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42 内容:1704

    红杏出墙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春冬交际的京都,樱花融进了雪里。两米高的石墙内,一枝红杏颤颤巍巍地,承着透心的雪,带着亮眼的艳,朝墙外探去。无数道目光从墙外窥觑着,争夺着。正当一片花瓣轻轻碰上墙沿时,一只手将她折断,她成了庄园里花瓶的来客。 ——题记

       

      香取杏直坐在咖啡屋窗前,壁炉样式的地热让整间屋子暖烘烘的。咖啡的香气氤氲开来,桌前打字的键盘声也变得悦耳。白皙的右手轻轻敲击着桌上草莓气泡水的杯子,不时溅出的水汽在皮肤上点撒清凉。可能因为周身气质,即使带着口罩和墨镜,也有人坐到了小桌的对面。

       

      浅浅交谈几句,对方是一名服装设计师的助理,他希望杏直可以作为模特为他们拍摄春装的海报。打量了几次对方的容貌,果然设计师的审美都不会太糟。少女轻轻一笑,摘下了口罩和墨镜。一幅东方美人的长相,上挑的眼角带了几丝轻浮,被精心设计过的玫红眼影勾勒出独特的风采,最令人惊叹的是双眼,沉稳的棕色在灯光的映照下变为了俏皮的卡其色,随着少女的话语,眼神轻轻动摇,好像在心虚的说谎,又像在寻找归宿,魅惑和纯洁在一双眼睛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先生,我很乐意,请问什么时候试衣呢?”话音落下伴随着一个wink,助理满脸通红,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已经是成衣了,看您方便。”杏没有直接回复,小臂撑在桌子上,缓缓朝助理靠近,轻浮的挑了一下他的下巴,随后跌回座位上,像得到万圣节糖果的孩子一样笑起来:“不如就今天吧,我现在就可以跟、着、你、走、哦。”

       

      成年人的欲望无需掩饰,助理想到设计师嘱托他的,这次的春装以花为主题,模特身上要有几丝艳气,世界上大概没有比他还称职的助理了。正想满口答应,突然,杏直脸色一变,伸手拿墨镜。助理感到疑惑,刚想开口,就看到另一只手覆盖在了对面小姐的手上。那只手很大,看得出来主人的身高起码在185以上——这是日本极其少见的,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因为太用力而青筋显露,血液好像随着主人的呼吸沸腾。香取杏直面色苍白,试图抽回自己的手,但只轻轻挪动了一下,就立刻被攥紧了。

       

      “墨镜都摘了啊……看来,你今天心情很好,又缺男人了?”

       

      随着这句质问落下,杏整个人被扯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跟在高大男人的后面。助理心一急,伸手就抓住男人:“先生,我可以报警……”话音未落,却看到杏直朝他摇了摇头,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男人身边一位红发马高尾的人拉住了助理,居然是个男人?“抱歉,如果我们的小姐为您添了什么麻烦的话,我们会对您做出赔偿,还请您——”男人嘴角勾起,“不要干涉我们接她回家。”

       

      助理怔怔地放了手,看着他们走进了店门外的黑色商务车,突然惊觉,那辆车好像已经停在门外很久了。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把你这双眼睛剜出来,做成装饰品,它才能做到不看别人,当然也不让别人看它。”大手固定住杏的脸,侵略的眼神直直射进眼眸深处,好像在检查被玷污的宝石是否还值得收藏。手铐叮叮当当地响,被铐在背后的手腕上留下了红色的印记,被人往身后狠狠盖了两巴掌才安静下来。

       

      “苍,别把孩子吓坏了,小女孩嘛,正常的。”前排副驾上的红发男子笑道。香取苍眉毛轻挑,大手继续在妹妹身后揉捏,漫不经心:“你不觉得你现在应该下车吗?”“用完就扔,过河拆桥,财阀大人好狠的心呐。”男子调笑着,还是在路边一处商业区下了车,下车前留下了一句:“小杏,你完蛋咯~”

       

      “对不起……”识时务者为俊杰,杏本来就不是什么有骨气的人。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用心一也,杏一直觉得自己非常有这种特质。

       

      苍贴在妹妹的耳边,轻轻舔吻:“我亲爱的小姐,我不想听你认错,直接报罚,”轻轻咬了一口,耳骨上泛起可爱的红,“我想我需要看到你诚意,否则今天就算是抽晕过去我也会把你再抽醒过来。”

       

      报罚的规矩杏再清楚不过了,如果第一次的数字没能让兄长满意,直接翻倍,至于翻几倍,看坐着的人的心情,趴着的人只配乖乖接受。想到这里,杏咬了咬牙:“一百五”“三百”看着妹妹瞪大的双眼,苍笑了起来,连放在妹妹腰上的手也跟着上下摩挲。“撒谎、私自离开、不接电话还敢关机,哦对了,还有,勾引男人。”“啪!”杏被挑起的下巴偏向一边,脸上倒看不出什么红印。“好样的,真是好样的!‘我可以跟你走’?嗯?我早该知道,你的本性是刻在骨子里的,鞭子根本抽不下去的!”

       

      “我挨不住的,我真的挨不住。”三百此刻像一个天文数字,是悬在女孩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挨不了啊……这样吧,分期挨。一个星期之内打完,第一天之后,每多一天,挨打的时候身上带的东西就多一个,数目你定,每天早晚,有问题吗?”微醺苦艾般的绿色眼眸审视着颤抖的少女。“没有……”杏闭了闭眼。

       

      “Good puppy.”狭长的眼睛透出愉悦的光,“现在,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坐着吗?”

       

      直到回到庄园,杏都保持在苍脚边跪立的姿势,时不时被自己的主人把玩两下——亦或是随手扇两下。主宅供暖足,即使脱光了也不会感到寒意,但是趴在哥哥腿上的杏觉得再没有比现在更冷的时候了。

       

      “第一天的数目我定,报数,如果报错了,重来。”日俄混血对上纯血的优势就在于身高和力量,如果有必要,第一下就把妹妹打哭也不是什么难事。“啪!”“呜!一……”巴掌声常常伴随着难以压抑的呜咽,边哭边认真的记录下自己所受惩罚的数目,这让上位者的占有欲得到极大的满足。“啪啪!”左右两边各挨了一下,杏脑子疼懵了,“二……三!”只是一瞬间的犹豫就会招致责打,对于妹妹的疏漏,严厉的兄长自然不会姑息。

       

      “重来吧,你最好祈祷你这次不会再数错了。”

       

      毫无放水的八十巴掌,中间陆陆续续重来了三次,总共挨了一百多下,高肿的臀肉颤颤巍巍,生怕再次受到责难,杏面上全是泪水,张着嘴巴小口喘气,也不知道想没想起身后已经没有再挨打了——虽说现在再抽上两巴掌也没什么区别。

       

      香取苍拍了拍杏的屁股,示意她起来,但是杏勉强直立后根本站不稳,最终还是跪在了地上。苍看着妹妹要坐不坐的大腿和泫然欲泣的眼神,笑了:“跪坐,听不懂话?”自己的小腿成了碾压肿臀的刑具,杏几乎是坐下去的一瞬间就弹了起来。

       

      对于妹妹的不顺从,苍皱了皱眉,站起来,冷硬的皮鞋横着踩上了妹妹的大腿根,声音冰冷:“忍不住吗?还是需要我帮你忍忍?”女孩赶忙摇头,满脸泪水地坐好了。

       

      苍重新坐回椅子上,两条长腿交叉,用鞋尖挑起妹妹的下巴,从下巴一路往下踩,直到踩上大腿才下达了命令:“张开。”最后,鞋尖狠狠碾上了会阴,将那脆弱的地方蹂躏得肿胀通红,杏浑身颤抖,白雾不停的从嘴里哈出,痛,但快感也如潮水。

       

      “如果你想彻底地被我锁在这里半步都出不了门永远的成为我一人所有,你尽管去玩、去勾引、去和别的男人上床!如果哪天真的被我捉奸在床了,我先杀了他,再把你吊起来,你就只能被吊着,直到血液不循环皮肉腐烂最后死去,你明白吗?我的,妹妹。”说出“我的”两个字的同时,苍的眼睛晦暗了几分,但是很快回复清明。

       

      “现在,滚去床上趴着去吧。”香取苍起身,在楼梯口扶着楼梯看着妹妹,“不是欠艹吗?滚上来!”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