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36 内容:1737

    前男友的管教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那一年,我十六岁,初三。班里组织优生带差生一对一补习,全班成绩倒数第二的我,和正数第二的枫配成一对,成了同桌。

       

      枫是根正苗红的校草,长得帅,球技好,成绩优异,最要命的是性格还酷。我对他早有好感,这一同桌更静不下心读书了,鬼使神差地不断偷看他线条完美的侧脸。枫突然转过来和我四目相对,说了句让我心乱如麻的话

       

      “放学一起走。”

       

      放学后我收拾了东西默默跟在枫背后走,走到四下无人的地方,枫停下,转身问我

       

      “你真的想跟我学习么?”

       

      我愣愣地点了点头。

       

      “如果你想跟我学,就得无条件服从我的管束,你愿意么?”枫定定地直视我。

       

      我连忙点头如捣蒜。

       

      “包括惩罚,也必须绝对服从,你愿意?”

       

      “我愿意。”

       

      我当时万万想不到,梦中情人就此变成了修罗神。

       

      “necessary” “啊!啊!啊…”

       

      “少了个s,重写十遍”

       

      记得那段时间,每天晚上我都得去枫家读书。

       

      枫的父母出国了,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住。

       

      枫制定的计划是每天六到七点背英语单词和课文。七点枫来检查。检查的时候我是得趴在桌子上,上身衣服撩至露出整个后腰,下身裤裙褪至膝盖以下,只剩一件薄薄小内裤。双腿张开站在地上,双手垫着下巴趴在歺桌上。而枫则是一手执书,一手执戒尺站在我身后。背错一个单词抽十下。戒尺半米长,两指宽,一公分厚。只要不是第一时间背出,戒尺便带着呼啸的风声毫不留情地抽在我可怜的小pp上,每一下都会红肿。再疼我都不敢动,更不敢躲。一开始时我疼得跳起来过,被枫绑结实了一顿痛揍,而且连内裤都扒了抽,还往我青涩的后穴里塞姜,我哭得歇斯底里死去活来也没见枫丝毫手软,从此受罚时再疼我都不敢躲了,哪怕疼得呲牙咧嘴,大汗淋漓,两股战战,也一定要保持标准的挨打姿势,分开双腿,撅高放松臀部直到惩罚完成。我整整被抽了三个月,而成绩的提高也是显著的,直接由垫底挤进班级前十。

       

      枫不只会打我,也很会教,他把老师布置的功课精简得只剩三分之一给我做,学业上任何的不理解,到枫那儿都能完美解惑。有时候听枫讲解时会忍不住被他有着长长睫毛的修长凤眼电到走神,然后尴尬听不懂了。每每如此,枫都以为他自己表述得不够清楚,努力讲解地更详细些,一点没想到这是他容貌的问题

       

      很多人觉得我和枫是一对,尽管他的卖相比我好太多,可毕竟天天粘在一起。有个姐妹问我是不是在和他交往,晚上都在干嘛。我脑中立刻冒出自己光屁股挨揍的画面,一阵冷战,连忙摇头说没有。当然挨打的事是不会告诉她的。我不禁想,真交往他还会那么狠心收拾我么?会不会打轻一点,或者在打完后抱抱我,哄我一下?

       

      可姐们儿直接塞给我一封信,让我转交给枫,顺便帮她说媒。我呆呆地看着姐们儿,她很漂亮,明眸皓齿,肤白赛雪还前凸后翘。和枫站在一起确实男才女貌。我自惭形秽地给枫送了信,还跟枫说,女孩说出喜欢一个人是要好大勇气的。我没说,比如我就没这勇气。

       

      枫直勾勾地盯着我,触及他眼里的怒意,我胆怯地低下头,心中却暗喜,看样子枫不会答应了。也许是我嘴角的弧度最终点燃了导火线,枫一把抓起我像拎小狗一样丢进浴室。相处了三个月,我自然清楚这是什么意思,默默解下衣裤,一丝不挂跪趴在地上,撅高了屁股,静静等待承受枫的怒气。和往常的平静不一样,枫的手甚至有点抖,掰开我臀瓣的动作也不像往常那么细腻小心了,一声训戒都不说,就一次次将汲满水的针管粗鲁地塞进我的后庭,疯狂地注入我的身体。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到第四支针管注入时肚子就开始饱涨了,隐隐一阵阵的绞疼。第五支,第六支,我按在地上的手已经不自觉握成了拳头,额头上泌出细细的汗珠,呼吸已经断了节奏,我咬着嘴唇倔强地望着那一支支注满水的针管撬开我的后穴,噩梦般源源不绝地注入我已经饱涨的身体。浴室很宽畅洁净,四面的镜子又大又亮,我可以看清枫的每一个动作,包括他纤长白晳的手指操纵着温水从水盆到针筒,然后左手食指和中指插入我臂峰下的深沟,用力撑开,我瑟瑟发抖的小菊花不但暴露无遗,还被撑开一个小孔,然后针管坚挺地刺入,注水。

       

      好撑,好涨…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汗水汇成小溪顺着我的脸庞,前胸往下流,在睫毛,鼻尖,下巴,乳尖结成一粒粒豆大的晶莹滴落,我本来平坦纤细的小腹因为充满水而隆起,沉甸甸往下坠,在我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下晃动,肚子里翻江倒海让我死去活来苦不堪言。可枫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一次次掰开我颤巍巍的后穴,捅入,加水。

       

      “不要!求你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终于肯服软了?” “嗯” “你说我为什么罚你?” “因为我多管闲事,不专心读书。” “还有呢?” “还有…还有 …” “憋满一个小时再出来。”

       

      我心底一阵惨叫,这种炼狱中的状态我要再忍受一个小时!!涨痛感疯狂地肆虐,心里有百万只野兽在咆哮,全身毛孔怒张,忽而燥热难耐,忽而寒彻入骨。汗水恣流,引得奇痒阵阵,乳尖上滴落的触感越来越密集,痒得难受很想被抓一把。虽然我拼命用力缩紧了后穴,可前穴早已淫水热涌,顺着大腿内侧湿粘流下,奇痒难耐,可我不敢动呀,乱动被发现是要加时的,枫的状态分明不会有半分留情的。

       

      时间仿佛陷入在浓稠的泥泞中,无比缓慢地一秒一秒龟速爬着,剩下的数字沉重得像一个肥婆坐在我胸口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握紧的拳头里,指甲深深嵌入手心,渴望手心的疼能缓解一点点后庭强烈喷薄而出的欲望,脑海中无数次地哀嚎乞求,求时间过快一点点,求枫仁慈一点点,哪怕狠狠揍我,抽我,罚我跪,把我五花大绑吊起来打都好,只要让我脱离这该死的感觉,我什么都愿意做。可是所有祈祷都没有用,后庭的绷涨和全身的冷热交替依旧绵绵不绝地袭来,所有的祈祷在开口时都变成了艰涩的呻吟。崩溃的情绪一浪比一浪凶狠地拍来,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我咬紧牙关~奋力撅紧后穴,这样下去不行,必须想个办法转移注意力,想开心的事,对,想印象深刻的事…一幕幕画面顿时在脑海涌现……

       

      画面1

       

      “这次考的不错。”

       

      “成绩还没公布,你怎么知道?”

       

      “我刚挤进办公室看了”

       

      “那你考的怎么样?”

       

      “不知道,懒得再去挤了”

       

      “有奖励么?”

       

      “什么奖励?”

       

      “做不好被你罚了,有成绩了没奖励么?不是应该赏罚分明么?”

       

      “那你要什么?”

       

      “我要你做饭给我吃”

       

      “好”

       

      画面2

       

      “枫~”

       

      “咦?”

       

      “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你带过几个回家?”

       

      “没带过”

       

      “骗人!那我呢?”

       

      “你是女的么?”

       

      “你!!”

       

      “这道题你都看十五分钟了,是不是不会做啊?”

       

      “嗯”

       

      “这题是这样的,这个点代表人,这个点代表船…”

       

      “都是点,我怎么知道哪个是哪个啊!”

       

      “这个是一个人,这样画像不像?这个是一艘船,这样像了吧?”

       

      “恩”

       

      “枫,如果有一天我被人围殴你会帮我么?”

       

      “不会帮你打人的,但我会帮你逃跑。“

       

      “你长那么多肌肉怎么那么逊啊”

       

      “长肌肉是锻炼身体,打人是不好的”

       

      “那你还打我呢”

       

      “那不一样,那是为了你好,谁叫你老不听话”

       

      “枫,活动的座位是你安排的么?”

       

      “恩”

       

      “为什么给我这么后排的票?她们都在前排。”

       

      “你不是说不喜欢和陌生人在一起么?所以我就挑了个后排的连座和你一起啊”

       

      想着想着,居然真的奇迹般缓和了很多,连嘴角都不经意微微上扬起来。

       

      “你洗干净了出来吧”厅里传来枫的声音。终于良心发现肯给我条活路了,我激动得几乎热泪盈眶,赶忙往马桶的方向爬去,但动作也只能慢吞吞小心翼翼,不是我不急,动的时候比趴的时候更难忍,万一守不住就糟了…

       

      终于一泻千里,真是酣畅漓淋欲仙欲死,大有大难不死的快感,可是后福嘛…貌似我还有劫要渡…算了,遇山开路,遇水架桥,该来的躲不掉,反正枫总不会真把整死。迅速地冲完澡,犹豫着要不要把衣服穿回去。

       

      望着镜子里自己十七岁充满青春活力凹凸有致的身段,我不禁邪恶地想,我就算不是大美女,身材也是杠杠的,隔三差五脱都得在枫面前脱光,从不见他脸红心跳血脉喷张过,举板子就揍,一点没怜香惜玉,是不是正常男人啊,还十七岁的春春少男呢.我猜他还是处男,嘻嘻。

       

      其实枫一开始管教我并没有让我脱裤子,发现我动不动就走神才开始打我屁股警醒我。一开始效果挺好,我想到被同龄异性打屁股的窘境就不敢走神了。可过段时间吧,就麻木了,反正都被打那么多次了,打得又不是很痛,枫也不会告诉别人,翘个屁股给他揍会完事,挨打时还偷偷笑。

       

      枫发现后,挥板子的力道立马加大了十倍,每一板子都要命了,三板子打在同一地方那滋味~想想都发抖,我于是又老实了一阵子。怪我自作聪明,偷偷往两边臀瓣上各贴一块卫生间垫着,反正枫不会脱我裤子,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枫才一板子下去就发觉不对了,居然二话不说直接要扒我裤子。我一黄花大姑娘本能就反抗了,可在枫魁梧强健的体魄下那就是蚂蚱斗鸡的笑话,直接被按在柱子上捆了个结实,然后扒开裤子看到臀瓣上贴的两片卫生间,枫的脸都绿了~那是我第一次光着屁股挨鞭子,也是枫第一次那么狠地收拾我,手起鞭落每一鞭都结结实实鞭在我臀枫下方原先贴着卫生间的嫩肉上,一鞭就起了棱子,几十鞭下去,那个酸爽,也是枫提前往我嘴里塞了东西叫不出声,不然我的凄厉的惨叫一定能把楼下路过的保安叔叔吸引上来救我。

       

      那一次打得我三天不能坐。打完枫也觉得打重了,夜里专程跑出去给我买药敷上,冰冰凉的药敷在火辣辣的伤口上,有种地狱突然升上天堂的美妙感觉。被打完的我什么也不说只哭,一直哭,枫也有点自责吧,所以才像大哥哥一样把我揉在怀里安慰我,说以后会注意分寸,不会这么重打我了。我哭着哭着居然睡着了,醒来时我躺在枫的床上,枫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也睡着了。

       

      也是从那以后,我就必须剥了裤子受罚了。连小内裤都不让留,须得赤裸裸暴露出完整的屁股,连大腿都得裸露出来,因为裤子必须拔至膝盖以下,裙子得撂到腰部以上,总之得保证刑具直接招呼在皮肉上,不得有任何遮挡。

       

      我这正发着呆呢,客厅里突然传出钢琴声,曲风婉转悠扬,如泣如诉。这个时候放音乐?枫是想搞啥事情,我好奇地跑出来看。映入眼帘的画面甚是诡异:枫白衣素袍,笔直地坐在钢琴前,修长的青葱十指在琴键上轻灵舞动,白皙颀长的脖颈勾勒出动人的线条,如雕塑般精致的五官,幽长的睫毛静静闭着,王子一样高贵,天使一样圣洁。可钢琴旁边摆的那些都是啥呀 …皮拍,戒尺,鞭子,藤条,木板,皮带,数据线,热熔胶,绳索,口球,颈套,跳蛋,后庭珠,肛栓,乳夹,吸乳枪,生姜,还有一些我认不出来的小东西,甚至还有吊架和束缚支架…简直直击满清十大酷刑现场,只有想不到,没有见不到。视觉的刺激就让我深深打了个冷战,恐惧,激动却隐隐期待的情绪瞬间形成一股炙热的气流像一只大手紧紧揪住我的私处最敏感的神经揉捏拉扯,然后穿过小腹抓上我的乳头轻轻地揉捏,我清晰地感觉自已的双峰突然坚挺了许多,全身血脉膨胀,毛孔怒张,乳尖和私处的神经变得异常敏感

       

      有没有人在看?留个言告诉我呗?

       

      “ 这些东西,你认识么?” 枫没有转身,指间的旋律依旧。 我没吭声,这些东西我当然都是认识的,虽然大多数没有亲身尝试过,可我这被虐久了心理上早就皮糙肉厚,不但越来越耐收拾,而且还有一点享受那身不由己又欲罢不能的疼痛。网上查了查,发现了好多让我心惊胆颤却又心驰神往的刑具。可我又不敢买,怕被人发现了笑话我,只能看着图片自己意淫,而幻想中操纵这些刑具蹂躏我的主人,正是眼前王子一般俊朗高贵的枫啊

       

      “想从哪里开始?” 枫不咸不淡地问。 “你哪弄来这么多家伙的?” “买的~上次姜罚你叫得太吵了,就去网上买了个口塞,店家99块才包邮啊,所以多看了些其它的,觉得都挺有意思的,就全买回来了。” 我的嘴角一阵抽搐,这批触目惊心足以让我生不如死的刑具,居然是包邮引发心惨案。 “我出邮费,除了口塞都退回去好不好?” “那现在全部试一遍,不好用的再退吧。”枫站起身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眼神渐渐有些迷离。我顺着他的眼神往下望去,是我自己一丝不挂的侗体,白皙莹润的长腿,圆润挺翘的丰臀,纤纤一握的腰身,雨后新笋般坚挺的双峰和峰顶娇嫩的粉色蜜豆,顿时窘得面红耳赤,一手捂住双腿根部的荫阴,一手挡住胸前的蜜豆,却不小心刺激到本就极度兴奋敏感的神经突触,一声呻吟不由自主地从口中溢出,身子一软差点都站不稳,大窘。 枫哈哈一笑走到我面前,两指捏住我的下巴抬起,明亮的双瞬深深盯着我,长长的睫毛弯成新月,满满的笑意。“你是想勾引我么?”

       

      “不,才不是,给你写情书的又不是我,我只是送信的。送个信还挨顿揍,脾气这么差的人我才看不上呢。” 我慌张地狡辩,嘴反应得比脑子快,等脑子转过来,枫的脸色已经阴沉如水,我张着嘴想说点什么补救,可嘴和脑袋一起卡壳了,暗叹:完了 …

       

      枫直接就把我的双手铐上,手铐是粉红色皮制,内侧垫了舒服的棉料,绑得再紧实也不会磨伤。穿过手铐的绳索穿过秋千架上的拉环用力一扯,我就双手高举,双脚离地,被笔直地吊起。枫调整好高度固定,让我的双脚脚尖刚好可以点到地面。然后用另条绳索在我两乳中间打了个交叉,在我纤弱而挺直后背勒紧,打结。又绕回前胸,在乳房上下各缠绕一周,狠狠勒紧,我不禁呻吟出声,两只乳房都被整个从根部勒住了,胸脯不由自主地前挺,滚烫,肿胀,麻痒,乳尖的敏感再次升级,强烈的欲望一波波袭来,惹得我娇喘连连,口干舍燥。

       

      “这就受不了啦?你知道你现在有多诱人么?在我为你准备的大餐里,这只是一道开胃菜哦。” 枫坏坏地看着我。 “能,能不能松一点啊~“我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相比平时的清翠的嗓音,此刻沙哑哀求更加磁性诱惑。 “惩罚是不能讨价还价的,你忘了么?要加罚哦。” ,“我错了,我不敢了“ “那我再绑紧些好了,轮到下半身喽。” 三圈绳索扎紧我的左边大腿,绳索再次穿过吊环,用力一拨,我的左腿便高高抬起,而右腿还是垂直向下,脚尖点地,努力地保持平衡。双腿一垂一抬,双腿间的隐密自然暴露无疑。

       

      我羞得满脸通红不敢抬头,我还是未出阁的大姑娘呢,枫以前罚我都是直接抽屁股,就是让我疼,疼了才会听话。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玩着花样羞辱我。我偷偷意淫过很多枫羞辱玩弄我的画面,可当真实地体验到这一切,我还是羞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枫端详了下,又拿了根绳子把我的左边小腿紧密捆绑在大腿上,调整好角度使其既不挡住屁股,又不挡阴部,牢牢地挂高。 枫似乎很满意我被扒光后五花大绑的样子,把一面长长的全身镜搬到我面前,让我清晰地看到自己受虐的过程。镜中的我双手被捆缚吊高,上身前倾,傲挺的双峰非常抢眼,白皙,莹润,饱满,峰顶蜜豆鲜艳欲滴,像一对沾着露水小樱桃,惹人忍不住想咬一口。而乳房根部交缠的绳索,则诱发着人体原始狂野的征服欲。比例优异的双腿一只笔直垂下足尖点地,腿径浑圆,肤质晶莹滑润,线条纤长流畅。浑然天成。另一只大腿和小腿折叠,被一圈圈勒紧捆实了,向左侧腰间折叠,被吊得高高抬起。两腿间的私处门户大开,细细的绒毛迎风飘动,无所遁形的菊花不安地收缩着,阴唇轻启,含蓄的阴道口和刺激下坚挺起来的阴蒂都清晰地在镜中展现,我能看见的,枫自然更能看得一清二楚。

       

      枫选出几样东西摆在一旁的茶几上,一支笔,一块方形的橡皮擦,一个锃亮的金属肛栓和一根比肛栓略长一些的棒子。先拿起肛栓,指尖摸了摸栓身光滑的外壁,玩味地瞥了我一眼,便走到我跟着,单膝跪地,拿肛栓对准我身下小菊花的花芯,稳稳地插了进去。 刚刚灌的肠,后穴自然不会太干涩,插入时不但不痛,还有被填满充实的快感,尤其是插入后枫还搅动了几下,说不出的舒服,好想叫枫不要停,再多搅一会。

       

      枫似乎很满意,已经开始下一个步骤,一手拿橡皮,一手拿笔,又一次仔细端详我的身体。“咱们玩个游戏吧,半个小时内,我每十秒电你一下,十秒内你喊哪里我就电你哪里,如果超过十秒你都不喊,我就掷骰子决定电你哪里。骰子上写什么呢?挑几个神经密集的地方吧,嗯,阴蒂,左乳头,右乳头,菊花。” “咦?这个部位叫什么?”枫用笔帽捅了捅我大腿根部连接耻骨下端的软肉。自言自语道:“先叫耻骨左和耻骨右吧。这个电击棒有三档,我打算都给你试试,前十分钟低档,中间十分钟中档,最后十分钟开高档~开始喽~”说罢叭一声按下了秒表

       

      “屁股!” “左边还是右边?” “左边!” “啪” 咦,麻麻的不是很难受耶。 “右边屁股” “啪” 真的不痛耶了。 我干脆不喊了,等枫摇着骰子电我。麻麻的电流依次经过了我的左右乳头,感觉仿佛有人在轻轻啃噬我的双乳,爽得我都舍不得电击棒挪开。

       

      接下来摇了几十次,哪儿都电过了就是没电过阴蒂,左右耻骨被电了好几次,酸痒酥麻,把阴蒂的敏感度激发到了空前的高度,在最后几十秒,终于如愿以偿摇到了阴蒂,我喜形于色,眼里亮晶晶的满是期待,枫干脆不摇了,把电击棒紧紧压在我的阴蒂上足足电了一分神钟。绵绵的酥麻感如小舌般亲吻逗弄着我娇嫩敏感的阴蒂,小腹暖隆隆的,双腿不自觉地绷紧,突然一股无比强烈的快感从私处爆发蔓延至全身,一波又一波美妙绝伦的刺激让我不能自已地轻轻抽搐,不经意地酥骨的娇喘~ 枫并没有打断,只是认真看着我我的反应,控制着电击棒,无论我怎么抽搐,电击棒都紧紧贴合在我的阴蒂上。

       

      一分钟后,枫收了手,我恋恋不舍地看着电击棒离开我的身体,抬头看望向枫的眼神充满了哀怨和渴求,小嘴不满地撅起,两颊滚烫的粉红诉说着旺盛的情欲。 枫看着我一副欲火焚身的样子,修长的凤眼又弯成了美丽的月牙,笑骂:“居然这么饥渴,我手都举酸了,颤抖得那么厉害,保持紧贴不滑脱很难耶!” 下一秒电击棒又一次顶上我的阴蒂,欲仙欲死的快感再次释放,以私处为中心顺着神经向全身括散,滋润抚慰着我全身饥渴的神经突触,子宫不停地痉挛,每一条神经都舒爽兴奋得难以言喻,每一个细胞都争先恐后地表达着愉悦。正当我得偿所愿飘飘欲仙之时,枫不动声色地把电压调到了中档。

       

      狂猛的电流刺激着我全身剧烈地痉挛抽搐,每一条肌肉都绷得笔直,除了电流的酥麻疼痛其它感官全部失灵,不能视物,不能思考,剧痛却又无比奇妙的快感霸道而地撞击着我浓烈的欲望,强眼球直往上翻,嘴巴疯狂张大,发出恐惧而兴奋的嘶吼,像一只发狂的野兽。惧怕却渴望,刺痛难忍却又舒爽到极致,想喊停却又舍不得停,羞怯的前穴汩汩涌出暧昧的淫水,顺着大腿内侧因欲念而更加白嫩透粉的肌肤滑落。

       

      题外话~ 如果我说我是主,有没有小贝愿意让我调教?

       

      “超过十秒喽,看看下一次电你哪吧。” 我还没从阴蒂被暴电的状态中缓过来,枫已经掷起了骰子,落定后赫然写着:耻骨左。 “啪!” “啊啊啊啊啊啊~耻,耻骨右” “啪!” “啊啊啊啊~左,再来耻骨左!” “啪!” “啊啊啊啊啊~阴,阴蒂!” “啪!” “啊啊啊啊啊啊~乳,左乳头!“ ”啪!“ ”啊~右边也要!“ ”菊花“ ”再来一次菊花!啊啊啊啊……

       

      我每喊一个部位,下一秒电击棒都能精准地到达,伴随“啪!”一声动人心魄的巨响,带着强烈酥麻感和尖锐刺痛钻入我的身体,激烈地刺激着我羞与人道的欲望。中档的电流刺激阴蒂还是太疼了,毕竟阴蒂是全身最敏感的核心。但刺激耻骨却非常合适,适度的疼痛反而增强了快感。菊花也是,透过肛栓电到的是直肠,又麻又痛的感觉爽到爆了。电阴道也很不错,我还是个处,枫很小心地塞入项着我的处女膜放电,阴道内壁被电得非常舒服,一波波痉挛不止,高潮迭起,心跳加速,全身肌肤充血潮红,颤抖不止。

       

      xlxlxl 发表于 2016-8-2 14:28

       

      所以,其实你是主么

       

      所以,你是贝么?

       

      最后十分钟,也是电流最强的时候。枫帮我擦拭脸上的汗水,温柔地说:“宝贝,手举累了么?要不要我帮你解下来?” “要。” 我点头。 枫枫拿来两只乳夹一边一只夹住我的左右乳头,乳夹连着的绳索拉紧,绑在了刑架的吊环上,然后伸手去解我的手铐。 “不,不要,还是吊我的手吧。” “刚才说要的,不能反悔。”枫的手没有停,把我我双手解下来,拉到身后绑好。 我只有一只脚尖可以点地,水灵雪白的乳房被向上拉升变形,乳头被拉得老长,身体不由自主地左摇右晃,不断拉扯刺激着敏感的乳头。雪上加霜的是,枫举着电击棒宣布,十秒时间已到,掷骰子,阴道。粗大的电击棒插入我早已湿润的阴道,不深,刚好顶到处女膜,放电。“啪!”比先前大了数倍的电流声惊心动魄地在我阴道里炸响,不再是刺痛,而里猛烈的重击和火辣辣灼烧感,我瞬间腿软,乳夹承受不住全身的重量,狠狠扯着我的乳头滑脱,我软软地瘫倒在地。 枫扶住我,跪坐着让我舒服地靠在他怀里,伸出汉白玉般白净的手指轻轻抚摸揉捏我的乳头,帮我缓解疼痛。

       

      “还能继续么?” “可不可以换下一个。” “可是我的安排还没有完成,我说过,没有绝对服从的心,你就不用来了。” “我错了,请用最严厉的方式惩罚我,先帮我把乳头夹回去,我一定坚持不让乳夹再脱落!“ 我一激灵定刻爬起来,踮起脚尖,扬起乳房挺得高高地迎接乳夹.

       

      枫夹好乳夹,我便一口咬在吊着乳头的绳索上,只有这样才能保持被电击时乳夹不掉,可同时,我也没办法再开口选择被电的部位,只能闭上眼睛听天由命了。“啪!” “唔!唔!唔!呜~“菊花先被电了 …“啪!” “唔!唔!唔!唔!呜~” 阴道又被电了… “啪!” “唔!唔!唔!呜~”我的阴蒂啊 … 我的耻骨… 我的乳房… 电击棒猛烈地袭击着我身体最脆弱的部位,乳头被电了八次,阴蒂被电了十二次,阴道十次,菊花六次,耻骨二十四次 疼啊,直逼灵魂的疼痛, 剧烈抽搐,眼泪直掉,恨不得把这些地方都割掉不要,但始终死死咬住绳索,倔强地挺立着。多疼多难我都能忍,只要枫不赶我走。

       

      一直到枫把我放下来,我都还在不住地颤抖。我靠在枫怀里,任他把我抱进浴室,放进注满温水的浴缸里,轻柔地帮我按摩被电得生疼的地方,好舒服呀,我顺从裸露出疼痛的部位配合枫的动作,大眼睛里写满了感激和享受

       

      枫笑了,笑得很好看:“你不害臊了呀?” “你欺负人~” 我委屈地撅起小嘴,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在眼眶里打转。 枫捧起我通红的小脸,在我的眉心轻落下一吻。 我瞪大了眼睛傻愣愣地望着枫,半晌冒出一句:“老师说不能早恋恋。” 枫的脸,又绿了。站起身走出浴室,抛下一句“马上擦干了出来,不用穿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