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079 内容:1698

    胡桃sp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2
    • 转载
    •     “向着星……感谢您……”

       

          璃月冒险家协会的柜台前,一个金发旅行者熟练地交付了任务,清点着那一小袋原石。正值正午时分,阳光有些刺眼,空气中弥漫着燥热的气息。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铁匠铺传来的铿锵打铁声,或是路边小摊贩的叫卖吆喝,一切一如往常。

       

          “呼,今天的每日任务终于做完了,”旅行者空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接下来去哪里玩好呢?”

       

          这位旅行者可是璃月的大红人。他非但是击败“漩涡之魔神”奥塞尔的主力,更是冒险家协会的头号明星,协助璃月上下完成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委托。没有神之眼就能使用元素力,更是被誉为“掌握着世界之外的力量”。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空早已对这个世界了如指掌。哪里有什么产物,哪里有什么boss,这些常识他早已烂熟于心。像是每天向冒险家协会交付任务这样的操作,空更是早已形成了肌肉记忆,以至于他已经许久没有听过凯瑟琳把感谢台词说完。

       

          每次遇到冒险家协会举办什么活动,空的原则是:拿满原石就跑,绝不多耽搁一分钟。没有新地图可探,没有新剧情可推,这就是早已60级的老咸鱼的日常。

       

          但是,由于一个不同于其他世界的特殊规则的存在,他却丝毫没有半点对这个世界感到厌烦。

       

          若问空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那莫过于卡池里出现了新的女性角色。因为只要是在卡池里出现过的女角色,无一例外都要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要时刻脱去裤子把臀部露出,并保持臀部被打红的状态。而空作为一个无情的专业脚男,自然也会主动承担起将她们屁股打红的责任。即使不是由自己来打,仅仅是看着就能让空感到不虚此行。

       

          找妹妹?NO!!!每天有这份乐差事,谁还费力气去找妹妹啊!

       

          emmmm,当然,除非妹妹也进卡池……

       

          空信步溜达着,脑中胡思乱想,低着头穿过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眼下正是长草期,每天除了千篇一律的每日任务外实在没什么事情可做,但生活总要给自己找点事情,让自己把时间消磨掉。盯着脚下鳞次栉比整齐排列的被晒得发烫浅灰色石砖,空顺着璃月大街只管向前走,毫无目的地任由自己去往任何一处可能的地方。

       

          此刻他心里想的是:

       

          “今天打谁的屁股呢?”

       

          难道这就是海王的困扰吗。整个提瓦特,只要是进过卡池的女角色,无一例外都被空打过不止一次屁股。长草期没有冒险任务可接,空便得以每日与她们“共度时光”。久而久之,空甚至学会了一个新本领:把空的眼睛蒙上,他能够仅凭一个女孩的屁股的外形和拍打上去的手感来判断她是谁。

       

          而每次与空的约会结束,女孩们的屁股总会变得明显红了一层。而一般来说最让她们难为情的是,要把刚刚被打过的红肿的屁股一丝不挂地展示出来,走在路上引得路人驻足观看、指指点点,却又不能对臀部有任何遮挡。比如上次胡桃被空打完后外出,在众目睽睽之下手上下意识地做出了遮挡红肿屁股的动作,直接被众人发现并以此为理由轮流对她的屁股加以责打。那一次胡桃的屁股被打到体无完肤,足足在床上趴了一星期才逐渐恢复。

       

          想到这,空不禁怀念起了胡桃。可爱的双马尾,独特的梅花瞳,让人很难不一眼就爱上。还有她那紧致细嫩的屁股,弹性十足而没有一丝赘肉,将手掌轻抚与臀面上,能感受到她温热超过常人的臀部温度。胡桃的屁股几乎是空打过的屁股中最敏感易红的,一番责打后,胡桃经常需要被迫顶着一个大红色的屁股出门为往生堂做推销了……

       

          仅仅是想想,空就忍不住咽口水。

       

          那天胡桃被众人轮番责打屁股,当天晚上空来到往生堂为胡桃的屁股上药、按摩。自那以后,空还没有打过她的屁股。

       

          “今天就决定是你了,胡桃!”空心中有一股按耐不住的冲动,“想个什么理由来打你的屁股好呢?”

       

          这时,一声熟悉的声音打破了空的想象。那声音如银铃被轻轻摇动发出的欢快音律,似那在明媚春光下蹦跳的小鹿,轻振空的耳膜,也钻入了他的心房。

       

          “往生堂周年大酬宾,第二碑半价!!买二赠一!!瞧一瞧看一看啦!!”

       

          是胡桃!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有时候连空自己都感到意外。只能说旅行者空不愧有来自世界之外的神秘力量,能遇上这么巧的事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空抬头向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不远处胡桃那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胡桃如精灵般的身影跃然于周遭无趣的环境之外,仿佛有一种让她周围的环境都因之活泼起来的魔力。两条长辫随着脑袋的摇晃左右飞舞,像是一个永不停歇的拨浪鼓。明媚的正午阳光下,似乎能看到梅花瞳孔中闪烁的高光。

       

          当然,还有她的红红的屁股。由于胡桃此时背向空,她一丝不挂的下半身也就完全被空看光。虽然这已早已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但空还是难掩心中如火的兴奋。

       

          周围的路人也有许多人因此驻足。别搞错了,没有人是因为想要预订往生堂的特价服务而停留,他们全都是被这个美少女红红的小屁股所吸引。胆小社恐的,就装作路过似的但眼睛却止不住地忘胡桃下身瞟去,然后强装淡定地走开;胆大点的,就干脆站在街边正大光明地盯着她看;更有甚者,装作对往生堂的优惠套餐感兴趣,直接上前与胡桃攀谈,得以近距离获得更好的观看角度,直到看够了才说声:“好的胡桃小姐,我以后会考虑的”然后心满意足地走开。

       

          总之就是,胡桃所在之处总是不少人经过和围观,但通常来说一天下来,一副棺材也卖不出去。

       

          每当看到这种场景,空就会又一次感谢自己异世界旅者的身份。毕竟有随时随地打她们屁股的权力,这可是让多少人垂涎不已的特权。

       

          空踮起脚,小心翼翼地从胡桃背后悄声走近,待到走到胡桃背后,他忽然挥手朝她裸露着的屁股拍了一把。

       

          “啪!!”“啊!!”

       

          一声清脆的响声后,紧随其后的便是胡桃的一声娇声惊呼。

       

          没错,还是那个熟悉的触感。臀肉稍微被空的手掌压扁,然后马上弹起,如同两块受惊的小史莱姆颤动时的样子。胡桃被阳光暴晒的屁股表面已挂满了汗珠,加之她本就暖热的体温和不久前臀部被打后的充血尚未完全消退,使她的屁股摸上去尤为滚烫。不知道在她的屁股表面摊上一个鸡蛋,能否煎成香喷喷的温泉蛋呢?

       

          “你干嘛啊!……”

       

          冷不丁屁股被打了一下,胡桃稍有些怨气,她马上回头看去,看到的却是旅行者空。

       

          “原来是你啊……怎么,想我了?”说着,胡桃有些羞涩脸红,毕竟自己红红的屁股可是一丝不挂。但她还是强装镇定,尽量以平常的语气跟空交谈。看得出来,她很用力。

       

          空使用了传统艺能,哑巴。啥也不说,但是那只贴在她屁股上的手却一刻也不闲着,像揉面团一样揉捏把玩着她那两块精致的臀肉。隔着手套总觉得不爽,空便将手套摘下,以便获得更好的触感。

       

          “嗯……别……”胡桃不禁泄出几声娇喘,一时间竟有些失神,那梅花瞳孔在眼珠里轻轻颤动起来,温热的身体似乎在迎合着空的抚摸。她仿佛陷入了一片潮湿而烘热的泥潭,思想与理智逐渐被这泥潭所吞噬。

       

          这种状态仅仅持续了几秒钟,胡桃马上回过神来,羞涩地轻轻推了推空的胳膊。她彤红的小脸,其颜色已经比屁股上的红色更深。

       

          “本堂主在工作呢,别这样嘛……要是再不好好工作的话,就要养不起钟离先生了……晚上的时间陪你,好不好?”

       

          空也不为难她,把手放了下来。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屁股,早晚是逃不过自己的一顿打的。

       

          “话说,你的屁股,是不是早上被钟离打了?”空说着,指了指胡桃的红屁股,用三分挑逗、三分戏谑、三分关切的眼神直盯着胡桃眼中的动人梅花。

       

          “哎呀……本堂主只是早晨赖了点床而已嘛……只有一点点哦!”胡桃脑袋低了下去,双眉呈微微八字形,眼神躲闪着,脸蛋上的红晕继续加深。“谁知道他居然打了那么多下!哼……”

       

          现在的胡桃,活像是一个喷着热气的小火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比正午阳光更加暖热的气息。甚至在三步之远的地方,都能明显地感觉到空气中鼓动的燥热浪潮。这就是开E的胡桃吗?爱了爱了。

       

          当然,出现这些变化是专属于胡桃的进入状态的正常反应,空再熟悉不过了。放在galgame里,这往往就意味着可以进一步推进关系了。

       

          “我倒是有个方法,可以让往生堂的生意变好哦。肯定好用!”

       

          “哦?那本堂主倒是想听听。”

       

          “你只要说:购买往生堂套餐的顾客可以获得打本堂主屁股的机会,这样肯定就不愁没人买了呀!别说没人买,这不得直接预订祖下十八代的棺材板呀!”

       

          “旅行者!不要开玩笑了!本堂主可是很认真的!哼!”胡桃故作生气装嗔怒道,眼眉由八字变为了内八。这一下,周围的空气骤然又上升了好几度,要是放在冬天准能省下一笔取暖费。

       

          胡桃趁机转过身去,面朝着空,趁机挣脱了空那只不老实的揩油手。

       

          “好好好,堂主别生气……”空装作道歉的样子,其实心中没有半点歉意,倒是在强忍着不被胡桃的可爱反应逗笑,“堂主大人要不要吃烤吃虎鱼呀?要不要我去买两串来一起吃?”

       

          “哼,这还差不多嘛,本堂主要麻辣味的哦!”

       

          空捏了捏胡桃可爱的小脸,便走向街对面的烤吃虎鱼小摊。

       

          “瞧一瞧看一看了,往生堂周年大酬宾,特价套餐服务任您挑选!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啊!”空身后再次响起了胡桃卖力的吆喝。

       

       

       

       

          “老板,两串烤吃虎鱼,麻辣味的。”

       

          “好嘞,大名鼎鼎的旅行者,您稍等,马上做好咯!”

       

          空手肘搭在在小摊前的木桌上,忍不住回头望了望正在招揽生意的胡桃。那可爱的身影不禁能将周围的空气加热,更能使人的心变得滚烫。即使光着屁股,也依然努力在公共场合做推销,让空不得不为她的努力由衷地赞叹。尽管真正因为要办丧事来找胡桃的人屈指可数,大多数人都是为了一睹胡堂主那个可爱的红屁股。

       

          也有许多上次参与过轮流责打胡桃屁股的人尝到了甜头,便时不时来这里蹲守,看看能不能再遇到她刻意遮挡臀部这种情况,以再次获得打她屁股的机会。

       

          甚至这个卖烤吃虎鱼的餐车,今日选址停在这里的原因也有很大一部分是胡桃就在街对面。一来胡桃在的地方人流量一定不会少,不愁烤吃虎鱼卖不出去;二来在这个位置能清楚地看到胡桃的背身,也就是能看到她那泛红的美臀,绝不失为一种乐事。

       

          空等待着烤吃虎鱼做好,却看见沿街走来了一队持矛的千岩军士兵,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直奔胡桃而去。而不同寻常的是,为首的那个腰间插着一支长长的皮鞭,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

       

          难道说……

       

          上次遇到这种情况,是刻晴被人目击到在工作时间与空约会逛街。被人举报至千岩军后,结果可想而知,刻晴小姐受到了千岩军当街责臀的惩罚,打到最后甚至连大腿上的黑丝已经全部碎成了丝状的布片。但其实当时只是刻晴在与空协定有关璃月工作的相关事宜,绝非刻晴在工作时间摸鱼。

       

          而那些别有用心之人才不管这些,他们只是想看美女们屁股被打而已。至于什么理由倒是不重要,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空决定静看事态如何发展。

       

          果然那队千岩军直奔胡桃而去,在胡桃面前停下脚步。

       

          “胡堂主,我们接到举报,你的业务推销行为影响到了民众的日常生活,扰乱了璃月秩序,违反了璃月社会秩序公约第十八章第三十一条,现对你执行公开责臀惩罚,数目五十,立即执行。”

       

          果然不出空的所料。这是这个月以来胡桃第五次因为被举报“违反了璃月社会秩序公约”而被处以公开责臀的处罚。而至于璃月社会公约第十八章第三十一条究竟写了些什么,甚至是否有这一条所谓规定,恐怕都没几个人说的清。

       

          尽管相隔一条街,但千岩军的响亮声音仍毫不费力地穿透空气传入空的耳朵。不光是空,周围方圆几十米的人们听到这一喜闻乐见的消息后不约而同地向胡桃的方向看去,准备欣赏接下来的好戏。这一路段的空气霎时间安静下来,人们屏住呼吸,等待着下一幕的上演。

       

          “胡堂主,你是否知错?”

       

          胡桃的声音小的根本听不见,但看口型,她的回答应该是:“我知道错了”。

       

          这个时候胡桃只能老老实实回答知道错了,因为她知道犟嘴的下场会是什么。毕竟她可是亲自体验过那为期一周的“责臀魔鬼周”。不想再经历一次“魔鬼周”,就得老老实实承认犯下了错误,这样反而能挨更少的打。

       

          “那请胡堂主双腿分开,双手抓住膝盖,惩罚马上开始。”

       

          人们的期待值达到了顶峰。街边路过的行人停下了脚步,烤鱼的小贩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空瞪大了眼睛,手持长鞭的千岩军开始摩拳擦掌。只是苦了胡桃,以牺牲自己屁股为代价,即将为周围的观众们奉上一场精彩大戏。

       

          胡桃只好照做,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喂,胡堂主,请把两条腿再分开一点。你也不想被加罚吧?”

       

          听到“加罚”两个字,胡桃肉眼可见地打了个寒颤,赶紧把两条肉肉的美腿大大分开地更大些,嘴上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请不要加罚了……”ptsd了属于是。

       

          “规矩你知道,胡堂主,毕竟这也远不是第一次了,就不用我重申一遍了。那我们这就开始。”

       

          由于胡桃的屁股本就一丝不挂,因此省去了脱裤子的步骤。

       

          面对这突如其来却喜闻乐见的变故,空感觉掏出留影机,咔嚓咔嚓拍了好些照片。这样一来,自己的sp纪念墙上又要多几张引人浮想联翩的相片了。

       

          类似这种公开责臀其实在sp提瓦特并不少见,但人们对这件事的热情却丝毫没有下降的趋势,反而是与日俱增,红臀少女已经变成了sp提瓦特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嗖——啪!”

       

          “一!”

       

          炎炎烈日炙烤着的胡桃热烫的臀部肌肤,又迎来了皮鞭的零距离亲吻。这已经数不清是胡桃第几次在这种情况下被处罚公开打屁股了,胡桃早有心理预期,而且屁股已经习惯了被各种不同工具打的感觉,因此她并没有叫出喊来,而是发出了一声不易被察觉的“嘶——”。

       

          报数则是由旁边的另一名千岩军完成,这对于胡桃来说可谓是一种幸运。

       

          尽管如此,被千岩军执刑者全力挥出的长鞭打这么一下,痛感和对臀部肌肤的伤害还是实打实的。很快胡桃本就红嫩的屁股上出现了一道更深一层的红痕,就像是在一块浅红色布料上用毛笔蘸深红色墨水划出的一道笔迹。

       

          “啪!啪!……”

       

          “……四!……五!……”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刑罚通常是没有热臀环节的,因为受罚者的屁股通常都要保持红色,默认都是近期经过了至少一次的责打的,所以可以直接进行正式处罚。而若是受罚的屁股没有出现红色的迹象,那可就要罪加一等了。

       

          胡桃的眼睛紧闭,眉头紧缩。虽然忍住不发出叫喊,但是身体的反应还是十分诚实的,每被打一下都要忍不住颤抖。

       

          每一鞭打下去,胡桃的臀肉先是一阵只有近距离才能观察到的轻微颤动,然后马上浮现出一道指头粗细的红色鞭痕。待到第八九鞭时,这红色鞭痕已经布满了整个臀面。

       

          “啪!”“十三!”

       

          “嗯!……”

       

          这一鞭打到了胡桃的大腿上,胡桃显然是没有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忍不住轻轻地叫了一声,分开的双腿下意识地有并拢的趋向,弯下去的腰稍稍挺直了些。但她知道违反惩罚规则的下场是什么,又马上调整身体姿态,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这个时候,若是碰上有意要刁难她的执刑官,就要以姿势不标准为理由对其进行加罚了。幸运的是,这次的执行官并没有多说什么,胡桃也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打到十五下左右时,胡桃已经憋不住轻轻哼出声音。即使她被打屁股已经是家常便饭,但这种高强度的挨打还是十分难熬的。

       

          “……啪!啪!啪!……”

       

          “……十九!……二十!……二十一!……”

       

          空看得倒是一个津津有味,干脆直接吃起了烤吃虎鱼,一边看一边吃。他是懂享受的。

       

          五十下长鞭的处罚,换算过来差不多相当于打十一层深渊时怪物们对屁股造成的伤害。说多不多,但也绝不是任何人轻轻松松就能挨下的。关键是公开责臀带来的不仅是难忍的疼痛,更是被公众看到被打屁股的窘态所随之而来的羞耻感更是难以抵御。

       

          胡桃咬紧牙关,感受着屁股上传来的一阵阵尖锐的疼痛。这也使得她周围的空气进一步被她的身体所散发的暖流所加热,甚至开始产生了肉眼可见地热气波。

       

          “啪!啪!”

       

          “二十七!呼,二十八!……”

       

          那个报数的千岩军士兵甚至都热得几乎中暑,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汗。

       

          而执刑的那个千岩军士兵体质明显就要好得多,全力打了三十多下仍然保持着每一记长鞭落下时的势大力沉。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众人不约而同地静气凝神,几乎不发出一点声音,因此这鞭子打在屁股上的啪啪声和报数声在沉默的空气中显得尤为清晰嘹亮。

       

          打到后半段,胡桃已经明显感觉到每挨一下都十分吃力。此时她的屁股上已经没有一处肌肤逃过长鞭的接触,红色的鞭痕开始相互叠加,而被反复叠加之处已经开始渗出血色。她想用手去挡,或是揉一揉自己伤痕累累的屁股,但这显然不符合惩罚的有关规定。一想到这样做会带来的后果,胡桃也只能含泪吞下屁股上剧烈的痛楚,不敢有任何的抵抗。

       

          其实这种公开惩罚除非特殊要求,否则一般是允许受罚者哭叫的。但胡桃这个生性坚强的小姑娘,虽然眼珠里早已噙满了眼泪,但是硬是咬牙坚持,没有叫得特别大声。

       

          最后十下。胡桃心里暗暗为自己加油。

       

          “啪!——啪!——啪!——”

       

          “四十一!——四十二!——四十三!……”

       

          这就是进入卡池的代价。虽然可以跟着旅行者到处冒险旅游,认识全sp提瓦特不同的朋友,但相对的,屁股挨打已经成为了她们的日常。

       

          就拿胡桃来说,她的屁股已经挨过了不知道多少次责打。这种程度的责打对于她来说,不能说是家常便饭,也可以说是隔三差五就会遇到了。但不可否认的是,每一次接受这种惩罚都是一次对身体和心灵的双重考验,并不会因为挨打次数多了就产生多强大的免疫力。

       

          这次的执刑官明显下手偏重,四十多鞭下来,胡桃的屁股和臀腿交接地带已经布满了一道道血痕。

       

          “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七!!”

       

          “马上就结束了……马上就结束了……”胡桃在心里不断地重复,好像这样就能减轻屁股上的疼痛似的。

       

          这个时候往往是最危险的时候,因为长时间的折磨会导致受刑者的意志力下降,越是到了最后几鞭,越是容易出现受刑姿势变形而导致加罚的情况出现。而一旦开始了加罚,那又会出现无数新的变数,对于受刑者来说可谓是毁灭级的灾难。

       

          胡桃深喑此道,毕竟是过来人,是用自己的屁股换来的血与泪的教训。她强忍住身体乱动的冲动,尽全力控制自己的平衡,保持一开始的受刑姿势。

       

          “……四十八!!四十九!!五十!!!”

       

          随着最后一声清脆的“啪”声后的“五十”的报数响起,胡桃终于得到了解脱,两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胡桃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尽管已多次受刑却还是难以止住每次受刑后的泪水。动人的梅花瞳显得格外娇美柔和,让人不禁心生些许怜惜。

       

          按照流程,被公开责臀后应有晾臀环节,但一般来说会给受刑者几分钟的休息时间。毕竟挨那么重的打后立刻要求受刑者长时间或站或跪,即使是神之眼持有者也会吃不消。

       

          执行官收起长鞭,用响亮的声音大声宣读道:“惩罚完毕,希望胡堂主吸取教训,诚心悔改,下次不要再犯。”随即迈着整齐的步伐,沿街远去,去寻找下一个被举报的可怜女孩,只留下一个人来负责监督惩罚流程的最后一项:责后晾臀。

       

          空走上前去,手里还拿着给胡桃买的麻辣味烤吃虎鱼。本来热气腾腾的烤鱼,经过这么一折腾已经凉了一半。

       

          “呜呜……旅行者……那个……可以帮我……可以帮我揉一下吗?”

       

          “揉一下哪里?”空装作不清楚胡桃的意思。

       

          “揉一下……屁股……”

       

          胡桃可没心思跟空开玩笑。她知道如果自己揉屁股的话,可能会被好事之徒说成是“公共场合下刻意遮挡臀部”,而招致更多的惩罚。而如果是空揉她的屁股,则就不会有这种隐患。别问她是怎么知道的。

       

          空轻轻揉着胡桃的屁股,说:“你的烤吃虎鱼要凉了哦。”

       

          “喂!本堂主的屁股被打成这样,你就不说点什么吗?”

       

          “嗯,”空假装挠挠头,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烤吃虎鱼挺香的。”

      打赏了50金币
      回复
      Lv.1
      打赏了50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