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43 内容:1704

    盛世风云日常记事 十一.寒冬与边关(2)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4
    • 原创
    • Lv.2

      北部军大营边上有个镇子,名唤白河镇,因其冬季冰封,雪覆河面得名。镇子不大,也就约么几千人,其实更像个村子,只不过周边几个村都把这儿当成中心,所以才算是个小镇。白河镇最主要的道路上,一大一小两名男子正并肩而行,年长的一身灰色斗篷,黑色折檐大帽,嘴边略有一点梳理精细的胡须,手中把玩着一对文玩核桃,小的约么十岁左右,身子不胖,脸蛋儿倒是挺圆润,看着很是讨喜,正是出来办事的魏先生和宁儿。

      “师父,您说小将军真的来这儿了吗?放着暖暖和和的营房不待,他非得跑出来到这地方干嘛?还连带着我们也出来陪他受冻。”宁儿毕竟是小孩子,虽然是冬天也有些怕热的心思,仅在袍子外穿了一件薄薄的棉夹袄便出门了,自然是有些冷的,不禁抱怨起来,魏文华看着小家伙气鼓鼓地模样,不禁失笑:“小将军素来梦想着能建功立业,纵横沙场,骨子里又是个不爱听爹爹管教的任性孩子,如今听说有任务自然是不甘人后,也是少年心气啊!哪像宁儿似的,整天就知道躲懒偷闲,怕冷怕热的?人家啊,是有大志向的人!”宁儿不满师父调侃自己娇气,伸手指指自己和师父的衣裳:“您穿的可比我多了一件斗篷呢!自然不冷,他有志向,我也有啊!报国又不是非得逞一时之意气,小将军还比我大好几岁呢!总不至于连这都不懂吧?”魏文华看着小徒儿稚嫩的表情,怜爱的摸了摸他的脑袋,突然,他的余光看见了路边一个小小的人影,那是一个少年,着一身深蓝色便服,可还是怎么看怎么眼熟。

      “宁儿,你帮我看看,那个人是不是新兵营的孩子啊?看着…挺眼熟的样子。”魏先生担心自己眼神不好,赶忙唤了宁儿来看。“没错,绝对是新兵营的一个哥哥,好像叫什么…韩容?名字跟气质完全不符合的样子。不过怎么会来这里呢?这次任务没有让新兵营的任何人参加的啊?”不是被委派来出任务的啊……那么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还是便装打扮?魏文华心中疑惑,为了防止认错人,他上前拦住了那个少年,出言试探:“这位小公子,我看您有些眼熟,敢问是不是之前在军中待过?”岂料那孩子一看见魏先生立刻吓得脸色惨白,假装着不认识的样子抵赖:“啊?我……我没有过啊?你是?我……”但他挣扎时衣服的交领散开了些许,漏出来里衣上的一道特别的针线缝合的痕迹,错不了,那还是之前跟人打架撕破了,魏文华亲自给他缝补的衣服呢!位置和针脚一模一样!等魏先生缓过神来,那孩子早已挣脱束缚跑开了,两人连忙紧跟着追过去,可是转过一个拐角那孩子就没了影。“他来这儿干嘛呢?欸?会不会是小将军那事儿?”宁儿跑得气喘吁吁的,琢磨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眼看着那个孩子灵活地窜过人群,确实是追不上了,没办法,两人只好先前往陆啸渊部队驻扎的地方调查情况。

      听魏文华说了事情的原委,陆啸渊仔细想了想,道:“这镇子不算大,只有一间客栈,我想你们可以去那儿看看,小将军确实没有来我手底下,不然我早就给他绑回去了。”魏先生心中烦闷,核桃的声音卡顿而响亮,起身告辞:“若是有看见一个便装打扮的新兵营少年,请务必立刻逮起来联系我,这里就先行一步了。”说完便带着宁儿径直离开,直奔那家客栈而去。

      说来也巧,真就让啸渊猜着了,云章和那个新兵还真是下榻在这家唤做白河客栈的店里。正是正午时分,一楼买饭食的地方早已经坐了不少人,但魏文华还是一进门便看见了那个熟悉的深蓝色人影,那孩子正坐在桌边吃东西呢。“这哥哥也太不警醒了,明明是跟着小将军偷偷跟着部队去做任务,竟然还敢光明正大地出来买东西吃?呦,还吃得挺香,连咱俩都没注意到呢!”宁儿从师父背后探出脑袋,用顽皮的语调小声说着,脑袋上突然被敲了一记,“长点心吧!就算是溜出来的,饭总归是得吃的吧?营里又吃不着什么好的,他估计也馋得紧,不像小将军,跟着元帅自然吃得好些。盯住了,小将军估计在房里藏着没出来,得一窝把他们全都端了!”

      那新兵吃了东西,又吩咐店家包了些带上,径直往楼上去了,两人赶忙跟上,看见那孩子在一间房门口敲了半天,这才有人给他开了门,一只手一把把他拉进去,又死死的关上了。魏文华凑上去,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两个少年的声音传了出来:“小将军,魏文华先生来镇子上了,咱恐怕得小心点,我上午在街上还差点儿叫他逮去了呢!”是小韩容的声音,看来房间里的另一个孩子便是丁云章了。“这么快吗?我还以为至少需要好几天的时间,爹爹的人才能找到这里,嘶,这两天你就别出门了,躲一躲吧,一会给店家拿点银子,叫他们把饭食送上来好了。”

      听了屋内的对话,魏文华随即在门上敲了几下,然后站到一旁静侯着,很快,小韩容就把门打开了,看见魏先生他愣了一下,随即便被一把揪住耳朵甩到一旁,宁儿立刻将他摁住,魏文华上前一步,用较温柔些的动作将云章的双手反剪到背后握住,便把这对难兄难弟一同缉拿住了。云章还想挣扎,手腕轻轻试探着动了动,没想到这么温柔的力道却能把自己抓的牢牢的动弹不得,只得放下面子讨饶:“魏先生~你就放我走吧!我现在回去反正也免不了一顿板子,若是立了些功回去,兴许爹爹到还能饶我几下,您也知道我那处怕疼怕得厉害,就心疼心疼云章吧!”说到后面小少年脸上早已浮起红晕,要不是真心想立点功劳,又实在不想挨揍,他才不会跟外人撒娇呢!哪怕是跟自己熟识的魏先生也不行!“你那点小毛病还不是小时候自己淘气作的,别寻思了,老老实实回去吃板子吧!你也一样!”一旁被比自己小上好几岁的宁儿按住的少年脸色也不好看,听了这番话更是满脸通红,突然就一脚朝身后蹬过去,没想到直接被宁儿绊住了腿,麻利的解下腰带把他捆上,一把提起这个比自己还高的哥哥按到榻边,包裹着深蓝色布料的臀部顿时高高翘起,摆明了是个挨打的姿势啊!宁儿气鼓鼓地伸手就要扒韩容的裤子,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还敢踢我?该好好教训你一顿了!”刚把裤子脱下来,仿佛又改了主意似的给穿了回去:“不行,到时候回营里还得留着你这屁股挨板子呢!要是打红了可就不能挨了,不能让你躲过去!走!”顺手揪住他的耳朵往外拉过去,宁儿个子小,少年只好弯着腰哭丧着脸被带出门外,魏文华也推着云章带着其他东西出来了,就在两人以为行动圆满完成的时候,变故突然发生了。

      从两人进门开始,楼底下有一伙人就一直盯着,看打扮是几个汉商,可是长得却不大像商人,反而很是彪悍,高鼻深目,像是蒙古人。此刻这几人突然从怀里拔出弯刀,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抢上前一下将刀架在云章颈上,威胁道:“别动!松开手往后退!这可是你们元帅家的独苗!不想让他绝后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退回去!”魏文华一见对方来者不善,只得放开手,也抽出佩刀和他们对峙起来:“你们几位就是当年绑走三皇子的那伙人中的一员吧?我真是有些想不明白,那年草原上水草极是丰美,是什么让你们决心发动兵变,做出那些毫无意义的不法行动呢?”那些蒙人没有答话,而是神色谦卑起来,给一人让开了一条路。那是一个举止优雅高贵的年轻女子,白色的东瀛狐面遮住了她大部分的脸,一身精致的和服包裹着身体,手中的折扇精致却又带着杀意。“你不需要知道,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现在,我就是来带走你们元帅的唯一血脉的,我想,这可以让他学会理智和顾忌。”说着她突然一抖折扇,扇骨间弹出一截尖刀,接着抵在少年脖子上,拖着他向楼下走过去。

      店家早已经派人去通知了陆将军,此时他早已带兵赶到,注意到屋里的情况也是紧张得手心冒汗,刀柄都有些湿漉漉的。“别冲动!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商量!”“需要的?没有。我就是要牵制着你们元帅的行动,让他知道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散开!”就在这两难的境地中,陆啸渊余光看见魏文华在给他打手势,遂明白过来,对着云章眨了眨眼,那带狐面的女子背对着看不见魏文华的动作,以为是军方拖延时间,将折扇向前一指:“快点!别磨蹭……哎哟!”不知道哪里飞出一颗核桃,正中那握着折扇的手腕,直接将折扇打落,紧跟着云章一把推向狐面女子便挣脱出来,没想到她神色一凛,又从腰间抽出把飞刀来,使劲朝云章丢了过去,第二颗核桃再次破空飞来打在刀柄上,可还是没有完全阻止意外的发生:刀刃深深地划过云章的手臂,带开一片血雾,少年强忍着只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便无力的瘫倒在啸渊怀里。

      没等众人再做什么,那狐面女子立刻捡起地上的折扇,直冲向大门方向,折扇中暗藏的刀片砍向挡路的兵士,强行逼开一条路,啸渊奋力抱着怀里的少年上前挥出一刀,可还是差了一点,刀尖只是划破了女子和服背后的蝴蝶包,掉出来几件物品。此次行动虽然没有抓住那个带狐面的女子,但是其他潜伏在店里的叛军都落网了。陆鸣啸继续驻扎在白河镇上,搜捕着其他流窜的叛军,而魏文华和宁儿则带着负伤的云章和那个闯祸的新兵回了大营。

      “哎哟!疼!别打了!”新兵营的广场上正摆着两条刑凳,右边的凳上小韩容正给捆得动弹不得,裤子扒到腿根,一丈来长的军棍一记一记结结实实地揍在屁股蛋子上,打得小少年哀嚎不止。魏先生端坐在点兵台上,拿着茶杯看也不看下面一眼—这孩子是江南人,家里就这么一个独苗,打小虽然不算溺爱但也绝是疼得紧,生的水灵不说还最是油嘴滑舌,若是听了他求饶时的那些软话,只怕心都要化成水了,哪里还能再拿军棍罚他,恨不得马上抱起来哄,所以断不去看,只是端坐着喝茶。宁儿却并不想跟着一块坐,而是得意洋洋地站在那刑凳跟前,带着孩子气地报复心看着这个曾经踹过自己的小哥哥,瞧那小模样,仿佛他才是这营的管教似的。凳上挨打的人恨的牙痒痒,但是自己的皮肉都掌在人家师父手里,也只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趴在那一阵阵的惨叫,眼泪不要钱似的往外淌,不知道的以为给屁股都打烂了呢!宁儿转过去到他身侧,细细端详起身后那两团挨打的肉来,这孩子虽然待在边关,可毕竟是水乡养出来的人儿,屁股蛋子原本是很白嫩光滑的,常年的训练之下这两团还算是丰满结实,耐打的很,就算已经打了半天,还只是浮起了几片粉红色的檩子。“这顿板子是元帅大人亲批的,说要打满半个时辰才能绕过,二位可以慢些打,别累着。”小家伙装模作样地招呼着两个拿板子的兵士,这两位是元帅专门派来惩罚那两个不听话的孩子的,全都是掌刑的老手,练揍人都不知道练了多少次了,最擅长的就是疼肉不伤骨的打法,如果用点心思,臀瓣从里到外每一寸肉都给打透打肿也不是什么难事,对于教训那些调皮的孩子来说非常合适,而且也不会特影响训练,丁元帅特别欣赏。听了宁儿的关心,两个大兵打得更卖力气了,这可苦了那个趴在凳上的孩子,惨叫声瞬间翻了一个高度,可了劲的挣扎,终于还是让他逮着机会了,立刻眼泪汪汪地作出一副委屈极了的表情,趁着两记板子之间的间隙赶忙小声讨起饶来:“哎哟!呜呜呜,两位大哥~求求你们下手轻点啊!嗷!真的,真的疼的受不了了啊!看在我这么诚恳的份上,就轻点打我屁股吧?两位水平那么,哎哟!那么高,那个小东西,嗷!没什么见识的,就是出气报复,啊!根本,啊!看不出来放水了,就当是卖个人情,哎哟!改天我肯定,啊呀!好好报答两位!哎呀…好不好嘛……啊!疼死我了!哎呀!别拧耳朵!”宁儿踱到他面前,拧着他耳朵说道:“不许编排我!老老实实挨揍!再敢调皮便打烂你的屁股!”小少年眼见是逃不掉这顿打了,索性号啕大哭起来,肆意地宣泄着自己的情绪,确实是疼坏了。

      丁云章趴在左边的凳上,裤子也被脱下,紧张得手心冒汗,小脸羞的潮红,耳边全是那孩子挨揍时凄惨的哭声。从镇子上回来之后,爹爹先是挺心疼自己受了伤,还唤军医过来看伤。“咋样了?云章没事吧?影不影响往后正常动弹啊?”丁元帅怕打扰到军医看诊,站在帐门外询问,那郎中抬手就把他叫进来,极力掩饰着自己的白眼,本就不是什么温柔人的他满脸的无语:“小将军这伤……真没什么事……主要是这几天饮食不规律,休息也不够,看着深归深,血确实也流了不少,但好的应该挺快,”说着,拿出一瓶药膏放在桌上,“挺不错的方子,消肿不止痛,小孩们挨了军棍都发这个,拿着用吧,手上那道已经上过了。”语气很平淡,但眉眼间带着一丝调侃,这位郎中很年轻,不过已经待在这一两年了,自然也很清楚接下来小将军必逃不过一顿痛打,干脆再添把火好了。

      果不其然,送走了军医,元帅的脸色马上黑了下来,看了看伤口不大严重了,便直接送去了魏先生这里受罚,还特别叮嘱过“两个各罚半个时辰,先打那个吧,让云章晾会”……他真的不觉得爹爹是要让脱了裤子趴着……好在没人敢这个时候上来调笑,羞耻也是有限的,埋着头避开旁人视线,咬牙忍忍也就是了。旁边那孩子的时间已经过半,一抹紫红从臀肉深处透出来:这种打法是从里往外肿,等最后打出来就是一整个紫红透熟的肿臀,好些天坐不下凳子,走道儿都是疼的,练习时若是歪歪扭扭又免不了一顿好打,简直双重折磨。此时韩容已经疼得快哭不出声了,也怪他体弱,毕竟不是习武的家里出来的。魏文华喝着杯子里的茶水回忆着这孩子的经历,家里本来就只有爹爹在边关能服役,让他走读书的路子的,可惜天有不测风云,爹爹在三国平叛战役中落下了残疾,他上边又没有哥哥,好在按照抚恤优待只用在新兵营工作五年就可以退役,期间时不时也有几次休假的机会,也不算太辛苦。当年刚来的时候他才十三岁,长得白白净净的很讨人喜欢,只是实在有些太顽皮了些,一点不像个读书人,并且想必是家里娘亲耳根子软,说话也好听,往往是板子一上身就开始各种求饶撒娇,让人都不太忍心下手了……

      终于,在小少年整个臀部全部肿成均匀的紫红色时,板子停了。那孩子已经哭得一塌糊涂,满脸都是眼泪和汗水,头发全汗湿了,可想而知是有多痛。几个跟他关系比较好的新兵上来为他解开身上的绑绳,小家伙被打得已经动弹不得了,只能两个人给架了起来,本来要给提上裤子的,可是那紫红肿胀的肉团让他们放弃了给好友遮羞的想法,毕竟也不差露这一阵,没必要再受一穿一脱的痛苦,赶紧搀扶着往营房去了,一路上那少年还在不断的哭闹,得亏有个稳重些的大孩子安抚,这才慢慢安静下来。

      接下来轮到云章受杖了,那两个士兵走到他身边,低声道:“小将军,得罪了,打完兄弟们给你拿药。”紧跟着那掌厚的板子便打在了两瓣结实肥厚的屁股上,留下一道红痕,云章的眼睛顿时睁大,好痛!明明已经挨过几次了,可是每一次都是前所未有的疼痛,打的又慢,如同文火炖肉一般难熬,不过还是碍于面子不肯大声哭出来。第二记隔了几秒才打在屁股上,让他吃透每一下板子,紧跟着就是左边打一下,右边打一下,但是一下就能贯穿两个屁股蛋儿。云章眼角有些泛红,一只手握成拳死死的咬在嘴里,身后传来板子打屁股的声音,他不想像个小孩子那样因为被脱光了裤子揍屁股蛋儿就起劲的哭叫,太丢脸了,可是,怎么越来越疼了啊!

      此时云章的屁股已经大红,可那板子仍然结结实实地打在屁股上,军棍不会因为受刑人的哭闹而减少,恰恰相反,如果哭的闹的影响了施刑,没准还得多挨几下打,所以即使云章身后对疼痛的感觉比旁人翻了几倍,为了面子也为了不加罚也只能强忍着苦挨。可是等那劈劈啪啪的声音响过了好几遭,身后传来的疼痛已经如同热油浇过一般时,云章终于忍不住随着板子轻声叫唤,实在是打得疼了,感觉身后已经紫肿得再也不能下板子了,于是少年咬住嘴唇抑制住想哭出来的冲动,抬眼望向那根点燃的木条,那是计时用的,比香便宜不少,军营里常用,可那细细的木条却只烧了很短的一点,欲哭无泪的少年又悄悄回过头去:余光模模糊糊地只能看见一片大红—离不能再打的程度还差的很远呢!

      想起被送来这儿挨打之前爹爹那由担忧转向愤怒的表情,甩手时扬起的斗篷,云章心里略有些空落落的:爹爹这次恐怕很失望吧,原本想着立些功劳回来,却反而把计划弄得一团糟……最后云章还是忍不住了,把脸埋进衣袖里小声哭了起来,不似平时被爹爹打疼了的大哭,那是敞开心扉的倾诉,是在亲近的人面前才展现出的孩子气,这回是心里很难受的委屈的哭。少年哭得很小声但是却很让人心疼,两名方才还把那新兵揍得哇哇大哭的兵士都有些心软,板子打得也轻了,魏文华看在眼里却没有揭穿—这自责委屈的孩子到比那个顽皮的更惹人怜。

      宁儿自是不敢调笑自己顶头上司的孩子,也不愿意再站在跟前,索性回师父身边待着去了,小家伙看着板子明显落的轻了,心下不明,赶忙凑到师父耳边试探着询问:“师父,这板子是不是有些放了水啊?我看着怎么不大对头呢?”刚说完身后就给拍了一记,师父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话。台下的板子打的渐渐地轻了,这场刑罚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少年内心的自责和内疚已经够他受的了,魏文华起身离开,云章并非那般不懂事的孩子,只是有些任性妄为,这次确实是心里难受,肉体上的疼痛就不那么重要了……

      北境的夜晚是寒冷的,黑沉沉的夜色掩不住漫天的雪花,忙碌一天的丁元帅裹着一身风雪来到了自己的帐子门前,脱下斗篷和毡笠交给亲兵,这才掀开帘子进了屋。云章还没睡,趴在床上把脸埋在被子里不知道是在生闷气还是在默默流泪,丁元帅站在远处卸着布面甲—冰冷的外衣对一个伤心的孩子可没什么好处。换好衣服,丁元帅小心翼翼地凑到孩子身边,摸了摸他的头发:“云章,还生爹爹气呢?”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没有,云章不敢。”看来真是委屈了,平日里哪里会像这般认错,要么是打死不认,要么就是嬉笑着糊弄过去,这么认真的还是实属难得。“怎么啦?这么沉闷,是见着爹爹回来不开心吗?挨了板子心里生爹爹气了?”感受到爹爹言语间的温柔,云章慢慢把脸从被子里抬起来,眼睛红红的,小声说道:“爹爹,你会嫌弃云章没用吗?此次行动因为我几乎崩盘,那狐面女子也逃之夭夭,爹爹失望么……”裤子突然被脱下,紧跟着身后便被拍了一巴掌:“想什么呢!那队叛军几乎被全部俘获,这难道不算是成就吗?你能有这种激情,爹爹很欣慰。而且别说你只是没有成功完成行动,就算你负伤落下病根,爹爹也养你一辈子,哪能嫌弃你没用呢!这顿板子,打的是你私离营地,擅自行动,还有不爱惜自己,怎么可能会有失望的意思!成天胡思乱想的,我看还是揍少了!”云章脸蛋儿一下变得潮红起来,又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不过这次不再是为了掩饰失落,仅仅是被这孩子气的说法弄得有些羞而已。

      “行了,别闷着了,爹爹给你揉揉,疼坏了吧?”少年没有任何动作,任由丁元帅把他拽过去,直到感受到自己已经趴在爹爹的腿上,红紫的屁股高高撅着,原本已经恢复白皙的面孔瞬间又涨的通红,不安分的折腾起来:“爹爹……云章趴榻上就好,不必这样……”紧接着便又是一记臀瓣上的轻拍:“又生分了不是?跟爹爹这里你可以一直当个小孩子,当然,也得受小孩子不听话该受的惩罚。”等手底下的孩子渐渐安静下来,丁元帅这才打腰间拿出一个小瓷瓶,弄出点儿药膏来匀在手上,边跟云章说话一边给孩子揉起屁股来。“这是军医之前给的,或者你想用你娘寄来的?她还真是宠着你,算到你肯定在这儿不听话要挨打,还给了些药膏让带着,哦,不行,你这个伤啊,还得让再疼一阵子,省得你又惹事,就上那瓶不止疼的吧。”说着手下便多使了几分力气,换了少年一声低低的痛呼,带着点恳求道:“爹爹……揉轻些吧,云章疼……”要说平时云章不跟爹爹撒娇那是有些武断了,父子之间还是挺亲密的,不过随着孩子年岁见长,总是拿自己当个成年男子看待,不愿总是表现得像个孩子一样,撒娇也只是跟爹爹闹,还是挺能让人心里软软的舒服一阵子。

      折腾了半天,总算是把药给上完了,丁元帅顺手把裤子全拽了下来,又给被角掖好,这才到自己床上躺下。不一会,耳边就响起了少年均匀的呼吸声,元帅嘴角勾起一丝欣然的笑容,也闭上了眼。

      雪花一片片飘落,边关的夜色从来都是白日难得的宁静……

      (老规矩有好的剧情评论区见~期待各位的发言~)

      Lv.1

      好爱😄

    • XYZ123找到铁粉~还有啥想看的剧情 @37528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XYZ123 @37528 还有啥想看的剧情吗,客栈那篇已经在写了~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37528 @XYZ123 暂时想不出,都很爱看~
      拉黑 1个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