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48 内容:1743

    姐妹惩罚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一 她与我相识相住

      思绪回到两年多以前,那时我刚踏入高三,分到了新班级,新的班主任。

      我一直是一个很傲气的学生,因为学习成绩好,也因为家里的宠爱,让我骄纵放肆,同时也因为家里对于学校领导层有那么点小关系,于是老师都不怎么管我。可是高三的这一年一切都变了,变得到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不可否认,这段日子我是痛并快乐着的。

      我的家庭有点复杂,父母是离异后再婚的,父亲很有钱,母亲是一个小公司的经理,不能说家财万贯,但总算富裕。继父和母亲再婚时自己并没有孩子,也答应我不会再养孩子。于是很宝贝我,可能本身叛逆的性格使然,我放弃了听父母的意见转去新家附近的重点高中就读的机会,依旧选择了自己所在的这所学校学习,所以也就自己一个人住在了原有的这个大房子中,生活有佣人每天打点,然而睡觉是一个人的,其实我是寂寞的。

      进入高三,学习当然会很忙,但是我的班主任却是一个只比我大六岁的女老师,教语文的。通过了解,我知道她家也有关系,于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她。先开始的两个月老是和她做对,或许拜这两个月所赐,我和她的关系变得很亲近,觉得她是有能力的人。她也很喜欢我,少有的老师对于学生的喜欢。

      她知道我是一个人住的,她也单身,于是我便提出她和我同住。其实只是一时的玩笑,没想到她却答应了,说还可以管管我,顺便照顾我这个“坏孩子”。我家其实有很多房间,多她一个住也没什么,只是对于突然多了这样一个人,有点不习惯。

      她搬来是一个周六,佣人整理了房间给她,她的房间在我的隔壁,这样方便聊天,现在想来也方便随时管着我。进来的那一天,或许是因为害羞,我没怎么说话,一个人回了房间,那一夜我无眠,想象着以后的生活。

      就这样我们上学放学一起,形影不离,我和她同住的事情只有小部分人知道,其实我根本没差,只是不想影响了她。在学校她依旧是我的老师,对我的要求只有比其他同学的严厉,于是在办公室挨的批评就多了,也于是我对于她除了敬和爱之外,也有了畏惧,抑或是我还是如此的反叛不羁,于是回到家里就开始有了惩罚,现在想来,仍然是痛并快乐着。

      她姓刘,我喜欢一直叫她刘老师,无论学校还是家里。她说她把我当妹妹,所以要我好。但始终我没有叫过她姐姐,因为我开不了口。

      在学校,她在课业上教授知识,生活上似乎无意识的了解我其他课业。在家里,她管我的功课,以及生活的规律。

      办公室一直有我的身影,有时是去挨骂,有时是去和她聊天,有时去做作业等她下班回家。家里书房的一头是我在做作业,一头是她备课,底楼除了佣人忙家务外,依旧如此空旷,二楼除了我们两个也没有丝毫人气,我还是会寂寞。

      我和她的同住就这样慢慢地进入状态,我的管教生活也慢慢萌芽开始了。但我没有狠过她,还是痛并快乐着。
      二 第一次挨打

      我选的是文科,政治,这除了理解以外,依靠的基础是必须大量的背课本。我是一个记忆力很好的人,但是不喜欢背东西。

      学校老师会每隔几天默写抽查背的课业内容,她的语文同样也会如此。

      那天是周一,老师照例要检查双休日布置的大量东西,然而我却都没有背。她是有提醒我要背东西,我都说背好了,于是变印证了一句口语:自做虐不可活。

      第一堂便是政治课,我知道老师是一上课就默写的,盘算着过10分钟再进去。迫于我家的压力,即使我这两节课都不上也不会有任何后果。隔壁班正好这节是体育课,我便和她们一起打羽毛球消磨下时间,要知道我可是一等一的高手。刚开始大概两分钟也不到,就听见有人喊“倪潇”,四处张望并没有看见人,然后同学说你们班主任在楼上叫你呢。抬头一看,只见她头伸出办公室在叫我,要知道办公室可是在四楼啊。

      我赶紧放下球拍,跑上楼。进了办公室,幸好就她一个,似乎在发火。

      “在操场上干什么呢?”语气很严厉。

      我不敢看她,说“前面我不舒服,去了厕所,然后……”

      “然后什么?说下去啊?要骗我是不是啊?”

      “不,不是的。第一节课要默写,我没有背,所以 不想进去了”

      “为什么没有背,我不是问过你,你说背好了吗?”

      “我……”我并没有说下去。

      “先回教室下课,中午听你解释”

      她陪我一起走到了教室门口,进去叫了任课老师出来。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就算我大摇大摆进去,老师也不敢怎样我,这就是世道。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心里一直担心她中午会在办公室骂我,其实我还是挺要面子的。中午的时候她进教室时并没有找我,也许是顾及我的面子吧。

      突然同桌告诉我今天语文要默写,我才恍然大悟,我早就把这事给忘了,眼下来不及了,还有15分钟就是她的课了,于是做起了小抄,想要蒙混过关,这又印证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道理。默写的时候我的小抄彻底派上了用处,顺利过关,可是谁又料想这不过是一时的幸运。

      上她的课我一点也不敢怠慢,因为她随时注意着我。终于下课了,我伸了个懒腰,对同桌得意地说“怎么样?我高明吧?!”便趴在了桌子上准备毕一会儿。突然“啪”的一声,我背上挨了一下,“你跟我出来!”

      我跟着她来到了学校特别为每个高三老师安排的休息室,她坐在那里看着我,我站在她面前低着头不做声。

      “你默写做什么了?”

      “没有啊……我做什么了?”抱有一丝的侥幸,我没有马上承认。

      “是吗?学会作弊了?”语气里都是愤怒,因为她对我说过她最讨厌别人作弊,不诚实。

      我默不作声站在那里,房间里的空气一点点凝结,我们都在沉默。然而我依旧心高气傲,倔强如我,望着窗外的风吹动树叶。

      突然我听到“啪”的一声,我回过头看到她手中的笔被她一个手凹断了,她眼神充满怒气的望着桌子。我害怕了,因为我从来没看到过有人这样生气,她在沉默中爆发了。

      “我错了……”我轻声地说着,她并没有理睬我。

      又回到了沉默,死一般的气氛笼罩着我。上课铃响了,她终于开口,语气那样沉而怒:“先……给我回去……上课”

      我转身准备开门,“回去再和你算”

      我已经不记得最后那节课如何度过的,只知道下了课站在办公室的门口等她,我不敢看她的眼神,回家短短10分钟的路我也只是跟在她身后,不语。

      回到家,佣人说给我放水洗澡,我“噢”了一声,她头也不回的上楼直接进房间重重地关了门。

      洗完澡,回到自己房间开着门听着音乐。

      她敲门进来,我来不及关掉音乐刷地站起来,她坐在我的床边,我像学校一样站在那里低头不语。

      “今天作弊怎么回事?”

      其实我还是如此自我的,说“又不是考试,小测验而已。”

      “你说什么?今天上午跑出来不默写已经错了,竟然还在我的课上作弊,以为我没看见是不是?”

      “作弊的人有很多,又不是我一个,再说就几分而已”我依旧是倔强的

      “别人我没有看到,就看到你了”“我就算考不上大学,我也有工作!”没等她说完我就打断了,因为我最讨厌听大道理,从小我就知道只要靠我家的钱什么都能解决。

      “啪”猝不及防地她打了我的头,我一下子懵了。生气地回过身不看她。

      我的房间也开始沉默了,到底流逝了多少时间我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听到房间里悲伤的音乐让我想哭。

      “啪”我的屁股挨了一下,这是我记忆里来第一次挨打,但并不疼,“啪”又是一下,还是没什么感觉。“啪啪”或许是因为我不回头,她连着打了两下。我再次转向了她,看到她手里拿着佣人打扫房间用的鸡毛掸子,只是这个是新的,下面的鸡毛也被剪掉了许多。

      她不再骂我,只是一个手拉住我,一个手往我屁股上抽着鸡毛掸子,其实一点都不疼,或许是因为她没有用力,所以我面无表情。

      “你认错吗?”我不回答,因为我一向把保持沉默作为我最大的权利。

      她一把推我到床上,我就这样趴着,鸡毛掸子在继续,我感到了一丝的疼痛,我知道她用力了。

      “再问一遍,你到底认错吗?”我还是没有回答,只是说“你是老师,不能打人,打人犯法!”

      也许是被我这句话激怒了,她说“有本事你不要让我住这里!”然后就感到她手一抓,把我的裤子全都脱了下来,我惊讶,但没有阻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她一连串狠狠地打着,我感到了火辣辣地疼。原来光屁股挨打是如此的疼痛,原来鸡毛掸子打人是如此的疼痛。

      “刘老师,我不敢了,没有下次了”我放下尊严,开始求饶,但她并没有理睬,依旧打着,只是掸子有了节奏,一下一下。我不哭,只是“啊啊啊”的叫着。

      “让你骗我,让你作弊,让你不学习!”边打边说着。

      我的屁股开始变得有些许麻木,好几下打在同一个地方,让我疼得动来动去,感到屁股好烫。她突然停了手,我乘机摸了摸屁股,好烫也好痛,还有些地方肿了几条棱子。

      “你认错吗?”“我……”也许是自尊心作祟,我没有说出口。

      于是她举起鸡毛掸子继续打,这次不知是因为屁股打多了觉得特别疼,还是她用了力,我疼得扭来扭去,每一下都“啊”地叫着。

      “刘老师,别打了,我痛,别打了,我以后不敢了。”我求着

      “啪”声音如此响,我“啊”地叫着,感到屁股快受不了了,我第一次挨打,打我的却不是我的家人,让我觉得不禁有些好笑,便“哼”了一声。

      “啪,啪,啪,啪,啪”感到屁股在一条一条的肿起来,感到如此痛。

      “我……错……了”我艰难的说出这三个字。

      “真的知道了?”

      “嗯,知道了”

      她放下掸子,马上坐到床上,安慰着我,看我的屁股,我回头看看自己的屁股,已经一条一条肿起了很多红棱子,这个通红的,臀峰这里已经深红了。

      她出房门让佣人从冰箱里拿来冰,用毛巾给我敷上,说“等会儿我给你涂点红花油,会痛,很痛,否则明天会淤青很厉害,这样会好一点”

      “刘老师,我疼死了”

      “你活该!”

      她轻轻的给我揉着,讲道理,我不时“啊啊”叫唤,因为确实痛。

      p.s很晚了 我先睡觉了,余下的一些第一次的细节晚点补,第一次写可能没有什么很波澜的地方,也因为是真实的事情,所以没有什么起伏,都是生活学习的点滴小事。因为我只是想记录下这些事情作为记忆,所以不想有任何夸大的地方,希望各位见谅。

      三 痛过之后的温暖

      “潇潇,你们家有红花油之类的东西吗?”

      “我不知道,你问问楼下的阿姨们”

      “你可以自己问吗?”我明白她不知如何开口罢了,其实我也不懂得如何开口。可无奈我还是起身,“嘶”不小心碰倒了伤痛处,我坚强,扬了扬头想要穿起睡裤。

      “内裤今天就不要穿了……”“我不要!”我顿时脸红了起来

      “害羞?不要害羞了,刚刚都光着屁股给我打了”她突然有点点坏笑,可是却不曾察觉我的心除了有那么点害羞外还在流血,我可笑自己的倔强原来都是假装。默默地在心中流着泪。

      “阿姨,家里有消肿的药吗?”

      “潇潇,你哪里受伤了?要不要我叫张医生来看看啊?”

      “没……没什么,就是刚刚不小心扭到脚了,有点肿,没事的”我怎么可能告诉她我怎么了

      “噢?有消肿的喷雾的,是你妈妈给你留着的,我拿来帮你”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阿姨”

      “要不还是让医生来看看吧,如果留下病根就不好了”阿姨出于关心依旧询问我的状况

      “真的不用了,阿姨……”我受伤的地方怎么可能给医生看,怎么可能?我心里不住的嘀咕

      拿着喷雾来到房间,她有点嘲讽的看着我,我知道她只是觉得好笑罢了。“我来帮你吧,你家有这个,以后就不怕打伤你了……”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耸了耸肩。

      她其实不明白,我不让医生来只是为了她,不想让她丢了工作。她也不明白,我想让她管着我,因为父母对我的忽视让我想让她来代替。我仍旧是寂寞的。

      她轻轻的给我揉着,给我讲着道理,其实我在想着自己的事,并没有听。只是感到屁股痛,麻,但心里却有着安慰。

      “其实我本来没有打算脱光你裤子的,只是不小心拉掉了内裤”她突然缓缓的说道,语气中听得出内疚

      “没什么,我不怪你”我淡淡的回答

      她长吁一口气,“不过这样不错,光着屁股挨打更痛”似乎在无奈的自嘲

      “其实我如果反抗,你根本打不过我,我只是不想反抗罢了”

      “为什么?”

      “没什么……”我还是自我的,我不想说,因为没必要

      她依旧给我揉着,轻轻地,我依旧疼痛着,但心里暖暖的。

      “你答应我以后要乖,我也答应你以后不犯大错,不用这东西打你,就用尺,过两天我去买……好吗?”

      心里顿了下,“随便你”还是如我的回答

      房间里回到了原有的沉默,我除了寂寞感到了些许的温暖,我的世界开始下起了春雨,融化了冰山的一角。

      p.s本节没有任何sp,因为第一次挨打过后她的确给我揉了好久,说了好多,原本这里不想写的,但是觉得心里的变化也是这一天开始的

      四 有一种爱叫心“疼”

      拿着房间沙发的垫子,她温柔地耳语:“我给你放在书房的椅子上了,等吃完饭我和你一起去书房”

      我“噢”了声,心里却抱怨道,我等会儿怎么坐阿?

      温柔中夹杂一丝严厉,“晚上把今天默写的东西全部背给我听才能睡!”我依旧“ 哦”了一声,不带感情。因为她似乎还是老师而已

      一切都按照着她的进度进行着,她似乎很满意,只是不同的是所有的都是站着进行中,幸好吃饭时阿姨都不在,否则我真的应该会很羞愧。屁股还是感到很痛,或许还掺了一些心中的郁闷。还好今天的作业我在学校完成的差不多,不然现在我的确会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拿着书说道,依旧是没有情绪的说道:“还有的功课我回房间趴在床上作”我故意让她知道我确实还在痛,或许我也需要一点关怀。

      “我备完课就来陪你”她低头看书,怏怏的说

      “不用了” 我不明白我为何可以回答的如此干脆,此时或许我的自尊心再一次想让我隔绝自己,保护自己。

      我不是一个会撒娇的女孩,也不轻易相信人。可是我却有一个很好的知心朋友,小莉。我们的性格其实天差地别,唯一相同的是家庭条件优越。我拿起电话打给她告诉了她我今天挨了打,她听起来很惊讶,“真的阿?刘老师怎么可以这样对你?要我帮你吗?”

      “真的啊,我现在屁股还在痛,还肿呢”我喃喃道

      “真过分,我帮你解决!”她并没有嘲笑,而是显得比我还愤怒

      “不用了,我没什么,这样也还好”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想,难道从小的寂寞我真的想让她来代替

      “噢~~难得啊!也有人可以管住我们的潇潇”她开始咯咯的笑

      “呵呵”我无奈,“出来吗?陪陪我”

      “好啊,老地方见,怎么样?要叫上小迪吗?”“噢,好,散散心”小迪,小莉的好朋友,由于家庭的原因过早的经历着社会的风雨,老地方是小莉家楼下的酒吧。

      酒吧里,我们说东道西,很快我把今天的事情忘记了,只是屁股上的轻微的疼痛还不时提醒着我。我喝着饮料,只觉得吵闹的音乐快要震聋我的耳膜,“我们去唱歌吧?”小迪提议道

      我看看手机,时间只有10点不到,还早,于是我们走向了那间久违的卡拉ok

      我们唱着,跳着……时间也在流逝着,然而我不想回家,因为我会寂寞。我累了,坐在沙发上发呆,再看看手机,2点了,还有17个未接电话,三条短信,都是她发来的,电话是家里的号码。

      “我们回去吧,明天还要上课呢”我缓缓地说道,其实只要他们拒绝,我一定留下。

      “好啊”小莉还真是不解风情。

      回到家,她等在我的房间,那么晚了还在等,我突然有了内疚,然而只是稍纵即逝的。“那么晚,去哪儿了?”

      我没有回答,自顾自地换着睡衣,屁股还有肿痕,所以我放弃了穿睡裤,一头倒在床上。“你去哪儿了?现在什么时间了?”语气一下子提高。

      “散心”很简短的回答。

      突然,“啪”的一声,我的屁股随之疼痛,也许是打在了伤痕上。我回过头去看着她,依旧没有情绪,只看见她手上拿着塑料的尺,我的屁股凉凉的,我知道她已经脱了去,我依旧不挣扎。又是“啪”的一下,顿时感觉屁股开始发烫。我不想开口,仍旧选择了沉默。

      或许是屁股上的伤痕让她有点过意不去,她先轻轻的替我揉揉了,问了声“痛吗?”

      “不痛!”我倔强的说。“啪啪啪…………”尺一下一下落在了我的屁股上,没有间隙,好多下打在了同一个位置,她果然不会打人。

      “啪啪……”夹杂着尺落在屁股上的声音,我觉得还有热热的东西落在了我的屁股上,回头一看,她哭了,悄无声息的哭了,突然我也感到我也很想哭。看到她的眼泪顺着我已经漫山通红的屁股流着,我说不出的难过,曾几何时我是多么希望有人可以管我。

      “噼”的一声,尺断了,她丢下我和那已成两截的尺,冲出了门。此时时间告诉我已经3点了,难道她一夜没有睡?

      翻开手机,看着来电纪录,果然一夜没有睡,我内疚,我并不想让她哭,我也最见不得老师哭了……

      我爬起身,揉揉滚烫的屁股,走到房门口,拿着放学后挨打的鸡毛掸子,用剪刀剪掉了所有的鸡毛,轻轻的为自己穿上内裤,跑到了隔壁。

      她有点泛红的眼睛看着我,没有说话……“刘老师,我错了,我不该让你担心,你不要生气,不要哭”什么时候我开始会在乎别人了?我也不清楚……“刘老师,我该打,你打吧”我给了她鸡毛掸子。或许我心里只是想让她来打我让我减轻自己的愧疚感,或许我真的在乎她的关心,她的担心,她的管束。

      “刘老师,你不用担心我,不用心疼我,打吧,狠狠地打吧”或许我想让屁股的痛代替心里的疼……

      我自己拉下了内裤,趴在了她的床上,“刘老师,打吧,我不疼的”

      “啪”鸡毛掸子又一次落在了屁股上,真的很疼,然而我不吭声……她终于开口了“你知道我多担心你?我怕你受不了刚才的挨打,我怕你不回来……”我听见她的声音在哽咽

      “我错了,刘老师,你不哭了,你狠狠地打吧”我似乎只会说这些,似乎,似乎……

      鸡毛掸子一下一下开始打在了屁股上,一下一下,我嘴上不叫,手不去摸,只是为了告诉她我不痛,可是屁股的反应我没办法控制,因为疼痛,每挨一下我的屁股就随之一抽一抽的,感觉也是真实的,我感到屁股除了烫已经开始麻麻的。然而鸡毛掸子仍在继续,或许她真的生气……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终于停了,我知道我的屁股应该又肿了,但是我心里却不再那么难过。

      我抬头看她床头的钟,已经3点半了,原来我挨了30分钟的鸡毛掸子了,原来我的忍耐力是如此好,我开始嘲笑自己,也充满了苦笑。

      她转身出门,我知道她是去拿消肿喷雾了,回头看着自己的屁股,是如此的不堪,一道一道全部肿了起来,有些地方有了暗红色,我想要起身,可是无奈我的屁股在抗议,真的打重了,心里暗暗地说着,开始笑自己的傻……

      她给我喷了药,揉着我的屁股,我的屁股一颤一颤,因为药的作用它更疼,也因为她手的触碰。

      我们都没有说话,我知道她在心疼,自己把我打成这样,她在难过,我知道我在疼,因为屁股的疼,也因为我体会到她的心疼……

      四章之画(话)外音:晚上我赖在刘老师的房间,她也答应了,让我趴着,替我揉着揉着,我就睡着了,估计那夜她没睡。

      闹钟就这样按时响了,刚想起来,我就“啊”的大叫起来,她掀开被子一看,就懵了……我自己回头看,也吓了一跳

      我的屁股全肿着,好多地方还淤青了,于是她特赦我那天不用去学校

      睡意中,收到小莉的消息“怎么没来啊?”

      “昨夜回家又挨打,鸡毛掸子屁股肿,现在屁股很不堪,无奈不能来学校,详细情况晚上说,我的屁股在呻吟……”

      “我就知道你肯定又遭殃了,哎~~^-^”最后那个表情分明在笑我!

      p.s虽然被老师打可能感觉不一样,但是要知道第一 二次的时候我心里真不是滋味,而且第二次竟然我主动要求,现在想来还觉得好笑,我那时大概脑子是坏了

      番外的那首打油诗是刚才想的,因为那天我和小莉消息来回好多次,实在记不起来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