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39 内容:1613

    盛世风云日常记事 番外一:娘亲的东西不能动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24
    • 原创
    • Lv.1
      vip

      北部军元帅府里有一个特别的房间,平时很少有人能进—那是夫人的药房,丁元帅的妻子闺名冯莲清,出身郎中世家,成婚后也喜欢摆弄这些药丹药材的,元帅便顺着她给在正房里头腾了一间出来,专门弄药,旁人都是不能随便进去的。

      可是尽管看得严实,有一个人却敢随意出入这药房如入无人之境,肆意妄为,那就是丁家的独子—年仅十岁的丁云章。这孩子是被全家宠爱着长大的,性子也是任性顽皮极了,偌大一个元帅府就没有他不敢去的地方。

      这不,这天下午,一道白色的人影风风火火地闯进了元帅府正院,一下窜进药房,是一个一身白底金花长衫,头戴嵌玉金冠的男孩—正是练完武的丁云章来找娘亲了。小家伙甜甜的向娘亲打了个招呼:“娘~爹爹布置的任务我都练完了,你陪我玩会儿嘛~”冯莲清素来疼爱云章,也没赶他出去,只是揉揉他的头发,吩咐道:“不许乱动,这屋子里的东西危险。”便接着熬她的药汤了。

      母子俩就这么待了一阵子,房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和一女子急匆匆地问话:“夫人,你在城西订的药材到了,要叫人拿过来吗?”冯莲清赶忙起身过去开门:“不必了,就一小包东西,我去验一下吧,云章,在这儿乖乖待着,不许乱动为娘的东西!”说着便跟着侍女离开了,云章哪里是那种会乖乖听话的小孩子,要不然也不会老是挨娘亲揍屁股了,所以理所当然的,这小子开始各种翻箱倒柜,把那些丹药都找出来,一一看着瓶子上的标签:“有没有适合整人的药呢…?要是能悄悄地放点进爹爹的茶里……嘿嘿,让他老是揍我。”云章稍微拿了几颗药丸藏进衣服里,可爱的小脸上挂着调皮的笑容,现在小家伙心情非常舒畅,心里不由得想着找点什么好吃的来上一口。就在想着的时候,一股浓浓的奇异甜香传了过来,引得小孩嘴里都有些流口水了,在架子上翻找起来,不一会找到一个小瓷瓶,里头是几颗晶莹透亮的、糖块似的东西,要说云章的胆子也是大的离谱,就愣是直接扔了一颗进嘴里,美滋滋地品味着。不过也不能全怪云章胆大,毕竟冯莲清也时常做一些奇奇怪怪的药糖给他吃,早已经习惯了。

      等陈莲清回到药房的时候,那瓶子里的东西已经所剩无几了。“云章!你吃了这个?”小孩一脸无辜地抬头:“怎么了?娘亲你怎么这么着急?”冯莲清急的差点跳起来:“那是我前几天刚炼的药!都是随意炼出来的,还不知道药效是什么,就是练练手的,你竟然吃了?快跟娘说说,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可是云章原地蹦哒两下,转了一圈,浑身上下都挺舒坦,没什么问题,即使这样母亲也丝毫不敢放松,一手拉着云章一手把脉,感受到少年活力充沛而又平稳的脉象,这才放下心来。紧跟着冯莲清火从心头起,两道柳眉登时立起,一把薅住云章的耳朵便将儿子拎出了药房,在卧房里撩起袍摆,将裤子往下一扒,随后便很不顾形象地脱下了绣鞋,一手揪着儿子一手抓着鞋底狠狠地朝光溜溜的小屁股上打去。

      啪!鞋底打在娇嫩的肉团上,柔软的臀瓣顿时陷了下去,又猛地弹回来,白皙的皮肉从深处缓慢浮起一个粉红的鞋印子,在左边的屁股蛋儿上格外醒目。这一下揍下来之后,云章脑海里瞬间只剩下了一个字:疼!平时他也算是被娘亲脱了裤子挨了不少顿光屁股的淘气孩子,没想到这次突然就这么不耐揍,身后宛如热油泼过一般,疼得他瞬间哀嚎出声,腿也蹬了起来,痛苦地挣扎着,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求饶的话:“娘亲!好娘亲!饶了云章吧!往后再不敢乱吃东西了,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的好娘亲,饶了我这一回吧!”

      虽然小孩伶牙俐齿好话说尽,但是哪里抵得住自家娘亲那接天的怒火和担忧,正在气头上的冯莲清压根不在乎拎着的儿子在哭叫些什么,又是狠狠一记鞋底子抽在手底下那个白嫩的屁股上,云章又是一声惨烈的哀嚎,眼泪夺眶而出,手脚胡乱挥舞—怎么就这么疼!平时他可是皮得很,屁股上没少挨揍,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特别疼,把他打得快要哭出来了。

      又打了几下鞋底子,云章的小屁股上已经印上了许多绣鞋底子印。要说这鞋底子那真是一件教训小孩的利器,在大梁几乎每一个家庭都多多少少会有一两个调皮的孩子,惩戒就变得必不可少,而母亲或姐姐的绣鞋就是非常不错的工具,或者父兄的布鞋、靴子也可以,那些鞋底都厚实耐磨,软而不失硬度,而且能脱下鞋子来打人,肯定是气的不轻,柔韧的鞋底子便直接狠狠地抽在孩子软嫩的臀肉上,打得他们哭爹喊娘,许多小孩子在看见爹娘脱下鞋子拎着走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屁股火辣辣地疼起来了!

      云章感觉身后已经快被打烂了,这顿普普通通的鞋底子竟然比爹爹的戒尺还疼,趁着娘亲打累了,赶忙一把抱住腿道:“娘亲手累不累?饶了云章这一回吧!再说,若不是您平日里总与我药糖吃,哪里能养出我这习惯来?您就消消气,我屁股也能早点好,接着帮娘亲做药嘛!”冯莲清打了半天气消了不少,手也确实酸的厉害,于是仅又往儿子屁股上掼了三下便停了手,正准备给揉揉那饱经鞋底的屁股蛋子,这才猛然发觉:今日小孩的哭叫声似乎比往日要凄惨得多,难道……?思及此处冯莲清又在那粉红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巴掌,果然收获了小孩比平时痛苦许多的哀嚎,平时这种力道打屁股,就算是当着旁人面,云章也只会感觉羞耻更多一些,疼痛倒是其次,多半得揍上百来下才能把他打哭,今天却是一下便哇哇大叫,即使是打在红屁股上也太奇怪了些,她又试着在小孩光溜溜的大腿和红彤彤的屁股上各揍了一下,果然打在屁股上时明显能看出来小孩疼的厉害,随后又感受了一下筋络的气息,最终冯莲清得出了一个令人吃惊的结论:自家儿子的屁股对于笞打的痛感增加了许多,只要力道能称得上是“打屁股”,都会让他感受到极大的疼痛,不过并不影响日常生活,只是……“看来以后你的屁股将会经常挨揍啦!毕竟这么调皮任性还怕疼的小男孩,就该被狠狠的打屁股!好了,起来吧,不给你揉屁股抹药了,让你好好反省一下!”

      丁云章龇牙咧嘴地揉着疼痛难忍的屁股跨进自己的小院,李管家的小儿子,云章的书童李子林迎上来,看见云章这副样子赶忙上前扶进屋里,云章一进屋就自己脱了裤子趴在床上,林儿一看小主子红彤彤还布满了鞋印的屁股蛋子就知道肯定是调皮挨夫人打了,一边给揉着一边询问缘由:“诶,云章公子,夫人今天为啥打你啊?不是说今天元帅回府,还揍你啊?”两个孩子关系不错,说话也亲密,林儿也不是个听话的,屁股也经常被打得又红又肿,揉起屁股自然轻车熟路,可云章还是觉得很疼,一边呻吟着一边倒着苦水:“在屋里就跟平时一样唤我云章就好,你是不知道我有多点背,不就是翻翻药房里的东西还吃了一瓶药丹吗?怎么就能吃着那种能让屁股挨打时更疼的药呢?那瓶是娘亲乱炼的药,她担惊受怕地围着我检查了半天,虽然没什么大问题,但还是拿鞋底子狠狠打了我的屁股,疼死了……诶,不对,爹爹今天要回府吗?”林儿小心翼翼地点头:“你不知道吗?中午厨房那边还说让我过去帮忙呢,前些日子元帅在边关抵御流匪有功,圣上许了回京受赏,现在应当还在宫里,你大可以放心,大人晚上肯定会回来的。”云章顿时小脸吓得煞白,林儿也被他的样子吓坏了,赶忙出言询问:“云章,你怎么了?元帅要回来你不高兴吗?平时你可是整天盼着他回来呀!”云章这才回过神来,着急得直捶枕头:“我放心?我怎么能放心呢!爹爹出门在外我自是日思夜想,若是平时回来自然高兴,爹爹也肯定会对我百般疼爱,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我可是戴罪之身!刚刚被娘亲揍的那一顿在爹爹眼里根本不算完!就不爱惜自己身体的罪过就够我屁股开花的了,你让我怎么放心啊!”一想到之前自己病了不肯乖乖吃药,让爹爹知道之后那顿家法板子,云章简直都要哭了,那滋味真是令人受不了,之后娘亲就想了个做糖的法子哄自己吃药,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那顿打实在是太疼了,云章可不乐意挨第二次,思来想去,还是得想个招瞒住自己挨打的事。

      云章把林儿拉过来,一本正经地对他说:“你还记得你前两天调皮打碎的娘亲屋里的那个粉彩罐吗?那可是你爹爹最喜欢的瓷器,要是被他知道了,你恐怕也免不了一顿痛打,但是如果这次你肯帮我瞒着爹爹,那我便可以去向娘亲撒撒娇,让她免了你这顿打,要么咱都能安安稳稳地待着,要么都得被打屁股,你肯定会帮我的,对吧?”林儿一听这话,只好哭丧着脸道:“夫人还记得那个罐子呢?哎哟,行吧,我可不想被爹爹揍,你说说看,怎么个瞒法?”云章则摆摆手:“倒也不难,我一会就去找娘亲,让她别说我挨打的事,你去找在娘亲院里的,知道我挨打了的人,让他们别吐露风声,再给我找个软和的薄垫子垫在裤子里,最后去找厨房布置桌子的人,让他给每一张椅子上都垫上软垫,这样我到时候就可以表现得和平时无异,爹爹便不知道我屁股挨打了!”林儿叹了口气:“哎……行吧,现在也只有这样了。”说着便离开去准备了。

      云章忍着身后传来的疼痛从床上起来,一手捂着屁股往外一步步蹭过去,终于蹭到了娘亲药房里,冯莲清见小孩不好好在屋里歇着,赶忙上前一把揽进怀里安慰道:“云章,怎么不好好待在房里休息?还出来乱跑?”小孩用力眨了眨眼睛,强行挤出几滴并不存在的眼泪来,装出一副委屈极了的样子窝在娘亲怀里,用撒娇的口气道:“娘亲,今天爹爹回来干嘛不告诉我?干嘛还要打我那么重……”冯莲清嗔怪地点了点他的脑袋:“你不该打吗?还这么理直气壮地来问为什么打你?”小家伙不回嘴,继续发动撒娇攻势,低着头说:“可是这样子爹爹回来肯定知道我犯错了……这种不爱惜身体的罪名在爹爹眼里可是绝对不止打成这样就能饶过的,娘亲可怜可怜我吧……帮我瞒着这一回好不好?就一回!”冯莲清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敌不过这小子的软磨硬泡,只好应下:“行吧,你想怎么样?”云章一下子恢复了平时神采奕奕的样子,两手比划着说:“等到时候爹爹回来,你就什么都不要与他讲,就说些你们常说的就好,我自有办法。另外,能不能不要再追究林儿打碎那个粉彩罐子的事了呀?我看他也知道错了。”陈莲清原本不想答应,可架不住小孩一个劲地缠着自己,最终只好应下。

      终于,时间到了傍晚,丁断石元帅从宫里受赏回来了,冯莲清赶忙唤林儿去叫云章过来:“林儿,回屋去唤小公子出来吧。”林儿进了房里,便看见云章正趴着揉屁股呢,上前递过去一个薄薄的软垫子:“云章,东西拿来了,夫人唤你呢。”“知道了知道了,过来给我垫上吧。”林儿把薄薄的软垫子给垫在屁股上,再把小衣和外裤提上,袍摆放下来,从外面还真看不出来什么,云章站起身来,下地走了两步感觉不那么疼了,这才跟着到前厅去见爹爹。

      晚饭已经备好,丁断石正坐在桌边和妻子喝茶,等着孩子过来一起,云章尽可能保持着平稳的步伐走到爹爹身旁坐下,心里顿时美滋滋的:这两层垫子还真是软和,原本疼得厉害的地方现在也只是有些隐隐地痛,尚且还能忍受。丁断石拍拍小孩头上的金冠,温和地询问着近日发生的事情:“云章,跟爹爹说说,最近学堂里有没有碰上什么好玩的事儿啊?晚上爹爹也给你讲在边关的经历,好不好?”小家伙自然愿意,张嘴就滔滔不绝地说起来:“哎呀,爹爹你是不知道,学堂里的事可是太多了,就说前些天,杨尚书家的那个小公子上午趁着先生出去办事溜出去玩了,本来想着晌午就遛回来不会被发现,结果先生那天走到半路上想起记错了时间,便回来打算接着上课,杨小公子的行径当即就暴露了!先生很生气,等他回来之后,先让人按在凳上,裤子全脱光扒到膝盖上,拿学堂的板子给屁股都揍红了,据别的同窗说呀,回去之后又被尚书大人家法伺候了一顿,第二天来都是红着眼圈站着听讲的,还有调皮的同窗拍他屁股,轻轻一巴掌就够他疼上好半天的了!”爹爹慈爱的看着小孩,调侃道:“那往后要是你犯错了,我们也按照杨尚书家的规矩来罚好不好呀?家法板子以后就放在你床头,随时拿出来打你屁股!云章觉得怎么样呀?”说着便戏谑地拍了一下云章屁股,可就这一下便惹出了变故。丁断石乃习武之人,手劲也大,这一掌拍下去不留心用力大了些,几乎是一记较轻的扇打,小孩顿时疼得脸都皱成了包子,仍咬着嘴唇不肯叫出声来,生怕爹爹看出异常来,可惜并没有任何意义,丁元帅把他揽到膝上,温和道:“怎么了?云章,这力道受不了?这么怕疼可不像你啊?你小子平时不是耐揍的很吗?怎么,有伤吗?”云章哪敢说挨了罚,赶忙摇摇头摆出一副淘气的笑容,装着无所谓道:“没有没有,云章前两天有些偷懒,武功练的也少,估计是皮肉没那么结实耐揍了,嘿嘿,爹爹莫要气恼,过两天就补回来嘛!”丁元帅心中起疑,但还是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抱有极大的信任,只是带着些许无奈在臀尖儿上拧了一记,这下可是把小孩疼得不行,浑身一颤,小嘴一咧就要叫出声来,又硬生生咽了回去:还好没让爹爹看见自己的脸色,不然肯定要露馅儿了。

      可惜方才父子俩聊着天的时候,云章已经被抱到腿上了,这一丝颤抖自然没有逃过爹爹的知觉,丁断石眉头一皱,手下又多了几分力,但远不到能造成剧痛的程度,可小孩却疼得几乎要哭,但还是忍着,生怕爹爹发现,可他爹爹心里却已有了数。云章只感觉后背被人按住,紧跟着一阵天翻地覆,反应过来时便已经趴在了爹爹腿上,紧跟着身后一凉,外裤便被扒开,随手一扯便彻底滑下去,被靴子卡在膝盖处,露出里面包裹着臀部的小衣和贴肉处的软垫,垫子的边角从小衣边缘露出一点,看着格外明显,几颗药丸从小孩衣服了滚落出来。“爹爹!这是做什么!云章没犯错呀!”“慌什么?难不成真干了什么坏事?你屁股一看就带着伤呢,爹给你瞧瞧,怎么还垫个垫子呢?疼就老老实实趴着去呗,不一定非得勉强出来的。”嘴上说着,手上也没停,三两下剥去了小衣,掀开垫子,印满粉红色绣鞋印子的臀瓣便见了光,小孩顿时羞得把脸埋进袖子里,但还是能看出来耳朵红得跟屁股几乎一个颜色。丁断石手指轻轻按压着云章的臀肉,确认着是否有肿块,嘴上也审问起来:“这遭儿又是因着什么挨的打呀?这印子……是你娘的绣鞋底子吧?她素来疼你疼得不行,怎么这会就突然变了性子,给你屁股打成这样子了?必是你小子做了什么极顽皮的事了吧!老实交代,不然我就叫你李叔去把你和林儿一道捆了,拉到大街上打着审!”林儿在旁边已经慌得不行了,感觉下一秒自己就要屁股不保,用哀求的眼色看向夫人,希望她能帮帮忙,可这点小动作完全没有逃过两位爹爹的眼睛,李管家立刻上前揪住小儿子的耳朵,把他拉到自己腿上,干净利落地扒光了下身的衣物,还不等小孩反应就是“啪!”地狠狠一巴掌打在屁股上!“哎哟!爹爹,我……”林儿下意识地张嘴求饶,可又突然闭嘴生生将求饶的话咽下,他能想到的全是认错的话,说了不就等于是变相把小公子卖了吗?自己可是答应了他的,不到疼得受不了的时候,绝不能吐露真相。又连着挨了好几下巴掌,小孩疼得小腿微微上翘,小嘴略张,不时传出几声呻吟,可是全然不肯讨饶,更不愿意出卖小公子。(这不比茗儿忠心)云章看着林儿眼角泛红,一心忍痛的凄惨模样,身后还覆着自家爹爹的巴掌,心里很不是滋味,终于还是绷不住了,开口制止了李管家的巴掌:“李叔!莫要打林儿了,错误在我,林儿只是帮我而已!”李管家闻言停了手,将自己儿子扶起来,在旁边面壁罚站,自己也起身立到一旁。“云章,你细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小孩低着头,小声认错道:“爹爹……我说了你别生气,这伤的的确确是娘亲打的,缘由嘛……爹爹问娘亲好了……孩儿不敢说……”冯莲清一脸无奈,方才不是还一个劲缠着自己求帮忙,现在就全招了?也好,孩子知道关心身边人了,往后和下属应当也能相处得很好,不对,现在不是寻思这个的时候啊!“莲清,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夫君,我前些日子炼药,随手那些草药乱配了一瓶药,全然不知效果,就是练练手然后架子上吃灰,偏偏就让咱儿子给吃了!给我急的,生怕他有个三长两短,结果,除了屁股比以前更怕疼了数倍之外一点事没有,担忧下去之后我没忍住火,脱了鞋就把这小子狠狠打了一顿。”丁断石突然注意到了那几颗药丸,捡起来递给妻子:“莲清,你看看是这个吗?方才从那小子衣服里掉出来的。”冯莲清拿着药丸闻了闻,迟疑的说道:“这不是那瓶,是一点泻药和迷药?哦~我明白了,”她使劲拧着云章的耳朵斥道,“你是想要整你爹爹才翻那些药的吧?真是淘气!简直是……满朝文武家都没有这么调皮的孩子!(不一定哦)我简直觉得打轻了你,就该打的你呀,哭爹喊娘,眼泪糊一脸才是!”

      事到如今,丁断石也冷静了一点,虽然儿子屁股是更敏感了不少,可完全不影响日常生活,正好还能有利于体罚,不算很坏的事。“李管家,麻烦你把这两个小孩按下去,各打三十板子。”云章闻言赶紧讨饶:“爹爹不行,这不行,三十板子云章受不住的啊!二十,二十板子好不好?”顶好是不要挨揍,可爹爹肯定不会那么容易饶过自己,只好将就挨着了。“三十已算是轻饶了你!得亏这遭儿吃到了没毒的药,若是你娘一个运势不好,炼出来一瓶毒的,你现在还能在这里耍贫嘴吗?只怕早就毒发交代了!”云章被爹爹爆雷般的斥责吓得瑟缩了一下,细想起来也是背后发凉,眼泪顿时又有些在眼眶里打转:“爹,我知道错了……往后绝不会再乱动东西了……”可认错态度再好也不能免去惩罚,更何况小孩子对这种事哪里能记得深刻,只怕过两天就忘得干干净净,还是得好好揍一顿,不然是真心记不住教训的。“云章,你是爹娘的孩子,有些事爹娘绝不会让你去触碰,我们会尽力护你周全,但你也得爱惜自己,你不是想要练好武艺保家卫国吗?前提是你得好好活着,身体也不能有毛病!你若是出了什么事,叫我和你娘怎么办?我们疼你爱你这些年,难道忍心看着你伤病痛苦吗?你也不愿意对吗?今日之事不大,罚过就过去了,就是要你记住不爱惜自己的后果!带下去!”

      云章是真心觉得自己不对,任由家丁领着出去了,林儿可不乐意了,不过帮着小公子瞒了些事,便要板子上身,天底下哪有这么冤枉一个小孩子的!不过他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其他“罪名”已经即将败露,还以为自己仅仅是被牵连而已。就在两位父亲犹豫要不要处罚他三十板子那么多的时候,一条消息彻底坐实了这顿痛打:“李管家,方才打扫时在林儿床底下找出一包碎瓷片,您看看怎么处理?”李管家一愣,接过瓷片仔细观察起来,突然脸色变得很难看,拿着凑近看了看:“这……这是粉彩瓷的碎片,是厨房那个粉彩罐子碎了吧?”林儿顿时失去了方才的气焰,低着头不敢说话。“林儿,这怎么回事?说实话!”林儿还想狡辩一下试试:“这……爹爹,上次我生病的时候,不是手滑碎了个药碗嘛,花色差不多,肯定是那个啦!”李管家都气笑了,一把揪住小孩耳朵道:“李子林!你撒谎不打草稿吗?青花碗能摔出粉彩瓷片?你爹爹我还是懂点瓷器,虽然这瓷片也是蓝色花纹打底,可还有别的花色在其他瓷片上,你胡编乱造扯到那个青花碗上必然是一派胡言!若仅是打了个罐子,我尚且不愿动板子,可如今再加上扯谎和小公子的事,着实饶不得你!”说罢直接将他拎着走到院子里,云章已经被扒了裤子在凳上趴好了,红红肿肿的屁股暴露在夜风里,到不是那么滚烫了。林儿也被按在另一条凳子上,撩起衣服扒开裤子,白嫩的两团瞬间弹了出来,上面还印着几个巴掌印,泛着淡淡的红晕。啪!两边的家丁同时狠劲挥下一板,一声脆响炸裂开来,紧跟着两个小孩的两声痛呼便也响了起来:“爹爹!下手轻点儿啊!哎哟!不就是一个罐子吗?啊……我到底是不是爹爹你亲生的儿子呀……”“哎哟!疼啊!好娘亲~罚过了便帮云章求求情吧!这板子,哎哟哟,实在是太痛,啊!太痛了!这可比平时的痛多了啊!”虽然两个淘气包叫得都很惨,可平心而论,林儿小屁股受的罪比云章小公子要轻上不少,毕竟李管家平时并不怎么锻炼,身体也略瘦,比起筋骨结实的家丁自然要打得好受些,更不用提云章的那个怕疼体质了。李管家自然也知道,听见自家那个不听话的小儿子还在可劲地求饶卖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板子落的更狠了:“你还闹!不就是一个罐子,那粉彩罐子是先前元帅五两银子买来送给我的生辰礼!而且若只是罐子这事也就一顿巴掌就罢了,你还敢欺瞒爹爹,长本事了你!今天必定要打肿你的屁股,让你坐都坐不下,好好疼着吧!”李管家嘴上一直不停教训,手上板子也是劈劈啪啪地狠打在小孩屁股上,声音清脆爽利。这元帅府的家法板子跟大多数板子一样,都比较长而薄,揍在光屁股上声音响亮,挨打的部位疼痛难忍,不一会便整个又红又热的肿了起来,但绝不会破皮,教训府里顽皮的公子小姐、侍女童儿特别合适。

      板子打过二十下,两个小孩都忍不住哭了起来,云章原本就被娘亲打成粉红色的臀肉已经起了紫砂,林儿身后也是红彤彤的一大片,孩子们的哭声响彻整个院子,林儿方才还向爹爹讨饶着,双腿上下踢蹬试图减免一二疼痛,现在已经没了力气,只能趴在凳子上哭着,板子揍下来的时候便是一声惨叫;云章更是挨得辛苦,板子打到十五记的时候便疼得从凳子上翻了下来,红紫的臀肉正压在地上,又是一番苦楚,现在也是只有趴着哭的劲儿了,声音也没有林儿响亮,显然是快受不住了。

      终于,第三十下板子在两个小孩悔恨交加的哭声里终于打在了四瓣屁股上,云章身后红紫斑斓,肿起寸余高,幸好没破皮,不然连药都不好上……林儿稍微好一点儿,只是大片的红肿,可疼却是真疼啊!不过两人的哭声却没什么区别,甚至林儿叫的更惨,嘴里头爹长娘短地嚎个不停,吵得他爹爹心烦意乱,又往红彤彤的屁股上补了一巴掌:“住嘴!自己顽皮找打,还闹!这点词儿回去跟你娘掰扯去!她耳根子软!”说着便把林儿裤子提到腿根处,袍摆系到腰上,拎着耳朵揪去了屋里,那家丁道声抱歉,也将云章的袍摆掖好,裤子略整理一下,露着肿臀抱去复命了。

      (林儿os:为什么他可以被抱着,我只能被拎着,就因为我挨得轻那么些吗?!)

      外面板子声此起彼伏,丁元帅却只是在屋里闷声喝着酒,他酒量不差,喝这点就为了消解烦闷,当然,效果并不好。两个小孩被带上来,哭唧唧地跪在地上等待发落,自然是都得了宽恕,元帅还让李管家给林儿取些药抹上,便目送他父子两个回房去了。回头看看自己的孩子,身后红紫比林儿更甚,这位军中将领眼中流露着疼爱,附身将云章避开伤处抱起来,带回了小孩房里。随着惩罚的结束,云章先前的闹腾劲儿又回来了,见娘亲跟了过来,便放心大胆地开始撒起娇来:“娘亲~爹爹罚的好疼…给我点好药抹上可好呀?这一顿可够我疼的了!好娘亲~给点儿吧,您肯定有!”冯莲清脸上浮起一丝坏笑:“好呀!娘那的药多的很,马上就去给你拿一瓶消肿的来!不过嘛……这药上着可比打屁股疼多了!上次你同窗的杨小公子挨打后他爹爹便差人来讨点不止疼的消肿药,我给的这个,据说当天晚上疼得小家伙哭天喊地的闹了一晚上,我这就去拿过来给我们云章抹!云章果然被吓住了,毕竟关于杨小公子那天夜里一直哭到半夜的传说是一直有的,赶忙出言讨饶:“娘亲别,云章不敢耍嘴了,娘亲给揉揉吧……”冯莲清也不再逗他,拿出药瓶给他揉伤,屋外月色如水,这夜晚终于是宁静了……

      好像还没有,另外一家子这会事还多着呢!“娘…爹爹打得好疼的…你都不心疼的吗?”林儿趴在自己床上,看着娘亲摆弄着那碗药,撒着娇不愿意喝。“为娘只给你三个数的时间,再不喝打烂你的屁股!”林儿的娘可不是什么温婉女子,正相反,她为人泼辣,除了府里的人恐怕没什么治得住她,手劲也是不小,甚至比李管家还大,仅用巴掌把林儿打哭也不算难……“好了,夫人不必如此动怒,当心身体,李子林你确定不喝药吗?!”显然,现在的情况就是夫妻双方武力逼迫小儿子吃药……“我不想喝…那药好苦的…”林儿显然有些不识好歹了,这种情况还敢使性子,果不其然,李管家的屋里又响起了劈劈啪啪的声音,还伴随着林儿的号啕大哭,一直持续到声音里传来一句“我吃药!我乖乖吃药还不行嘛!”才逐渐停了下来,这场因药而起的风波也终于在药汤和药膏中画上了句号。

      (过一阵子还会写番外哦,想看什么)

      Lv.1
      vip

      想看OTK~(乱吃东西的小孩好惨哟,啧啧……)

    • XYZ123可以关一下,要不点个梗?想看什么剧情
      拉黑 2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XYZ123 @37528 点个剧情?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37528 @XYZ123 我有点恶趣味 (ਛ_≻ਛ)可不可以有那种……小孩挣扎的时候一不留神扯坏了裤子,露出来大半pp,于是家长干脆也没脱掉,就这么打了😄的剧情。感觉比直接脱掉还要更羞耻(捂脸)
      拉黑 1星期前 电脑端回复
    • XYZ123@37528 哇去好羞耻,不过我喜欢 [s-7] 12章以后会试试(问就是刚码到12)有啥想看的番外吗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37528 @XYZ123 掌柜的和小伙计!
      拉黑 6天前 电脑端回复
    • XYZ123@37528 荣昌府那个小家伙?好的过一阵安排
      拉黑 6天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1
      vip
      打赏了62金币
      回复
      Lv.2
      打赏了200金币
      回复
      Lv.2
      写的很棒
    • XYZ123谢谢,有啥想看的剧情可以告诉我
      拉黑 2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1
      vip
      审核员

      我在期待什么啊 以为会有反转 [s-26] 作者写得很棒 加油 加油 [s-62]

    • XYZ123抓审核员~谢谢支持
      拉黑 2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有没有打女孩的剧情?
    • XYZ123前面有写~想看也可安排
      拉黑 2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作者一点也不像小白,完全可以驾驭住这种剧情。写的很棒,感谢作者。最后再问一句,更新能不能快点
    • XYZ123感谢支持,至于更新……得看多久写完一章,一般就一张存稿…不过没意外都是半个月以内,一周多更新
      拉黑 2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李晓航@XYZ123 没事,只要能坚持写下去就行,加油^0^~,现在很多作者都更新时间以月为单位,跟他们比起来,你更新时间还挺短的 [s-1]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XYZ123@李晓航 想看啥剧情点一下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李晓航@XYZ123 很想多看看晾臀挨打的情节,毕竟作者大大之前写时有提到过的,没看到具体桥段总感觉心痒痒的。以下为自我看法,如有异议,欢迎指正讨论,感觉作者大大可以多描写一下小主人公在别人面前被打屁股时的心理(着重于羞耻感这种),至少我觉得挨打的对象好像并没有怕羞的感觉(这其实并不是问题,但问题是我想看 ̄  ̄)。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李晓航@李晓航 至于具体的,看作者大大发挥吧,我不好说,反正作者大大写的我都挺喜欢的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XYZ123@李晓航 这个看年纪和心性吧,小孩子更怕疼一点,存稿里有类似的剧情
      拉黑 1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打赏了100金币
      回复
      Lv.1
      打赏了100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