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46 内容:1706

    黎明(妇女节特别文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4
    • 原创
    • Lv.2
      vip
      靓号:888
      优质作者

      寒冷潮湿的屋子内,处处充斥着发霉的气味,墙的裂缝之中生长着青苔,一直延伸到破败不堪的屋顶,几滴露水随着倾斜的天花板滑落下来。就在这阴冷的环境当中,湿漉漉的水泥地上却坐着几位女孩,她们打着寒颤,嘴角止不住抽动,双臂紧紧搂住身体来获得微不足道的温暖。吱呀一声,生锈的铁门被打开,那百年不亮一次的白炽灯,此刻却闪了闪,门之后站着一个衣装整洁,穿着校服的女孩,眉清目秀,面容白皙。看起来女孩还不知道这门之后的“无底洞”,是进去再也爬不出来的。女孩身后站着两个男人,粗壮的身材让女孩显得渺小。

          众人扭过头不再看进来的女孩,都背过脸去,好像面前即将会发生什么残忍不堪入目的壮烈场面,即便是好奇的望望,那眼神中也充满了极度的恐惧。

          “进去,往里走!”身后的“野兽”不带好语气的说。这两个“野兽”就像押着犯人般从一个个“牢笼”边走过,女孩的瞳孔变得很大,栅栏里都是女人,有的和自己年龄相仿,是比自己大的姐姐。

          “这里就是‘公寓’,进去!明天早六放狗,到前房报道!”“野兽”说话从不拖泥带水,利索说完咣当一声把铁门关上,直接走开。女孩环绕一圈看了看自己的“公寓房间”,一张朽木用钉子固定的破木桌,一把没有扶手的转椅,旁边一张盖着潮湿被褥的矮床,枕头已经开线,棉花被掏空了一半,面前漏风的窗户碎裂的洞只用一张报纸糊住了,满地的菜叶子和腐烂的梗,还有布料的碎屑。这都不算什么,最引人注目的是棉被上有暗淡的红色印记,包括门边也有一大摊红色的痕迹,让她有些后怕。

          一大早,“蝎子”穿着华丽的西服,端着铜锣一个劲的敲,生怕这些女人把枕头的棉花塞住了耳朵听不见。“懒虫都起来。今天看到我穿成什么样了吧,还不快起来?”为首的一个比女孩大两岁的姑娘立马明白了:“蝎子”穿成这样子,肯定是今天有大户人家来饭店吃饭。于是这帮年轻的女人们赶紧从床上蹦起来,扯起裤子往腿上一套,冲出屋外,一个个排好队直接到前房去。

          “蝎子”看了看她们,使劲扯着嗓子:“都听好了,今天有大老爷来咱们饭店,所以都给我好好做饭,老爷的脾气你们也不是不知道!麻溜利索做好饭菜,照顾好了!否则你们自己清楚!”女人们强抬着头,一跺脚,都开始干起各自的活。女孩也是第一天来,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东张西望还没找到自己的活。“干啥呢!干活去!愣在原地跟个木头似的…”“蝎子”一嚎嗓子,女孩颤了又颤,其他女孩动都没动,唯独刚刚为首的那位大姐姐回了头。“跟你有嘛关系!”“蝎子”那视力极差,盯人倒挺紧的,看女孩回头立刻喊了一声。大姐姐缩缩脖子,跑过来拉着女孩的手,对着“蝎子”示意。“你!领着她,去刷碗去,沙楞的。”大姐姐赶紧点头示意,把女孩拉到一旁,“你快刷碗,别说话,别干别的。”女孩简短的说明任务,女孩明白之后开始拿起水槽里脏兮兮的碗,倒掉油汁,用洁净的毛巾擦拭污渍。

          女孩干的挺快,几十个碗很快刷完。“那都是昨天客人的,今天一上午又几十个。”这是几个小时内大姐姐唯一说的话。女孩也不敢多问,“这家饭店怎么回事,怎么招的都是女孩…而且领班的为啥这么…”她话还没说完,蝎子从后厨溜进来检查工作,没过几秒,蝎子径直向大姐姐走过来,对着女孩的背部就是狠狠的一脚,姐姐一个踉跄差点头扎进滚烫的油锅里,额头直接磕在了熏黑的瓷砖上。“揍你个崽子!聊什么废话!赶紧干活!下次别让我抓到。”女孩一瞬间傻在原地,但一想自己害怕挨打,不敢停下手里的活,直接继续刷碗。姐姐也没说什么,面不改色继续用钢丝蹭锅表面的结痂。

          “蝎子”从前房走出来,装潢豪华的饭堂,正中央坐着“蜈蚣”、“蟾蜍”、“壁虎”几位,个个衣服特别显眼,周围人议论纷纷,都拿手机拍照,宛如众星捧月。“蝎子”特别恭敬的说:“先生,想吃点什么?您看咱们这有红炖鲤鱼,清蒸菜,鲜炒八宝…”等客人点完,“蝎子”鞠了个躬,缓缓撤身,回到前房。把菜单往这一搁,就知道这客人有多大气派了。“赶紧做…赶紧…”还没说完话,另一个“蝎子”怒气冲冲的扯着一个服务员的衣领,进到了前房。“你能不能干?”一句话,声如震雷,“蝎子”揪着女孩的头发拉到脚面的高度,女孩直接趴在了地上,旁边散落着掉了的长发。两个“蝎子”二话不说,对着女孩的肚子一阵猛踢,女孩只能紧抱着腹部,疼痛难忍。“狠狠地揍,欠揍的玩应!”周围女孩好像什么都没看见,继续干自己的活。

          天知道,回头看一眼热闹,自己就会是同样的下场。

          那个女孩端水的时候不小心把水撒在了客人头上,她那一瞬间知道会发生什么,连忙捂住头,但还是被扯着头发进了厨房。客人啥也没看见,继续品尝着菜肴。上一次被洒在头顶的,还是位将军。这一天终于忙活完了,女孩的“卧室”也多了个人,那位姐姐和自己一起住。小床根本躺不下,姐姐便把褥子铺在冰凉的地上,躺在地上睡,棉被则留给女孩。

          “你别冻着,后半夜冷。”

          “姐姐,今天…”

          “都看到发生什么了吧。姐姐告诉你啊…”她擦擦额头上的汗,把头巾揭下来。

          “想活下去,就好好干,别有怨言,钱就到手。我不知道你父母怎么就把你送这里来,但是想挣钱,就按我说的做。”

          “但是…”

          “但是什么?”姐姐的语气有些吓住女孩。

          “今天中午那个女孩被扯头发,被踢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想一直在这里干吗?”

          看起来这女孩根本不是心甘情愿来这里的,大姐姐心想。“我在这干六七年了,你后来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知道规矩了…”她沉默一会,也说了句女孩心里的话。

          “实话…我也不想在这干,已经有想法两年了,我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长什么样…或许和那帮油腻却广博的客人谈几句,就知道全世界了…”姐姐的目光闪烁着。

          夜里真是冷,更冷的是阵风,直面而来刮过来的,是“蝎子”带来的冷气。“懒虫!都给我起来!”大半夜把睡眼惺忪的女孩们叫起来,一个“蝎子”从最先出来的几个女孩拉出来一人,对着白嫩的脸一顿猛抽,耳光打上去,脸颊上多了红通通的五指印。女孩捂着脸,一脸懵的看着“蝎子”,后面跟着一堆小喽喽,扯过好几个女孩像是泄愤,都拖到地上,先是对着脸一顿扇耳光,又拉着辫子骂着听不懂的话。“蝎子”打累了,喘口气直起腰,怒目而视眼前还站着的十几个女孩,坐在地上的女孩脸已经发肿,有的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却没有流出来。“老子抄了你们!老爷吐了,你们放下药了啊?!”“蝎子”敲得栅栏嗡嗡作响,却没一个女孩敢吱声。女孩想起来,这里面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那位大姐姐,她负责刷锅,今早上从兜里掉出来的一包药,她谎称是在这么冷的地方,治感冒的。女孩不想在这里混,估计也有不少仇恨,这下的没准是什么泻药。她在后排看大姐姐,姐姐目光躲闪,往后撤掉攒动的人头后面。“不说?是吧!”然后一个“蝎子”拽起一个女孩,“站直了!”然后用手用力撕扯着女孩的衣物,衣服扣已经脱开了。“我!我…”一个柔弱的女孩声音从十几个女孩中传出,还没反应过来,这名比较矮,年龄比较小的女孩立刻就被“蝎子”拽过去。

          “蝎子”狂暴的扯开女孩的衣服,女孩有些害怕,但是不敢动,很快只剩下白色内衣,女孩眼睛睁大,不敢置信眼前的场景。内衣也被脱掉,连粉色的胸罩也恶狠狠的揪掉。“下身也脱了去。”其他人都怔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服务员的制服被脱掉,剩下淡黄色可爱的内裤,在“蝎子”眼里不足为道,几个“蝎子”围住女孩,紧身内裤一下子团团勒下去,白花花的嫩臀就这样表露在“蝎子”面前,“蝎子”好像喝了酒,一身酒气散发在外,毒液已经渗透出来,要狩下眼前的“猎物”。

          “老子抽死你!自生下来的恶物!”

          “叫你下药!”

          “打你个懒虫!不好好干活!”

          鞭子对着白嫩嫩的屁股抽过去,一道道鲜红的凛子渗出表皮,原本稚嫩的屁股蛋已经惨不忍睹,肿块遍布整个饱满的臀峰。“臭屁股欠揍!撅起来!”这个羞耻的动作让女孩颤抖着身体,把屁股对着“蝎子”。

          安静了。

          一切都安静了。

          或许她都没想到,容容会替她赎“罪”。

          姐姐依偎着墙,拄着头,闷声哭了起来。

          “那你们…怎么不反抗?”

          “能反抗的过?”女孩提高音调,好像在告诫她一样。

          事实证明,她太弱小了。第二天一大早,“蝎子”吆喝着所有客人,放下手里的碗筷,向前看去。女孩还在端菜,也往前看去。她第一眼看到的是,大姐姐不知什么时候被叫到前面去了。此刻她低着头,一声不敢出,脸上红红的像是挨打了,脖子被掐出几个青痕。“蝎子”的头头,饭店店长“猴子”那尖嘴猴腮的样子,就惹人讨厌,他从兜里抽出一张纸,展开,对着女孩。

          “说吧,这纸条怎么回事?”

          女孩先是吃惊,脸上又表现出疑惑的神情,最后变得恐惧。“来,我给你念念…”

          “别…”

          “闭上你那个猪嘴!”“猴子”打断她。

          “爸,我不想活了,每天受着罪,给我换个地养活自己吧…你个逼夫就知道赚钱吗,不管管我了吗?哎我…不对,给我换个地,换个地死…”念完,蝎子看看她,眼睛瞪得滴流圆,把手扬起高高的,直接对着脸狠狠扇了过去,这一下子力气太大,女孩捂着流血的嘴,痛声哭了起来。几个“蝎子”也围上来,直接用麻绳系住女孩手腕,另一端绕过房梁吊起来,女孩勉强用脚能蹬到地面。下身裤子提溜的褪下来,白净的玉体像是珍珠一样,在客人眼里真是奇宝。小屁股白嫩粉粉的,甚是可爱。鞭子嗖嗖的划破空气,一下一下狠狠地用足力气,抽在屁股上,小屁股剧烈颤抖,肉浪翻滚。女孩尖锐的嚎叫声音在正堂回荡,客人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一个劲的用力鼓掌。

          女孩们都怔在原地,看着女孩鲜红的桃色屁股还在不断的鞭策。“抽死你!欠揍的臭屁股!”女孩哭了一下午,露着红屁屁挂到打烊。

          下一次的惨叫,却变成了那些气势汹汹的“蝎子”。

          铁栅栏叮当作响,女人们使劲的摇晃栅栏门。“干甚么你们…”“蝎子”恶狠狠看着今晚不平静的她们。女孩担忧的看着趴在床上的姐姐,又看了看门外。

          “哎不是…警察同志啊…你听我说…”“猴子”满脸陪笑,拿着烟还要递,只不过这招过得了客人,过不了警察。“让你厨房门打开,听不懂是不是?”猴子还在拖延时间,“蝎子”满头大汗让这帮“懒虫”偷偷从后门溜出去。女孩们就是不走,齐刷刷的推搡着“蝎子”。

          “滚!”

          “去他妈的,让我们出去!”

          “出去!”

          “理我们远点!”

          这震天动地的呐喊声,从“卧室”传来。这声音快把房梁震塌了,看着房屋的裂缝颤几颤,声音从单薄的木板门后传过来,一股强大的力量,无形之中挤过门缝,挤过阻挡在门前的“蝎子”们,进入警察的耳中。

          这是撕裂束缚的枷锁的声音!

          这是为了平等和自由的声音!

          这是正义与反抗撅起的声音!

          宛如洪流,女孩们挣脱束缚,那道十几年没跨出去的门,外面闪烁着温暖的光,笼罩在每个人身上…

          “蝎子”们还有“猴子”不知道,这个计划筹备了多久。那另一半的纸条现在还静静放在警察局的办公桌上,上面其实只有两句话:

          “以柔克刚,千金四两。

           一支穿云箭,河洲街一零八号来相见。

       

          为了平等与自由,为了劳动妇女的平等与自由,国际劳动妇女节快乐!

          我们远知黑暗漫过光明,但眼前就是黎明,就是希望!我们已经看到了微小的希望!不需在乎那点星光有多微弱,但它足以照亮,因为,你就是希望本身!

      Lv.2
      打赏了100金币
      回复
      Lv.1
      啊啊啊果然还是有深度
      回复
      打赏了100金币
      回复
      Lv.1
      打赏了11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