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98 内容:1765

    打针风波 转自P站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1
    • 转载
    • 童童的妈妈从幼儿园将童童接上了车,沿着大道开着。

       

      “妈妈,妈妈,咱们今天这么早就回家啊?”童童开开心心地问着妈妈。

       

      身穿一套黑色休闲装的妈妈从后视镜里面看了一眼独自坐在轿车后排中央,穿着蓝色短裤、绿色斑点短袖、手里拿着洋娃娃在玩的女儿。

       

      “不是的,今天妈妈提前下班了,一会妈妈要去买点东西,顺便接你回家。”

       

      其实,现在才下午,离下班或者幼儿园放学都还早,童童妈妈平时工作都比较忙,加班也是常有的事情,今天是特意请的假,是为了带小童童来打针。

       

      童童最近有一点季节性肠炎,虽然不严重,但是肚子总不舒服。之前带她去医院做过检查,昨天检查结果出来了,儿科医生建议除了口服的药物之外,再来一次环丙沙星肌肉注射,加快杀菌恢复。(医疗方面切勿当真,用药一定谨遵医嘱,这个药一般以点滴为主)所以才预约了今天下午来取药和打针。

       

      其实平时一般孩子他爸下班更早,照顾童童的时间也更多一点,但是童童爸爸的工作单位离医院和幼儿园远一些,童童妈妈的单位离着幼儿园和医院都近,预约的时间又是下午,所以童童妈妈索性下午请假,来幼儿园接上女儿,向着医院开去。

       

      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离医院和打针越来越近的童童,还在用自己的小手摆弄着洋娃娃。

       

      “妈妈,去买东西的时候能再帮我买个玩具吗,我想要个泰迪熊!”

       

      “嗯嗯,”童童妈妈一边开着车,一边随口应付着,“如果看到有卖的的话就看看……”

       

      就这样,车辆沿着大道行驶,童童低头玩着玩具,车很快到了大道,车窗外的景色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抬起头,向外望去,正看到了医院的外墙。前几天做检查的时候,她就路过这里,那次被抽血的疼还让她记忆犹新,立刻认出了这里是哪里。

       

      “医院?妈妈……为什么来医院?”她有点后怕。

       

      “哦,妈妈要来买东西,嗯,买点药,你乖乖的。”

       

      “不是来给我抽血的?”

       

      “当然不是了,妈妈保证。”其实是来打针的啦,童童妈妈心里补充道,但是她不会现在说出来。

       

      转弯,车缓缓驶入市人民医院的大院,找到停车位之后,童童妈妈停好车,下车后打开后车门,拉着童童的小手走向医院。

       

      “我要带着洋娃娃!”

       

      “童童,听话,啊,带着娃娃弄丢了怎么办?放在车里,不然妈妈不给你买新的玩具了。”

       

      “哦……那……妈妈一定要给我买个泰迪熊啊!”童童有点得逞的感觉跟妈妈谈着条件。

       

      “嗯,嗯,到时候去看看……”童童妈妈拉着童童的小手,走入了人民医院的大厅,先去要放开了一些药,放在包里,然后按照预约的信息登记,拿着挂号单,领着童童去二楼。

      五岁的小童童正在人嫌狗厌的岁数,能陪着妈妈在药房取到药已经是看在洋娃娃玩具的份上了,现在已经开始东看西看,几次要甩开妈妈的手去摸摸这里,摸摸那里。

       

      好在童童妈妈牢牢地拉着她的手,才顺利带着她到了二楼的注射室。

       

      这里房间里明亮而干净,有几个医生和护士正在忙碌着。屋内是一个一个的磨砂玻璃隔间,在那里进行注射。

       

      大厅,是很多等着扎针的人和在点吊瓶的人,有大人也有小孩。

       

      “这……打针……不要!!”童童是多么机灵的孩子啊,一下子就认出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了,拔腿就跑,把拉着她的手的妈妈差点拽了一个趔趄。

       

      “听话!”童童妈妈用力抓紧童童的小手,把她拽了回来。“你不是总肚子疼吗?过一会打一针就好了。以后就不疼了,乖。”

       

      “不要,我不要!妈妈骗我!我要回家!”童童甩着胳膊,试图把手从妈妈的手中抽出来,但是妈妈的大手仍然牢牢抓着她的手,拖着她走到前台,另一只手把挂号单交给了前台护士,护士把挂号单送进去配药了。

       

      “不要,快回家!”童童的右手被牢牢拉着,就用左手拼命地拍着妈妈的手和胳膊,别看孩子小,打起人来还真疼,童童妈妈都有一点吃痛。她用另一只手在空中拦截住了童童的左手,就这样拉着她的两只手向后退,直到了大厅的空椅子上坐下,用两腿的膝盖夹住童童扭动的身体,把她的两只手握紧在一起,不让她乱动。

       

      “别闹,听话,一会打完针就回家了。”

       

      “不嘛不嘛,我就不要……”

       

      旁边隔着一个空座坐着的一个同样带孩子的家长传来了不赞许的眼光,她带的孩子是个七八岁的女儿,那个女孩子冲着童童的方向笑着吐了吐舌头,用食指刮了刮自己的右脸,“不羞不羞!”

       

      童童还在自顾自地闹着,童童妈妈却有点不好意思了,对于女儿在医院的扰民行为有些头疼,只好用右手按住童童的双手,左手牢牢搂主她,尽量减少她的吵闹,等待护士叫号。

       

      护士那边的工作效率还真高,在过了五个病人之后,就叫到了童童的名字。

       

      “241号,张童童,张童童,请到B窗口,请到B窗口。”童童妈妈抬头看了一眼指示板,确实轮到童童了,她松开左手,站起身来,用右手拉着童童往注射室走。

       

      “不——不!要!”童童想着相反的方向,把自己和地面形成了45度角,拖着妈妈不让她去,奈何力气不够,还是被妈妈一步一步地拖着到B窗口,那里,一个四十多岁的女护士拿着一个注射器,正在排出里面的小气泡。

       

      “241号,张童童,肌肉注射环丙沙星,对吧?”护士核实道。

       

      “对的,就是她。”童童妈妈一边说着,一边用膝盖顶着童童往护士那里走。

       

      “好,把她的裤子脱一下,肌肉注射。”

       

      “好,这就来。”这是对护士说的。“听话,来,别扭。”这是对女儿说的。

       

      童童妈妈拽着女儿走到座位边,弯腰准备给女儿脱下裤子,用一只手有点难操作,扒拉了两下没有成功,所以转而用两只手,结果因为放开了女儿的手,她还没拉到童童的裤腰,童童就已经瞅准机会,撒丫子从窗口旁边跑开了,一下子冲出了房间门,向着大厅跑去。

      好在大厅的椅子拦了童童的逃跑路线,还没等她绕过长椅,就被追上来的妈妈逮住了,像提溜小鸡仔一样提溜着她回到了注射室,那里护士已经准备好了,但是童童闹得更厉害了,连蹬带踢,甚至都踢到童童妈妈的小腿了。

       

      童童妈妈咧着嘴,把她往护士那里送。

       

      护士摇了摇头,制止道:

       

      “这个状态不能打针,现在小护士出去了,一会才能回来,这位家长你一个人好像按不住她,这样吧,我让前台把你的号顺延下去,你出去安抚一下孩子,等过一会孩子不闹了再来打针,或者等我们其他护士来了,帮你按着她吧,现在打有点太危险了。”

       

      童童妈妈觉得又丢人又苦恼,这个时候又不好给护士继续添麻烦,只好答应着,又拉着小童童出去回到了大厅。

       

      “看看你,就因为你不听话,还得多排队!”童童妈妈有点生气地教训道。

       

      “我才不要打针呢!谁让你带我来打针的!你要是不让我打针,我不就不闹了。”童童强词夺理地辩解着。

       

      “你!这是为你好你懂不懂!不打针,病怎么能好!你……”童童妈妈感觉一口气顶上来,弯腰用左手在童童的屁股上隔着裤子拍了一下。

       

      这一下隔着裤子并不疼,但是可让童童炸毛了,大喊大叫,晃着胳膊,踢着脚,“妈妈打人了,妈妈坏,我要回家,我不打针!”

       

      童童妈妈无奈地四下看了一下,发现整个大厅都在看着童童耍闹,这孩子太无法无天了。

       

      童童的爸爸妈妈之前可从来没对孩子动过手,自己家的孩子,谁不疼呢,虽然这孩子越来越淘气,但是一看到自己可爱的女儿,有再大的火也消了,但是随着童童越来越淘气,夫妻俩也曾经几次讨论过。

       

      夫妻二人其实都是spank的爱好者,作为夫妻间的情趣偶尔打打屁股,所以在讨论要如何管教女儿的时候,也提过几次要不要打屁股。

       

      上一次讨论得出的结论是,如果真的要体罚的话,屁股上的肉厚,两个人又都有打屁股的经验,要真的惩罚的话,就打屁股吧。

       

      虽然下了这个决定,但是惩罚还一次没有实施过。

       

      童童妈妈看着蛮不讲理的吵闹的女儿,想起了和丈夫商量的结论,此时不正是该动用惩罚的时候吗?

       

      她用力拽着女儿,把她拉到长椅的空座位旁边,她先坐下,然后一把提起了正在吵嚷的童童,把她反过来,肚皮朝下,按在了自己的左腿上,童童开始蹬腿,踢到了她的右腿小腿,她也没在意,右腿抬起,靠近左腿,把童童的双腿夹住,不让她继续踢蹬。

       

      童童发现自己的腿动不了了,就用双手胡乱打着,拍着妈妈的腿,童童妈妈抓住她的双手,强行合在一起,用自己的左手牢牢握住她的两只手,向自己左侧拽去,这样童童就被控制住了四肢,趴在了妈妈的腿上。

      童童妈妈微微踮起左脚,把童童的屁股垫起来,让她身体弯曲,形成了撅着的姿势。

       

      她抬起头来,四下望了一眼,发现自己和童童已经成为了大厅的焦点。

       

      但是她没有犹豫,既然已经下好了决断,就不能退缩,不然童童这个机灵的孩子就会得寸进尺,以为只是吓唬吓唬她。有时候越是有人,越要好好管教,要不然古人怎么说“人前教子”呢。

       

      她低下头,不考虑周围的人,左手拉紧童童的双手,右手把她的短袖上衣向上撩起,露出了短裤的裤腰和后背的下部分,随后抓住她的短裤的松紧带,向下一拉,把短裤拉了下来,露出了印着小熊维尼的内裤。

       

      白皙的小屁股露了出来。

      “啊啊啊,怎么回事?”童童只觉得屁股一凉,并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过她很快就会知道了。

       

      裸露白皙的小屁股吸引了整个大厅的目光,童童妈妈心无旁骛地举起了右手,快速地落下,落在了童童的小屁股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啪!

       

      “啊啊,好疼。”童童一下子叫着。

       

      童童妈妈知道自己的力度,和丈夫在家又不是没练过,这点力量,就算是小孩子,也不会疼到哪里去。教训孩子,下狠手她是舍不得的,但是惩罚的态度一定要摆出来。她丝毫没有因为童童的呼痛而停手,而是教训道:

       

      “这是惩罚!因为你不配合打针,不听话。”

       

      右手再次抬起,继续坚定的落下。

       

      啪!啪!啪!

       

      “啊啊啊!”童童继续嚎叫着。

       

      连续的清脆响声从童童的屁股上传来,童童妈妈感受着手掌传来的反作用力,继续放心地不断地拍击着。

       

      “还有在医院吵闹,跟妈妈乱发脾气!”

       

      啪!啪!啪!

      手上功夫一点没耽误。

       

      “救命啊!救救我……”

       

      “还有,你还学会打人踢人了,这都是不对的!”

       

      啪!啪!啪!

       

      “呜呜呜,别,别打了……呜呜……”挣扎无果,屁股上的疼痛不断传来,终于让童童慌乱了,些许眼泪从眼角开始落下。

       

      啪!啪!啪!

       

      大厅里面的人们也开始了窃窃私语。

       

      “真野蛮。”

       

      “人家管孩子,你管得着吗?”

       

      “要我说,孩子就得这么管,不然到处都是熊孩子。”

       

      “小弟弟是怎么了?”

       

      “你看到了吗,不听话的孩子就得被打光屁股,你要好好听话啊,一会打针不许哭。”

      …………

       

      各种嘈杂的声音响起,但是童童妈妈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手速一点都没有慢下来。

       

      “呜呜呜,救命啊,呜呜呜……”童童嚎叫着,但是雷声大,雨点少,叫得声音很大,泪水却只有一点点。

       

      “还听不听话!还闹不闹!”

       

      啪!啪!啪!

       

      “听话听话!不敢了,呜呜……”

       

      啪!啪!

       

      “还敢不敢打人踢人!”

       

      啪!啪!啪!

       

      “不了,不敢了……”

       

      啪!啪!

       

      小童童的屁股上已经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变得更加可爱了。

       

      就在童童妈妈还要继续教训下去的时候,一个年轻的护士走了过来,看到童童妈妈挥舞的巴掌,稍微有一点犹豫,仍然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

       

      “请问是张童童和她的家长吗?”

       

      童童妈妈停下了巴掌,抬头回答道:“是的。”

       

      “是这样的,注射室让我告诉你,现在人手回来了,可以帮你按着孩子,问一下要不要现在打针?因为配好的药放在注射站太长时间也不好。”

       

      “是吗,那太好了,谢谢护士了。我这就带她去。”

       

      说着,她松开了双腿,把童童从腿上放下来,童童的脚一着地,就想要逃跑,被童童妈妈抓着手一把提起,右手用力在她的光屁股上拍了两下,比刚才要重一点,童童这才不敢动。

      “刚才都说你什么了,一点都没记住!不许乱动,等回家再收拾你,快点去打针。”

       

      在护士的带领下,童童妈妈拖着童童,再次走入了注射室,在那里,年长的那位护士已经准备好了。她看到童童的裤子已经被褪到了膝盖的位置,被童童妈妈拽着进来,稍微有点吃惊,但是没有细究,而是吩咐道:

       

      “这位家长,你坐在这个凳子上,抱着孩子,按住她的上半身和胳膊,我们的护士按住她的脚和腿,压着她的腰,我来给她打针。”

       

      童童妈妈照做,一把抱起童童,让她的屁股朝着护士,童童想要挣扎,马上就被旁边的年轻护士按住了双腿,压住了腰。

       

      “啊啊啊,我不要打针……放开……”童童觉得自己的光屁股被几个护士看着很丢脸,她已经忘了刚才在大厅有多少人观摩她的小屁股了。

       

      “之前都白教训了吗,听话,别动!”童童妈妈的话让童童的挣扎减弱了一点。

       

      年长护士上前,仔细看了一眼童童微红的小屁股,有点感慨:

       

      “这是刚才被教训了?好在没有打在肌肉注射的区域,要不然影响注射,因为后续得观察是否有不良反应呢。”

       

      因为肌肉注射常用区域是屁股的上侧,而刚才童童趴在妈妈的膝盖上被打的地方是屁股的下侧,所以没有重叠。

       

      当酒精棉擦拭在童童的屁股上时,酒精挥发带来的凉意,让童童的恐惧增加了,她拼命地想要回头,或者用手阻拦,但是上半身被妈妈牢牢抱住,只能拼命扭头想要看,还没看到什么,一阵刺痛就传来了。

       

      “啊嗷嗷~嗷!!!”

       

      “别哭别哭,就快了,就快了,哦。”

       

      护士安慰着,一点点地把药推入,一种胀胀的疼痛的感觉让童童一下子眼泪流了下来,比刚才被妈妈打的时候还多。

       

      “好了!”童童觉得度日如年,但是其实注射还是挺快的,针头已经拔了出来,消毒棉签已经按在了上面。

       

      “这位家长,按住棉签三分钟,不要揉,去大厅观察半小时,没有红肿、发热之类的不良反应就可以回家了。”

       

      童童妈妈按住棉签,道了声谢,抱着童童离开了注射室,再次回到了大厅。

       

      童童的屁股有一次进入众人的视线。

       

      “呜呜……”小童童轻声呜咽着,童童妈妈再次坐在长椅上,轻轻拍着她的背,给他安慰。

       

      三分钟后,确定不会出血了,童童妈妈才拿开棉签,扔入了医疗垃圾的垃圾箱。

       

      童童这个时候也止住了哭泣,才想起来自己还光着屁股,伸手去提裤子,被童童妈妈拍了一下手制止。

       

      “干什么呢?”

       

      “提……提裤子。”

       

      “我让你提裤子了吗?刚才那么不乖,不嫌丢脸,现在就让他们看看,不许提!”童童妈妈想着一方面是惩罚,另一方面是想着一会顺便观察一下有没有不良反应。

       

      “这……”

       

      “刚才不嫌丢人,现在觉得丢人了?就站在我旁边,半小时后再说,你要是敢动,我就再把你按在这里打屁股。”

       

      “不要不要……我……听话……”童童不敢动了。

       

      “光屁股,羞羞!”之前那个女孩的话传来。童童低低地把头埋在胸口,不敢抬头,感觉别人的视线火辣辣的,脸一下子变得比屁股还红。

       

      不一会那个小女孩也被叫进去打针了,出来的时候虽然眼角也有点泪水,但是表情很轻松。

       

      “闺女真棒!打针真勇敢。”她的家长夸奖着。

       

      “我才会哭哭唧唧被打屁股呢。”小女孩意有所指地说着,童童把头埋得更深了,开始尽力让自己全心全意地观察地板砖的花纹。

       

      时间过得非常慢,直到童童有点担心自己要在这里呆一辈子的时候,童童妈妈终于说话了。

       

      “转过来,让我检查一下。”

       

      童童按照妈妈的手的方向扭动了一下身子,童童妈妈满意地观察着童童的屁股,打针的位置没有任何问题,没有红肿,甚至连刚才被打过一遍的位置都几乎褪色了,重新恢复了白皙,毕竟刚才打得也不重。

       

      又伸手试了试童童的额头,也不发热。

       

      她一伸手,把童童的内裤提了上来,又把短裤也提好。

       

      “好了,回家吧。”

       

      童童疯狂点头赞同,默默地抓住妈妈的手,一心想要赶快离开医院,丝毫不敢提之前想要的泰迪熊。

       

      她此时也没有想起,之前童童妈妈说的,要回家继续教训她。

       

      下楼,出门,上车,童童的屁股坐在座位上,有一点隐隐的疼,但是她很高兴,车辆再次进入大道,童童开心地望着医院在车窗后面被远远抛下。

       

      二十分钟之后,终于到家了。

       

      童童气呼呼地换上拖鞋,一溜烟跑进自己卧室,把门一甩,砰的一声关上,然后把手上的洋娃娃摔在了门上。

       

      童童妈妈吓了一跳,她还没找童童算账,想不到这个孩子竟然怨气这么大。夫妻二人中,她一直是那个脾气比较急的,童童爸爸平时对童童更温和,这时候她的火气又上来了。

       

      她先去浴室给浴缸放热水,准备一会给童童洗澡,因为之后要上药,所以最好先洗个澡,在放水的时候,她又听到了童童卧室里面摔东西的声音。折让她的怒气进一步提高。

       

      她先回到自己的卧室,换好常服,打开柜子,从平时和丈夫实践spank的工具箱里面拿出了一根细竹条,然后走到童童房间门口,猛地拉开门,吓地童童从床上抬起来头,看到了一脸严肃的童童妈妈。

      不过童童妈妈没有亮出来竹条,而是将其藏在身后,严肃地说道:

       

      “童童,把衣服脱了,跟妈妈去洗澡。”

       

      “我不!”童童把头埋到枕头里面,趴在床上不动。

       

      童童妈妈走近了一点,继续命令道:

       

      “赶快,起来,把衣服脱了!”

       

      “我就不!”童童继续不服气地说道。

       

      童童妈妈有些不耐烦了,

       

      “张童童,我可数了,1!”

       

      童童稍微哆嗦了一下,仍然不动。

       

      “2!”

       

      似乎天下家长都喜欢在威胁的时候数个123,一般情况下孩子在数到2的时候就赶快行动了,但是今天的童童格外皮,就是不断挑战童童妈妈的底线。

       

      童童妈妈见童童还是无动于衷,不得不数出了最后一个数字。

       

      “3!”

       

      童童依旧不动如山。

       

      童童妈妈愤怒了,上前一把抓住童童的裤腰,把裤子连带着内裤都扒了下来,童童吓得翻身在床上拼命拉住裤腿,但是比不过童童妈妈的力气,裤子被拉到膝盖,她有用力蹬腿,踢踹着童童妈妈的手,想要把她踢开,童童妈妈被她的小脚踹了几下,更生气了,以用力,直接把裤子从她脚上脱了下来,然后抄起竹条。

       

      她高高举起了小竹条,嗖的一声落下,落在了童童的屁股上,从医院的巴掌完全恢复的屁股立刻出现了微红的一条红纹。她继续在童童的屁股上抽了几下。

      嗖,啪!嗖,啪!嗖,啪!

       

      “嗷嗷嗷!”童童嚎叫了起来。

       

       

      “之前说什么了?在医院闹得这么欢,说过了回家要教训你的,你忘了?现在回家还敢摔门!现在还这么不听话!”

       

      低头看了一下在地上的洋娃娃,她又补充道:

       

      “还摔东西!你想翻天啊!”

       

      “???可是,可是……已经打过了啊……”

       

      “刚才是刚才,在医院的时候最后打针的时候你不还是不听话吗?回来还敢摔门摔东西,我今天非得把你的这个毛病给改一改!”

       

      拽着童童的胳膊,童童妈妈把她从床上提了起来,又一次把她按在了腿上。

       

      只不过这一次,小童童完全失去了裤子,白皙的屁股毫无一丝保护。被看光整个下半身的羞耻感和仅仅露出屁股完全不同,小童童吓傻了。

       

      而且童童妈妈手里也有了工具。

       

      她高高举起了小竹条,嗖的一声落下,落在了童童的屁股上,从医院的巴掌完全恢复的屁股立刻出现了微红的一条红纹。

       

      “啊!疼!”

       

      “还知道疼!让你闹!让你踢人!让你不听话!”

       

      嗖,啪!嗖,啪!

       

      “啊啊啊!”

       

      “让你在医院乱动!让你胡闹!”

       

      童童挣扎着,却被童童妈妈死死按住。

       

      嗖,啪!嗖,啪!

       

      “让你摔门!让你摔东西!”

       

      嗖,啪!嗖,啪!

       

      “不要啊,啊啊,疼,疼……”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童童妈妈一边训斥着,一边挥动小竹条,但是没有用很大的力气,虽然很生气,但是还收着力气,确保她感到疼,但是不会留下伤。

       

      微红的纹路在增加,童童妈妈仍在继续。

       

      嗖,啪!嗖,啪!

       

      “说!还敢不敢闹了!”

       

      “呜呜呜,不敢了……”

       

      嗖,啪!嗖,啪!

       

      “还敢不敢摔门!”

       

      “不敢了……”

       

      嗖,啪!嗖,啪!

       

      “不敢什么?”

       

      “呜呜,不敢摔门……”

       

      嗖,啪!嗖,啪!

       

      “还敢不敢摔东西!”

       

      “呜呜,不敢摔东西……”

       

      童童虽然嘴上说着,但是身体却想要翻身保护住自己的屁股,并且进一步踢脚想要拉开和童童妈妈的距离,但是被后者一把抓住了脚,并且一把将她脚上的白袜子也撸了下来,扔在床脚,把双脚捏在一起,两个小脚掌并排向上。。

       

      她转移了目标,在童童的小脚丫的脚掌心上抽了一下。

       

      “啊啊!”童童的鼻子一下子就酸了。

       

      和屁股上完全不同的疼痛传来,童童扭曲着身体,想要踢腿逃开,被童童妈妈再次用力捏紧,并且连续在她的脚心抽了好几下。

       

      啪!啪!啪!啪!

       

      “还敢动!还敢动!我叫你动!我叫你动!”

       

      “啊啊,呜呜,不敢动了……”泪水开始哗哗留下。

       

      啪!啪!啪!啪!

       

      “我叫你踢人!我叫你踹人!”

       

      啪!啪!啪!啪!

       

      “呜呜,不敢了。”

       

      啪!啪!啪!啪!

       

      红色的条纹开始出现在童童的脚心,她现在不敢扭动也不敢动,只能拼命收缩和舒张着是个脚趾,想要靠脚趾和脚掌的活动减轻竹条打在脚心的疼痛,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双脚仍然被紧紧捏着,竹条仍然在一下下落下,每一下都挑战着童童的神经。

       

      童童妈妈看着微红的颜色的增加,虽然心里还是很气,这时候也有点舍不得了,停下了竹条,但是仍然保持严厉地说到:

      “吸取教训了吗?”

       

      “吸取了,吸取了!”

       

      “下次再敢闹,踢人踹人,不光得打光屁股,还得抽脚心,明白了吗?”

       

      “啊?”

       

      啪!竹条又抽在了脚心上。

       

      “啊啊啊,明白了,明白了!”

       

      童童妈妈虽然有点不放心,但是决定暂时放过她,把童童从床上提溜了起来,一把抱了起来。

       

      “好了,来洗澡吧。”抱着童童,到了浴室的浴缸旁边,浴缸里面已经放了一半的温水,把她放在地上站好,,开始调水温。

       

      童童的脚丫接触到浴室的地面,一股火辣辣的痛感传来,微微吸了一口冷气,不敢出声。

       

      “把衣服脱了。”

       

      童童羞涩地把短袖的下摆往下拉,企图盖住自己的前面。这是她身上仅剩的遮羞的衣物了。

       

      “妈妈,我,我自己能洗。”

       

      “小孩子,还害羞,赶快脱,一会有事。”

       

      “我,我,我自己来……”

       

      童童妈妈一直没有扔掉竹条,竖着从上往下一挥,竖着抽在了童童的光屁股上。

       

      “还敢不听话!脱不脱!”

       

      “脱!脱!”童童吃痛,嘴上答应着,但是仍然不见行动,童童妈妈已经没有了耐心,上前去扯住她的上衣,从她的头上扒了下来,然后蹲下,把她按在腿上,用小竹条再抽了七八下,让她吱哇乱叫后,再提起来,网浴缸里面放。

       

      刚刚被打过的屁股碰到热水,让小童童一哆嗦,扑腾着水,被童童妈妈控制住,拿起了肥皂,开始仔细地给童童洗起了身子,光滑的肥皂划过童童的身子,童童挣扎无果,只好乖乖地让她用肥皂清洗,只有在肥皂划过屁股的时候,她扭捏地抗拒,结果又被赏了两次竹条,这才让她继续听话。

       

      在身上都打好泡沫后,童童妈妈把她放在浴缸旁边的台上,脚还泡在水边,开始仔细清理她的小脚丫。犹豫刚才被打过,童童的脚心格外敏感,刚才已经够害羞了,现在她又挣扎了起来,犹豫身上涂了肥皂,这时候有点滑不留手,让她一时间挣脱开来,又能踢蹬着反抗妈妈,小脚丫又一次开始了攻击,这次踢在了童童妈妈的手腕上。

       

      “!!!还不听话!!!”

       

      童童妈妈对屡教不改的童童愤怒了,也顾不得居家服上会不会沾到泡沫了水渍了,直接抱起了童童,让她躺在怀里,用胳膊夹住,手握住她的右脚,另一只手抄起了小竹条,开始一下又一下地抽打着她的脚心。

       

      “啊啊啊!”童童右脚被握住,只好用左脚继续蹬踹,想要阻止小竹条的落下,但是除了连带着左脚被抽了几下之外,并没有效果。

       

      直到右脚的脚心已经通红了,童童妈妈才放下了右脚,又抓住了踢蹬的左脚,重复了刚才的操作,童童的右脚又疼,又没有刚才那个力气,仍然不停地蹬腿,直到左脚也被打成了和右脚一样的颜色。

       

      直到童童的腿都没有力气了,童童妈妈才停了下来,再次清洗着她的小脚,把脚趾和脚趾之间都洗净,脚背都按摩一遍,连被打红的脚心都没放过,童童眼睛里忍着泪水,不敢做声。

       

      小脚丫洗过了之后,童童妈妈又用肥皂好好清洗了童童的屁股,连菊花的区域都没有放过,童童想要反抗,又被赏了几下竹条,才按着她的后背,让她弯腰后,用肥皂好好清洗了菊花周围。

       

      最后,童童妈妈用清水冲洗干净童童,直到全身都洗干净了,童童妈妈用浴巾把她擦干,然后让她在这里等着,她去取点东西。

       

      在童童妈妈出浴室的时候,童童才有机会扭头仔细看自己的屁股,上面微红的条纹平行排列,煞是好看,微微的刺痛还在传来,童童用力揉了揉,然后抬起一只脚,仔细看了一下脚底,那里的红色一点不比屁股浅。

       

      “啧!”童童不由得咋舌,这时候,她的妈妈回到了浴室,手上拿着一个小药盒,一边拆着包装,一边说道:

       

      “这是大夫给你开的药,你不是经常肚子疼吗?为了治病,今天才打的针,除了打针以外,还要用点药。”

       

      “哦,”童童不敢反对吃药,“妈妈,这个药哭吗?”

       

      “这个不是吃的,因为是季节性肠炎,不严重,大夫说考虑直肠消炎,从下面用药效果更明显,所以开的磺胺栓剂。”

       

      “栓剂?是什么?”

       

      童童妈妈从药包里面拆出了一个黄色的,像子弹一样,一头细,一头粗的药粒。

       

      “就是这种,不用吃,从后面,屁眼里面塞进去就好了?”

       

      “屁眼???”小童童感觉自己三观都颠覆了。

       

      “是啊,别害羞,你小时候不记事的时候,我和你爸给你用过栓剂的退烧药。”

       

      小童童开始身体发抖,还没反应,就被童童妈妈抱了起来,以换尿布一样的姿势,被童童妈妈把双腿举了起来,身后的菊花被暴露了出来,在粉红条纹装饰的屁股中间紧缩着。

       

      “妈妈妈妈……”

       

      “别动,一会就好……”

       

      说着,童童妈妈把药的尖端一头朝着她的菊花按去,药还没碰到屁股,童童就开始疯狂扭动起来,让童童妈妈几乎把持不住。

       

      “怎么又闹了,还张不长记性!”

       

      她试了三次,最接近的一次已经按在菊花的外侧了,被童童拼命地收缩菊花,挤不进去,她又不敢太用力,只好失败,不得不暂时把药放在一边,童童妈妈怒恼着用手在童童毫无防备的菊花上拍了几下。

       

      啪啪啪!

       

      “啊啊!!!”之前一直是屁股受罚,而夹紧的屁股一直保护着柔嫩的菊花位置,这里突然被手拍,让童童惊恐万分,再次反抗了起来,这又激起了童童妈妈的不满,又继续在柔嫩的菊花上拍了下去。

       

      啪啪啪!

       

      小菊花收缩着,想要给自己微弱的保护,但是只能在巴掌下变得微红。

       

      童童妈妈再次拾起了竹条。

       

      嗖,啪!嗖,啪!

       

      “让你不听话!让你不长记性!”

       

      “啊啊啊,妈妈又打人!”童童嚎叫着,无法保护屁股和菊花的他只能惨叫。

       

      此时,浴室的门再次被打开。

       

      童童爸爸走了进来。

       

      看到浑身赤裸的童童,在妈妈的怀里,被尿布式地用竹条抽屁股,也吃了一惊。

       

      童童妈妈一愣神,童童从她手里挣脱了出来,落在地上,连滚带爬地跑向了童童爸爸,紧紧搂住了他的腿,眼泪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哭诉着:

       

      “呜呜呜,爸爸,妈妈她,妈妈她打我,打我屁股,打我脚心,她还,她还……”

       

      童童抽噎着解释,童童妈妈旁边训斥了两声,童童哭得更厉害了。

       

      显然,她将平时就更亲的爸爸当成了救星。

       

      童童爸爸一回家就看到这个场景,结合童童和妻子的话,他知道了,妻子已经将他们之间说过的管教付诸实践了。童童妈妈这个时候也把事情说了一遍,他才知道了细节。

       

      他知道妻子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低头看了一眼童童的屁股,微红的条纹显示着他受到了一场管教,以他的经验,这个程度算不得什么。

       

      他点了点头,蹲了下来,温和地和童童说道:

       

      “宝宝啊,你偶尔肚子疼的时候,难受不难受啊?”

       

      “呜,难,难受。”

       

      “那宝宝想不想治好肚子疼啊?”

       

      “……想……”

       

      “妈妈带你去看病,不是为了治好你的肚子疼吗?”

       

      “……是……可是……可是……”

       

      “爸爸是不是给你讲过‘良药苦口利于病’的故事啊?打针也是一样的,虽然疼一下,但是能让肚子不再疼啊,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是……是……”

       

      “那宝宝说,该不该治病呢?”

       

      “……嗯,该……”

       

      “那宝宝不让大夫治病,还踹妈妈,是不是不应该呢?”

       

      “…………”

       

      “是不是呢?”

       

      “……不……不应该……”童童扭捏着承认道。

       

      “回来后,本来就做错了,还发脾气,是不是宝宝的错呢?”

       

      “……”

       

      “错了,该不该改正呢?”

       

      “……该……”

       

      “知道错误,有错就改,就是好宝宝!知道错了,承受惩罚,记住错误,以后不犯了,宝宝,好不好啊?”

       

      “……”

       

      “怎么样?”

       

      “……好……吧……”

       

      童童爸爸赞许地点了点头,对孩子的认错态度感到满意,本来他就和童童更亲,被童童妈妈教训了一顿后,这个时候再点拨一下,童童也开始明白点道理了。

       

      但是刚才的行为可不能轻易放过,只有让童童铭记这次教训,以后才能越来越好。

       

      最好的铭记方式,当然还是屁股的教训了。

       

      童童爸爸让童童稍微等一下,他也离开了浴室,不一会,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木拍子。

       

      童童妈妈眼前一亮。显然,她丈夫也去他们那个工具箱里面翻东西了。

       

      “做错了就要受到惩罚,然后变成好宝宝,怎么样。”

       

      童童虽然没见过这个一头窄一头宽的木拍,这个时候也打了个哆嗦,不说话。

       

      “宝宝,我们都是为了你好,爸爸妈妈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我们不想你受伤,但是你做错了事,我们必须让你吸收教训,你要好好听话。”

       

      童童低头,眼泪直打转,半分钟之后,才点了点头,仍然不说话。

       

      童童爸爸再一次点头,然后让童童妈妈再把她抱起来,双腿举起,再次摆好尿布式姿势。

       

      啪!

       

      木拍结结实实地落在了童童的小屁股上,一阵波纹散开。

       

      和刚才的木条不一样,这次是范围性攻击,让童童呜咽了一下。

       

      “我们都想要宝宝学好,你要好好记住。”

       

      啪!

       

      “为了宝宝,我们也很心疼。”

       

      啪!

       

      “以后一定当个好孩子啊。”

       

      啪!

       

      板子一下又一下落下,童童的眼泪又忍不住从眼角落下,除了几次忍不住呼痛之外,她都忍着不发声,开始在一次次板子中反思,她是不是让童童爸爸失望了。

      每一次板子落入屁股,都会把屁股的肉拍陷,然后很有弹性地恢复,留下长方形的红色印记。

       

      直到十几下之后,童童爸爸看了看童童屁股上的微红色条纹已经被更红一些的长方形痕迹覆盖了,才满意地停手。

       

      “现在宝宝能记住教训了吗?”

       

      童童举着腿,抹了把眼泪,“记住了,我以后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了。”

       

      童童妈妈听了也感觉鼻子一酸,这个孩子皮是皮了一些,但是还是好孩子。

       

      “那宝宝可以好好上药了吗?”

       

      “……可以……”

       

      童童爸爸从童童妈妈手里接过了小童童,但是仍然保持着尿布式的姿势。

       

      “宝宝最棒了!一定听话啊。亲爱的,你这么直接弄,她容易排斥,家里不是还有甘油吗,稀释一下,你这样……然后……之后……不就可以了吗。你手比我细,还是你来给她上药。”

       

      “对啊,还是你说的有道理。”童童妈妈听了之后赶快起身,去拿了一次性橡胶手套和甘油,戴好手套,把适当浓度的甘油涂抹在了手指上,又往童童的菊花上涂抹了一点,童童的菊花收缩了一下。

       

      童童妈妈用食指轻轻沿着菊花四周抚摸了一下,让她放松,然后轻柔地用食指向着菊花的中心探入,在甘油的润滑之下,手指轻松伸入。

       

      “呜哦!”

       

      童童下意识地用力收缩着菊花,夹住了童童妈妈的手指,但是润滑的甘油保证了童童妈妈仍然能轻松继续深入,在温润的地方左右探索着,指尖被菊花收缩和舒张交替地摩擦着。

       

      童童妈妈觉得没问题了,手指轻轻地抽出,然后再拿起了栓剂,将黄色的药粒的尖端抵在童童的菊花上,在钝的一头轻轻按压,有了甘油的润滑和刚才手指的扩张,栓剂呲溜的一下子就划入了菊花。

       

      童童妈妈的食指紧随其后,再次进入了菊花,从底部顶着栓剂,向上顶着将栓剂继续深入。

       

      童童浑身紧绷了起来,菊花连带着双臀都用力收缩着,仍旧抵挡不住栓剂的前进,他的小手用力抓住童童爸爸的衣服和胳膊,童童爸爸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没事,没事,马上就好了。”

       

      很快,栓剂抵达了足够的深度,童童妈妈把手指撤了出来,微微的噗的一声,留下了栓剂在里面,一种异物感让童童感觉别扭。

       

      童童爸爸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小屁股,把她的腿放了下来,让他站好。

       

      童童觉得刚才的一切都像做梦一样,不过赤裸的身体,屁股上的刺痛和脚心微微发痒的痛感还在提醒着他这些都是真实的。

       

      “宝宝最棒了!最后,剩下一点点反省,宝宝能做到吗?”

       

      “……能……”

       

      童童爸爸拉着小童童的手,来到客厅的墙角,让她面对墙角。

       

      “童童,在这里跪下,面对墙角,想一想父母做的一切是不是为了你好,你今天是不是做错了,应不应该改正。”

       

      童童抬头看了一眼童童爸爸慈爱的表情,犹豫了一下,顺从地屈膝跪了下去,膝盖接触到了凉凉的地面。

       

      膝盖的位置有点疼,唯一的好处就是刚才被打过的脚心得到了休息,减少了脚心的负担。

       

      她刚想把刺痛的屁股放在脚心上,就被跟过来的童童妈妈用小竹条轻轻抽了一下屁股。

       

      “腰挺直了,反省的时候不能偷懒。”

       

      童童感觉挺直了上身,把屁股完完整整地展示了出来。

       

      童童的爸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跪在墙角的童童,红彤彤的小屁股,微红的脚心,他知道,童童从此以后肯定能改正错误,变成一个更好的孩子。

       

      童童在墙角低着头,一点点反思着,泪水又涌上了眼眶,鼻子酸酸的。

       

      过了将近半小时,就在童童觉得腿发麻,膝盖酸痛得几乎要超过屁股的时候,一双坚实的大手从后面搂住了她,是童童的爸爸将他抱在怀中。

       

      “好了,宝宝反省地非常好,宝宝最棒!爸爸相 信,宝宝一定是个好孩子!明天爸爸给你买个泰迪熊怎么样?”

       

      “嗯!”童童抹了把眼泪,在爸爸的怀中搂紧了他的脖子,“爸爸最好了!”

       @星宇 

      Lv.1
      写的真好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