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39 内容:1613

    明日方舟同人sp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0

      刚开服那段时间写的,可能会有ooc和一些组cp的行为,慎重观看(同期有一位写第五人格同人的兄弟写的比我好,改天有空上传一下)

       

      罗德岛基建内部某处

      “咳咳,上次的事情给了我一个深刻的教训”,华法琳小声的说着,“这次我们选在最隐秘的地方继续讨论这个事情”,华法琳拿着手电筒,几个医疗干员也凑了上来,“我没统计过斯卡蒂的体重,上次的两百人份还是有些冒险,万一出事了那我们不就得不偿失了?”“嗯..话是这么说”,末药有些担心,“万一又被凯尔希医生发现了,应该就不是扣奖金那么简单的事了吧”“放心,我选的这个地方绝对没有人知道,跟何况现在已经很晚了,也不可能再有人来了”,华法琳正说着,突然眼前一亮,灯被打开了,能天使一脸疑惑的看着面前蹲在地上的几个人,原来这里是贸易站,华法琳和几个人都蹲在货架后面“额..能天使你来这里干什么”,华法琳被吓到了,手电筒也不知道被甩了哪去了,“我只是来看看还有哪些订单没有发出去..你们几个在这干什么,难道又是..”,从能天使的表情上看她已经知道事情真相了,“哎,能天使你别告诉凯尔希医生好吗,我可不想再被扣奖金了,如果你做到了我就请你吃苹果派”“哦?”,能天使眼睛转了几下,“好,我答应你,记得明天请我吃苹果派”,能天使整理了一下订单就关上灯走了,“我们接着讨论”,华法琳拿起手电筒继续说着….几个人讨论完以后天已经蒙蒙亮了,“好了,我们快回去吧,如果再被别人发现了就不好了”“嗯”,几个人说完就迅速离开了贸易站,只剩下华法琳在那里收拾着一些资料,“嗯,万事俱备,明天就可以动手了”,华法琳自言自语着,抱着一沓资料就回宿舍了,却不小心遗漏了一张….第二天早上,华法琳自己偷偷在加工站里造了一大批安眠药,“嗯..这个剂量五十份左右差不多了”,华法琳把几十瓶安眠药偷偷放到了床底下,因为所有人这个时候都在吃早餐,所以没有人察觉到华法琳的异常行为,“就这样,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在斯卡蒂的午餐里下毒,我做的这些剂量差不多够了”,华法琳找了一个时间点把医疗干员们聚到了一起,悄悄的讨论着,“都明白了是吧,很快就到午餐时间了,你们先去把斯卡蒂那一份食物混入安眠药”“嗯”,几个人说完就轮流去准备了,华法琳悄悄准备了很多医疗用具,“很快,斯卡蒂的秘密就被我发现了..”“德克萨斯,该去吃午餐了吧,华法琳还要请我吃苹果派呢”,能天使高兴的说着,“你先去吃吧,我再查看一下订单”,能天使出去了,德克萨斯也整理了一下剩下的部分订单,“好了,现在该去吃午餐了”,德克萨斯刚想出门就不小心踩到了一张纸,“这是什么?”,德克萨斯不解的看着…很快午餐时间就到了,按照计划,斯卡蒂吃了午餐以后完全昏迷了,华法琳借着斯卡蒂身体不适为由把她带到了最近的手术室里,“好了,现在准备手术,采集斯卡蒂的血液和肌肉组织”,华法琳整装待发,“万一被凯尔希医生发现了怎么办”,芙蓉提出了疑问,“放心,根据我的情报凯尔希医生去龙门了,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回来的”“哦..”,芙蓉有些明白了,“嗯..不对啊,你从谁那里得到的情报?”,调香师感觉到了不对劲,门突然一下被打开了,“是我告诉华法琳的”,德克萨斯一步跨了进来,凯尔希紧跟着德克萨斯进来了,“凯..凯尔希医生..”,几个人都有些慌张,“你们不用担心,德克萨斯把事情告诉我了,你们几个先去忙你们的吧,华法琳你留下!”,几个人有些害怕凯尔希,就听话的出去了,“德克萨斯把门关上,我需要处理一些私事”,德克萨斯把门锁上了,“华法琳,你自己解释吧”,凯尔希把的德克萨斯捡到的那张纸放在了斯卡蒂旁边,“上面详细的写了你的计划,包括安眠药的剂量和对斯卡蒂身体的详细解刨过程”,华法琳害怕了,最关键的一张纸居然不小心遗落了,也不知道这次会受到怎样的处罚,“本来是要扣除你一年的奖金的..”,凯尔希故意停顿了一下,“不过由于你的计划没有成功这次就从轻处理,德克萨斯把华法琳的法杖拿来”“哦”,德克萨斯答应了一声,把法杖递给了凯尔希,“趴下,屁股撅好”,凯尔希用法杖拍着华法琳,华法琳只得照做,轻轻的趴在了床上,“三十下,打完就放过你,如果再让我发现就不会这么简单的处理了”“嗯..”,华法琳小声的答应着,“啪”,凯尔希打了第一下,“啊..”,凯尔希吃痛,小声的叫着,“别乱动”,凯尔希又抽打了一下,“唔..知道了..”,华法琳调整了一下姿势,凯尔希又抽打了十几下,“德克萨斯,把她的裤子脱下,看看情况如何了”“嗯”,德克萨斯轻轻褪下了华法琳的裤子,原本雪白的臀部沾染了一片红色,还有些许地方留下了印痕,“还有十几下,打完就放你走了”“呜..”,华法琳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啪”“啪”“啪”…凯尔希打最后几下时加重了力度,“啊..好疼..”,华法琳揉着红肿的屁股,轻轻提上了裤子,“唔..我这是怎么了?”,斯卡蒂挠着头醒来了,“没什么事,你刚才昏倒了,华法琳你扶斯卡蒂回去吧”“嗯..”,华法琳一只手捂着屁股,另一只手搀扶着斯卡蒂走出了门,“凯尔希医生,能天使的事..”“我知道,你去处理就行了,毕竟你也对能天使有些不满的地方吧”“嗯,我知道了”,德克萨斯也走出了门,只剩凯尔希收拾着华法琳的残局。

       

      龙门近卫局内

      “气死我了,叉烧猫*龙门粗口*,给我出来!”,陈一回到近卫局就大叫着,“怎么了,火气那么大?”,诗怀雅从办公室里一步跨了出来,气势丝毫不弱于陈,“你说呢?”,陈把包生气的摔在桌子上,包里的化妆品全都掉了出来,“如果不是我顺手把粉盒摔到歹徒脸上,那我们就失败了”,陈把一个摔碎的粉盒丢到了诗怀雅手里,“啊,你个*龙门粗口*,这个粉盒花了我几十万呢”,诗怀雅气坏了,又把粉盒摔了个稀碎,“早就告诉过你改掉这个老毛病,我找半天找不出一把枪,全是化妆品”,陈一拳锤到了桌子上,“怎么了,两个人又吵起来了?”,星熊从一旁走了过来,“这个死猫,害我执行任务的时候又丢脸了”“分明是这个扑街龙,弄坏了我的粉盒”,两个人吵的不相上下,甚至开始动手了,“好了好了”,星熊一把拉开了两个人,“老陈,你就不要计较了,也没有太大的意外,诗怀雅,你也的确有不对的地方,所以你们就不要吵了”“哼”,陈大步跨出了办公室,并生气的把门摔上了。到了晚上,陈闷闷不乐的坐在床边,“怎么,还在生气吗”,星熊坐在陈的一旁,“那个死猫,害我丢脸好几次了,这次还当着那么多人”,陈捂着脸,“好了好了,你们还是同事,要多促进感情,闲暇的时候玩玩游戏也可以嘛”,星熊安慰着陈,“嗯..”,陈的低头想了一会,“你说的对,我不应该计较那么多的”,陈躺在了床上,“明天我就去跟诗怀雅‘促进感情’”,说完陈翻了个身就睡着了,“唉,总算解决了”,星熊轻轻帮陈盖上了被子,“今天居然没有***(自己猜,某个同人画作的梗),那我也可以好好休息了”,星熊躺在旁边的一张床上,很快也睡着了。第二天陈从外面买了一个华丽的化妆盒,“对不起诗怀雅”,陈把化妆盒递给了诗怀雅,“昨天是我说话太重了..”,陈停顿了一下,“所以请原谅我吧..”,诗怀雅仔细端详着粉盒,“额,你的品位好差哦”,诗怀雅的这句话让陈抖了一下,“不过既然你诚心道歉,那本小姐就原谅你了”,诗怀雅高兴把化妆盒放在了包里,“太好了,既然今天没有什么任务那我们就好好玩玩吧”,陈拉着诗怀雅跑了出去,两个人疯玩了一阵,非常累了以后才回近卫局,“呼,好累啊”,陈和诗怀雅拿着一堆东西回来了,“看来你们玩的挺开心啊”,星熊看着满头大汗的两人,“嗯”,诗怀雅开心的点了点头,“对不起陈,我收回之前的话”,诗怀雅低下了头,“那次的确是我的不对,我跟你道歉”“没事”,陈摸着诗怀雅的头,“我早就不计较了,如果你愿意的话,能不能跟我来一下宿舍”,陈说完就把东西放下,走向了宿舍,诗怀雅也跟了上去,“陈你要给我看什么啊”,诗怀雅坐在床边歪着头,陈轻轻把门锁上了,然后一脸坏笑的看着诗怀雅,“当然是好东西啊”,陈轻轻靠在诗怀雅的旁边,突然趁诗怀雅不注意把她按在了床上,“唔..你要干什么”,诗怀雅还没有反应过来,“哼,其实今天这一切都是我假装的,为的就是好好惩罚你一下”,陈说着就脱下了诗怀雅的裤子,“啪”,一掌下去诗怀雅痛的蹦了起来,“啊..好疼”,诗怀雅刚想捂住屁股就被陈控制住了,“呜..你这个扑街龙”,诗怀雅还不忘骂着,陈没有理会,“啪”“啪”“啪”,一连着打了很多下,“呜呜..好疼..我错了”,诗怀雅开始道歉,“哼,现在才知道错了?太晚了”,陈把旁边的剑鞘拿了起来,“啪”,重重一下,“啊…你这个扑街龙,居然拿剑鞘*龙门粗口*”“你还骂人?*龙门粗口*我要打烂你的屁股”“啪”“啪”“啪”,陈又抽打了好几下,“呜呜..我错了,大不了我请你吃饭嘛..求求你饶了我吧..”,陈也停手了,看了看诗怀雅红肿的屁股,“算了,今天就饶了你了,我还要执行任务”,陈拿完佩剑以后就出去了,“呜..好疼..”,诗怀雅轻轻的揉了揉,“扑街龙下手太重了”,诗怀雅流着眼泪生气的把包打开,“哼,我才不要原谅她呢”,诗怀雅刚想把化妆盒摔烂,星熊就推门进来了,“诗怀雅你怎么光着屁股趴在床上啊”,星熊有些奇怪的问着,“唔..不关你的事”,诗怀雅刚想提上裤子,星熊把一瓶药放在了她的旁边,“这是什么?”,诗怀雅拿起药看着,“老陈给我的,其实老陈也就是有些倔,道歉是真的,这个化妆盒花了陈好几个月的工资呢”“真的吗?”,诗怀雅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星熊,“嗯,药放在这里你自己涂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先走了”,星熊轻轻的关上了门,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陈回来的时候诗怀雅做了什么,早上陈出来的表情和挨打时的诗怀雅一样,两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斗嘴,但已经不是因为个人恩怨而争吵了。

       

      罗德岛基建宿舍内

      “唔..嗯..赫默,这几个字怎么读啊”,伊芙利特坐在床边看着一本书,“怎么对看书感兴趣了?”,赫默坐在伊芙利特旁边,摸着她的头,“唔..是博士给我的,他已经原谅我之前不小心烧掉他的书的事了..”“哦,伊芙利特做的很棒哦”,赫默从口袋里拿出几颗糖,“这个给你,是你听话的奖励”“哇,谢谢赫默”,伊芙利特开心的抱住了赫默,“好了好了”,赫默笑着摸了摸伊芙利特,“我还有些事情,就先出去了,好好看书哦”“嗯,我会听话的”,伊芙利特乖巧的看着书,赫默也放心的出去了。一段时间以后…“呜哇,好无聊啊”,伊芙利特把书丢在一边,“好想出去玩玩啊,可是赫默不会同意的吧”,伊芙利特躺在床上,“就出去一小会赫默应该不会生气的吧..”,伊芙利特自言自语着,穿好鞋子就出去了,“诶,那不是塞雷娅吗”,伊芙利特躲在一边,悄悄看着塞雷娅和白面鸮交谈,“嗯,就这样吧,记得告诉伊芙利特我很好”“我知道了,但你们不考虑见一面吗?”,白面鸮询问着,“不了,我还没有准备好去见她”塞雷娅说完就走了,白面鸮则朝着宿舍的方向走来,伊芙利特赶紧又跑回了宿舍,趴在床上假装看书,“伊芙利特,在吗?”,白面鸮从门口走了进来,“嗯,我在看书呢”“哦..对了,刚才塞雷娅过来了,她让我把这个给你”,白面鸮把一些小玩具递给了伊芙利特,“塞雷娅..她不来看我吗?”,伊芙利特有些失落,“啊?哦,她工作很忙,没有时间..”,白面鸮有些慌张的圆着谎,“我先走了,如果有事就来找我哦”,白面鸮说完就关上门走了,“塞雷娅..真的很忙吗..”,伊芙利特趴在床上,丝毫没有心情玩这些玩具,“不行,我一定要出去看看,她们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伊芙利特又悄悄溜出了宿舍,在基建里逛了很久,最后终于在一处走廊里看到了赫默和塞雷娅的身影,伊芙利特急忙躲到一旁,偷听着两人的对话,“你来干什么”“你还是老样子啊,赫默”,塞雷娅摇了摇头,“当时你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为什么现在…”,赫默的语气中带着一点愤怒,“..没什么,只是想来看看她”“不需要你,我会好好看着伊芙利特的”“我知道..”,塞雷娅顿了顿,“伊芙利特肯定很喜欢呆在你的身边吧..”,躲在一旁的伊芙利特有些难过,自从和赫默来到罗德岛以后就没和塞雷娅见过面,而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赫默总是阻止她不和塞雷娅见面,“好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你也快离开吧,别被伊芙利特看见了”“嗯..”,赫默刚转身就看到了躲在一旁的伊芙利特,“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和塞雷娅见面..”,伊芙利特流着眼泪,泪水一滴一滴滴到了地面上,“伊芙利特..”,塞雷娅在一旁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伊芙利特抹着眼泪跑开了,“我们先去找伊芙利特吧”,塞雷娅说完就跟了上去。一下午基建里的人都忙着寻找伊芙利特,“呜..塞雷娅和赫默为什么总是吵架,为什么不能和塞雷娅见面..呜”,伊芙利特蹲在角落里小声的抽泣着,“呜..为什么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要把我绑到手术台上..难道连赫默也要对我这么做吗..”,伊芙利特哭的更厉害了,“我说呢,躲在这里谁找得到呢”,能天使把几个纸箱推开,“要是你再躲进箱子里那可能就被送走了哦”,能天使轻轻扶起了伊芙利特,“呜..”“好了别哭了”,能天使安慰着伊芙利特,“赫默她们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伊芙利特应该能理解她们吧”“呜..你说的对..”,伊芙利特抬起了头,“嗯,你知道就好了,我们先回去吧,赫默她们很着急呢”,能天使牵着伊芙利特的手回到了宿舍,“谢谢你能天使”,赫默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了,结果伊芙利特不停的谢着,“没事,我先去叫其他人休息”,能天使说完就出去了,“对不起..赫默..”,伊芙利特又哭了起来,“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跟塞雷娅见面,不过今天我的确做错了,呜..”“伊芙利特..”,赫默心疼的看着伊芙利特,“的确我不应该跟你隐瞒什么的,不过你现在还太小(指心智年龄),不应该告诉你太多的”“嗯..我知道..”,伊芙利特趴到了床上,轻轻褪下了内裤,“今天是我不听话,害大家担心了..所以..请赫默惩罚我吧..”,赫默看着这个孩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伊芙利特虽然很喜欢玩闹,但还是很听话的,“的确,你今天的行为让我们太担心了”,赫默把伊芙利特抱到腿上,“三十下,我不会太用力的”,赫默轻轻拍了拍伊芙利特的屁股,“啪”,赫默打了第一下。“呜..”,伊芙利特只是小小的摇晃了下,“啪”“啪”“啪”…赫默不轻不重的拍打着,“呜..”,伊芙利特很坚强,一声不吭,只是泪水无声无息的流着,三十下打完以后,伊芙利特的屁股已经红红的了,“呜..疼..”“肯定疼啊,你这么大了还没挨过打吧”,赫默轻轻揉着伊芙利特红红的屁股,“呜..我以后会听话的..再也不要挨打了”,伊芙利特抗拒的扭了扭腰,“好了好了,只要伊芙利特你听话我就不会打你的”,赫默像妈妈抱小孩子一样抱着伊芙利特,“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不愉快的事,快点休息吧”“嗯..”,伊芙利特闭上了眼睛,赫默轻轻拍着她的背,伊芙利特睡的很香,很甜…

       

      罗德岛基建贸易站

      “谢谢你能天使,之前伊芙利特的事情让你费心了”,赫默端着苹果派走到贸易站里,“这是我自己做的,如果不介意你就收下吧”,赫默把苹果派递给了能天使,“啊,没关系,我也只是偶然遇到的,不过还是谢谢你的苹果派了”,能天使开心的接过苹果派,到了休息时间能天使把苹果派带到了宿舍,“哇,看起来好好吃啊”,能天使一打开门蛇屠箱就凑了上来,盯着眼前的苹果派直流口水,“这是赫默给我的,大家都有份,快吃吧”,能天使把苹果派放到了桌子上,几个人都凑了上了,瓜分着苹果派,“唔..赫默的手艺还挺好”,能天使仔细品尝着苹果派的味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把订单搞错了你怎么可能遇到伊芙利特”,德克萨斯在一旁无情的揭露着事实,事情是这样的:前天,“能天使!”,德克萨斯冲进宿舍,“啊?怎么了怎么了”,能天使被吵醒了,“订单怎么回事,为什么搞错了几份?”,德克萨斯生气的问道,“啊?我搞错了吗”,能天使听完以后急忙下了床,“你先去把订单整理好,我还要去找伊芙利特,没空监督你了”,德克萨斯说完又出去了,“呜哇,我还没睡够呢”,能天使揉着眼睛走进了贸易站,看着旁边德克萨斯已经拿出的错误订单,心里很不情愿,忽然能天使看到几个箱子后面有个影子闪了一下,能天使走到旁边,看到了蹲在地上的伊芙利特…“呜..怎么说我也算帮过忙了吧”,能天使很委屈,但还是继续吃着苹果派,“你犯错的事情我还没惩罚你呢”,德克萨斯盯着能天使,“呜..别打了,上次被你打了以后再床上趴了好几天呢”,能天使扭捏着,“嗯..”,能天使看着一旁吃着苹果派的蛇屠箱和拉普兰德,“算了,现在人比较多,给你个面子”“谢谢德克萨斯,吃完苹果派我就好好工作”,能天使又往嘴里塞了几块苹果派,就跑去贸易站了,“德克萨斯~”,拉普兰德凑到德克萨斯旁,把一块苹果派塞到了德克萨斯嘴里,“唔唔..这个苹果派怎么口感有些不一样”,德克萨斯有些奇怪,“嘿嘿,因为这是我吃剩的啊”,拉普兰德笑了笑,就悄悄溜走了,“这个拉普兰德…”,德克萨斯有些强硬的把苹果派吞了下去,“嗯..味道居然还有点不错…”,德克萨斯红着脸,“这个拉普兰德..如果不是我打不过她..算了不想这些了,我还是去监视能天使工作去吧”,德克萨斯说完就出去了,“呜..就剩我一个人了,好无聊啊,呜呜..”,蛇屠箱趴在了床上,不停的滚动,“啊,德克萨斯你来了?你看我很认真的在工作哦”,能天使把一些订单都整理好放在一旁了,“嗯..我看看”,德克萨斯拿起一叠订单,仔细的看着,“…你又把源石订单和贵金属订单放一起了..”“啊?搞错了吗..”,能天使有些害怕,站在角落里双腿瑟瑟发抖,“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之前怎么说的?”,德克萨斯已经拿起了板子,“唔..五十下板子..能不能别打..如果被别人发现了我会很丢脸的啊..”,能天使小声的乞求着,“不行,我已经从轻处理了,你忘了之前你跟博士说我坏话的时候挨了多少下吗”“呜..好吧”,德克萨斯坐在了一个纸箱上,能天使乖乖的趴在了她的腿上,“裙子掀起来”“嗯..”,能天使用手轻轻的掀起了裙子,脱下了丝袜,“做好准备”,德克萨斯扬起手,“啪”,板子重重的拍了下去,“啪”“啪”“啪”,板子接二连三的打了下来,能天使虽然已经挨过几次打了,但还是受不了德克萨斯这么重的力度,轻微的挣扎着,“别乱动”“啪”“啪”“啪”,德克萨斯又打了几下,能天使才停下了晃动,“呜..疼..”“啪”“现在知道疼了?当时弄错的时候怎么没想过疼”“啪”“啪”“呜..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啪”“啪”“啪”“啪”…“好了,打完了”“呜..呜..”,能天使的屁股已经整个变成大红色的了,“好了别哭了”,德克萨斯扶起了能天使,“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剩下的我来处理”“嗯..”,能天使提上了丝袜,捂着屁股慢慢的走回了宿舍,“呜..好疼..”,能天使光着屁股趴在床上,“估计又要好几天不能下床了..”,能天使正想大哭一场,德克萨斯进来了,“诺,给你”,德克萨斯把一盒pocky丢到了能天使面前,“哎?这是..”“我买的,不吃算了”,德克萨斯走到一边,翻着书架上的书,“谢谢..”,能天使吃着pocky,心里很暖。

       

      罗德岛基建宿舍内

      “嘶..好疼..”,德克萨斯正趴在床上,屁股还是红红的,“可恶,那个拉普兰德..”,德克萨斯眼里挂着几滴泪水不停的在打转,,幸好今天大多数人都去出任务了,不然被人看到光着屁股趴在床上肯定很羞辱,“喂,有人在吗”,塞雷娅推开宿舍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趴在床上的鲁珀族,刚刚挨过打的样子,“呜哇,你..你怎么突然就进来了”,德克萨斯慌忙提上裤子,一脸提防的样子看着塞雷娅,“咳..”,塞雷娅红着脸捂嘴咳嗽了一声,“我是来找白面鸮的,她人呢”“基建里的大部分人都去出任务了”,德克萨斯整理好衣服走到塞雷娅旁边,“有什么事情吗?”“嗯..既然白面鸮不在,那我明天再来吧”,塞雷娅转身刚想走,一个身影堵了过来,“塞雷娅!”,塞雷娅仔细一看,“是伊芙利特啊”,伊芙利特高兴的抱住塞雷娅,“你怎么来罗德岛了啊”“额,没什么,我是想过来找白面鸮的,为什么你没有去出任务啊”“嗯..博士让我在发电站工作,我都快无聊死了”,伊芙利特拉着塞雷娅的手,“既然塞雷娅你都来了,就陪我玩一会嘛”“这…”,塞雷娅有些难为情,“伊芙利特,我知道你很想跟我玩,但我有很多工作,不能陪你,不然…”,塞雷娅把目光转向德克萨斯,“让德克萨斯陪你玩一会吧”“嗯?”,德克萨斯还没反应过来,“你就当帮帮我吧,回头请你吃pocky”“这..好吧”“不,我就要跟塞雷娅玩”,伊芙利特紧紧抱着塞雷娅,“唉,没办法,也只能我陪你玩了”,塞雷娅背起伊芙利特,“那我们就出去逛逛吧”“嗯”,塞雷娅背着伊芙利特出去了,“唔..我还是快去贸易站吧订单整理好吧”,德克萨斯走向贸易站,“嗯..这几个订单都是比较重要的,放在博士的办公桌上吧”,德克萨斯拿起订单,刚想走到博士办公室里,结果一脚踩空,摔倒了,“嘶..”,德克萨斯艰难的爬了起来,“啊,糟了..”,德克萨斯手里的订单飘到了刚拖完地的地面上,已经被沾到了水,弄的全看不清了,“这下该怎么办..”,德克萨斯拿起湿润的订单,决定做一件重要的事,德克萨斯把订单带到了宿舍,这时塞雷娅也带着伊芙利特回来了,“塞雷娅,能不能帮我一个忙”“什么?”,塞雷娅放下了伊芙利特,“嗯..请拿这个狠狠的惩罚我”,德克萨斯把板子递给了塞雷娅,然后脱下裤子趴在了床上,“你..”“我把很重要的订单弄湿了,我必须要这样做才不会愧疚”“这..好吧,伊芙利特,你先出去,不要偷看”“哦”,伊芙利特这次居然意外的听话,乖乖的走了出去,“那..要打多少下”,塞雷娅犹豫不决的问着,“越重越好”“嗯..那我开始了”,塞雷娅扬起板子,“啪”“啪”“啪”“唔..”“啪”“啪”“啪”,德克萨斯强忍着疼痛,“你还好吧”“嗯..”,德克萨斯重新调整了一下姿势,“继续吧,我还能撑得住”“嗯..”,塞雷娅再一次扬起了板子,“啪”“啪”“啪”“啪”,每一下都很重,“唔..”,德克萨斯轻微挣扎了一下,“啪”“啪”“啪”“啪”“…”“怎么停手了?”,德克萨斯回头望着塞雷娅,“起来吧”“哎?可是”“你明天还有任务吧”,塞雷娅看着德克萨斯已经接近紫色的屁股,“就算对自己严格也要考虑自己的身体吧”“嗯..”,德克萨斯趴在了床上,“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塞雷娅关上了宿舍门,发现伊芙利特正趴在门口偷看,“我不是说过让你别偷看的吗”“嘿嘿”“你还笑”,塞雷娅一把拉起伊芙利特,轻轻拍了她屁股两下,“等会再好好收拾你”,塞雷娅把伊芙利特扛在肩膀上,带到了另一间宿舍里,“今天赫默和白面鸮都不在,只能我照顾你喽”“真的吗?”“嗯,不过要先好好教训你一下”,塞雷娅把伊芙利特放在腿上,轻轻脱下了她的裤子内裤,“呜..能不能轻点”“嗯,我不会下手多重的”,塞雷娅不轻不重的拍打着,“啪”“啪”“啪”,力度比赫默还轻,“呜..好疼..”,伊芙利特不停的挣扎着,“哪有那么疼啊”,塞雷娅轻轻捏了捏伊芙利特的屁股,“呜..就是疼嘛”,伊芙利特抱着塞雷娅的胳膊,不停的撒着娇,“好了好了,分明就不疼,都没红”,塞雷娅轻轻揉着伊芙利特微微桃色的屁股,“唔..我要塞雷娅陪我睡觉”“唉,真拿你没办法”,塞雷娅给伊芙利特整理好了衣服,抱到床上轻轻拍着她的背,“快睡吧,明天赫默就会回来了”“嗯,晚安”,伊芙利特闭上了眼睛,“晚安..”,塞雷娅帮伊芙利特盖上了被子,然后关上门悄悄走了…

       

      本章剧情为上一章的另一条线路,主要讲述的是斯卡蒂和赫默一行人去出任务时发生的事。

      “唉..不知道伊芙利特现在怎么样了”,赫默有些担心,“放心吧,基建里又不是没有人了,伊芙利特不会有事的”,白面鸮拍了拍她的肩膀,“嗯..我们快到任务地点了,阿消和拉普兰德快跟上”“无聊..我好想念我的德克萨斯啊..”,拉普兰德在后面漫不经心的走着,而阿消则在仔细的研究战术,“我们到了”,斯卡蒂对照着地图,“啧,敌人的数量有点多啊”,斯卡蒂已经摆好了架势,“准备迎战”“嗯”,一行人都做出了战斗的姿态,“拉普兰德,注意前方”“知道了”,拉普兰德拿起剑轻轻一挥,就解决掉一个敌人,“没劲,这种战斗为什么要认真对待”“别掉以轻心,阿消,注意后方”“嗯”,阿消拿起水栓击退了敌人,“嘶..貌似来了一个强敌啊”,斯卡蒂注视着前方,整合运动的领袖之一 弑君者,“呵,终于来了一个比较有实力的人了”,拉普兰德又提起了剑,“注意,别分心了”“嗯”,一行人继续抵御着敌人的进攻,“啧..速度有点快啊”,斯卡蒂看着弑君者迅速移动到她身后,但自己正在阻止面前的整合运动而无能为力,“阿消,快”“嗯”,阿消拿起水栓,“呜哇”,弑君者被一下喷到拉普兰德前面,“呵,我还以为你有多么强呢”,拉普兰德拿起刀,“啪”,击晕了弑君者,“你为什么要把她打晕啊?”,赫默有些不理解,“我怎么可能轻易饶了她,肯定要先…嘿嘿”,拉普兰德把弑君者的身体摸了一遍,“这种活动我就不参与了”,斯卡蒂走到一旁清点着尸体,“赫默,我们也去帮斯卡蒂吧”“嗯”,白面鸮和赫默跟着斯卡蒂走了,“看来就剩我们两个咯”,拉普兰德看着阿消,“嗯”,两个人把弑君者绑在了柱子上,等待她醒来…“唔..这里是..”,弑君者清醒了,却发现自己被绑着动弹不得,“呜哇,我怎么被绑住了?”“因为你输了啊”,拉普兰德走到一旁,轻轻托起她的脸,“唔..你要干什么”,弑君者有些害怕,“当然是要好好惩罚你啊”,拉普兰德绕到弑君者身后,轻轻揉捏着她的两团肉球,“呜..不要”,但是已经晚了,拉普兰德已经脱下了她的裤子,两团白滚滚的大肉球暴露在空气中,“阿消,上”“嗯”,阿消拿起水栓,把水喷到了弑君者的屁股上,“呜哇,好凉”,弑君者轻轻扭动着身躯,原本就洁白如雪的臀部,又沾染了一层水滴,显得更加诱人了,“嘿嘿,我已经忍不住了”,拉普兰德一手按住弑君者,另一只手疯狂的拍打着,“啪”“啪”“啪”“啪”,节奏很快,“呜..好疼..”,弑君者拼命的挣扎着,但完全被绑住,根本做不了大幅度的动作,只能轻轻扭着屁股,但却让拉普兰德更上瘾了,“啪”“啪”“啪”,每打几下阿消就喷上一些水,让弑君者受到的疼痛更重了,“啪”“啪”“啪”“呜..饶了我吧..”“啪”“啪”“呜呜..”“啪”“啪”…打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以后,弑君者的臀部扩大了好几圈,而且肿肿的,似乎轻轻一戳就能爆开一样,“嗯..漂亮的颜色”,拉普兰德轻轻戳着弑君者的屁股,“呜..不要…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弑君者流着眼泪,不停的求饶着,“嘿嘿,那可不行,我还没玩够呢”,拉普兰德盯着弑君者的衣服,邪魅一笑,“呜..你要干什么..不..不要..”,弑君者想的没错,拉普兰德已经在脱她的衣服了,“呜..请停手..饶了我吧..”,弑君者眼睁睁看着拉普兰德脱下了她的裤子和外套,几分钟内以后弑君者全身上下只剩内衣内裤了,“阿消,水栓借我一下”“好的”,阿消把水栓递给了拉普拉德,“哈哈,全部湿透吧”,拉普拉德拿起水栓冲洗着弑君者的全身,“呜..不要..”,弑君者轻轻扭动着身躯,试图抵抗这一切,“嗯..果然很诱人”,拉普兰德欣赏着全身湿透的弑君者,“你们那边怎么样了”,斯卡蒂赫默和白面鸮已经清点完了,“我还没玩够呢,你们先走吧”,说着拉普兰德又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弑君者的腿,“既然这样,那我们..咳咳..”,一道烟雾飘过,一个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呜..W,救我QAQ”“啧..”,W看着被绑在柱子上的弑君者,扔了一个烟雾弹,几秒钟以后两人就消失不见了,“可恶,又让她们跑了”“算了,即便她们不逃我们也未必能击倒她们”,白面鸮安慰着斯卡蒂,“切,我还是回家找我的德克萨斯吧”,拉普兰德拿起剑大步的往前走,“我们也回去吧”“嗯”,一行人回到了基建,拉普兰德一如既往的冲进了德克萨斯的宿舍里…

       

      某个废弃的村落

      “咳..夜刀小心点,支援很快就到了”,黑角和夜刀正在抵抗整合运动,“嗯”,夜刀清理着每一个敌人,“干得漂亮”“嗯,黑角注意前方”,黑角急忙用盾牌挡住了攻击,“小心!”,黑角提醒着夜刀,但还是晚了一步,夜刀的胳膊和腿都被砍了一刀,“唔..”,夜刀捂着伤口,行动已经有些艰难了,“可恶..”,黑角抵御着四面八方的攻击,“坚持住,我们来了”,能天使带着德克萨斯和塞雷娅赶来了,“你们先撤,我们掩护,末药在前面的村子里等着你们”“嗯,夜刀上来”,黑角转身蹲下,背对着夜刀,夜刀有些难为情,迟迟不肯上前,“你现在根本走不了吧,还不快点!”,黑角催促着,“唔..好吧”,夜刀被黑角背了起来,赶往了前面的村子,“嗯..好了”,末药给夜刀包扎了一下,“谢谢末药”“不用谢”,末药整理着药品,“你啊,就是太逞强”,黑角戳着夜刀的头,“跟八年前入职的时候一样”“嘶..那又怎样”,夜刀不屑的问着,“你..”,黑角一时语塞,说不出来了,“所有干员,集合,除了你夜刀,好好休息”,德克萨斯打开门说着,“嗯”,夜刀躺在了床上,看着末药和黑角走出了门,但夜刀还是按奈不住,悄悄趴在门上听着,“根据杜宾发来的情报,明天整合运动的部队就会前往这里”,能天使低头看着地图,“但杜宾教官后天才能到吧”“嗯,所以我们要抵御住整合运动,一直撑到杜宾和支援来的时候”“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夜袭呢”,黑角提出了疑问,“夜袭也是可行的..”,夜刀听完以后想了想,决定夜晚独自出去偷袭整合运动,夜刀又躺回床上休息着,“不过由于敌人数量过多,而且重装军不在少数,我们寡不敌众,即使是夜袭也未必能成功”“嗯,能天使说的对,谨慎起见还是等着杜宾和支援来吧”…到了深夜,所有人都休息了,夜刀看着月亮升到上空,拆下了绷带,就悄悄的溜出了村子,来到了一片树林里,“这里应该就是整合运动的必经之路”,夜刀看着地图,轻轻拿下了面具,“好久没有在夜晚作战了”,夜刀回想起曾经,自己和黑角都是同时入职的,两人一起作战,关系也逐渐变好了,而且黑角似乎为了陪同夜刀,也带上了面具,夜刀想到这不禁有些脸红了,“黑角那个家伙..怎么这么爱管闲事啊..干什么都要说我..”,夜刀忽然听到了脚步声,轻轻一探身,发现了几个整合运动,“切,就这几个人吗”,夜刀从树林里冲了出来,轻松的解决了敌人,“嘶..扯到伤口了”,夜刀轻轻抚摸着伤口,“先离开吧..”,夜刀刚想撤离,就听到了整齐而急促的脚步声,“快看,前面有一个人,她把我们的先锋杀了”“兄弟们,上”,一大群整合运动冲了过来,夜刀拿起刀,迅速解决了几个敌人,但又扯到了伤口,腿部的伤口已经开始流血了,“嘶..”,夜刀一只手捂着伤口,另一只还拿着刀砍杀着敌人,“啧..”,敌人已经步步紧逼,包围了她,“啧..不妙了..”,看着敌人挥起刀,夜刀也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找到了!”,一句话传来,面前的几个敌人已经被击毙了,夜刀回头一看,黑角带着能天使和德克萨斯等人赶来了,“你这个笨蛋”,黑角扶起了夜刀,“如果不是末药发现了你拆下来的绷带,你早就被杀了”“我..”“别说这么多了,你们快撤”,德克萨斯催促着两人,“嗯”,黑角拉着夜刀,没走几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杜宾教官!”“啧..抱歉,中途遇上一点小事,所以耽搁了”,杜宾带着几个人冲到前方,“赫默和华法琳都到村子里了,快去找她们治疗”“嗯”,黑角又蹲了下来,这次夜刀没有犹豫,直接趴了上去,两人很快就回到了村子,夜刀由于失血过多被治疗了很长时间,两人被安排到同一个房间休息,“黑角..我”“不用说了”,黑角轻轻抚摸着夜刀的头,“你一直很逞强,即使到了现在也是这样,但这次真的太危险了,答应我”,黑角按住夜刀的肩膀,“以后别逞强了,好吗”,夜刀有些诧异,的确,两人的关系非常的好,已经超越了友情,而且除了黑角以外没有人更了解她,但黑角还是第一次对她说这种话,所以经过黑角这么一说有些害羞,脸红了起来,“嗯..我答应你”,夜刀抚摸着伤口,害羞的说了出来,“如果..如果黑角你真的觉得我做错了..”,夜刀轻轻趴到了黑角的腿上,“那就惩罚我,让我长记性吧”“这..”,黑角看着一脸认真的夜刀,“既然你这么说,的确也要给你一些惩罚”,黑角扬起手,重重的打了下去,“啪”“啪”“啪”…打了三十多下以后,夜刀只是紧紧的抓着床单,即使感觉很痛也要强忍着,“你就是这么要强”,黑角稍微减轻了力度,“即使受伤也一声不吭的”“…”,夜刀沉默着,黑角已经轻轻的脱着她的裤子了,“唔..”,夜刀有些抗拒,但嘴上并没有说,只是轻轻的摇晃身躯,“别乱动,我看看怎么样了”,黑角把夜刀的裤子全脱下了,原本洁白的臀部微微有些发红,“嗯..应该问题不大,等会问赫默借一点药涂上就差不多了”,黑角刚想出门就被夜刀拉住了手,“别去..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嗯..好吧”,黑角坐到了夜刀身旁,“不用去了,我已经给你们拿过来了”,华法琳推开了门,把一瓶药放在床上,“你..”,夜刀的脸更红了,紧紧的抓着黑角的胳膊,“你是怎么知道的”“哦,我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你们小两口在说话,所以就提前准备好了喽”,华法琳眨了眨眼,“我先走了,你们自己涂吧”,华法琳说完就走出了房间,“呜..她不会说出去吧”,夜刀捂着脸,“放心吧,如果她乱说我就告诉凯尔希医生”,黑角拿起了药,“你是自己涂呢,还是..”“呜..你是故意的嘛”“好了好了,我帮你涂就是了”,黑角均匀的把药涂抹在夜刀红肿的屁股上…

       

      角峰进入了银灰的办公室,“boss,您的盟友需要您协助他的干员剿灭整合运动”“嗯..既然是盟友的需求我理应去帮助,只是…”“如果您担心恩希亚小姐,我会看好她的”“嗯,那现在就没有什么问题了”,银灰站起身, 望着窗外的茫茫大雪,“只是…”“只是什么?”“您的妹妹,初雪小姐据说也要参与这次行动…”“…这已经在我意料之中了,角峰,交易的事情就交给你和讯使了”“我知道了”,角峰目送着银灰走出了办公室…银灰来到了约定的地点,一眼就看到了远处拿着圣铃给其他干员祈祷的初雪,但银灰也只是远远的看着,自从他做出那样的决定以后,两人除了在公共场合有一些基本的问候以外,就没有其他的话可说了,毕竟给了初雪很大的心理打击,所以她才会去选择经历残酷的考验当选喀兰圣女,两个人的关系也越变越僵,勉强靠着崖心这个中间点两个人才没有真的断绝关系,“喀兰圣女初雪,向你献上至洁的祝福”,初雪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一眼瞟到了站在远处的银灰,并没有说什么,坐到一旁轻轻的抚摸着圣铃,银灰对初雪的反应也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在一旁站着,等待整合运动的来临,“前方发现整合运动,各单位注意”,一个侦查干员紧紧的盯着前方,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初雪也紧攥着手中的圣铃,“来了,准备应敌”,侦察干员撤离到后面,几个近卫干员冲了上去,砍杀着整合运动的敌人,银灰紧跟了上去,初雪也在后方使用圣铃击退着整合运动,“各单位注意,这次的敌人数量很多,而且整合运动的几个领袖也会出现,请支撑到支援小队赶来”,侦查干员在一旁提醒着,银灰听到以后有些担心的看着一旁的初雪,这时有两个显眼的敌人出现了,“代号弑君者,W,敌人已经出现,各单位提高警戒,志愿小队距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侦查干员刚说完,弑君者已经绕道后方,击倒了几个近卫干员,术士也在攻击着,但由于弑君者的速度太快,几乎攻击不到,初雪冲上前,更努力的击退着敌人,银灰很担心初雪的这一鲁莽行动,但自己面前的敌人都还没清除,没办法顾及初雪,这时W丢了一个炸弹,不偏不倚的正中初雪旁,“啧..管不了那么多了”,在W按下引爆器的一瞬间,银灰把初雪推开了,自己刚好被炸弹炸到…“阿米娅,德克萨斯上前抵御敌人,末药和赫默治疗伤者,拉普兰德和能天使掩护”,银灰在昏迷前听到了杜宾的声音,他知道,援军到了…,手术室中,银灰的身上挂满了各种仪器,几个医疗干员都在给他治疗,“初雪小姐,你也看到了”,凯尔希和初雪站在手术室外,“你的行为导致数名干员受伤,银灰的伤更为严重,即使你是喀兰圣女,也避免不了惩罚”“我知道..”,初雪低着头,心情很沮丧,“具体惩罚内容估计你已经知道了,至于执行者…”,凯尔希看着手术室里的银灰,“我觉得让银灰执行是在合适不过的,等银灰恢复以后执行”“嗯..”,初雪轻轻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手术室,凯尔希进入手术室说了一些话以后也离开了….一个月后,“嗯..你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再换一次药就差不多了”,安塞尔处理着银灰的伤口,“好了,药已经换好了,你好好休息吧”,安塞尔说完就离开了,银灰躺在床上,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有些过于莽撞了,以前参与战斗的时候他从未受过重伤,最多也就被刀刃划伤,这次居然为了救初雪被炸成了重伤,“我为什么要那么做…”,银灰闭上眼睛思考着,门突然打开了,凯尔希和初雪同时进来了,“啊,凯尔希医生,失礼了”,银灰披上了外套,“没事,今天来找您主要是因为初雪小姐上次的行为,原本是要停职一段时间作为惩罚的,但由于考虑到以后作战的需要,这次的惩罚从轻处理,责臀五十,我觉得由您执行比较合适”“…”,银灰沉默了,初雪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也有些红了,“我先走了,剩下的事情由您处理”,凯尔希离开了银灰的房间,“…”“…”,两个人都沉默着,初雪咬了咬牙,主动趴到了银灰的腿上,露出了洁白的玉臀,银灰呆住了,这是他没想到的事情,“别看了,快点执行..”,还是初雪开口把银灰的意识拉了回来,银灰的心里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扬起了手,“啪”“啪”“啪”,每一下都很用力,初雪也默默忍受着,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床单,眼眶里的泪水还在不停地打转,毕竟初雪从小就没挨打过,当上喀兰圣女更位高权重了,这次居然被自己最不想见的哥哥打了,想想也是挺羞耻的,“啪”“啪”“啪”,银灰专注的打着,三十下左右,初雪的整个臀部已经染红了,看着有些颤抖的初雪,银灰的力度逐渐减轻了,“啪”“啪”“啪”“啪”…已经打了四十九下了,银灰把手放在初雪的屁股上,轻轻的揉了几下,“啪”,最后一下打完了,初雪急忙起身整理好了衣服,“我先走了..”,初雪红着脸离开了房间….

       

      “嗯…好无聊啊”,崖心趴在桌子上,本来她在罗德岛请假是为了来看她哥哥的,但在银灰的办公室里待了几个小时也没看到他,“唔..角峰叔也不让我出去,好气啊”,崖心无聊的看着银灰桌子上的文件,“嗯..不然等哥哥回来的时候整他一下吧”,崖心这么想着,就开始动手了…“boss,恩希亚小姐在您的办公室里等你”“嗯,你先去忙吧”“是”,角峰说完就走了,“恩希亚,在干什么呢”,银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一块毛巾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银灰的脸上,“这个丫头,又来整我”,银灰把毛巾放在一旁,坐在办公椅上处理着贸易文件,“呜哇”,崖心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哥哥,被吓到了吗”,崖心调皮的笑着,“被你整习惯了,早就不怕了”,银灰轻轻捏着崖心的耳朵,把她提了起来,“呜,好疼,哥哥不要捏了QAQ”“那就乖乖的坐在旁边,等我处理完我们就去吃晚餐”“唔..好吧”,崖心坐在一旁,无聊的玩着手里的钩子,“嗯?你的工具有什么问题吗,怎么一直在看着”,银灰结果钩子,仔细的看着,“之前作战的时候好像弄坏了”“嗯..我让角峰去给你修理一下,看看能不能加强一点”“谢谢哥哥”,崖心开心的抱住了银灰,“我就知道哥哥对我最好了”,崖心不停的蹭着银灰的衣服,“好了好了,那就别打扰我,等我处理完文件”“嗯”,崖心乖乖的坐到一旁,看着窗外的大雪…一小时以后,“嗯..今天也就这些了吧”,银灰把文件整齐的放在一旁,“怎么还在看雪啊”,银灰敲了敲崖心的头,“呜哇..哥哥你干嘛”,崖心捂着头,“走吧,我们去吃晚餐”“哦哦,哥哥处理完了吗,我早就饿了”,崖心蹦蹦跳跳的走出了办公室,“这个丫头..改天抽出点时间陪陪她吧”,银灰跟着崖心后面,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怎么了恩希亚,看你一直心不在焉的”,银灰有些担忧的问着一直盯着窗外的崖心,“啊,没什么”,崖心回过神来,继续吃着晚餐,“哥哥,我们是不是很久没有像小时候那样一起去登山了”“嗯,的确”,银灰看着崖心腿上的源石,崖心非常喜欢登山,甚至还把登山的装置用来做武器,但崖心感染矿石病的原因也是因为登山的缘故,被一块巨大的源石刺伤了大腿,从那以后银灰就禁止崖心登山了,“你也明白吧,我不让你登山也是为了你好”“嗯..我知道”,崖心低着头,小口的吃着晚餐,“吃完了就去睡觉吧,房间已经给你打扫干净了”,银灰起身,刚想离开餐厅就被崖心拉住了,“哥哥…”,崖心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又说不出口,“晚安..”“嗯,晚安”,银灰走出了餐厅,崖心还呆呆的站在原地…“呜..我怎么那么笨呢,分明已经想好了怎么和哥哥说,但为什么又说不出口了”,崖心躺在床上,心情很复杂,看着窗外的雪山,“那里应该是姐姐当选喀兰圣女的地方吧,明天瞒着哥哥去看一下吧,哥哥..应该不会怪我吧”,崖心这么想着,逐渐闭上了眼睛…“角峰,恩希亚呢,已经很早了”,银灰已经在餐厅里吃着早餐了,“我去小姐的房间了,但没看到小姐,好像出门了”“什么…”,银灰手中的餐叉掉在了盘子上,“角峰,你去调动所有人,和讯使分成两组一起去找恩希亚”“是”,角峰匆匆跑出去了,银灰看着外面的雪山,“果然还是按奈不住啊”,银灰连早餐都没吃几口也急忙出门了…“嗯..这里就是姐姐待过的圣祠吧”,崖心仔细打量着这个建筑,“好,一鼓作气爬到山上去吧”,崖心拿好了工具,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呼,好久没爬居然有些累了,看来我退步了呢”,崖心继续攀爬着,“好..快到了,看到山峰了”,崖心提起了精神,爬的更卖力了,“啊,糟了…”,崖心不小心勾到了一块巨石,巨石带着雪滚了下来,崖心也一直在躲避,“啊,好疼”,崖心捂着腿,似乎被绊倒了,眼看着巨石越来越近,崖心流下了眼泪,“哥哥..”,崖心闭上了眼睛,‘轰’,巨石被劈开了,一个熟悉的人站在了她的面前,“傻瓜,我就知道你肯定来这里了”“哥哥,我…”,银灰背起了崖心,“先别说话了,回家再聊”,银灰把崖心背回了家里,让医生给她处理伤口,“银灰先生,恩希亚小姐的伤口已经治疗完了”“嗯,你先走吧,我进去看看”“是”,银灰进入了崖心的房间,崖心趴在床上,腿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恩希亚,我们得好好谈谈了”,银灰坐到了床边,“我知道..”,崖心艰难的趴到了银灰的腿上,轻轻脱下了裤子,“哥哥,教训我吧…”,崖心有些害怕,但还是装作很勇敢的样子,“恩希亚,我本来不想这么做的,毕竟你也是我们家里最小的,但这次的事情差点出现意外,所以必须要好好教训你了”,银灰扬起手,重重的打了下去,“啪”“啪”“啪”“呜..好疼”,崖心也是第一次挨打,再加上矿石病的原因,所以被打可能感觉比常人更痛,“啪”“啪”“呜..我错了”“啪”“啪”“啪”,崖心还是忍不住用手挡了一下,“呜..疼..哥哥..”,崖心捂着屁股,泪水不断的流着,“呜..我错了..哥哥不要打了..”,看着崖心哭的这么厉害,银灰停手了,“可能我这次有点过了,等会让医生给你上点药,就不疼了”,银灰轻轻的揉着崖心的屁股,“呜..”,崖心还是不停的抹着眼泪,“对了,你的工具我已经让角峰去修理了,还给你装了几个配件”“哎?真的吗”“嗯,只要你答应我以后爬山的时候不要一个人去”“嗯,我答应你,哥哥”,崖心紧紧依偎在银灰的怀里,“拿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在这里陪着你”,银灰摸着崖心的头,“嗯”,崖心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凯尔希医生,你在做什么啊”,蛇屠箱趴在桌子上看着凯尔希不断往一个试管里面加东西,“这是治疗矿石病的药,上次出现了一些问题,这次应该差不多了..”,凯尔希又加了一些材料进去,“嗯?糖组呢,刚才还看到的”,凯尔希巡视着四周,“啊,糖组在这里”,蛇屠箱从桌子下面找到了一箱子糖组,“凯尔希医生,我现在就拿给你,啊..”,蛇屠箱抬头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桌子,整个试管里的药都洒了,“啊,我的成果..”,凯尔希的心情一下低落到了极点,“对不起..”,蛇屠箱低下了头,“算了,已经这样了也没什么挽回的办法了”,凯尔希提起了蛇屠箱,“具体怎么做你应该知道吧”“嗯..”,蛇屠箱脱下了裤子,“啪”“啪”“啪”…..“呜,屁股好疼”,蛇屠箱光着屁股趴在床上,“怎么了蛇屠箱,屁股红红的”,能天使推门进来了,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呜..我不小心吧凯尔希医生的药打翻了”“哦,原来是这样啊”,能天使一边回应着,但注意力还在找东西,“能天使你在找什么啊”“之前把一份订单落在这里了,德克萨斯让我来找找”“我来帮你吧”,蛇屠箱提好裤子下了床,帮能天使寻找着订单,“找到了”,蛇屠箱趴在地上看到了床底下的订单,“太好了,这样我就不会被德克萨斯打了”,能天使兴奋的说着,蛇屠箱已经把订单拿出来了,“给你,能天使..啊!”,蛇屠箱不小心摔倒了,订单也被撕成两半了,“啊,这下可怎么办?”,能天使有些着急了,“对不起,我又搞砸了”,蛇屠箱低下了头,脱下裤子趴在了床上,“如果能天使你要打那就打我吧”,蛇屠箱闭上了眼睛,能天使的眼神飘了一下,“嗯..好吧”,能天使坐到一边,拍打着蛇屠箱的屁股,“啪”“啪”“啪”…“呜..屁股又疼了”,蛇屠箱趴在了床上,屁股又肿了一圈,“我还是不要帮别人了,肯定会搞砸的”,蛇屠箱坐在了床边,“嗯..出去走走吧”,蛇屠箱整理好了衣服,走到了外面,“原来基建这么大啊,我都没注意呢”,蛇屠箱四处闲逛着,“嗯..应该就是这些订单了”,德克萨斯抱着一摞订单走到了楼梯口,刚好蛇屠箱下楼,两个人撞到了,“啊,对不起”,蛇屠箱道着歉,“啊,没事…”,德克萨斯刚想拣起订单,就看到蛇屠箱已经脱下了裤子,“对不起,德克萨斯,我又搞砸了,请打我吧”,蛇屠箱撅起红红的屁股对着德克萨斯,“没事,你不用..”,蛇屠箱已经闭上眼睛了,德克萨斯的话一句都没听进去,“对不起,请惩罚我吧…”,蛇屠箱一直念叨着这句话,“这..好吧”,德克萨斯只是轻轻的拍打了几下,“好了,我打完了,你先回宿舍休息吧”“嗯..”,蛇屠箱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走回了宿舍,到了晚上,“呜..今天真糟糕..”,蛇屠箱捂着屁股趴在床上,眼泪也流了下来,“怎么了蛇屠箱,心情不好吗”,凯尔希和德克萨斯还有能天使都进来了,“没什么..”,蛇屠箱把头扭到了一边,“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凯尔希轻轻拍了拍蛇屠箱的后背,“什么日子啊”“你的生日啊”,几个人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堆礼物,“生日快乐!”“啊,原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对于早上打你的事情我们只能说声抱歉”,凯尔希说着把礼物递到了蛇屠箱面前,“是我太笨了,大家不用道歉的”,蛇屠箱不好意思的接过了礼物,“不,你很聪明”,德克萨斯做到床边拍了拍蛇屠箱的肩膀,“你懂得对自己负责,所以做错事才会要求别人打你的”“好啦,不要说那些不开心的事了”,能天使把一个蛋糕递到蛇屠箱的面前,“这是蓝毒做的,味道很好吃”“谢谢大家,今天是我过的最开心的一天了”,蛇屠箱开心的笑着,几个人的也和蛇屠箱玩到了很晚…

       

      夜幕降临,初雪也沐浴完了,全身上下用一条浴巾包着,白净而紧致的四肢都暴露在外面,初雪擦完头发后躺到了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外的夜景,回想起几天前失误的惩罚,不自觉的脸红了,“我..我居然被那个家伙打了屁股..”,初雪捂住了脸,“虽然很疼..但我为什么喜欢那种感觉呢..”,初雪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屁股,即使是自己的身体,但初雪也没想到自己的屁股那么白嫩,而且手感很好,初雪跳下了床,“现在已经很晚了,估计大家都睡了吧”,初雪轻轻关上了门,又摸了摸自己白嫩的屁股,“反正这里没人..那我就试试吧..”,初雪轻轻趴到了床上,在小腹下面垫了一个枕头,屁股也高高的撅了起来,“嗯..先用手试试吧”,说着初雪扬起了手,“啪”“啊..”,初雪轻轻的叫了一声,刚才那一下并不是很痛,“没什么感觉啊..”,初雪对着镜子查看自己的屁股,一个粉红色的掌印印在了白嫩的屁股上,并不是很清晰,“可能还是我下手太轻了”,初雪深吸了一口气,扬起手重重的打了下去,“啪”“啊.好疼”,初雪捂住了嘴,刚才那一下很重,掌印也很清晰,“嗯..就这个力度吧”,初雪咬咬牙,再次扬起了手,“啪”“啪”“啪”“啪”“啪”,初雪一直咬着嘴唇,她也不敢叫,因为如果被其他人发现了很羞耻,“啪”“啪”“啪”“啪”…就这样持续了十几分钟,原本白嫩的屁股变的红红的,轻轻抚摸还能感觉到余温,身上的浴巾也因为挣扎早已脱落,整个白净的身躯都暴露在了空气中,“嘶..好疼”,初雪轻轻抚摸着红肿的屁股,“果然是很奇怪的感觉呢”,摸了摸自己的脸,有几滴泪水还挂在脸上,泪痕也很清晰,初雪下床打开了窗户,让窗外的风轻轻吹拂着她红热的屁股,降低疼痛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初雪轻轻一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初雪就这样静静的趴在床上,手中抱着一个枕头,欣赏着这一幕,“呦,姐姐我回来啦”,一个猝不及防的开门把初雪吓到了,崖心打开门看着眼前的这事物也呆住了,初雪一丝不挂的趴在床上,屁股还是红红的,更惊人的是初雪居然还对着镜子欣赏,“姐姐,你在干什么呢”,崖心带着疑问步步紧逼,初雪现在是又羞又气,恨自己为什么不把门锁上,后来想了想即使把门锁上也没有用,因为崖心有钥匙,“姐姐,你不会是喜欢被打屁股吧”,崖心有些惊讶的询问着初雪,“我..我..好吧..,上次被那个家伙打了以后我的确有些好奇,所以我就自己试了试..”,初雪小声的把事实说了出来,“恩希亚,这件事你别告诉任何人,好吗?”“那当然了,我怎么可能出卖自己的姐姐呢”,初雪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崖心一脸坏笑,“姐姐如果想让我保密可是要付出点代价的哦”“什么代价..”,初雪有些害怕了,捂住了自己的屁股,“嘿嘿,我也想试试打别人屁股的感受,尤其是姐姐”,崖心早已爬上了床,“我一直想打姐姐的屁股,毕竟姐姐的皮肤那么嫩,屁股的手感应该也很好吧”,说着崖心的手就在初雪的身上四处游走,“啊..不要碰那里,讨厌”,初雪打掉了崖心的手,捂住了胸部,“嘿嘿,那姐姐就乖乖的趴到我的腿上,让我狠狠的揍你一顿吧”,说着崖心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个木梳,“那..你轻一点,不然可能我就要趴着睡了”,初雪很不情愿的趴在了崖心的腿上,好吧,被自己的妹妹打屁股更羞耻,而崖心完全没有把初雪的话听进去,拿着木梳重重的打了几十下才心满意足,“你这个丫头,我屁股都快被打烂了”,初雪欲哭无泪,只能轻轻揉着肿了一圈的屁股,“那只能怪姐姐的屁股手感太好了,我一下没忍住就..”“不行,我必须要打回来”,说着初雪一把把崖心的裤子拽了下来,拿起木梳用更大的力气拍打着,“啪”“啪”“啪”“啊..姐姐我错了..好疼..”,两人就这样闹了一夜,第二天天亮了两人都没有去吃早餐,光着屁股相拥在床上睡着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