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60 内容:1721

    富家少爷与女仆姐妹:少爷的成人礼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文笔不好,写的较差)

      (写了一整天,我也是真服我自己了,回去该学学语文了…………)

      岩穆躺在床上,慢慢的回味着刚才的梦,如果说是平时,他早该起床了,但今天不同,因为他做了个好梦,在梦里,他的贴身女仆,柯洁和柯净双双跪在地上,手里拿着鞭子和板子,用温柔的语气说到:“请岩穆责打!”而画面一转,柯洁的裙子已经被他撩起,白丝和内裤也全部被岩穆脱到了膝盖处,岩穆边笑边拿鞭子抽柯洁的屁股,柯洁一遍喊着“请主人责罚”一遍娇羞的叫着“啊!~~”。

      “为什么才梦到一半就醒了!我还没打到柯静的屁股啊!”岩穆在床上痛苦的喊着。“好想打她们俩的屁股啊!”

      作为岩家未来的继承人,岩穆有个很丢人的癖好,那就是想打女人的屁股。特别是跟他年龄跟他差不多而且长得很漂亮的,现实中,他家里这样的女仆有很多,但因为父母的管教很严格,导致他一直没有机会来满足自己的欲望,最多半夜偷偷浏览SP网站满足一下,他有时也会以自己为主角写SP文,有一次他构思了一篇以柯净为女贝的文章,结果就是他写了一个晚上,因为柯净的身体太诱人了,他一写就灵感大爆发了,写了好几张纸,只不过这些纸后面都被他弄丢了。

      要说他是不是一次实践都没有过,那也倒不至于,曾经家里有个女仆,在为他整理房间时不小心把他的乐高积木弄塌了,他骗女仆说那个东西很贵重,并且以此为由要求打女仆一顿做为惩罚,而那天的事他到现在都还记得。

       

      岩穆坐在床上,面前是个眼角泛着泪光的女仆,而他们俩中间是一个初号机拼装模型,女仆手无助的抓着裙摆,不敢抬头看岩穆。

      “对不起少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女仆很恐慌,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可是岩家未来继承人的玩具模型,指不定要几万块钱,但她一个月工资也才三四千,而且还是刚工作没几天,肯定赔不起。而事实上,那个初号机的拼接模型也才两三百,岩穆一个月生活费就一千。

      岩穆看着女仆,二十岁的样子,有一头长发,看样子是新女仆,长得很好看,他先是问了句:“你知道这模型多贵吗?”女仆听见岩穆这么说更害怕了,“我……我不知道……。”岩穆听见女仆这么说又问了句:“今天我父母在家吗?”

      女仆听见这画眼泪都出来了:“少爷,求求你!不要告诉老爷好不好!我什么都答应你!”岩穆看见女仆这个样子无可奈何的说了句“我是想问你,我爸妈在不在家?”“不……不在。”“这样啊……”岩穆假装在思索什么,表面上看平静冷淡,实则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女仆什么都愿意答应自己,爸妈也不在家,自己完全能干任何事!想到这,岩穆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咳咳……你知道那个模型有多贵吗!”岩穆假装很生气的样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呜呜呜”女仆终于按捺不住情绪,哭了起来。

      岩穆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算了,反正你都这么可怜了,就不追究了。”

      说着,岩穆走下床,把女仆从地板上扶起来,拍着她的肩膀安慰了几句。女仆得知岩穆不追究了,顿时破涕为笑,擦掉脸上的眼泪,感激的看了岩穆一眼“谢谢……少爷!!”“你先别谢我!”岩穆打断了女仆的话,他指向那个模型:“这个模型的钱我可以不追究,但是关于那么大的模型放桌子上你能没看见这件事我觉得我该追究一下了,身为女仆你怎么能这么马虎!”

      “对不起……少爷……我早上没睡醒…”

      女仆被岩穆这么训斥着,又低着脑袋认错“我觉得应该给你一些惩罚才行!你说是不是?”“是……”。

      “既然这样。”岩穆坐回了床上,“你过来,趴我腿上。”女仆瞬间明白了岩穆的想法,“少爷……您这是要打屁股吗?”“别费话,快点!做事马虎就算了,还磨磨唧唧的 !”

      “是!”女仆干净利索的趴在岩穆的腿上,生怕再把少爷惹生气。岩穆看着女仆翘起的屁股,有点怀疑自己有没有做梦。为此,他用力掐了下女仆的大腿。“啊!好疼!~”确定了,不是在做梦。

      “咳咳,惩罚开始了,不许叫出声!”

      “嗯……请少爷责罚…”

      岩穆扬起手掌,“啪!啪!啪!”女仆的结结实实的挨了三下,岩穆没有过SP的经验,一上来就是很重的三连击,女仆都差点没捂住嘴,尽管有裙子和丝袜内裤可以抵消一部分的伤害,但那些布料在岩穆的巴掌前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啪!啪!啪!……”“嗯……啊~”这次岩穆打了七下,相比于刚才,岩穆感觉女仆屁股的手感有点硬硬的,估计是裙子的影响。

      “裙子有点碍事……”岩穆抓起裙子的一角将整个裙子掀起,“啊!少爷……”“闭嘴。”

      岩穆说完把手伸向女仆的腰间,把白丝袜连带着内裤都拽到了膝盖处。现在在岩穆面前的是浑圆、美丽并且带着一片红晕的屁股,由于是otk的姿势,岩穆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屁股沟内灰灰的小菊花,岩穆扬起巴掌接连不断的打上去,“啪!”“啊!”“啪!”“啊!”……女仆一下一下的扛着岩穆的拍打,在少爷面前,她根本不敢有一丝反抗,只能咬紧牙关硬挺,岩穆的巴掌一会重,一会轻,左右两瓣的屁股都已经通红了。在岩穆给了自己五十多下后,女仆渐渐的撑不住了,她抽泣的很大声,腿也止不住的乱蹬。惩罚刚开始时女仆的腿贴在一起,双脚并拢,配合上白丝和高跟鞋,十分的美丽端庄,而现在,被扒到膝盖的白丝、胡乱摆动的双腿、高跟鞋掉了一只的双脚。

      “呜呜呜……少爷!求求您……放过我吧!我不行了!”“少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岩穆已经完全沉浸在打屁股的时光里了,似乎女仆受到多少伤害,他就能获得多少兴奋。

      “啪!”“啊!~”“啪!”“啊!~”

      已经一百下了,女仆的屁股已经红透了,本来光滑的屁股现如今已经坑坑洼洼的了,有的地方都破皮渗血了,女仆的屁股就像是一块大的碎肉,随便一抓就能抓起来一大块肉。再打下去估计就要见紫。

      “…呜呜呜……少爷…………我真的受不了……呜呜呜呜……!”岩穆没有理会女仆的央求,他继续他的惩罚,巴掌继续打在女仆的光屁股上,臀肉止不住的颤抖。与其说是巴掌打在屁股上,不如说是带刺的铁鞭打在屁股上。“不行了……受不了了!!!”女仆把手伸向后方想护住光屁股,但却把岩穆拦了下来,女仆的左手和岩穆的左手一时间僵持不下,岩穆僵持了忍一会后急了,扬起右手又打了女仆屁股一巴掌。“啊!!!”女仆被打也急了,她扬起左手,奋力的扇了岩穆一耳光。

      这场打屁股惩罚就此结束。结果是被一耳光打清醒的岩穆帮女仆上了药,又给了女仆不少自己的零花钱,以此来封住她的嘴,毕竟富家少爷私自打女仆屁股这件事绝对会让他出名,成为人人鄙视的对象。

       

      回到现在,岩穆躺在床上,“为什么我当时会打上瘾呢?明明她都受不了了央求了我好几次,我却一次都没听见?……”“话说昨晚的梦是不是老天在暗示我未来这两天可能要打她们俩的屁股了!!!”“也不是没可能,毕竟过两天就该是我18岁成人礼了!老爸应该会满足我的一切愿望吧!!!”岩穆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他甚至感觉两位女仆已经站在了他面前。“喂!你傻笑什么?”柯净站在床边,看着傻笑的岩穆,不禁疑惑的问道。“哎?哎!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岩穆震惊的看着柯净“我敲了半天门,见你没回应就干脆进来咯。”柯净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快点起床!一放假你就睡懒觉!”“行行行,马上起来,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哦。”柯净揣着胳膊走出房间。“还好我刚才说的都是心里话”“话说这家伙真的是个女仆吗……”岩穆脱下睡衣,柯净和柯洁是去年招的新女仆,虽说是女仆,但父母对她们两个很好,还让她们俩担任岩穆的贴身女仆。柯净和柯洁都是身材很好的女孩,柯洁说话十分的温柔,做事也很细心,而柯净,用岩穆的话说就是,一个明明是女仆,却高高在上的家伙,最气人的是,她的高高在上只针对岩穆,豪宅内一般有人摔倒,柯净的反应是上前搀扶并询问有没有受伤,而如果摔倒的这个人是岩穆,柯净则会当做看不见,甚至还会嘲讽说:“有人似乎走路不看路呢。”她的态度让岩穆一度很讨厌这个女仆。

                过来两天,岩穆的成人礼在家里的豪宅隆重举行,很多亲戚朋友以及岩氏集团的合作伙伴都来参加了宴会。

      “岩穆,将来可要好好继承你爸的企业!好好打拼!”“岩穆,你又长高了不少,成帅小伙子了!”

      “岩穆,今年就要18岁了吧?”岩穆,你有没有中意的女孩子啊……”………………客人们纷纷走对着他寒暄问暖,岩穆一一点头,微笑回应,脸庞始终保持着最得体优雅的笑容,一如既往的彬彬有礼,这让一众客人更是满意,心想:不愧是岩家未来的继承人,彬彬有礼,这一身贵族的气质………………

      岩穆就这样应付了一整天的客人,晚上,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身后的仆人们正忙着打扫宴会上客人留下的垃圾。

                “终于可以歇歇了!应付了这帮客人一整天,好累啊!”这时,柯洁走到岩穆身边恭敬地对岩穆说道。“少爷!老爷找你有事,他说在书房等你。”“我知道了。”岩穆看了眼柯洁,“你先忙你的去吧”“是,少爷。”望着柯洁远离的背影,岩穆不禁感慨“柯洁身材这么好,好想把她摁桌子上打一顿。”想着想着岩穆就仿佛进入了梦境之中,在梦里,柯洁跪在地上,脖子上挂着项圈,,手上拿着小皮鞭,柯洁温柔的喊着:“请岩穆少爷责罚”,画面一转,柯洁趴跪在地上,白丝袜和内裤都被岩穆拽到了膝盖,洁白光滑的大腿和翘而浑圆的屁股显露在岩穆面前,而岩穆则拿着小皮鞭狠狠的抽着柯洁的屁股与大腿,每抽一下,柯洁就会发出特别娇羞的喊叫声。

      “啪!!”“啊~!”

      “啪!!”“啊~~!”

      “啪!!”“啊~~…………少爷?少爷你没事吧!”岩穆回过神,柯洁正站在他面前,担心的看着他“我看您半天不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没,没事,只是发个呆。”岩穆说完朝着家里的书房走了过去。

                岩穆走进书房,他很少来这里,因为那里是父亲在家办公以及招待客户的地方,书房的构造很简单,一排书架,上面的书基本都是古今中外文学,除此之外一张桌子,几个椅子,虽然都是古风的,但这样还是略显单调。

      “老爸,你找我?”“嗯”岩野金抬起头,看着儿子,语重心长的话道:“儿子,你已经成年了,再过几年,等你毕业,就该正式步入社会,今天是你的成人礼,我觉得应该趁今天,把家训的事跟你说清楚”“家训……老爸,什么家训?”岩穆有点懵,他活了十几年,根本不知道自己家还有家训,“爱之深,责之切,不打不成器。”岩野金面向书架,一遍一遍的重复着“爱之深,责之切,不打不成器”

      “爱之深?责之切?不打不成器?……等等……”岩穆瞬间想起几个关键词“成人礼,书房,不打不成器,这不就是SP文章里经常出现的成人礼被打屁股的剧情吗!”,他抬头看向父亲,心理紧张了起来“没事的,说不定是自己吓唬自己呢,没必要害怕!没事的”父亲似乎按动了什么开关,一阵机器的运作声想起,两个书架从中间被分开,书架的后面有一扇木门,岩野金打开木门“跟我进来”“啊?…哦”岩穆跟着父亲进了房间,里面很黑,似乎有很多东西,岩野金按下开关,灯光亮起,岩穆看清房间内的东西,他傻眼了。只见房间的中间有一张SP椅子,四周靠墙贴着一排排柜子,上面全是各种惩戒工具。

      “老爸这……”岩穆不知该说什么好,“你应该也猜出来了吧,”岩野金看向岩穆“岩家的家训就是在家族继承人成年礼那天,对身体进行责打,不打不成器,当年,你的曾曾曾曾祖父就是在成人礼那天屁股被挨了一顿打后发愤图强,努力创业,这才有的如今强势的岩氏家族。从那以后,成人礼打屁股就成了我们岩家的家训。”“我把这事告诉你,是想让你能领悟曾曾曾曾祖父当年发愤图强的精神。”岩野金说完还重重的拍了岩穆的肩膀一下“你可要一定向你曾曾曾曾祖父学习啊!”“明,明白……我一定向曾曾曾曾祖父学习!”岩野金听完又拍了岩穆的肩膀一下,“好样的!儿子!那我们可以开始家训打屁股的事了!”

      “打屁股……”

      “怎么……害怕了?”“我才没有……等等……”岩穆转身向身后看去,柯洁和柯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老爸,她们为什么在这?”岩穆疑惑的看着老爸,“因为家训打你屁股的事由她们执行。”“什么?!”岩穆震惊的看着老爸,“当年你曾曾曾曾祖父就是光着身子被家里的仆人打了一顿后才发愤图强的,所以我才找的她们俩”“这……绝对不行!”岩穆坚决的反对了父亲的打算,但无济于事,毕竟家训就这么安排的,岩穆想反抗都不行。“这事就这么定了,柯洁、柯净你们过来,我跟你讲一下家训的事项。”“按照家里的规定,执行家法的仆人最起码板、棍、鞭都要打50下,下手要狠,不要因为他是你们的少爷就打的很轻!…………”“好……明白……明白……”

      过了几分钟,岩野金交代完全部事情,跟岩穆说了句“不用害羞,你爹当年我也体验过一遍”就走出了惩戒室。留下岩穆和他的俩好女仆面面相觑。

      “少爷,先把衣服脱下来。”柯洁不好意思的说道“姥爷说要光着身子才能执行家法。”

      “…………”岩穆没动,“少爷,要不我们帮你?”“不…不用了……”岩穆拒绝了柯洁的帮助,他沉默了几秒后,开始解衣服上的扣子,两分钟后,岩穆脱掉衣服,赤裸着身体站在柯洁、柯净面前,三个人的脸都是红彤彤的。

      “少爷,请你趴到椅子上,屁股撅起来,双腿双脚合拢…”

      岩穆按照指示趴在惩罚椅上,屁股撅高,双腿双脚并拢。柯洁和柯净则是上去分别把椅子上用来固定挨打者上半身和下半身的绳子绑好,确保岩穆挨打时不会乱动。“这样被绑着有点难受……”岩穆尝试动了动身子,结果是手掌和脚外其他部位完全动不了。另一边,柯洁和柯净忙着挑选工具,柯洁选了个印有家训二字的板子,以及一根鞭子,而柯净则是选了一个富有弹性的竹棍。

      晚上十点,惩罚正式开始。

      柯洁抚摸着板子站在SP椅旁边,温柔的对岩穆说到:“少爷,我开始了。”柯洁说完将板子贴在岩穆的左屁股上,先轻轻的拍了两下,“少爷,记得数数哦。”“知道了……”

      “啪…!”

      “一”

      “啪…!”

      “二”

      “啪……!”

      “三…你轻点……”

      “才第三下就撑不住了?”柯净拿棍子敲了下岩穆的头。“我亲爱的少爷,你也太不抗打了吧!第三下就扛不住了,别的男人是铁打,就你是面团捏的。”听见柯净这样嘲讽自己,岩穆恨不得站起来把她摁在凳子上打一顿。

      “啪…!”

      “十五…”

      “啪…!”

      “十六…”

      “呜呜呜……呜呜”

      “哎呀!这才十六下就哭了,你也太不经打了”“柯净!你再嘲讽我后面绝对…啊!”岩穆话还没说完,柯净就一棍子下来,这次打在了背上。“按照规定,你要敢在多说一句话就可以给你加个个附加刑了。”“你……”岩穆恶狠狠的看着柯净。“妹妹,别太过分了。”柯洁提醒了柯净一句“太过分,明天就打你屁股!”“…………”柯净不在多说话。柯洁说完柯净,又低头打了起来,她下手比较重,因为老爷吩咐她要打的重的一点,她扬起板子,左边的一下,右边的一下,岩穆的屁股被她打的像果冻一样Q弹乱动。

      “四十七…呜呜”

      “啪……!!!”

      “啊……!……四…四十……八……”

      “啪……!”

      “啊…!…呜呜……四十九……”

      “啪……!!”

      “五十!……呜呜…呜呜呜…”

      “少爷,惩罚结束,你可以歇会了。”

      柯洁把板子递给柯净,“你拿去洗一下。”“哦”柯净接过板子,擦了擦上面的岩穆的汗水,然后,她一板子打在岩穆的屁股上。

      “啊!…呜呜呜哇…呜呜哇T﹏T”岩穆大声哭了起来。“柯净!!!”柯洁生气了,“我就试试手感而已……”“……对不起嘛……”“感紧洗板子去!再敢乱来一会有你好受的!”“好好,马上去。”柯洁拿着板子去了浴室,而柯洁则是给岩穆上药。“对不起,少爷,我回去肯定好好收拾她!”“呜呜呜”

      过了片刻,第二轮惩罚开始,依旧是柯洁动手,“少爷,要我开始了。”柯洁想刚才一样用力的打着岩穆的屁股,只不过道具变成鞭子。

      “咻…啪!”

      “啊……!一”

      “咻…啪!”

      “啊…啊……!二”

      鞭子一下下落下,岩穆的屁股从通后渐渐的向着深红进发,鞭子就像沾了红颜料的笔刷,每碰一下岩穆的屁股,就会在上面留下一道红红的印记。岩穆的屁股在第一轮的责打中就已经伤的很重了,加上现在鞭子的抽打,他算是明白为什么SP文里的女孩在挨了几十多下后就痛不欲生,大喊大叫了,因为这是真的痛不欲生,鞭子比起板子,他的攻击范围更小,但伤害也更重。

      “咻啪!”

      “啊……啊!四十八”

      “咻啪!”

      “啊…啊!……四十九”

      “咻啪!”

      “啊……啊…!五十”

      第二轮惩罚结束,岩穆的全身已经被汗水滋润的差不多了,椅子上和地上也流了不少。

      “柯洁……”岩穆虚弱的喊着柯洁的名字,“我想起来先洗个澡……”“身上的汗臭味儿太重了,有点……”岩穆话还没说完,一块毛巾就盖在他脸上。“先拿这个擦一下”柯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两人旁边,“洗个板子你怎么洗了这么久?”柯洁不解的问,“没什么,赶决身体有股怪味就洗了个澡。”柯净说完又补充了一句“第三轮惩罚,该我打了吧。”岩穆睁大了眼睛,他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让柯净这个家伙来打自己的屁股。“不用紧张,我不会打的很痛。”“我信你个鬼……”岩穆心里想着“这家伙下手绝对比柯洁要狠!”

       

      过了片刻,第三轮惩罚开始,柯净没有直接打,而是用木棍戳了戳岩穆伤痕累累的臀肉。似乎有点失望,“怎么了?”柯洁走上前询问“下不去手吗?”“不是,姐姐你下手太狠了,臀肉都打成这样了,让我怎么下手嘛…”

      “还在要打就赶紧打,怎么还嫌弃上了……”岩穆心里吐槽到。柯净说道:“老爷交代过可以打菊花吧。”“?????”岩穆惊了,老爸到底交代什么了。“喂!你要干什么!”岩穆质问着柯净。柯净没说话,只是上前去松开了岩穆腿脚上的绳子,她抓住岩穆的两条腿,调整了一下腿的位置,让膝盖和小腿被压在肚子下面。她又把负责垫屁股的枕头放在小腿与大腿间,这样能让屁股撅的更高,做好这一切,她把绳子又绑回到岩穆的身上。现在,岩穆的姿势已经从平躺变成了趴跪。

      岩穆趴跪在椅子上,菊穴和小弟弟暴露在空气中,正好对着柯净。柯净看了屁股两秒,她拿起棍子,对着屁股中间菊花重重的抽了下去,棍子打在身上本来就很疼,更何况还是打在菊穴这种及其脆弱的部位,所以仅仅是这一下,岩穆就已经疼的喊叫了起来。“啊!!!”“好吵……!”

      柯净说完又是一棍子,“你这家伙真够恶心的!”“啪!”“啊!”“啪!”“啊!”“我天天一大早给你做早饭,你还挑三拣四的!”“啪!”“啊!”“不上学就起的贼晚!天天都是我叫你!”“啪!”“啊!”“啪!!!”“啊…!!”“你这个恶心的家伙!”“啪!!”“啊!!”……柯洁看着这一切,不知该说什么好。“柯净为什么打着打着还能打出那么大的火气……”

      惩罚很快就结束了,倒也不是柯净打的快,是因为菊花这个部位太脆弱了,老爷说过,最多打30下,绝对不允许打多,惩罚彻底结束了。

      柯洁把绳子解开,拿了些药敷在岩穆的屁股上。“少爷,我去给你拿冷毛巾冰敷一下。”柯洁说完就走开了,留下岩穆和柯净,柯净看了岩穆一眼,从女仆装的口袋里拿出几张纸,扔在岩穆面前,哼了一声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惩戒室,岩穆看见这张纸,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柯净为什么平时对他不爽。确实,换做是别人,发的火也该不小,甚至上前把他打死也不是没可能。这几张白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字,是一篇很长的文章,文章的最上方写着:《高冷的女仆柯净被她亲爱的主人打屁股惩罚》,正是当初岩穆以柯净为女贝,自己为男主写的SP文,他以为早丢了。原来是被柯净捡走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柯净会对自己有那么大的敌意。

      “……我当时…就不该写那篇……文章……”岩穆忍不住的吐槽,屁股里菊穴还在隐隐作痛……

      (岩穆和柯洁、柯净的后续会如何发展?岩穆会不会报复他的两位女仆?敬请期待第二章:富家少爷与女仆姐妹:女仆受难日)

      本章完。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