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30 内容:1694

    逮到一只小渣贝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1
      vip
      白清颜站在一个房间门口,抬起头看了一眼房间号,711,松了口气,就是这里了。
      刚刚还在自责走错了路误了时间,现在看看手机,还有五分钟,自己还早到了呢。
      她抬手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了动静:“谁?”隔着一道门,声音听的不是很真切,不过单单这一个字,就让白清颜心跳有些加速,既有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的紧张,也有一丝的罪恶感。
      “清清。”她立马回答到,随后看了看两边没有人,继续说道:“来……实践的。”
      “实践?”门内人的一声疑问,让白清颜再次怀疑的看了眼门牌号,是711没错啊,还没容她多想,门已经打开了。
      看到里面的人的真容,白清颜立马瞪大了眼睛,不禁后退了两步:“怎,怎么是你?”
      白清颜怎么都不会想到,跟她约了这次实践的竟然是他,竟然又是他!怎么阴魂不散的,难怪不提前见面,难怪直接约了地方,难怪不去接她,原来是怕提前在别的地方见了面露馅。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恐怖,她都用了小号了,怎么还是被他发现自己偷偷去约了别人,还装作另一个人将自己约了出来……
      可那人接下来的话让白清颜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他斜靠着门框,双手环胸抱起,挑着眉毛看着白清颜说到:“我倒也想问问,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还有你说的实践,我怎么记得,前两天的时候,某个小丫头跟我说,她这周五下午有活动,又出不来了?”他特意加重了“又”这个字。
      “我,我,我……”走错了?找错人了?他认错了?不行,不管什么理由,今天估计是逃不出他这个门了。或者,直接跟他说,老娘约了别人,别再缠着老娘了!然后转身就走。
      可是,白清颜看着门口那位正准备随时把她拉进去揍一顿的男人,瞬间没了底气,况且,人家也没有缠着她,是她自己舍不得和人家说开了闹僵了才一直继续维持着关系的,可如今,偷偷约别人被抓了个正着,要怎么解释?怎么跟,出轨被抓了的感觉一样啊……
      手机消息的不断提示,提醒着白清颜,跟那边的实践时间已经到了,她现在很想关了这在冷清的走廊中显得格外吵的提示音,可她什么动作都不敢做,只是偷偷观察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表情,可他的表情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候轻易地展现出来,只见他微微勾起嘴角盯着自己,似乎依旧在等自己的解释,竟看不出一点的生气。
      白清颜轻轻咽了口口水,想要鼓起勇气全盘托出的时候,门口的那个男人突然站直了,他伸出了手摆到白清颜面前说到:“手机,给我。”
      “哦,哦,给,给你。”白清颜立马乖乖的交出了手机,随后低着头,靠着对面的墙紧张的搓着自己的手。
      时湫接过手机以后,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紧张的直搓手的小丫头,瞬间笑了出来,他开口叫到:“清清。”
      “啊,在。”小丫头立马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又虚心的看向了别处。
      “解锁。”时湫将手机摆到了她面前。
      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还算听话的解开了锁,心里不禁起了疑惑,既然都要找别人实践去了,怎么还这么听我的话?
      时湫不再去管眼前的小丫头,而是看着即将和她约实践的那个男人的消息。
      “到哪了?”
      “怎么还不来?”
      “你已经迟到了。”
      “喂,再不回消息信不信我让你今晚回不去学校?”
      他继续往前翻着消息,看似没什么奇怪的地方,都只是询问了一些实践前一般都会问到的问题。但有一点不对的地方,就是这个人,他是知道的 ,以前在一个群里看到过,他便留意了一下,QQ号是一样的。那人,在几个月前,骗了一个小姑娘出去实践,却在完事以后,又将门锁了起来,干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又用她的裸照威胁她继续出去做那样的事,小姑娘敢怒不敢言,直到另一个女生找到她,才得知原来他骗得不止一个人,她们才鼓起了勇气,联合了群里几个人品好的主,将那人骗着约出去揍了一顿,然后将这个人曝光了。
      本以为他会消停一些,谁知竟又回来了,还找上了眼前这个小丫头。
      时湫的怒火顿时冲到了嗓子里,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本想着,她若是不喜欢自己,若是找到了更适合的主,今天给自己一个交代,把话都说开了,好聚好散。可谁能想到,这小丫头竟约了个这样的一个人,而且加好友还不到五天,竟就大胆的约了实践,胆子够大。
      看着眼前这个知道自己做了错事一直在低着头搓着手的小丫头,时湫突然间不想放过她了,朝三暮四的坏小孩儿,可是要狠狠地教训一顿才行,怎么能轻易放过?
      时湫拿着手机,当着眼前这个小丫头的面说着语音:“抱歉,她今天去不了了,以后,离我家小丫头,还有这个圈子远一点。”
      本就紧张害怕的白清颜听到声音冰冷的时湫发着的语音,更是被吓到了,他说话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上次,他即便是严厉,也从来没有用这么冰冷的声音说过话,杀气满满,是不是应该……逃?
      当然,时湫并没有给她逃的机会,抓着她的胳膊连拉带扯的将她带进了屋子,当门关上的那一刻,白清颜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哭够了就过来。”时湫将小丫头抓了进来以后并没有去管她,而是任由她哭着,直到他处理完了自己的事情,顺便又将那个男人的事告诉了身边的人以后,才看向了蹲在门口哭的可怜兮兮的小丫头,还没怎么呢,倒像是自己欺负了她似的,他知道白清颜路痴,但不知道白清颜是怎么找来自己房间的,但若是真叫她找对了路,到时候哭的一定比现在更惨吧。
      白清颜抽泣着看了眼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的男人,想着,他大概也是约了人来的吧,毕竟自己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再跟他出来过了,可是,她并没有看到装着工具的大黑书包,更没有看到任何工具,或许,他今天已经打完了,过瘾了,会放过自己了?
      “还等着我过去抓你?”那个男人不耐烦的说着。
      听到这话,白清颜打了个激灵,慢慢的站起来向他走着,总归是躲不过去,进来都进来了,事情的败露了,那边都被他推掉了,他今天是铁了心的要收拾自己了。
      站在离他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明显感觉到了寒意,可这男人腿长胳膊长的,直接伸手将她捞了过去,回过神来,白清颜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
      “我记得,你并没有和我说过要解除关系。”
      “没有。”
      “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
      “不是。”他哪里都好,只有一点,也是让白清颜不敢再约他的一点,就是下手太重了,白清颜只敢在心里抱怨,我那还是第一次实践,就下那么重的手,疼的厉害,连着几天都是趴着睡的,哪还敢继续约你出来……
      “那清清,你告诉我,你今天这又唱的是哪一出?”
      “我……”白清颜向旁边看了看,确定了他没有带工具,才想,许是对方拿了工具,已经实践完走了吧,这里也只有他的巴掌,就算是今天挨一顿,也不会太重。
      确定了这一点以后,白清颜才有点勇气说到:“你,你打的,太重了,所以,我想找别人试试。”
      “找别人试试?”白清颜听到男人笑出了声:“怎么?当初说不介意手黑,挨了一顿以后也没有异议,现在倒嫌我打的太重想要换人了?”
      “而且就算是想要换人,怎么还在网上给我发着每天的任务?一边享受着我对你的管教方式,一边又想找个下手轻的主约实践,清清你这想法倒是不错啊。”
      这男人说的对,白清颜没有说话,她现在,好像就是这个状态,很享受他的管教,也享受跟他实践的过程,只是苦了屁股而已,可她真的很疼,前半段的时候,她还是享受的,直到后半段,还没有挨够数量就已经疼得哭喊着的她,却在一段时间的休息后又重新被调整了姿势挨打,就已经从享受变成了煎熬。
      “我真的很疼……”
      “那你说说,上次为什么打那么重?”
      白清颜回想了上次,说到:“单词,没有背好。还有……大半夜喝醉了骚扰你……”想到那次喝醉了,白清颜还是很开心他一直陪着她聊天的。
      那天,这个总是威胁着要打烂她的小屁股的男人,一直陪她聊到了一点多,期间多次催促她睡觉,她却还是闹着不睡,最后还是打了语音过来唱歌哄她她才肯睡去的,只是第二天酒醒了以后,白清颜就被这个昨晚还温柔的唱着歌哄着自己入睡的男人告知,自己因为喝的太醉而攒了七十个板子,还是有点小害怕。
      而单词,则是自己那时想要考过六级而为自己设立的目标,结果放假以后松懈了,听写了三十个,十七个没写上来的,当场又为自己攒了一百七十个板子,换成了八十五个皮带,结果被那顿皮带给抽哭了。
      “还有呢?”眼前这个男人继续问道。
      “还有……”说起这个,白清颜更是一阵害怕:“让你监督我不要吃辣,结果偷偷吃了,闹进了医院。”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被他记了三十个皮拍以及五十个藤条,她也正是被这顿藤条给打怕了。
      “我有没有提醒过你,是一次重罚,有没有问过你,要不要分两次还完账?”
      “有。”当时,确实是有的,但白清颜也确实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自己在家DIY过,不是很疼,也想着,实践嘛,挨的多了才过瘾,所以就说了要一次偿还完。
      “所以,清清,打的重了,是我的错?”
      “不是,对不起,是我错了。”白清颜依旧摸不清在实践过程中这个男人的脾气,他可以很温柔很温柔的跟你讲道理,也可以很严厉的威胁着你,更可以脸上带着笑意语气却充满了危险。但这个时候,认错就对了。
      “错哪了?”
      “错在,不应该嫌你手重就私自去找别人约实践。”说到这,白清颜又看向了四周,这床,这桌子,这凳子,还有这大大的飘窗,哪一个不是实践的好地点,更明显的是,床上中央还摆着一个枕头,分明就是用来垫在小腹下面的,而且他是本地人,来了民宿,分明也是约了别人来实践的。而且,别的主不都是会观察小贝的状态而去确定要不要继续下去的吗?当时自己明明已经疼的忍不住了,他还是打了下去,这一点,白清颜确实是有些不满。但只是小小的不满,因为打完以后,他还是细心的帮她处理了伤处,也并没有打出破皮什么非常严重的伤,也是在白清颜的身体承受范围内。
      “怎么?不服气?”时湫当然听出了小丫头语气里的些许不满。
      他不明白了,明明是这小丫头想吊着自己脚踩两条船的,怎么还对自己不满了?若是嫌弃自己手太重,那也是她为自己赚来的,难道犯了错的小丫头,不应该被狠狠地揍一顿屁股,让她疼到以后不敢再犯吗?难道还要她在自己的疼痛范围内享受着这场实践从而以后犯更加严重的错误来换取实践吗?若只是想享受实践的过程,那要管教做什么?当时不是这小丫头提出来要自己管她的吗?这怎么还搞得好像自己做错了一样?
      况且,时湫本就不是个手轻的主,就算是只约普通实践,每次打的也是很重的,但也一定都是在对方的承受范围内的。
      “没有,我服。”小丫头满脸写着被迫服气的表情说着。
      “有话就说出来,今天都说清楚了。”时湫微微皱眉。
      “你分明,分明就是……”小丫头后面的话说的极轻,但时湫还是听到了,她说:“也约了别的女孩儿来实践。”
      “证据呢?”时湫被气笑了,怎么还在自己做错了以后,反倒也给他安了个同样的罪名,还是莫无须有的罪名。他可因这小丫头又勾起了实践的瘾,又是为了这小丫头忍了两个多月没有揍人了。
      “你分明是本地人,怎么还要出来住?”看着眼前的小丫头用手指着床上的枕头,像是抓到了铁证似的说着:“那个,不就是用来垫在小腹下面的?”
      时湫看着自己当时靠在床头用电脑时随手扔到一旁的枕头,不禁笑了出来,随手一放,竟还成了自己偷偷找人实践的证据了?
      “谁规定的本地人就不能出来住了?谁规定的枕头就一定要放在床头?”
      “你这是强词夺理。”
      “嗯?”时湫有些惊讶这小丫头眼看的就又要挨一顿重罚却还能这样跟自己没有证据的乱指。
      “本,本来就是,谁家枕头放在那里啊……”看来这小丫头还是知道害怕的,听到自己带有威胁的语气,气势立马没了一半。
      “我没有像你一样偷着约别人出来实践。”时湫直接说着:“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想说的?”
      眼前的小丫头半信半疑的看着自己,继续说道:“我第一次实践,不知道程度,要你打我还嫌你手重是我不对,可是,你也应该观察我的状态啊,我已经很疼了,已经够了,不是应该停止了吗?”
      听完以后,时湫似乎知道了小丫头的不满在哪里,他开口问道:“什么样叫已经够了?”
      “我不想再挨了,想停止实践了。”小丫头天真的回答。
      “意思是,你挨舒服了,就是已经够了,是吗?”
      小丫头似乎是想了想这句话,随后认为对的点了点头。
      “清清,你认为实践是什么?”
      “打,打屁股啊。”
      “那管教呢?”
      小丫头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打屁股。”
      “这么说,他们有什么区别?”时湫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所在,原来这小丫头都没有搞清楚纯实践和管教的区别,就要自己去管教她,但还是用着纯实践的想法约了这场管教。
      小丫头似乎想不出两者的区别,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纯实践,和管教有什么区别?白清颜确实是不知道两者之间的区别,甚至只是认为,管教只是为实践找了个借口罢了,不然约了实践,都不知道要打多少,为什么要打这些,那还怎么进行。
      面前的男人突然站了起来,白清颜后退了两步,他直径走到了灶台那里,拿了两瓶两升的矿泉水,白清颜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清清,靠着墙站好。”听到男人的命令,白清颜不敢有一点犹豫,靠着墙站着。
      “胳膊伸直了。”时湫将一瓶水塞到了白清颜的手里,看着小丫头惊讶的表情,满意的笑了出来,随后将另一瓶水塞到了她的另一只手中:“伸直了,衣架不许掉。”男人说着又从一旁的拿来了衣架放到了她伸直了的胳膊上:“掉一次,十个戒尺。好好想想纯实践和管教间到底有什么区别。”
      “啊……”
      白清颜绝望得拎着水罚站,时湫坐到了一旁悠闲地看起了书。
      可是这一手两升的水,举着也还是受不了的,没一会儿,衣架便掉了四次,时湫也看她实在为难,让她将手放了下去,只是拎着水瓶去想。
      站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白清颜终于是忍不住了,主要她还是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区别,不都是打屁股……
      “琴先生。”白清颜只得开口。时湫的昵称只有一个Q,头像则是他弹钢琴的时候拍的一张手部图片,白清颜便叫他琴先生。
      “想到了?”时湫正靠着床看着书,听到白清颜叫他,转头去看她。
      “没有,你告诉我吧,我,我坚持不住了。”
      “加三十戒尺,过来吧。”
      看着小丫头也是站了很久,认为她也已经站够了,时湫起身让她放了水站到自己面前,他看着规规矩矩站着的小丫头,还是有些心疼了,伸手替她轻揉着胳膊:“纯实践,确实只是单纯的打屁股。管教便不一样了,你要我管你,我便有责任将你管好,当你犯了错,我自然也有惩罚你的权力。纯实践的目的是双方都满意了,都舒服了,而管教的目的则是要让你记住这个错误,让你以后都不会去犯,什么样的惩罚是让人想到这个错误便不敢再犯呢?”
      “疼?”白清颜小心翼翼的问着,确实,挨了那顿打以后,以后喝酒和吃辣的时候都犹豫了好久,最终也只是吃了一点点,而单词,每天也都有好好背了,犯的错确实比原来少了很多。
      “疼舒服了自然是不行的。”时湫停下了帮白清颜揉捏的手问道:“所以,你想要纯实践,还是管教,还是今天以后我们解除了关系都在去另找他人?”
      白清颜听到他这样问,看着他,解除关系,她自然是不舍的,纯实践挺好的,可管教确实让她改变了一些,可是,不管哪个,都有个缺点,就是,时湫打人,确确实实是疼的,可,白清颜却又有些怀念当时的感觉了,尤其是挨过打以后,时湫温柔的帮她按摩,陪她休息。
      看着眼前的小丫头犹豫的样子,时湫便知道,她肯定是舍不得与他解除关系的,那既然这样,今天,便就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敢脚踩两条船的坏小孩儿,不过,在教训之前,应该带她去吃顿饭,已经到了饭点,吃饱了才有力气,而且自己的工具还在车里的后备箱放着,找个借口,让这小丫头自己背上来。想到一会儿可以欺负这不听话的坏小孩儿,时湫就开心,说话带了些笑意:“不如就,以后想挨打,便直接跟我说了,约了时间便出来,我可以下手轻一些,会在你的心理承受范围内。而犯了错,自己便来找我领罚,至于下手如何,会在你身体承受范围内。”
      白清颜想了想,问道:“不犯错,不会打太重,是吗?”
      “嗯。”
      那还犹豫什么,之前不想跟时湫再约出来实践,不就是因为他打太重把自己打怕了吗,既然不犯错就不会打太重,那还犹豫什么,白清颜当即就立马点头答应了,不犯错就好了嘛,即便是真的犯了,他不知道不就好了嘛。
      “呵呵。”看到小丫头点了头,男人笑了出来:“很好。”男人站了起来:“清清,这次这顿打我便给你记下了,想必你今天也是做好了实践的准备吧,一会儿便来还账吧。”
      白清颜立马后退了几步,光想着以后,忘了当下,她现在,可不就是正背着一条罪名嘛,还是一条,估计有十条命都还不起的罪……
      “先去吃饭吧,今晚跟你舍友说一声,我帮你再开一间民宿,在外面休息两天,周一差不多可以坐得下了。”男人一边穿衣服一边说着。
      一旁的小丫头吓得双手捂着屁股,连连往大门那边退:“我,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男人直接拉着小丫头的胳膊,一起出了房门,到了停车场,把她塞进了车里。
      白清颜无奈叹气,谁叫自己贪心来着,用屁股还吧,也庆幸这男人没当场就罚了吧,还能带她去吃一顿饭,换做脾气爆一点的主,这会儿早就趴在床上下不了地了吧。
      “话说,你是怎么找到我房间来的?”时湫开着车也无聊,便跟白清颜说着话。
      “谁知道这是你的房间啊,我要去的是A区711,这小区也真是奇怪,分了AB区,房间号竟然还是一样的,而且还这么巧是你的房间。”
      “墙上贴着那么大的字母你没看到吗?而且不知道怎么不去问路?”
      “我问了的,只是……”白清颜没有再说下去了。
      “嗯?”
      “哎呀,反正都找错了,还找到了你这里,证明我们有缘,还纠结这些做什么呀?”白清颜笑着说着。
      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当时急着去实践怕误了时间而没有注意到那么明显的两个字母,也不会去承认自己问了路结果人家说是往东走结果自己刚好走了反的方向呢……
      “呵呵。”时湫也没有在追问了,他大概也猜到了,这小丫头分不清东南西北,找不清路走错了,不过,这一次的走错了路,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很庆幸这小丫头没有落到那种败类的手里,不然,两个人都会后悔。
      到了餐厅,将小丫头喂得饱饱的,小丫头在餐厅赖着不想走,不过最后,时湫还是开车回了民宿,楼下,男人打开车的后背箱,小丫头看到里面放着的东西立马傻眼了。
      “你,你不是说,你没有约其他女孩儿,那,那这个怎么解释?你明明,连东西都带来了。”
      “家里没地方放,就顺便带了出来。”这两天,时湫的姐姐跟她老公吵架,借了时湫的地方住,将那里霸占成了她家,还带了几个姐妹一起,时湫只得出来住,也习惯了,每次他姐姐跟他姐夫闹别扭就会投奔他,但每次也都是被他姐夫开开心心的接回去的,变相的撒狗粮就算了,还霸占了狗窝,不过时湫倒也没什么怨言,毕竟他姐姐从小也是很疼他的。
      “是吗?”白清颜就是不想让他把这堆东西带上去,虽然知道自己应该挨了这顿打,但能撒娇还是要撒的,万一男人心疼了就会打的轻些了呢:“我才不要用别人用过的东西,你去丢了,再买套新的回来。”
      时湫皱了皱眉头,这小丫头怎么还挑起来了,这些东西明明都是她自己选好两人一起买回来的,怎么可能会用在别人身上。
      这明摆了不想挨打的态度,叫时湫直接扔了背包到她身上去:“你若不想,我也不会强迫你,以后随你想去找谁,我也不会去管你。”说完以后,他关上了后背箱就往外走着。
      白清颜被他的态度吓到了,刚刚还贴心的帮她系安全带,开车门时挡着她的头的温柔体贴男人,怎么说不要她就不要她了?她就是,想撒个娇,也不是真的要他扔了这堆工具啊,毕竟这里面也有自己掏钱买的,怎么可能说扔就扔了啊。
      “对,对不起嘛。”白清颜抱着那一大包工具追着:“我错了,琴先生~阿琴,阿琴~”本想着拽一拽男人的袖子撒撒娇,但怀里抱着这一大包工具,腾不出手,只能一边小碎步跟着,一边叫着他。
      直到跟进了电梯,时湫才重新看她:“不是要扔了吗?还带进来做什么?”
      “别,我真的知道错了。”看着男人似乎是真的生气了,白清颜立马收起了玩闹的表情,认真的说着:“很想,和你继续实践,虽然是疼了些,但,但我喜欢……这次真的是我做错了,我跟你道歉,你别生气,回去以后,你用什么打我,怎么打,打多少,我都不会反抗,我真的知道错了。”白清颜现在确实是后悔的很,自己当初真的是脑子有病才会想着去找其他人,重点就重点呗,除了这一点,这男人真的是哪哪都好,既有严主的严厉,也有温柔主的温柔,而且还有颜有身材,以前没有去约实践的时候,有时间还会带自己出去玩,放假都是天天跟自己网上说话的,其他贝贝都在抱怨自己的主不理他们,互动频率太少,而自己的这位却是天天跟自己都有互动,真的是,脑子抽了才会想着去找别人……
      男人看着一脸真诚的小丫头,有些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知道了。”听到她这样讲,心里开心了,气也消了一些,想必是真的后悔了吧,不过后悔归后悔,一会儿要揍得板子,要抽的藤条,一下也不会轻,一样也不会少,谁叫这小丫头敢有背叛自己的想法的,还那么轻易相信别人,想当初,自己可是带着她玩了好久她才同意跟自己出去实践的。
      “你……没生气吧?”白清颜小心翼翼的问着。
      时湫开了门,带着小丫头走了进去,关门,笑着说道:“你觉得呢?”
      “没……有……吧?”白清颜也笑着,看他表情,似乎,不生气?
      时湫拿过了背包往床边走去:“我相信你一会儿就会知道我生没生气了。”说没生气是假的,不过知道小丫头其实就是怕疼了,最后也还是选择了自己,气也就消下去一些了,然后又想到又可以亲手收拾这个欠揍的小丫头,让她的屁股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气便又消了一大半了,至于剩下的,在收拾完以后,自然也就没有了。
      “一会儿啊……”白清颜也还是害怕的,虽然是喜欢和他实践的感觉的,但疼是真的,害怕也是真的。
      “嗯,刚刚在餐厅也休息够久的了,直接开始吧。”时湫边说边从包里拿着工具,每拿出一样,还挥两下,吓得一旁的小丫头只是捂着屁股没有了其他的动作。
      戒尺,实木小板,竹尺,男人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望向了一旁的小丫头:“这样吧,你过来趴好,我们边热身,边准备工具。”
      “啊?”白清颜愣了一下,怎么还能边热身边准备工具,一只手打我一只手拿工具吗?也不方便吧?
      “怎么?两个多月没挨打,规矩都忘了是不是?”时湫声音提高了一些:“过来!”
      白清颜不敢再犹豫了,立马走了过去趴到了时湫的腿上。
      时湫将那大包递给了白清颜:“将工具,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摆好。”
      白清颜欲哭无泪,这男人真的是完全拿捏了她,知道她害怕,还叫她自己拿工具……
      没等她多想,时湫的巴掌便落了下去。
      “啪!”一下,然后掀起了她的长裙:“快点啊,再磨蹭,一会儿就先赏你一顿藤条。”
      “别,我拿。”白清颜立马将手伸到书包里,身后的巴掌也落了下去,巴掌落在白清颜的屁股上,两个多月前的感觉再一次回来了,疼,但是也很喜欢。
      白清颜一拿就是根藤条,将它放的离时湫远了一些,第二下拿出来的又是个细细长长的东西,看到后白清颜立马将它扔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不要这个……哇啊!”这是一根被时湫精心加工过的柳条,最粗的地方都没有白清颜的小指粗。
      身后一记重重的巴掌打了下去,随后,男人褪掉了小丫头的内裤,露出了被扇的有些粉嫩的小屁股:“拿回来。”
      “这个,疼……”白清颜伸手拿着,上次她挨过这个,只是开始正式惩罚前让时湫给她试了一下,就一下,白清颜疼的立马捂了屁股喊着不要了。
      “啪!啪!啪!啪!”时湫连着拍了四下,让颜色又深了几分:“放好。”
      白清颜只得听话的放好,身后的巴掌继续打着,白清颜再次找着工具,这次要拿个轻一些的出来,她想着,摸着摸着,摸到了一个薄薄的凉凉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钢尺,这些她就高兴了,这尺子她自己试过,连着打了百十来下都不疼,也顶多是有点红了而已。
      就跟,时湫现在帮她上的这颜色差不多,淡淡的红色,就像没熟的水蜜桃一样。
      “啪啪啪啪啪……”时湫稍微加重了力气,一下一下打着:“快点,什么时候拿完了,什么时候结束热身。不然到时候热身就给你揍的红红肿肿的,我可不管。”
      白清颜听了以后立马又去拿下一样,不再去摸它是什么了。
      没一会儿,床上堆满了白清颜一样一样拿出来的工具,她都好奇,这么多工具是怎么塞到这个书包里的,难怪刚刚抱的那么重,这大概是时湫所有的工具了吧,少说也得有三十几样,其中,有那么几样是她和时湫当时一起选的。
      时湫也停了手,看着眼前这个欠揍的小屁股被自己均匀的染上了红色,摸上去热热的,很是满意。
      “趴到床边去。”男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杰作,那小杰作便自己听话的挪动了地方。
      “七十戒尺,先罚了这个。”时湫拿着那个有三指宽的竹制戒尺说着。
      白清颜双手握在一起,刚刚忍住了想要摸屁股的冲动,现在有些凉凉的戒尺贴上去,便知道,热身结束了,正式的惩罚已经开始了,巴掌还好,力度是她能接受的,程度也是她喜欢的。
      “啪!”第一戒尺打了上去。
      “啊!”疼痛感在小丫头的屁股上炸开了,小丫头两条小细腿来回搓着,似乎是想要赶走疼痛,看着小丫头屁股上出现的颜色更深的一道印子,男人笑了一下,举起戒尺,第二下,分毫不差的继续打在了那个印子上面。
      “哇啊!”小丫头被打的上半身弹起,随后被男人又一掌按了下去,他好心提醒道:“小丫头,你可趴好了,离开了原来这位置,可是要重新打的。”边说着,右手抬起又是一下落在了那个深红的印子上面。
      “啊,啊——知,知道了,疼,好疼,能不能,换个地方……”白清颜被按住了上半身,只有下半身随意动着,不管怎么扭动,疼痛丝毫不减。
      男人看着被自己连打了三下的地方,颜色明显比旁边深了很多,微微发肿,确实,可以换个地方,他再一次举起戒尺,换了一个地方,依旧用力的抽了下去。
      “啊——唔——疼,疼……”还好有男人压着,不然这一下足以让小丫跳起来就跑,那一下虽是换了个地方,但却是直直打在了她嫩嫩的臀腿间,嫩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啪!”这一下又换了地方,但依旧不好受,白清颜感觉自己的屁股炸开了般的疼痛,同时也感受到了时湫的生气程度。
      “啪啪啪啪啪……”几下的连打照顾到了小丫头小巧的屁股,打的小丫头惨叫连连,男人却还是不动声色的挥着戒尺,直到打完了那七十下才停了手。
      “唔,呜呜……疼,疼啊……”小丫头一个劲的回着头,想要看看这个丝毫不放水的男人把自己打成了什么样子。
      男人拿过小丫头的手机让她解锁,给她拍了照,小丫头看了一眼就被吓到了,整个屁股肿了起来,臀峰处是紫色的圆圈,中间是淡淡的青色,另一边的肉泛着白色,周围也是紫色的痕迹。
      小丫头看完以后伸着手去摸着,温度热的吓人。
      男人捉住了小丫头不听话的小手,上来就是一戒尺,小丫头吃痛的收回了手。
      “挨打的规矩都忘了?”说话间,男人不忘往小丫头的屁股上补了一板子。
      “唔——疼,对不起,不敢了。”
      白清颜趴在床上休息着,时湫在她身后帮她揉着,抹了些润肤乳,按摩着,白清颜享受着这难得的不用挨打的时光。
      时湫知道,这种程度,小丫头还是受得了的,或者说,这才是实践的刚刚开始,打成这样,涂抹些润肤乳,加以按摩,刚刚的紫色已经完全消失,泛白的地方也只是比其他地方颜色深了一些,小丫头的屁股比刚刚肿的高了些,但依旧不妨碍一会儿惩罚,这样的红肿,这样的程度,才是重罚之前的热身,为了能够让这不听话的小丫头挨更多更重的惩罚的热身。
      而此时的小丫头,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趴在那里享受着,还在看着照片研究,好奇的发问,为什么刚刚看的那么严重,现在却看的好多了,明明挨了那么重的七十下戒尺,为什么看起来却伤的不是很严重。
      身后的男人笑着,因为按摩了啊,若是现在就打的严重了,之后该怎么下手呢?当然要按摩好了,再继续狠揍。
      这样一个发红发肿的屁股,引起了时湫深深的欲望,他恨不得立马拎着板子将小丫头狠狠地不间断地痛揍一顿,但俗话说得好,短暂的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他当然要为了能让她挨更多更重的打而好好做准备。
      “休息够了没有?”时湫收了手轻拍了两下:“把那黑色的皮拍给我。”
      白清颜乖乖听话,这皮拍她上次是挨过的,看着很小巧,但一下也能照顾到了她半个屁股,疼痛面积也很大,而且这个疼还跟戒尺的疼不一样,不似那种炸开般的疼痛,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疼痛。
      “站起来,面对着墙,手放到头上不许动。”时湫拿着皮拍在手上拍了两下命令到。
      白清颜乖乖照做,只希望他能看在自己这么乖的份上少打两下,下手轻点。
      时湫走到白清颜身边,比划了两下说着:“你不是想知道我到底有没有生气吗?清清,就二十下。”
      话音刚落,男人举起了那漆黑色的小皮拍子,胳膊抡圆了往小丫头微微发肿的屁股上抽了上去。
      那红色的肉瞬间凹了下去,再次弹起来的时候,微微抖动着,伴随着小孩儿痛极了的惨叫声,那半边臀肉渐渐发红,变肿,明显比另一侧肿高了好多。
      小丫头被揍得往前走了一步,趴在了墙上嘴里不停叫着,眼泪瞬间流了出来,还没等怎么缓一缓,右边迎来了与左边相同的疼痛,又是一阵惨叫,她直接将手伸到了后面摸着,整个屁股被打的疼痛发麻,手背轻轻搓着,怎么都赶不走疼痛。
      时湫一只手捉起了那只在屁股上到处游走的小手,连同另一只手一起,举到了小丫头头顶,压在了墙上,命令到:“往后站站,手扶好,腰塌下去,小屁股翘好了,或许我还能高兴一些,下手轻一些。”
      “呜呜,疼,我错了,真的知道错了,疼,疼……”摆好了姿势也不忘喊疼的白清颜,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时湫的生气程度,他怎么可能不生气,举个不恰当的例子,知道自己辛辛苦苦追到的妻子出轨了,对象还是个仅仅相处了五天的渣男,哪个男人能不生气啊?
      “加十下。手再过来,可要挨板子了。”时湫说着,随后放开了白清颜的手,轻轻压住了她的后背,另一只手举起皮拍,左一下右一下的抽在了这个红红的小屁股上面,虽然力气收了一些,但依旧打的这两个小肉团乱颤着,主人也跟着惨叫着,挨完了这二十下打,白清颜的屁股彻底肿了起来,臀峰处也出现了硬块。
      白清颜的双腿颤抖着,屁股疼的要命,还不让她去摸,也没叫她休息,只是双手撑在墙上罚着站,不过罚站途中,那男人还是心疼她的,帮她轻轻揉着,好叫那小硬块快些散去。
      揉的差不多了,时湫也叫白清颜爬到了床上,自己在一堆工具里思考着,下一样,要用什么让那个欠揍的小丫头好好痛一番呢?
      此时的小丫头正在看着手机里自己屁股的惨状,整个屁股肿起了一指高,虽然之前的青紫都神奇般的消失了,但取而代之的是更深的红色,她现在非常希望自己不要那么抗揍,这样还能少受一点苦。
      时湫看着那一堆工具,嘴角慢慢勾起,伸手拿起了藤条,本想着最后再用,但又想了想,挨完了藤条,再挨一顿皮带,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时湫拿着藤条随意的挥了两下,吓得趴在床上的小孩儿立马惊恐的回头瞪着那食指粗的藤条。
      “躺倒床上,双腿举起来抱好。”时湫发话了。
      虽然白清颜很想听话的照做,但处于对藤条的恐惧,她还是犹豫了,更何况还是配着那样恐怖的姿势。
      时湫看着不愿挪动地方的小丫头,随意的弯了弯藤条说着:“三个数。”
      时湫准备倒数,这下哪还敢在犹豫,没等时湫开始,这小丫头立马摆好了姿势,由于动作过大,还牵扯到了之前的伤痛,躺在床上抱着腿又是一阵眼泪。
      时湫拿着藤条在白清颜的屁股上比划了两下,随后说道:“没有数量,打到我满意为止。”
      被吓到的小丫头又流出了几滴眼泪,颤抖的说着:“是。”
      “嗖——啪!”
      “哇啊——”
      一藤条下去,男人满意的欣赏着小丫头痛苦的表情,顺手扶住了她即将落下去的腿,往上推了推:“抱稳了,若是掉了下来,后果自负。”
      “嗯,唔——疼,阿琴,疼……”白清颜当然知道他说的后果是什么,试想,被戒尺皮拍已经打肿了一圈,又顶着藤条印的屁股重重的压在床上,会是什么感觉?拼了命的也要抱稳了不让自己体会到这种感觉。
      “嗖——啪!”第二下藤条紧挨着第一下,打的小丫头小腿弯曲左右摇晃,嘴里一个劲的喊着疼。
      “嗖——啪!”第三下也是紧紧的贴着第二下,时湫的藤条很好的掌握了力度和方向,只需每个地方抽一下,便能让那块肉肿起一道棱子。
      若说上次的五十个藤条时湫还收了几分力气,不至于每一下抽的肿了起来,这次这藤条时湫可并没有打算放过,他要让这小丫头好好的见识见识自己使用藤条的技术,不仅仅是屁股,他要让她的双腿也跟着布满藤条愣子,让她再也不会想着离开自己,再也不会想着去找别人约实践。
      小丫头的屁股就那么大点,随着时湫手中的藤条一下下的抽打,一条条棱子争先恐后的往外冒着,没一会儿,便布满了小丫头整个屁股,小丫头也早就哭的没了力气,等时湫下一藤条落到她臀腿间的那块嫩肉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身体向一旁倒去,眼看着屁股就要和床来个亲密接触,时湫一把扶住了她,将她推了回去。
      “呜啊,啊啊啊,呜呜,呜,阿琴,疼,受不了了,呜呜,呜哇——”白清颜双手依旧抱着大腿,小腿弯曲压在双手上面,手往下一点便摸到了屁股上的藤条印子,一下一条棱子,肿的很明显,烫的吓人。
      “休息一会儿。”时湫放下了藤条,扶着她让她在床上趴好。
      白清颜依旧流着眼泪,偷偷看了看时湫,屁股疼的厉害,每一寸肉都在散发着疼痛与热度,但她不敢自己去摸,她想抱着他哭,想让他帮她揉揉,帮她上药。
      时湫看着偷看着自己的白清颜笑了笑,帮她拍了照,随后坐到了她身边,拍了拍自己的腿,伸出了胳膊,白清颜看到后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忍着痛爬了过去,上半身伏在他的身上,双手抱住了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身上放肆的哭着。
      “呜呜,呜哇——呜呜,疼,疼,阿琴,我错了,对不起,真的不敢了,呜呜……”她喜欢这样抱着时湫哭,不觉得丢人,喜欢在他怀里撒娇。
      时湫轻轻帮她揉了揉屁股,又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不知道过了多久,本来坐着的时湫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小丫头压着斜靠在了床头,但他始终没有反抗,只是继续搂着她轻轻安慰着,时湫察觉到了怀里的小人儿没了哭声,只剩下了轻微的抽泣声时,便知道她已经缓了过来,揉了揉她的头,想叫她摆好姿势继续受罚,可目光转到她的屁股上的时候,却犹豫了。
      时湫是一个喜欢施虐,并享受责打过程与她们痛苦表情的人,他在圈子里向来都不是一个手轻的主,他可以对人很温柔,但也可以一丝水都不放的打完规定的数目,打到他认为可以了的那个程度。因此,圈里与他实践过的人都称他为笑面魔鬼,不论是长相还是声音都温柔极了,但抽起人来,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力气和技术,最恐怖的是,他可以一面笑着与你说话,一面用力的将你抽的泪流成河,让人不禁怀疑,与自己笑着聊天的和挥动工具打向自己的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而他约实践,向来都是打完事先说好的那个数目以后才会停止的,不管打成什么样子,只要不会对身体产生影响,只要人还受得住,他都不会停止。
      但现在,时湫看着怀里这个抓着自己衣领虚弱的趴在自己身上抽泣的小丫头,看着那个布满藤条印子的小屁股,却想要结束这次的惩罚了。明明她受的伤,还没有上次严重,明明她还可以再承受更多的责罚,但他心里却生起了一阵阵的心疼,不舍得再继续下去了。此刻的他,更想要抱着这个眼角带泪的小丫头,不想放开,更喜欢怀里的小丫头抱着他撒娇的样子,更享受她对自己没有一点防备,完全信任的抱着自己的感觉。
      时湫搂了搂怀里的小丫头,低头贴近了她的耳边,轻轻揉着她的屁股,问着以前从来都没有问过的话:“可还受得住?还要继续吗?”
      只要这怀里的小丫头摇着头撒着娇说一声疼,不想再继续了,那时湫就立马可以结束了这场惩罚,专心的帮她处理伤势,温柔的帮她揉伤,耐心的安慰着她,哄着她。
      小丫头并没有立马回答,而是将头往他怀里蹭了蹭,似乎很不愿离开这个怀抱,时湫正准备放了小丫头帮她处理伤势的时候,小丫头开口了:“还,还受得住……你继续打吧。”声音中带有着颤抖,明显是怕了。
      “想好了?”
      白清颜从这个让她不舍的男人的身上离开了,跪在他两腿间,虽然也想坐下,但屁股上的疼痛只能让她用这个姿势跟他说话:“嗯……还,还有多少?”白清颜是在害怕,但她不是在害怕挨打,而是害怕他问出这句话,自己说了受不住不想挨了以后,会叫他失望,会以为自己没有诚心认错,疼一疼无所谓,反正她相信这个男人不会把她给打坏了,只要在这次惩罚过后,能让这个男人不要再生气就好,多重的惩罚也是自己该受的。
      “四十皮带,十戒尺。”本来,还有打在腿上的藤条,时湫给免掉了,本来,数量是这个的两倍,时湫没有忍心说出来。但既然这小丫头确实还想为自己的错误继续付出代价,那之后的惩罚太轻,也会让这小丫头起疑了吧。
      白清颜听了以后轻轻点了点头:“受得住……受得住吧?”前一句是说自己受得住,后一句则是再问,自己的屁股还受得住吧。
      时湫笑了出来,摸了摸她的头:“受得住。”屁股当然没问题,这小丫头虽然忍疼能力极差,但承受能力却极好,抗揍的很,正是时湫喜欢的那种类型,可以毫不费力的将她打的梨花带雨,又可以保证不会伤到她的身体。
      时湫又帮着揉了揉,随后找来了椅子,让小丫头跪了上去,椅子上有软软的垫子,也不至于太难受了。
      时湫拎出了那条专门定制的皮带,长度正好,他可以将它对折成两半狠狠抽打,也可以就这样站的远一些,将它当成宽厚的鞭子使用,还可以,将它拆解成一小段,留出适合的长度来教训小丫头。
      时湫选择了第三种,因为这样可以站的离小丫头近一些,随时查看她的状态。
      白清颜看着时湫将那条上次把自己抽哭了的皮带,就一阵发抖,紧紧的抱住了椅背安慰着自己,上次的八十多下都挺过去了,这次四十下肯定也没问题的。
      时湫调整了一下角度,随后举起小臂,将皮带挥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精准的落在了小丫头的臀峰处,这个可怜的小屁股被抽的凹下去了一块,臀肉向上下两侧堆叠的,随后又迅速恢复原状,那些密密麻麻的藤条印子消下去了一些,换成了一个宽厚的皮带印子,横在了屁股中央。
      这一下自然是把白清颜打得连连惨叫,眼泪直流,她紧紧抱着椅背,小腿不由得在椅子上拍打着,本就被藤条抽出了硬块,现在这皮带又落在了那些硬块上面,疼痛感翻倍。
      “呼——啪!”又是一下狠的落了下去,小屁股上有出现了一条新的皮带印子,慢慢取代着之前那些藤条棱子。
      被藤条抽出的那些棱子,本来可以经过揉捏让里面的硬块消散下去,只是过程会痛一些,结果会让屁股更肿一些,但之后恢复起来会快一些。现在时湫用皮带抽打着,效果跟揉捏的结果差不多,都叫那些小硬块消散了下去,也相对起到了一些“治疗”的效果,只是不同的是皮带的抽打更加疼了些,但速度却更加快了些,但是打完皮带以后,虽然被藤条抽出来的硬块散去了,但又出现了被皮带抽打过得硬块,不过都是一些相对较大的硬块,揉起来方便了许多。
      四十下的皮带过后,小丫头无力的趴在椅背上,身后,男人检查着她的伤势,藤条的痕迹确实都没有了,但屁股更高更肿了,两边屁股分别有着掌心大的硬块,整个屁股就像是一块被烧红了的熟肉,一些地方红得发紫。
      时湫轻轻按压着这块熟肉,小丫头立马发出了声音:“嘶——诶,疼,你是不是,都给我打破了……”
      “没有。”男人使坏的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虽然力度不大,但依旧拍的她叫着往前躲着。
      “起来吧,过来趴好。”时湫坐到了床角,示意让小丫头爬到自己的腿上。
      小丫头慢慢悠悠的起身,艰难的走了过去,犹豫着,看着男人问道:“不能休息会儿吗?”
      “最后十下了,打完一起休息。”说着,男人从那一堆工具里拿出了一个两指宽一指厚的漆黑戒尺。
      反正也就十下了,白清颜爬了上去,两脚蹬在地上,忍一忍就过去了。
      时湫伸手揉了揉,随后将一边臀肉向外侧扒去,用戒尺轻轻拍了拍里面的那块嫩肉说到:“十下分别打在两边的这个地方,趴好了,手挡一下,这下不算,再加五下手板。躲了逃了之前打的都不算,再翻倍重新打,也就是打二十下。每打一下都报数,认错,忘记了便再加五下,听明白了吗?”
      白清颜轻轻点头:明白了。”那块的嫩肉,肯定很不经打,怪不得,只有十下的数目,白清颜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胳膊,等待着接下来的惩罚。
      时湫将戒尺竖了起来,用了不是很重的力度打了下去,虽然力度不是很重,但也足以让那块嫩肉肿了起来,颜色也深了几分,不过比起外面那些,不算是重的了。
      “啊!”毫无疑问,白清颜疼的叫了出来,扭动了两下屁股,又立马趴好了:“一,我错了,我不该随意找别人去实践。”
      “啪!”白清颜话音刚落,又迎来了第二下责打。
      “啊!疼……我错了,二,二,我不该随意找别人去实践。”险些忘了报数,还好还是想了起来。
      “啪!第三下落得比刚刚重了些,眼瞅着小丫头不听话的小爪子伸了过来,时湫一把抓住将它压在了后背上。
      “三,我错了,我不该找别人实践。”白清颜连忙报着数,疼的不由自主的想去挡,被他抓住了,应该不算是用手挡了吧。
      自然是不算她用手挡了的,但不听话的小丫头,也理应得到教训,时湫举起戒尺,左手放开了小丫头的手,继续让她里面的嫩肉露了出来,戒尺狠狠落下,打的那块肉迅速泛起了白色。
      “哇啊!疼,好疼,呜呜……”小孩儿想要去摸的手依旧被时湫抓住了,稍微用力压在了她的腰上,怎么还想犯第二次,必须加罚,他握着戒尺横在了小丫头的屁股蛋上面,抬手就是五下,打的小丫头挣扎着,喊着疼。
      “嗷!哎呦!啊!疼,疼……”
      “手能不能管好了?多少下了?”
      白清颜缓了缓,吸了吸鼻子说道:“四,四下了,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去找别人实践。”
      时湫放开了她的手,白清颜也乖乖的缩回了手,两只手握在了一起,时湫继续扒开了她的一侧屁股,用手摸了摸被打的泛白的地方,白清颜疼的倒吸了口气,时湫将戒尺贴了上去,又是一下狠的。
      “唔——五,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随便找别人实践。”白清颜两只手死死的握在一起,嘴里报着数,不敢再去摸了。
      时湫换了一边,力度减轻了一些,另一边的嫩肉也得到了五下的惩罚,时湫松开了手,两边肉合起来碰到一起的时候,白清颜疼的又哼唧了几声。
      时湫放下了戒尺,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手机拿来。”
      白清颜乖乖递过手机,时湫帮她拍了照,随后开始帮她按揉了起来。
      白清颜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屁股,整个屁股呈现深红色,臀峰处伤的最厉害,泛着紫红色,其次就是中间的嫩肉,虽然每边只挨了五下,但也高高肿起,像是刚煮熟的肉一样,又红又烫。
      白清颜试探性的将手伸到身后想要摸一摸,时湫没有阻拦,惩罚结束了,想摸就摸摸吧。
      白清颜摸到了两处大硬块,轻轻一按疼的厉害,中间的嫩肉也烫烫的,鼓起来很大,别说是坐下了,现在就连单纯的趴在这里动一下就十分的疼,万一,要上厕所,怎么办?这个男人真是狠心的很,打成这个样子,分明是不想让她好好度过这个周末了。不过,都打成这样了,他的气应该已经消了吧。
      时湫看着不停的在她自己屁股上乱窜的小手,轻轻笑了出来,气早就消没了,看到她白皙的手和深红带着紫的屁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不免生出了一丝的心疼,这小丫头原来多白啊,非要作出来一个这样的屁股。
      时湫抓住了那只小手:“好了,乖乖趴好,这硬块得揉下去。”
      “嗯。”白清颜乖乖的收回了手,听话的趴好:“轻一些。”
      时湫的动作自然是轻了许多,但还是弄得小丫头疼的想躲。
      时湫这次,确实也是手下留情了,打的还没第一次严重,第一次小丫头数罪并罚,屁股眼看的挨不了了,还罚了她的大腿内侧,中途也因为挡和姿势问题多加了好几十下的责罚,也难怪挨完了那次小丫头不想再跟他约实践了呢,第一次也确实是把她打怕了,以后也要收着一些了,毕竟,来日方长嘛,他有的是机会叫这小丫头受过他的每一样工具。
      按揉了一会儿,时湫找了毛巾帮她敷着,白清颜看着手机里刚刚的成果。
      “这刚挨完的藤条,看着要比现在严重多了。”白清颜说着,那张照片确实吓人,鼓起的愣子都泛着青紫,似乎每个地方再来一下都能瞬间破了皮。
      “一棱一棱的,不知道摸上去什么感觉。”虽然疼,但白清颜也是好奇,打成这样,摸上去也是凸一块凹一块的吧,不知道手感怎么样。
      “好奇啊。”时湫靠在床头看着她:“那下次,就从臀峰开始,一下一棱子,一直抽到小腿。”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说出来的话却十分吓人。
      白清颜咽了口口水:“不,不了吧,我还要穿裙子呢。”
      时湫笑了笑没有理她,他本来今天就想把她打成这个样子的,但最后还是留了情。
      时湫帮白清颜换了几次毛巾,屁股上的温度也下去了一些,他便坐在一旁敲着电脑,白清颜就趴在他身边看着,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办公的样子,戴上眼镜的他就是那种纯纯的禁欲风,也很好看,他敲打着键盘的手也很漂亮,就像是在弹钢琴一样。
      当初白清颜会选择加时湫为好友,也是因为他的头像,是他弹钢琴时拍的手部的照片,很好看,时湫喜欢听人家弹钢琴,也喜欢会弹钢琴的人,看着身边的时湫,觉得眼皮有些沉重,不知不觉的便睡着了。
      等时湫忙完摘掉眼镜,看向一旁的小丫头的时候,发现她已经睡着了,便笑了笑,收了电脑,动作轻柔的将药喷在手上帮她揉着,小丫头哼唧了两声,又沉沉的睡了过去,看来是真的累了,也对,喊叫成那样,也是很废体力的吧。
      时湫本想着再带她去开一间房,现在想想,其实两个人睡一间也不错,只是,要委屈自己躺一晚的沙发了。
      照顾好了小丫头,时湫便也睡下了,打人,也是很废体力的,不过,以他的体力,再收拾十个小丫头也没问题的。
      半夜,某个小丫头一翻身,疼醒了……
      白清颜睁开眼睛,伸手摸着自己的屁股,很明显的肿痕,委屈的揉了揉,稍微清醒了些,才发现自己不在寝室。
      看向一旁,看到了躺在沙发上蜷缩着的时湫,白清颜笑了出来,也难为这个男人了,188的个子,要挤在那么小的沙发上,不过,谁叫他把自己打的这么疼呢,让他委屈一晚上也不过分。
      揉了揉,缓了过来以后,白清颜又睡着了,可能是因为太困了,后半夜白清颜睡得很踏实,没有再醒来过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