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50 内容:1744

    业余医生和改变的他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2
    • 转载
    • Lv.1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

      我确实是,还有资格证。虽然得感谢我的老爹。

      我的老爹在看我毕业了之后在家里无所事事,还专门为我申请了一个诊室,虽然结局是……我从在家里无所事事变成了在医院里无所事事。

      原因有二,其一这家诊所位置比较偏,本身就没什么人来,大部分也是去找外科医生治些小毛小病。其二,是因为我的治疗方案只有一种——疼痛疗法。

      说得通俗一些,打屁股。

      以上纯属个人爱好,没有科学依据。

      不过在某一天下午,就在我准备和往常一样收摊准备离开的时候,来了一位“患者”。这是一位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份证上则是十九岁。一方面惊讶自己也会有客人,一方面也依旧像一个正常医生一样开始询问起了原因。

      男孩的嗓音很好听,不粗不哑,也不似女声一般尖细,如果一定要找一个形容词,应该是温柔吧?或许是因为紧张,也或许是心理问题过于难以启齿,他坐在椅子上似乎非常的踌躇,坐立难安。

      不用紧张,我姑且还是有职业操守的,不会说出去。我是这么说的。对方听我打破僵局,这才慢慢的说了出来。

      他是一名大一生,之所以大一岁是因为复读了一年。足足两年的高三,压力大到难以想象。这很正常,谁都知道现在的高三生辛苦,更何况念了两年。不过还没来得及发表看法,他继续说了下去。因为这两年压力太大,加上家里人禁止他接触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他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些可爱的东西。例如玩偶,粉色的文具等。这些或许不算什么,但是他现在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成为一个女孩子。

      刚开始上大学的时候这个想法还只是偶尔冒出的念头,现在则是宛若梦魇一般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的思想。传统的父母和同学的非议一定不会同意的,所以才会来我这里。或许不是寻求意见,只是来发泄一下情绪吧?听他带有哭腔的描述,似乎随时处于爆发的边缘,不过等问题叙述完,似乎心情好了不少。

      既然无法成为女孩子,不如退一步,心里变成女孩子呢?

      对方抬起头,似乎对我的这个建议有些不解。

      从你的描述来说,你的父母不会同意你做变性手术的,但是你依旧拥有变成女孩子的强烈渴望。所以,只能从内心接受自己是一个女孩子的事实吧。这么说可能有些难懂,不过,你或许可以先从女装试试?

      对方似乎有些愣住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向我谢过并表示会试一试。

      那么,请支付费用吧。你应该知道我这里的支付方式吧?

      这个男孩明显的一愣,我指了指桌上的说明。他拿起来看了看,一下变得满脸通红。那份说明被他拿起放下了好几次,随后逃一样的扭头跑了出去。

      我的第一次“问诊”就这样以失败告终,我甚至没有收到报酬。但是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

      距离上一次见面仅仅一周的时间,他又来了,不同于上一次空手而来,这次还拿了一个包。

      上一次你都逃跑了,竟然还敢回来?

      估计也是猜到我会生气,对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次会好好付账,并且打开背包给我看。里面是一套连衣裙,黑色的,没有什么装饰和花纹,裙摆很长。对方询问是否可以在这里穿上,毕竟让他穿着女装过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我同意了,好心的把病床的床帘拉了起来,让他在后面换衣服。厚厚的床帘虽然能挡住他的身体,不过挡不住声音,意识到这一点后他的动作似乎都变轻了。在我等的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他终于拉开了床帘走了出来。在我的认知里,这女装很糟糕。过于宽大导致整个人显得非常臃肿,没有长发和口罩,完全看不出是女性的样貌。衣服太黑,好在皮肤比较白还能挂的住,不然绝对是失败的选择。以及最重要的一点如果按照他的想法,仪式过于扭捏,意思是,他还没有在心里认为自己是女性。

      你的女装,我很不满意……说完,我把上述的问题告诉了他,末了还补充了一句,不要以为穿了一件女装就是女孩子了。

      实话实说,回过神来细细品味一下这句话或许有些太过自大了,毕竟我也没深入了解过女孩子,我怎么知道做真的女孩子该做什么?但是对方似乎被自己唬住了,愣神了半天,看了自己半天,憋出了一句对不起,不过可能自己也没想好为什么要道歉,一时间尴尬住了。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氛围,我赶紧清清嗓子让对方趴好,准备付账。

      看得出来他很紧张,在床边比划了半天不知道应该爬到床上还是应该跪在床边,在我好心提醒跪在地上地板太硬之后才明白应该趴在床上,一紧张连鞋子都忘记脱了。上了床之后自顾自的趴在了那里,没有东西垫高也没有听我的要求,有一种生死由我的感觉,不过又时不时回头看我一眼,内心的紧张暴露无遗。实际上,不仅是他紧张,我也很紧张,虽然这是我的一点小爱好,但是也是我第一次打人……可能对方并不知道,撩起对方裙子的时候,浑身都在颤抖的不止他一个吧?征得同意之后,我才小心翼翼的脱下了他最后一层束缚。

      从面容上看这就是一位白皙的少年,常年不见光的臀部更是如雪般洁白,在诊室的灯光下甚至有些反光。可惜可能没有刻意地锻炼过加上身材比较瘦弱,臀部没什么肉而且不够挺翘,实话实说一开始有些失望,但是也没有第二个人愿意被我打了,我也没得挑。巴掌从抬起到挥下的那一刻,我甚至都没有实感——我第一次打了别人的屁股。手上带来的柔软的触感和痛感让自己感到不真实,也让我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下有多么用力。为了追求这美妙的感觉,我不断的落下巴掌,没有规律也没想着收力,直到底下的人喊痛的那一瞬间才让我反应过来。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的手已经疼的连我自己都怀疑我是怎么做到压根没有注意自己手的情况的,面前雪白的臀部也被我打的满是鲜红的巴掌印,少年的身体因为疼痛有些微微的发抖,可能是察觉到我似乎停了下来,对方还有心思扭过头回来看看我,似乎在询问我是否结束了。

      还没有结束,毕竟这是两次付款合并在一起呢。我是这么回答他的。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而我给自己的手喷了一点药之后开始在里面寻找能代替手的物品。翻了半天,找到了一把塑料尺。这把塑料尺很厚,敲了敲自己的手,挺有分量的。对方看到我拿着戒尺过去,有些害怕的把头埋进了臂弯里。等我打下去猛的抬起,嘴角压抑不住的惨叫声让我意识到这对于他来说有些太重了,所以仅仅两下就结束了这一次的“付款”。他的屁股也没有太严重,浅红色的臀部上有两条比较明显的板痕,没有肿起来,摸上去有些发热。对方在听我说结束了之后立马爬了起来用裙子盖住了臀部,有些不敢直视我的眼睛。这下我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赶人也不是,不赶也不是,好在对方先提出来要回去了,这才结束了我们之间的第一次实践。

      下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了。天气慢慢热了起来,我也是一点也不心疼的打开了诊室的空调。我听见一声很调皮的医生,随后就看到他在门后探头探脑。一个月,他的变化可不小——头发留长了一些,起码不是板寸了,比一开始看上去好多了。衣服也挑了浅色的,也不过分花哨的款式,很好的衬托了他白皙的皮肤,裙子也换了中裙,而不是几乎拖地的长裙,加上小皮鞋也是很好的表现了漂亮的腿部,甚至脸上也听话的戴上了口罩。看到我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也是蹦蹦跳跳的进了我的诊室,还转了一圈表现一下自己。

      很棒,已经比上一次好很多了。我这么夸奖着,对方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头笑了笑。当然,如果要身心变成女孩子,光这些可不够,毕竟女孩子也不是只有裙子这一种穿搭,以及一直戴着口罩也不是长久之策。所以,我这次给他的建议是化妆。自然而然的,他对于化妆似乎有所抵触。其实在深入了解之前,我也对化妆有些偏见,而实际上专门了解了一下之后,没有想象中这么可怕。他依旧是那副似懂非懂的样子,一开始看着其实有些许不耐烦,现在则是站起来摸了摸他的头。他也没有拒绝,只是好奇的看着我。我也意识到有些不妥,赶紧坐了下来,并且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化妆品。这是我精心准备的,不是牌子货,并不贵,但是效果不错,对皮肤的刺激也不大,哪怕对方是学生也承担得起,我甚至向我妈简单学习了一下怎么化妆。当我的眉笔画上他的眉毛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似乎并没有理由为他做到这一步。但是当化了淡妆的他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本就长得清秀的他,在化妆之后变得和女孩子几乎一样,清纯可爱的脸蛋搭配今天选的连衣裙格外可爱,连他自己都为自己的变化而感到惊讶。这也是我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名为自信的神情,虽然很快就消失了。

      不过,开心归开心,付款还是要付的。对方听闻也只是点了点头。今天的他似乎格外的开心,也没有忘记脱下鞋子才趴到床上去,甚至自己主动撩起了裙子——不过最后一层束缚还是没好意思自己来,依旧由我代劳。相比起上一次,这一次他的臀部似乎挺翘了一些,摸上去也有了些许弹性。或许是感受到了我的疑惑,他表示自己这段时间有好好锻炼,现在可能是初见成效吧。虽然很想现在就试试手感,但是我还是按耐下心里的焦急,准备一步一步来。只不过此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想法。

      要不选择一下,我把这一套化妆品送你,但是今天的惩罚会有些重,你也可以不要,那就和上次差不多。对方一听我要把化妆品送给他,很明显高兴了一下,但是听到要加重惩罚后人又趴了下去,似乎在纠结。而我摸着对方嫩滑的臀瓣一点都不急,甚至想要对方思考的时间更长一些。或许这算性骚扰,但是对方似乎不怎么在乎。许久,似是思考完了,对方表示,可以打重一些,化妆品自己都可以不要。我明白,对方在追求刺激,所以这次也没手下留情,巴掌尽可能用力的拍在了对方的臀上,反震震得我手生疼,但是看对方似乎是很受用,我也是左右开弓,两只手都在尽可能享受着对方臀肉的柔软。不过手很快就打疼了,而对方的臀瓣还只是粉红色而已,他甚至似乎很享受的样子,在床上舒服的咕哝了两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些挑衅,于是我再次拿起了那把戒尺,狠狠砸了下去。对方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虽然身体因为疼痛抬起又落下,但是没有叫出声。见比上次好了很多,我也是放下心来,有规律的责打着面前的臀瓣,悦耳的啪啪声不断传来,底下的少年也开始压抑不住他嘴角的呻吟了,而此时臀部也慢慢变成了漂亮的红色,如同苹果般耀眼,表面也因为数量增多慢慢变得有些粗糙。抚摸上去,热热的,有些发烫,没有硬块,我觉得这可能比完好的臀部摸着还要舒服。而这个美丽臀部的主人现在似乎不是很好受,身体有些发抖,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疼痛,但是也没喊停,我只好恋恋不舍的挪开手,戒尺再次拍了下去。在拍打了数十下后,对方终于有了反应,偶尔打下去会有嘶的痛呼,臀部扭动的频率和幅度越来越大,我不得不按住了他的腰部,直到他说了受不了了我才停下了手。面前的臀部有些发暗,按两下已经有些硬块了,我按得时候能感受得到对方会因为疼痛身体猛地一僵,可能是在痛吧。

      这一次他在床上趴了好久才爬起来,看上去走路似乎没什么大碍,我也就松了一口气。那些化妆品我还是送给了他,毕竟本就是为他准备的。临走时,他和我说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话: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我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我这种从小吃喝不愁父慈子孝(褒义词)母子和谐(褒义词)的家庭,确实很难体会现在小孩所谓的心理负担。但是如果能让他开心的话,我觉得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接下来,他基本上每周会来一趟,我也看着他从一开始的一窍不通,到后面我基本上挑不出毛病了。现在的他,肤白貌美,容貌端丽,他似乎对自己有着非常严格的饮食控制和锻炼计划,肉眼可见的皮肤变得更加细腻,身材也从一开始的瘦弱慢慢变得有些圆润,臀部也更加的挺翘了。但是我姑且也是学过医的,一周一遍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我不得不怀疑起来。在我一遍一遍的旁敲侧击和逼问下, 对方才终于说出来了……他吃药了。

      那一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愤怒远远超过了担心。那是我第一次在诊室里破口大骂。我也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我实际上没有资格骂他,我是谁呢?我是他的谁呢?等我气喘吁吁的缓过神来,对方只是低着头,轻轻啜泣。在这一刻,本还想说些什么的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帮忙擦了擦有些哭化了妆的脸。等他冷静下来,我则是给了他两个选择。

      要么,现在转身出门,再也不要回来,就当不认识。要么,现在去趴好,并且承担一次之前从来没有承受过的超重的惩罚。理智告诉我正常人会选前者,毕竟我们认识也没多久,我也没有资格教训他。内心某处却在期待着他能选后者,我不清楚这种情感是什么,但是……我就是想要关心他,想要爱护他。想要……拥有他。

      他如我所愿的选了后者。

      她的头发已经留到了披肩的长度,保养的很好,没有毛糙,也看着不油腻。这次的他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裙。倒也没有很短,还是遮得住隐私,上身是白色的衬衫,简单的搭配,如果不是妆哭花了从外表看没人看得出这是一位男孩子。我从他身上看到了变化,但是也接触到了我的禁忌。我的巴掌这次没有任何留情,从一开始就狠狠的拍打在他的臀上。如果说曾经还有留手,打完只是粉粉的,这一次我甚至没有在乎自己手的状态。我的手已经疼的有些抬不起来了我才勉强停下,看着他臀上乱七八糟的红掌印,我明白这才是刚刚开始。那把戒尺重新握在了我的手中,对准面前的臀肉狠狠的抽了下去。通过透明的戒尺,我能看到臀肉被我打的凹陷,又再次弹起,随后快速变红。那一刻,我竟然感受到了一些心疼,我有些不忍心再下手,但是依旧抬起戒尺,随后再次落下。红红的臀瓣在打击下慢慢变得深红,哪怕打的凹陷也没有再弹起来的感觉了,我停手摸了一下,满是硬块的臀部已经失去了弹性和一开始的光滑,变得粗糙。但是这次惩罚依旧没有结束,哪怕他已经疼的浑身都在颤抖,泪水打湿了床上的枕头,我依旧机械一般的挥下戒尺。我不允许他吃药来伤害自己的身体,靠药物变成的女孩子,我不允许!

      ……

      这是我第一次在他这里哭出声来,这是我挨得最重的一次打,也是……最开心的一次。终于有人……关心我了。我的屁股已经疼到没有知觉了,又疼又麻的感觉,他还在库库的往下打着,趁他喘口气的当口,我回头看了看我的屁股。天哪!原本白白嫩嫩的屁股,现在已经肿的老高,顶端都开始发紫了。尝试活动了一下身体,钻心的疼痛从臀部传来,只好无奈的继续趴了回去。擦擦眼泪,我才发现我的嘴角似乎在笑。后面的责打我不记得我是怎么扛下来的,只记得他一直打到戒尺断掉才住手。

      我在床上趴了好几个小时才能勉强动一动。医生也是一直在照顾我,帮我倒水,帮我的屁股涂药热敷,还帮我揉开淤血,甚至抽空拍了一张照片给我看。难以想象照片里的屁股是我的,深紫色的臀肉遍布整个臀瓣,臀峰的位置甚至有一些破皮了,难怪感觉有些湿漉漉的。看着他忙忙碌碌的背影,我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声:“谢谢你。”

      “怎么了?对着刚刚同打你一顿的人说谢谢,你莫非是个抖M?”“才不是啦!”我气鼓鼓的拿起一旁擦我臀上血的纸团朝他扔了过去,他那永远带着笑的脸这次依旧笑嘻嘻的接住纸团,然后走上前捏了捏我的脸。“没事……因为,你是第一个愿意关心我的人,也愿意听我的愿望的人。”

      我和他说了很多,比如说,我的父母常年不在家里,每天下课回去都得面对一个空荡荡的家。因为长相原因,班里的男孩子都不愿意和自己交朋友,女生愿意接近自己,但是……是来欺负自己的。自己浑浑噩噩的过了三年高中,结果因为高考前一天太紧张没睡好,导致和第一志愿失之交臂。父母哪怕骂自己一句,哪怕担心叹几口气呢?

      他们的反应是,“哦,知道了。”

      我当时几乎是崩溃的,很想问一句。既然不管,为什么要养我?

      我报复性的疯玩了一个暑假,但是我什么都改变不了……直到我看到了这里的心理咨询。其实一开始说想要女装是假的,我只是想找个人倾诉……好吧,第一次见面我其实什么都说不出来,我甚至想要有人笑我一下,好打破这一份尴尬。

      “可是你没有,你反而夸赞那个时候的我很可爱。”“是吗?看上去你从那个时候就活该挨这么重的打!”他的巴掌拍在我的屁股上,现在我的屁股动一下就疼,这一下我差点从床上跳起来。“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盯上你了吧?”

      听从你的建议之后,我还真的试了试女装。毕竟是别人提的建议,听一下也没有损失,反正我的父母不会管我。但是当我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的时候,我知道,你是对的。

      “或许,是为了让你更开心吧,我才选择吃的药……别打了别打了,我再也不吃了,我回去就把药扔了!”看他拿起那把断了的尺子的时候我赶紧认怂,这才看他笑盈盈的把戒尺放下。夕阳西下,阳光照在了他帅气的脸上。或许命中注定,我是一定会遇到他的……

      他摸着被我亲了一口的脸颊,一脸错愕的看着我。“既然对我这么温柔,那么,我就不会让你逃走了哦,医生~”

      ……

      “良!你看看你怎么回事?这次考试怎么又这个**分数?”我看着手里的试卷,有些生气的捏了捏面前少年的脸颊。他可爱的脸上浮起了明显的不服气。“我明明已经是班级里前十名了,还嫌我不够好呢。”他可爱的白丝小脚轻轻踢了我一脚,似乎对我的态度很不满。“哎呀,你自己定的规矩,还不打算遵守了?快点,自己趴好!”“才不要,略略略~有本事来抓我呀,宅男医生~”从床上爬起来正准备逃跑的他,被我熟练的抓住脚踝,摔在了床上,一边喊着“家暴啦!”一边主动撩起了自己的裙子,裙子底下,圆润、光滑的翘屁股泛着漂亮的红光,我的戒尺再一次狠狠砸在他的臀上。他安静的撅高臀部挨揍,不停的扭动着臀瓣勾引这我下狠手。自从上次被我打烂屁股之后,他似乎越来越喜欢被打的很惨了,我也乐得满足他,戒尺如往常一样,落下,抬起,看着面前本就红肿的臀部慢慢的变得深红发紫。最后的结果就是,他的屁股再一次变成了宛如星空般的紫色。他从床上爬起来亲吻我的脸颊,明明因为疼痛满是泪水的可爱脸庞,却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快乐的笑容。我们紧紧相拥,这只是一次业余的心理咨询,但是结果来说,并不坏……

      我不是心理医生。

      你是最棒的心理医生。

      你是不幸的孩子。

      我是最幸运的孩子

      区长
      靓号:435
      管理员
      打赏了2000金币
      回复
      Lv.0
      谢谢分享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