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160 内容:1745

    赤暗色的叛逆女孩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转载
    • Lv.1

             黛博拉女士死了,死在了这片被魔法笼罩的大陆上。

             在很久很久以前,种种奇异现象在大陆上发生,一股巧妙而又缥缈的力量如同天赐的礼物赏给了大陆上的人民。经过数个世纪的相处,人们已经开始适应这股力量并将其冠名为“魔法”,同时,为了控制这股力量,也是为了种族更好地延续,一批最为精通魔法的人建立皇室,成立王国,相较弱小的人则在王国中井然有序地生活了数百年。在这些日子中,人们依靠法力不断地平息战乱,消除瘟疫,对魔法的理解日益加深;王国内也创办了多家学院来供后代继承前人们的经验。自上个世纪以来,人民就能够做到在这套稳定体系下安富尊荣地走完自己的生。    

               可曙光的形成也必然导致幽暗的孕育,在人们探寻法力的同时,也有不怀好意的人发掘了魔法的副产物——黑魔法。这种法术与正统魔法对立,简单、强大,也很容易让施法者走向失控。虽然掌控这种魔法的人在百年前就已被赶尽杀绝,除皇室以外的所有公民也被严令禁止打听有关事迹。魔法师们百年前原以为这样就可以使黑魔法彻底绝迹,但在今天,它却造成了黛博拉女士的致命伤。

               黛博拉年近四十,目前是尹山学院的一名教师,今早被发现倒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而发现她的人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教授,一眼就认出了她的死亡是黑魔法所致。此消息一出,引起了整个学院乃至皇室的轰动。没多久,所有人都被封锁在学院中,皇室那边则是派来了一位年轻但富有资质的魔法师海柔尔负责此事。

              “尹山学院目前开设课程有宇宙学、炼金学、草药学等26门课程,专门招收年满18岁,文化课取得中等偏上成绩,无不良记录,在魔法试炼中取得70分以上的学徒……”  

             海柔尔苦着脸翻着学院的档案,她也是今天才得知黑魔法的存在,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皇室会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了她。海柔尔今年只有23岁,留着一头披肩的乌黑秀发,眉眼精致而又不失自然,娇小的脸蛋上洋溢出年轻二字,如果换上一身学徒装来到校园可能也会被人误认为是里面的学徒。她的父亲是皇室里排名靠前的大魔法师,所以她从小就展现出了极高的魔法天赋,在全国排行前几的学院毕业后便被导师推荐给了皇室,但本质上也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海柔尔放下档案,用纤细的手指在胸前画了个圈,一道闪着火光的巨大裂缝便从空气中显现,随后她纵身一跨,来到了裂缝的另一端——尹山学院。

                刚来到学院门口的海柔尔就忍不住赞叹这里的美景:学院呈现欧式建筑的风格,门口有一条用大理石修筑的过道直通教学楼,在教学楼前用白色栅栏围了一丛丛鲜嫩的早花,对应着学徒们的豆蔻年华。在花丛中央还有一个精雅的复古式喷泉,引得一抹柔阳从云层中钻出,抖下万丈光芒,水面被越织越亮;让总体看起来相较于学院倒更像是皇家的花园。此时海柔尔注意到学院门口等候着一位戴着学士帽、腰间佩着一根木质法杖的老先生,大概就是第一个发现黛博拉女士的人。那位老先生看到海柔尔后一下子就迎了上来,确认身份后就开始激动地诉说着那时的场景,

             “……早上的时候啊,我去准备孩子们测试的资料,结果就看到黛博拉小姐躺在地上……一个活生生的人啊,就那么走了……”

        当老先生回忆的时候,说话的语速很快,海柔尔还注意到他的手在不停地颤抖,看来当时的事对他的刺激很深。海柔尔低着头想了一下,打断了眼前的老人说的话:  “请问黛博拉女士平时和学生们关系怎么样?最近跟人有矛盾吗?”   但当海柔尔抬起头的时候,这位老人居然短暂地避开了她的眼神,而后又转过头来:  “老头子我带你去楼顶的课室吧。”

        在路上,老人平静了很多,据他所说,他现在是尹山学院内的一名自然学教授,事情发生以后,大部分学徒被集中在礼堂,而与黛博拉有关的学徒们则被留在了课室,去那里也许会有所收获。路途很短,一路上老人都沉浸在今早的遭遇中,海柔尔则是在思考着这次事件的重重疑点,根据目前的线索来看简直可以说是毫无头绪,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一会的调查上了。还在想着,黛博拉所负责的课室就已经到了,里面坐着几十名学徒,他们基本上已经知道来这的原因,导致这里的氛围无比压抑,所有人都低着头在干自己的事情,就连空气中映射的尘埃也显得沉重。

        但唯独有一名扎着高马尾的女生,撇着嘴唇,百无聊赖地翻着书,似乎与周围人格格不入。海柔尔一眼就注意到了她,便跟老教授耳语几句后来到课室外,不一会儿,那名女生就被领了出来,教授则重新回到课室中看着其他学徒。海柔尔仔细打量着这名女孩:她上身穿一件纯白衬衫搭配着黑色外套,一条淡蓝色的长裙盖过她的膝盖,裹着她纤柔的身躯。白色的过膝袜包住小腿,脚上穿着两只黑色的小皮鞋,配合着白哲的肌肤,尽显青春活力,根本看不出与他人一样的压抑。

             “你叫什么名字?”  

              “艾琳娜。”   

              眼前这名女孩说话时,如水般的双眸眨了眨,看上去尤为可爱。  

              “黛博拉不是你的老师吗,你为什么看上去不难过?”

              “我……为什么要难过啊?”

                虽然海柔尔年纪也并不大,但是艾琳娜毕竟小了她四五岁,她一眼就能看出来对方在隐瞒事实;要对付这种女孩,她可再拿手不过 了

        “我已经知道你跟她存在过节了,希望你能跟我说真话。”

        “我……”

        “我是特意过来调查这件事的,如果你坚持不配合的话,我是可以处罚你的。”                 “……”

        毕竟艾琳娜还只是学院里的一名学徒,只需要稍微一点点压力就已经自乱阵脚,刚才看上去还很放松的她现在却变得扭扭捏捏起来,过了一会,还是败下阵来。

        “她打过我。”

        海柔尔听到这明显有些惊愕,她在艾琳娜这个年纪早就没听说过会有体罚发生了,这句话难免让她的好奇更进一步。

        “伤痕还在吗?如果在的话请给我看一下。”

        说完这句话后海柔尔注意到艾琳娜的脸立马红了几分,随即立马摆手示意周围人多拒绝了;但海柔尔还是不屈不挠地抓住了艾琳娜的手腕,另一只手在空气中比划了几下,刹那间,她们便从学院跃迁进了另一个空间,四周只剩下了望不到尽头的银白色地面。在这个空间里只有她们两人,这种法术是艾琳娜从未在学院中学到的。

        “好了,请便吧。”

      艾琳娜的脸红的更明显了,她不敢看海柔尔的眼睛,低着头支支吾吾地吐出了最后几个字试图做些挣扎。

       “打的……屁股……”

        海柔尔顿时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已经成年的女孩居然还会被她的老师打屁股,即使是家教严格的海柔尔也只在还是小女孩时因为练习不认真被母亲用板子在身后抽了两下,从此以后就再也没受过这种惩罚。她疑惑地眨了眨眼,但在稍缓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先安慰艾琳娜。

        “我记得很久以前体罚学徒就被禁止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的话我会帮忙的。希望你可以相信我,好吗?”

        艾琳娜抬起了头,看了看眼前这个在年龄上可以称为姐姐的人,稚气的心里突然照进一束暖阳。想了一会,还是红着脸点了点头。随即她转过身去,弯下腰将双手伸入裙中,往下一拉,穿着的内裤便顺着她修长的双腿滑到脚踝,然后双手捏住两边的裙摆,缓缓地提至腰间,身子微微前倾,赤裸的臀部全然暴露在海柔尔面前。18岁的艾琳娜已经基本发育完全,白如凝脂的大腿连接着挺翘的臀部,对海柔尔来说已经一览无余。但海柔尔注意到艾琳娜本该白嫩的屁股上却略微有些红肿,上面甚至还分布着几道一指粗的细棱,有很明显的被抽打过的痕迹。

        海柔尔感到诧异不已,她原以为艾琳娜顶多因为调皮捣蛋而给自己的屁股招来了几巴掌而已,没想到黛博拉的管教居然如此严苛,她顿时觉得她的死不是偶然。

        “我明白了,可以说说这些伤是怎么来的吗?”

      艾琳娜放下长裙,小心翼翼地提上内裤,仿佛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会让她的屁股多刺痛几分。

        “昨天黛博拉女士把我叫去她的办公室,说我最近在魔法考试里又不及格,然后她拿出那根藤条……”

        一番交谈过后海柔尔把艾琳娜送出了只有她们的空间,此时课室内的老教授不断地抬头去看墙上的挂钟,终于看到两人推门走了进来,连忙凑到海柔尔身边问有什么结果。海柔尔摇摇头,看到艾琳娜谨慎地扶着座位坐下,又扫了课室内其他人一眼后,开口道: “麻烦带我去一下黛博拉女士的办公室。”

        在海柔尔走后,艾琳娜重新翻开桌上的魔法书,伴随着一道难以察觉的黑红色光束。来到办公室,黛博拉女士的遗体已经被送往最近的恢复中心,现在房间内空无一人。根据艾琳娜所说,在黛博拉女士的办公桌前常会放着一根两尺来长的硬藤条,几乎所有惹过她的学徒都挨过打。放的位置果然很显眼,海柔尔刚进来就注意到它,拿起来后轻挥两下就能听到划破空气的声音,坚韧的同时而又富有手感,如果灌输法力应该是一柄不错的法器,但黛博拉显然更喜欢用它来招呼学生们的屁股。

        “这是用来鞭打学生们的吗?”

        老先生一听,神情一下子变得慌张起来,赶忙辩解称这只不过是用来威慑一下院内的学徒们,紧接着他的双手又开始像早上一样不住地颤抖起来,   “……在孩子们入学的时候就教过有关治疗的魔法,可不敢让孩子们受伤啊……”

        海柔尔听完眉头一皱,她突然想起王国内的每所高等学院入学时都会教新生们能够疗伤的法术,为什么艾琳娜自己却不用呢?海柔尔还苦恼着,办公室内却突然走进了一位抱着纸箱,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小姑娘,海柔尔看着她似乎有些面熟。

        “露西妮?”

              “你是?”

               海柔尔之前在档案上见过这位女孩,刚才艾琳娜也提起过她,叫露西妮,只有16岁,是黛博拉的女儿。麦黄色的皮肤,个头比海柔尔稍微矮一些,扎着一条长长的马尾辫,明明有着一张稚嫩可爱的小脸,却给人一种落落大方的感觉。听艾琳娜说起来,黛博拉早早就离婚了,但她的前丈夫,也就是露西妮的父亲,依然深深疼爱着自己的女儿,导致露西妮现在不断地在两头跑,也让露西妮的心智要比同龄孩子更加成熟一些。估计是因为黛博拉对女儿的掌控欲,每次露西妮完成高级中学的课业后都会被叫到这所学院里待着,时间一长,就与黛博拉所带的每位学徒成为了朋友;与黛博拉不同,艾琳娜说她的内心是一名非常乖巧俏皮的小女生,并且深受其他同学的喜欢。现在应该是过来收拾母亲的遗物的。

        “我是这次事件的调查员海柔尔,我想问一下……”

        话还没说完,露西妮一把抢过了海柔尔手中的藤条,   “别乱动我要收的东西。”   海柔尔有些生气,她看着这个埋头干活的女生,一点没感受到她的乖巧,反倒觉得十分无礼。但她现在没时间教训这个女孩,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听说你会黑魔法?”

        听到这,露西妮一下子就愣住了,呆滞了两秒才继续收拾着办公桌,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海柔尔之所以问出这个问题,也是因为艾琳娜。几个星期前,艾琳娜一个人在教学楼做着值日,当时天色很晚,她路过黛博拉女士办公室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她的叫骂声伴随着另一个清脆的声音,瞬间点起了艾琳娜的好奇心。她悄悄地给已经关上的门推开一条缝隙,黛博拉的办公位平时就侧对着门口,现在给艾琳娜留下了一幅一直令她耿耿于怀的画面:   办公室顶灯发出的光照着黛博拉女士和其他无人的办公桌,室内除了她还有正趴在她腿上的露西妮。这个小家伙下身的长裤连同着内裤被一起扒到了膝盖处,生气的黛博拉一手按着她的腰,另一只手用力地往她的光屁股上抡着巴掌,嘴里还提到了有关黑魔法一类的词。当时露西妮的光屁股正对着门口,让艾琳娜看得清清楚楚,纤嫩的皮肤上即使已经染了一层朱红色也不见黛博拉有停手的意思;而她倒也不哭闹,只是安静地保持挨打的姿势,时而因为疼痛抬下腿,时而用撑在地上的手抹抹眼睛。

      尽管是几个星期前的事,但艾琳娜述说的时候还是一阵后怕,也许是害怕当时如果暴露一点可能连着她也要一起挨巴掌了。但是也多亏她的好奇心,为现在的海柔尔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线索。海柔尔还想问点什么,余光却突然瞥见桌上的一张档案表。

       “德博拉、维姬、凯伊……艾琳娜?”

        在记满学徒们名字的空白表格上,唯独艾琳娜被用红色颜料重重地涂上了几圈,她刚准备细看一眼,但那张表格也被露西妮一把收进了纸箱。

        事实上,艾琳娜在魔法上的造诣并不高,平时总会偷偷溜进学院的典藏室内学习禁忌的典籍以求法力快速增长,但即使如此她在期中考核、魔法实践、综合考察等等上却仍然都是排行垫底,这让本就脾气不好的黛博拉更是对她“多加关照”。昨天晚上,艾琳娜一如既往地撬开了典藏室的门,原本无人知晓的举动在今天却被黛博拉发现了,生气的她告知艾琳娜这是学院明令禁止的事,并狠狠斥责了艾琳娜的行为。随后黛博拉把艾琳娜领去办公室,向往常一样取出那根藤条,指挥艾琳娜趴在办公桌上后对着她的屁股抽了数十棍。在事后,本来魔法理解就差的艾琳娜的治疗术自然也是用的一团糟,可怜的她只能默默留着屁股上的伤痕装作无事发生。

        这已经不是艾琳娜第一次被体罚了,虽然她表面看上去并不在意,但毕竟也只是个刚成年的女孩,她的心底依然把持着年少所伴随着的那份桀骜;就这样,一丝恨意如同被细雨滋润的种子般,在她的胸腔里迅速生根、发芽。

        视线回到办公室这边,海柔尔站在门口一个劲地拦着露西妮,就算露西妮怎么看都不会像是凶手,海柔尔也依然坚持着要把事情问个明白;而露西妮则一脸不耐烦,抱着满满当当的纸箱就要挤出去。海柔尔刚想让一旁的老先生劝劝,却突然发现老先生早已不见了踪影;紧接着“轰”一声巨响,把两个女孩都吓了一跳。海柔尔猛地回头,竟发现教学楼顶楼,也就是刚才自己过来的课室已然变成一片废墟,四处飞溅的砖瓦伙同着学徒们的尖叫声重重地砸在地上。爆炸甚至波及到了礼堂,原本静谧的学院内在电光火石间便化成了一片乱象。

               海柔尔瞬时变得焦急起来,凶手再次出现,她已经没有闲心再管身后的露西妮,转而抬手一挪,在空气中撕开一道与之相连的裂缝,孤身一人来到顶楼查看情况。这里此刻简直是人间惨象,许多的学徒都被压在了倒塌的墙壁下,少部分未受伤的人则是不停地尖叫逃命,乱作一团;在不少碎裂的桌椅上还围绕着一圈神秘的黑红色粒子。

        海柔尔毕竟是隶属于空间而非治疗系的魔法师,面对着一帮魔法新手也不知是何才好。突然她看见一名往自己身后跑的年轻学徒,拉住他后直接地告诉他去找人帮忙,海柔尔倒也没听清对方说了什么,便已经在他身后划好一道连接着皇室的传送门,一把将其推入其中。而她自己则是不断地把受伤的人转移去其他地方。

        骤然间海柔尔想到了自己刚刚结识的女孩艾琳娜,在现场居然没发现她的身影,而后她抬起头,还是看到了自己最不愿面对的景象。此时的艾琳娜双眼只剩下了眼白,扎着的高马尾散开披在肩上,身旁簇拥着最多的黑红色光束,并在这束光的围绕下漂浮在了空中,与先前早就不见的老先生正相互对峙。虽然海柔尔不曾见过黑魔法的实战,但看到一旁的老先生双手正紧握着他随身携带的那根法杖,一动也不敢动地盯着艾琳娜,足以证明正是黑魔法赋予了艾琳娜这股强大的力量。在八九不离十下,她也猜到了艾琳娜应该就是那个杀死黛博拉女士的人。

        海柔尔无神地注视着已然失控的艾琳娜,怎么也不想去相信这个只有18岁的女孩成为了黑魔法的奴仆。此时的艾琳娜似乎也注意到了海柔尔的目光,转头看见她后便将右手抬向这边,身旁的黑色粒子开始逐渐往掌心凝聚,随即一道扭曲的光束从掌心直接射向了海柔尔。海柔尔反应过来,在面前扯开一只圆形裂痕,随着那道光束被吸进空间的同时,身为施法者的她也受到了极其强烈的冲击。仅仅是这一下就已经足够使这道空间开始胀裂,让她明白了自己再也无法承受下一次攻击。

               一旁的老先生看到海柔尔招架不住,开始在口中念念有词,紧接着艾琳娜脚底竟被从地板裂隙中钻出的藤蔓缠住,随后他挥动法杖,在法杖尖端凭空产生出一簇绿色光圈,径直地射往艾琳娜。但艾琳娜身旁的黑红色粒子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识,不需指挥便已在身前形成一展屏障,将这簇光圈又反射给了海柔尔。眼看她即将被光圈命中,从侧方突然飞出的火球直接将这簇光圈尽数吞噬,扭头一看,露西妮居然也从楼梯间跟了上来加入这场战斗;不过从她懵然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她目前应该还没有搞清楚情况。

        海柔尔看到露西妮救了自己,还来不及感激就已经开始担心起这个女孩的安危,但同时她也感到一丝疑惑,刚才那一招她记得是在王国内早就传开的入门级法术,全然不像是黑魔法的做派。不管怎么说,露西妮确实给她争取到了缓冲的时间。  艾琳娜脚下的藤蔓已经被围绕的黑色粒子燃烧殆尽,在她的记忆中海柔尔似乎很特殊,就连下一波攻击也又是朝着海柔尔而来;但这次海柔尔没有像上次一样硬接,转而在脚底撕开一道裂痕,将自己送往别处躲开了这一下。接下来的战斗就相当于是海柔尔与艾琳娜的单独博弈,海柔尔不停地闪避着艾琳娜的攻击,但却始终找不到对方的破绽;而场上其余两人的法术无疑也被黑魔法一一反弹了回去,局面瞬间变得僵持不下起来。

        循环而又乏味的战场马上使艾琳娜失去了兴趣,暴躁的她再也不向三人发起攻击,转而将四周所有黑红色光粒聚集在胸前,形成一个巨大的暗色光球,就连离她最远的露西妮都感受到了难以承受的能量涌动。海柔尔立马反应过来,

        “她要毁了这里,快走!”

        紧接着海柔尔尝试在老先生和露西妮的脚下打开传送门,但持续的消耗战让她的法力被黑魔法反噬得所剩无几,光球越聚越大,此时体力不支的海柔尔一把跪倒在地,她已经无力再送走任何人,就连胸前的皇室标识也已经沾满尘埃。眼前的光芒越来越刺眼,她双手紧握在一起,然后缓缓拉开,准备着最后一次尝试。突然,几束与黑魔法颜色截然相反的圣光在艾琳娜身边产生,以极快的速度伸展,形成一个紧密的立方体,如同牢笼般将艾琳娜及操控她的光球禁锢在内。海柔尔惊讶地扭头一看,在露西妮身后那块还算完整的地板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队人,其中为首的与海柔尔相识,同样是一位空间系的魔法师;他们身披着金色与银色相嵌的重甲,胸前有着跟海柔尔一样的皇室标识,而在他们身后,还躲着那名先前被自己传送去皇室的那名学徒;无力的海柔尔放松下来,她在最后终于还是等到了皇家的支援。随着光球在牢笼中炸裂,一声巨响传出,已然昏迷的艾琳娜坠倒在地,圣与邪渐渐在空气中消散,原本喧闹的废墟刹那间归为宁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平淡的教学楼内,老师给学生们上着课。

                艾琳娜就像是一个幼稚的孩童,在静谧的溪流边拾着石子;某天夜晚,艾琳娜藏在典籍室中,被一本纯黑色的古书所吸引,从此以后她就像是对那股力量着了魔。直到那天她被黛博拉女士发现,狠狠地挨了一顿藤条后,她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女孩般趴在办公桌上哭红了脸,不停地向着黛博拉道歉;但是黛博拉对此并不理睬,持着藤条在她身后又挥下一棍,告诉她接下来的几年她都要在这种管教下度过。此时疼痛到了极限的她已然被感性吞噬,埋藏在她的叛逆与怨恨交织,伴随着黑魔法冲破了她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她不等黛博拉同意便站起身来,黛博拉还没开口责骂,一道黑色光束就已经贯穿了她的心脏,一击毙命。恢复过来的艾琳娜马上慌了神,拿过黛博拉手里的藤条放回原位后匆匆跑出了办公室,就连桌上那张最容易暴露她的表格她都忘了收。也就是那个夜晚,艾琳娜一夜未眠,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一直在安慰着她,她自认为这个声音是她心底最深的想法,逐渐将黛博拉的死理所当然,也逐渐在这令人安全的感觉中失去自我。 第二天早上,她像以前一样来到课室上课。

        在皇家治疗中心内,一众人坐在治疗室旁的座椅上等待着结果。经过刚才在学院发生的事后,他们早已把艾琳娜当成了那个使用黑魔法杀害黛博拉的凶手,其中与海柔尔同属于皇室的人还在不断夸赞着海柔尔的能干,而海柔尔也只是生硬地从脸上挤出一抹笑容回应。一段时间过后为艾琳娜治疗的医师推门走了出来,

        “这孩子身上的黑魔法已经被清除了,没什么大碍,一会就醒了。”

        听到这,海柔尔提着的心可算是放了下来。医师说完后就回去继续照顾艾琳娜了,原先皇室的人则起身向海柔尔告别,他们要去通知待会负责审问艾琳娜的人;在一旁的老先生也站起来,他还要去继续管理学院的秩序,与海柔尔简单交流后就离去了。大家都去干自己的事情了,本来人流量就少的等候室内此刻只剩下海柔尔和露西妮两人,气氛又重新回归一片清寂。

        海柔尔稍微为艾琳娜的安全开心后就又苦下脸来,艾琳娜犯下了这么大的事,如果不出问题的话估计会被学院除名并且还要在特制的监牢中待上一阵子。无论怎样,海柔尔始终还是不愿意去相信自己结识的这个单纯女孩会是杀人凶手。海柔尔还沉闷在自己的思维中,只见一边的露西妮站起身来,   “都跟你说不是我了,那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

        露西妮转过头来,

        “你应该认识艾琳娜吧,你知道她刚才用的魔法吗?”  

       “我早就知道了,我一开始还想学噜。”  

       “那你也应该知道这种东西是被禁止的吧?” 

      露西妮愣了神,她好像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我……我又没学……”  

       “但是你了解它了不是吗?你应该知道王国内的规定,还是说要关上你几个月才能让你长长记性?”

        “……”

        露西妮看上去显然是害怕了,先前的傲气全无,她毕竟还年幼,没有能力去承担抗衡法条的后果。海柔尔也知道,如果她向皇室报告,露西妮估计难逃牢狱之灾;但她不会那么做,她忘不了露西妮先前救过她一命,她知道这个女孩的本质并不坏,更何况监狱对这个只有16岁的女孩来说还为时尚早。可海柔尔身为整个事件的目睹者,知道黑魔法到底会给人造成多么大的伤害,她必须给眼前这个女孩一顿教训。

        “如果你不想那样的话,就过来趴在我腿上,你需要一点惩罚。”  

           海柔尔虽然没有教训人的经验,但她现在认为对付这些叛逆的年轻女孩,偶尔打一顿屁股是不错的决定。露西妮听完这句话浑身一抖,她在黛博拉还在的时候就经常接受“惩罚”,她当然知道海柔尔这句话的意思。尽管这是公共场合,但她却也没有反抗,而是红着脸顺从地走到海柔尔身边,双手撑在她大腿上,重心慢慢降低,直到自己完全趴下后又把两只手撑回地面,屁股就这样撅高在了海柔尔的巴掌前。

        海柔尔倒也没想到露西妮会这么乖巧,也许就跟先前艾琳娜看到的场景一样,露西妮在面临挨打时总会听话许多。但海柔尔也不着急打,

        “你看到黑魔法能造成的伤害了吧,我看要让你以后远离它,你必须要光着屁股挨揍才行,你接受吗?”

        露西妮明显感到脸上烫了许多,但还是强撑着点了点头。海柔尔看到露西妮答应后,两只手扯住露西妮的裤腰两侧往下一拉,整条裤子便顺着她的大腿掉到了膝盖处,暴露出露西妮穿着的一件纯黑色三角内裤。海柔尔明明还没开始抡巴掌,却看到露西妮屁股上没有被内裤包裹住的区域已经有些红肿,能看出来这似乎是一些旧伤。      “妈妈打的?”

                “嗯……”

        黛博拉女士不管是在老师还是母亲上都没有能够扮演一个好的角色,这点从她的学生和女儿知道她死讯后的态度就可以看出。她日益暴躁的脾气导致丈夫难以忍受而离开了她,在教育孩子上,她也是肆意地滥用体罚,总想着依靠打屁股就能让露西妮服从她,还没到合适的年龄就让她学习魔法,妄图实现让露西妮成为正统大魔法师的幻想。但她自己却又从未去了解过露西妮,使得露西妮的叛逆心理愈加严重,在偶然得知黑魔法的存在后便一个劲地嚷嚷着要去学它;已然形成惯性思维的黛博拉听到后像往常一样,生气地把露西妮按在腿上,没有顾及露西妮已经是个少女的事实,丝毫不留情面地往她的光屁股上扇着巴掌。就连黛博拉死去前的上午,她也因为一点小事打肿了露西妮的屁股。

        时间回溯到现在,海柔尔看着露西妮屁股上的伤痕,心疼地伸出手揉了揉,伴随着而来的是露西妮身躯的轻微一颤;海柔尔感觉到腿上的这个女孩此刻似乎很敏感,随即用左手轻拍了几下露西妮的后背示意她不要紧张。而后海柔尔小心地拉下露西妮的内裤,此时露西妮的小屁股已经没有了任何衣物的覆盖,在她的两个臀峰上有着明显的一团红晕,向四周扩散开来,甚至能看出那时候巴掌所留下的痕迹。海柔尔将露西妮的内裤细心地卡在了大腿处,确保露西妮的隐私部位不被自己看见;她知道这个女孩很爱面子,她只用让她能够赤裸着臀部接受完这次惩罚就够了。

        海柔尔确定一切准备就绪后,伸出左手按住了露西妮的腰,她虽然相信露西妮接下来会很安静,但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掌控好巴掌的力度,还是要防止露西妮出现不必要的挣扎;紧接着海柔尔右手手掌绷直,高高扬起后迅速地落在露西妮右半边的臀部上,   “啪!”

        清脆的声响在一瞬间传遍了整个等候室。与海柔尔先前预想的一样,腿上的这个女孩没有吭声,尽管身体因为这一巴掌而略微前倾,但屁股又立马撅回原位,安静地等待着下一次击打。

        “啪!”

        “啪!”

        “啪!”

        “……”

        在接下来的惩罚里,海柔尔保持着开始时的力度,右手交替地抽打着露西妮的两瓣臀部,确保这个犯错的小女生所受到的疼痛是均匀的。就这样,新伤与旧伤交汇,响亮的巴掌声在空气中织出一场名为“训诫”的交响曲;少女的臀部宛如一朵圣洁的白花,带着轻微晃动的身躯,赤裸地接受着如雨般巴掌的洗礼,柔嫩的花瓣在这种滋润下紧跟着变粉、变红。露西妮与海柔尔认识还不到一天,明明几小时前她还在海柔尔的面前展现着自己的傲气,现在却因为黑魔法的事情被按在她的腿上打光屁股;即使看上去正平静地受着罚,可害羞与尴尬的情绪还是难以抑制地随着一下下的抽打堆积,化成丹红色的浪潮在她的双颊渐渐浮现。  一连串的巴掌声响彻整个等候室后,海柔尔展了展有些发酸的右手,刚准备继续教训,却突然听到一阵轻微的哭声传来;直到这时她才注意到少女娇小的身躯正在因为抽泣而不停发抖。海柔尔赶忙检查露西妮的伤势:不知刚才经历了多少下拍打,露西妮圆润的小屁股上已经没有任何一片完好的区域,在巴掌密集的地方甚至红得有些发亮,看来目前似乎到了她的极限值。

        海柔尔听着露西妮努力压抑着的抽咽声心软了,虽然这是一场惩罚,但她也不想露西妮的屁股肿到待会只能脱了内裤回家。随即海柔尔再次举起右手,用着比之前轻了不少的力道在露西妮屁股上打了最后几下示意惩罚结束,小心翼翼地帮这个已经知错的少女提好了裤子。

       “希望这顿打能让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对不起……”
        “起来吧。”
        露西妮强忍着泪水从海柔尔的腿上爬起,随后马上转过身去背对着海柔尔揉了揉眼睛。海柔尔看到这一幕,开玩笑似的对她说:
        “还以为你挺耐打的,怎么这么几下就哭了?”
        “才没哭,眼睛痒了。”
        海柔尔被眼前这个故作坚强的女孩逗笑,她拉过露西妮放下来的手腕;露西妮有些懵,她以为惩罚还没有结束,忍受着屁股上的刺痛,顺着力道侧坐在了海柔尔的大腿上。但她没想到的是,海柔尔一手搂着她的左肩,一手环住她的腰,轻轻一拉,把她揽入怀中。
        露西妮先愣了一下,然后再也忍不住,紧紧地抱住海柔尔大哭起来,这是母亲在世时她从未感受到的温暖。海柔尔也不说话,只是轻拍着她的后背,像是一个成熟的姐姐安慰自己幼稚的妹妹,腿上还隔着裤子传来了露西妮臀部的温热。
        两人不知相拥了多久,露西妮的哭声不断地溶解在空气中,渐小、渐小。其实海柔尔刚才本准备用法术帮露西妮疗伤,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她觉得露西妮需要深刻地记住这件事,她希望露西妮后面几天连坐下的时候都能想起这次教训。海柔尔见到怀里这个女孩的情绪逐渐平稳下来,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小的裂缝,从中掉出来一张纸巾;海柔尔握着纸巾,细心地在露西妮发烫的脸表上帮她擦去泪痕,温柔地问她:
        “我要回皇室了,你准备去哪啊?”
        “我要去我爸那。其实我一直都不想学魔法,我妈非得逼着我学;我想学画画,我爸就很支持我……”
        两人聊了很多,窗外的天色渐暗下来。露西妮从海柔尔的腿上起来,
        “时间有点晚了,那我先回家啦。”
        “好,有空可以来皇室找我玩啊。”
        “一定一定,拜拜!”
        露西妮挥着手跟海柔尔道别,海柔尔也摇了摇手回应;当她走出皇室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随着一抹橙黄色的余晖轻柔地落在她脸上,这片躁动的大陆又规复了往日的祥和。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