久没更新,最近挺忙加上有很多事情,难有心情静下心认认真真写文。作为一个理科生加网络社恐症,除了高中作文和论文从来没有写过这样大段的文字,但写文的时候沉浸在人物的情感和故事中也给我带来了很新奇的体验,虽然沉浸进去的是个小黄文感觉怪怪的。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足之处还望大家谅解,写文的时候我也在努力的斟酌字眼,经常来来回回删改好多次,努力想达到我最想要的那种感觉,不过确实水平有限,很多地方我自己也感觉非常的大白话,有种小学生流水账既视感。大家的评论和打赏我都看到了,很感谢大家的喜爱,这个文我也一定不会坑,起码让他有一个流畅的故事而不是到某一段突然戛然而止,有什么想让“我”和姐姐受到的羞耻的惩罚也欢迎大家在评论区提出来,我偷偷找找灵感()

       

       

      我和大叔坐在对向放置的椅子上,姐姐趴在我和大叔的腿上,姐姐修长的大腿和红红的屁股完全的展现在了我面前。谁能想到平时高冷的严主姐姐,现在竟然趴在了自己的贝的腿上。大叔突然对我说道:“你把你姐姐的内裤脱下来。”

       

      听到这句话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头惊讶的看着大叔。大叔看我愣着半天不动手,对我说道:“没听到么,还要我再说一次?”之前挨打的时候大叔为了保持一点姐姐的脸面,在我面前都给姐姐留着一条内裤,即使光屁股挨打的时候也都是在姐姐的卧室和背对着我的时候。可能大叔真的对姐姐有点失望吧,所以决定脱下最后一层遮羞布好好羞一下姐姐,让姐姐记住这次错误。终于可以看到平时罚我的时候高高在上的姐姐的光屁股了,这是多少平时姐姐的追求者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双手慢慢的伸向了姐姐的内裤,姐姐内裤上的皮卡丘仿佛在向我打着招呼。

       

      正当我的手刚刚碰到姐姐的内裤的时候,姐姐的双手突然紧紧抓住了自己的内裤,扭过头来看向大叔,贝齿轻咬着淡淡粉唇,求饶般的摇了摇头。大叔只是淡然地看着姐姐,充满威严地眼神中已经表达了不容否决的态度。姐姐知道求饶也没有用,只好慢慢的松开了手,刚才挨打都没有喊一声的姐姐一下子眼眶变得红红的,委屈的眼泪倔强的不肯离开眼眶。看到姐姐我见犹怜的样子,我心中顿时充满了不忍,也替姐姐向大叔求饶道:“大叔,能,能不能…能不能不要脱姐姐内裤。”

       

      大叔最终也没有强求让我来动手脱掉姐姐的内裤,自己上手将姐姐的内裤脱到了大腿根处。终于,姐姐的光屁股完全的暴露在了我的面前,好看的弧线勾勒出了姐姐因为经常锻炼而异常挺翘的臀部,刚才只能从内裤边缘了看到的一抹深红现在均匀攀附在姐姐的两瓣臀肉上。姐姐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屁股完全裸露在了空气中,紧紧的夹住了双腿,屁股紧张的微微颤抖,两瓣臀肉之间的缝隙也夹着严严实实的,却充满了让人向其中探索的魔力。看到这一幕我的小兄弟忍不住慢慢抬起了头,我现在还是光着屁股坐在板凳上,就正好顶在了姐姐的腰上,姐姐感受到了腰部的异样,扭过头来嗔怒的瞪了我一眼。姐姐的这一瞪让我想起了以前凶巴巴的严厉的姐姐,即使现在姐姐光着屁股趴在我腿上,也让我忍不住心底一颤。

       

      大叔递给了姐姐一把戒尺,对姐姐说道:“五十下报数,开始吧。”姐姐有着一定的舞蹈功底,身体的柔韧性也不错,diy对姐姐来说并不困难。姐姐微微侧过了身,刚才遮挡着姐姐的脸的长发也滑倒了一旁,我看到姐姐的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都快要赶上自己的屁股了。姐姐手抓着戒尺的末端,从上向下竖着打响了自己的屁股,这样的姿势虽然腰部会累一些,但可以让胳膊保持最好的发力位置。尽管姐姐的动作因为害羞而略有些僵硬,但却十分熟练地找好了发力的姿势和位置,轻车熟路的样子好像以前经常这么干,大叔看起来对此也非常淡然。

       

      “啪”“一”

       

      “不算,用力”

       

      “啪”“一”比刚才的声音更响一些。

       

      “不算,用力”大叔的语气平静而不容置疑。

       

      姐姐只好心一横,抡圆了胳膊,狠下心重重的抽了下来。

       

      “啪!”一声明显比刚才更重的板子声响了起来。姐姐自己也没想到这下这么重,光着的小脚一下子绷直了,身子也忍不住乱扭起来。可姐姐一疼这次却忘了报数,大叔一只手一把把姐姐的手按在背后,另一只手狠狠的连续不断的扇在姐姐的屁股上。“打别人打不好,现在连diy的规矩也忘了,你的贱屁股是不是欠抽!”

       

      大叔的巴掌频率比刚才快了很多,一点不给姐姐喘息的机会,姐姐上半身被大叔紧紧固定着没有办法乱动,也顾不上当主的矜持了,刚才仅仅夹紧的双腿此时一直乱蹬企图缓解些许疼痛,挣扎中大腿根处的内裤调皮地滑落到了膝盖处,连带着两座小山丘缝隙间隐秘的花园若隐若现暴露在我的眼前。女孩子最羞于见人的地方也不时暴露在阳光下,隐隐还能看到一丝明亮的水渍。我眼睛都看直了,脸上红彤彤的。“对不起,大叔,我错了“我不敢了,别打了,好疼”“别打了,我好好挨打,我好好diy。”现在像小孩子一样求饶的姐姐,一点都看不出来之前曾经是我的高冷管教主姐姐,曾经是校园里仰慕者众多的气质出众的校花。

       

      大叔的巴掌终归停了下来,被大叔教训过后的姐姐连忙规规矩矩的趴在我和大叔腿上,高高的举起戒尺抽向了自己的屁股。

       

      “啪”“一”一声清脆的板子声和姐姐低低的带着一点哭腔的报数声响了起来。

       

      “用力一点!”姐姐只好又加了几分力道。

       

      “啪。”“二”

       

      “胳膊抬高。”

       

      “啪!”“啊,三”

       

      “报数大声点。”

       

      “啪!”“四!”

       

      “屁股侧过来一些好发力。”

       

      啪!”“是,五!”

       

      ……

       

      “啪!”“四十八”

       

      “啪!”“四十九”

       

      “啪!”“五十”

       

      终于在大叔的训斥下,姐姐的五十下diy打完了,姐姐的屁股上布满了歪歪扭扭,深浅不一的板子的痕迹。diy也是一项体力活,饶是经常锻炼的姐姐此时也微微喘着粗气。大叔让姐姐休息一会儿,姐姐听到后紧绷的身子顿时放松下来,往下一趴摊在了我和大叔的腿上,双手向后轻轻的揉着自己饱经风霜的屁股。姐姐胸前还是有些资本的,一放松不要紧,一下子两团软肉就挤在了我的腿上,而我下半身什么都没有穿,只隔了一层小背心的薄薄的布料,柔软的触感让还是处男的我一阵气血上涌。姐姐感受到了顶在她腰间不安分的小东西,一回头又正好看到我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姐姐光裸的臀部。姐姐顿时又羞又气,于是一下狠狠的掐在了我的大腿上。突然的疼痛让我惊呼出声,大叔听到后问我怎么了。我看着姐姐威胁的眼神心里有一点发怵,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我的皮肤比较白,平时挨打的时候也很显伤,姐姐这一下掐的也很重,一下在我大腿处掐出了一个黑紫的印子,大叔低头看到了我腿上的淤青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大叔看到姐姐还这么不老实,知道姐姐打心底里还是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于是冷冷的对姐姐说:“你今天的表现让我很失望,从之前你冷落你弟弟,到今天罚你弟弟时手法的不熟练,你要知道控制不好力度是可能会对贝造成预料之外的伤害的,一直到现在你的态度都很轻浮。贝愿意让渡自己的一部分权力给主,是对主的一种信任,希望你获得了这份信任以后不要以为这是自己应得的,从而肆意妄为。你在我这里也是当贝的,我希望你能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对你冷暴力或者实践的时候乱打一气,你会怎么想。”

       

      大叔能这么设身处地的替贝着想,也很照顾我的感受,说实话让我心里挺感动的,也说明大叔是个很有原则的主。姐姐听到大叔的话后,低头想了一会儿,然后认真的对大叔说:“对不起大叔,我知道错了。”

       

      “给你弟弟也道歉。”大叔对姐姐说到。

       

      作为主的姐姐要给贝道歉,似乎有点难以开口,但姐姐还是扭过头认真的对我说:“是姐姐做的不对,姐姐以后会认真改正的。”我能感觉出来姐姐的道歉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被大叔强迫的,之前被姐姐冷落产生的一些小别扭也顿时烟消云散了。姐姐作为主的道歉终归还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我支支吾吾的回答道:“没,没关系。”

       

      但大叔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姐姐,“继续五十下,每打一下说一句请弟弟监督惩罚。”

       

      “啊,能不能不。”但看到大叔认真的神情,曾经在我面前严厉到说一不二的姐姐却只能默默把下半句求饶咽到了肚子里,乖乖的撅起了屁股,然后调整好姿势,继续羞耻的抽起了自己的屁股。

       

      “啪!”“一,请,请弟弟监督,监督惩罚。”以前都是我光着屁股跪在姐姐面前哭着请罚,现在姐姐却要反过来光着屁股像我请罚,身份上的反差感让姐姐异常羞耻,声音断断续续,低的像蚊子叫一般。

       

      “有点认错的态度,请罚声音高点!”大叔魔鬼般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有意让姐姐感到更加羞耻。

       

      “啪!“是,二,请弟弟监督惩罚!”姐姐眼一闭心一横大声的报出了请罚的内容。

       

      “啪!“三,请弟弟监督,监督惩罚!”都说一回生两回熟,可已经第三次报数的姐姐声音中还是充满了难以抑制的颤抖。

       

      “啪!“四,请弟弟监督惩罚!”

       

      “啪!“五,请弟弟监督惩罚!”

       

      ……

       

      一声声的请罚回响在房间内,像一波波潮水冲击着姐姐的自尊,姐姐作为主的骄傲慢慢被撕碎。可姐姐却没有感觉到痛苦,反而心底涌出些许奇怪的感觉,就像是某种快感一般,身体上也产生了反应,女孩子最隐秘的地方慢慢变得湿润。

       

      终于五十下打完了,姐姐的头发稍凌乱地搭在脸上,红红的脸上有一层薄薄的汗珠。大叔轻轻揉了揉姐姐的头,温柔地对姐姐说到“做的很好,很疼吧。”姐姐刚才那样羞耻的惩罚都忍着没有哭出来,可现在眼泪却一下子夺眶而出,泪水浸润了姐姐长长的睫毛。姐姐的脸埋在雪藕般的纤纤玉臂中,一抽一抽地吸着鼻子,可怜的样子让我看了都心疼不已。现在的姐姐哪有一点高冷严厉的样子,活脱脱一个被罚完后哭鼻子的可怜小贝。大叔的手轻攀上了姐姐的屁股,轻柔的为姐姐揉开了屁股上的肿块。

       

      温馨的时光总是那么愉快而短暂,休息了一会儿后,大叔对我说道:“你也逃不了,现在该你了。”看着姐姐深红中透着些许紫色的屁股,想到自己接下来将要面临的狂风暴雨,我的贴着板凳的光屁股顿时感到阵阵发凉。

       

      姐姐从大叔和我的腿上站了起来,刚准备提起内裤的时候,大叔突然说:“不许提,把内裤脱下来。”要在自己的贝面前彻彻底底的下半身一丝不挂,姐姐顿时感到非常难堪。可大叔的话姐姐不敢不听,而且想到自己已经在弟弟面前光着屁股diy过了,姐姐牙冠一咬,先抬起头瞪了我一眼,我便知趣的把头扭到了一边,然后缓缓脱下了自己的内裤,整齐的叠放在了一边。姐姐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听的我心里痒痒的,我的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平时大家眼中清冷的姐姐,现在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小背心的反差的样子。

       

      接着大叔命令我跪趴在沙发上,往沙发上挪动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姐姐,姐姐脸色潮红,双手交叉着紧紧挡在最隐秘的三角形区域前,尽力维护着女孩子最后的矜持,双手两侧白嫩的大腿更让人浮想联翩。小背心的下摆时遮时掩在两侧挺翘山峰中间的一道山谷顶端,却显得身后的曲线更加诱人。只一眼就狠狠揪住了我的心,可我却不敢让目光多停留一刻,按着大叔的要求,上半身趴在沙发靠背上,双腿大大分开,膝盖堪堪跪在沙发的边上,稍微一乱动就可能掉下去。腰沉下去屁股高高撅起,高度恰好能让站着的姐姐挥舞起工具来十分顺手。这个姿势从后面看臀缝间连着下面不听话抬着头的小东西全都一览无余,饶是我是个男生也感到羞耻不已。

       

      大叔接下来对姐姐的命令让我和姐姐都心神荡漾起来,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叔要姐姐脱下内裤了。“马要马鞭的激励才能跑快,驴拉磨也要抽一下动一下才能完成好自己的任务,既然你当不好主我就用同样的办法教教你。你去站着收拾你弟弟,同时我在你身后抽你的贱屁股。”

       

      Lv.1

      第二章呢?

    • 星星低价处理自己把第一篇看完去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打赏了1000金币
      回复
      打赏了1000金币
      回复
      打赏了1000金币
      回复
      求继续更新
      回复
      催更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