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079 内容:1698

    女将的苦日子(转自SP小馆,原作者未知,无后续)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18
    • 转载
    • Lv.1
      vip

      第一次写sp文,不知道能不能写好,试试哈。如果有支持喜欢的,我会更加努力的。
      (架空文,无所谓哪朝哪代。。。)
      “启奏皇上,八百里加急军情!”小太监高声呼喊着,跑到大殿,群臣震惊。老太监接过军报,递给皇上。皇上阅后,龙颜大怒,“小小的吐蕃,竟然敢犯我大汉天威,兴兵进犯。众爱卿说说,该怎么办?”
      “皇上,微臣以为,应遣使求和,以显我大汉大度之风。”兵部尚书黄务仞出班说道。
      “皇上,万万不可。我大汉兵强马壮,战将无数,尚未一战,岂能与吐蕃求和,末将愿统兵出战。”老将军季叔才朗声说道。
      大殿之上顿时分成两派,主战,主和,争得不可开交,季老将军的爱女季铭钰自幼数读兵书,在爹爹军中做前锋将军,几次战功下来,被皇上授予“巾帼将军”称号,得以位列朝班,此番亦是力主出战。
      皇上清了清嗓子,老太监立马喊道:“肃静。”
      皇上说道:“朕以为,不妨先派兵出战,得胜最好,如若败了,再议求和,不也是一样嘛。众爱卿意下如何?”
      既然皇上发话了,众大臣自然没有反驳的胆量。季老将军道:“皇上生命。老臣愿统兵出战,如若不胜,军法处置。”
      兵部尚书黄大人嗤声道:“季老将军怕是廉颇老矣了吧。”
      :“哼!我爹爹老当益壮,可比某些只会动嘴皮子的人强多了。”
      “你。。。你说谁只会动嘴皮子?你个小丫头片子,若不是仗着你爹爹的功劳,只怕还没资格站在这大殿之上吧。”黄大人气愤道。
      季铭钰大声说道:“皇上,末将愿领兵前往,让那些宵小之人看看,末将是凭真本事站在这大殿之上的。”
      此言一出,皇上及众大臣惊讶不已,纷纷打量着这个年仅20岁的女将,季铭钰身着白色软袍,腰际一条黑色绳带,身材修长,若不是常年在军中,怕是早已嫁作人妇,只是此女志向远大,自小爱武枪弄棒,自有了几次将媒婆打出家门的历史之后,季老将军也奈何不得,虽然每次都是家法将季铭钰的翘屁股打得更翘,却也无计可施,也就只能顺其自然了。
      高座上的皇上已经有了计较,其实他何时想打仗,安安稳稳的做皇帝多好,此前说是出战,只是堵一堵天下人的嘴,朕可是迎战了的,打不过而已。如今小将出马,自然比老将要好得多,于是叫过老太监,耳语几句。老太监上前说道:“皇上有旨,任命兵部尚书黄务仞为主帅,封巾帼将军季铭钰为前锋将军,率兵5万,前去阻击吐蕃,此去战为辅,和为主,以战促和。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数日内,五万大军集结完毕,拔营出发。数日后,两军对垒。
      汉军元帅帐中,黄务仞,季铭钰,老太监左公公及众将官正在商讨军情,左公公作为监军,随军来到此地。
      一小将上奏:“元帅,据探子回报,吐蕃方面在前方驻扎了十日之久,未再前行,不知何故。”
      季铭钰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该不会是他们在等待粮草吧。元帅,我们何不趁此机会攻打敌营?”
      元帅黄务仞贪生怕死,一心只想求和,哪里还会主动出战?连连摆手直说不可,从长计议,从长计议。两人不欢而散。是夜,黄务仞派人给季铭钰送去夜宵,说是想好了,明日出战。季铭钰欣喜不已,不疑有他,吃罢夜宵便早早歇息了。
      果然第二日,元帅黄务仞突然召集众将官,说要集合军队,攻打敌营,可是此时,前锋季铭钰却病了。说病不是病,只是浑身无力,身体虚弱,像是被掏空了身体一下,只能勉强行走,连马也上不了了。
      黄务仞大怒,喝道:“季将军,你这是想干什么?本帅刚想攻打敌营,你就来一个称病无法参战,你知不知道贻误了战机,我军将非常不利。”
      季铭钰拖着虚弱的身体勉强站立,说:“末将之罪。只是眼下末将不知身患何病,虚弱不堪,如强行出战,只怕会令大军有所损伤。”
      ”大胆!你个小小的先锋将军,大战在即称病退缩不说,还敢口出有损军心直言。来人呐,把她给我拖出去砍了!”黄务仞大怒。
      “元帅息怒。”众将官连忙求饶。
      这时候左公公发话了:“黄元帅,尚未开战即斩一先锋将军,于军心也是不利啊。依咱家看来,莫不如打一顿军棍,以儆效尤,令其戴罪出战,如若不胜,那时再斩首也是不迟。”
      黄务仞回到:“公公是监军,这军法一事,自然是公公说了算。”
      左公公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把季先锋带下去打100军棍吧。元帅以为如何?
      黄务仞点点头,说:“来人呐,将季铭钰带下,重责一百军棍。另传令各营,午时出征。”
      季铭钰自知军法如山,也不反抗,只是心中纳闷为何突然身体虚弱不已,她自是想不到黄务仞惧怕自己出战,偷偷在夜宵里下了药,才导致如此。正想着,军士已将季铭钰带到了校场,一个长凳早已摆在那里,两名军士手提人高的军棍站立在两旁,按军法,50军棍以上需去衣受刑,女将不可免,只是保留了自己褪去下衣的权利,避免了被某些军士动手动脚。季铭钰久在军中自然知晓,来到刑凳前,尚未去衣已满脸羞红,自幼虽因调皮被爹爹家法处置过多次却从未裸臀,如今在这军营,却要受这裸臀之羞了。想罢,双手掐腰,伸进战袍里,拇指扣住下衣边沿,慢慢下移,此时尚有上衣遮挡,虽然屁股慢慢的感觉到了凉意,却也没有见光。将裤子脱到膝关节后,季铭钰俯身到刑凳上趴下,两旁军士上前将她的双手,双脚分别kb在凳腿上,腰部也固定好了,这是受刑过五十棍所必须的要求。全身kb好之后,一名军士伸手掀开了战袍,白嫩的臀部见了光,众人瞪大了眼睛,惊叹不已。季铭钰由于常年锻炼,臀部皮肤紧致,没有丝毫赘肉,白嫩嫩的,像豆腐,像馒头,由腰部向下,慢慢隆起,至臀峰又慢慢下滑,完美的玲珑曲线,两腿根部则深邃幽暗,包含风情。听到众人的惊呼,季铭钰更加羞愤了,夹紧了双腿,低下了头,只等着军棍落下。
      随着左公公一声“打”,啪的一声,季铭钰左臀连带着右臀的一小半,隆起一道杖痕,臀肉颤了两下,季铭钰感到臀部火辣辣的,像是被火烤一样,这可比爹爹的家法疼多了,没留给她更多的思考时间,第二棍已经打下来,季铭钰右臀连带着左臀的一小半,同样隆起一道杖痕。“嗯。。。”从未受过军法的季铭钰忍住不喊,喉咙里却忍不住的轻哼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
      军棍无情的落下,慢慢的,杖痕遍布了整个臀部,慢慢的有了重叠,臀浪滚滚,白嫩的皮肤慢慢变红,唯美的屁股慢慢变肿,就在季铭钰快要忍受不住呼喊出来的时候,军棍突然停了。
      一军士上前对左公公禀告:“左公公,打了五十军棍了,请您验刑。”
      左公公来到刑凳边看了一下屁股,此时的屁股肿胀不堪,通红的甚至有些地方发紫了,尤其是两棍交叉的臀缝位置,更是肿起老高,原指望着能看一眼春光的老太监发现什么都看不到了,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这军棍打的不怎么尽职尽责嘛,这都五十军棍了,怎么季将军一声不吭呢?看来是打得太轻了吧。这样吧,加打五十藤条。”
      是。
      监军有这个权利,季铭钰也无话可说,她想不到,自己怕受屈辱忍住没有呼喊却给自己招来了五十藤条。
      两位军士上前解开kb的绳子,将季铭钰拉起来向一边的高台走去。因为打藤条采取的上身伏在台上,下身直立的姿势,在走的过程中,一名军士故意踩到季铭钰的裤子,一个不注意,裤子被踩掉了,季铭钰此时下身已然再无遮挡,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来到台前,军士同样将季铭钰手脚kb好,另换了两个人,手持拇指粗的藤条,站立在两旁,随着左公公的一声打,挥动起藤条。
      :“啪!”臀部由于肿胀,没有颤抖,只是红紫色的皮肤上显现出一道白痕,由左至右贯穿了整个臀部,季铭钰只感到仿佛毒蛇噬咬一般,仿佛被撕下一道皮,虽说藤条比军棍在重量上轻多了,可是由于细,受力面积小,再加上已经受了五十军棍的屁股,是以这一下藤条一点也不比军棍好挨多少,没有准备好的季铭钰忍不住哎哟了一声,“啪”!又一藤条,由右至左,一道白痕,只是上一道白痕已经变红了,这一道白痕还没来得及变色,又一藤条打下来了,“啪!”“啊!”“啪!”“啊!”“啪啪啪。。。”“啊啊啊。。。”校场上充斥着藤条与屁股的接触声和季铭钰痛苦的呼喊声。远处,黄元帅微笑着看着,心里在盘算着。
      藤条的撕咬仍在继续,季铭钰多想屁股不是自己的,可是臀部传来的阵阵痛感,还是让她后悔长了这么个臀部。额头的汗一丝丝的流下来,上衣已经全部湿了,责打这时候结束了。
      “公公,五十藤条打完了。”
      “嗯,继续行刑,把余下的五十军棍打完吧。”
      “是”
      两名军士拖着已经不会自己走路的季铭钰回到刑凳旁,再次按下了她。撩起战袍,露出全部紫了,道道藤痕隆起的臀部,有几处已经渗出血丝。
      季铭钰已经无力夹紧双腿,却突然发现,本该kb在一起的双腿,被两名军士分开,一左一右的用绳子扯着,kb在了刑凳的两个腿儿上,季铭钰顿时感到,自己的隐私部位已经毫无隐私可言,粉嫩的羞处被凉风一吹,原本受疼苍白的脸,再次通红。
      换了两名军士,军棍如期打了下来。“啪”!只一棍,臀部迸出一道血,“啪”!又一棍,又是一道血,季铭钰已经疼的喊不出来,无力的呻吟着,“啪啪啪。。。”鲜血顺着刑凳滴下,染红了地面, 左公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到了刑凳的后方,开花的臀部丝毫不见,双眼只是盯着季铭钰的羞处不眨眼的看,这个老太监心理阴暗,可见一斑。
      “啪啪啪。。。”
      “回公公,五十军棍打完,请验刑。”
      老太监被人惊扰了一下,回过神来,双眼依旧没有离开季铭钰的羞处,说道:“嗯,知道了。依咱家看,这惩罚还是不够,只是这军棍吧,就不打了,来人呐,将鞭子拿来,再抽她五十鞭子,长长记性就行了。”
      两名军士赶紧拿来马鞭,他们一直在旁边看着,岂不知道这老太监的想法,于是将季铭钰松绑,还是拉到台前。季铭钰此时清醒了不少,听见还要打自己五十鞭子,却也无力反抗,人物刀俎我为鱼肉,也罢,闭上秀眼任凭摆布。
      两名军士将季铭钰拖到台前,一反常态的,将季铭钰往台子上抬了一下,这一下,季铭钰的身子大部分趴在了台子上,两根绳子分别绑在脚踝上,一左一右拉开固定好,往下稍微一拖,季铭钰的整个臀部正好卡在了台子的边沿,前面的耻骨正好顶在台沿,这就造成了后面臀部高耸,羞处避无可避的正冲向后方。老太监看到了,嘿嘿一笑,两名军士听见这笑容,知道这次做对了,更加想好好表现,挥动起手中的牛皮鞭子,抽下来。
      不知为何要把自己绑成这个姿势的季铭钰正在纳闷,突然一下从未有过的痛感袭来,不是臀部,而是羞处,这一下的痛楚远远超过以往,季铭钰大喊一声“啊”!
      (太晚了,待续。。。)
      [ 此帖被jiangxiaokai在2015-01-21 20:34重新编辑 ]

      “停手吧。”就在这时,左公公却喊停了。没人知道这个心狠手辣的老太监为什么突然叫停,只有他自己知道,原来他发现女将的羞处被鞭子抽了几下之后,出血了,不好看了。
      左公公说道:“余下的惩罚暂且记下,待出战之后,如若不胜,加倍处罚。”
      左右军士听到之后,上前将已接近昏迷的季铭钰松了绑,由其亲兵带回帐内上药。
      午时,大军准时出征。经过短暂的疗养,季铭钰依靠着年少时练就的强健体魄,已经恢复了神志,体内的药性也挥发殆尽,虽说臀部仍旧疼痛难忍,却也可以勉强步行,因为是钦命的前锋将军,必须出战,没办法,季铭钰在马鞍上垫了一层厚厚的棉布,勉强上马出战。战争情况不表。。。
      激战一夜。。。
      天明。
      “报!”一军士快速跑进元帅大帐,汇报到:“启禀元帅,季将军首战告捷,斩杀敌将三名。胜利凯旋。”
      “什么?!”黄元帅与左公公均吃惊不已。受了那么重的刑伤仍能首战获胜?看来这季铭钰确实是有点本事的。哼,获胜了又能怎样,回来了,还是要杀一杀她的威风。
      说话间,季铭钰率大军已回到军营。
      左公公与黄元帅假惺惺的出账迎接:“恭喜季将军,贺喜季将军,大获全胜啊。”
      季铭钰因为一夜的征战早已疲惫不堪,臀伤又不时的发作,此时以没有心情说话,只是下马勉强客套了几句,便想回帐休息。
      左公公说道:“季将军旗开得胜,本应好好奖赏一番,可是。。。可是,不知季将军可还记得,昨日的军法,尚余下五十鞭子没有执行。这军中无戏言,咱家也不太好办,来人呐,伺候季将军,准备行刑。”
      “啊?”季铭钰没有想到,自己拼死一战,获胜了回营,面临的竟然还是打屁股。左右两名亲兵上前求饶道:“左公公,黄元帅,季将军戴罪立功,这顿打就免了吧。”
      左公公闻言大怒:“军中无戏言,尔等怎可将军法当儿戏?来人呐,先将此二人拿下各重打100军棍。”
      此言一出,再没人敢替季铭钰求情了。
      季铭钰上前说道:“元帅,左公公,要打就打我一人,他俩也是为我求情才冒犯了军法,我愿替他们二人承受军法处置。”说罢,脱下了盔甲,走到校场的刑凳处,自己脱下了裤子,俯身趴下。
      左公公等的就是季铭钰这句话,这个老太监觉得,两名男亲兵有什么好打的,黄干干的屁股,一点也不好看,于是假惺惺的说道:“既然季将军发话了,那咱家就听你的,两人本应受的200军棍,就由你一人受了吧,昨日余下的50鞭子,咱家觉得,也就换成军棍执行吧,来人呐,伺候季将军用刑,给我打二百五十军棍。”
      两名军士上前撩起季铭钰的袍子,露出了青中带紫的臀部,明显肿了很多。在袍子被撩起的那一刹那,明显能看出来季铭钰的臀部不自然的夹紧了,或许是昨日的一顿棍棒打的她心里极具的害怕,可是从小在军营中成长的她,脑海中深深的记得军规军法的严厉,又不知道反抗,只能徒劳的耸动着臀部,等待着击打的到来。
      季铭钰没有等多久,“啪啪啪。。。”军棍如期砸在了伤痕累累的臀部上,快速,猛烈,疾如风,猛如虎,从第一棍落下开始,季铭钰就没有停止呼喊,或许是昨日的藤条让她知道了忍着不喊疼只会让自己的屁股受更多的痛苦,所以很干脆的,季铭钰没有丝毫克制的喊了出来。“”啪啪啪。。。“啊啊啊。。。”屁股上的肉被军棍打的扁下去,弹起来,又扁下去,又弹起来,臀浪滚滚,姹紫嫣红,甚是好看,老太监左公公在旁边欣赏着,视觉跟听觉极具享受,要不是裤裆里没有了那个玩意儿,这时候说不定早就一柱擎天了,哦不对,是早就一泻千里了。
      转眼间五十军棍打完了,由于这五十军棍是打在伤痕累累的屁股上,此时的季铭钰已经无力呼喊了,只在无声的呻吟着。军士请左公公验刑。左公公甚是满意,也忘记了再打一顿藤条,只是催促着快打快打。军士得令,另换了两人,“啪啪啪。。。”又开始了。
      这时,黄元帅来了,黄元帅对左公公说道:“公公,依本帅只见,这军棍怕是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毕竟是圣上钦点的前锋将军,就这么被咱打死了,回去不好交代。”
      “哦?依元帅之意,该如何处置?”
      黄元帅悄悄的跟左公公说了几句之后,左公公等脸上浮现出了满意的笑容,左公公挥手喊停了杖刑,此时又打了十八棍。
      季铭钰即将神志不清了,这时听到喊停,心中一阵舒坦,屁股上的疼是越来越厉害了,再打下去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看来是左公公念在战功,饶了我吧。
      左公公说道:“咱家刚才与元帅商议了一下,念在季将军破敌有功,况且昨日已受杖责,今日实是无法承受这几百军棍,这样吧,咱家决定,将这几百军棍分期进行,从明日起,每日午时在校场,将季将军杖责一百军棍,为期三天。有的人要说了,一次打300军棍跟分次打每次打一百军棍是完全不同的,咱家也考虑了,决定每天一百军棍之后,再加一百藤条,以示惩戒。不知季将军以为如何?”左公公笑眯眯的望着神志接近不清的季铭钰。季铭钰听到原来自己还要受罚,只不过不会一次性打死自己了。唉,这样也好,好死不如赖活着,挺过这三天就没事了,不就是每天一顿板子一顿藤条嘛,应该能挺过去的。想罢,季铭钰虚弱的回答到:“多谢左公公宽宏大量,罪臣愿受惩戒。”
      “好,既然如此,那就松绑吧,今天这军棍就到这里了,来人呐,将季将军拉到那边,打一百藤条,然后送回去养伤吧。”
      啊?季铭钰一阵晕眩,今天还有一百藤条要打?我的屁股不知道能不能承受的了?已经松绑了,季铭钰伸手摸了摸伤痕累累的屁股,几道粗粗的隆起的伤痕,触目惊心,有几处已经渗出了血丝。
      军士们可不管这些,两名军士拉着季铭钰来到台前,手脚捆绑好,分立两旁,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藤条。

      (季铭钰将军能挺过这一百藤条么?就算挺过去了,往后三天,每天的一百军棍,一百藤条,她又如何捱过去?就算捱过去这三天,左公公与黄元帅就会放过她么?一心只想求和的皇上又会下什么昏庸的旨意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提前透露一下后面的内容:
      季铭钰每天都要受杖刑之苦,连续三天,就在第三天的杖打要结束的时候,皇上来旨,大汉已与吐蕃求和,在赔偿金银珠宝之外,吐蕃要求将杀害了吐蕃三名将军的季铭钰季将军严惩,圣旨上说要左公公和黄元帅在吐蕃阵前将季将军军法处置,重打军棍。吐蕃方面要求为每名牺牲的将军重打季铭钰二百军棍,合计六百军棍,左公公当然悉数接受,可惜一代少年英才在昏庸无道的朝廷统治下,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没有死在敌人的刀剑下,反而死在了自己人的军棍下,断气时已受了四百三十二棍,臀肉皆飞,白骨森然。

      多谢鼓励,我会努力写下去。

      那样写太多了,太累了,嘿嘿,我懒吖

      打赏了23金币
      回复
      打赏了23金币
      回复
      Lv.1
      vip
      虽然知道架空,不过开头看见大汉配吐蕃还是没绷住hhh
      不过真的好憋屈啊呜呜X﹏X莫名想起秦桧和岳飞啊啊啊啊啊!!!!! [s-32]
    • 墨轩Rx老哥,文发不出去,评论区不让发
      拉黑 2星期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打赏了11金币
      回复
      打赏了11金币
      回复
      打赏了11金币
      回复
      打赏了11金币
      回复
      打赏了11金币
      回复
      打赏了11金币
      回复
      打赏了11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