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60 内容:1721

    不予时光度流年(十五/十六)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7
    • 原创
    •   【十五】

        等夏莫洗完澡,心里始终还是不放心,再次来到秦韵的房间门外。

        刚要举手敲门,却听到里面传出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夏莫的心一紧,心想秦韵的病这么严重了,她怎么还在工作,不去医院看看?

        夏莫心里又惊又怒,不行!管她愿不愿意,得马上让她去医院看病!夏莫重重地推开了门,只见秦韵坐在椅子上咳得都弯下了腰,整张脸由于用力,都涨成了一片通红。

        “韵姐,你的病不能再拖了,跟我去医院!”夏莫抓着秦韵的手想要将她扶起。

        秦韵却微微一缩,大声咳嗽了两下,然后好不容易才勉强止住了咳意,抬起头来喘着气望着夏莫,“小莫,我都说了我不去医院,别再打扰我工作了好吗?”

        “工作有身体要紧吗?没有了健康,你再赚多少钱都没有意义。”夏莫摸了摸秦韵的额头,滚烫得像火一样,果然她是在发高烧。

        “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秦韵的态度仍然坚决,只是声音听起来俞加虚弱。

        “秦韵,再问你一遍,真的不去吗?”夏莫脸色阴沉下来,心里却急得像火烧蚂蚁。

        “不去。”

        “上次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吗?不听话我就打你屁股!”

        “啊……”秦韵惊呼了一声,身体突然被夏莫抱起,很快她的上半身就被夏莫按趴在了桌上,两条细长的美腿只能有气无力地朝后乱踢着。

        夏莫站在一侧,迅速地拽下了秦韵的睡裤,两瓣雪白无暇的光芒霎时间耀眼地暴露在灯光下,夏莫也不废话,抬起手左右开弓地重重地拍了上去,激起一阵阵涟漪。

        啪啪啪!夏莫的手朝着秦韵光溜溜的屁股上呼啸而下,接连不断,娇臀上随即就染起了一层亮粉色,秦韵不由吃痛地连连闷哼着,可夏莫并没有留情的意思,巴掌仍是落得很急,一下下胡乱地揍在那两瓣柔软上,又带起一阵绯红。

        “小莫…你放开我…疼……”秦韵小嘴含含糊糊地说着,身体显得愈发昏昏沉沉。

        夏莫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气恨,抬手在秦韵的臀上又重重打了一记,“乖乖地跟我去医院,不然打烂你的屁股。”夏莫的语气不由商量。

        啪啪啪啪啪啪!应接不暇的巴掌不断地落在了秦韵的娇臀上,夏莫狠了狠心,手上的力度又加重了一丝,她知道就算她能强硬地将秦韵抱去医院,可是只要秦韵不配合的话,医生也没办法帮她治疗的。

        “秦韵,你到底肯不肯听话?”夏莫不知道秦韵为何这么抵触医院,可她的病真的不能再耽误了,眼见打屁股也用上了,可是秦韵还是不愿意妥协,夏莫显得十分苦恼。

        秦韵上半身软绵绵地趴在桌上,向后突兀着红屁股,小嘴含糊不清地呢喃着什么,身体突然有些晃荡,竟一下子朝夏莫怀里跌了过来。

        夏莫心急如焚,忙伸出两手扶住了她,“韵姐,你怎么了?”

        秦韵好像真的没什么力气了,被夏莫扶住后,身体软绵绵的就倒进了夏莫的怀里,“小莫……头好晕,身上……身上好冷……”

        其实秦韵的身体一进入夏莫的怀里,夏莫就感觉到她身上烫得厉害。听到她的话,夏莫赶忙把手摸到她的额头上,这一摸,夏莫的心像是被重重揪了一下,她无比心疼地抱起秦韵就冲出了门外。

        “韵姐,坚持一下,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等到了医院你就会好起来的……”夏莫艰难地抱着秦韵一路小跑,脸颊上汗水淋漓地往下流着,一双干净明亮眸子里此时却蒙起了一层水雾。

        “我讨厌,也害怕医院……洁…她就是在医院离开我的……”

        “韵姐,你别再说话了,你只是发烧而已,你不会有事的!”夏莫将秦韵的身子搂得更紧,她勉强着挤出了一个笑容安慰着秦韵。

        秦韵看起来十分虚弱,好似用尽了全身力气,耸拉着脑袋,将脸埋进了夏莫的怀里,声若蚊蝇,似乎说了一句:莫失莫忘,莫离莫弃。”

          【十六】  

         好在经急症值班的医生检查和诊断,确认秦韵是病毒性感冒引起的高烧。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体温表显示,此刻她已经高烧到了三十九度二。成年人体温超过三十九度是很危险的,必须马上打退烧针和挂盐水。

           于是夏莫赶紧去配药和交钱。拿了医生开出的各种药剂和盐水后,又抱着迷迷糊糊的秦韵来到注射室,由于秦韵还处于在昏昏沉沉的状态,夏莫只好抱起秦韵将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将秦韵的睡裤拉下半截,然而娇臀肌肤上醒目的巴掌红印还历历在目,于是在医生狐疑的目光中夏莫只能尴尬的撇过头,佯装无辜。

        不过报应很快就来,冰冷的针头刚碰触到红彤彤的臀部肌肤时,秦韵在昏迷中仿佛提前感知到危险一样,双手紧紧地挪住着夏莫的脖颈,当针头进入到肌肤里,剧烈的疼痛更是让秦韵一口银牙利齿狠狠咬在了夏莫的手臂上。“啊!韵姐,你是属狗的吗?”

        退烧针一针打下去,效果还真灵。没几分钟,秦韵就出了一身大汗,体温马上降了下去。接着,护士又在一大瓶盐水里注射进那些消炎和抗病毒的药,针管插进秦韵的手背经脉里,夏莫当然少不了又被秦韵狠狠咬了一口。随后瓶子被高高挂了起来,夏莫去寻了个临时病床,扶着浑身无力的的秦韵躺到病床上,好让她一边休息。一边挂瓶。

           体温已经降下来的秦韵,此刻人也清醒了许多,在夏莫忙着照顾她的过程中,她却是一直默默的看着夏莫,一句话也没说。夏莫先脱掉了她脚上的鞋。让她整个身体在病床上躺正,接着打开放在床边的被子,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

        夏莫累了半天,额上也微微见汗了,看到躺病床上的秦韵正盯着她看,夏莫笑了一下,用手抹了下额上的汗水,在秦韵的身边坐了下来,关心道:“韵姐你好点了吗?头还晕吗?”

          哪知道,夏莫这么尽心尽力的为秦韵忙前忙后的,秦韵的反应竟然是哼了一声,然后白了夏莫一眼后,马上转过头不愿理睬夏莫。

        夏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以为是秦韵烧糊涂了,连忙伸出手将秦韵的脑袋转了过来对着她,神色不安道∶“韵姐,你不会是头脑烧坏了,忘记我了吧?”

        “你这个坏蛋,我忘记谁也不会忘记你的。”秦韵罕见地对夏莫做了一个十分傲娇的表情。

        “韵姐,那你干嘛不理我?”

        “我才不要理你呢。”秦韵没好气道,又白了夏莫一眼后,娇嗔道:“我都生病了,你还打…打我屁股…医生刚刚给我打针的时候肯定都看见了……哎呀丢死人了…你让我一会怎么好意思见人……”

        夏莫难得看见秦韵还有如此小女生的一面,强烈的反差感让夏莫愈加觉得秦韵实在是迷人极了。“韵姐,医生都是有职业操守的,不会随便泄露病人隐私的。”

        “她不说,可她内心里会笑话我呀,肯定是在笑话我这么大的人来医院前还像小孩子一样被打屁股,啊夏莫都怪你……”

        望着秦韵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样子,夏莫不禁觉得确实是自己导致秦韵丢脸的,心中默默发誓以后除了她自己她绝不会再允许第二个人看见秦韵光屁股的模样了。

        “韵姐,她要敢笑话你,我就……我就投诉她!”

        一瓶盐水,挂了半个多小时后,也终于见底了,护士过来拔下针头后,夏莫扶着秦韵起来准备带秦韵回家。只是,虽然刚刚挂完瓶,但药效毕竟没有那么快见效。秦韵依然还是有点头晕,走路也不是那么稳当。夏莫几乎是半搂半抱的扶着秦韵出了医院,然后上了秦韵的车。

           车子当然是由夏莫来开,夏莫先打开手里的塑料袋来看了看,里面是医院配来给秦韵的药。有些是明天继续挂瓶用的,有些则是回家用的。忽然间,夏莫想起了前面看病时那位医生的吩咐,转头问副驾驶靠在车座背上的秦韵道:“对了韵姐,家里有没有温度计?”

           秦韵正有点昏昏欲睡,闻言睁开眼睛,莫名其妙的看着夏莫道:“温度计?什么温度计?”

           夏莫只好用手做了个把东西放入嘴中含着的动作,道:“就是放到嘴里量体温的那个东西,哦,我知道了,是叫体温表是吧?”

           这下秦韵也听懂了,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又不常生病,家里备那东西干什么?”

           夏莫哦了一声,道:“没有可不行啊,我一会去买吧。医生说了,由于你是病毒性感冒,挂完瓶后,药物和病毒在你体内斗争,晚上你很有可能因此会烧回来的。如果体温超过三十九度,那是很危险的,搞不好就会转成肺炎。所以家里必须得准备一只体温表,随时测量你的体温。”

           秦韵呆了一下,不由得撇撇嘴道:“这么麻烦?那我要是睡着了呢?”

          “韵姐,今天晚上我陪你睡,我会随时帮你量一下体温的,只要不超过三十九度,就不会有事的。”

           秦韵又问道:“那万一超过了三十九度怎么办?是不是还得赶到医院里,打一针退烧针?”

           夏莫突然憋了股坏笑,然后打开那个塑料袋翻找了一会儿,然后拿出一粒小东西道:“医生说了,退烧针对人体有损害,不能老打。晚上要是温度超过了三十九度,就用这颗药降温。”

           秦韵眯着眼睛看了看夏莫手上的东西一眼,似乎不知道是什么,便道:“就一粒?服下去有用吗?”

           夏莫道:“这可不能服用的,你要真吃下去,那就糟糕了。”

           秦韵眨了眨眼,不明所以的道:“不吃……这药怎么用?”

           “外用,塞入体内。”

           “外用?塞……塞哪儿?”

           夏莫嘿嘿的坏笑了起来,用促狭的表情,看着秦韵道:“用医生的原话说,直肠给药,也就是肛门!”

        听到夏莫说得这么直白,秦韵瞬间尴尬和害羞得无地自容,小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再上她聪明绝顶,又如何听不出夏莫话里捉弄和带点使坏的意味。

          所以白了夏莫一记飞眼后,秦韵就靠在座背上闭着眼,死活都不肯再搭理夏莫了。

        

        

        

      Lv.2

      好看爱看 [s-17]

      回复
      Lv.2
      打赏了500金币
      回复
      感谢作者写的真好期待下次更新
      回复
      Lv.1
      感谢作者 作者大大 大概啥时候更新呢,期待住了
    • 晓风残月五一差不多,这次剧情连贯,四章一起发 [s-85]
      拉黑 4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夸夸@晓风残月 五一哪一天,哈哈哈 期待 哈哈哈
      拉黑 4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1
      感谢作者 作者大大什么时候更新最新章节呢 哈哈哈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