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39 内容:1613

    红杏出墙【二】(兄妹骨科/MF)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香取苍上了楼之后并没有直接去卧室,而是先去了趟浴室。

       

       

       

      大理石的下沉式浴池把池水映成了冰绿色。纯黑长发飘散,偶尔有几缕黏在了肩颈上,又是一派风光。苍靠在池边,将头发捋到脑后,目光暗沉。

       

       

       

      杏太聪明了,也太骄纵了,因为本来作为联姻工具,那对眼里只有利益的父母刻意把她养得很好,骨架原因,杏怎么长都做不到丰满,但那盈盈细腰不堪一握,尤其是身着和服之时,一颦一笑,刀刀入心。

       

       

       

      等她稍稍长大了点,明白了自己和其他人成长过程的不同之处,一点不迷茫不悲伤,居然顺手拿来就用。在别人面前,扮成了一个父母双亡,哥哥冷漠,但是恰巧生了一幅好皮囊的可怜尤物,让人忍不住怜爱,又忍不住想要占为己有。

       

       

       

      苍正想着,突然听到浴室的门被轻轻推开,脚步声混着黏糊糊的水声,他几乎能想象到杏小心翼翼地扶着墙,踏着薄薄一层水,柳眉微蹙的模样了。

       

       

       

      男人侧首,苍翠的眼睛扫了女孩一眼:“干什么?门都不敲。”杏面上带笑:“那我出去?”“过来。”男人的手臂搭在了浴池边上,肌肉精瘦,线条流畅。苍转过身,看清了水汽中的妹妹。

       

       

       

      最朴素的纳凉浴衣,纯白在升腾雾气里若隐若现。头发随意的在脑后挽起,几缕青丝垂落,散漫地搭在肩头,发丝尾端隐没在领口之下,大约可以看到阴影处的锁骨。浴衣受了潮,几处褶皱粘在了身上,后臀处最为服帖,其下肿胀微微颤抖。

       

       

       

      这件浴衣的领口绝对没有这么宽,腰线那里也绝对不是修身的裁剪。生理反应难以抑制,苍狼狈的想着。

       

       

       

      “不喜欢吗?”杏作势起身,手臂却被死死攥住。“不给我看又是想去找谁了?”随着这声包含怒火的质问,“扑通”一声,杏被拉进了水里。

       

       

       

      水性不好,再加上刚挨了打,又红又痛的臀肉乍一碰到热水就开始针扎般疼,杏双手扒在了台沿上,却没有意识到这个姿势的危险之处。

       

       

       

      “哦?喜欢趴在这里?”

       

       

       

      宽大的手掌抚摸上了下塌的软腰,不容拒绝的解下了浴衣的腰带,水温刚好,刚刚凉下去的屁股被烘的带了潮意。

       

       

       

      大手顺着臀缝往下摸,果不其然摸了一手的湿黏。苍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严厉和不满,抬手就是几巴掌,扇得两瓣红桃左右乱晃,引起少女幼犬般的呜咽。

       

       

       

      杏可不是什么幼犬,这就是只彻头彻尾的狐狸,幼犬会得到主人的怜爱,偷腥的狐狸只会被猎人狠狠惩戒。

       

       

       

      “趴好了。”香取苍起身,走向盥洗台,最下层的抽屉拉开,赫然放着几块亚克力板和橡胶拍。挑了一个带孔板子后,苍余光看到了装饰用的灯台。

       

       

       

      台前放着小几,用来放杏平时用的浴球和香水。装饰用的花瓶里插着花园里刚开的矢车菊。

       

       

       

      和杏很配,苍这么想着,顺手拿了一枝。

       

       

       

      板子贴在了红臀上,冰得杏打了个激灵,随后感觉头上多了什么东西,回头疑惑地望着哥哥,被赏了不轻不重的一板子。

       

       

       

      “转回去,又不是给你看的。”确实很好看,纯白的花瓣、鹅黄的小蕊,和俏皮的盘发相得益彰。苍一边漫不经心地训斥妹妹,一边欣赏着浴室春光。

       

       

       

      “我打你,是让你爽的吗?”

       

       

       

      语气陡然严厉,伴着破风声的板子狠狠把杏可怜的屁股拍扁。杏一声惊叫,被这样露骨的话语羞红了脸。但是这点粉黛颜色瞬间便因为剧痛而变得苍白——苍对妹妹的走神很不满。

       

       

       

      “啪!啪!啪!”杏很不能理解,为什么每一下都要把胳膊抡圆了打,不累的吗?刚想了一会儿,马上又被身后的苦楚驱赶了思想,除了发出可怜的啜泣以外,杏甚至不敢求饶。

       

       

       

      “说说,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乖一点?”苍把板子放在一边,左手怜爱地轻轻抚摸着妹妹红肿的两团上。

       

       

       

      杏泪眼朦胧,根本听不清楚身后的人在说些什么,比理智更快的是行动,身体已经下意识的做出了抗拒的反应。

       

       

       

      杏哭着摇头,她不知道哥哥问了什么东西,自然更看不到哥哥乌云密布的脸色。

       

       

       

      香取苍站起身来,在手里掂了掂板子,不冷不热地说:“既然宝宝不想变乖,那就趴在床上哪儿也别去了吧。”

       

       

       

      “啪!”板子挟着破风声落下,之前几下和这一下相比,好像在调情一样。杏疼的一瞬间失去了理智,等回过神来的时自己却已经窜到角落里去了。

       

       

       

       

      “滚过来。”香取苍把玩着手中的板子,瞥了一眼可怜的妹妹。啊,真可爱,自己回到猎人身边的猎物,内心渴望着哪怕一丝怜惜,就算得不到,除了求饶,也什么都做不了。这么想着,心情舒畅了许多。

       

       

       

       

      “走不动了吗?走不动了,哥哥来帮你吧。”一只手就可以搂住,这么弱小,怎么敢勾引这么多男人的,苍百思不得其解。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一切帮助都是有代价的。”杏趴在浴池边还完了债,整个大腿之上腰以下的部位没一处是好的——就连两腿之间,都被强硬的掰开,理由是“不治治它,它再不知廉耻地勾引别人怎么办”。现下,那张小嘴正红肿肿惨兮兮地往外翻着。

       

       

       

       

      两只小穴都被折磨地红肿不堪,但是股间水光却不曾变少。苍不是第一天了解这副身体的脾气了,却还是感到诧异,再然后是难以言喻喜悦。

       

       

       

      主人的痛苦不似作假,可身体确切地从中得到了欢愉。还有什么能比这样的身体更淫更媚上几分呢?

       

       

       

      只有这种时候,香取苍才会对自己的父母产生一丝感激之情。辛辛苦苦为别人准备了礼物,最后便宜了自己儿子,当真是报应。思及此处,苍便不免对自己妹妹生出了几分心疼。

       

       

       

      出生伊始便不被允许拥有独立的人格,命运的嘲弄降临在了大家族的女孩身上。她们可以是礼物、商品、筹码,唯独不能是枝头歌唱的雀,更不用提翱翔的鹰了。

       

       

       

      杏被抱着出了浴室,少女蜷缩起身体,享受着来自世界上唯一一位庇护者的温暖——尽管他监守自盗。眼睛湿漉漉地仰视着兄长,杏总能把自己装成幼犬。

       

       

       

      妹妹的眼睛很美,浅棕色像温暖的海洋,包容着世间万物,让人恨不得藏进这眼眸中的天地,被旖旎的浪潮拥抱着,回到世界的起点。

       

       

       

      轻轻落下一吻,专注而虔诚。

       

       

       

      杏愣了一下,被突如其来的亲吻弄的很高兴。她喜欢亲昵的接触,拥抱、亲吻,这是她最喜欢的。少女勉力直起身子,小臂环住哥哥的肩膀,再度交换了一个吻。

       

       

       

      等真到了卧室,杏扑进了柔软的大床上。Kingsize的大床足够她在上面嬉戏,但很可惜,她现在只能趴着,苍又被小小的满足了。

       

       

       

      放下厚厚的床幔,整个空间就变成了让人安心的沉黑。杏有些奇怪,爬到哥哥的身边,轻轻戳了戳他:“睡了?”

       

       

       

      苍以为妹妹在问自己有没有睡着,翻了个身,一把将捣乱的女孩搂到怀里,压了几下蓬起的头发:“晚安。”

       

      谁知道杏又探出了头来:“就这么,睡了?”

       

      苍终于明白了妹妹的意思,气笑了,自己的本意只是吓吓妹妹,真打坏了艹坏了心疼的还不是自己——辛苦的也是自己。结果合着人家根本不领情。

       

       

       

      苍一把掀开被子,又往妹妹屁股上乱扇了几巴掌:“不怕疼就接着闹。一边跟我说都是那些男的上来招你惹你不是你的错,一边又在这里拨撩我,你真长本事了。”

       

       

       

      杏明白了苍的意思,生怕再说下去哥哥性质上来了自己遭殃,生生受了几下,又缩回了被子里,默默的拉过了头顶。苍哭笑不得地把被子拉开一点,防止真把妹妹闷死了。

       

       

       

      杏确实是又疼又累,此刻眼睛已经阖上了。苍在少女额头上落下一吻,轻声呢喃:

       

       

       

      “晚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