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25 内容:1686

    酒吧里的骰子游戏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1
      vip
      “阿言,不如我们开个酒吧吧。”我躺在柳泽言的怀里,看着手机里同好们的聊天说到。
      “酒吧?说来听听。”他似乎有些感兴趣。
      我慢慢坐了起来,将我的想法都告诉了他,随后,我们便一起研究起了方案。
      三个月后,我将我们酒吧的信息发布在了同好群里,瞬间便吸引来了无数同好,我坐在一个角落的桌子上看着酒吧里各种颜色的荧光手环笑了。
      酒吧的位置并不起眼,暖色系酒吧,只有三十平,名字也只是简简单单的遇见两个字,若不留心观察,甚至都不会发现这里有个酒吧。
      当然,这些只是表面,在这个小酒吧的后厨,还有一道门,穿过这道门,便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方,与外面装修风格大不相同的酒吧,还有二楼包房,这里,才是真正的遇见酒吧,希望,每一个同好,都可以遇见自己的另一半。
      门口处,便有人发放手环,不同的颜色,代表了自己不同的身份。黑白色分别代表还未有另一半的主贝,双是黄色;蓝粉色是已经有了另一半的主贝,双则是紫色。这样就可以根据手环的颜色去确认对方的基本情况。当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属性的,便可以不佩戴或是带红色的手环。
      我看着那十几桌因为手环走到一起的同好们,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随后向吧台那边走去,准备去看一场好戏。
      吧台前,坐着一个身材很好的男生,两只小臂漏在外面,没有带任何手环,手指骨节分明,非常好看,他的身边坐了一个女生,手腕上带着一个白色手环,正笑着看着那个男生。
      我坐在一个高脚凳上,看着那男生将刚端上来的紫罗兰菲士推回了女生面前,随后说到:“不需要,谢谢。”
      我点了杯酒,又看到女生有些失落,却又不死心的拿出手机似乎想要那男生的联系方式,再次被拒绝以后,那女生失落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又浪费了一杯好酒哦。”那男生看向我,我笑着说着。
      “怎么才来?刚刚就在一旁看戏?”他手撑着头看我。
      “多看了看我们打下的江山,就过来晚了些。”说完以后我又看向了远处,比预想中的人要多。
      这个每天都要浪费几杯酒的男生,自然就是这个酒吧的老板柳泽言了,好几次有人给他点酒,都被他拒绝了,我也喜欢在一旁看戏,谁叫他不喜欢带手环呢。
      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这时我点的酒上来了,我端起来咬了咬吸管:“刚刚那个女生蛮漂亮的诶,她好像还在看你。”
      “是吗?”他看了一眼那女生的方向,随后便拿过了我手里的酒喝了两口又还给了我:“与其去关心人家长得漂不漂亮,不如多关心关心自己屁股,看看一会儿会变成什么样。”他在我耳边轻轻说着。
      “嗯?”听到以后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我姨妈才刚走没几天诶。”
      “你也知道啊,才刚走没几天就约了朋友来这里,不是想挨揍了是什么?”
      “我……”确实是想了,但还想再喝会儿。但柳泽言已经过来了,大概率是不让我再喝了。
      “走吧,小家伙儿,还没喝够?”他站起来看着我。
      “够了,够了。”我连忙笑着站了起来。不然一会儿就从想挨变成了不得不挨了。
      柳泽言拉着我穿梭在酒吧中,上了酒吧二楼,进了一个包房,外面是正常的KTV包房,从包房的另一个门进去,便是一个小型的惩罚间了,十多平米,放了一张专门惩罚用的床和一个马鞍子,一旁还有一张椅子,一面墙上挂着各种工具,工具上面还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云淑语小朋友专属。另三面墙则是一整面墙的镜子。这个房间虽小,但五脏俱全,里面的东西还可以根据每个人的喜好不同而随意搭配,只是搭配需要提前预定。而这间包房,则是柳泽言特意给我留的。
      “今天想怎么玩?”柳泽言靠在墙上问我。
      “emmmm……”想了想说到:“玩骰子吧。”
      随后,柳泽言便将外面的骰子拿了进来,规则很简单,每次想实践的时候,我们玩的最多的便是骰子了。
      投三次,第一次是数量,点数乘十;第二次是地点,在这个房间便是一二点在椅子上,三四点在马鞍上,五六点在床上;第三次是工具,每次选六个工具,每个工具对应一个点数。
      “老规矩,你选三样,我选三样。”柳泽言说着就开始挑选工具了,拿了戒尺、皮拍以及小绿。
      我微微皱了皱眉:“怎么我不喜欢什么你专挑什么啊。”
      柳泽言笑了笑:“让你有个挨它们的机会啊,不然不就白买了。”
      我拿了水晶猫爪板、木板以及他的手:“这个也算工具。”
      “好。”他并没有反驳,最后便决定是1巴掌2戒尺3水晶猫爪板4皮拍5木板6小绿的顺序了。
      开始扔骰子了,今天一共玩十局。第一局分别是534,便是在马鞍上挨五十下的皮拍,运气似乎不怎么好啊……
      “嘶——”我看着结果皱了皱眉头:“阿言,手下留情啊,才刚开始,不脱裤子好不好。”我笑着看他。
      “不好。”无情的两个过后,他便从墙上摘下了那个漆黑的皮拍。
      看到后,我吞了吞口水,慢吞吞的将裤子褪下,趴在了马鞍上。
      双腿贴着马鞍,上身趴在马鞍上,刚好形成了一个直角,屁股绷得紧紧的,这样挨打好疼啊……
      柳泽言拿着皮拍在我的屁股上游走着,随后离开,一拍子打了下来。
      “嗯~”疼,纯皮的皮拍,第一下就这么重……
      “十下报一次数。报错了就从头开始。”
      “知道了。”十下报一次还好,只要他不跟我说话打断我思路,基本不会报错。若是换了其他不规整的数字,那才难,本来挨打脑子就不清醒,还要进行计算。
      “啪啪啪。”这三下稍微轻了一些,毕竟刚开始,他也不会太重。
      “啪啪……马上要开学了吧?”他突然问到。
      “嗯,快了。”我敷衍的回答,六下了。
      “啪啪……开学就开读大二了吧?”
      “嗯嗯。”
      “啪啪……”
      “十!”没等他继续说,我立马报数。
      柳泽言笑了笑,随后轻轻拍了两下我的屁股:“嗯,我加速喽。”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二……啊啊,好疼……”我立马改口,坏蛋!十下还不一起打完……
      “二什么?”
      “没,我是说,啊好疼!”
      “这就疼了?啪!嗯?”重重的一下打了下来。
      “哎呦!二十,轻一点嘛……”
      柳泽言一边笑着说好,轻一点,一边用着不轻不重的力度打着我的屁股,还好剩下的三十下没再搞什么幺蛾子了。
      趴在马鞍上喘了喘气,摸了摸屁股,热热的,透过镜子,看到两边屁股已经红红的了,不过缓一缓已经不疼了。
      “继续吧,你摇还是我摇?”柳泽言拿着骰子问。
      “我自己来。”我还是喜欢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第二局摇了一个413,是在椅子上挨四十下的水晶猫爪板。今天的运气似乎真的不是很好啊,至少这两局挨得数目还是蛮多的……
      柳泽言取下了那个颜值很高的猫抓板坐到了椅子上:“来吧,不用报数,好好享受。”
      “嗯。”不用报数太好了,而且是我喜欢的猫抓板,还是趴他腿上,四十下似乎也不怎么难挨了。
      但我想错了,趴他腿上,他右手执板,左手按着我的后背,一条腿压着我的两条腿,啪啪啪的板子全都落在了我的右半边屁股上,痛啊,只有一边在痛,好难受……
      “唔——阿言,换一边,疼,疼……”我想用手去挡,可被他拦住了,只能惨兮兮的被固定在这里挨揍……
      四十下过后,右半边屁股的颜色明显更深了,摸上去微微发烫,而左半边的屁股温度已经降了下去。
      “阿言,你故意的……”
      “呵呵,不听话的小朋友,在实践的时候给点教训怎么了?”
      等一会儿他的火力肯定是都集中在了左边,默默心疼了一下我的屁股,左右交替还好,至少还有一边屁股可以休息一下,但这样火力集中在一半边屁股上,又疼又难受……
      第三局摇的是236,是在马鞍上挨二十下的小绿,还好,数目比较少,可是小绿好疼啊,若他力气大一些,几下就能给我打肿了……
      “趴好吧,换个姿势趴。”柳泽言将小绿拿在手里弯了弯说到:“这回可要趴好了,这二十下,我要赶在你那右半边小屁股温度降下去之前都打完,起身了后果自付。”
      “啊?我……要不你还是压着我吧……”这可是小绿,要连着打二十下,我怎么可能忍得住,起身了打到腰肯定很疼。
      “也可以,趴好吧。”
      我横着趴在马鞍上,身体弯曲,屁股被垫在最高处,柳泽言一手压住我的后背,另一只手高高举起。
      “啪啪啪啪啪啪……”
      “嗯~啊!疼,唔——”
      这二十下迅速落在我左半边的屁股上,我能感受到那里的温度迅速升高,二十下挨完,柳泽言放开了我,我背过手摸着我的屁股,嗯,这下两边屁股温度一样了,从镜子里看,深红色的屁股可怜兮兮的微微跳动,好疼……
      不得不说,柳泽言的技术还是很好的。
      “怎么样,小语儿,可还满意?”柳泽言得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满意,当然满意。”我笑着回答,还有七局,怎么可能说不满意啊。
      “那就继续吧。”柳泽言将骰子递给了我。
      希望数目少一点吧,我祈祷着。
      456……
      怎么又是6啊……在床上挨四十下小绿,柳泽言要是选择跪趴式或是尿布式,我直接就被他揍哭了吧,今天运气确实是不怎么好啊……
      柳泽言笑着看我:“请吧,垫两个枕头。”
      姿势还行,至少是趴在枕头上,我安慰着自己。
      垫好枕头,我趴在床上,柳泽言摸了摸我的屁股说到:“嗯,差不多了。”
      差不多了……意思是,差不多可以加重力度了……
      我又扯了一个枕头过来抱着,将脸埋进了枕头里,随后就听到柳泽言笑了:“八下一组,报数。”
      八下一组报数,就是每打八下报一次数……
      “若是数错了呢?”我弱弱的问。
      “不为难你,输错了加一组。”就是加八下……至少不是重来。
      我心理默背着乘法表一八得八二八十六……
      “呼啪!”第一下打了下来,比刚刚疼,确实是加重了力度……
      “呼啪!呼啪!呼啪!”柳泽言以两秒一下的速度打着,我疼得紧紧的抱着枕头,心理默数着。
      “八。”数了八下以后,我说着:“阿言,还有六局,轻点,轻点……”
      “嗯,轻点。”柳泽言说着举起了小绿,随后,随着一阵风声,我疼得叫出了声。
      “啊——嗯~好疼,好疼,说好的……诶呦!啊!啊!”没等我话说完,重重的几下又揍了下来……
      “唔——阿言……哎呦啊!”我疼得搓着双腿,屁股微微倾斜,想要躲着他的小绿。
      我疼的紧紧的抱着枕头,突然感觉不到疼痛了,我抬起头喘着气。
      “小家伙儿,刚刚八下,不算。”柳泽言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才意识到,刚刚忘记报数了……
      “别,我只是数的慢了些。”我狡辩着。
      “那就从头开始?”柳泽言拿着小绿轻轻划过我的屁股。
      “别,别,我错了,别从头来。”
      “啪啪啪……”连着八下打了下来,随后柳泽言问到:“几?”
      “十六,十六,哎呦……疼啊……”
      柳泽言放下了小绿替我揉了揉,随后站到了床的另一边:“数好了。”
      我紧抱着枕头,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的小绿抽了下来,我疼得扭动着屁股,小腿微微抬着,但不敢有大幅度的动作。
      “啊啊!二十四,啊!哎呦……三十二,啊!唔——疼啊……四十,四十!够了,呜呜……”数够四十下,我立马喊着够了,生怕柳泽言再给我一下。
      “嗯,还没打傻,继续吧。”
      “休息一下,阿言,休息一下好不好?”我趴在床上看着他,试图挤出几滴眼泪。
      “玩完下一局再休息。”
      我伸手摸了摸屁股,感觉肿肿的,烫烫的,但也还能再挨,我缓了缓,站了起来:“阿言,你摇一局,我今天运气不是很好……”
      柳泽言笑着拿起了骰子:“好。”
      第五局,361,嗯,他的运气确实比我好,对于我来说。这次是在床上挨三十个巴掌,他的巴掌我就不怎么害怕了,松了口气。
      看向柳泽言,他总是微笑着看我,眼神里充满了温柔,可打起我来一点都不留情,这大概也是我当初选他做主的原因吧。
      柳泽言坐在了床上,我笑着走过去趴在了他的腿上,双手交叉握着,两条腿趴在床上,我喜欢挨他的巴掌,他的手大大的,暖暖的,虽然有时候他的巴掌也挺重的,但比工具好多了。
      柳泽言先是给我揉了揉屁股,随后巴掌就上身了,虽然也有些疼,但跟刚刚的小绿比,好多了。
      “九月七号去学校?”柳泽言边打边问。
      “嗯,七号去了直接上课。”这样算是短暂的休息吧。
      “早八?”
      “没有,十点多的课。”
      “哦,多少下了?”柳泽言突然问到。
      “啊?”我一下子愣住了:“不是,你在数吗?”
      “啪啪啪……”他的巴掌没有停止:“我可没有数。”
      “嗯……三十下了。”我说着。
      “啪!啪!”重重的两下落在我的两个屁股蛋上……
      “哎呦……”我疼得哼唧了两声。
      “小家伙儿,屁股落在我手里还不老实。”
      “嗯~阿言……”
      “从一开始计数。”
      我叹了口气,他在揍我的时候跟我聊天,准没好事……
      依旧是边打边聊,中途又记错了两次,这三十下巴掌估计挨了近百下才结束……
      随后,我趴在柳泽言的腿上,他帮我揉着屁股,实践过半,屁股有些肿肿的,这次的实践跟上次隔了有一个多月了,本来上星期就想进行,但不巧月经提前了,就改到了今天,一个多月没实践,我俩心里都有些痒痒的了,再加上过两天就要开学了,所以不会太轻,后半段,大概是不好挨了。
      鉴于今天的运气,第六局,我还是让柳泽言帮我扔了。
      可是,柳泽言竟然摇出了622……
      是在椅子上挨六十下戒尺……六十下,戒尺啊……呜呜,好讨厌戒尺,死疼死疼的,在屁股上炸开的疼痛,接受不了,还要挨六十下,这局过后,屁股肯定伤的更加明显了……
      “小家伙儿,终于碰到戒尺了吧。”柳泽言将戒尺握在手中,轻轻拍打着自己的手,得意洋洋的看着我:“我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
      柳泽言喜欢用戒尺,长长的,宽宽的,还是加厚的,一下便能揍出红红的印子,要疼好久,若他力气大些,一下便出一道愣子,记得有一次,我作死逃了一节必修课去上网被扣了分,然后被他抓住了,他便用着一下一道愣子的力气揍我,不管我怎么哭喊求饶都不放过我,足足给了我五十个戒尺才放过我,屁股被打的红肿发紫,肿起两指高,还被他按在地上将老师那天讲的内容抄写了两遍……
      走到椅子旁,轻轻摸着我的屁股,已经肿了起来,等会儿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样……
      跪在椅子上,双手扶着椅背,看了看柳泽言:“阿言……”
      柳泽言笑眯眯的摸了摸我的头:“语儿乖,这轮打完,下一轮数目减半。”
      减半?我点了点头,算是个心理安慰吧。
      柳泽言站在了我身后,用戒尺轻轻拍了拍我的屁股:“六十下,我替你数,乖乖挨着就是了。”
      有些紧张,毕竟好久没挨过戒尺了。
      “呼——啪!”屁股上传来了炸裂的疼痛,我轻轻哼了一声,好疼,虽然感觉没有上一次那么疼,但戒尺的感觉还是不好受。
      “呼啪!呼啪!呼啪!”柳泽言打的很慢,每一下都是等我消化了上一下的疼痛放松了以后落下来的,让我充分的体验到了每一下的疼痛……
      “十。”柳泽言说到,随后站到了我的另一边,继续挥着戒尺。
      虽然戒尺长长的,能照顾到我的两边屁股,但因为他站的位置不同,每边受到的力度也是不同的,所以他每打十下会换一边站,这样我一边屁股好不容易适应了刚刚的疼痛,就换到另一边了,新的疼痛就又开始了,让我每一边屁股都充分的享受着完完整整的疼痛……
      “二十。”
      “唔——”二十下打完,我轻轻喘着气,柳泽言的手法真的是出了名的好,被打的麻木了感受不到疼了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啪!啪!啪!”重新站回左边,他明显又加重了力气,每一轮都比上一轮要重一些,才挨完二十几下……
      “嗯~啊!唔——阿言……啊!啊!”屁股要裂开了……
      “三十。”
      “啪!啪!啪!啪!啪!”
      “嗯啊!疼,疼……阿言,不行了,呜啊!要裂开了……”
      “四十。”
      “啪!啪!啪!啪!啪!”更重的戒尺缓缓落下,我趴在椅背上扭动着身体,想要躲着戒尺,可每一下还是能精准的落到我的屁股上,留下了深刻的疼痛。
      “呜呜,阿言,不行了,疼,啊!啊!呜啊——”我大叫着,感觉身体在颤抖。
      “五十。”柳泽言专心在揍我的时候,从不多说废话,除非是扰乱我报数。
      “啪!啪!啪!啪!啪!”
      “啊——阿言啊!嗯~疼啊!裂成四瓣了,别打了,呜呜……”
      “六十。”
      柳泽言停了手,感觉我的身体还在颤抖,他轻轻抚摸着我的后背笑着说到:“胡言乱语的,你看看有没有裂成四瓣。”
      李泽言将我扶下了椅子,对着镜子看着,屁股倒是没裂成四瓣,就是青紫青紫的,微微颤抖着,屁股中间肉最多的地方还在泛着白色,烫烫的,用手轻轻揉着,好疼……
      “好了,你自己摇,还是我帮你?”缓了一会儿,不怎么疼的时候柳泽言问着。
      “我自己来。”我立马说着,这六十下戒尺可是他帮我摇出来的,怎么还敢让他来。
      经过柳泽言一年的调教,我变得还是很抗揍的,每次实践都能完整的完成,柳泽言技术也好,也都不会给我打坏了,很喜欢跟他实践。
      第七局,213,是在椅子上挨二十下猫抓板子,刚刚柳泽言说过,这局会给我数目减半,所以就是十下的猫抓板子,怎么不是戒尺那些他选的数目减半啊……
      趴在柳泽言的腿上,简简单单的挨完了这十下的猫抓板子,他也没有打的很重,算是简单的休息了一下吧。只是刚刚还泛白的地方,经过这一轮的责打,变成了红肿。
      然后就是第八局……我自己摇的……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664,在床上挨六十下皮拍,怎么又是六十下……还是皮拍……怎么不是这轮数目减半啊……
      柳泽言握着皮拍幸灾乐祸道:“小家伙儿,你今天的运气确实很不好啊,看来又要在床上趴三天喽。”
      我没有理他,白了他一眼,乖乖的抱着枕头趴好,顺便小声骂到:“大坏蛋!”
      柳泽言半天没有打下来,我疑惑的看向他,他微微勾起嘴角:“躺下,将枕头垫到腰下面,腿抱住了,掉下来一次,加五下,用手挡一次,加十下,保持不住姿势,从头开始。”
      “别,别,别,阿言,我错了,不要尿布式,阿言~”
      “如果你不介意再加上一块姜的话……”
      “介意!”没等他说完,我立马开始行动,迅速躺好摆好姿势,他每次都拿姜威胁我,虽然没有真的用过,但都是因为我怕了,每次都按他要求做好,以他的性格,不安他要求来做,他真的会给我搞一块姜过来,那滋味,不想体验。
      抱起腿的那一刻,害羞的别过了脸,虽然在一起一年了,该做的也都做过了,但还是会害羞。
      柳泽言拿着皮板子直接狠狠地抽到了我的臀腿处,疼得我立马大叫了出来。
      “呜哇——”手在腿上摩擦着,看向对面的镜子,臀腿处多出了一道肿痕……
      “错了,阿言,错了,轻点……”小心眼!不就骂了一句大坏蛋嘛……
      “呼啪!呼啪!呼啪!”连着三下抽了下来,疼得眼泪立马冲了出来还不敢乱动,生怕坏了姿势从头来……
      “呜呜,阿言,后天就开学了,轻点……”
      “呼啪!呼啪!呼啪!”皮拍又抽向了我的大腿,平行的三道肿痕立马出现在了我的大腿上。
      “哇啊!啊!啊!”好疼,我疼的小腿弯了下去,柳泽言拿着皮拍敲了敲我的小腿:“警告一次。”
      “呜呜,阿言,我还要坐凳子呢……手下留情……”
      “知道疼就老实一点。”柳泽言手中的皮拍在我的屁股上比划了两下,随后抬起手又是几下:“呼啪!呼啪!呼啪!”
      “嗯~啊!啊!哇啊!”手紧紧的抱着腿,感觉双腿在颤抖。
      “啪!啪!啪!啪!啪!”这五下又照顾了我的臀腿,太疼了,一个没忍住,身体向一侧倒去,躺在床上,手揉着屁股,好疼,温度更高了,臀腿间也肿起了好多,大腿也热热的,摸上去也微微肿了起来。
      “起来。”柳泽言拿着皮拍轻轻拍着我的手:“手拿开。”
      “呜呜,不起,疼……”
      “十秒钟休息。”柳泽言说着放下了皮拍,随后摸了摸我的屁股,轻轻按了按,我疼得躲着。
      “不愧是我的贝贝,就是抗揍。”柳泽言有些自豪的说着。
      “唔——”也没管过了多少秒,柳泽言没催我,我就躺在这揉着。
      “起来吧。”
      缓了缓,不情愿的重新躺好,然后就被柳泽言宣判,从头开始……
      这次,柳泽言一只手扶住了我的两只脚腕,另一只手专心的挥着皮拍,从大腿到屁股,不放过每一处地方……
      而我,则是专心的在喊叫……
      “呼啪!呼啪!呼啪!”
      “哇啊!啊!呜啊——”
      小小的房间里充斥着击打声和我哭喊的声音,好在隔音很好,不至于让别人听到。
      不过,我和柳泽言都有一个习惯,便是录视频,记录我们的每一次实践,因此这间小房子里,各个角度,都有摄像头在记录着这次的实践,我相信,以后我自己看起来,屁股还是会隐隐作痛的。
      艰难的六十下终于结束了,我再一次得到了下一局减半的待遇。
      休息了十分钟,柳泽言也帮我揉了十分钟,经过他大手的揉捏,原本的小硬块渐渐的被揉开了,显得屁股更加的肿胀了……
      看着镜子中肿的像发面馒头的屁股,手中的骰子始终落不下去……
      柳泽言微笑的接过骰子,轻轻一抛……
      646……
      在马鞍上挨六十下的木板,还好减半了,但是三十下的木板,又是实践后期,肯定还是很难挨的……
      “这还是这次实践第一次用木板呢。”柳泽言站在工具墙面前,似乎在挑着该用哪种型号的木板:“是不是得让你好好的体验一下?”柳泽言摘下来了大号的实木板子看向了我。
      我笑了笑,双手背在后面揉着屁股:“我觉得不用。”
      “嗯……”柳泽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随后说到:“双手撑着马鞍,一下一报数,每一下,都会很重的。”柳泽言特意说着。
      ……坏蛋!还特意告诉我让我害怕!
      我撑好马鞍,屁股微微翘起,柳泽言摸了摸我的屁股,确认它还能撑得过这三十下的重责。
      柳泽言的板子在我的屁股上比划着,随后重重的一下落了下来。
      “呼——啪!”
      “哇啊!一……”我被打的身体前倾着,贴在了马鞍上,疼得眼泪直流。
      “站好了。”柳泽言用木板拍着我的屁股。
      重新站好,看着面前的镜子,柳泽言高高举起板子,我闭上了眼睛,随后重重的一下又一次砸向了我的屁股。
      “二!唔——阿言,你是要把我拍进马鞍里吗……”我身体爬到了马鞍上面抱怨着。
      “每挨完一下,三秒内恢复好姿势,不然这一下不算。”
      再次站好,柳泽言的板子再次下落。
      “三……疼啊……”我疼的两只脚在原地踏步,柳泽言的第四下迅速落下。
      “哇啊!四……”扭动着屁股,任何能减轻疼痛的办法都不想放过。
      “呼啪!呼啪!”
      “五,六,疼,阿言,疼啊……”我撑着马鞍向上轻跳着,想翻过马鞍就跑……
      “啪!啪!啪!啪!啪!”
      “七,八!啊啊!九……呜哇!十,十一……”好像是,十一了吧……
      柳泽言这五下从上到下,从屁股最上方打到臀腿,疼得我差点没数出来……
      “呼啪!呼啪!呼啪!”
      “哇啊!啊!啊——”这三下连着打在了屁股中间肉最多的地方,我再一次的贴到了马鞍上,缓了一下开口数到:“十二,十三,十四。”
      “呼啪!”重重的一下再次落到了屁股正中间,这一下又把我打的跳了起来……
      “十五……唔——好疼,好疼……”我捂着屁股轻跳着,再一次摸到了屁股里的硬块,碰一下就疼。
      “加五个手板。”柳泽言无情的说着。
      “阿言,我不要这个屁股了,太疼了,呜呜……”
      柳泽言笑了一下:“这能是你说不要就不要的吗?”随后,他一把将我重新压回了马鞍上:“不用报数了。”
      随后,他的板子一直再挥,我就一直在惨叫,一直在挣扎,一直再躲,可他的板子每一下都能精准的打到我的屁股上,最后,我瘫坐在了地上,疼得又一下子站了起来揉着屁股……
      “呜呜,疼,好疼,阿言,我的屁股是不是烧着了,是不是被你打坏了,流血了,呜呜……”
      “没有。”柳泽言揉着我的屁股说:“好着呢,只是比原来更大了些罢了。”
      “呜呜……”什么更大了,明明是更肿了,颜色更深了,硬块更多了……
      “最后一局了。”柳泽言说着。
      我拿起骰子,擦干眼泪,最后一局了,摇一个轻点的吧……
      1!第一个骰子是1!我终于松了口气,继续摇着第二个,是5,在床上,最后一个,希望也是个1,默默祈祷,扔出骰子,旋转,红色的!继续转……慢慢的停了下来……是6,怎么又是6啊,又是小绿,用小绿结尾,就算只有十下,那也痛死了……
      “跪趴在床上吧,这次运气还不错。”柳泽言拎起了小绿,轻轻拍了拍我的屁股:“挨完这十下就结束了。不用报数,保持好姿势,好好享受。”
      摆好姿势,两腿分开,胳膊肘撑着床,腰塌下去,屁股翘起来很高……
      柳泽言用小绿轻轻抽了抽我的屁股,随后,随着一阵风声,我的屁股上传来了沉重的疼痛,控制不住的向前倒去,本能的叫出了声音。
      “呜哇——啊啊……”我就知道,这十下,肯定没那么简单。
      柳泽言拿着小绿在我的屁股上抽了两下:“起来,姿势摆好了。”
      我慢慢的重新跪好,柳泽言站在我身后,随后“啪!啪!”两下,一左一右的抽在了我两边屁股上。
      “哇啊!疼!疼啊!”柳泽言揍人的手法变换虽多,但每一下都让人痛到了极致……
      “呼啪!呼啪!”两下重重地抽在了臀腿处,疼得我再一次的爬到了床上……
      缓了两秒,柳泽言的小绿丝毫不留情面的在我屁股上抽着,力度虽然比刚刚轻,但抽在伤痕累累的屁股上,也十分的疼痛:“语儿,别忘了,只有姿势正确的时候才算数目。”
      “知,知道,我,我缓一缓,缓一缓……啊!啊!”我哭着说着,可柳泽言根本不给我多余的时间,只要我不起来,他就用这样的力度在我屁股上抽着,疼,但又没那么疼……
      我慢慢撑了起来,有些害怕,小绿没下来的时候就向前躲着,躲了两下,传来了柳泽言的警告:“再向前躲,刚刚打的不算,受着姜罚挨完这十下。”
      “唔——呜哇……不躲,呜呜……”克制住自己,看过小说和视频,当然知道姜罚多难受,受着姜罚挨打,更不用想了……
      “呼啪!”又是一下重的,身体颤抖着,眼泪止不住的留着,应该快结束了吧……
      “呼啪!”
      “唔——疼,疼……呜呜……”
      “呼啪!”这一下又落到了屁股正中央,挨打最多的地方……
      “呼啪!”又靠下了一些,如果猜的没错,下一下应该又是臀腿了吧,想到这,又不禁的发抖。
      柳泽言的小绿迟迟不落下,正当我以为结束准备回头的时候,狠狠地一下落到了我的臀腿……
      “哇啊——疼,呜呜……”我趴在床上,伸手揉着屁股,柳泽言没有再止住了,而是放下小绿安慰着我。
      柳泽言帮我揉了会儿屁股,好疼,肿起来了好大,最后的小绿又让我的屁股升温了一些,颜色又加重了一些……
      “还有五个手板。”柳泽言等我缓过来了以后提醒道。
      “嗯……”我轻轻吸着鼻子。
      柳泽言笑着捏了捏我的鼻子说到:“趴下,双手放在屁股上,躲得话屁股就多挨一下,也不算数目。”
      “嗯,轻一点……”
      “好,轻一点。”柳泽言拿着戒尺笑着。
      摆好双手,柳泽言象征性的打了五下,一般手板不会太重,五下也只是红了起来,然后就是我撒娇的时间了,最喜欢这个时候躲在他怀里撒娇了,他用毛巾帮我敷着帮我揉着,我就趴在他身上贴在他怀里,他的手大大的,很温柔,很舒服。
      最后总结了一下今天的战绩,柳泽言看着视频,一直再夸我抗揍,下次可以再多玩两局……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