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093 内容:1708

    竹雅轩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1
      vip

        出来上学的第一个暑假,我没有回家。我和家里面说的是和同学一起去做暑期工,还对父母晒出了我们几个的合影。大专学生做暑期工很常见,爸妈也就没怀疑什么。爸爸也只是提醒我,女孩子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

        当然,这一切都是骗人的。我有一个埋在心底的小秘密,喜欢被打屁股。这个小秘密从中学时就开始了,只不过那时的我还不知道这是一种爱好。

        出来上学之后,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名“雅丹”的女人。她把领进了Sp的圈子里,我才知道原来和我一样爱好的人有这么多。

        “小雅,是你的真名吗?”初次见面,她笑着问我。

        “是的,我叫冯小雅。姐姐,您的真名叫雅丹吗?”我微笑着礼貌回应,面前的这位“姐姐”看起来比我的妈妈小不了几岁。

        “哈哈,那我们还真是有缘。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小贝了。”她笑着对我说。

        “嗯,姐姐!”我认真地回应。

        初春时节,在街边的小咖啡馆里,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雅丹对我很温柔,每次实践都会让我先趴在她腿上,被她用手打。雅丹说这叫“热身”,之后才会用工具,最后总是用竹木拍结束。不过她最擅用的是戒尺,每次用戒尺打我,总让我在痛苦与快感中徘徊,却总是欲求不满。我甚至主动求她打狠一点,她却说这样才是刚刚好。“破与未破之间,将满未满。”

        而我却被她这种“刚刚好”弄得越陷越深。在不到半年的时间,我们几乎每周末都会在一起实践。雅丹有处房子闲置着,离我的学校不远。成了我俩固定的实践地点。起初我们还会找些“理由借口”,后来干脆也省了。我俩互发信息“想”、“明天”、“好”,就在一起实践一场。

        期末考试周,暑假临近,我却有些不想回家。

        晚上躺在床上,雅丹发来了信息:“小雅,这么久了,你就不好奇我是做什么的吗?”

        我回应“姐姐不说,小贝也不好去问啊”

        “你倒是个乖孩子,我怎么记得你当初入同城群的时候,属性写的是双呢?”

        “那不是因为刚入群吗?我愿意一直做姐姐的小贝。”

        “行了,别贫了。我在一家培训机构做教导员,你暑假有没有时间过来帮忙呢?”

        “暑期工?”

        “算是吧,你来可是有机会做实践主哦。”

        “啊?这是什么意思?”

        “你听姐姐的,来就是了,一个月时间,5000块!”

        “哦,好吧。”

        于是就有了一开始骗父母说去做暑期工的那个谎言。其实,我的心里还是很好奇雅丹说的“有机会做实践主”是什么意思。不过,有一个月的时间能和她在一起实践,已经让我很兴奋了。

        等到了雅丹说的培训机构,我才知道那里就是传说中的“特殊培训学校”。

        “这群小崽子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出去了,我们主要是在生活作息和行为上看护他们,学习课程有老师教。”雅丹一边介绍一边戏谑地问我,“怎么样?看这一群小奶狗。”

        我数了一下班里的人数,一共30个人,全是小男生一个个看着灰头土脸的样子。我皱了皱眉:“姐姐,他们怎么看起来这么脏兮兮的?”

        “哈哈~~”雅丹笑着说“那你命令他们去洗个澡呗。”

        “额~~”我有点犯难,“姐姐,我该怎么做?”

        “想做主,连下命令都不会吗?”雅丹说着手有意无意拍了我一下。

        我心里一沉,明白了雅丹说的意思。这些小男生全是她的小被,现在她允许我打他们。想明白这点,我脸一沉,命令道:“全体起立,到浴室洗澡!”

        三十个小男生齐刷刷站起来往外走,排着队往浴室走去。这时雅丹喊了一句“限时十五分钟,洗完到浴室外面集合。”公共浴室里立刻响起了一片水声。

        水声渐渐停了,却没人出来。我正看着地上三排叠放整齐的衣服奇怪,雅丹坏笑着看了我一眼,冲着浴室脸色一沉:“时间到,出来集合!”结果就看见三十个小男生赤条条地从里面出来,一丝不挂地排着队。原来他们的衣服被雅丹收走了,新衣服现在正放在他们面前。

        我只好命令他们:“穿上自己的衣服,回教室上课!”

        这群小男生纷纷按着自己的编号穿好衣服,又列队往教室里走去。

        “怎么样,够乖巧吧?”雅丹看着队伍一脸得意地对我说。

        “是挺乖的。”我顺承着说。

        “你是不知道他们刚进来学校的时候,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出口成脏都是常事,有几个搭帮结伙惯了的,来这里面还想继续。”雅丹和我一边说一边往职工宿舍走,“不过被我们训得,两年时间,就是你刚才看到的样子。”

        “他们的家长不管吗?”我有点疑问。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用担心,这些孩子的家长根本就懒得管他们,他们只想要一个乖孩子,那我们就给他们训出来。”雅丹说着,语气微微有些颤动,“不闻不问,还想要孩子乖巧懂事。真是荒唐!”

        “姐姐,我是不是问错话了?”我小心翼翼地说。

        “没什么,我自己的事。还是来看看我给我安排的住处吧!”说着她打开了一扇门。

        墙上挂着的戒尺,竹拍首先吸引了我。“姐姐,你要……”我微微动了动手,指指那些戒尺和竹拍。

        “我俩晚上就住这里”雅丹指了指那边的双人床,“至于这些嘛,随时都可以玩两下。”说着一把把我拽到床边,撩起我的裙子,拉下内裤,啪啪就是两巴掌。

        “啊~姐姐不要,门没关。”我想要阻止这突如其来的实践。

        雅丹却笑了笑“门是我反锁的,这里不会有人来。时间还早,我俩慢慢玩吧”

        我这才发现自己早已经被安排好了,只好认命地求她:“姐姐,轻一点好吗?”

        “哈!从来都是想要重一点,头一回听你说想轻一点哈。”雅丹捏了捏我屁股上的嫩肉,笑了笑,“明明就是个小贝,竟也想作主。喂不饱你了!”啪~啪……左右开弓打了我几巴掌。

        “姐姐,小雅知道错了,求姐姐责罚。”我摇了摇屁股,回头说道。

        雅丹知道这时我也想要,于是沉着脸问:“说吧,要怎么罚。”

        我脑抽了一下,“姐姐在这里有三十个小贝,那就打我30下戒尺吧。”

        雅丹一愣,迅速反应过来,嘴角一勾“三十个,那得要一人10下,300下戒尺,300下竹拍。”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一通打下来,屁股还不被打烂掉啊!

        “姐姐,我……”

        “怎么?你觉得不够还要再加量?”雅丹从墙上摘下一根戒尺问我。

        我不敢再多说,把裙子内裤一脱,屁股一撅“请姐姐责罚。”

        ……

        到底那600下也没打完,不是我受不住,也不是她舍不得,是姐姐仍“将满未满”地吊着我的欲望,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天,临睡前,起床后,不时打几下。说是“化整为零”,可我怎么都觉得像是在挑逗我的欲望。

        班里的那三十个小男生倒是乖巧的很。每天按时按点作息,学习,就连上课走思的都没有。就在我觉得一切平淡如水且无聊的时候,每周一次的周测来了。

        周一成绩公布,六门单科排名最后一名的学生要挨戒尺10下。总分最后一名要再挨20下。

        看着讲台上站着的五位学生,雅丹递给我一把戒尺,“我先给你打个样。”

        她用戒尺头指了指总分最后一名的那位男生。小男生转过身,把裤子和内裤脱到膝盖,露出自己的屁股。啪!一下戒尺打下,小男生的屁股上立刻出现一道红印,啪!紧接着第二下,打在了仅靠下一点的位置上,又是一道红印。啪!啪~随着雅丹的责打,不过十下,红印已经布满了小男生的臀部,三十下打完,小男生的屁股已经微微肿起。

        我在一旁看着有些吃惊,雅丹从来没有这么打过我,她原来这么狠吗。

        雅丹打完一个,问我“学会了吗?”

        我一回神,连连点头“学会了,学会了。”

        雅丹嘴角一勾,“那接下来交给你了。”

        我却下不了狠手,余下的四位学生,每人要挨10下。第二位刚打完,前一位已经看不出什么痕迹,我的额头却在冒汗。

        雅丹在旁边看着直摇头“这样怎么让他们长记性?”说着拿起戒尺往第一个挨我打的学生屁股上用力一抽,上面立刻出现一道血痕,差点破皮。那小男生“啊!”的喊了一声。

        “还敢喊疼!”雅丹用戒尺往那男生屁股上噼啪连着打了四下,五道血痕清晰地印在刚才还没有痕迹的臀肉上。小男孩却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

        我乖乖地低头站在一边,彷佛犯错的小羊。把余下的两位打完,雅丹转身向外走,在教室门口命令我:“跟我过来!”

        我急忙在她身后紧跟着,一路回到宿舍。刚进门,雅丹就命令道“脱光衣服!趴到桌子上!”

        宿舍里有张简易写字桌,我知道自己做错了,急忙顺从地把衣服脱光扔到床上,上身趴到桌子上,把屁股高高撅起来。“姐姐,我错了!请姐姐责罚!”

        啪!直接就是一下竹拍。“哪里错了?”雅丹问我。

        “我没有按姐姐的要求惩罚学生,让姐姐为难了”我诚恳地回答。

        “哼!知不知道,我刚才都算是轻的。你以为那些学生都是什么好孩子吗?”雅丹说着啪又是一下。疼得我张了一下嘴,却不敢喊出声。

        “我比那些男教官们打得轻多了,这些学生哪个在学校里是善类?他们霸凌同学的时候可不会像你刚才那样心慈手软。”雅丹说着噼啪又是两下。

        “姐姐,是我错了。你打我吧”我知道这会儿不能求饶,只希望她能尽快消气。

        “不用你说!”雅丹停下手去换工具,我悄悄扭头,看见她从墙上拿下一把有三排孔洞的竹拍。

        “刚才你没有完成的任务,现在由你来受,不过数量要翻倍。自己说,该打多少?”雅丹问道。

        “姐姐,该,该打小雅60下。”我轻声回答,心想今天晚上要趴着睡了。

        “好,自己报数!”雅丹话音刚落,啪就是一下。剧烈的疼痛让我说不出话来。“不报数不算!”啪!又是一下。

        我急忙喊了一声“一”,啪!紧接着又是一下,“二”啪!“三”……宿舍里只有竹拍击打臀部的声音,和我的报数声……啪!“六十!”六十下竹拍终于打完了,汗水已经顺着身体流到了桌子上,雅丹满意地呼了一口气“小雅到底是个乖小贝,姐姐再赠送你几下如何?”

        “姐姐,姐姐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急忙求饶,她却一边用手揉着我已经肿胀不堪的臀肉,一边笑着说,“别怕,姐姐是喜欢你这种乖女孩的。”啪啪,拍了两下我肿起的屁股。

        “啊!好疼啊,姐姐。”我撒娇般求饶。

        “好了起来吧,趴到床上去,我给你敷一下。”雅丹笑着拿着毛巾出去了,我一步一挨的慢慢挪到床边,身子直接趴下去。雅丹回来了,把一块冰凉的毛巾盖在了我的屁股上。

        “谢谢姐姐!”我对她尽力挤出一点微笑。

        这次实践之后,又过了十几天,我又挨了一回打。至于原因,嗯,没有原因,就是雅丹想用我的屁股练练手。于是我分别在床上和桌子上平趴着各挨了两百下竹拍。最后雅丹得出结论:站着比坐着更容易发力。额~好吧,总之我的屁股很疼,但仍是没有破皮。

        待到学生们离开的那天,我也收拾好行装,准备回学校去了。雅丹问我:“现在离开学还早,要不要再去姐姐家里住两天?”

        我高兴地答应,“当然愿意,只是姐夫在家,我去会不会不太方便?”

        “哈哈,怕啥,要不要让他和你实践一回?”雅丹戏谑地问。

        我却敏感地抓住关键,“难道姐夫也是同好?”

        “他,是我的主。”雅丹语气平淡地回答。

        “啊,难道姐姐……”我不可思议地看着雅丹。

        “到了你就知道了。”雅丹笑着问,“敢不敢被夫妻主双调呢”

        我倒吸一口冷气,“噫~~不敢,不敢!”心里却隐隐有些期待。一个小女贝,被夫妻主双调,是什么体验呢?

        汽车一路向西驶去。这个城市的东边郊区是新开发区,住的是这个城市新出现的暴发户。而西边的郊区则一般是这个城市最早的本土居民,他们或许不是大富大贵,但绝对是这个城市里根底最深厚的。看样子,雅丹家就属于后者。

        车子停在了临街的一座茶楼外面。

        “到了”雅丹一边停好车,一边对我说,“这里就是我的家。”

        我抬头一看,茶楼黑色的木质招牌上三个金色字“竹雅轩”。二层小楼,上面还有一小阁楼。我跟着雅丹走进去,茶楼的男主人正在一座硕大的木头茶桌后面坐着,屋子里飘散着一股茶香。看见我们进来,男人站起来问:“这位就是你经常说起冯小雅?”

        雅丹笑着向我介绍:“这位就是我老公,王竹风。”

        我向他伸出手,“我叫冯小雅,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男人的大手轻轻握了我的手一下,但就是这一下,让我感到一种特别的感觉。竹风的手很大很厚重。很明显的,他的力气应该也很大。

        经过门店大厅的后门,是一座独院平房,原来茶楼后面就是夫妻二人的家。

        晚饭,夫妻俩带着我一起去外面吃的烤肉。而我的心思却总往竹风的那双大手上跑。如果和这双大手的主人实践,我恐怕会被打的很惨,可同样的,估计也很解渴。我在心里小心盘算着,在这里住的这几天怎么和竹风实践一次。

        第二天一早,雅丹很早就出门了,说是培训学校那边有些事需要交接一下。店里便只剩下我和竹风。

        竹风给我沏了一碗茶,“尝尝,新到的茉莉红茶,味道不错。”

        我闻着茶香,看着氤氲的热气出神。

        竹风喝了一口自己的茶说:“雅丹经常跟我说起你。我也不绕弯子,想和我实践吗?”

        我打了个激灵,这么直接吗?我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回答:“我……还没和男主实践过。”

        “哦,这样……”竹风微微一笑,“你放心,要实践就只是实践,我不会有别的越界行为。毕竟,我也不想惹麻烦。”

        我的手有些颤抖,微微抬起头,问:“可以吗?”

        “呵呵~~”竹风笑着说,“你要想就过来”说着拍了拍大腿。“不想就算了,反正我也不缺女被。”

        我慢慢站起身走过去,身体紧张得有些颤抖。竹风揽住我的腰,往他的身上一推,我顺势趴在了他的腿上。啪!带着一股掌风,一个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一声清脆的响声。因为天热,我穿了一条薄料的运动裤,屁股并不是很凸显,但那薄薄的一层布料根本阻挡不住竹风的拍打。

        噼~啪~一连打了十几下后,竹风问我“脱掉吗?”

        额头上已经出汗的我,趴着点点头。竹风便一把扒掉了我的裤子,露出里面的低腰白色蕾丝内裤。又打了几下,竹风说了句“脱光吧”不等我回答,就脱下了我的内裤。屁股露出让我感到一阵凉意,但脸却有些发热了。

        “能让我自己脱下来吗?”我小心问道。

        竹风让我站起来,我红着脸把裤子和内裤全脱下来,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再次趴回到他腿上。“轻一点好吗?”

        啪!“咝~”显然并没有,竹风的力气很大,似乎并没有真正用力,我就已经感到了疼痛。

        光着屁股被他噼啪一阵拍打,已经让我觉得屁股有些红肿了。

        “用工具吗?”竹风问。

        “额……姐姐只用过戒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只好说了这样一句事实。

        “呵呵……雅丹还是这样”竹风一边继续用手打,一边笑着说,“是不是总让你吃不饱呢?”

        我脸红得发烫,轻轻点点头。“那让我来吧”竹风拉着我往后面走,“别一会儿疼到求饶就行。”

        ……看样子今天的实践要认真对待了。

        卧室,我平趴在床上,身边放着已经用过的竹板,竹风正拿着一条带木柄的皮带,一下接着一下打着我光光的屁股。没有什么语言交流,只有皮带掠过半空的呼啸声,和打到屁股上的噼啪声。

        竹风似乎对我的忍耐力有些意外,力度变得越来越大。直到我终于喊出那句约定好的安全词“饶了我吧!”才终于停止。

        “小丫头可以啊!这么抗揍,要不要做我的小贝呢?”竹风坐在我身边,一边揉着我肿胀的屁股,一边问。

        “啊?大哥,我已经有姐姐了啊,不对,我是不是该叫你……该叫你姐夫呢?”我有点不好意思。总觉得自己现在这样背着雅丹和竹风实践,很不好。

        “你说雅丹吗?她是我的小贝,你是她的小贝,呵呵……”竹风笑着问,“你觉得做我的小贝是背主吗?”

        我想了想,点点头“好吧,我答应,只是,姐姐那里我该怎么解释呢?”

        “这你不用担心,等她回来我和她说。”竹风拍了拍我的屁股站起身,“这么乖巧的小贝谁见了不喜欢呢?”

        竹风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拿回来我丢在外面的裤子。我红着脸说“你出去下,我穿上衣服。”他没说话,转身出去了。

        我小心站起身,发觉两块臀瓣有些发硬,不得不说刚才的实践让我很满意,这也是我答应做他的小贝的原因。很明显竹风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男主,与雅丹的总是吊着我胃口不同,他让我很满足,但让我更期待下次。

        我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天午后,雅丹回来了。很快她就发现我走路的姿势不太对劲。店里来了几位买茶的客人,竹风正在店里招呼。雅丹远远地看着竹风,眼神逐渐变得冰冷。一个眼刀朝我甩过来,吓得我一个激灵。

        “小雅,你……”雅丹坐在那里欲言又止,看着买茶的客人出门才又继续问,“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什么事了?”

        我乖巧地站在那里,看了一眼竹风,见他没有反应。只好低头小心说道:“我……我和竹风实践了。”

        “哦?舒服吗?”雅丹问道,语气充满着戏谑和不满。

        我急忙辩解:“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一定只和你实践。”

        “瞧把你吓得,我怎么敢在他面前骂你呢?”雅丹站起身,走到我旁边,“不过,我现在就想打你屁股。”说着一把抓住我,扒下了我的裤子。内裤包裹不住仍在红肿的屁股,被雅丹和一旁的竹风完全看在了眼里。

        “你别欺负她,她是我的小贝了。”竹风在一旁说话了,“你们两个都是,用不着争。”

        “她也是我的小贝,现在我要打她!”雅丹说着,拉着我就往里面走。竹风只在身后喊了一声,“注意分寸,别打坏了”就没了下文。

        我心里立刻明白了,这是夫妻俩设计好的。不过,对于我来说,再被姐姐打一次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你是不是觉得,我每次打你打得都太轻了?”雅丹对跪趴在床上的我问道。

        我求饶道“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轻一点好吗?”

        啪!竹尺带着风声,呼的一声打在了我的屁股上。“啊!”这一下疼得我喊了一声,身子向前趴到了床上。

        “起来!”雅丹命令我,“姐姐看你乖巧,实践时总爱护着你,你是不是觉得姐姐不会狠着打你?”啪!又是猛地一下,我再次趴过去,只能慢慢起身,再次跪趴好。啪!又是一下。我又被打趴下了……

        噼啪~噼啪……姐姐没再让我起身,竹尺直接往屁股上打去,每一下都彷佛使足了力气。上午和竹风实践之后,我的屁股就是完全肿胀的状态,这时很快就再次肿胀,应该是已经要破皮了。

        “姐姐,饶了我吧!”我求饶道,这不是安全词,是真的在求饶。

        “姐姐今天就赏你个打破皮吧!”雅丹说着抄起床边竹风的那把皮带,再次使足了力气啪!啪!往我的屁股上打去。

        “姐姐!”我疼得忍受不了,“姐姐,你打吧,别生气了!啊……”

        屁股又挨了几十下皮带之后,雅丹终于收手了。

        “爽吗?”是竹风的声音,我都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给她处理下伤口吧”雅丹说着,从床边的衣柜里拿出一个小药箱。

        “好好养养伤,下次我们可以玩夫妻双调。”竹风笑着说,“你是个很难得的小贝。”

        我苦笑着说“谢谢夸奖!”其实此时,内心有种特别的满足。

        因为有外伤药,我的屁股恢复的很快。一周的时间就已经完好如初了。这一周我一直在雅丹家住着,也不好总是吃白饭,就帮着竹风打理茶店,权当是在这里打工了。竹风倒是很乐意,雅丹也没什么意见,她有自己的事情,每天都要出门。

        “姐姐是做什么工作的?”我一边收拾一边问竹风。

        “她没和你说过吗?”竹风有些意外,“她是小学老师。”

        “啊?”这倒是让我觉得很意外。

        “雅丹这名字是后来起的,她的本名叫丫蛋。是不是很意外?”竹风坐在茶台旁,跟我说起了一段雅丹的往事。

        雅丹出生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里,重男轻女的父母从一开始就觉得,丫蛋的出生很多余。因为丫蛋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她的出生纯属意外。别人家的小女儿生来是受宠的,她生来是受虐的。

        从小,父母对她就是不管不问,她就像个野孩子似的在村子里长大。在家里,她是最受气的那个,三个姐姐只要稍不顺心就拿他出气。而那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四哥,则从小就各种欺负她。随着年龄的增长,哥哥姐姐对她的打骂变得越来越程式化。一次意外,四个人发现,他们可以联合打她一个。

        于是,在某个下午,父母下地干活去了。丫蛋被三个姐姐摁住手脚,四哥拿着竹条抽打她的屁股,之后是三个姐姐轮流打她。自那以后,这样的事就屡屡发生,有一次,他们把她吊在树上,用柳条任意抽打着她。为了防止她喊叫,还用破毛巾堵住了她的嘴。

        毒打与虐待在父母视而不见的纵容下变本加厉。丫蛋终于无法继续忍受了,在一个漆黑的夜晚逃出了大山。像乞丐一般一路逃难,直到某天走到了竹风的家门前。

        那天竹风放学回家,看到一个小女孩倒在他家门口。出于好心,竹风的父母就收留了丫蛋,并给她起名雅丹,办理了收养手续。

        重获新生的雅丹上进好学,几年后考上了本地的师范大学,并在郊区的一所小学做了老师。竹风和她在一起生活久了,渐渐地对她产生了感情。竹风的父母也很喜欢这个干女儿,于是就给两人办了婚礼。

        时光流逝,曾经的小女孩已近中年。童年的那段痛苦时光却渐渐的不断在脑海中浮现。几次午夜惊梦之后,竹风渐渐了解了这些往事。早已成为Sp主的竹风,建议雅丹可以入圈做女主,借助Sp实践缓解童年的心理阴影。同时竹风也借口教雅丹实践方法,收雅丹做小贝。其实两人的实践更多的是夫妻间的小情趣。

        “那,你俩经常做夫妻主吗?”我问道。

        “并不常做,毕竟能接受双主实践的小贝并不多。”竹风笑着说,“所以说你是个难得的极品小贝。”

        “你指的是耐受力吗?”我有些无语。

        “各方面”竹风笑了笑,往我的茶碗里添了些水。

        “……”我无言以对。

        计划中的夫妻双打实践终究还是到来了。这天晚饭时,雅丹对我说:“一会儿跟姐姐一起去洗澡,之后我们仨一起玩。

        我看了一眼竹风,点点头,心里明白,这是要实践了。

        洗澡时,尽管我光着身子,雅丹并没有打我,倒是很认真的帮我搓洗了一下屁股。洗完澡,我特意往屁股上多涂了一些身体乳。雅丹笑着问我:“这么光滑细嫩的屁股,一会儿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我长呼了一口气:“全凭两位做主了。”

        实践全过程,我始终一丝不挂,当然他们也没有打我的其它部位。没有花哨的姿势,我全程趴在床上。夫妻俩一左一右,先用手拍打着我的屁股,算是热身。之后,便是各种工具。每换一次工具都是双份,两人像是比赛似的,一下比一下打得狠。最后环节,两人强行拉开我的两条腿,用散鞭一替一下打着我的臀缝,直到我的两个臀瓣完完全全的肿胀起来,才最终停下。

        “小雅,想被打破皮吗?”雅丹问我。

        我忍痛点点头,“姐姐还是竹风,你只能选一个”雅丹问道。

        我身体往下一趴,说道“姐姐!”

        竹风往我的腰下垫了一个枕头,我的屁股自然的翘起来。雅丹拿起自己最趁手的宽戒尺,往我肿胀的屁股上猛打。我咬着牙忍痛不出声,一连几十下过后,雅丹笑着说:“已经破皮了,再打可就要打烂了。”我这才感到屁股上一丝丝凉意,应该是伤口渗出的血风干的凉。

        实践就在竹风朝我已经破皮的屁股上喷出一团酒精喷雾后,我疼痛的喊声中结束。

        接下来的几天,我又在养伤。距离开学还有两周时,我才离开了竹雅轩。

        “保持联系,我会找你的,你想实践了也可以主动来这里。”竹风在雅丹送我回学校时说道。

        我朝他摆摆手,“知道了。”心里又开始期待下一次的实践。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