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37 内容:1737

    抄作业的惩罚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1
      vip

      转载不易 爱看请打赏

      “嗨,今天体育老师难得没生病,打篮球真爽啊!”
      “要不咱再玩一会?上把不算,我还没使出全力呢!”
      “还是别了,下节自习课英语老师要来……”

      体育课下了课,名叫南雨潇的少女正低着头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听到同班的几个男生这样说着,心像是被一根绳子吊了起来,还在往上拉着。高中的男生,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但只听到同班说起“英语老师要来”,便老老实实地把篮球抱在怀里,急忙跑向教学楼。看到同学跑了起来,雨潇也不由得加快了些脚步,但心底不时浮现的恐惧又让她在煎熬中放慢速度,挣扎着勉强向回走。

      教室在六楼,要爬很久,但今天雨潇却希望这楼梯永无止境,最好不要回到那可怕的教室。也许是同学们都刚在体育课上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或者是和雨潇一样恐惧着“灾难”的到来,平常吵闹的课间时间今天却静悄悄的,连正在聊天的同学都不约而同地用起了悄悄话,更平添了少女的恐慌。

      上课铃突兀地却又意料之中地响起,一下子就打乱了少女本就不十分规律的心跳。垂在身旁的双手怎么放都不自在,想拿到桌上和其他同学一样摆个正襟危坐的姿势,最后还是放到了腿上,轻轻抓紧了面料光滑的校服裤子。南雨潇终于看到了自己恐惧的源头,那把宽而长的木尺,一摞有些杂乱的卷子,还有正拿着这两样东西的人——自己的英语老师。

      南雨潇已经不敢抬起头看一眼老师,只好在心里暗暗想着。英语老师大概三十多岁,褪去了年轻教师的稚嫩,又没有老教师的沧桑,在教研组里俨然已经成为了骨干。但在学生们的心目中就不是这样了,就算是正值青春期的男生们,往往也不敢和这位貌美的老师四目相对。女生就更不用说了,曾经有位胆子小的女生没能回答出提问,急得当场哭了出来,恐怕就是因为受到了老师气场的压迫吧。

      更让同学们害怕的则是老师左手拿着的木尺。雨潇还没亲身体会过它的威力,但至少也见识过其他同学被这把尺子责罚的惨状。在课堂上被打手心早就不是学校里的新鲜事,不过雨潇还从没听说过哪位老师能只用十来下就让那些平时调皮捣蛋的男孩子疼得龇牙咧嘴,除了眼前的这位。而更隐私的惩罚……虽然从来没听人说起过,不过自己心里已经猜到了个大概。想到这里,雨潇悄悄用余光看了一眼自己的同桌。这位成绩优异,深得老师喜爱的女孩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安地望向讲台。

      雨潇和林希一直都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连喜欢的男生是谁也早就告诉了对方,但只有英语老师的“隐私的惩罚”,至今也是两人提都不敢提起的话题。只是因为有次向老师隐瞒了作业没收齐的事实,雨潇亲眼看见林希红着眼睛回到了座位上,自己问什么也不回答,整节课都趴在桌子上小声哭着。虽然没有得到答复,但看到林希一整天都坐立难安,时不时还要揉揉屁股的举动,雨潇的内心已经猜了个大概。

      高跟鞋“咚、咚、咚”地踏上了木质的讲台,清脆而威严的说话声把每个字都清楚地送到了低着头的雨潇的耳中。

      “这次考试的成绩中规中矩,但普通,从来就不是我要求同学们的标准。课代表发下卷子之后,下节自习课把我的这份解答抄到黑板上,没到平均分的同学除了按规定整理错题以外,再把所学单元的单词抄五遍,明天收。”

      “太好了……只要不提那件事。”雨潇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只要书包里的秘密不被发现,不要触碰老师早就声明的底线,无论是改错,罚抄甚至是写检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但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要解决。”威严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再度响起,适时地摧毁了少女刚刚燃起的希望。

      “作业的完成情况和知识掌握程度、考试成绩都直接相关。”
      “所以接下来直到期末,我每星期都要抽查一部分人的作业,就从今天开始。”
      “现在我就抽一列同学,把练习册和抄写本都拿到桌面上,我来检查。”

      老师每说一句话,雨潇的心就凉上一分。接连不断的“死亡宣告”像是一把手枪装上子弹、上了膛又卸下了保险,此刻已经顶在了自己的脑门。雨潇只能希望幸运之神能最后眷顾自己一次,让老师不要抽查到自己。

      有句话说,越是你担心的事情,似乎往往就越会发生。

      “今天就第三列吧。”

      不带一点感情的声音让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现实里没有手枪也没有子弹,但雨潇仿佛觉得什么东西在自己脑袋里炸开了,只留下了空白一片。


      “……再认真……以后完成……”
      “这样就很……续保持……”

      老师一个个地点评着前几个同学的完成情况,雨潇一会儿胡思乱想着听上几句,一会儿勉强装模作样地在书包里翻找着。实际上,未完成的作业好端端地在书包里是自己早就知道的事实,压在心中已经一整天的厄运还是降临到了头上。如果人能预知未来,能看到自己几分钟之后惨烈的下场,或许就算是把整本练习册都抄上一遍、十遍,自己也心甘情愿。

      “南雨潇同学,你的作业呢?”高跟鞋点地的声音很快来到了第四排,冷淡的声音在少女耳边响起。雨潇抬起头,看到双手抱胸,冷眼看着自己的老师,因为紧张而抖个不停的双腿也自觉地停下了。

      “老师我……忘记带了。”糟了,忘记说对不起了!大祸临头的雨潇还在暗骂自己细节上的失误,虽然道歉与否并不会激起这位严厉的老师的半点同情心。

      “真的忘记带了?如果还在书包里就老老实实拿出来,说谎是要受罚的。”雨潇明显感觉到老师说出“说谎”二字的时候,同桌林希明显地颤抖了一下,雨潇不自禁地把书包从后背拿到了身前,恨不得把头埋到书包里,慢慢地翻找着。

      “带了的话就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老师伸右手撩了下自己额前亚麻色的头发,又故意把手放到眼前看了看表,“已经上课四分钟了。”

      趁老师看表的工夫,雨潇偷偷抬头望了一下,随即一边想着“或许坦白就能从宽”一边放弃了抵抗,乖乖地把练习册拿出来放在了桌上,又抱紧了放在腿上的书包。实际更多的是因为看到了老师短袖上衣下露出的修长的小臂和已经泛起些青筋的手才不得已这样做的,如果继续做无谓的挣扎,说不定会被老师一把夺过书包,把里面的课本文具一股脑倒在地上,那才是更丢人的方式。

      “翻开到昨天留的那页。”老师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仍然把翻书的权利留给了少女——这是不容不行使的权利。雨潇翻开书,书页摩擦的刷刷声像一把刀在雨潇的心头切割着,一点点刮下少女的自尊心。

      “为什么没完成?”明知故问的问题正一点点把雨潇逼到绝路。

      “因为,忘记了……”用拙劣的谎言拖延时间显然不可取,但呼吸都有些困难的雨潇已经思考不出应该回答什么。

      “我看你就是故意没做。翻到前面。”没有理会“犯人”的申辩,“法官”下了判决之后,依然向雨潇索要着更多的证据。

      “……”雨潇机械地翻动着书页,随即把手停在了都是选择题的一页。前面的部分自己是完成了的,而自己在这一瞬间突然想到“选择题不会被挑出‘字迹不工整’‘完成态度’之类的问题”,就企图用这种方式稍微减免一些罪责。

      没想到急中生智的小聪明成了最后的导火索。老师先是点点头,紧接着又小声疑惑地“哦”了一声,正同样盯着练习册的雨潇页同样也意识到了什么,双手已经控制不住地发抖了起来。

      “拿起来我认真看看。”雨潇确信老师已经发现了和自己发现的同一件事。

      “我真的写了……”答非所问的回答是少女能想到的最后的抵抗。

      老师怒气更盛,一把夺过雨潇手中的练习册,连书页也撕坏了一半。“选择题的几道题之间为什么是连笔的,难道你还能一目十行,连着做几道题不成?”

      “我……”

      “那说说这两个单词怎么翻译。”

      没来得及辩解就被问题打断了。雨潇紧紧地盯着那两个选项,多希望自己英语优秀的同桌能提醒自己一下。但林希此时也正大气也不敢喘一下,毕竟让雨潇两分钟就抄完了几十道选择题的“罪魁祸首”,就是此时坐在她身边的这位。巨大的压力下,雨潇根本想不起那些弯弯曲曲的字母拼在一起的含义,索性叹了口气放弃了。

      “那问个你知道答案的吧,跟谁抄的?”

      雨潇闭上了眼睛。说出同桌的名字不会减轻自己的罪责,反而会把自己的好朋友拉下水。也正在这时,林希轻声咳嗽了两下,声音听起来却和哭泣差不多,仿佛在说“求求你不要说出我”。

      一个谎言要用更多的谎言去弥补,自己已经“难逃一死”,就不要再让朋友一起“下地狱”了吧,至于老师事后会不会查出林希让两人罪加一等,就是之后的事了。雨潇这样想着。


      “网上查的答案……”练习册后面的答案在开学时就被老师要求撕下来上交了,这是个对林希来说安全的,同时也是对自己来说更危险的回答。

      “还挺有办法的……给我站起来!”陡然高了八度的嗓音让教室里的所有人都惊得动也不敢动,坐在前排的同学死死地盯着黑板,就算心中好奇也不敢回头看上一眼。而作为当事人的雨潇更是被吓得猛地站起,尽管双腿在打战,也不得不和面前的老师对视。体育课上出的一层薄汗还没干,雨潇觉得自己大腿根部的皮肤和校服裤子粘在一起,很不舒服,却没胆子回过手整理一下。

      “老师还觉得你成绩不错呢,嗯?”
      “抄袭、撒谎,你就用这些办法应付老师?”
      “给我在讲台前面站好!手伸出来!”

      老师紧紧抓住雨潇露在半袖外的半截手臂,一连串的质问中,少女已经被踉跄着拉到了讲台前,半途还踢倒了一个倒霉的学生放在地上的水杯。没人敢动一下,除了一些胆小的同学低着头,大多数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雨潇的脸上,身体上和伸出来的手上。雨潇能明显地感受到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无处安放的眼神只能看向为自己担心的同桌。

      “站直点儿——”老师的木尺一时间还没落到雨潇的手上,而是在雨潇的身上各处游走着纠正着站姿。托着下巴抬起头,抵住后背挺起胸,再在腿上敲打几下示意站直……最后,才是一根根掰开少女的手指,把木尺放到娇嫩的掌心开始处罚。

      在场的同学大都紧紧地盯着这位受罚的少女。雨潇的身高在班里算是中等偏上,修长的双腿此时被迫笔直地站着,更突出了少女良好的身材比例。原本就不宽松的校服半袖此时贴紧了雨潇的上半身,被班里同学调侃为“透明而不透气”的衣服,让内衣的颜色也在遮盖下若隐若现。和其他女生一样,雨潇的发型是校规要求的单马尾,只是因为刚才的一番挣扎也有些散乱了。姣好的面容也不再有平日的文静,正委屈地皱着眉等待着惩罚。

      “啪!”“嘶——”只一下就让雨潇痛得低下了头,本能地向后拽的手臂被老师牢牢抓住,一点也动弹不了。

      “啪!”第二下甚至痛得连声音也发不出了,雨潇的左手已经伸到了半空想要护住挨打的右手,挣扎了一两秒又缩了回去。

      “啪!啪!啪!”“呜啊——”雨潇清楚地听到自己被牢牢抓住的右手在挣扎中发出了“咔”的一声,而手心像是被放在了火上烤一样,灼热而刺痛。

      “知道错了吗?”休息的时间并非处于关心,老师很清楚短时间内挨打过多的手会麻木,而短暂的休息会让后面的惩罚一样起到效果。

      “知道了……”十指连心,打手心已经让雨潇痛出了眼泪。

      “错在哪,就不能一次回答完吗?总要我追问!”

      “我…不该抄作业,还向您撒谎隐瞒,我保证以后一定会认真完成……”

      “继续站直。”老师心里明白,学生在受罚时的承诺可能是假的,但挨打的反应一定是真的。

      “啪!啪!啪!啪!啪!”老师快速地打完五下之后便松开了手。像是被子弹打穿了手心一样,雨潇觉得自己的手掌心像是要裂开似的,突然重获自由的右手马上和左手“团聚”在了一起,轻轻地彼此摩擦按揉着。雨潇明显感觉到右手已经肿起了一层,相比冰凉的左手,右手火辣辣的,表皮好像也破了一些。

      “以后这只抄作业的手再不老实,就不是十下,而是三十下,懂了吗?”老师扶了扶眼镜,对少女痛苦的小动作还是很满意的。

      “知道了……”雨潇小口喘着气回答。

      “去把你的椅子搬过来。”

      “啊?”雨潇震惊地抬起头,以为这已经是惩罚的全部——至少其余的惩罚应该是罚抄一类的不会在同学面前丢脸的。

      “我说,把你的椅子搬过来,横着放到讲桌前面。”

      “知,知道了!”雨潇显然从老师的眼神中看懂了抗命的后果,尽管自己对一会将要发生的事已经有了隐隐的预感,紧急的情况已经不容她多想了。


      回到座位,把书包放到桌面上,雨潇费了好大力气才让椅子脱离地面。本来力气就不大的少女刚刚挨过一顿手板,手心碰到椅子粗糙的棱边时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疼,根本使不上力气。最后雨潇勉强用左手承担了大部分的重量,抓住椅背的下沿拎起来,再用右手的指尖轻轻托着座椅的另一侧。用这样别扭的姿势在狭窄的过道穿行显然很不容易,大腿和手背在其他人的桌边磕磕碰碰了几下,才勉强完成了任务。

      “鞋脱掉,跪上去。”

      “老师!我…求您了,不要……”完全意识到将会发生什么的雨潇极力抗拒着。

      “动作快点!需要我亲自帮你脱吗!”老师作势卷起那并不存在的前半截袖子,向雨潇走近一步。

      “别,别!我自己来……”少女彻底在威压下屈服了。

      中学生为了上学赶时间都会穿一些方便穿脱的鞋,穿鞋时一脚踩进去,脱鞋时站着就可以脱掉,鞋带只是摆设而已。雨潇无奈地用右脚尖抵住左脚的根部,轻轻抬起左脚,就脱掉了左边的鞋子,忍受着白袜踩在尘土上的肮脏,再用同样的方式脱掉右边的鞋子,雨潇不安地站在地面,等着下一步的“审判”。

      “跪在椅子上。”老师的语气比雨潇感受到的瓷砖铺成的地板还要冰凉。

      “不,不……”

      少女恐惧地后退,惩罚真正到来的时候雨潇再也保持不了对命令的遵从。见说教无用,老师不耐烦地向前一步,左手抓住了雨潇的右臂,右手揽过她的肩膀让她面朝讲桌,随后右腿抵在雨潇的膝弯,用了些力气下压着少女的身躯。

      “跪上去!”高声怒斥彻底击溃了雨潇的心理防线。已经被逼到了绝路,雨潇顺从地双脚离地跪在了椅子上,随后那只肩膀上的手就用力地下压,直到雨潇的胸部已经贴住了讲桌,头快要低到了黑板前面,才逐渐卸力。

      “在座的同学可能有人已经挨过了我的惩罚,或者被父母打过。”
      “不管有过还是没有,今天就用这个机会当着大家的面,惩罚一下南雨潇同学。”
      “不只是她,也是让所有同学知道,不完成作业的后果。”

      老师一边训话一边把双手下移,抓住了雨潇校服裤子的两侧,然后猛地向下一拽,少女被内裤包裹的臀部和光洁的大腿立刻就暴露在了空气中。像是对少女的反抗早有准备似的,雨潇想要遮挡身后的左手刚刚挥到半空就被老师牢牢握住,按回了后背。关节被扭的雨潇痛叫出了声,老师却毫不理睬,反而继续用着力。

      座位上的同学们——尤其是男生——更是惊呆了,除了后排几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没人在这么近的距离看到过同龄女生裸露着的私密部位。夏季的校服裤子是收腿的,长度只到小腿的上部,而老师直接将雨潇的裤子脱到了膝盖,让白皙的大腿也全部裸露在外,几乎和光裸双腿就没了区别。有些害羞的同学已经不敢将目光向上移——雨潇今天穿的是一条白底黄点图案的内裤,还很干净,是同龄的女生多会选择的简单又有点可爱的类型。而这块不太能遮盖住雨潇挺翘的臀部的布料也被老师无情地折叠,下拉,直到两瓣同样白净的屁股也彻底裸露在外。

      雨潇的上衣也在趴下时向上折起了一部分,老师此时紧抓着雨潇的左手,按在她裸露的腰间,右手则是拿起了那把宽大的木尺,放在雨潇的屁股上轻轻摩擦着。

      “南雨潇同学,给我好好反省你的错误。”

      “求您了,不要……”

      无效的恳求迎上的是一下毫不留情的责打。清脆的响声清楚地传到了每一个同学的耳中,连窗台外的鸟儿都惊走了。雨潇的臀峰被木尺压下又弹起,泛起了红色。

      “呜……嗯啊!”

      雨潇用力捂住嘴,总算是没在挨第一下时便失态地叫出声,可右手还没放回到桌面上时,第二下责打就很快到来,并且还突然加大了力度。雨潇还是没能忍住,像海豹一样抬起了上半身痛呼了一声。

      “听见了吗?犯错误的学生就是要被打成这样。”老师的目光快速地在全班同学的身上都扫过一遍,“都给我抬起头来看。”

      “啪!”“嗯……”

      有了前两下的准备,雨潇还是尽力忍住了疼痛,尽管她已经不敢去想自己能在这样的状态下坚持多久。

      “啪!”“啊啊!呃嗯……”

      林希听到这一声比起痛呼更该称为是惨叫的声音,像是尺子打在了自己身上一样,难过而恐惧地移开了目光。当时自己受罚时也是这样,用力忍痛像是会被老师认为是对权威的反抗一样,迎来更狠的责打。但自己是在放学后的教师办公室里挨打,并没有其他人在场,因此可以喊出声来,而现在讲台上的雨潇……林希不敢想象如果换成是自己,会选择一开始就丢掉面子,还是逐渐被打到抛弃自尊。

      “啪!”“啪!”“啪!”……

      木尺的打击声先是和雨潇不时发出的叫声交替出现,直到叫声变成了连续的哭喊,这两种声音就混成了一片。林希几次都扭过头去不忍再看,而被雨潇越来越大的哭声拉回目光之后,看到的就是比刚才颜色更红更深的屁股。坐在第一排的同学就更遭殃了,即使是平时“不正经”的男生,这时候也明显地恐惧了起来。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打屁股只是给顽童的屁股拍上几下的小小惩戒,许多同学从未见过如此狠辣的责罚手段。

      “老师,求您停一下,我真的知道错……啊!!”求饶换来的是更重的责打。

      “抄作业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老师继续毫不留情地在已经变成大红色的屁股上落下木尺。

      “以后不会了,求您轻一点……嗷啊啊啊啊!”

      老师被雨潇求饶的举动弄得异常烦躁,高高扬起了木尺,狠狠精准地落在雨潇屁股上一块已经泛紫的皮肤上。这一下让少女的哭声彻底爆发了,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马尾辫随着仰起的头在空中颤抖了几秒钟,随后彻底瘫软在了桌子上,双腿控制不住的颤抖让老旧的椅子“吱呀”作响,摇摇欲坠。

      “啪!”“啪!”“啪!”

      “不反思错误,只会求饶!”

      “啪!”“啪!”“啪!”

      “怎么不把你抄袭的聪明用在学习上?!”

      “啪!”“啪!”“啪!”

      “今天就让你记住不完成作业的后果!”

      木尺的责打夹杂着无情的训斥狠狠地摧残着少女的生理和心理。早就超过了忍耐极限的雨潇已经在讲桌上哇哇大哭,哭得梨花带雨、泪流满面,已经完全忘记了身后的同学还在围观这回事。身后火烧般的疼痛还在不断持续、加重着,几乎喘不过气来的雨潇偶尔还会呛得咳嗽上两声,随后又大口地呼吸着,把面前黑板的一小块染上了雾气。

      “哇啊啊啊……别打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老师却丝毫没有为雨潇的求饶动容的意思,在老师看来,只有紫肿的屁股和少女的眼泪不会撒谎。而眼前的雨潇虽然已经哭湿了一小块地板,整个屁股也从正深红逐渐变成紫色,但这显然不是自己想要达成的效果。

      在后面看着的林希也早就因为害怕流下了泪。原以为老师至多会像惩罚自己一样,用巴掌打上百来下再打几十下尺子,训斥几句就算结束了,更何况可怜的南雨潇还是在当众挨打。谁知老师决意借此立威,狠狠地把雨潇数罪并罚,已经打到了痛哭流涕还依旧不停手。

      林希看着好朋友的惨状:已经因挣扎滑落到膝盖间的内裤,散乱的头发,紧紧绞在一起的双腿和有些被地面弄脏的袜子,最显眼的也是最不敢看的则是那已经被打到肿起一指高的屁股……林希不敢当出头鸟出言恳求,因为摆在自己眼前的就是求饶的下场,更何况如果自己借给雨潇作业抄的真相被揭穿,讲桌上红肿的屁股就不会是一个,而是两个了。


      责打暂时停止了,雨潇一时间还沉浸在痛苦之中,扭动着身体哭喊着。随着身后疼痛感的慢慢减弱,雨潇也渐渐止住了哭泣,用重获自由的左手捂住了脸。雨潇能感受到那把可怕的木尺仍然贴在自己的屁股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扬起再落下。

      “还有没完成作业的同学吗?主动站出来!”老师清了清嗓强调道,“take the initiative to stand up,听明白没有?”

      这下压力就来到了座位上的其他同学身上。不完成作业的人绝不止雨潇一个,现在写了作业的同学尚且被吓破了胆,更别提亲眼目睹了雨潇的下场的没完成作业的同学了。尽管如此,侥幸心理还是人类的通病,如果“主动站出来”意味着自己要和雨潇并肩趴在台上挨上暴风骤雨般的责打,那么不可能有人会主动承认。

      “这次就只打南雨潇一个人。现在主动站出来的同学,你们的惩罚只是把没完成的题目抄上一遍,明天交给我。”

      听到老师这样说,有些同学就开始悄悄地东张西望了起来。大家都知道这位老师虽然严厉得可怕,但绝不会出尔反尔,做“钓鱼执法”的事情。几个没完成作业的同学对上了眼神之后,最终迟疑着低下些身子,歪斜着身子抬起了胳膊。

      “哼,今天要是不检查,你们都还逍遥自在呢吧。”老师冷笑道,“林希!”

      “啊,在!”林希猛地站起,心怦怦地跳个不停,“老师我没有,我写了……”

      “谁问你这个了,坐下,你把举手这些人的名字记下来,明天收他们的罚抄。”

      “知道了……”差点被吓得哭出声的林希才知道老师是让自己履行下课代表的职责。


      林希每记下一个人的名字,老师就示意那个人放下手,十来个人的名字记完,老师脸上的不悦又加深了,回过头来看看还趴在讲台上受罚的少女,可想而知这些愤怒最终将要倾泻到谁的身上。

      “我允许你伸手揉了吗?放回去!”

      “对不起老师!不是…打完了……?”

      “谁跟你说的!”一声怒斥后马上就接上了一记重打,立刻唤醒了雨潇刚刚全部的痛苦的记忆,正暴露在炎热的空气中的屁股很快又变得滚烫。

      “嗷呜啊啊啊啊啊——”雨潇感受到了自己的嗓子已经喊破了,或许隔壁班也能听见自己的惨状。刚才就咬破的上唇已经渗出了血丝,生铁的腥气逐渐蔓延进了口腔。“血液中的铁元素主要以血红蛋白的形式存在于红细胞”,雨潇不知怎么想起了化学课上讲过的知识点。

      “啪!”“啪!”“啪!”……

      木尺继续如雨点般落下。不同于刚才随意的责打,这次木尺落下的位置很有规律,先是为雨潇屁股的边缘逐渐染成红色,再全部落在最挺翘的部位,将已经红肿的臀峰打至紫红交加甚至透出血丝。雨潇彻底失态了,像案板上的鱼一样尽力扭动着身体,而老师按在身后的左手像是坚硬的刀背,把受刑的屁股固定得纹丝不动。

      “我以后再也不敢不写作业了哇啊啊啊啊……”

      如果再给雨潇一次选择的机会,她一定会把前一天熬夜的时间拿来完成作业而不是看小说。只是老师并不相信学生挨罚时的承诺,她更相信“犯人后悔的从来不是犯罪,而是后悔自己隐藏得不够好”。而狠狠落下的木尺会让少女最直观地感受到犯错的代价,道歉并不能减轻一点坏学生的罪责。

      浑圆的臀肉逐渐变得赤红,泛起紫砂,细密的汗珠不断地汇聚、滚落,刺激着破皮部位淡淡的血痕。雨潇逐渐变大又渐渐没了力气的哭喊,证明了这只屁股的主人已经快要到了忍耐的极限。像是熟透了一样的葡萄的紫红色臀瓣和雨潇白皙的大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身后毫不留情的责打还在继续,绝望地继续……

      ……


      “嗯……”执行过了又一轮狠辣的责打,老师小口喘着气,端详着自己用二十分钟取得的“成果”。横七竖八的板痕不带什么规律地分布在少女的翘臀上,让两瓣本就丰腴的屁股更加肿大了些。轻薄的校服的后背部分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了,两条白色的肩带清晰可见。脱下到一半的裤子被扯得一团乱,早就在挣扎中滑落的内裤挂在膝盖的位置,露出了少女的私密部位。更让老师满意的是声音,无论是黑板前持续的抽泣声,还是双腿带动不平衡的椅子颤抖发出的“嗒嗒”声,都表明了雨潇已经为错误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抬腿。”老师一边命令着一边托起雨潇的双腿,把下身碍事的衣物都丢到了一边,又用木尺向下压了压雨潇的纤腰。看到少女撅高屁股摆出了让自己满意的姿势,再大声地宣布。

      “同学们,你们给我好好看着,这就是不按时完成作业的下场!”

      严厉的女性又回过头:“知道自己错了吗,南雨潇同学?”

      “……”彻底没了力气的雨潇勉强点了点头当做是回应。

      显然这样的回答根本不能达到预期的标准。老师把木尺放在讲桌上,伸出右手长长的指甲,夹住雨潇大腿内侧还称得上白皙的软嫩部位,用力地旋转——

      “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啊啊啊!!求求老师,太疼了别掐嗷啊啊啊啊……”

      没有理会雨潇的惨叫,几秒钟过后老师才松开手。弹回的腿肉很快由白变红,又泛起微微的紫色,上面还嵌着两个月牙形的指甲痕迹。老师严厉的目光又在班上扫过一遍,众人惊惧的眼神让她对这堂课的教学成果很满意。

      “呜……”死一般寂静的教室里只有雨潇发出间断的哭声,少女已经顾不上自己早就丢光了的面子,把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前半身,减少一些膝盖处的压力,尽管那样会让自己隐私的部位暴露地更彻底——而台下的同学们也因为恐惧根本没有胆子去看。


      “林希,你上来。”停顿了十多秒后,老师似乎转移了目标,将目光移向了空荡荡的座位旁边的娇小女生。

      “啊?老师,我,我真的没有呜…我没有……咳咳……”早就被朋友的惨状吓得丢了魂儿的林希因为起身过猛眼冒金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恶心和眩晕感,剧烈地咳嗽着。林希左手撑着自己桌子的一角,右手已经本能地放到了身后,勉强挪动了两下脚步却丝毫没有前进半步。

      “你今天是怎么了?我让你过来把解答抄到黑板上,顺便把南雨潇的练习册和本子给她拿到讲台上来,快点。”实际上,老师对自己课代表的反应并不反感,这恰恰反映出了自己的威严,还没弄清真相的老师以为林希是被雨潇的惨状吓坏了,才会魂不守舍。

      “啊,明白了……”林希如蒙大赦,弯下腰拿起放在地上的书包翻找着,又快步走上前从老师手中接过试卷答案,生怕自己反常的举动引起老师的怀疑。像往常一样,林希认真地在黑板上书写着,而台下的学生也纷纷听话地从书包里拿出本子开始抄写。

      “嗯,每个人改错和罚抄的数量就按刚才说的去做,林希你在黑板上抄过了一遍就不需要再罚抄了。而你,南雨潇同学。”老师张开右手的五指,放在雨潇的屁股上用力挤按揉搓着,“这么喜欢抄作业,那你额外的惩罚就是把这本练习册上你没完成的部分全部给我抄上三遍,直到放学之前的两节课,都给我在这里一边撅着屁股反省,一边认认真真地写,哪里也不许去,听懂了吗?”

      “听懂了……”快要失了神的雨潇被臀上的疼痛强行唤醒,有气无力地回答。

      老师又“咚咚”地踩着高跟鞋,在教室里巡视了一圈。低头抄写的学生听到老师走到自己身边急忙挺直腰板正襟危坐,连呼吸都变成了自己控制的模式,就连后排的几个“刺头”今天也丝毫不敢造次,拿出并没完成几页的练习册胡乱地抄写着。

      “林希,放学前把所有人的练习册收上来拿到我办公室。”老师扔下一句话,重重甩上门离开了。


      在黑板上抄写对身材娇小的林希来说一直不是件容易的事,繁多的题目解答显然不是下半块黑板能抄下的,林希只能用一根长一些的粉笔,踮起脚尖再高高举起手臂,尽力够向高的地方。校服的上衣很短,有时手抬得太高,林希腰间的皮肤就会露出一小块,往常班里有的男生便会借此机会起哄,气得林希俏脸通红——但只有今天没有,讲台上的课代表毫不怠慢地高高抬手书写,台下的学生也一言不发地抄着。

      雨潇在班级里的人缘尚可,因此老师走后,大家都尽力不去看讲桌上女孩的窘态。可要完成老师改错题的任务,就不得不时时抬头看黑板再抄写下来,而黑板的正前方,雨潇高高翘起的红臀实在太吸引人的注意力,仍会被不可避免地扫视着。想到这里,雨潇更加无地自容,但却没有时间做额外的思考或歇息。

      下课铃和上课铃相继响起,已经是最后一节自习课,班级里却仍然没人敢起身。雨潇依然高撅着红肿的屁股,偶尔伸出左手轻轻按揉一下,右手却丝毫不敢休息地抄写着练习册里的内容。就算自己羞耻的模样会被身后的全班同学尽收眼底,就算最好的朋友现在也没有时间来关心自己……这一切也都来自于自己犯下的错误,或者说,不那么好的运气。“如果再不快点,抄不完的话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雨潇努力的在膝盖和胳膊肘的刺痛与胸部挤压的不适中寻找平衡,一边抽泣一边书写着。

      “对不起……”讲台上的林希仍是面对着黑板不敢扭过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放学之后我陪你走吧……”

      “……”雨潇默默低下头流泪,没有力气也没有时间回答,不过好友的宽慰多少还是起到了些作用。至于道歉,雨潇心里明白这并不是林希的错,只是作为“共犯”,朋友的心里多少也会有些过意不去,而除了愧疚,或许更多的心情还会是焦虑。

      雨潇没有猜错。抄写是一件不费脑子的任务,而讲台上的林希的思绪已经完全飞离了那几张卷子,被对老师的恐惧所替代。自己今天的一番举动实在反常,在老师锐利的目光下,自己刚才差点就直接跪在当地把事实一一交代干净。老师会察觉自己心里有鬼吗?会突然杀个回马枪把自己叫出去细细审问吗……

      “老师今天还要把练习册收上去……会一页页地检查吗?一定会重点检查南雨潇的吧…那么敏锐的老师会不会发现我们的答案是完全相同的?早知道让她抄的时候改上几道了…要是被发现了,明天的英语课,要是我……”

      林希胳膊颤抖的幅度已经比雨潇的还要严重了,本就够不到的高处的英文字母更是写得歪七扭八,难以辨认。木尺落在屁股上的声音和雨潇的惨叫声好像又在耳边回荡,眼前墨绿色的黑板恍惚间也变成了雨潇痛苦扭动着的红紫一片的屁股。联想到上次撒谎被老师揭穿的经历,万一明天自己也被这样“公开处刑”……林希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勉强用手撑住了黑板,才平复了精神。

      “那个,林希,你的答案好像写串行了……”前排的同学用气声小声提醒道。

      “啊!哦,呃…知道了,谢谢你……”林希连忙拿来抹布手忙脚乱地擦了几下,又勉强定了定神继续抄写着,只是恐惧的阴云依旧在心头挥之不去。

      可怜的雨潇能不能安然地度过今天的夜晚呢,被林希搀扶回家之后,是能在父母面前隐瞒下来之后罚抄到深夜,还是迎来新一轮的怒骂甚至责打……无论是哪种,想要正常地坐在椅子上或者躺在床上,在几天之内肯定是不能了。

      而林希面临的则是更艰难的抉择:自己是该在放学前交上练习册的同时主动坦白请求老师的原谅或者从轻发落,还是怀着一颗怦怦直跳的心夜不能眠……如果选择前者,已经是第二次说谎的自己多半会被老师从重处罚,但要是被老师撞破了秘密招致第二天的公开处罚……作为课代表的下场只会比雨潇更加惨烈。

      少女们会安然无恙地度过今天吗?恐怕没有人知道。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