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62 内容:1632

    替身养子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暗五满身血污的趴在死牢里,身后还有人在对他施暴。

       

        暗六被杀了,被他一直敬仰的养父楚沉杀了。这么多年来,他只有暗六和子陵两个朋友的。如今暗六惨死,子陵下落不明。

       

        这是他第一次去质问楚沉吧!想想楚沉当时盛怒的神情,还有说将他打入死牢,叫人轮了他时的咬牙切齿。

       

        暗五只觉得身上的疼完全抵不过心里的疼。

       

        “为什么要这么对他,难道只是因为他长得像木长流!”

       

        暗五知道自己伤的很重,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就算活下来了又能怎么样,残花败柳之姿,修为再难有寸进了。他已经没有朋友了,养父的救命之恩,如此便全是还了吧!

       

        弥留之际,喃喃开口:“两不相欠,来世只愿永不相见。”

       

        ……

       

        前尘篇

       

        小清是一个小乞丐,此时的他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

       

        小清这个名字是一名老乞丐柳爷爷给他取的。柳爷爷说捡到他的时候,他身上干干净净的,脖子上还有半块玉佩,估计留着以后相认用的呢!说他肯定是个清白人家遗失的孩子,就给他起名字叫小清。

       

        可是柳爷爷前两年重病去世了,此时小清蜷缩着身子,抱着腿坐在路边的石阶上,他已经几天没吃过饭了。

       

        “好饿……”

       

        终于有人丢了馒头在一群乞丐中间。小清身子小,也很灵活,率先抢到了馒头。其他乞丐想从他手里抢,可他却将馒头牢牢抱在怀里。

       

        其他的乞丐见抢不来,就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小清很倔强的,打死他也不会将馒头交出去的。

       

        此时出门游历的楚沉,第一眼见到小清就觉得这人和木长流很相似的。

       

        楚沉一挥衣袖,便能挥退了那些乞丐,呵斥道:“住手。”

       

        小孩子被救后,眼睛亮亮的盯着他,整的人都是脏兮兮的。可还是能看出来这小孩就是个缩小版的木长流。楚沉有许多养子,自然也不差这么一个。便开口道:“小家伙,你与我有缘。我可收你作为养子,你可愿。”

       

        小清呆呆的看着这人,姿容可谓绝艳,青丝如墨,眉宇之间充斥着英气与冷傲。缓缓开口叫了声:“义父。”

       

        楚沉手一挥,将小孩带上了飞剑。也不管这个小孩第一次坐飞剑的恐慌,直接飞回了沉天府。刚进院子,就有人来报:有木丹师的下落了。

       

        楚沉随手将小清丢给了府中的三管家,让人随便给他安排个院子。

       

        三管家打量着这个小孩,也就七、八岁的样子,身上还脏兮兮的。看着就知道不是什么贵客。他们最会的,就是看君上脸色办事。君上既然说随便安排一个院子,那就随便安排着呗。

       

        三管家两人带到了一处偏远破败的小院子里,院子里杂草横生。一看就是很久无人居住了,院子里有两间屋子。里面布满了灰尘,不过其中一间里有床有桌子,还有些书籍。

       

        小清对这里还是很满意的,自己终于有了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了,他有家了。

       

        礼貌的对着三管家行了一礼:“多谢。”

       

        三管家见此,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厚道。给人安排这么个地方,他就是想试探试探这小孩的,不过,既然他接受了这个地方,他也不多说什么:“嗯,每日会有人前来送饭一次。”

       

        小清听到有人会给他送饭,眼睛亮亮的,他再也不用饿肚子了。三管家瞧见他没出息的样子,鄙夷的走了。

       

        之后,小清将院子和屋子打扫了一番。屋顶和窗户的破洞也打上了补丁,下雨刮风都没有问题。

       

        每天都有人送餐一次,一次够小清吃上两顿。没吃饱的话,他就会去院子外面的小溪抓鱼吃。他还将院子里外都种上蔬菜,这里的土地极为肥沃。去附近采的蔬菜种子,全活了,他觉得自己再也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

       

        楚沉在得知木长流已经与魔尊在一起后,雷霆震怒了一番。身边不少暗卫都遭了殃。也将带回来的小孩忘到了九霄云外。

       

        小孩就这么在小院里,春去秋来。一晃就是十年过去了,这十年里只有他一个人。送饭的小厮从不与他废话,他每次无聊的时候都只能对着溪面的倒影自言自语。他很想念自己的义父,那个救了自己,给自己吃住的绝世容颜。

       

        今年他十八岁了,他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天是他的生日,不过没关系!他很想去见一见义父!他决定偷偷去看一看义父,就当做自己给自己的十八岁生辰礼物了。

       

        还好,十年前走的路,他还没有忘记。趁着夜色,避开巡视的暗卫,去了楚沉的院子。

       

        今日楚沉又想起了木长流,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他一杯接着一杯给自己灌着酒,迷迷糊糊的他看到了长流。一把抱住了小清:“长流,你回来了。”

       

        小清知道义父是把自己当成了别人:“义父?还记得我吗?”

       

        楚沉将人抱回了屋子里,听到这人叫自己义父,只当这人是变着花样远离自己。扒了这人的衣服,恶狠狠的咬了一口这人的肩膀:“长流,长流,你是我的。”

       

        小清开始挣扎了起来,他有些怕了。自己现在身上被撕的就几块破布,在没见过世面的也知道这人接下来要干什么,连忙开口:“不。”

       

        楚沉一把脱了自己的衣服,将肿胀的下身塞入这人的后穴里,猛烈的抽插着:“长流,你现在是我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沉沉睡去。

       

        第二日醒来,楚沉看到一个酷似木长流的人躺在自己的身边。这人不是他的长流,一脚将人踢下了床。

       

        小清被痛醒了,一睁眼就看到怒气冲冲的义父。连忙低着头,惊慌的唤了一声:“义父。”

       

        楚沉这才想起来,自己十年前带回了一个特别像木长流的义子。没想到,这人竟然利用这张脸,爬上了自己的床。一脚接着一脚踢着这光着身子在地上的人:“贱人,我的床也敢爬。”

       

        楚沉见人晕死了过去,到底没舍得杀了这个和木长流长相酷似的人。叫来了暗尊,让暗尊把人送到暗卫营,自生自灭。

       

        暗尊用外袍将人裹着,抱回来暗卫营,还亲自给人处理了伤势。

       

        小清再次醒来的时候,第一眼便看到了暗尊:“这是哪儿?义父他……”

       

        暗尊知道这人是君上的养子,可是君上现在不认这个孩子啊:“这是暗卫营,你既然来了这。以后便只能称他为君上。还有,这里若有半点掉以轻心,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以后你就叫暗二六九了。”

       

        小清低垂头,说了声:“是。”

       

        刚养好了伤,便开始训练了。小清才知道这里的人,凡是有资质的十二岁到十五岁的时候就会开始修练。他在这二十人的训练小组里,他实力最弱。

       

        时常被人欺负,陷害,他也成了刑堂的常客。

       

        每次完不成任务,他就要挨打,一次二十鞭子。为了少挨些打,也为了早点出去能见到义父。暗尊说了他们这个小组里,只能活下来两个人。他没日没夜修练,修为也是一日千里。

       

        二十年后。

       

        暗二六九已经是筑基后期了,他杀死了其余的十八人。只留下了一个从来没有欺负过他的人,代号暗二五四。

       

        接下来,他还和这人成为了好朋友,这是他第一次拥有朋友。暗二五四还给他介绍了一个朋友,叫做子陵,是一位医师。

       

        小清成功夺下了暗五的令牌,好友暗二五四也成功夺下暗六的令牌。

       

        小清看着手中的令牌心思百转千回,以后自己就叫暗五了。他可以见到义父了,也不知道义父消气了没有。

       

        暗五被分到沉天府巡防队中,如今比在暗卫营自由多了。每月还有月例丹药可以领取,就是巡防从来没见到过义父。不过,他可以住在自己之前的院子里。那里他曾经住了十年,虽然没有巡防营的宿舍大。但是那里有自己熟悉的味道。

       

        暗五回到看到自己之前住的院子还是感慨万千的,二十年没有回来了。里面虽然更破旧了,不过,打扫打扫还是不错的。

       

        暗五终于在巡防营当值的一年后遇到了独自在凉亭里闭目养神的楚沉。犹豫了许久,还是忍不住走上了前,奉上了一杯茶,沉闷的唤了一声:“义父。”

       

        楚沉早就知道这人过来了,也没阻止。可当听到了这句:义父。他只感觉无比刺耳,就像是在嘲讽自己将他误当做长流,欢愉了一晚。

       

        楚沉一挥衣袖打翻了茶水,随后一巴掌抽在的这人的脸上,怒斥了句:“不许叫义父。暗卫不尊称君上,该怎么罚。”

       

        “罚五十鞭。”说完暗五身子就是一抖,平时完不成训练的二十鞭,就够自己受了。这五十鞭恐怕要养上许久了。

       

        楚沉自然察觉到了这人的恐惧。原来这么怕疼,可以好好玩玩了:“下去领罚。”

       

        暗五愣愣的去了刑堂,五十鞭子打完,背上已经有血流下了。暗六连忙将人送到了子陵那里。

       

        子陵和暗六小心翼翼的给他处理了伤口。衣服已经被血粘在伤口上,处理起来是很疼的,暗五小声的呜呜了两声。

       

        暗六有些气愤:“你这是怎么得罪君上了,罚了你这么多鞭子。”

       

        暗五如实的说了:“他不准我我叫他义父,给我安了一个不尊君上的罪名。”

       

        子陵破口大骂:“该死,以后你就当自己没有义父吧!”

       

        暗六也是极为气愤!

       

        上完了药,暗五坚持要回到自己的院子里。那里他待了十年,是最有安全感的地方。

       

        暗六没法,只得将他送了过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