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079 内容:1698

    三人行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1

        短篇   【全文】

       

       

        清晨的薄雾里的西苑小树林,是SP女高最美的地方之一。

       

        晨雾环绕的林间小道上,两辆自行车一前一后的掠过,前面的车子后座还载着一个,紧紧的搂着骑车人的腰,骑在后面车子上的是一个十分清丽秀气的漂亮女孩,两辆车一前一后来到了大榕树的下面。

       

        靠坐在老树下,厉臻有点点不高兴,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想到了一个很好的例证,对他们的论点很有帮助,她很想和邱晴好好讨论一下,可现在坐在她旁边的邱晴邱老师,正在看秀圆的几何试卷呢,试卷上晃眼的红字写着62分,而这可怜巴巴的62分还是费了邱晴的九牛二虎之力辅导来的,也是秀圆几何考试头一次突破60分大关。

       

        “秀圆”邱晴叫了一声,秀圆连忙放下了英语书,蹲到了邱老师的身边。

       

        D“你看看这道题,和我跟讲过的的例题基本一模一样,你怎么还是做错了”

       

        秀圆挠挠头,羞愧的笑了笑“还笑呢,转过去”邱晴命令道,秀圆原地转过了身子,两手撑地,冲着邱晴抬起了肥肥的屁股“啪~啪~啪~~~~”邱晴左右开弓的扇着

       

        坐在一旁的厉臻有点慌张的连忙打量着四周,还好,一大清早的,没人经过,但厉臻的脸还是忍不住泛起了红晕,虽然她搬到邱晴的宿舍已经好几个月了,已经开始慢慢适应这种打屁股的场面了,但是在这样的公共场合,还是让她不由得觉得尴尬和紧张。那边,秀圆已经挨完了巴掌,开始继续去旁边背英语单词了。

       

        邱晴也收起了试卷,把目光转向了厉臻。看着厉臻白皙的几乎透明的脸上泛起的淡淡的两坨红晕,邱晴明知故问到“你脸红个什么” 本来就要褪去的红晕又变得深了一点,“变态……” 厉臻撇撇嘴,轻轻的说到。“变态?那明知道我们变态,还要一天到晚和我们混在一起的人又叫什么?

       

        厉臻低着头没吭气,想了一会,才轻声细语的说了一句“准变态……”

       

        两个人目光碰到了一块,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厉臻第一次认识邱晴,是辩论队的第一次小组会上,申校长给同学们介绍辩论队的指导老师,一个苗条挺拔的身影站了起来,浓密的头发扎成一束马尾,作为高一年级的新生,厉臻以前并不认识邱晴,看着她,心里暗暗想到“这个老师好象很年轻吗,有资格当辩论队的指导吗”

       

        小组成员自我介绍的时候,厉臻一站起来,就引起了一阵小小的窃窃私语,这个一头乌黑直发、皮肤白皙透明、脸蛋清丽、神情冷漠的女孩,一入学就已经成为了SP女高里的焦点人物之一了,看到她竟然也入选了辩论队,大家难免要议论几句。 在随后一个月的相处中,等到邱晴确定了让厉臻担任了主辩的时候,厉臻已经彻底的信服了邱晴,从小到大,这还是她第一次对一个老师产生佩服信任的感觉,厉臻从小就是个心智成熟的和她的年龄不相衬的女孩,秀气美丽的外表下潜伏的是一个桀骜不驯的灵魂。对那些或婆妈、或虚伪、或名不副实的老师们,她总是格外的反感和轻视。因为家境好、学习好、外貌又出色,老师们对她倒是一向都很是优待的。

       

        而邱晴,在她们几次会议讨论后,就让厉臻明白了这个年轻的老师是一个智商和商都很高的女人,是辩论队指导的最佳人选。 厉臻的语言能力和逻辑能力都很强,非常适合辩论,再加上人又漂亮,对于让她担任主辩,队员们都很服气,而邱晴对她的态度呢,是一种很平等、很信任的严格要求,这种感觉让邱晴很喜欢,她最受不了某些老师假惺惺的亲热或是把她当小孩子看。邱晴也曾经几次当中指出她辩论中存在的问题,也都是非常有道理的,让她心服口服。

       

        于是,在邱晴的领导下,SP女高辩论队一路过关斩将,进入了决赛,而在之前的几次比赛中,邱晴对对方队伍辩论思路的准确预判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而此时,厉臻遇到了点小麻烦,就是她住的寝室开始集体排挤她,至于原因,也是很正常的,厉臻自己本来就是一个眼睛长在脑袋顶上的人,从来都不善于和别人相处。厉臻想换宿舍,可是除非是她一个人住,否则结果也许都差不多,一次,她偶然和邱晴讲到了这个问题,邱晴告诉她,可以申请搬到她的宿舍来,就说是为了方便辩论大赛做准备好了,于是就这样,厉臻搬进了邱老师的宿舍。厉臻第一次在邱晴的宿舍里看到秀圆也住在这里时,并没有吃惊,她不是一个爱大惊小怪的姑娘,邱晴只和厉臻介绍说,秀圆是她的小老乡,她在帮她辅导功课,当厉臻看到秀圆吃的、用的都是邱晴在开销时,也没有吃惊,她看外表已经猜到了秀圆的家境应该不是太好,而让她真正吃

      惊的是在搬进来后的第三个晚上,她和邱晴辩论训练后回到了宿舍,秀圆在卫生间洗衣服,她们俩打算换睡衣,邱晴叫了起来:

       

        “秀圆,我的白色睡裙呢”“哦,我正在帮你洗呢,你先穿蓝色的那条吧”

       

        邱晴走进了卫生间,声音突然高了起来“笨圆圆啊,谁让你用肥皂洗这件衣服了,要用专门的洗衣液洗的,否则会变黄的,你洗之前干嘛不问我一下,把屁股撅起来”紧接着,卫生间里就传来了“啪啪啪”的拍打皮肉的声音。

       

        厉臻忍不住探头看了一下,看到秀圆正俯身趴在洗手台上,而邱老师正一手撩起她的睡裙,一手挥舞着抽打秀圆的屁股呢。

       

        秀圆是个胖乎乎的姑娘,屁股更是又肥又大,小内裤只能遮住一半,两个大光屁股蛋子都掉在外面,被邱晴抽的胡乱的颤动着

       

        _ 厉臻顿时看傻了,连忙逃回到自己的床上,耳朵听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又打了十多下。一会儿邱晴和秀圆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两个人都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厉臻也没吭气,只是这个晚上翻来覆去的,没怎么睡好。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厉臻隔三差五的就要目睹邱晴惩罚秀圆的屁股,多是用手,有时也用拖鞋、皮带或者是衣架子,说打就打,有时候在外面人少的地方,也直接动手。

       

        厉臻完全不了解秀圆,秀圆总是笑嘻嘻的,紧跟在邱晴后面,吃饭、睡觉、出去,只要邱晴没说不让她跟,她就跟着,从来没有其他的朋友和自己的活动,周末也从来不回家。她帮邱晴做所有她能做的事情,洗衣服、打开水、洗碗、按摩,甚至帮邱晴洗脚。

       

        有一次,她们三个人一起到学校礼堂看表演的时候,厉臻在洗手间听到了两个女孩子在议论秀圆,说她挺不要脸的,为了拍邱老师的马屁,简直是在给邱老师做丫鬟。

       

        晚上,看到秀圆又打好了洗脚水,端到邱晴脚边,开始用手细心的帮邱晴洗脚的时候,厉臻实在有点忍不住了,她问道“邱老师,你不是洗过澡了吗,干嘛又洗脚”

       

        “为了舒服啊”邱晴看着手里厚厚的小说,头也没抬就回答了,秀圆照例咧着嘴笑了笑,继续帮邱晴按摩这每一个脚指头。

       

        厉臻实在忍不住了,趁秀圆去倒洗脚水了,马上开口到说道:“邱老师,今天我听到有同学议论秀圆和你了,说她是你的丫鬟,这样不太好吧”

       

        邱晴这才把头从书本上抬起来,若有所思的看着厉臻,平静的问道“有什么不太好”

       

        厉臻愣了愣,说道“对秀圆不太好啊……”

       

        邱晴微笑了一下,没说话,等到秀圆又进来了,直接问她“秀圆,有同学说你是我的丫鬟,你生气吗?”,秀圆呆了一下,马上又笑了起来,笑嘻嘻的说“我本来就是邱老师的丫鬟啊,干嘛生气” 邱晴扭头看向厉臻,扬起了眉毛,那表情好象在说:怎么样,你满意了吗?

       

        厉臻无话可说,只能摇摇头。说实话,厉臻有动过搬出邱晴宿舍的念头,她也觉得邱晴和秀圆的关系不太正常,每次看秀圆贴身的伺候邱晴,或者邱晴惩罚秀圆的大肉屁股的时候,她都不由的觉得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又别扭、又有点不好意思,反正就是很碍眼的感觉。

       

        可是呢,与此同时,她和邱晴的关系却越来越融洽亲密了,厉臻从小性格冷淡,和父母也很疏远,又没有兄弟姐妹,现在甚至连一个称的上朋友的人也没有,小时候倒是也有过一两个所谓的好朋友,长大了以后,她高傲的性格让她更加的孤独了,她好象也不稀罕有朋友,有同学象她示好,也通常被她直接无视。

       

        而邱晴,却让她慢慢的产生了一种依赖感,既是让她服气的老师、又是可以交心的知己,她们无所不谈,邱晴可以了解她,也能帮助她,厉臻从没有对一个人产生过这种亲密的感情,有什么事情都愿意和她分享和倾诉,所以,她很是舍不得疏远邱晴。

       

        可不管怎么说,她对邱晴动不动就修理秀圆的屁股还是很难接受,秀圆是高二的学生,比自己还大,这么大的姑娘了,屁股怎么这样随便的被人摆布呢,实在是有点变态啊。

       

        这一天,厉臻下了晚自习,拿钥匙开了宿舍的门,迎面就看见秀圆一丝不挂的站在客厅的正中间,双手高举托着一根藤条。厉臻慌忙的关上门,傻愣了半天,只好红着脸冲进了自己的卧室,她一个人住小间的卧室,邱晴和秀圆住另一间大点的,关了卧室门,却忍不住支着耳朵听门外的动静。

       

        要知道,虽然秀圆的屁股她是常见了,可今天这样光溜溜的身子,厉臻也是头一回看到呢,那年轻女孩浑圆肉感的白嫩身体还是挺刺激人的眼球的,厉臻现在一闭眼就能看到。

       

        “哎呀、哎呀…”门外传来秀圆的哀叫声,厉臻实在忍不住,趴在门缝里偷看。邱晴正拿着那根藤条抽打着秀圆的屁股呢,秀圆站在原地,两手揪着自己的耳朵,微微弯着腰,俯低上身,向后翘着屁股,随着每一下鞭打,一次次的在原地跳动着,一身的软肉抖个不停,尤其是胸前的一对小白鸽子,上下颠动着,更是引人注目。

       

        厉臻也不由得看的面红心跳,转身躺倒在床上,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叫声和鞭打声都停止了,厉臻从床上跳了起来,冲到了隔壁卧室,秀圆又正在给邱老师洗脚,她已经穿好了睡裙,外表也看不出什么两样,只是眼睛微微红肿着,她没象以往一样坐在小板凳上,而是蹲在那里,估计是屁股还疼的厉害呢。

       

        邱晴抬头看着厉臻,厉臻说道“邱老师,我想和你单独谈谈,就现在”

       

        “哦,什么事情,辩论队的事情吗?你只管说好了,秀圆没关系的”

       

        邱晴顿了顿,鼓起勇气继续说到:“我就是想谈秀圆的事情”

       

        “是吗,那就更应该当着秀圆的面说了”

       

        厉臻看了看秀圆,又看了看邱晴,一咬牙,冲口而出道“邱老师,你这样体罚学生是不对的,这样打秀圆的屁股,太侮辱人了”

       

        邱晴并没有生气,她不动声色的说道“首先,我不是作为老师在打学生,我只是作为我自己在管教一个需要管教的人,罚她是为了她好”“管教她,为什么一定要打她屁股呢,这太…太不合适了”

       

        邱晴突然笑了起来,“我之所以打她屁股作为惩罚,是因为我喜欢,我喜欢打别人屁股”

       

        厉臻愣了愣,没想到邱晴会这样回答自己,然后就真的有点生气了,她大声的说“你喜欢,那你也应该考虑别人的感受啊”

       

        邱晴马上转头问秀圆:“圆圆,你喜欢被我打屁股吗?”秀圆也难得的红了脸,低着头,点了点,低声的说了句“喜欢” 邱晴再次扭头直视着厉臻的眼睛,却仍然对着秀圆说话“圆圆,那你就仔细说说,为什么喜欢被我打屁股呢,打屁股又丢脸、又疼、又害羞,你为什么还会喜欢,你不说清楚了,厉臻她想不通呢”

       

        秀圆沉默了半响,才慢慢的说道“邱老师关心我,对我好,才打我的,她只对我一个人这样,我……我这个人什么都不行,邱老师也不嫌弃我……我……”

       

        说着说着,秀圆显然是动了感情,声音哽咽了,眼眶都红了。邱晴的脸也逐渐严肃了起来,轻声的又说:“那你告诉厉臻,今天我为什么惩罚你”

       

        “我把邱老师给我的饭钱省下来去买了参考书,我不听话,没告诉邱老师我需要买参考书,我自作主张不吃饭,会饿坏身体,这是我第二次犯这个错误了,应该重罚”,秀圆说的很流畅,估计刚才被打的时候,刚刚检讨过 厉臻傻在了旁边,突然觉得自己挺愚蠢的,邱晴没再理她,伸手温柔的揉了揉秀圆的头发。 就这样,邱晴、厉臻、秀圆三个人继续着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日子。辩论决赛的日子日益临近了,邱晴和厉臻都投入几乎所有的精力。

       

        最近几天,邱晴几次批评了厉臻的发言节奏,随着资料收集的越来越多,厉臻对自己的辩论词精益求精,改了又改,反而有点适得其反的感觉,破坏了辩论的节奏。邱晴发现了这个苗头,多次给她指了出来,其实厉臻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可是邱晴说多了,她反而有点小小的逆反心理作祟,反而有点难接受,另外,对自己过高的要求,也让她的心态有点失衡,只想做到最好最全面。

       

        辩论前的晚上,宿舍里,邱晴走到厉臻身边,拿走了她手中的辩论材料,拍了拍的她的脸,温柔的说“休息一下,现在不要再看这些东西了,走吧,我们到外面走走”

       

        来到了西苑,邱晴说了好几个笑话,厉臻还是有点心不在焉的,邱晴觉得有必要和她好好谈谈了“厉臻,你对自己要求太高了,你知道吗?你是个很出色的女孩,你无需再去证明这点,做人,要学会放轻松”厉臻笑笑,并没有接话。“不行,你这个状态不行,记住,明天如果我发现你的节奏乱了,或者说的太多了,我会咳嗽三声,你听到我咳嗽就先暂停一下。”

       

        厉臻脸上马上露出了反感的表情,她刚要开口,邱晴用手势制止了她,接着说道“就这么定了,这不是为你一个人,是为了我们整个辩论队,你懂吗?”邱老师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厉臻犹豫了一下,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辩论决赛终于到了,开始一切都很顺利,SP女高队发挥的很好,尤其是厉臻,做为主辩,一站起来就很有气场,清丽冷傲的外表、动听的声音,良好的节奏,简洁有力的论述,把全场的目光都吸引住了,连对手“清北高中”的几名男队员也不由得露出倾慕关注的表情。

       

        问题出现在自由辩论时间,对方的主辩是个非常强大的对手,特别擅长以讽刺的态度来反驳对手,他的发言,逻辑并不严密,可常常能逗得评委和观众哈哈大笑,而且浅显生动、很容易接受。厉臻有点急了,她可不是一个随便被别人嘲弄的人,对方的主辩很快就发现了厉臻的情绪的变化,开始有意的攻击厉臻,厉臻上当了,顺着对方的路子越走越偏,这时候,邱晴开始大声的咳嗽,连咳了三声,厉臻听到了,停顿了一下,却没有理会,继续着与对手的缠斗,邱晴又咳了一遍,一直咳嗽了五遍,厉臻都没有理会,邱晴也就放弃了努力,任由厉臻去了。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清北高中获得了胜利,邱晴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把队员叫到了一起,安慰鼓励大家,并组织大家一起去吃饭庆功,好好的热闹了一下,也没有再单独对厉臻说什么。

       

        辩论赛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表面上看去一切如常,但是厉臻总觉的心里有根刺,她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心虚,还是确有其事,她总觉得邱晴对待她的态度有点点变化,有时侯看她的眼光里似乎含着一丝责怪和审视。邱晴也有点矛盾,她其实很清楚自己犯了什么错,她也想和邱晴谈谈,可是自尊心阻止了她。

       

        这天晚上,厉臻来大姨妈了,她不想去浴室,就想在宿舍里洗一下,去拿热水的时候,却发现热水瓶是空的,由于她和邱晴都是活动很多的忙人,宿舍里的杂活都是秀圆一个人包揽的,秀圆也从未有过怨言。厉臻肚子疼的厉害,一看没热水,就顺嘴责问了秀圆一句“秀圆,热水都没了,你怎么没去打水啊”。秀圆笑着答应着提起水壶就去打水了。

       

        等秀圆出了门,邱晴突然从卧室里出来了,表情严肃的和她说“厉臻,我看你还是搬回自己的宿舍住吧,辩论赛也过去了,你没必要再住在这里”,说完就径直扭头走了。

       

        厉臻愣了半响,涨红了脸,她没有多想,迅速的收拾好东西,离开了邱晴的宿舍。

       

        又是一个周末,厉臻没回家,她下楼去买了点东西,回到宿舍却发现室友没和她说,只管出去了,她没带钥匙,被锁在了门外,她去管理员那里拿钥匙,管理员正好不在,厉臻漫无目的的在校园里闲逛着,一抬头,却发现自己正站在邱晴的宿舍楼下,眼泪,突然的涌上了眼眶,厉臻抑制不住自己,哽咽的哭出了声来。

       

        这么多天,她的心里象被刀子剜去了一块一样,空落落的,她从来不曾有过这种感觉,日子过的和梦游一样,委屈、想念、屈辱、愤怒纠结着,邱老师经常的出现在她梦里,有快乐的回忆,也有令人寒心的冷漠。 厉臻用手狠狠的抹去了眼泪,冲上了宿舍楼

       

        开门的是秀圆,她先是一愣,然后习惯性对厉臻笑着

       

        厉臻没理她,径直走了进去,邱晴也在客厅里,看见她直冲冲的进来,也愣了一下。

       

        “为什么这么对待我,我怎么啦,你太不公平了……”厉臻爆发了,冲着邱晴大声的喊着

       

        秀圆连忙上来拉住厉臻,想和她说什么,可是一下子被厉臻给甩开了。

       

        “你给我走开,邱老师,你说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就是辩论的时候没有按你说的做吗,我就只范了这么一个错误,你就把我这样赶出去,你太偏心了,这个秀圆,这个笨蛋,每天都在犯错误,你都可以一次次的原谅她,为什么对我这么苛刻,你,你们这两个变态……”邱晴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抬手就是一耳光抽到了厉臻的脸上,厉臻捂着脸,终于停止了嘶吼。

       

        没给她喘息的机会,邱晴一把拖过了她,三下五除二就把她给扣在了自己腋下,左臂有力的夹住了她的上身,往下压着,右手开始抽打厉臻的屁股。

       

        邱晴边打边大声的呵斥着“你还敢侮辱别人、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小混蛋,真是欠打啊,我是因为你犯了错才不理你的吗?你说啊,你明知故犯,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批评,从不知道检讨反省,你凭什么看不起秀圆,她才是个勇敢的好孩子,敢于面对自己的不足和错误,你算什么东西,盲目自大、不知道为他人着想,只知道索取,不知道奉献,真是愚蠢透顶。变态,好,我今天就让你好好尝尝我这个变态的滋味。”

       

        巴掌象雨点一样,落在了厉臻的屁股上,还时不时的被狠狠拧几下软肉,厉臻开始还本能的拼命的挣扎着,从小到大从未被任何人动手打过的她,一下子被人接连的扇了耳光和打了屁股,实在是无法承受,又愤怒又慌乱。

       

        慢慢的,其他的情绪开始逐渐的替代了愤怒。肉体疼痛和屈辱,让她觉得委屈害怕;而邱晴的责骂,又让她开始感到惭愧和自责;而另一种奇怪的认命和轻松的感觉连她自己还不敢确定和面对,泪水已经不知不觉的爬满了厉臻清秀的面庞。

       

        不知道过了多久,邱晴松开了她,厉臻衣衫不整的站在原地,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和平时的她判若两人。

       

        “你走吧”邱晴冷冷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要走。邱老师,我……我……错了”,厉臻的声音很低很低,可还是让邱晴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厉臻,在她的注视下,厉臻的头垂的更低了,泪水大滴的砸在了地上。

       

        时间短暂的凝固了,直到被邱晴的声音打破。

       

        “你趴到餐桌上去”命令很简单。 厉臻抬头看着邱晴,红透了脸,她看过很多次秀圆趴伏在餐桌上的样子,她知道这个命令意味着什么

       

        良久,她声音哆嗦的说了一句:“能不能让秀圆出去一下……..”

       

        “为什么要秀圆出去,我打秀圆的时候,也没让你出去啊,你不是要公平吗?”邱晴冷冷的回答到。终于,厉臻放弃了抵抗,火辣辣的屁股似乎给她打上了一个印记,让她无法再抗拒邱晴的命令。她弯腰趴到了桌子上,突起了自己屁股,紧张的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

       

        她听着邱晴脚步声,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人开始整个的轻颤了起来,一只手揪住了她的棉布白裙,用力一扯,就被彻底的拉掉了,她紧张的“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只觉得下身一凉。

       

        还是那只手,又揪住了她的小内裤,一把褪到脚下,厉臻一下子呜呜的哭了出来,拼命的并拢自己的双腿。

       

        在她身后,邱晴仔细的打量着厉臻的身体,和她的脸蛋一样,厉臻的屁股蛋也有一流的美貌,不大却圆、又鼓又翘、形状优美、白皙赛玉,经过刚才的初次抽打,均匀的泛着粉色,真乃一级美臀。

       

        邱晴伸出手,啪~啪~的轻轻左右拍打着,感受着这个臀肉的质感。厉臻的嘴里呜咽着,象一个胆怯的小动物在求饶。邱晴逐渐加大了力度,屁股肉被抽的左右呼扇着,厉臻也开始随着巴掌短促的惊叫着。一直打到屁股肉由粉红转为绯红,邱晴才停下了巴掌。

       

        她拉着厉臻的胳膊,一把扯起了趴在桌子上的可怜的姑娘,厉臻本能的往下拼命拉扯着上身的T恤,佝偻着身体站在邱晴面前,羞愧和耻辱的不敢抬起头。“秀圆,你说说,什么东西比较适合厉臻啊,是拖鞋,还是鸡毛掸子”邱晴突然问秀圆,傻傻站在一边的秀圆不敢接话。

       

        “说啊”邱晴提高了声音“拖….拖鞋”

       

        邱晴把厉臻向前一搡,喝道“听到没有,去卫生间把拖鞋拿过来,拿秀圆的,快点”

       

        厉臻机械的服从了命令,边哭着,边小跑的去卫生间拿拖鞋,上身穿一件浅蓝色的T恤,脚下穿着平底的船鞋,屁股和腿完全的光溜着,等她回到厅里,看见秀圆正在帮邱晴按摩右胳膊,厉臻的心揪成了一团,五味杂陈,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彻底的放弃了最后一丝自尊,乖乖的走到邱晴身边,无师自通的双手高举,奉上了即将惩罚自己的工具,秀圆自觉的退到了一旁。 邱晴接过拖鞋,挥动着鞋子,示意厉臻转过身去,用拖鞋拍拍女孩的腿弯,示意她微蹲一点,半扎着马步,于是,腰自然的沉了下去,红红的屁股自然的翘了起来。

       

        “把衣服都脱了,脱光了”

       

        这次,没有再停顿太长时间,厉臻服从了命令,脱掉了T恤和胸罩,再摆回原来的姿势,精致圆润的玉乳自然的挺在了胸前。“手应该放在哪里啊,秀圆你告诉她”

       

        “手应该揪着耳朵……”秀圆也羞红了脸,看着厉臻,她才第一次示意到自己挨打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为什么手应该揪这耳朵呢,圆圆”“因为耳朵不听话……”

       

        没再等命令,厉臻的双手已经揪住了自己的耳朵。 拖鞋开始飞舞,一下又一下,疼痛的感觉淹没的厉臻的全身,那些复杂的思绪反而全都飞灰湮灭了,她只是单纯的尖叫、等待、再尖叫着、不顾羞耻的左右摆动着自己的光屁股,拼命的坚持着,只盼望着邱晴能早点饶恕自己。

       

        邱晴狠狠的施与着惩罚,眼睛却不由得沉溺于厉臻曲线窈窕的身体上,玉一般的身体,卑微的曲弯着,激烈的扭动着,乖乖的承受着自己的抽打,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的秀圆注视着自己忧郁的目光。

       

        夜深了,厉臻全身赤裸的跪在凳子上,在认真的写着检讨,白皙优美的背影衬托着一个红的发紫的屁股,分外醒目。邱晴也没睡,斜靠在沙发上默默的看着厉臻。等到看到厉臻深深的打了一个寒战的时候,就顺手脱下自己的衬衣,走过去披到了那个光裸的身体上,然后很自然的探手去轻揉那两团可怜的屁股蛋。

       

        厉臻不由得抖了抖身子,任泪水滴落在检查稿上。

       

        厉臻又搬回了邱晴的宿舍,第一晚上,当秀圆习惯性的要去打洗脚水的时候,被邱晴制止了,她叫厉臻去,厉臻绯红了脸,默默的服从了。看着坐在脚下帮自己按摩双脚的厉臻,邱晴突然问道“厉臻,你这样子,不怕别人说你是我的丫鬟吗?”

       

        厉臻抬眼看了看邱晴,又低下头,平静的说道“我不是任何人的丫鬟,别人爱说什么,和我没关系”

       

        邱晴无声的笑了,温柔的揉揉了厉臻的秀发。千金易得,知己难求,邱晴和厉臻两人越相处,似乎都越有这个感受,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因为都是夜猫子,深夜就成了她们倾谈的最好时间,邱晴让秀圆和厉臻换了宿舍,秀圆默默的服从了,只是脸上常有的微笑越来越少了,可邱晴似乎一直没注意到,她现在的乐趣是时不时的挑厉臻的小毛病,找个借口修理她漂亮的屁股。或者是毫无理由的突然袭击,让厉臻羞红了脸,又怕又叫的。

       

        周末,邱晴本来打算带厉臻去看一场她非常喜欢的话剧的,可惜没买到票,原来人家都是半夜就排队去买票的,她们当然买不到了,邱晴很遗憾,在宿舍里唠叨了半天,说这些人也太疯狂了。厉臻看她这么不高兴,就提议去爬山散心,邱晴想了想也同意了,她们俩玩的很高兴,傍晚又下起了大雨,她们就干脆住在了山上的旅馆里。

       

        第二天一回到学校,一个学生慌慌张张的告诉邱晴,秀圆晕倒了,被送到医务室了,让她赶快去看看。

       

        邱晴吃了一惊,连忙赶到了医务室,秀圆已经醒了,她有些慌张的坐了起来,看着赶来的邱晴和厉臻。

       

        “对不起,邱老师”,秀圆习惯性的道歉。

       

        邱晴拍了拍她的头安慰着她,问医生秀圆怎么了,医生说没什么,只是受凉了,发高烧,晕倒了而已。 邱晴松了口气,这时候,秀圆有些兴奋的拿出了两张票递给了邱晴,正是那个话剧的门票。

       

        邱晴愣了愣,问道“你怎么弄来票的”

       

        秀圆又紧张了起来,支吾的说是自己晚上去排队买的.邱晴一下子明白了,秀圆为什么会发烧,肯定是晚上排队,又被大雨淋了,回到宿舍又没人,就晕倒了。

       

        看着邱晴脸色沉重,也不说话,秀圆更紧张了,连忙结结巴巴的说着对不起。

       

        邱晴一把揽过了秀圆,温柔的抱住了她。

       

        厉臻默默的站在旁边,默默的看着,思绪却飘到了很远。从此以后,SP女高里,人们常常会看到一个三人组合的身影,很少分开。

      作者:佚名

      全文【完】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