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39 内容:1613

    斗破苍穹SP13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25
    • 原创
    • Lv.1
      vip
      审核员

      第十三章  母女重逢

      还在睡梦中的彩鳞突然被屁股上的刺痛惊醒,待缓缓睁眼,见那侍女持着散鞭已来到自己身前,便知这夜晚短暂的休息已经结束了,随着迎来的又是一天无尽的责罚。

      自入臀狱以来已经过去了十日,面对那整日没有止境的责打,彩鳞觉得自己身处那幽暗不见天日的地狱之中,忍受那无尽的酷刑。自从大婚打嫁后,与萧炎两人时常享受着那独有的闺房乐趣,渐渐发现自己迷恋上了那种疼痛的感觉,每日修炼时也常常幻想撅着屁股被萧炎责打的画面,享受着那疼痛伴随着的欢愉。可入臀狱后,感受到那屁股上像是来自地狱深处的疼痛感,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刑罚。

      在这臀狱里,不管你在外界是什么身份,修为,只要进入这里,必须抛去所谓的尊严忍受这残酷的调教。

      侍女打开了那锁住身体的沉重木枷,当双脚的锁链被打开时,彩鳞随即起身,活动着一夜仰躺着的身体,可身后的散鞭却开始不耐烦地催促着,吃痛下,伴随着微弱的烛火向那深邃的通道走去。

      由于进入臀狱前服下了特制的斗气散,此刻彩鳞的身体已与那凡人无异,没有丝毫的斗气波动,早晚需进食才能保持身体每日所需的能量。

      简单的用过早膳后,彩鳞被带到一间简易的房屋,看着眼前两道隆起的石台脸色羞得通红,可屁股上火辣的疼痛迫使她屈辱地分开了双腿蹲了下去。

      修士与凡人不同,只要度过辟谷期后,身体就不再需进食,每日修行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就是身体最好的养分,偶尔饮食也能被身体完美地吸收。可那萧炎炼制的斗气散却格外霸道,连这辟谷的功能也被罢去。

      百年来,彩鳞早已忘却了这一生理行为,如今还被外人盯着,甚是羞愧。早在几日前,彩鳞对此很是抗拒,可在那严厉地笞打下自己居然当众失禁,那仅存的最后一丝尊严也消失得荡然无存。还在思索时,见彩鳞迟迟没有下文,身后的侍女挥起鞭子朝那蹲下的臀肉上抽打起来,狠厉的鞭子让彩鳞向前一踉跄,为了不再遭受更多的责打羞愤地闭上了眼睛,那大开的腿间渐渐有一股细小的清泉流出…

      清洗过后,彩鳞再次来到了那度过了十天的刑房,案桌上依旧整齐地摆放着十八样刑具,看着那每日责打在自己身上的物件不由得颤抖了几分,随后在刑房中央跪了去下,双手扶着额头贴在地面,屁股极力地高撅,等待着刑罚的开始。

      随着转盘静止,女官看着指针停落的画面,拿起一根长绳走向彩鳞,见刑房中央行着标准跪撅礼的彩鳞心里很是满意,想着刚进臀狱的彩鳞那刚烈的性子,在这些天严厉的笞打下总算是被驯服,看来再刚烈的女子,也遭不住这酷刑轮番的伺候。

      “你本还剩二十天的刑期,但今日可能会是你最后一天受刑,我们不会再留手,好好受着! ”侍女来到彩鳞身边,饶有兴致地说起。

      听闻还有二十天的刑期,神色不禁黯淡下来,想着自己在这臀狱里每天度日如年,时间才过去不到一半,一颗绷着地心早已沉了下去。听到侍女后面的话不禁有些疑惑,最后一天?难道自己这些天受到的刑罚还不是最严厉的吗!

      片刻,侍女按照转盘上的姿势已完成,只见彩鳞的一只脚举过头顶与双手绑在一起,绳子的结头被挂在一根垂下的钢钩上被笔直地拉起,另一只脚尖堪堪接触地面,为了不让身体晃动,脚趾只能卖力地点着地面。以为刑罚就要开始时,彩鳞看见侍女拿着一件带有钩子锁链的项圈来到自己身后,正疑惑时,脖子被项圈套住,侍女双手开始拉着铁链不断向中间拉伸,压缩着那本就不多的距离,为了减轻屁股里的刺痛感,彩鳞头颅只得不断向后仰,当侍女看着彩鳞那抬头望向上方的样子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侍女拿起藤条,当作今天的第一样刑罚,来到彩鳞身后,看到那因为抬起腿而紧绷的臀肉竟感到了一丝不真实,大开的两瓣臀肉像是两颗异常饱满的圆球,皮肤极为白皙细腻,比起刚入臀狱时还要丰满上几分,双手不禁攀了上去,在那紧致臀肉上抚摸揉搓起来,待那手指探至大开的腿间,彩鳞不自觉得呜咽起来,却又无法反抗。

      就在彩鳞觉得自己要失态时,藤条带着破空声狠狠抽在了屁股上,感受到那撕裂般的疼痛,顿时哭喊出声,白皙的臀肉迅速浮起两道鲜艳的印记。仅仅一鞭,彩鳞便觉得要疼晕了过去,往日二十下抽完自己都能忍受,彩鳞显然忘记了之前女官说所,今日刑罚的力道是没有留手的。吃痛的彩鳞忘记了报数,侍女也好像忘记般没有出言提醒,挥舞的藤条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一下下地快速抽打起来,藤条每一次的落下,都伴随着彩鳞凄厉的哭喊,二十下藤条,原本娇嫩的臀肉交错着杂乱的红痕,鲜艳的红痕快要滴出血来。悬在空中的女子已经哭的梨花带雨,没有想到今日的刑罚居然如此狠厉,往日要达到这样的状态都是刑具快要过半,想着剩下的十七道刑罚该要如何去承受,内心开始慌乱害怕起来。

      那似乎带有血渍的藤条被侍女放置在原来的位置,随后拿起一块四指厚的方板来到彩鳞身后贴合在那臀瓣上,那板子显然经过精心的设计,与那半边臀肉刚好重叠,侍女没有犹豫,抡起木板在空中划了个半圆狠厉地向那臀峰上砸去,木板接触到屁股发出沉闷的炸响,笼罩着不大的刑房。由于臀肉处在紧绷的状态,这一下拍打实打实地挨了个完整,原本充满弹性的臀肉卸不掉一丝力道,凄惨声继续响起,半边臀肉像是被火在炙烤一般,悬在空中的身体被那厚重的力道打得摇晃起来,侍女瞅准机会,在彩鳞身体荡向自己时,又是一板打在另一边臀瓣,由于惯性,这一板更为疼痛难忍,两板过后,彩鳞身体刚好又静止在原地,随着板子再次地抽打,又开始摇晃,静止。仅仅十下,原本白皙的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藤条留下的红棱也开始渐渐隐匿。板子还在继续,刑房里女子的惨叫不绝于耳,顺着门窗向外传去,其他同在臀狱里受刑的女子听着这凄厉的惨叫内心皆是一凛。二十下板子完毕,那臀肉已肿胀了一拳之高,通红的臀肉已经泛着黑紫之色。

      在侍女更换刑具时,彩鳞总算是得到了这极为短暂的休息,额头上沁满了汗水,仰起的脸颊已挂满了泪水不断向下滴落,此时大脑一片空白…

      当屁股上剧烈的疼痛再次传来,彩鳞瞪大双眼,张开的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身子开始颤抖起来。女官的手上同样是与彩鳞臀肉相吻合的板子,只是与之前不同,那板子上有九个孔洞,当板子打在屁股上时,肿胀的臀肉像馅饼般深深压陷了下去,侍女的手法极为老练,十下板子全部责打在相同的位子,只见彩鳞那半边臀肉再次肿高,留下了九个极为醒目的圆形黑色印记。当板子来到另一瓣臀肉时,彩鳞终于喊出了声,叫声渗人,如不是在精神刺激阵法下,怕是早已晕厥了过去,虽知道求饶无用,但那羞耻求饶的话语还是不断地喊了出来,希望那狠厉的板子能够放过自己。

      二十下孔板结束,屁股已惨不忍睹,彻底成了黑紫色,臀肉肿到了一个夸张的地步,仿佛下一鞭就会破皮出血。彩鳞此时已经后悔长出了屁股,感受到身后那极致的疼痛,知道自己再也承受不住,“饶…饶了奴婢吧,奴婢…奴婢屁股受不了了!”就在侍女选择下一样刑具时,彩鳞求饶道,这还是彩鳞第一次服软自称奴婢求饶,显示是到了崩溃的边缘。选择刑具的侍女听着彩鳞求饶的话语愣了一下,转身看着那发黑肿胀的屁股,“才第三样就受不了了?”话虽这么说,但看着彩鳞能熬下三样刑罚内心已是震惊。作为臀狱的打手,她们深知这其中的厉害,之前入臀狱接受培训时,这里面的每一样刑罚她们都要受一遍,只有亲身体会了每一样刑罚,才能足够了解,之前狱长全力击打在自己身上时,仅仅第一组自己就要坚持不住。

      侍女双手抚上了那黝黑发亮的屁股,“不想打屁股的话,那就只能打这里了,想好了就告诉我。”彩鳞眉头紧皱,力道虽然不大,但对于此刻彩鳞那不堪挞伐的屁股无疑又是一场酷刑,说话间,那抚摸屁股的双手一只攀上了彩鳞胸前那饱满的山峦,一只来到那腿间的玉贝处。被侍女调戏着,虽然羞愤,但此刻自己只能任由人宰割,知道自己的屁股是真的不能再受责打了,能够自己选择受刑部位已经是极为幸运了。

      “求…求主人责打奴婢双乳!”彩鳞说完这句话像是泄去了全身的气力,脸色煞白又瞬间通红,又有着一丝解脱,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说出如此羞人的话语。

      “满足你!”侍女持着一根多股散鞭,双手挣了挣,在空中挥得噼啪作响,彩鳞已闭上了双眼,等待着那鞭子的到来…

      未时,彩鳞已受了两轮刑罚,由于今日侍女皆是用了十足的力道,屁股能够承受的刑罚比平时少了很多,更多的分摊在那双乳,臀缝,与下体间。此时治疗阵法已打开,彩鳞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上,半炷香的时间,身上已恢复如初,虽然肉体上的疼痛已消失,可精神方面却是快要崩溃,想着又是一轮刑罚即将到来。

      按照规矩,彩鳞伤势恢复后重新跪撅在地上,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却迟迟不见侍女的身影。突然想到之前女官的话语,正疑惑时,刑房外传来了动静。

      “娘亲!”

      彩鳞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神情一震,不禁抬头望去,正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潇潇,不禁大为失色“潇潇,你怎么在这里!”刚才第一眼没有注意,这才发现潇潇居然跟自己一样居然赤身裸体,像是想到了什么。

      彩鳞再也顾不上什么规矩,起身搂着女儿“跟娘亲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与小医仙娘亲,薰儿娘亲还有云韵娘亲一起去找爹爹求情,最后才以进入臀狱一天为条件换取娘亲出来,娘亲,潇潇想你了,她们有没有打疼你啊”说着,抱着彩鳞哭了起来。

      “娘没事,娘没事”彩鳞轻拍着潇潇后背安抚道,“傻孩子,你怎么这么鲁莽,这臀狱不比神女宗,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彩鳞深知潇潇的脾性,从小娇生惯养,天不怕地不怕,没少惹事生非,偏偏自己与萧炎还打骂不得,惹事了就跑去药老那寻求庇护,药老对潇潇可谓是百般疼爱,早已视为自己的孙女,哪会让人责罚于她,想到此处,不禁为潇潇担心起来。

      “臀狱可不是你们叙旧的地方,规矩点!”

      四名侍女不知何时来到屋内,为首的女子出言打断了母女两人的对话。母女两人这才仔细打量起对方,想着自己赤裸的样子被女儿看了去,心中一阵尴尬,脸色羞得通红,不知作何姿态,面对女儿紧盯的目光有些闪躲。潇潇看着脸红的娘亲,那丰腴的娇躯尽入眼帘,脸色同样娇红,自己还是第一次看见娘亲的身体,神色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

      突然,侍女齐齐转身,开始解去身上那为数不多的衣物,片刻,姣好的身躯已是全身赤裸,恭敬地跪在那刑房的门边,像是迎接谁的到来。就在彩鳞与潇潇疑惑时,只见一名身着白色纱衣裙的女子挪着莲步缓缓走来,举手投足尽显优雅大方,淡雅的装束,玲珑的面庞,尤其是那芬芳的微笑,如春日阳光般和煦温暖。

      彩鳞看着女子向自己走来,不知这浑身充满温婉气质的女子为何会出现在这幽森昏暗的地牢里。那跪着的侍女起身来到两女身后,抽出鞭子狠厉地抽在那光裸着的屁股上,“见到狱长还不跪下”,两女吃痛皆是闷哼一声,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竟是这间臀狱的主人,只好顺从地跪了下去。

      白衣女子向前走了几步,对着眼前乖巧跪着的两女,双手重叠放置腹部,单膝弯曲施了一礼,“这狱长的称呼妾身很是不喜,你们可以称呼我苏月,得萧宗主信赖,在下正是这间臀狱的主人。”

      “听闻萧宗主妻女在这受刑,妾身为尽地主之谊,今日剩下的刑罚将由我来执刑,还请姐姐勿怪!”不等两女回应,转身张开手臂,背对着两女跪下,彩鳞与潇潇抬头望去,正疑惑时,已有两名侍女上前跪在女子两侧,解去了那束在腰间的绸带,侍女双手往下一挣,那没了束缚的裙子轻易的脱落下来,令人震惊的是,眼前这位端庄典雅的女子竟然没有着亵裤,那白皙娇嫩的玉臀顿时暴露在众人眼前。当下身没了衣裙遮掩,女子分开双腿,身子向前倾去,双手撑着地面,对于身后的羞处被众人看了去没有丝毫的羞涩,如此近的距离,好像是故意让自己欣赏一般。

      彩鳞不知的是,这臀狱的主人有着自己的规矩,在作为执刑人时,要求自身受到相应的责打…

      Lv.1
      vip
      审核员
      置顶

      一直在想征文内容怎么写,所以更的有些慢了 。[s-62]

    • Huoyou想看宁雨昔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芬芬小熊 @Huoyou 林三后宫传下一篇是洛凝 [s-29]
      拉黑 1星期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Lv.1
      终于更了啊,月更啊
      回复
      不够看 [s-12]
      回复
      写的真好继续继续
    • 小熊芬芬以前没发现 完美世界动漫真的很棒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快点更
      回复
      Lv.1
      终于更新了
      回复
      Lv.2
      打赏了@小熊芬芬10金币
      回复
      Lv.2
      打赏了@小熊芬芬1000金币
      回复
      打赏了100金币
      回复
      打赏了100金币
      回复
      Lv.1
      作者,不够看啊
    • 芬芬小熊今天更了两篇哎 [s-11]
      拉黑 1星期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