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079 内容:1698

    女寝丹红(作者:伤感猫猫头)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0

      “铃铃铃铃……”一阵清脆而又复古的闹铃声将韩韩佳宁从梦中叫醒,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看了看手机,“9月1号 6:01”

        

        按理来说,九月是丹枫迎秋的季节,但许多学生却并不喜欢它,因为它也象征着暑假的结束;韩佳宁伸了个懒腰,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换上了一身蓝白色的面口袋校服前往学校。在公车上,她望着车窗外还有些许朦胧的天,遐想着自己即将迎来的高二生活,在半个小时的车程中打了个盹。

       

        下了车后步行了一段距离来到校门口,思绪瞬间被拉回了两个月前,那时候的自己还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家。想到这里,她不禁怀念起了这个颓废而又舒爽的暑假。

       

        在高一结束后,学校凭借学生的期末考试进行了一场分班,因而来到教室后,韩佳宁看到的大部分都是陌生的面孔;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不一会儿班里就走进了一位身穿一袭黑色长裙,手里拿着一份纸质文件的女士,脚上的高跟鞋使得她还在走廊时就向同学们告知了她的到来。

       

       “同学们好,以后我就是大家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我姓张,大家可以叫我张老师……”

       

        韩佳宁早就听说过台上的这位“张老师”,她已经连续教了数年的高二,相比其他老师是出了名的严厉,以至于韩佳宁在第一次得知她是班主任时在甚至心里泛起了一丝紧张。随着自我介绍结束,便开始了学生寝室的分配:“xxx担任601的寝室长,602的寝室长就交给齐月怡,603……”听到这,韩佳宁打了个冷颤;她高一时和齐月怡当了一年同学,她曾是班上的数学课代表,善于管理,成绩优异,想必班主任也是因为这几点才将她作为寝室长。至于长相,一对柳叶眉配上一双灿烂的眼眸,鼻梁高挺,唇红齿白,颜值在班里也能排的上号。因此在老师和同学中都很受欢迎。但美中不足的是,可能是受担任职务的影响,她的性格有些许暴躁,时不时就会跟身边的人发火,这也是韩佳宁不喜欢她的原因。

       

       “601的名单说完了,接下来说602的”说罢,台上的班主任将手里的表格翻到了下一页。

        

       “千万别和她分到一起,千万别和她分到一起……”韩佳宁心里默念着。

        

       “韩佳宁,……”

       

       “靠!”

        

        和自己平常最讨厌的人分到了一个寝室,使得韩佳宁这一天上课时都心不在焉的。在晚自习结束后已是十点多了,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推开了寝室的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在行李架旁捣鼓自己行李箱的齐月怡。虽说已经相处了一年,但因为性格不合等原因,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熟。于是韩佳宁直接略过了她,回到了自己的床位,和身边的室友聊了起来。

       

        不一会儿,齐月怡关上行李箱,开始说起了寝室卫生的问题。她们所在的宿舍是标准的八人间,平常难免会产生一些生活垃圾,再加上学校的管理很严格,凡是卫生被抓到一次就得给班级扣分,身为寝室长的她自然也是要负最大的责任。

       

        “那今天晚上我就把地扫一下,然后……”

       

        坐在床上的韩佳宁对她的管理表示不屑,仍旧在自顾自的跟其他室友聊天,被提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就敷衍性的应和几声。十一点钟一到,寝室便熄了灯,开学的第一天也就在这种有些许不悦的气氛中结束了。

       

        第二天一早,阳光透入门顶的玻璃射进寝室,韩佳宁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拿着镜子打理了一下头发,换上校服便出了寝室。但在走出大门时似乎忘了什么东西,却又死活想不起来。

       

        “也许是不重要的事”于是韩佳宁抱着这种想法来到了教室。

       

        上完数节课后已然中午了,韩佳宁刚收拾好东西准备前往食堂,班主任却突然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丝愠怒。

       

        “602怎么回事?3号床为什么不倒垃圾?”

       

        班主任刚上讲台就开始责骂602寝室的人,声音大到隔壁班甚至也能听得清清楚楚。韩佳宁这时才猛然想起,3号床不是自己的床位吗?原来昨晚齐月怡就已经吩咐她去倒掉这个寝室的垃圾,但一向拖拉的她自然是要等到早上再去,便顺理成章地忘掉了这件事。

       

        班主任在台上发了很大的火,后来考虑到其他同学的时间,便把602的寝室长——齐月怡叫到办公室单独谈话。韩佳宁还没从慌张的心情中转变回来,就看着齐月怡被老师带出了班级,韩佳宁也想过追上去辩解,但想到刚才班主任生气的表情,双脚也不听使唤地僵在了原地。没办法,只能默默地离开了教学楼。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韩佳宁从食堂走了出来,看到从教学楼方向过来的齐月怡,虽然从她脸上看不出其他表情,但一股愧疚感还是冲上了韩佳宁的心头。鼓起勇气的韩佳宁做好心理准备后走上前去道歉,可齐月怡的反应却出乎了她的意料。

       

        “没事,下次注意。”

       

        齐月怡并没有像韩佳宁想象的那样发火,反而还原谅了她,随后看了看发愣的韩佳宁,便独自一人走入了食堂。刚开始韩佳宁感到了无比的诧异,但想了想既然她原谅自己了,因此开开心心地返回了宿舍,之前的负罪感一扫而空。

       

        结果仅过了两天时间,602又传出了扣分记录。原因是韩佳宁在课堂上总是交头接耳,被科任老师当众点名批评。下了课后心情郁闷的她回到宿舍倒头就睡,到了下午,由于没吃午饭的缘故使得她变得更加烦躁,独自一人生起了闷气,临走时还坐在床上用力踢了被子几脚。但也就是这个动作,使得下午查寝的宿管大妈抓到了把柄,以“床位脏乱”为由再次扣了602一分。

       

        黄昏时分,站在走廊看风景的韩佳宁突然被人拍了拍肩膀,转过头去,是刚被叫去办公室的齐月怡。

       

        “老师说寝室那边又扣分了,你为什么不收床,前几天扣的分还不够吗?”

       

        齐月怡压了压怒火,等韩佳宁的下一句回答。但这些话激起了韩佳宁的逆反欲,同时经历了前两天的事情,给了韩佳宁一种“她不敢管我”的错觉,于是韩佳宁扫了齐月怡一眼,便扭头丢下齐月怡离开了走廊。

       

        来到食堂,韩佳宁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看着窗外金黄色的云朵嵌入夕阳,搭配着食堂的饭菜让她的心情有些许好转。韩佳宁的饭量相较于同龄的女生要少许多,因而身材也比其他女生苗条,之前与其他室友站在一起也显得十分娇小可爱。早早地吃完了晚饭,看了看钟,离晚自习还有一个多小时,闲来无事的韩佳宁便回了宿舍。这时候宿舍还没有通电,爬上六楼推开门,其他室友也许这时还在食堂,昏暗的寝室中只有齐月怡一人。刚进门,齐月怡看了韩佳宁一眼,这一眼把她看得有些发毛,于是情绪好了一些的她自然地坐到了齐月怡的身旁,开始向她道歉,时而还撒了个娇。

       

        但齐月怡不吃这一套,质问她为什么接连违反纪律,同时紧盯着坐在她身边的韩佳宁。借着黄昏微弱的光芒,韩佳宁终于看清了她的眼神,在一瞬间感到了巨大的压力,终于想起了之前讨厌她的原因。

       

        “既然你觉得我管不了你,你就自己去找班主任谈。”

       

        还没等韩佳宁开口,齐月怡一句话直接把她压了下去。虽然她不喜欢齐月怡,但她更害怕她们的班主任,这时她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如果齐月怡把她告到班主任那去,自己怕是要被骂得狗血淋头。

       

        “对……对不起。”

       

        “凭什么你做的事我们要替你挨骂?你自己就一点事没有?”

       

        “对不起嘛,那这个星期寝室卫生我包了。”

       

        “卫生?两次卫生都是因为你扣分,怎么还敢交给你做?”

       

        听到这里,韩佳宁有些不耐烦了,虽然是自己的错,但自己心里不知从何生起了一丝委屈感。

       

        “那你要我怎么样?”

       

        “去,把门锁上。”

       

        突如其来的这句话让韩佳宁有些懵,她不知道齐月怡想干什么,但这时候如果不讨好她,想必她是不会放自己走了。于是便按齐月怡说的去锁了门,随后走回了齐月怡身边,那一刻,她有些后悔回了寝室。

       

        “趴上来。”齐月怡拍了拍自己的膝盖,示意韩佳宁趴到自己腿上来。

       

        韩佳宁被这一句话搞得有点懵,韩佳宁的父母对她管的一直很松,从小到大从没挨过打的她自然不能理解齐月怡想干什么。

       

        “要不你就今天挨打,要不你就明天自己去找班主任说。”

       

        听到这里,韩佳宁才明白齐月怡的意思,一瞬间韩佳宁变得紧张起来,同时脸颊泛起了微红。不管怎么说自己都已经高中了,怎么能接受一套如同对待小女孩般的管教方式,拒绝的话刚到嘴边,又想到班主任那凶巴巴的样子,还是把话憋了回去,站在原地拉了拉衣角,不知该怎么选择。

       

        但齐月怡没有给她考虑的机会,直接将她的手腕往前一拉,使得韩佳宁一个重心不稳趴在了自己的腿上,屁股自然地撅在了齐月怡的右手边。

       

        韩佳宁顿时涨红了脸,不管怎样,要让自己趴在讨厌的人腿上打屁股,实在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于是用手撑着齐月怡的膝盖,但自己的腰又被齐月怡死死地按住,只能不断的挣扎着想要爬起。

       

        “啪!”

       

        韩佳宁还没起来,左边屁股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就算隔着校裤但疼痛感也是十足,甚至让韩佳宁的身体往前一倾,不禁叫出了声,放在齐月怡腿上的手也不得不撑在了地上。

       

        “放开我!让我起来!”

       

        齐月怡没有理会韩佳宁的话,左手依然按着她的腰,右手则高高扬起,用力地打在韩佳宁右边屁股上。这次韩佳宁虽然忍住不叫出声,但从没被打过屁股的她,还是控制不住地闷哼了一声。经过之前不停地反抗,韩佳宁也有些累了,干脆一咬牙一闭眼,反正也不相信齐月怡到底能对自己怎么样。

       

        “啪!”

       

        “啪!”

       

        “啪!”

       

      “……”

        

        韩佳宁就这样趴在了齐月怡的腿上,咬着牙,任由齐月怡掌掴着自己的屁股,在连续打了十多下巴掌后,齐月怡仍觉得不解气,便把手从韩佳宁有些发烫的屁股上拿开,

       

        “裤子脱了。”

       

        听到这句话后韩佳宁的脸更红了,虽然自己和齐月怡都是女生,先前自己也当着宿舍所有人的面换过衣服,但现在毕竟是在挨打,如果脱掉了裤子不就相当于对齐月怡屈服了吗?只好装作没听见,默默地低下了头。见韩佳宁久久不动,齐月怡也没有耐心了,把手伸到韩佳宁裤腰作势要拉,韩佳宁实在受不了了,把撑在地上的手往后伸,死死地拉住自己裤子不放。双方僵持不下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谁在里面啊,怎么把门锁了。”

       

        其他的室友好巧不巧在这时候回来了,齐月怡还想着先教训完这个趴在自己腿上的女孩,

       

        “等一下。”

       

        “快点啊,我还要洗澡呢。”

       

        齐月怡瞥了一眼自己床上的时钟,距离上晚自习只有四十分钟左右了,见实在没有时间,便把腿上的韩佳宁拉起来,小声严厉地对她说道:

       

        “等晚上回来再收拾你。”

       

        然后起身,去把锁着的门打开了。室友进来后看了看齐月怡,又看了看韩佳宁,在与韩佳宁对视的一刹那,韩佳宁将头扭到了一边,内心充满羞耻,害怕室友察觉到什么。或许是因为光线太暗,室友并没有看见韩佳宁脸上的红晕,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床铺开始找衣服。韩佳宁与室友擦肩而过后,便提了提自己的裤子,快步地低头走出了寝室,想以此表达对齐月怡的抗拒,但在走出门前,也始终没敢抬头看齐月怡一眼。

       

        在走下楼梯的时候,韩佳宁内心充满了复杂的情绪,羞耻、尴尬、难堪,从小到大的她都是家长亲戚眼里的乖孩子,凭着我行我素的性格一直走到了高中,但就在刚才却被人按在腿上打了顿屁股。想到这里,韩佳宁的脸更烫了,悄悄地把手伸到背后揉了揉屁股,刚才的疼痛感还没有消失,隔着裤子也能感到屁股的余热。

       

        走向教学楼的时候,韩佳宁一直低着头,不敢和路上的其他人发生目光接触,怕被其他人知道了自己刚才的遭遇。一路走到了班级门口,刚准备进去,自己的屁股却还在作痛,只得先掉头走向走廊尽头的卫生间。推门进去,见卫生间里没人,又轻轻地把门关上,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看着自己。有些许叛逆的她之所以能一直受到身边长辈的喜爱,无非是因为那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搭配圆嘟嘟的脸蛋看上去十分讨喜,走到哪里都能被身边的人夸一句可爱。但现在镜子前的她,眼睛要比以前湿润不少,不知是因为太热还是什么原因,有几丝头发因为汗水粘在了脸颊两侧,配合着脸上还未消去的一泛微红,格外惹人怜爱。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头不知不觉低了下去,双手不知不觉地背到了身后。

       

        但现在不是照镜子的时候,她走到洗手间门口,将门敞开一点,确认了附近没人又再次关上了门。走回镜前,背对着镜子将双手伸到裤腰处一拉,连着内裤一起褪到了大腿处,扭过头来查看自己的伤势。虽然她比同龄的女生要瘦一些,但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发育也不比同龄的女生差,即使穿着衣服也能看出臀部的圆润、紧致,因此在初中就没少被闺蜜以开玩笑为由,冷不丁给她的屁股来上一巴掌。

       

        她看了眼镜子,发现自己的屁股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原本白嫩的两瓣臀肉上分布着不均匀的粉红色,先前巴掌的洗礼使得整个屁股仍在发热,就像洁白无暇的云朵在夕阳余晖下映照出了一抹绯红,原来连挨过打的屁股在韩佳宁身上也可以显得如流水桃花般美艳。

       

        确认完自己的屁股没有大碍后,韩佳宁依次提上了内裤和校裤,在镜前打理了一下发型后就回到了教室,还好没有打得太重,不然以韩佳宁的性格,肯定会好好让齐月怡赔上一笔不可。目前离上晚自习还剩下半个小时的时间,教室内并没有多少人,韩佳宁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小心翼翼地撑着桌子坐下,但在屁股刚挨到板凳的一瞬间,一股刺痛感还是传遍了韩佳宁全身。经历了刚才的事件,韩佳宁暂时也无心再自习了,随便拿了本练习册放在桌上便开始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骂着齐月怡,甚至幻想着以后报复她的场景,想着自己某天也把齐月怡拉到腿上狠狠地揍一顿。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当齐月怡来到教室后,韩佳宁直接扭过了头,看都不看齐月怡一眼,嘴里还小声嘀咕着齐月怡的坏话。

       

        夜幕初临,韩佳宁也无声地把齐月怡骂了个爽。刚准备静下心来好好写今天的作业,但突然间想到了齐月怡最后跟自己说的那句话,之前的紧张感又再次涌上心头。

       

        “什么意思啊,难不成还要打我?晚上回来,我还会给你打吗?但是她力气那么大,她不会当着另外六个室友面打我吧?我跟其他人都不熟,那万一她打了,……”

       

        韩佳宁在心里不断琢磨着那句话,越想越紧张,连笔都拿不稳了,甚至看到了自己几个小时后被扒了裤子揍的场景。实在是担心得受不了,便悄悄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后面几桌的齐月怡:她右手握着黑色圆珠笔,埋着头写着一本黄色练习册,远远地就给人一种好学生的感觉。韩佳宁又把头转了回去,想着她应该是说气话,或者只是为了吓唬她才说的,以这样的自我安慰试图消去心中的焦虑。但刚冷静下来准备学习,脑中又回想起了自己之前被齐月怡按在腿上打屁股的情景,一想到了最后她让自己脱掉裤子的话,心中的紧张感便又杀了个回马枪。

       

        韩佳宁就在这种不安的心情中熬过几个小时,最后看着钟实在没时间了,草草地给作业抄上了答案。下了晚自习收好书包便犹豫着要不要走。但这时突然一个人喊住了她。

       

        “韩佳宁等我一会,等会一起走。”

       

        是她之前认识的一位室友,两人几天时间下来相处得还算不错。没一会儿,室友收好了书,两人伴着夜色一起走回寝室。途中,韩佳宁正想着要不要跟她说自己之前被齐月怡打了的事,每次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但如果不跟她说,万一以后她知道了这件事,自己岂不是又会很尴尬。想了很多,最后只能拐弯抹角地问了一句:

       

        “你觉得我们舍长怎么样啊?”

       

        “还好啊,就是人有点凶。”

       

        这句话不是韩佳宁想要的回答,但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究竟想要怎样的答案。上了六楼,寝室正开着灯,门虚掩着,韩佳宁踌躇了半天,才下决心推开门。一进门,坐在床上的齐月怡就看了她一眼,但什么也没说就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看到齐月怡这样子,韩佳宁松了一口气,回到了自己的床铺躺了上去,觉得今天的事就这么过去了。直到十点半左右,其他几名室友才陆续回到了宿舍,但这时齐月怡开口了:

       

        “你们先出去一下,我跟韩佳宁有点话说。”

       

        就这一句话,吓得韩佳宁赶忙从自己的床上坐了起来,其他几名室友听到这句话觉得莫名其妙,但因为关系不熟不好过问,同时碍于齐月怡寝室长的身份,只好听话得放下了手头的事情出了门。但出门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注意到韩佳宁乞求的神情。几位室友都出门后,齐月怡把门锁一拉,整个寝室里就只剩下了韩佳宁和齐月怡两人。

       

        “之前怎么跟你说的?”

       

        齐月怡走到韩佳宁床前 带着严肃的神情对她说道。韩佳宁坐在床上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低着头抿着嘴唇,双手握住床沿,四周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无比清晰。齐月怡看到韩佳宁不回话,也不多说,握着齐月怡的手臂就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自己则坐到了她的床上。

       

        “把裤子脱了,我不想说第二遍。”

       

        听到这话,韩佳宁肯定是不会照做的,但又害怕齐月怡直接动手,双手就放在身前将校服衬衫拉了拉,把手放在裤腰处做了做样子。齐月怡看到韩佳宁磨磨蹭蹭的,便自己上手准备强拉,韩佳宁自然也是下意识地反抗。齐月怡看到了,带着怒气对韩佳宁说:

       

        “你再敢动一下,你屁股就别想要了。”

       

        韩佳宁已经被齐月怡的话压得有些害怕了,但她比起打屁股来说,其实更害怕齐月怡告到老师那去,从小好面子的她一直都很注重跟同学的人际关系,如果被当众批评,不知道其他同学会怎么看自己。于是只能轻轻拉着齐月怡的手,假装作出一副抗拒的样子。齐月怡也不管这么多,双手拉着韩佳宁校裤的两边,一下子将校裤拉到了膝盖的位置,韩佳宁白皙细嫩的大腿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中。韩佳宁里面穿着一条纯米白色的三角内裤,内裤里紧紧包裹着还在发育的屁股,经过了一个晚自习的时间,先前的巴掌印已经完全消退了,透过内裤根本看不出挨打的痕迹。

       

        韩佳宁咬了咬牙,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反正大家都是室友,以企图来减轻自己心中的羞耻感。褪下韩佳宁的裤子后,齐月怡再次将韩佳宁拉到了自己腿上,但跟之前相比,齐月怡这次的力气小了很多,似乎再给韩佳宁一个认错的机会。韩佳宁自知抵抗不过,顺着齐月怡的手趴在了她的大腿上,本就丰满的屁股在齐月怡的膝盖上显得更加挺翘。看着韩佳宁顺从了许多,齐月怡的气火也已经消了不少,但她认为这个女孩所受的教育仍然不够,便扬起右手,重重地打在了她的屁股上。

       

        “啪!”

       

        没了校裤的抵挡,显得每一记巴掌都疼了不少,但韩佳宁依旧强忍着,如果叫出声来,恐怕其他的室友都要知道自己在里面挨打了。

       

        “啪!”

       

        又一记巴掌下来,韩佳宁的屁股比较小,因此齐月怡特意打在了中间,使韩佳宁能充分感受到被打屁股的疼痛。但齐月怡相比前几个小时已经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力气了,如果之前的

      巴掌打在韩佳宁只隔着内裤的屁股上,她肯定是难以承受的。

       

        “啪!”

        

        “啪!”

       

      “……”

       

        齐月怡每打完一下,都会停上几秒,让韩佳宁能够彻底认知到自己的错,十几下巴掌过后,隔着内裤都能看到韩佳宁的屁股已经红了不少了。齐月怡看着自己腿上这个闷不做声的女孩,想了几秒钟,把左手从她的腰上拿开,抓住了她的内裤,她要给这个女孩最后一点教训。

       

        韩佳宁瞬间慌了神,她以为只要脱了裤子齐月怡就会放过自己,但现在齐月怡却要打她的光屁股,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可能会连同隐私部位一起被齐月怡看到,虽然大家住在一个寝室,但平时总不会一丝不挂的出现在别人眼前。韩佳宁自然是不止的反抗,紧紧抓住了齐月怡的手,齐月怡看到这一幕,也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给韩佳宁留着一些尊严。但想到前几天韩佳宁那自行其是的态度,害得整个寝室的人都因为她挨骂,便决定今天一定要让韩佳宁记住不可。

       

        “松手。”

       

        “不…不松,你就这么打不行吗?”

       

        听到这话,齐月怡把右手从韩佳宁的屁股上拿开,随即又狠狠地打在了她屁股上,

       

        “啊!”

       

        这下的力道很足,韩佳宁还是没忍住地叫出了声,但很快又闭上了嘴,担心门外的室友知道了自己现在的惨状。

       

        “你说她俩在里面干嘛呢?这么吵。”

        

        “不知道,我今天作业都还没写完。”

       

        “韩佳宁不会被打了吧哈哈哈。”

       

      “……”

       

        门外的几个室友趴在栏杆上七嘴八舌地聊着天,她们全然想不到现在的韩佳宁正经历着什么样的遭遇。这一巴掌下来,使得韩佳宁吃痛不得不松开了齐月怡,转而将手背到身后不停地揉搓着自己已经发红的屁股,另一只手则强撑着地面保持平衡,看上去十分狼狈。此时齐月怡抓住了韩佳宁的手腕,把韩佳宁挡在身后的手一扣,现在的韩佳宁看上去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女孩一样,被迫撅着屁股等待接下来的责罚。韩佳宁也不再挣扎了,挨了刚才那一下后的疼痛让韩佳宁不敢再想那么多,只想着赶紧挨完当下的这顿打。齐月怡也没有多废话,一把将韩佳宁的内裤拉到了大腿处,给韩佳宁留了女生之间最后的一点隐私的同时确保了自己能给韩佳宁的光屁股一点惩罚。

       

        顿时韩佳宁的屁股第一次完全裸露在齐月怡面前,经过先前的拍打,齐月怡的手掌有些微红,而韩佳宁白嫩的臀部已经变成了浅红色,但是齐月怡仍觉得还不够,必须打到让韩佳宁这几天都只敢趴着睡觉为止。随后齐月怡把手掌放在了韩佳宁的赤裸的屁股上,这一下让韩佳宁身躯一抖,感觉很不自在;短暂的停留过后齐月怡再次把手高高扬起,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在韩佳宁的臀部上绽放,但此时的韩佳宁比起光屁股挨打带来的疼痛以外,更多的是羞涩,一直被身边的人惯着的她即使犯了再大的错也顶多被骂几句,现在却被褪下了内裤趴在一个同龄的女孩腿上挨揍,先前的傲慢也都在一个又一个巴掌下烟消云散,自己的眼眶也渐渐湿润起来,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让齐月怡能够尽快地放过自己。如果几天前能看到现在的自己,她必定会变得安分许多。

       

        “啪!”

        

        “啪!”

       

        接连的两下均匀地打在了韩佳宁的两瓣屁股上,每一下都让韩佳宁忍不住闷哼一声,从来都是养尊处优的她根本承受不了这么多下的击打,屁股上自然地由先前的浅红过渡成了深红色。连续挥舞几十下的巴掌让齐月怡也差不多消了气,看到韩佳宁擦了几下眼睛,才意识到自己会不会对她太过了一些。于是冷静下来又看了看韩佳宁屁股的惨状,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伸手揉了几下韩佳宁有些许红肿的屁股后,又再次用肃穆的语气对她说:

       

        “最后几下,把屁股挺起来。”

       

       韩佳宁此时趴在齐月怡的腿上不住的小声抽泣着,已然顾不得那么多的脸面,听到这句话后把身子往前伸了伸,扭了扭腰,让自己已经布满红印的屁股撅到了齐月怡的巴掌前,等待着自己最后的责罚。

       

        “啪!”

       

        “啪!”

       

        “啪!”

       

        “啪!”

       

        连续的四下不偏不倚地落在韩佳宁的屁股中间,每一下都都在韩佳宁的屁股上激起了一层臀浪。打完后齐月怡喘了一口气,仔细看看韩佳宁屁股上的某些地方甚至能看到自己红色的巴掌印,觉得也差不多了,便把右手伸到韩佳宁大腿处,把已经扭曲成条状的内裤拉了上来。这个举动本是想安慰一下韩佳宁,但韩佳宁红肿不堪屁股刚穿上内裤时,无疑又带来了强烈的疼痛感。同时齐月怡松开了一直环住韩佳宁的腰的左手,韩佳宁会意,知道自己的惩罚结束了,便把手拿到齐月怡的腿上,撑着她的膝盖勉强地站了起来。

       

        此时的韩佳宁因为自己发烫的屁股已经有些站不稳了,站在齐月怡的跟前把腰弯了下去,提起了自己在刚才挣扎过程中被踢到脚踝的裤子,然后撇了撇嘴,擦干了眼泪后看了一眼齐月怡,发现了齐月怡不知从哪拿出了一包纸巾,嘴角也挂上了难得的一抹微笑。

       

        “坐床上去,我去给她们开门。”

       

        这时韩佳宁才想起门外的几位室友,赶忙坐上了床害怕被其他人看到自己的难堪。但在屁股接触到坚硬的床板的一瞬间,还是忍不住跳了起来。没办法,只好先用齐月怡的纸巾擦了擦脸,然后小心翼翼地趴在了床上,把脸埋进了自己松软的枕头中。

       

        其他室友一进来,因为之前听到的异响,又看到了趴在床上的韩佳宁,以为她跟齐月怡发生矛盾哭了起来,便想走上前去安慰。走到韩佳宁床边时,韩佳宁紧张到了极点,把脸埋得更深了,担心被看出什么端倪。但就在刚打算开口一瞬间,整个寝室忽然变得一片黑暗,其他室友眯了眯眼睛看清了墙上的钟,已然是十一点,寝室规定的熄灯时间了。

       

        “完了完了我作业还没写呢!”

       

        “干嘛拖这么久啊!”

       

        “你们谁带灯了借我用一下。”  

       

      “……”

       

        瞬间整个寝室变得喧闹起来,也让韩佳宁放松了许多,在黑暗中趁他人不注意,把两只手背到身后不停地揉起自己的屁股来,以此缓解齐月怡的巴掌带来的伤害。

       

        “关灯了啊!都安静,不安静的扣分了!”

       

        门外跟几天前一样响起了宿管的声音,还在屋内的室友一听赶忙爬上了自己的床,刚才还嘈杂的寝室在一瞬间变得鸦雀无声。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韩佳宁抬起头来望了望昏暗漆黑的寝室里其他人的床位,一天的学业课程让这帮躁动的青春期女孩累得不行,大多都已经进入了甜蜜的梦乡;但韩佳宁除外,她正被屁股的疼痛折磨得睡不着。确认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后,韩佳宁默默地拉下了裤子,趴在床上扭过头,这下自己的屁股可比几个小时前严重多了,即使看不清上面的颜色,但也能看出来已经肿的老高。韩佳宁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刚想骂齐月怡一顿,但又好像没有之前的勇气了;实在没办法,韩佳宁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内裤叠到一旁,换上了一件粉白色的宽松睡裤,让这位少女的臀部好受了许多。随后韩佳宁又把头埋回了枕头,她也累了,既气愤齐月怡对她的所作所为,也后悔自己前些天的我行我素,在对齐月怡的报复假想中渐渐睡着了。

       

        漫长的夜在繁星的喧嚣下逐渐敞亮起来,第二天微微亮的早晨,韩佳宁是最后一个醒来的了,很明显她需要更好的休息去养她屁股上的伤。韩佳宁起来后来到洗手台前用冷水洗了把脸,弯下腰时,屁股上残留的疼痛仍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一切。她刚洗漱完毕准备换衣服,睡裤才脱下一点的时候却突然愣住了,她不知道自己的屁股现在看起来怎么样,如果还红的话,岂不是被其他室友发现了吗?韩佳宁只好强装镇定,在床上面对着墙躺了回去,盖好了被子,佯装着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一直等到六点五十,其他的室友才终于换好了衣服,这时一位室友发现韩佳宁还在床上,便推了推她提醒要上课了。

       

        “哎呀让我再睡会……你们先走。”

       

        韩佳宁把被子拉得更紧了,只希望她们快点离开;其他室友见没办法,只能自己先走,而最后出门的是齐月怡,她看了一眼床上的韩佳宁,扭过头去准备出门,

       

        “别迟到了。”

       

        齐月怡这一句话把韩佳宁呛得不行,要不是她自己早就起来了。等到齐月怡关上了寝室门,韩佳宁赶忙坐了起来,小跑到洗手间用手一拉,松弛的睡裤一下就掉到了大腿上,整个屁股都暴露在了空气中。经过一晚的时间,之前深红的屁股已然褪色,只留下两团并不匀和的浅色红晕分布在两瓣屁股上,从侧面依然可以看出红肿的痕迹。对着镜子照完后韩佳宁赶忙跑回了床上,随意抄起了自己的一条淡粉色内裤,换好后又是校裤、袜子、鞋子……只用了一两分钟时间,韩佳宁便冲出寝室下了楼梯,在关门的最后几十秒跑出了宿舍。

       

        “再慢一点就又要扣分了。”

       

        刚出宿舍,韩佳宁便长舒了一口气,因为给寝室扣分的后果,她昨天才完全体验过。由于时间缘故去往教学楼的路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那时候正值秋天,韩佳宁看着学校围墙外升起的朝阳,捂了捂自己还有些肿胀的臀部,想着未来还有两年都要在这里度过,貌似……也挺好。想到这里,韩佳宁开朗了许多,像往常一样到班级上课去了,但一个正值叛逆期的少女,从仅仅一顿挨打中能学到什么呢?也许602女寝的故事还在续写,只是不知道下一段经历的主角,又会是谁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