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60 内容:1721

    校园生活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林汐晗和秦宇轩是一对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初中开始同班且是同桌。两人从小一起玩耍学习,小汐的成绩虽没有宇轩那么优秀,但是也有中上的水平,学习化学虽然吃力了些,不过考个中等蛋成绩还是可以的。但一切都已上高中为分割线。

      在充满江南诗意的h城,是没有中考的,这里的中学都是完全中学,上完初中可直接直升本校的高中部。在高考之前只有一场大考,然而这场考试是可以有学生选择参加与否的。这场考试只是为了小学升私立中学二设立,若不想上私立中学,就近入读公校即可。对于当时都爱玩的小汐和宇轩来说,他们自然没有参加考试。不过相互承诺即使在相对实力较差的公立校也会努力学习,绝不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

      小汐的回忆

      这所公立校是一所英文授课的学校,会考后,同学们三三两两出国也没什么奇怪。“

      我怀念17岁那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草牛奶味。那年,会考结束之后,宇轩就走了,但他不是出国了,是真正的离开我了。”

      小汐走在宇轩经常骑单车带她去小树林的路上,回忆着她和宇轩的点点滴滴。回忆坐在他单车后面,脸颊贴在宇轩后背上,双手环着他的腰,与他聊天的场景。但这一切都在会考成绩下来的那一天定格。“或许都怪我吧,如果不是我上高中之后化学变差,他也不会给我补习,我会考化学拿一等后他也不会如此兴奋要为我庆祝,给我惊喜。就不会拿了蛋糕后在骑单车去我们约会的小树林的路上出车祸吧。我好想他。”两行清泪从小汐的面颊滑落。

      离开小树林,小汐走进了教室。“这可是我和宇轩最常来的约会场所啊。”小汐笑笑。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回忆着坐在身旁的宇轩为他讲题时耐心的样子,是啊,给女生讲题时的男生最有魅力了,还有因自己大意出错被宇轩发现是他佯怒的眼神。想着,小汐从书桌里拿出了那把让自己又恨又怕的戒尺。“我每次犯错你都会用它狠狠的惩罚我,惩罚我时的你真的好凶哦!如果我现在犯错了,你会回来吗?哪怕只是为了惩罚我回来也可以啊!我真的好想你,我还爱你。”

      宇轩的告白

      “很对不起小汐,我愿意用一生去守护的女孩,但我却比你早走了。那一刻我所办不到的承诺生生成了枷锁,而你的幸福也会永远缺货。其实小汐,对不起,我并不爱你,至少没有情侣间的那种爱,有的只不过是单纯兄妹之间的关心疼爱罢了。”

      “那天会考,你的化学考了一等,那一刻,你笑了,是从心底里笑出来,那一刻,你,很美。我对不起,之前因成绩而严厉惩罚你,原谅我的毫不留情,我只是想你变的更好。多想在今天午后和你在小树林庆祝,并送上真诚的道歉,但可惜,太晚了。”

      “小汐,现在我只想告诉你,我并没有那么爱你。别再想我了,我不值得,我也不会再挂念你了。”

      “我不爱!我不痛!我不懂!

      请告诉她,我不爱她。

      别告诉她,我还想她。

      恨总比爱容易放下。

      当泪水堵住了胸口,

      就让沉默代替所有回答”

      这个情节选自林俊杰「我还爱她」的mv,大家可以去看一看噢!

      第一章 1

      回忆结束,时间倒流回高一刚开始的开学第一天。

      那天是开学考试,只是一个简单的摸底考以及对暑假作业中“预习”一项的检查,考的范围不过是前半章最基础的内容。

      “你们暑假都在干些什么?!嗯?这么简单的卷子也能考成这样?班上35人就只有秦宇轩满分了。还有,全班,就你林汐晗没及格,那到底还要不要高考了?这很多都是初中的内容,不会的就下楼问自己初中老师去吧,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化学老师把一叠卷子甩在讲台上摔门走了。

      化学课代表只能默默走上讲台理了理乱了的卷子,发掉。作为小汐的闺蜜,她抽出小汐的试卷偷偷递给她。小汐看见卷子上50分红的刺眼,她默默埋低了头。这一切都被坐在身旁的宇轩看得清清楚楚,但他没有说什么,觉得应该给小汐一些时间好好反省。

      2

      一整天小汐都打不起精神,但宇轩即使看见了这样的小汐也是很心疼,虽然过去小汐的化学也不好,但没有差到这样。再加上考的大部分都是小汐曾经最拿手的部分,即使是高一的知识点也不过最基础的概念而已。不过也是曾经最拿手的啊,也不知道小汐一个暑假浪成什么样了。宇轩无奈的摇摇头。

      终于挨到了放学。天空不作美,乌云密布,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这和小汐的心情真是相辅相成。

      当宇轩准备起身走的时候,小汐拉住了她“等一下。”声音轻轻的,因为之前悄悄的抽泣而有些沙哑。宇轩停下来。“以后可以教我化学吗?我的化学实在太差了。不过只要帮我补到会考之前就好了。会考后我就可以去文科班,不用再学化学了。”

      宇轩没有马上答应,“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谈。”“嗯。”轻声答应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家咖啡厅。

      在去咖啡厅的路上,天空下起了暴雨,小跑到咖啡厅,两人都有些淋湿。点了两杯Mocca之后,他们靠窗坐下。咖啡厅很安静,柔和的灯光打在身上,暖暖的。Mocca是小汐最爱的咖啡,轻轻抿一口,香浓的巧克力味留恋在舌尖上,巧克力味的蒸汽充斥鼻腔。感觉很温暖。作为拥有浪漫双鱼座特质的小汐,她开始了无尽的想象。当小汐还沉浸在这幽雅的氛围中时,宇轩的话打破了小汐的想象—“把今天的卷子拿出来。”语气淡淡的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

      3

      一句话,拉回来小汐的思绪。小汐慢吞吞的打开包,缓缓拿出那张被折了又折被揉皱了的化学卷。宇轩拿过去,打开,摊在桌上。“笔。”一个字,谈谈的,没有抬头,看不见是什么表情。小汐拿出笔,递给他。宇轩接过笔,在卷子上写了些什么之后,调转卷子,让卷子面向小汐。

      小汐一直低着头没有看宇轩,因为不敢。

      看着卷子,好多题被打上了圈,宇轩发话了“抬头,看着我。”声音很温柔,就像一阵海风,抚平了小汐内心的不安。小汐缓缓抬起头,双眸对啊了宇轩的双眼—那双眼睛平静而清澈,给予安全。

      “暑假没好好看书吧,玩的很开心吧。学的都忘了是不是?”轻松的口气还带着点点笑意。“嗯。”轻轻回答到,又低下头去。“这些打圈的题你都不应该错,现在刚好下雨,你在这里做了我们再走。看书写。不许再错了。”说完宇轩拿出初中时的化学书。“嗯。”

      4

      等小汐写完时雨停了,天色也暗下来。“写完了。”小汐反复检查多次以后交给了宇轩。“我们先回家吧,到家再看,走吧。”“嗯。”

      小汐和宇轩的父母都忙于工作,而且新家又离学校远,所以小汐和宇轩一起住在了小汐的旧家。

      回到家里,“去洗个澡吧,然后来我房间找我,我给你看看卷子。”好像很严肃的样子,她怕。“嗯。”慢慢拿了换洗的衣物挪到了浴室。

      打开花洒,让蒸汽充满整个浴室。“我做的很差吗?还是我太敏感了?为什么从刚才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的不悦?他真的检查的那么快吗?仅仅几眼就知道我做的不好?还是我连续几题都错了?还是因为他的满分所以一下就看出来了?反正我做的不好就对了。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怎么感觉气氛越来越紧张了?”小汐想着,花洒洒出的水越来越冷,小汐才恋恋不舍走出了浴室,吹干头发,走到宇轩的房间。

      门紧闭着,小汐的卧室到宇轩的房间只不过一条10米的走廊,但小汐却走了很久,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越靠近房门就越为强烈。

      敲门。“进来。”小汐慢慢挪进去,低头站在宇轩面前。“抬头。”小汐抬头,对上那对温柔的双眸。宇轩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笑了。“怎么洗了那么久啊,我都以为你要融化在里面了。”小汐尴尬的笑笑,然而对面的宇轩却收起了笑容,气氛一度降到了冰点。“坐,看看你的卷子。”两人并排坐在床尾。

      “看着书做,是好了很多,但有一些不该错的还是错了。”小汐低下了头。“低头做什么?看卷子。”声音并不大,当却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小汐的目光移到卷子上。宇轩点着一道题“请写出铁在空气中生锈的文字表达式和化学方程式并配平”。“铁的化合价是多少?嗯?”“ 2, 3”“好,这是什么?”指着FeO说道。“氧化铁。”宇轩深吸了一口气,把怒火压低了几寸。“化合价是多少?”“正…正二…”声音颤抖着。“这是什么?”“氧化…亚铁。”“那氧化铁怎么写,化合价多少?!”声线提高。“Fe2O3…正三价。”“从开始学化学开始到现在,你错多少次了?罚抄了多少遍了?嗯?这么记不住?嗯?你说怎么办?”“不…不知道…”宇轩成熟了,不再是那个只会和她打打闹闹的哥哥了。

      整张卷子宇轩举出了好多这种例子:Ca(OH)2不加括号啦,忘了沉淀和气体符号啦,文字式写成了方程式啦,大概六七处吧。卷子讲完了。房间陷入了沉默,好不容易在讲卷子时稍稍升温的气氛又回到了冰点。

      “你之前问我能不能教你化学,现在我告诉你,可以。”小汐露出喜悦的神色。“但是,你要遵守我的规矩,从今晚开始。若今晚之后你不能接受,那你就找别人去吧。”“我接受,一定,别不要我。”满满的哭腔,虽然心疼,但宇轩依然狠下了心。如果今天不能让她记住,那以后呢?

      宇轩拉过小汐的手,一时间天旋地转起来,反应过来时小汐已经顺势趴在了宇轩的腿上,宇轩本想掀起她的睡裙,但想想小汐也大了,也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错。扬起巴掌打在臀上。

      5

      继续拍

      “啪”“啪”“啪”突如其来的几巴掌似乎把她打懵了。 “原来这是他说的规矩啊,我真的要服从吗?从小爸妈视我为掌上明珠,从未打过我。可现在…”满脑子都是疼。

      “啊!”思绪还未收回,又是狠狠的一下砸下来,白皙的屁股霎时染上了粉红色。小汐本能地想要挣脱,却只换来了又一下毫不留情的责打。

      “啪!”“唔!”小汐这次没再喊出来,嘴唇下却留下了一串淡红色的牙印。“不准乱动!”宇轩几乎是吼出来的。“呜……”小汐不敢再挣扎,垂下头抽泣起来。“你哭甚么!委屈你了!?”“啪!”“啊!”十六岁的女孩没能耐住疼痛,迷离了双眼的泪水飞溅起来。一声接一声的脆响,宇轩似乎没有过一丝的犹豫。巴掌不停地落下,小汐的腿不停地抽动着。

      “呜……哥哥……我,我知道错了……啊,好痛,好痛……真的痛……呜,对不起……饶了我吧……呜…疼……”小汐已经泣不成声,含糊不清地求饶,身后的疼痛几乎令她无法思考。而宇轩根本没有在听她说,只是扬起右手一下一下又准又狠地落在妹妹的屁股上。也一下一下,砸在他的心上。

      “呜……唔……哥哥……我疼……”

      唇上的腥甜刺激着她,有气无力地说着。她第一次在哥哥面前感到这么无助,也第一次觉得,哥哥真的生气了。

      6

      身后的巴掌停了下来,小汐趴在宇轩膝上胆战心惊的等待着,怕是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但意料之外的身后一凉—薄薄的睡裙被掀起来,小汐的脸红于之前的十倍,但却不敢挣扎。

      宇轩轻轻放在小汐通红带点微肿的屁股上,控制着力道揉着。小汐静静趴着,房间又陷入了沉默。

      还是宇轩先开口了“知道今天为什么挨打吗?”“嗯。”“说说看。”“暑假不该只知道玩,不该不学习,不该错过的题又错,不该…”“好。”一个字打断了小汐的话,语气柔和了不少。

      扶起小汐坐在身边。轻轻搂过她的肩膀靠在肩膀上。“疼吗?”“疼…不疼…”小汐轻轻回答道。“接受吗?还要我教吗?”“嗯。”没有一丝犹豫。“以后犯错还这样罚,只会更重,怕吗?”“怕…但我现在只想通过会考。”“好,我会帮你。但也会罚你。可能会狠,但我罚过你之后依然爱你,依然相信你,好吗?”“嗯。我知道错了,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小汐把头埋在宇轩怀里,宇轩顺势揽住了她。

      7

      就这样小汐躺在宇轩怀中渐渐睡去。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洒在两人的脸上。仿佛是在阳光的带领下,湖水开始流动,鸟儿开始歌唱,风也开始吹起来。这些组成了一支独特的奏鸣曲,宇轩也忍不住把目光从小汐脸上转向窗外,穿过朦胧的纱帘,真美。

      不过对于半梦半醒的小汐来说,这些,都是噪音。她微微皱着眉头,紧紧攥着哥哥的衣襟,往他怀里缩了缩。宇轩温柔地笑笑,手轻轻拂过妹妹柔顺的刘海,看着妹妹可爱的睡脸,满脸慈宠溺。

      就由着她这样缩了一会儿,宇轩一边低声哄着她,一边推开那双纤长的手。坐起来,脚刚刚放在地上,就听见身后有些痛苦的低唤。“唔……”

      小汐自然的翻身仰躺,然后很自然地,被痛醒了。赶忙又侧过来,睁开朦胧的睡眼,看见宇轩正坐在床边看着她,眼神中流露出的尽是心疼。小汐却笑起来,唤了一声:“哥哥~”

      宇轩回应的笑笑“醒了?还疼不疼,好点了吗?”“好多了。哥哥昨晚情绪有点失控,吓到你了吗?”“哥哥生气的样子真的好恐怖。”是啊,特别是那句语气淡淡的“我对你太失望了”轻轻的音量,带着微微的叹息却在小汐耳中不断扩大。“那以后小汐乖乖的听哥哥的话,哥哥就不生气了好不好?”“嗯…”含糊的应着,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好,我们去吃早餐吧,中央公园的蓝花楹又开了,吃晚饭我带你去看噢!”“好!”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第二章 1

      在宇轩的辅导下小汐的化学进步很快,但好景不长。不知是不是因为心思都花在化学上了,期中模拟考的成绩不尽人意。

      由于是周末,高一的学生不用上晚自习。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响,在教室闷了一整天的学生们就涌出了教室,享受难得的黄昏日光。

      而此时的小汐正坐在座位上,冲着桌面上摆着的几张试卷发愁——模考的成绩出来了:语文和英语凭借着101和113的高分还牢牢占据着班级第一的宝座,而同样是120分满分的数学却压在72分的及格线上。由于前段时间的疏忽,一向是弱势科目的理化双双得了59分的郁闷成绩,史地生更是没背,勉强及格的分数下面,老师用红笔写下的不满评语真的很刺眼。

      班主任乔老师虽然在分析成绩的班会上没说什么,却也在班会结束以后把小汐揪到办公室一顿狠批。看着自己喜欢的学生可怜巴巴的挨训,不复平日的骄傲,乔老师也一下子心软起来。

      第二章 1

      在宇轩的辅导下小汐的化学进步很快,但好景不长。不知是不是因为心思都花在化学上了,期中模拟考的成绩不尽人意。

      由于是周末,高一的学生不用上晚自习。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响,在教室闷了一整天的学生们就涌出了教室,享受难得的黄昏日光。

      而此时的小汐正坐在座位上,冲着桌面上摆着的几张试卷发愁——模考的成绩出来了:语文和英语凭借着101和113的高分还牢牢占据着班级第一的宝座,而同样是120分满分的数学却压在72分的及格线上。由于前段时间的疏忽,一向是弱势科目的理化双双得了59分的郁闷成绩,史地生更是没背,勉强及格的分数下面,老师用红笔写下的不满评语真的很刺眼。

      班主任乔老师虽然在分析成绩的班会上没说什么,却也在班会结束以后把小汐揪到办公室一顿狠批。看着自己喜欢的学生可怜巴巴的挨训,不复平日的骄傲,乔老师也一下子心软起来。

      2

      “汐晗,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多把精力放在学习上一些,工作忙不过来也没关系,有老师在。”

      小汐听到这儿,难过得鼻子一酸——考这样的成绩,怎么值得老师对她这么好?

      谢过老师,回到教室,看着墙上的会考倒计时,小汐明白到了必须努力的时候了,不然就不能如愿和哥哥一起会考拿全A了。说到哥哥……他好像说要看试卷来着——天啊,该不会在学校被老师骂,回家还要被哥哥教训吧?!小汐揉了揉太阳穴——头疼。

      正想着该怎么向哥哥解释,眼前忽然伸过一只白皙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贴了亮片的指甲闪着光,明晃晃的。“想什么呢?”

      小汐抬起头,不出意料地看到了死党诺诺夏晓悠的笑眼。

      小悠瞥了眼桌上的卷子,一把抓过来仔细折好,利落的塞进小汐的书包。

      “下次加油!过去的就过去咯,做人吗,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咯~该回家啦~”

      小悠把刚买的费列罗放到小汐的嘴边,“呐,”

      梦汐大大的张开嘴巴,品尝着甜中带苦苦中带甜的巧克力,成长,拼搏是不是也是这样呢?

      一路上,她和小悠慢慢走 着,没有说话。一路忐忐忑忑,犹犹豫豫的挪回了家。二十分钟的路愣是走了一个小时。该来的总是要来,虽说逃避不是办法,但总有那么些时候,逃避是唯一的办法。

      “那个……哥哥,这是我的模考试卷。”小汐小心翼翼把一大叠卷子递过去,特意把考得最好的英语放在了最上面。最差的化学压在了最底。

      “嗯,”宇轩接过卷子,便认真地看起来。

      3在宇轩看卷子时小汐偷偷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虽然只过了十分钟,但却好似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宇轩还在投入的看着,房间里安静的空气让小汐不由的觉得窒息—高压的气氛,低于冰点的温度。向后退两步,站得离哥哥远了些。

      小汐盯着地板看了一会儿,不禁觉得无聊,于是将视线转向哥哥,想看看他有没有生气的迹象,忽然觉得,哥哥还蛮有型嘛,于是她偷偷地从下往上打量着坐在书桌前的宇轩:

      鞋子:样式简约却很有特点,不是什么名牌,鞋子边缘有踢球留下的浅浅污渍;

      身材:瘦瘦的也不显得单薄,盘起的腿显得很长的样子;

      手:一手拿着试卷,另一只手微微握起,托着下颔,手指修长,嗯,实践证明,也很有力。

      侧脸:蛮有棱角,线条还算完美,鼻梁很高。

      接下来是……小汐刚要去瞄哥哥的眼睛,但没想到与此同时,宇轩抬起来双眼—小丫头正好碰上哥哥的目光,迅速低下头,满脸通红—因为紧张。

      “过来坐吧。”宇轩指着身边的椅子。

      “不、不用了,我站这儿就行。哥哥……我,那个,这次考试尽力了,真的……但很对不起,结果并不好。”小汐说着,不自觉地又往后退了两步。紧紧拽着校服衬衫的衣角。

      宇轩看着小丫头紧张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啦,看你吓得。过来坐吧,不会打你的。”

      “咦?真的?我还以为我考这么差你会生气。”小汐瞪大眼睛看着哥哥。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每天在学校干什么,已经教训过你啦,以后不这样就行啦。过来坐,好好听我给你讲题。”

      “呵呵,哥哥你最好了~”小汐说着,走过去搂住哥哥的脖子。

      “你少得意,下次再考成这样可就没这么简单啦。”宇轩说着,给了小汐的脑袋一巴掌。

      “遵命,遵命~”梦汐乖乖坐下来,认真地听着夏朗为她把每道错题都仔仔细细的讲了一遍。

      微黄的灯光静静的照着,好暖,好温馨。

      (很抱歉没有拍,先凑活着看,吃吃糖吧~)

      3在宇轩看卷子时小汐偷偷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虽然只过了十分钟,但却好似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宇轩还在投入的看着,房间里安静的空气让小汐不由的觉得窒息—高压的气氛,低于冰点的温度。向后退两步,站得离哥哥远了些。

      小汐盯着地板看了一会儿,不禁觉得无聊,于是将视线转向哥哥,想看看他有没有生气的迹象,忽然觉得,哥哥还蛮有型嘛,于是她偷偷地从下往上打量着坐在书桌前的宇轩:

      鞋子:样式简约却很有特点,不是什么名牌,鞋子边缘有踢球留下的浅浅污渍;

      身材:瘦瘦的也不显得单薄,盘起的腿显得很长的样子;

      手:一手拿着试卷,另一只手微微握起,托着下颔,手指修长,嗯,实践证明,也很有力。

      侧脸:蛮有棱角,线条还算完美,鼻梁很高。

      接下来是……小汐刚要去瞄哥哥的眼睛,但没想到与此同时,宇轩抬起来双眼—小丫头正好碰上哥哥的目光,迅速低下头,满脸通红—因为紧张。

      “过来坐吧。”宇轩指着身边的椅子。

      “不、不用了,我站这儿就行。哥哥……我,那个,这次考试尽力了,真的……但很对不起,结果并不好。”小汐说着,不自觉地又往后退了两步。紧紧拽着校服衬衫的衣角。

      宇轩看着小丫头紧张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啦,看你吓得。过来坐吧,不会打你的。”

      “咦?真的?我还以为我考这么差你会生气。”小汐瞪大眼睛看着哥哥。

      “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每天在学校干什么,已经教训过你啦,以后不这样就行啦。过来坐,好好听我给你讲题。”

      “呵呵,哥哥你最好了~”小汐说着,走过去搂住哥哥的脖子。

      “你少得意,下次再考成这样可就没这么简单啦。”宇轩说着,给了小汐的脑袋一巴掌。

      “遵命,遵命~”梦汐乖乖坐下来,认真地听着夏朗为她把每道错题都仔仔细细的讲了一遍。

      微黄的灯光静静的照着,好暖,好温馨。

      (很抱歉没有拍,先凑活着看,吃吃糖吧~)

      第三章

      1

      虽然宇轩没有因为小汐模考的失利而打她,但可以说对小汐的要求是越来越严格,管教的范围也越来越宽—从刚开始补习化学到补习所有,从刚开始的学校管到了生活和礼仪。小汐虽属于典型的内心情感细腻温柔的双鱼座,但时不时还是会颠覆乖巧的性格不如爆粗,和同学吵架,顶撞老师。

      原本接下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只是因为学习给小汐班换了一个语文老师。理由是这个老师更有经验。天知道语文老师各种不讲理,布置的作业各种非人!

      小汐原本是很喜欢语文的,但一切都随着老师的改变而改变。

      语文课上,小汐转过头,不出意料的看到同桌陈杰鸣又在写歌词了。这家伙买了新的五线谱本,飞速记下的字迹很随意,但一点儿也不显得潦草。

      “诶~本子还挺漂亮的嘛~”小汐一下抢过本子。

      “喂,你干吗?!快还我!”陈杰鸣吓了一跳,忙丢下手中的铅笔过来抢本子。

      “借我看下嘛,别这么小气~”小汐斜转过身,说着便要翻本子。

      陈杰鸣急了,一把抓住小汐的胳膊,

      “别闹了,还没改好呢~”骄傲如他,怎么能给别人看不尽完美的作品——或许,只是不想让小汐看到不完美的作品。

      两人你争我抢了一阵子,讲台上的语文老师终于按捺不住了,

      “林汐晗、陈杰鸣,你们两个不想听课就给我出去!”

      2

      于是此刻,小汐和杰鸣就双双出现在了高一A班的教室外面,倚墙而立。

      “都是你,没事抢我本子干嘛,那么大的人了?”陈杰鸣不满的抱怨着。

      “还不是你,早点给我看那本子不就没事了。”小汐也不甘示弱。

      “还好意思说,都是你抢我本子害的。”

      毕竟是站在安静的走廊上,两人也识趣的安静的站着。但好死不死,班主任居然路过看见自家的两个小孩站在门外,简单了解事情之后就在走廊上开骂了。

      “林汐晗,你是班长,因为纪律问题罚站觉得不够丢人吗?还有你,陈杰鸣,什么时候能让老师省省心啊?” 乔老师连珠炮似的训着他们俩,口水都要喷出来了。

      小汐低下头装出一幅忏悔的样子,“老师,对不起,是我的错。”心里却想着,您老要什么时候才说完啊,头很痛啊。

      这时,熟悉的下课铃响起,老师也就不再追究,陈杰鸣马上跑回了教室,完全没有理会身旁的林汐晗。小汐刚准备回教室,肩膀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抓住。那一刻,小汐不停在内心祈祷希望不是自家哥哥,但转身对上的就正是刚考完上半场竞赛的哥哥。

      宇轩从小汐的眼神中读出了心虚和不安,妹妹一定又是干了什么“好事”了。再三询问之下终于了解了事情的缘由。小汐看着哥哥越来越黑的脸,拽住哥哥的衣角轻轻摇晃着撒娇。宇轩只是牢牢抓住小汐的手,离开教学楼。这一下小汐怕了“哥哥…你干什么…你要带我去哪里…我错了…我下次一定好好听课…放手…好痛。”满满的哭腔,但宇轩一句话也没有说。

      2

      于是此刻,小汐和杰鸣就双双出现在了高一A班的教室外面,倚墙而立。

      “都是你,没事抢我本子干嘛,那么大的人了?”陈杰鸣不满的抱怨着。

      “还不是你,早点给我看那本子不就没事了。”小汐也不甘示弱。

      “还好意思说,都是你抢我本子害的。”

      毕竟是站在安静的走廊上,两人也识趣的安静的站着。但好死不死,班主任居然路过看见自家的两个小孩站在门外,简单了解事情之后就在走廊上开骂了。

      “林汐晗,你是班长,因为纪律问题罚站觉得不够丢人吗?还有你,陈杰鸣,什么时候能让老师省省心啊?” 乔老师连珠炮似的训着他们俩,口水都要喷出来了。

      小汐低下头装出一幅忏悔的样子,“老师,对不起,是我的错。”心里却想着,您老要什么时候才说完啊,头很痛啊。

      这时,熟悉的下课铃响起,老师也就不再追究,陈杰鸣马上跑回了教室,完全没有理会身旁的林汐晗。小汐刚准备回教室,肩膀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抓住。那一刻,小汐不停在内心祈祷希望不是自家哥哥,但转身对上的就正是刚考完上半场竞赛的哥哥。

      宇轩从小汐的眼神中读出了心虚和不安,妹妹一定又是干了什么“好事”了。再三询问之下终于了解了事情的缘由。小汐看着哥哥越来越黑的脸,拽住哥哥的衣角轻轻摇晃着撒娇。宇轩只是牢牢抓住小汐的手,离开教学楼。这一下小汐怕了“哥哥…你干什么…你要带我去哪里…我错了…我下次一定好好听课…放手…好痛。”满满的哭腔,但宇轩一句话也没有说。

      3

      宇轩拉着小汐走到校园较偏僻小路,搂着小汐就开始甩巴掌。林汐晗被打懵了。虽然不是第一次挨哥哥的打,但今天居然班级门口被拽走了挨打!!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朗朗乾坤好么!!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小汐开始挣扎,宇轩什么都不说只是加重力道朝小汐的小屁股砸去。这哪里是手啊!分明是板子啊!即使隔着校裙也是疼死人啊!

      “你干嘛打我!凭什么打我!我上课吵闹了一下又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错!”小汐嘴硬的不服软。

      宇轩本来在等着她服软求饶结果等来了这一句话,想都不想直接加快速度更狠的抽上去。

      小汐吃痛不过,伸手去挡,却被宇轩抓了两只手按在腰上。怎么躲都躲不过,有点后悔找了个这么高的哥哥来管教自己。简直就跟家长打小孩一样易如反掌好嘛!

      实在疼的不行了,小汐才开始求饶“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疼疼疼!”

      宇轩见小孩终于知道错了,听着她这哭腔,头还在自己肩上一蹭一蹭的,心也有点软了。

      “错哪了?”声音冷冰冰的,听的小汐心里更难受。

      “我不该上课不听讲和同桌打闹”小汐一抽一抽的说完。抬头看了看哥哥,看见他那要吃了她一样的眼神,又感觉把头埋下来。

      “还有呢?”宇轩声音依然冷冷的。“还有。。。。还有什么?”小汐实在想不起来。

      话音刚落,巴掌也就跟着下来了。“啊啊啊啊,我不知道!我哪里错了?!没有!你无理取闹!你就是要打我!”

      “我无理取闹?好,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无理取闹!”说完身后的巴掌又落了下来。

      “你简直就是法西斯,你是我的谁啊?!你很了不起吗很了不起吗?!”小汐肆无忌惮的大吼。吼完才发现是在学校,马上安静下来。身后是巴掌也停了下来。

      宇轩推开靠在自己肩上的小汐,黑着脸冷冷的说“我现在要去戒指考试,晚上,我会用我的方法告诉你我是你的谁,我到底有多了不起去管你!”然后扔下小汐,头也不回的走了。

      4

      以前无论多晚两人都会等对方回家,但这一次,小汐并没有等宇轩。

      日暮。漫天悲凉的黄,几点残破的火烧云慵懒地飘动着。就如她的心情一般悲凉。

      这次她没有点最爱的Mocca,而是点了热巧克力。 咖啡无论是加了多少糖奶或者其他辅料都改变不了苦的本质。但甜甜的奶香味很重的热巧克力就不一样了。之前的小汐还愁眉苦脸,但在喝了一口热巧克力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脸上洋溢着微笑。都说心情不好的时候要吃甜品果然是正确的。当然这种快乐来得快去得也快—热巧克力喝完之后忧郁便再一次涌上心头。

      她把头倚在玻璃窗上透过玻璃墙望着外面,漆黑的天空下,一名环卫工人正手忙脚乱地清扫着落叶。黄绿色的树叶纷纷扬扬,飘荡在空气中。她盯着它们,好像要看清每一片的纹路那样盯着。独坐着,身边人悉数离去。

      该回家了吧,我也是有错的吧,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吧。

      5

      慵懒的夜晚。好久好久都没有过了。

      本想着和哥哥说点什么但巧克力喝的太腻也不想思考了。偶尔把自己放松一点,好像也不错。

      哥哥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拉过小汐的手坐在沙发上欣赏着韩国电视台转播的Running Man。在最激烈的金钟国对战刘在石的巅峰决战时刻,广告时间到了。

      小汐只是等着广告结束想看看自己的钟国噢吧有没有获胜(楼主的噢吧!)思绪早已被节目吸引。只想着看完节目好好睡一觉,毕竟对于不懂韩语的小汐来说看这种激烈的节目还是很费脑力的。

      节目结束,下一个综艺开始了。小汐准备继续欣赏但宇轩忽然说:“今天放学没有直接回家吧。”“……诶?”小汐坐正了,扭头看着他。

      宇轩声音异常地平静:“去了哪里?”“我……”颇停顿了一会儿,“去了图书馆…”说完她才意识到自己的愚蠢。宇轩深呼吸了一下,把怒火压短了几寸,冷冷地说:“刚才的话,我可以当作没听到。去了哪里?”一触即发的危机感,再掩饰又有什么意义。小汐低下头:“……咖啡厅”

      时间就在这里凝固了,方才慵懒放肆的感觉荡然无存,怒火在沉默的对峙中升温,气氛却一坠到冰点。小汐低着头不敢看他,内心却是无比的煎熬。一瞬,只是一瞬,两人的距离远得不能再远,仿佛间隔了一个宇宙相望。她害怕地想着哥哥会怎么做,狠狠地捏住她下颚强迫她抬起头来?噗,电视剧看多了。

      可宇轩平静得不能再平静:“你答应过我不会没告诉我就一个人在外面待那么晚。”

      是了,他总是这样,心里越是盛怒越是痛苦,表面上就显得越平静,淡然的话语,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没错,小汐答应过。失约在先,什么解释都没用。

      “对不起。”小汐乖乖地道歉。“告诉我,今天犯了什么错。”宇轩斜眼看着她,小汐竟在那眸中看到了悲戚,不由一震。没有那么复杂的,真的。“不该在上课时打闹,不该和哥哥顶嘴,不该晚回家。

      “你该知道怎么做。”甩下这句话,宇轩径直上楼,没看她一眼。小汐瘫在沙发上,觉得鼻子酸酸的,却不知道为什么。

      她一点睡意也不会有了

      6

      洗澡,吹头发,上楼。

      小汐相当淡定地做着这一切,脑袋里空空的,一片空白。只是站在书房门口的时候,她还是犹豫了。她害怕,害怕看见哥哥冷漠的表情。当然的,还有怕疼。

      “啪嗒。”小汐轻轻带上了门。

      一直不明白书房里放张床有什么意义,专门为教训他准备的?现在想来也是了,这个近乎于惩戒室的书房,连门都是内外锁。宇轩坐在床边,手里捧着一本书。听见门响,才把眼睛从书页上抬起来,看着不敢与他对视的小汐笑了笑,扔下书招呼小孩过来。小汐战战兢兢地走到床边,宇轩忽然拉她坐下来,双手环住她的腰,把头搁在小孩肩上。

      小汐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按理说哥哥应该会冷冷地质问他然后开打,但显然不是这样。“为什么要在语文课的时候吵闹?为什么晚回家不告诉我?”宇轩在小孩耳边轻声问,语气就像在谈论新一期的Running Man或者林俊杰的新歌。

      “我以为……你不会同意的。”小汐喃喃着。“为什么这么觉得?”宇轩笑。小汐说不出来,大概就感觉他会说“要考试了,你还在课上讲话,下着雨还不快回家看书。”哥哥那么严格的人。“而且,我不同意,你就可以擅做主张吗?”宇轩口气依然平静又温柔。小汐无言。宇轩搂着她,又说:“知道错了吗。”小汐低着头,闷闷地说:“嗯。”“那怎么办?”宇轩松开了手,小汐站起来。

      面对着哥哥,缓缓低下头,面色通红。小声说道“挨打…”宇轩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两个音节,但并没有为难她。而后把妹妹摁在膝上,毫不犹豫的掀起了她的校裙。

      “上课说话20,晚归20,顶嘴10下。”

      6

      洗澡,吹头发,上楼。

      小汐相当淡定地做着这一切,脑袋里空空的,一片空白。只是站在书房门口的时候,她还是犹豫了。她害怕,害怕看见哥哥冷漠的表情。当然的,还有怕疼。

      “啪嗒。”小汐轻轻带上了门。

      一直不明白书房里放张床有什么意义,专门为教训他准备的?现在想来也是了,这个近乎于惩戒室的书房,连门都是内外锁。宇轩坐在床边,手里捧着一本书。听见门响,才把眼睛从书页上抬起来,看着不敢与他对视的小汐笑了笑,扔下书招呼小孩过来。小汐战战兢兢地走到床边,宇轩忽然拉她坐下来,双手环住她的腰,把头搁在小孩肩上。

      小汐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按理说哥哥应该会冷冷地质问他然后开打,但显然不是这样。“为什么要在语文课的时候吵闹?为什么晚回家不告诉我?”宇轩在小孩耳边轻声问,语气就像在谈论新一期的Running Man或者林俊杰的新歌。

      “我以为……你不会同意的。”小汐喃喃着。“为什么这么觉得?”宇轩笑。小汐说不出来,大概就感觉他会说“要考试了,你还在课上讲话,下着雨还不快回家看书。”哥哥那么严格的人。“而且,我不同意,你就可以擅做主张吗?”宇轩口气依然平静又温柔。小汐无言。宇轩搂着她,又说:“知道错了吗。”小汐低着头,闷闷地说:“嗯。”“那怎么办?”宇轩松开了手,小汐站起来。

      面对着哥哥,缓缓低下头,面色通红。小声说道“挨打…”宇轩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两个音节,但并没有为难她。而后把妹妹摁在膝上,毫不犹豫的掀起了她的校裙。

      “上课说话20,晚归20,顶嘴10下。”

      7

      小汐自然地放弃了反抗,乖乖趴着等待惩罚降临,虽然脸已经热得能烧油。“啪。”浅浅的潮红。带着温热的疼痛感并不剧烈。宇轩的手不紧不慢地落下来,清脆的声音一下下回响在书房里。

      啪!”极重的一下。“啊!”坚硬的木质感直接接触到肌肤,疼痛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令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大脑翁的一下没了反应,小汐的双颊深于之前十倍的红。宇轩的手不紧不慢地落下来,清脆的声音一下下回响在书房里。小汐头一次不顾一切的想反抗。“不要……等等……”

      小汐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一只手按住了后腰,一只纤瘦而有力的手。“趴好。”他只是这么说。“拜托了……不要……”小汐仍然挣扎着,身后挨了狠狠的一下。“趴好。”他重复道。

      “不要用尺子,好不好……”带着哭腔哀求道。“不好。林汐晗,难道你觉得挨打是一件可以商量的事情吗?我最后说一次,趴好小鬼。”宇轩用声音表示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

      小汐双眼泪盈盈地瞪着哥哥,宇轩也瞪着他。沉默些许,宇轩开口,语气温和了许多:“如果你真的知错了,证明给我看。”小汐的心跳停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就像被戳了死穴一样,她慢慢慢慢地侧身趴好,放低重心,双臂直直地垂下去。宇轩没说什么,只是抬手又落下去。

      7

      小汐自然地放弃了反抗,乖乖趴着等待惩罚降临,虽然脸已经热得能烧油。“啪。”浅浅的潮红。带着温热的疼痛感并不剧烈。宇轩的手不紧不慢地落下来,清脆的声音一下下回响在书房里。

      啪!”极重的一下。“啊!”坚硬的木质感直接接触到肌肤,疼痛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令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大脑翁的一下没了反应,小汐的双颊深于之前十倍的红。宇轩的手不紧不慢地落下来,清脆的声音一下下回响在书房里。小汐头一次不顾一切的想反抗。“不要……等等……”

      小汐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一只手按住了后腰,一只纤瘦而有力的手。“趴好。”他只是这么说。“拜托了……不要……”小汐仍然挣扎着,身后挨了狠狠的一下。“趴好。”他重复道。

      “不要用尺子,好不好……”带着哭腔哀求道。“不好。林汐晗,难道你觉得挨打是一件可以商量的事情吗?我最后说一次,趴好小鬼。”宇轩用声音表示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

      小汐双眼泪盈盈地瞪着哥哥,宇轩也瞪着他。沉默些许,宇轩开口,语气温和了许多:“如果你真的知错了,证明给我看。”小汐的心跳停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就像被戳了死穴一样,她慢慢慢慢地侧身趴好,放低重心,双臂直直地垂下去。宇轩没说什么,只是抬手又落下去。

      7

      小汐自然地放弃了反抗,乖乖趴着等待惩罚降临,虽然脸已经热得能烧油。“啪。”浅浅的潮红。带着温热的疼痛感并不剧烈。宇轩的手不紧不慢地落下来,清脆的声音一下下回响在书房里。

      啪!”极重的一下。“啊!”坚硬的木质感直接接触到肌肤,疼痛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令她忍不住叫了出来。

      大脑翁的一下没了反应,小汐的双颊深于之前十倍的红。宇轩的手不紧不慢地落下来,清脆的声音一下下回响在书房里。小汐头一次不顾一切的想反抗。“不要……等等……”

      小汐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一只手按住了后腰,一只纤瘦而有力的手。“趴好。”他只是这么说。“拜托了……不要……”小汐仍然挣扎着,身后挨了狠狠的一下。“趴好。”他重复道。

      “不要用尺子,好不好……”带着哭腔哀求道。“不好。林汐晗,难道你觉得挨打是一件可以商量的事情吗?我最后说一次,趴好小鬼。”宇轩用声音表示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

      小汐双眼泪盈盈地瞪着哥哥,宇轩也瞪着他。沉默些许,宇轩开口,语气温和了许多:“如果你真的知错了,证明给我看。”小汐的心跳停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就像被戳了死穴一样,她慢慢慢慢地侧身趴好,放低重心,双臂直直地垂下去。宇轩没说什么,只是抬手又落下去。

      8

      继续。

      小汐却快哭出来了,尽管她极力抑制着。那份羞辱让疼痛放大了好几倍,她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严重的错要承受这种惩罚,真的像教育小孩一样趴在哥哥腿上被戒尺打光屁股,拜托她现在十六岁了不是六岁!

      哥哥不能稍微有一点点考虑她的感受吗?血液奔腾的声音轰鸣着耳蜗,她真的很想跳起来反抗,可是他不敢——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阻拦着她的冲动。是什么呢?

      “啪。”潮红一层层加深,她终于真切地感受到疼痛在身后肆意地燃烧着,就像双颊那样燃烧,让她无地自容的感觉。

      “啪。”哥哥是感觉不到吗,哥哥一点都不了解吗,哥哥真的不知道她有多敏感多在意吗?脚尖触地,双手悬在半空中,这种无助的感觉让她难受,难受得窒息。伸向后方阻挡戒尺的手早已被牢牢按在腰上,乱动的双腿也被紧紧压住。身后的戒尺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她死死咬住嘴唇,浓重的腥味刺激着她的味蕾。

      疼痛仍然毫不留情地敲打着她伤痕累累的双臀。当她准备狠狠爆粗的时候,身后的责打却停了下来。小汐感觉到校裙被轻轻放起,一只温暖的手扶起了她。

      “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宇轩示意妹妹站到墙边去,小汐抬起头,看见那张脸没有任何表情。

      9

      小汐顺从地站了过去。脚跟紧贴着墙根,头能埋多低就多低,只是不想哥哥看见她满脸放肆的泪水。宇轩当然看见了,只是装作若无其事地拿起书继续看。房间里安静得吓人。小汐死死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小汐想着,自己到底做错什么了?不过就是在一个无关痛痒的语文课说话,在咖啡厅喝了咖啡晚回家没有告知哥哥而已吗?他凭什么、每件事、都要他、汇报啊?他很了不起吗啊很了不起吗?

      我做错什么了啊犯得着受这种羞辱?小汐狠狠地想着,不觉泪水又盈满眼眶,黑亮的眼睛充满敌意地盯着前面向自己走过来的哥哥,准备不管他说什么都开口顶撞,才不管会怎么样呢。

      但宇轩什么也没说。只是对视了两秒,小汐却有些坚持不住,大概是头痛得太厉害了吧?嗯,一定是这样的。然后,感觉像是被往前一推,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一双手轻轻覆在她背上,真的很温暖。

      好像是所有的委屈和怨恨,都在这个怀抱里,烟消云散了。忽地腾空起来,宇轩抱着妹妹,一手揽过她肩膀,一手托住她的膝弯,让毛茸茸的脑袋自然地靠在自己颈窝里,微微低头吻上她的额头,蹙眉道、“怎么这么轻,要多吃点东西,别减肥啦。”

      小汐哭了。是真的哭,不是流泪。她哭号着呜咽着,泪水一滴滴落在哥哥衣服上。她紧攥着哥哥的胸襟,又不停地用手背抹着眼泪。她刚才想说什么呢,忘了,全忘了,只是声音颤抖地说了一句:“哥哥……”

      “嗯。别哭了好不好,”宇轩轻声哄劝,这时候已经走出了书房往楼下去,“很疼吗?”小汐摇摇头,又点点头,是的,头很疼。“乖,不哭了哦~”宇轩又哄道,小汐才慢慢止住了眼泪。

      “我知道你在委屈什么。”宇轩一针见血地说,“可你本来就是我的妹妹呀,这有什么不对吗?”要回答的话,当然是没有。于是小汐索性不回答,眼睛瞪着天花板。“说话,嗯?”“你当然觉得没有了。”小汐赌气地说,“我不愿意

      9

      小汐顺从地站了过去。脚跟紧贴着墙根,头能埋多低就多低,只是不想哥哥看见她满脸放肆的泪水。宇轩当然看见了,只是装作若无其事地拿起书继续看。房间里安静得吓人。小汐死死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小汐想着,自己到底做错什么了?不过就是在一个无关痛痒的语文课说话,在咖啡厅喝了咖啡晚回家没有告知哥哥而已吗?他凭什么、每件事、都要他、汇报啊?他很了不起吗啊很了不起吗?

      我做错什么了啊犯得着受这种羞辱?小汐狠狠地想着,不觉泪水又盈满眼眶,黑亮的眼睛充满敌意地盯着前面向自己走过来的哥哥,准备不管他说什么都开口顶撞,才不管会怎么样呢。

      但宇轩什么也没说。只是对视了两秒,小汐却有些坚持不住,大概是头痛得太厉害了吧?嗯,一定是这样的。然后,感觉像是被往前一推,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一双手轻轻覆在她背上,真的很温暖。

      好像是所有的委屈和怨恨,都在这个怀抱里,烟消云散了。忽地腾空起来,宇轩抱着妹妹,一手揽过她肩膀,一手托住她的膝弯,让毛茸茸的脑袋自然地靠在自己颈窝里,微微低头吻上她的额头,蹙眉道、“怎么这么轻,要多吃点东西,别减肥啦。”

      小汐哭了。是真的哭,不是流泪。她哭号着呜咽着,泪水一滴滴落在哥哥衣服上。她紧攥着哥哥的胸襟,又不停地用手背抹着眼泪。她刚才想说什么呢,忘了,全忘了,只是声音颤抖地说了一句:“哥哥……”

      “嗯。别哭了好不好,”宇轩轻声哄劝,这时候已经走出了书房往楼下去,“很疼吗?”小汐摇摇头,又点点头,是的,头很疼。“乖,不哭了哦~”宇轩又哄道,小汐才慢慢止住了眼泪。

      “我知道你在委屈什么。”宇轩一针见血地说,“可你本来就是我的妹妹呀,这有什么不对吗?”要回答的话,当然是没有。于是小汐索性不回答,眼睛瞪着天花板。“说话,嗯?”“你当然觉得没有了。”小汐赌气地说,“我不愿意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