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60 内容:1721

    斗破苍穹SP14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12
    • 原创
    • 论坛管理员
      Lv.1
      vip
      审核员

      第十四章 小医仙侍寝

      “天呐,那是承欢阁的女侍,是来接小姐的吗?”

      小医仙身边的贴身侍女顿时惊叫起来。

      “静儿,不得大声吵闹!”

      被训斥的侍女顿时闭嘴,只是眼中的兴奋之色难以掩饰。

      只见前方逐渐走进的两位女子,皆是一袭红袍,正是那承欢阁侍女独有的服侍。月光下,清晰地可见那红袍里包裹着的娇躯。

      “受宗主之命,请小医仙师姐前往承欢阁。”两名侍女在距离小医仙一丈之外停下,双手重叠置小腹右侧,单膝微弯,对着眼前的天女恭敬地施礼着。

      话音刚落,小医仙脸庞染上了两朵让人难以察觉的红晕,承欢阁,小医仙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到来,有着一丝期待,但更多的是紧张。

      “两位妹妹快些请起,劳烦两位妹妹了。”

      “能够服侍师姐是在下的荣幸。”侍女起身,手中突然出现了一红木盘,盘内放着叠好的红色纱衣,一枚悬浮在空中的红色丹药,以及一根不知作何用处的红色绸带。

      “师姐,这是宗内特制的斗气散,请您服下!”

      小医仙望着那向自己飘来的丹药,自是知道这丹药的效果,没有迟疑,接过丹药后便服了下去。

      两女见小医仙服下丹药,皆是松了口气,“师姐,时间不早,得罪了!”

      话音刚落,一名侍女来到小医仙身边,在小医仙疑惑的目光下就要解去她身上的衣物,小医仙反应过来连忙后退几步,正想出言,却听侍女道,“师姐,按照规矩,前往承欢阁是不许着自身衣物的,还请师姐配合。”

      听着侍女的话,脸色不禁煞白了几分,接着那红晕已染上了脸颊,慌张又带着羞涩的样子显得不知所措,从未听过还有如此羞人的规矩。

      见着木讷在原地的小医仙,侍女的双手开始在她身体上游离起来,只是这次小医仙没有反抗。

      随着腰间系着的绸带被解开,身后的纽扣一个个被剥开,侍女来到小医仙身前,双手抓着胸前的纱衣,往下一挣退至腰间,胸前两只白嫩挺拔的双乳像是被束缚已久,带着蹦跳出来呼吸着外界那甜净的空气,主人的双手已环抱在胸前,可却遮不住那片美好的饱满。

      随着侍女的再次用力,那套天蓝色的连衣裙已滑落在脚下,那修长的玉腿顿时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绕是服侍过几位主母的两女也是暗自心惊,笔直的双腿上紧紧闭合着,平坦的小腹带着微微的隆起,没有一丝赘肉,随着亵裤也被褪下,那小腹下双腿间竟光洁无比,没有一丝毛发。

      侍女拉着小医仙转了个身,月光下,雪白的酮体像是世间最完美的璞玉,三千银丝披散在腰间,随着晚风徐徐飘起。纤细的腰肢下,一对白皙饱满的玉臀极为挺巧。

      两个贴身侍女此时已跪在地上,这个世界尊卑有别,何况是这神女宗内,身为侍女,主子被去除衣物自是不可观看,可小医仙向来对她们极好,如自家姐妹般,相处时没有那些繁杂的规矩,此时都是低着头不时地向上瞟去。

      见小医仙身上衣物已除,一名侍女拿起那红盘上的一根红色绸带来到小医仙身后,双手攀上那胸前的饱满处缠绕起来,小医仙脸色通红,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侍女的动作,在胸前缠绕几圈后开始绕过腿间与臀缝,侍女抓着小医仙的绕至身后的双手,一手攥着红绸用力往上一提,小医仙顿时惊得呻吟出声,侍女像是还不满意,极力地压缩着那红绸的长度,与背后的双手绑至一起。

      小医仙此时像是穿上了一件极为暴露的外衣,醒目的红绸在那白皙的娇躯上显得极为醒目,被缠绕的双乳比起之前显得更为挺拔,绕在腿间与臀缝的红绸像是穿上了一件别具诱惑的亵裤。

      最后,侍女为小医仙披上了那几近透明的红色纱衣,至此才算是结束。

      “师姐,请您步行至承欢阁。”

      小医仙闻言,吃惊不已,以为是乘坐那独角兽轿撵前去,自己如今这般样子前去,必然会被外人看了去,可如何使得。

      夜色如水,明月当空,如霜似雪的月辉铺满一带花荫小径,幽静的庭院被映照得亮如白昼,亭台楼阁掩映于一幢幢树影之间,扶疏的枝叶间传来凄凄鸟鸣。

      小医仙光着脚丫踩在那石道上,一股清凉舒适之意不禁传入身心,可那身后的火辣刺痛却让她来不及欣赏这深沉的夜色,那白皙的翘臀上已布满了鞭痕。

      一名侍女在前引路,一名跟随着小医仙后方,手上持着一根狰狞的单股鞭,待前方女子的脚步稍慢下,那鞭子便毫不留情地向前抽去。

      小医仙的脚步却越来越慢,比起身后的刺痛感,身下的摩擦感让她身子逐渐软了下来,眼神也开始渐渐迷离。

      那承欢阁的大门已是大敞着,门外的侍女比平时多了一些,正是迎接着今晚主角的到来。

      待小医仙踏入门内,发软的双腿终是支撑不住,身子倒了下去,后方的侍女急忙抱住,看着那腿间的红绸已是湿了一片,原本白皙的屁股此时已鞭痕满布,见效果已经达到,便没有再让小医仙继续走去,命人抱着小医仙进了那承欢阁内。

      待沐浴后,小医仙换上了一身红衣,在侍女的带领下已来到了那已布值得喜庆温馨的屋内,侍女见小医仙进入屋内,便俯身施礼闭拢房门退了下去。

      “奴婢拜见夫人!”只见屋内候着的两名女子来到小医仙跟前,跪着施礼道。

      小医仙听着被人喊夫人,脸色瞬间羞红,连忙扶起眼前不着片缕的侍女,“快些起来!”

      “谢过夫人,今晚由我俩服侍夫人,得罪之处还望夫人勿怪!”

      “你们也是遵守规矩行事,断不会责怪你们,起来吧!”

      两女起身再次俯身施礼,“由于夫人是第一次侍寝,请夫人移至铜镜前跪下,阅读了解规矩!”

      小医仙按照两女要求,跪在那铜镜前的木凳上,身子向下府去,双肘靠在案桌上,两个侍女对着小医仙那撅起的屁股开始拍打起来,“望夫人谨记女戒,三从四德。”

      小医仙感受到屁股上隔着衣裙的拍打,虽然疼痛,却不至于难忍,这自是萧炎制定的规矩,侍寝前,夫君未到,屁股必须时刻保持红肿。

      听着身后侍女背起的女戒,小医仙翻开了那本对应的画册,随着纸张翻页的声音,小医仙脸色逐渐通红,自己何事看过如此不雅的之物,表面有些不忿,内心却有着一丝小小的欢喜与期待。

      一炷香后,那房门打开的声音终于响起,侍女们当即停下了巴掌,撩起了小医仙身下的红裙。

      待萧炎走近,看着那正乖巧地跪在铜镜前的女子,一身银色长发披散在身后,身下的衣物已被撩起,正撅着那通红的屁股,那女子显然有些紧张,撅着的屁股带着轻微的颤抖。

      “别怕,按规矩来就行。”小医仙感受着那男子独有的气息,当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连那耳根处都红起来。

      侍女扶着小医仙,朝着萧炎坐着的方向跪了下去,两人的距离已不足半米,小医仙低头不敢望去。

      “三从;望夫人听从夫君的教诲,不要胡乱反驳夫君的训导,日后要礼从夫君,与夫君一同持家执业,孝敬长辈,教育幼小,遵守本分。”

      “请夫人敬茶!”

      侍女话毕,小医仙接过那侍女递过来的茶杯,茶杯滚烫的触感让小医仙缩回了手,但还是双手端起置于胸前。

      侍女持着戒尺来到身后,撩起那衣裙别置腰间,朝着那通红的臀部抽打起来,药浴后,那鞭痕早已消失不见,侍女的力道并不重,可适才在镜前半炷香的拍打让臀肉已极为敏感,五十多下,小医仙的臀肉开始隆肿起来,额头细汗密布,双手端着的茶杯开始摇晃起来,为了不让茶水洒落,小医仙用力握着,指尖开始逐渐泛红。

      一百下结束,侍女停下了手中的戒尺,小医仙见身后的责打停下,直到第一轮的责打已结束,双手捧着茶杯对着萧炎举起,“夫君,请用茶!”

      萧炎接过那被已温的茶水,当茶杯离开小医仙手中,那发红的手指带着些许颤抖缩了回去。

      待萧炎饮用后,重新接过一杯滚烫的茶水,那滚烫的温度直入骨中,咬牙坚持着举在胸前,见夫人端好茶水后,侍女继续挥动戒尺,朝着那红肿的臀肉上抽去,小医仙再也忍受不住,开始呜咽出声,手中的茶杯却极力地握着,不顾那快要起泡的指尖,萧炎看着小医仙那吃痛委屈的表情,心中不禁有趣,这是她从未在自己前漏出过的表情,记忆中的小医仙,是一个极为独立,带着傲气的女子,如今吃疼的样子,让人怜惜。

      “请夫君用茶。”随着戒尺停下,小医仙握着那已温的茶水再次端在萧炎面前,长时间的端举让小医仙手臂麻木,如今服下斗气散,已让她与凡人无异,身后的火辣与那指尖的刺痛越来越强烈。

      当滚烫的茶杯再次递来,小医仙不禁有些害怕起来,那指尖的刺痛感如噬咬一般,随着臀部的痛感再次传来,端着的茶杯开始摇晃,已有茶水洒落在地。小医仙的哭声已大了许多,身子不住地开始扭捏起来,杯中的茶水已快洒下了一半。原本通红的臀肉此时已泛着黑紫,就在那戒尺转向臀腿处时,小医仙再也坚持不住,随着一声脆响,茶杯掉落了下去。

      “夫人,敬茶失仪,还剩八十下未责完,请您跪好,扒开屁股,责臀缝八十作为惩罚!”

      小医仙闻言,脸色煞白,缓缓地支起身子,屁股向后撅起,不顾指尖的疼痛伸入臀缝,用力地向两边掰开。侍女已换上了一根藤条,抵在那依旧白皙的臀缝里,那娇嫩的臀缝在藤条抽了几十下后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小医仙开始大声的哭喊着,泪水像决堤一般涌出,双手再无力分开臀肉,侍女见此,只好一人上前,抓着小医仙那肿胀的臀肉向两边分开,持着藤条的侍女不用再担心那随时会合拢的臀缝,加大了力道狠厉地抽打起来。

      感受着臀缝里撕裂般的疼痛,小医仙再也顾不上羞耻,大声地惨叫起来。萧炎看着小医仙那哭得梨花带雨的面容,身后的屁股极力地摇摆想要躲避藤条却不得逞的样子,心中的欲火不禁又上涌了几分。

      八十下藤条结束,原本白皙的臀缝已肿的老高,鲜红的颜色感觉随时快要破皮,侍女放开双手,那肿胀的臀瓣撞击在一起,无异又是一场酷刑。

      侍女没有给小医仙休息的机会,扶起她跪好后开始了接下来的步骤。

      四德。

      女德:端庄品德,正身立本。

      “请夫人伸手!”

      小医仙跪在萧炎面前,乖巧地伸出双手,只见那指尖处,烫伤的指尖依旧泛着红色,侍女再次拿起戒尺,对着手掌开始抽打起来,三十多下过后,当侍女打在那受伤的指尖时,小医仙吃痛下没忍住缩回了手,又很快地伸了出来。“夫人,再有下次,重新责打!”侍女严厉话语让小医仙不敢再犯,忍着疼痛受了一百戒尺。

      女言:修身养性,言辞恰当。

      “请夫人抬头!”

      当看到萧炎那紧盯的目光时,不想与他对视,便闭上了双眼。侍女持着戒尺,朝着小医仙那娇俏的脸颊抽去,此处不比臀部,容易伤身,侍女只用了三层的力道,饶是如此,那娇嫩的嘴唇在戒尺持续的抽打下还是破了皮。小医仙感受到脸上火辣的疼痛,极力地咬牙坚持着,待一百戒尺完毕,双脸已是红肿,嘴角隐有血迹流出。

      女容:出入端庄,稳重持礼。

      “请夫人褪下衣物,托举双乳!”

      听着羞人的话语,小医仙颈脖处都涨得通红,此时只好按着侍女的话去做,拉着那红色纱衣,渐渐向下褪去。萧炎看着脸色绯红的小医仙,渐渐裸露出胸前那白皙的饱满,盈盈一握,骄傲地对着自己挺立着,不禁精虫上脑,想要抓着狠狠蹂躏一番。当胸前别样的痛感传来,小医仙惊呼一声,双手连忙护住胸前,让侍女那打下去的戒尺又连忙抽了回来,“夫人,再遮挡的话奴婢要加大力道了!”小医仙闻言,不敢迟疑,再次托举起来,任由那戒尺抽打着,当戒尺抽在那嫣红的乳首时,那直击灵魂深处的疼痛让她大脑一片空白,凄厉的惨叫出声,头颅不禁向后仰去,好在小医仙快要忍受不住时,数目已经过半,那戒尺开始打向另一边,直至结束,两边保持着同样的红肿,比原先白皙的样子更为醒目诱人。

      女工:相夫教子,尊老爱幼。

      侍女没有再命令小医仙摆出何种姿势,而是来到小医仙身后,扯下了身下的红纱裙,至此,身上再无一物遮体。侍女双手来到小医仙膝弯处,一把抱起,小医仙身子便倒在了侍女怀里,想起刚才在女戒里的图册,像是想到了什么,“不要!”不等小医仙反应,侍女双手握着双腿最大限度地朝外打开,那女子最为隐秘的羞处已然暴露在众人眼前,来不及吃羞,那狠厉的戒尺已朝着自己那稚嫩处抽来…

      初次侍寝的规矩已毕,萧炎拦腰抱起小医仙躺在自己怀里,咬着她的耳垂舔弄着,“你真美!”感受到萧炎在耳边那温热的呼气声,小医仙像只小猫一般在萧炎怀里又蜷缩几分没有作答。

      萧炎把小医仙温柔地放在床上,“小医仙是不是该履行作为娘子的义务了?”过了一会,见小医仙迟迟没有动静,萧炎抱起她放在自己腿上,拿起床下的绣花鞋朝着那肿胀的屁股拍打起来,那臀肉早已不堪挞伐,哪受得住萧炎如此的责罚,双脚开始踢打起来,“萧炎哥哥,疼啊,不要再打了。”萧炎抱起她又换了个方向,让她躺在自己腿上,抓起那乱颤的双脚向上抬起,又开始抽打起来,“娘子叫我什么?看来还没有被打够!”说着,举起绣花鞋就要抽打起来。“夫…夫君,夫君不要再打了,疼啊!”感受着屁股上那强烈的剧痛,小医仙顾不上羞意喊出声。

      小医仙起身,开始帮萧炎褪去衣物,就要进行下一步时,“夫君,可否让她们退下?”小医仙看着床边不远处跪着的两女,有些不适。

      “你初次侍寝,自是有女官记录你的言行举止,包括这洞房之事,你要不适,可把床帘拉下。”萧炎看着害羞的小医仙,兴趣大增,出言提醒道。

      随着那一层几近透明的床帘被拉下,小医仙不再犹豫,红着脸,学着画册里的样子,顶着红肿的屁股跨坐在萧炎胸前,双手撑着床单,身子倒在萧炎怀里,任由身后的屁股被看了去,头颅向那萧炎腿间埋了下去……

      翌日。

      天还微微亮,还未睡够两个时辰的小医仙已醒,想着昨夜与萧炎一夜疯狂的缠绵,不禁有些后怕,想着自己食髓知味,不知廉耻地主动至最后求饶的样子,脸上不觉羞得通红。想着今日还要去给几位姐姐敬茶,正要起身,胳膊却被抓住,小医仙一惊,转身看着已醒的萧炎,“夫君,你醒了。”“娘子,时辰还早,不如我们再度春宵!” 小医仙自是坳不过萧炎,只好任由着他在自己身上驰骋起来。

      顿时,房内一片旖旎。

      当清晨的阳光洒了进来,屋内的战斗总算是停歇,三口尽弱的小医仙无力地躺在床上喘着粗气,萧炎已然更衣起身,看着小医仙的目光带着爱怜,“今日的晨昏定醒就免了,让夫人好生睡会儿”。

      “是。”手上持着板子的侍女领命,退了下去。

      随着萧炎离去,小医仙没躺多久便已起身,并未沐浴,腿间的血迹还残留着,按照规矩,这是要给几位主母检查的。没有着亵裤,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朝着几位主母的宫殿前去。

      “小医仙拜见姐姐!”小医仙已来到薰儿的殿内。

      “妹妹不必这么早的,何不好好休息一下?”薰儿带着笑意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听着薰儿的话,小医仙脸色瞬间羞红,“妹妹不敢耽误,还请姐姐教导妹妹规矩,”说着,朝着薰儿跪了下去。

      薰儿起身,拉起跪着的小医仙,让她躺在自己的腿上,撩起了那衣裙,薰儿看着那红肿的臀部,想来是昨日初次侍寝责打所至,用手感受着那温热的臀肉,随后双手探入那臀缝里,扒开,只见那臀缝与下面皆是红肿着,腿间夹杂的血迹,像是满意地笑了下,“妹妹不必害羞,我等都是这样过来的,只是日后,还劳烦妹妹多分担分担了!”,看着小医仙吃羞的样子,不禁回想起自己当初大婚后给婆婆敬茶时的样子,随后,对着小医仙那红肿的臀肉拍打了三十下,便算是教导完了。

      风吟阁内,小医仙已褪去了全身的衣物跪在彩鳞跟前,“自己把屁股掰开吧!”闻言,虽然吃羞,但还是照做,当看着小医仙那肿胀的下体与臀缝,特别是那醒目的血迹时,彩鳞心中有些酸意,愣是让小医仙保持了半炷香的撅臀姿势,“既然是教导,妹妹可认罚?”

      “妹妹悉听姐姐的教导。”小医仙恭敬地回应道。

      “那好,跟我来吧。”望着眼前乖巧的小医仙,彩鳞脸上有着一道不可察觉的笑意。

      风吟阁地下一层,用来责罚宗门内犯下大错的女子。彩鳞望着刑房里小医仙那曼妙的身姿,顿时有些气恼。

      片刻后,小医仙被吊在刑房内,双脚也被两根绳子向两边拉去,彩鳞抽出一根漆黑的藤条,对着小医仙那红肿的屁股开始抽打起来,狠厉的鞭子带着破空声,抽在那臀肉上响起沉闷的炸响,小医仙紧咬牙关,不想让自己叫喊出来,看着小医仙没有反应,彩鳞力道不禁加大了力道,时不时地在那腿间补上了一鞭。

      屁股与腿间那剧烈的疼痛袭来,小医仙再也忍受不住,狭小的刑房内,顿时充斥着女子凄厉的叫喊声…

      (书接第十章,感觉把彩鳞写了妒妇…)

      Lv.2
      这个篇幅还有后续吗 [s-45] 来点具体内容 [s-45]
    • 小熊芬芬哈哈 再具体点只能写给自己看了
      拉黑 1个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Lv.1
      太赞了啊
    •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1
      作者,以后就按这个速度更新
    • 小熊芬芬我也想 [s-11]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汤玄@小熊芬芬 别光想,开始做 [s-45]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1
      打赏了100金币
      回复
      下一章让小医仙把仇报回来 [s-7]
      回复
      Lv.4
      作者大大,你前几天的更新速度呢?
      回复
      Lv.1
      催更催更 [s-3]
      回复
      打赏了100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