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327 内容:1686

    奋斗史:打工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2
    • 原创
    • Lv.2
      vip
      靓号:888
      优质作者

      ## 前言

          很多人抱怨命运多舛,创业的路上缕缕挫败,因为他们也只是想挣钱养家糊口,过上幸福的好日子,平安的静静活下去。然而,有些“人”高高在上,并不会在乎踩在脚下的人的感受,那些底层人无论如何疾呼,如何哀鸣,都只会像一粒沙尘,消散在茫茫大漠之中……

      ## 第一章 因势利导

          在高中混了三年,大学混了两年,混乱的校园生活结束了,不能天天宅在家里向父母要钱吧?总得出来赚外快养活自己,我心想。我是艺术学院舞蹈系毕业的,能和表演贴点边,一次火锅下的畅谈,我被东拉西扯送到了一家大型舞蹈学校当舞蹈老师。今天就是去面试的日子,按理说我自信满满,学校的艺术分那都是无懈可击,但走向面试通道的时候心里还是发毛。一群女生挤在我的前后,只剩下我一个瘦高的男生孤零零的站在队伍中。身后一个女生蛮开朗的,上来和我搭话。我又不认识她,但还是硬着头皮聊了两句:“你好啊?你是…”“我拉丁舞,还有街舞。”没等她问完,我就开口。“我问你你会什么了吗,张口就回答。”她嘟囔着,我也没再说话。于是,我很容易的进入了转正期,只要教得好,五个老师都能留下。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紧攥着通知书,在走廊坐着。“你好啊~”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扭头一看,又是那个女生,“你也被录取了?”“那可不,我艺术学院毕业的,还能不被录取?分数在那摆着呢…”我心咯噔一下,这女孩和我一个学校的?“那你…哪个学校的?既然能被录取,也有点实力吧?”“我…”我还没说完,工作人员叫走了我,我进入了一个小房间。

          “王浩知,你好。”“你好老师。”“不错啊,小伙子,成功录取了,这就给你安排位置。你负责咱们四班,教学内容都在登记册里。”我点点头,安排好位置之后,离开房间时和女孩擦身而过。我心一凉,完了。女孩瞥了瞥我的衣服,这短袖正是艺术学院组织活动时发的,上面还赫然印着校徽,我本来想面试的时候穿这身衣服展示一下自己的“战绩”,没想到这时候坏菜了。女孩先是惊讶,又和我相视一笑,走进了屋内。

          我站在舞蹈室的前面,班里还要安插一个助教。这个学校教的都是一些大孩子,基本上都十五六岁,我这个四班一共十个学生,都是女孩。看起来女生学舞蹈的的确比男生多,让我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选舞蹈系。“我是你们的舞蹈老师王浩知,管我叫王老师就行了。”敲门声响起,进来一位熟悉的面孔。“不是你怎么总跟着我…”抬头一看,又是那位女生。“好有缘,我被选成了助教。”她微微一笑,我尴尬的只能背过身去。“同学们,今天咱们要学习的是这几个动作,这周咱们要把《科目三》学完。”“好~”她们异口同声,这帮孩子真可爱。原本以为工作很稳定,每个月的收入可观,还能省下一些零花钱,但是自从那个助教女孩再一次找到我,我就发觉不对劲了。

          女孩找到我时,我正在排练厅休息。“王老师,你过去看一眼咱们班孩子。”我跟着她进了班级,就看见屋内乱作一团,几个女生围着一个弱小的女生打群架。“哎,都让开!都十几岁大姑娘了怎么还围殴呢?”女生一哄而散,都提心吊胆的站在一旁,我扶起女孩。“我一走就变样是不是,班里你们这么不听话,乱成一锅粥了?”临走前我让十个同学自己排练,没想到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闹起来,很是生气。“王老师,现在…你得让他们长长记性。”助教在旁边提醒。我皱了皱眉头,“干嘛?”“打屁股。”她小声说。我心咯噔一下,之前听闻过舞蹈学校,因为体重问题筛选出的同学,都要挨打,至于打的位置,练舞蹈的女生正好屁股发育的很饱满,所以会打屁股。我思考之时,助教已拿过来戒尺。同学也睁大眼睛看我接过尺子,心里都充满了恐惧。之前像他们这么大时,我也曾挨骂挨打过,现在大学毕业在这里当老师,看着眼前这些孩子要挨揍,心里还有些不舍。“老师,您尽管下手吧,没事。”我最终点了点头,她有些高兴。

          “所有人都别怕,现在按我说的做。都转身,双手扶着栏杆,屁股撅高。”十个女孩慢吞吞的转过身,犹豫不决,慢慢的趴下去,撅起圆润丰实的屁股。“你不用。”我把刚刚挨欺负等我女孩叫过来。九个人咬紧牙关,等待着接下来的抽打。

          “嗖…啪!”舞蹈练习室很空旷,第一声就夹带很多回响,传入其他人的耳中。临近的女生看旁边的女孩挨打,咽了口唾沫。戒尺打在弹嫩紧致的屁股上,泛起轻轻的波浪,颤了又颤,女孩脸上露出难受的表情,我于心不忍,每个人只打了五下。助教拿过戒尺,对着面前一个女生,高高抡起手臂,狠狠的抽了下去,女生直接嚎叫出来。“老师你得这么打。”“看起来你挺熟练啊。”“哪有,明明是也挨过打…”我和助教女孩相视一笑。我扭紧手腕由着力打,女孩疼的开始呜咽,看女孩越来越痛苦,我停了下来。所有女孩赶紧用手揉搓稚嫩的屁股,白色的紧身舞蹈服屁股位置显得有些粉红。

          没想到,打完别人的第一天,自己就成了被“打”的。

          “学校说允许了吗?不准随意惩罚学生,尤其是打屁股!”校长火冒三丈,瞪着我。“是助教让的,她还帮我拿了戒尺……”“她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啊?”我不说话了。“我们学校不要这种垃圾!”说罢直接叫财务把工资结了,开除了我。我心里愤愤不平,一切的缘由都是那个女孩!现在看来,女孩就像阴魂不散的魔鬼一直缠绕着我,令人厌恶。我没了工作,到底要去哪里谋生…

      ## 第二章:套中人

          正愤恨之时,“助理”奇缘般的出现在眼前。“你还好吗……”“我不好!你知不知道,惩罚的主意是你提出的?”“哎,这不是…”“别狡辩了!”我骂骂咧咧,把她怼了回去。“你别生气,我让你丢了工作,但是我可以补偿你。”我抬头,“补偿什么?”“补偿你找到新工作。”“你确定?”“我确定…”她还没说完,我直接打断她的话。“这还不够…我现在心里特别恨…”然后瞟了她一眼。她低下头,“要不…按照方式…你打我吧。”我眼前一亮,这女孩居然要我打她,眼珠滴溜一转,这女孩长得白净漂亮,何尝不是解压解乏的机会?“行。”“但是这里…就算了,我带你去个地方。”还没等答应,她拉着我来到一辆车前,“上车…”“哎,去哪?”“放心,你看我眉清目秀的像坏人嘛?”

          随着车缓缓行驶,来到了熟悉的川沙区。这条路一直通往本市的郊区,看到前方高大的建筑,我立刻意识到目的地很可能是著名的景点:乐海旅游度假村。“来这里干嘛?几十公里的路?”我有些紧张,这游乐园距离舞蹈学校六十多公里,如此之偏僻,让我有些担心。“等会你就知道了。”她笑吟吟的说。等她带着我,来到人山人海的游乐园大门时,女孩领着我来到一条没有几个游客进入的通道,她掏出证件,“实习的。”保安人员明白了情况,放我们进入。等拐进一个小巷,经过几道门,来到一间办公室,我张嘴就问:“什么意思?你是这里的员工?”“嗯呢。”“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你不是有工作了吗,为什么还要去舞蹈学校当助教?”“好啊,现在我来告诉你。你不用紧张,你只是被选中了而已。”我还在疑惑之时,女孩接下来的一番话让我彻底震惊。

          “不瞒你,这一切都是演戏。我们公司缺少急需的职演人员,为了招聘到合适的人,全市所有的连锁舞蹈学校,都会往乐园拉人。从你面试看见我,到成为一个班的老师,到解雇后我帮你找到工作,都是定好的流程。”我震惊到磕磕绊绊的说话:“连通过打学生而被解雇,都是先前设定好的?”“是的。所以,希望你在这里好好干。”我腾一下起身,就要走出去。“没听说你们这种暗地里捞人的…”“工资一个月八千,比舞蹈学校好多了,你干还是不干?不干可以走,这个机会留给别人。”我停下脚步,回头看看女孩。女孩纯洁无暇的面孔不再纯洁,善良,而是有一丝丝心思,诡计。

          “你干还是不干?”来自灵魂的拷问。

          “我干。”我立刻回答。

          八千块钱简直是诱惑,我怎么能放弃机会?“我现在特别生气…”她无动于衷,从办公桌上拿出来一张表单让我签字。紧攥着笔的手握得更紧,仿佛随时有可能掐断笔芯。在签字区留下了我歪歪扭扭的字迹,这期间我踌躇了许久,我清楚我不是自愿来这里工作的。

          这样的公司,通过这种方式拉拢人力,真的合法吗?随便就把我安排在游乐园工作,现在我一脸迷茫,从稳定的工作变得动荡。或许我没有选择权,任由这个大公司把一个底层员工安排在各处,来回调用,满足自己的经营需求。接下来就是介绍工作内容,女孩领着我从办公室一路来到员工更衣室,我的职位有单独的更衣间,和其他几个员工在一起。“每天早上按照时间准时到门口打卡,来这里换衣服。我们本想招个女职演,但是最近缺人,你还比较出色,就选定你了。所以这个更衣室临时腾出空的,你将就用吧。”之后我的工作就是穿着玩偶服,扮演好角色,在指定的位置和游客进行互动,按照规定做互动的内容。本以为就是往那里一杵,直接招手工资就到兜里,但最后我才意识到,其实非常的劳累。

          我换上玩偶服,头套立刻遮蔽了大部分的视野,只能由前面的工作人员带领着离开办公区,来到室外。今天是周末,游客比较多,我和那名女孩两个人是一组,我们俩被一群人包围在栅栏外,心里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感到压抑。等来到指定工位处,已经有很多游客靠近,大多是拍照,这时候就要做出规定动作。不过几分钟,我已经感觉身体像是被塞入了密封的罐头中,闷热导致我背后淌着汗滴。在中午午休之前我不能离开这个位置,随时随刻都有游客来这里参观。因此上卫生间,喝水吃东西,坐下休息都是痴人说梦。现在来看,一个月的八千块钱,全然是辛苦坚持换来的,根本不是那些喝着咖啡,坐着舒服的沙发的工作。

          终于煎熬到中午午休,我们两个人回到员工更衣室,其他人也回到这里,换掉衣服到食堂就餐。“感觉怎么样?”女孩摘掉头套透气,看看我。“昨天确实有点强硬了,但没办法,我们上面说必须留住人。”我看看她,满头大汗,呵呵笑了一声。“用这种方式?跟拐骗似的对待员工?”昨天的经历记忆犹新,好像签生死状一样。“我…我只是接受了而已。”女孩嘟囔一句,然后起身去食堂。我犹豫许久,也站起身。

      ## 第三章:狼的公司

          这样的工作,是选择金钱继续坚持吗?

          我们两个站在线内和游客互动,这本该是很正常的一天。一个小朋友跑过来,呆呆的看着我们,母亲在一旁招呼自己的孩子做动作,自己则拿着手机拍照。孩子蹦蹦跳跳,并没有注意到观光区的警戒线。“小朋友,请不要跨越脚下的线。”旁边的工作人员提醒。这个孩子好像被吓住了,但又往里靠了靠,工作人员见状走了过来,我下意识躲避这个孩子。因为没法语言交流,只能做动作让孩子出线。就在一瞬间,没想到孩子跑过来直接推搡着我,身上厚重的玩偶服差点让我摔倒。我有些沉不住气,但还是往工作人员这边靠靠。“孩子不要用手触碰咱们的‘乐乐’。”接着就是熟悉的一幕,孩子在一旁哇哇的哭,家长刚才无影无踪,现在蹦出来在这里絮絮叨叨。

          “你们怎么回事?我孩子就碰一下能咋的?少块肉啊?”

          “我们明确规定…”

          “你们规定?你们就是给我们游客服务的,怎么我们还得东遵守西遵守的?”

          “但是您孩子推的…咱们是不是…”

          “别给我说没有用的,我就想要个解释…”

          我在一旁,感到十分的尴尬,无地自容,感觉人格被羞辱,只能委屈的像犯错误的学生,乖乖站在工作人员旁边低下头。

          抬起头时,已经是下午,我正站在办公桌前。“你能不能干?不能干走人!”游乐园负责人狠狠地敲桌子,“我们不差一个职演,不行就卷盖铺走人!”“张主任,但是今天这件事真不是…”“投诉了!投诉了知道吗?我不允许咱们有任何差评!何况上热搜了!”他的声音,隔着头套都能听见。“你们两个,这个月的业绩不想要了是吧,行,业绩不达标,你们都知道,咱们公司业绩不达标的员工什么待遇吧?”说罢扭过头,从抽屉中拿出宽戒尺。我心里一紧,难不成还要打员工?

          “怎么办,屁股打烂,打完赚百万!”其他员工一起喊口号,我和女孩两个人把玩偶服换掉,走到办公桌前。“你们两个,手支撑桌子,屁股撅高了。”手紧张的在抖,背后负责人来回踱步,弄得我心慌。沉重的戒尺轻轻点触我的屁股,随即就是响亮的抽打声。每一次尺子的升起又落下,我的心也跟着被悬起又落下,逐渐感觉屁股发烫,疼痛传遍整个身体。瞥一眼女孩,她也紧皱眉头,强挺着痛苦。“裤子脱掉。”负责人心直口快,废话少说,直接命令我们褪下屁股上的遮掩。此时此刻,腿上只剩下单薄的灰色条纹内裤,公司的工作人员好像见怪不怪,都紧张的看着我们两人。女孩碍于面子,还是迟迟不肯脱下裤子。“你们几个,帮她脱掉。”员工都不敢违抗命令,走到女孩面前小声提醒:“你快脱吧,现在不脱一会更难受。”女孩也只能乖乖把裤子脱下,女式粉色蕾丝内裤映入眼帘。我不忍看女孩挨打,只能把脸侧到一旁。尺子一下下落在屁股蛋上,股峰颤抖着像布丁,办公室只剩下女孩抽泣的声音。我紧闭双眼,等待着煎熬的挨打。没有了裤子的抵挡,生生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叫出声,其他员工捂住嘴,没有敢笑的,或许他们每个人都经历过。

          第一个月总算熬过去了,我看着卡里的八千多块钱,有些舒坦。用疼痛和劳累换来的工资,不知道该欣喜还是悲伤。或许现在我还能接受目前这种工作环境,直到事情变得越来越恶劣…

      ## 第四章:堕落

          “妈妈,海海怎么倒下了呀?”

          母亲看着眼前的情况,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孩子,没事的,内个…海海只是需要休息,不用担心。”

          几个工作人员赶紧围过来,我目瞪口呆站在一旁,眼前也有些模糊。现在本就是夏天,我早上喝的水比较多,而扮演海海的女孩就不同了,她只喝了豆浆就要开始工作。之前提醒她,她也只是说为了避免上卫生间。说实话我也感觉身上着火一般大汗淋漓,闷热无比,只是男生耐力比较强罢了。除了下午的花车巡游能够有遮挡阳光直射的车棚之外,一天都要暴露在紫外线之下,像面包一样烘烤。

          “没你的事,你快回你地儿。”旁边的工作人员没好气的说。我只能看着那只浅蓝色的猫猫玩偶被一群人扶着回到办公区域,留下来一个工作人员和我继续“营业”。

          身上已经被汗水浸湿,我艰难的表现出可爱卖萌的样子,和游客互动,就这样日复一日,确实有些不耐烦了。但这八千块钱是诱惑,更是我能够生存下去的机会……午休之后,我决定去看看女孩,正巧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也在,站在一旁看着我们不说话。“没事了吧?”我开口问道。“没事,就是中暑了。”负责人等好一会才开口:“那这样,咱们的名声…”“你还名声?都中暑了…”“我真服了你们了,中暑都中不会,能不能躲着点游客,你这让游客看见了,舆论不就来了?”负责人开始批评女孩。等他走之后,我才凑近关切的问。

          “中暑了,早上让你多喝点水,你也不听。”

          “唉,没办法,我…也只是想…把我的工作做好…”

          “上午中暑之后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打个手势,告诉工作人员也行啊?”我有些埋怨的意思,其实是对女孩的关心。

          “不行…你忘了?工作时间段内,不能随便做与形象无关的手势和动作,也不能摘头套…”

          “你疯了!你命不要了?刚才你不是普通中暑,听说你都呕吐了,你还遵守那规则?你不把头套摘了是想憋死嘛?”我一口气把内心的话喊了出来,旁边的医务室的护士也不敢搭话,指了指药,然后走开了。

          我内心有些愤怒,什么为了孩子,为了守护内心的卡通形象,但是他们理解过我们吗?我怀着愤怒就走到办公室,推门而进。“王主任,下午让佟佟替一下,她中暑身体不舒服。”“不舒服啊…你也知道,咱们这个乐乐还有海海,是咱们游乐园的主题吉祥物,咱们游乐园就叫乐海嘛,她不能缺席…”我一拍桌子,茶杯盖都跳了起来,“那她怎么上?还穿着玩偶服热死?领导…我是有点急性子了…但我也没说我们两个不完成工作,而是…就替一下…”我尽量压着脾气,心平气和的和领导说话。“这个假我给不了…但是你知不知道!现在你们有多火?你们的周边都卖脱销了,你们两个就这个节骨眼请假?”领导也一下子怒了,直接喊着。“这都是对等的,八千块钱你们不好好干?还是那句话,不能干的卷盖铺走人!”我攥紧拳头,直接出了办公室。女孩休息的差不多了,站起来看看我。

          “领导不给假,咱们这些打工人,还得继续干活。”

          下午花车巡游的花车上,乐乐那只浅粉色的熊,海海那只淡蓝色的猫猫,外表上还在比心,做出可爱的动作,却不知道玩偶之内那些卖力的演员,内心是什么样的。

          下班之后,看着游乐园依次关闭的灯光,呵呵的笑了一声,只剩下我那空旷的歌声悠扬在游乐园前的广场上: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

      迎接光辉岁月,

      风雨中抱紧自由。

      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

      自信可改变未来,

      问谁又能做到……………”

      或许底层人民的生活就是这样,但是空虚的自信能够改变未来的命运,问谁又能做到呢?也许这就是对生活的无奈,最后被磨平了棱角,只能顺其自然罢了…

      所有人都想着往高处眺望,却没人看看脚下那些打工人,从未有人关心过他们

      故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奋斗史:打工人

      感谢作者感谢作者
      回复

      乐海?催更《许愿屋》吗? [s-17] 带我一个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