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25 内容:1686

    打碎东西被按在墙上用树枝狠抽P股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1

       我是个倒腾古董的。

       

              打住,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不住西湖边,祖上也不是摸金校尉。这行人杂水深,路边的小屁孩都知道电视上的古董鉴赏师不是神棍就是骗子。

       

              我干这个是因为我有一个很奇怪的能力——只要不是赝品,任何古物只要轻轻一碰就能随之回到它所在的时代。或者为官,或者务农,或者从商,赶上宫廷里的皇亲国戚最幸福。哪件古物不是触手可及?小到琴棋书画,大到奇珍异宝,都是不可多得的绝世真品,任何一件都够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

       

              穿越过去很容易,再回来其实也不难,只要再拿着原物心里想着回家就行。

       

              谁知道这事情吧,坏就坏在这里。

       

              我这次混到的身份是一个世子的妹妹,也就是诚王的小女儿,快满十八的长宁郡主。刚摸清这点的时候我可高兴了,但凡是个和皇室挨边的,用的都是一等一的好东西。

       

              原主作为小女儿备受宠爱,因为还没成年也未婚嫁,所以还住在诚王府里。日常就是在院子里写写字弹弹琴,清闲又自在。我有足够的时间和自由好好搜刮一下这里最值钱的东西。

       

              谁知道很快我就开心不起来了。这几天我在院里来来回回转了几轮了,凡是能进去的地方都翻了个底朝天,连膳房的角落都没放过。

       

              那只带我过来的三股绞丝和田玉镯不见了。

       

              虽然养尊处优混吃等死的皇族小姐已经是很好的身份了。但再怎么说这也是古代啊!我好想我的空调手机wifi,奶茶拉面麻辣烫。一想到搞不好要在这里过完下半生,我就茶饭不思,一个头比两个大。

       

              总而言之,日复一日的焦灼终于促使我在一个晚上偷偷溜进了诚王的内库——目前看来最有可能放着玉镯的地方。诚王的好东西是真不少,我忍着顺一件走的冲动,翻了半天连个玉镯的影子都没见着。外面月亮已经快要西沉,再待下去早起巡逻的人就要来了。我无奈地打道回府,谁知刚准备从窗边翻出去,窗边就出现另一个人影跟我撞个满怀。

       

              我靠,怎么大半夜还真有其他人来偷东西啊。我替诚王感到一丝心酸,全然没意识到我也是来行事不轨的。

       

              对方是个男人,晨色昏暗,但依稀能看出清秀柔和的轮廓,是个挺好看的男人。四目相对,我们都没想到在这种时候会撞到别人,一时脸色都有些凝固。

       

              正当这时,不远处传来有些沉重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

       

              “你……“

       

              我刚开口就被打断了,对方的声音低沉但温和,倒是挺好听的。

       

              “郡主殿下,别出声,从另一边走。”

       

              说完那人翻过去,顺手“唰”一下就把窗户拉上了。我在原地脑子还没转过弯来,愣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被认出来了。

       

              这谁啊?偷东西还跟郡主抢窗户那么嚣张!

       

              我气结几秒,还是决定如他所说先从另一边离开。毕竟这个窗户离脚步声很近,现在出去风险太高。诚王内库实在是很大,我才走到另一扇窗边,就听到身后门锁开锁的声音。

       

              我心下一凉,已经在想被发现之后的说辞。就听到更远处传来什么东西砸碎的声,开门锁的声音一顿,那沉重的脚步声又远去了。

       

              我赶紧出了内库,翻墙回了隔壁我的院子。此时天已经微光,晨风拂面,鸟鸣清脆。我换回了郡主日常的装束,放下为了行动方便扎起来的头发,假装像往日一样晨起在庭院中踱步。

       

              结果没走两步就听到“啪——啪”的声音,隐约好像还有人在说话。我往声音的来处走去,路过一个大门敞开的院子,终于看到了声音的来处——

       

              是刚刚那个男人。在白日的光照下我终于看清他的容貌,他比我以为的年轻得多,与其说是男人,不如说是青年。看样子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穿着粗糙简朴的灰色布衣,有一张对于普通仆人来说过于柔和秀气的脸。

       

              ——还有一副对于仆人来说过于细腻白净的身子。此刻他正跪在墙边,下半身的裤子褪到膝弯,双手撩起身后过长的上襟,瘦弱纤细的腰身以下,坠着一个极不相称的肿屁股。那圆润的肉丘毫无遮挡地裸露在外,上面布满了细密交错的鲜红肿痕,正在清晨微凉的空气中无助地瑟缩。

       

              膀大腰圆的李总管——现在我知道今早脚步声的来源了,站在年轻男人的边上,正拿着一根鞭子一样的东西狠狠招呼他脆弱的小屁股。

       

              “嗖——啪!”

       

              “呃嗯……”年轻的仆人被打得身子往前一晃,又迅速地直起腰来,努力维持住挨罚的姿势。

       

              “三十三,谢总管大人赐罚。”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