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62 内容:1632

    盛世风云日常记事 九.中秋团圆夜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1

      跟好友小聚完之后,梁陌云带着弟弟们抓紧时间回了京城,整好赶上中秋前夜抵达,没错过阖家团圆的日子。尽管对于各级官员来说,中秋是可以获一天以上的假期的,不过翎刀卫作为重要治安力量,按规矩是全年无休,而且节假日各娱乐场所人流混杂,陌风依然带着属下在各个街市巡逻,心里却是已经琢磨起了一会尽早找个人代勤,自己好早些回宫去。然而,事情似乎并不想按照他的想法发展,各种鸡毛蒜皮的糟心事接踵而至,完全不给他任何谋划的时间。

      这不,前头不远处路中间围了一大堆人,好像还隐隐约约有争执的声音,陌风连忙带着部下上前隔着人群查看,只见一个锦衣少年正被一个摔倒了的女子扯住衣服,那女子的孩子似是磕破了腿,素布衣衫上沾了几点鲜红,咧着嘴哭个不停。问了原委才知道,那小孩活泼,一时不仔细撞了人,手里的糖葫芦糊了少年的衣服,那少年也是娇纵惯了的,一脚将小孩踢开,小孩的娘亲心疼孩子,从旁边摊子上拿了鸡毛掸子,要教训那少年的屁股,岂料自己也被推倒在地。那少年被拉扯着,小孩子的哭声闹得烦了,竟从地上捡起那鸡毛掸子,弯下身一把扒开小孩的裤子裤头,狠狠打起光屁股来,见那女子还想阻拦,索性把她们娘俩一起按住要了剥裙裤打屁股。陌风身边的一个翎刀卫看下不去了,上前一步拦住了少年手中的鸡毛掸子:“小公子,人家撞着你也是无心的,你也不要太欺负人了吧!何况这位大姐比你还大不少,岂能让你如此教训?快些收了气焰回家去吧,这样可不是好孩子哦!当心挨爹爹罚!”那少年真是惯坏了的,扬起脑袋嚣张地冲翎刀卫笑着,那笑容俊俏甜美,却着实欠打得很:“我爹爹是当朝左相,素来是把我捧在心尖上宠着,才不会罚我呢!我长这么大,还没挨过一顿打呢!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翎刀卫,哪里来的权利管我?”这孩子说话太气人了,陌风彻底按耐不住怒火,一下子推开人群大步上前抓住那少年的手:“你爹爹宠你,是让你欺负别人的?还是让你目无法纪的?”挣脱出来的女子扯住陌风的斗篷道:“算了吧,大人,左相大人平时待我们不薄,要不…”“不行,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他一下,不然左相大人的一世英名早晚得毁在他手里!拿板子来!”少年人顿时慌了,指着陌风就骂道:“你敢!区区一个三品翎刀卫也敢打我?我爹爹岂是你招惹得起的!”陌风微微一笑:“虽然我论职位的确只是三品,可我爹爹是当今圣上啊!给我按下去,打!”

      翎刀卫的拳脚岂是那个娇生惯养的小公子可以比拟的,没几下就把他按倒在街边小贩的长凳上,叫跑得快的回镇抚司拿来大板子,扒了裤子露出白软的臀肉,这块在陌雨屁股上悬了好些年的重刑板子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劈劈啪啪地几下狠打在那从小没挨过打的软肉上!一开始被抓住时那少年挣扎得很厉害,嘴里头还骂骂咧咧地,等板子一着肉直接就愣在了当场,随即“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这哭声可比刚刚那顽劣的笑容更讨人喜欢!那粉团似的屁股上浮起淡粉色的红晕,疼是肯定的,但是绝没有那小少年嚎得那么夸张……“嗷呜!疼疼疼!大哥轻些打呀!疼死啦!”一边打那执板的翎刀卫还一边教训他:“疼啊?疼就对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屁股羞不羞啊?对了!就是要让你好好丢丢脸,让这街面上的人都帮你记着今天这顿打!让你知道,欺负人的孩子屁股疼!记住今天屁股上这痛死人的狠揍!”粉红的屁股上下晃动着挣扎,可完全躲不开板子那一下狠过一下的痛打,肉团上印上了一片片粉红。“等这边围着的人都愿意饶了你的时候,你的屁股就可以不用挨揍了!”哪里有人会这么早替他说话呦,都是巴不得再打狠些的,刚刚那个被打了屁股的小孩子更是高兴,甚至还伸出手瞅准机会啪啪地打几下那个红彤彤地肿起来的屁股。“让你欺负我,让你不听话,打你屁股!打得又红又肿,像猴子屁股一样!在这么多人面前,屁股蛋儿被扒的光溜溜地,噼里啪啦地揍屁板儿!大哥哥,屁股疼不疼呀?活该!我屁股上现在还有你打得印子呢!都是十几岁的大哥哥了,犯了错不是一样被扒成光屁溜打?真是淘气!就该把你裤子彻底脱掉,罚你光着屁股站墙角罚站!让所有人都看看欺负人的孩子最后都是什么下场!”其他路人纷纷笑着附和那小孩的说法,毕竟这小少年就住在这附近的宅子里,平时那都是娇养任性得出了名的,此刻挨打自然是大快人心。在大板子的责打和众人的嘲弄声中,小公子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趴在凳上嚎啕大哭,嘴里不断念叨着爹爹,一双锻面长靴不停踢着凳面,那样子别提多疼了,陌风一挥手停了板子:“知道错了么?”小家伙忙不迭地点头,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和乞求:“二殿下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敢再任性欺负人了……各位哥哥姐姐们,帮我说句话吧……我往后一定听话,绝不会再惹是生非了,饶我这一次吧……”这小少年真是撒娇的高手,软软糯糯的声音很是惹人怜爱,人群中几个少女已经有些动摇了:“这孩子看着已经知道错了,要不就饶了他吧?”“是啊,看在他爹娘平时待咱们大伙都还不错,就饶了他吧!”陌风看众人开始动摇了,索性又加了一轮板子,下令再打他一顿,长长记性。那小少年听见还要挨揍,眼泪顿时流得更厉害了,这顿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呀!

      又是一通暴雨摧花般的痛揍,终于,那要人命地痛打停了下来。小少年侧着脸趴在凳子上,反倒比方才挨打时安静了许多,一双大眼睛红红的,额前的碎发湿答答的也不知是汗还是泪,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陌风凑上前仔细听,方悟出来那是在唤爹爹,素闻左相大人膝下只有一子,向来是捧在心里疼宠着的,看来这孩子也的确很是依赖他的爹爹,只是有些纵得没边,淘气了些,归根结底还是小孩子心性,刚刚也只是想揍那母子俩一顿,并没有什么特别恶劣的想法。那臀上已经是色彩斑斓,大红色打底,遍铺着紫砂,青紫色的板痕交错重叠,最严重的交叉处甚至已经裂开了几道细小的血口子—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完全不能再打了。“你,去把这孩子送回左相大人那儿,再替我表达一下歉意,虽然这孩子确实犯了错,可是这罚的也确实重了些,赵兄,替我看着队里,我回宫了啊?”“无妨,属下自会帮统领大人做好工作。”陌风很满意赵运昌的回答,向他一拱手:“若是碰见雨儿他们便遣回宫里,事后我请兄弟们喝一杯!”说罢,陌风转身便离开了队伍,朝内城方向走去。

      果然,陌风前脚刚刚往回走,后脚赵运昌就在街边的小摊子上看见了晃着腿坐在板凳上的陌雨,手里捧着的和桌上放着的小碗还直冒凉气,一看就是这个季节宫里已经不让吃的各种冰镇甜汤,见队伍里没有自己哥哥,也不怕,调皮地一笑,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运昌哥哥~跟二哥讲就没有意思了嘛,改天我也请你吃!”毕竟赵运昌常年跟陌风一块当差,陌雨跟这位大哥哥也蛮熟络的,只不过主要是常常要求他不要把自己惹的祸捅到哥哥面前去。“快些回去吧!你哥哥刚刚还揍了个孩子,现在回宫去了,诶呦给那孩子打得,走道儿都疼得掉眼泪!你现在赶快打皇城南门溜回去估计还撞不上二殿下,走东边的话…你不怕遇见你太子哥哥?快点,照着我说的去就好啦。”陌雨一听这个,赶紧跳下凳子,还不忘喝掉自己手里那份最爱的甜汤,才一溜烟的跑向了城门那边。“副统领大人,要跟上吗?”“嗯,派个人护送吧,不过别露面了,给小家伙一点自由吧。”

      陌雨蹦蹦跳跳地回了自己殿里,赶紧让茗儿拿了纸墨,装模作样地开始写放课前夫子留的课业。果不出赵运昌所料,陌风一回来就直奔甘霖殿,没想到自家弟弟还真的乖乖的写着课业,陌风甚至受到了不小的震撼。陌雨埋头在桌边写着,嘴角却早已上扬起来,为自己的小聪明感到非常满意,只不过有些事绝对不是能够轻易的瞒过去的……

      带着雨儿学了一会儿,中间陪他吃了午饭,陌风又出门去操办晚上的家宴事宜,来到御膳房吩咐了几句:“平时父皇下令削减开支,今天还是稍微拿出点好东西吧,先前各国进献的酒水也开个一两坛,做些精细点心,旁的瓜果反正也吃不了多少遍不要多弄了,就拣小孩子们爱吃的切些,再摆两盘祭月的吧。”陌风大步走出屋外,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这不是内务府的活儿吗?为什么我要来干这个?为什么一直都是我干这个?为什么我会不自觉地干这个?算了,都是爹娘指派的,自己埋头干活就好……一抬头,碰上父皇身边的小书童柳儿来讨点心吃,不禁哑然失笑:“柳儿,这才刚过午膳的点儿,这会儿来讨点心吃,你吃得下呀?”柳儿正忙着和侍女姐姐们撒娇,随口就说了一句:“我可听说四殿下都深秋了还老是溜出去吃冰的呢,我不过要些点心吃,有什么大不了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陌风一下子抓住了细节:“雨儿偷溜出去吃冰了?什么时候的事?”“就前些天啊,我看见四殿下跟内城门口的侍卫好一通撒娇,然后就溜出去了,后来听说是在街上一个小摊子上吃了好几碗冰镇的甜汤去,所以我多吃两口点心怎么了嘛。”陌风带着一丝不悦和内心的疑问敷衍地回应了对方一句,心里暗自压下了这一丝不对劲,离开了御膳房的院子…

      太阳逐渐向西沉落下去,终于,时间来到了傍晚,大梁天子梁平治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自从有了陌云辅政,他的事务就少了不少,不用每天判奏折到深夜了。“柳儿,你把笔墨收拾收拾,晚上想吃什么就自己去拿点儿,早些睡吧。”梁平治起身抖抖衣服,慈祥地对自己身边侍候着的小书童道,大步走出门去。柳儿收拾着用完的砚台和笔墨,批完的折子已经由亲卫们取走送去了各部,他这份活儿还真是清闲,跟了这么一位温和又宠孩子的天子,自己又乖巧,自然连掌臀都没怎么受过,若是跟四殿下身边的茗儿一般自己顽皮不说,跟了的人也皮的不行,屁股上怎么会少的了板子挨呢!哪里会像自己过得那么滋润!

      中秋是团圆之节,宫内不会像其它节日那样设宴招待群臣,而是各自回家陪着家人过节,至于陌雨他们嘛……自然是早早就在自家娘亲的殿里等待着爹爹批完折子过来陪自己啦。

      换了身舒服点的便服,梁平治快步来到皇后的寝殿,一进门便看见雨儿和霜儿正一个坐在院中石凳上,另一个坐在桌上晃着腿,兄弟俩正说笑得高兴,不料脑袋上被自家爹爹拍了一掌:“你们两个倒是聊得开心,也不知道进屋去陪陪娘亲,平日里真是白疼你们了。”话音刚落,两个崽子便赶忙溜进娘亲房里去了,毕竟万一爹爹真的怪起来,自己后面肯定免不了被拍上几下,还是赖在娘亲身边比较安全。“诶呦,终于舍得进来啦?还是被爹爹吓的啊?”“娘~别笑话雨儿了,爹爹的巴掌实在疼得紧呐,娘亲也不想雨儿中秋佳节还挨顿打吧?”陌雨上前一步窝进娘亲怀里,撒着娇道。“就该让你爹好好教训教训你,平日里宠得你都无法无天了,待爹娘也一点都不恭敬。”陌霜一副没正形的样子坐在一旁的蒲团上,左腿搭在右腿上,颇有几分地痞做派,嘴里被点心塞得满满当当,哪里还有时年十三岁的大梁三皇子的样子,分明更像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才对。只有大些的姐姐陌雪老老实实地坐在娘亲身边,疼爱地望着两个孩子。

      母子三人正说着话,梁平治终于进了房内,看见陌霜这幅德行,上去揪起耳朵照着身后那两团软肉就是狠狠几巴掌:“谁教的你这般做派?坐要有坐相,往后再这般没有规矩,为父便拿板子狠狠打你屁股!念今日中秋便不多罚了,找你娘去吧。”陌霜嘴里呜咽了几声,转身扑进了皇后怀里带着哭腔撒起娇来:“娘亲~爹爹又揍我……您可得给霜儿做主啊~”“得了吧,这词儿你从五岁起就开始念叨,宫里谁没听过,好了,都过来等着云儿风儿回来用饭吧。”说着就把自家丈夫和孩子送到桌边,拿了些果品堵上两个小孩那唠唠叨叨的嘴,到门边候着另外两个孩子回来。

      没一会,换回便服的两个大孩子也跨进了院门,陌云微笑着帮霜儿整理着额前刚刚闹腾乱了的碎发:“又淘气了是不是?还是被揍啦?怎么头发都乱掉了。”陌风拿出点心分给两个弟弟,被母后伸手拦下了:“别再给他们吃甜点心了,一会要牙疼的,就吃些果品好了。”霜儿倒是没什么意见,接过个果子咬了一口,雨儿却没有拿,而是左手搭在胃部,右手轻轻推开了娘亲递过来的果品,脸色略有些苍白难受的样子。“雨儿,胃里不舒服吗?是不是饭菜有些问题?”陌云发现了弟弟的不对劲,关切地问道。“不是,呃,哥哥,我,可能是,有些……受寒了,对!一定是雨儿夜间没盖好被子,受了风寒,才会胃疼的!”陌雨说着便缩进了自家长兄毛茸茸的斗篷里,一脸可怜相的仰着脑袋,陌云看着满脸都写着“我难受,我委屈,快哄我”的雨儿,心疼不已,赶忙要起身去唤太医,却被雨儿伸手扯住:“哥~留下来陪陪雨儿吧……”一旁的陌风突然想起了下午柳儿去御膳房讨点心时说过的那些话,用审问的眼神凝视着雨儿:“雨儿,你今天是不是溜出去偷吃冰镇甜汤了?我听宫里人传了,你说实话!”说到后面陌风几乎喊了出来,雨儿被吓得又往陌云怀里缩了缩,弱弱的支吾着试图搪塞过去:“什……什么嘛……谁胡扯的,叫苑儿打他屁股去,休要在这里恶语中伤,二哥~你总不会信他们瞎说吧?”陌风又摆出了那副皮笑肉不笑的嘴脸:“信啊,这完完全全就是我们的雨儿能干出来的事啊!为了你身后的那两团嫩肉着想,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我,不然…为兄便把你绑到院子里打!”雨儿更怕了,伸手环抱住长兄的腰搬起救兵来:“大哥~帮帮雨儿,二哥好吓人……”岂料陌云一把将他拎了出来,脸冲着陌风抱在半空中:“好好回答,你胃疼到底是因为什么?”雨儿懊恼地用力眨了一下眼睛,自己怎么忘了大哥最气自己不爱惜身体,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可是不会再护着自己了,那这下可惨了,二哥要是查清楚了,非把自己揍得坐不下凳子不可。“二哥你听谁说的啊?我真的不知道……”虽然雨儿还是一直在抵赖,但是说话的底气已经明显不足,小手不自觉地往身后放,仿佛屁股已经疼起来了一般。“还不承认吗?那便把你的课业本子拿过来,为兄看看写了多少?”陌风把平日里审犯人的气势发挥了出来,几乎快把雨儿吓哭了,终于乖乖承认了错误:“我……我说了二哥你可不要打我……我这两天确实都偷偷溜出去吃了冰的,我也……我也没想到会伤着胃啊……”小孩的声音逐渐弱了下去,眼神看着十分可怜,但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这表情只会在挨打前后撒娇讨饶的时候才会出现在这小家伙白嫩精致的脸蛋上,而且往往还伴随着几滴并没有反省的眼泪和几声并没有悔意的哭号。陌风又盯了雨儿一会儿,眼神突然温和起来:“好了,今日是中秋,为兄不打你,”雨儿听见不罚,一下子面露喜色,方才可怜巴巴的神态一扫而空,可还没等他高兴多久,陌风的下一句话便彻底打消了小家伙的妄想,“寄下五十板子,假日后再罚,别想这么轻易躲过惩罚。”看着垂头丧气的雨儿,陌云不禁笑了:“喝点热茶吧,暖暖胃总是好的,至于该挨的揍嘛,那是必须挨的,犯了错就要挨罚的哟!”说着便把雨儿抱起来,又柔声哄了半天,给喂了几杯热茶,看小家伙舒坦些了,这才放下让他自己玩耍。“都过来用饭吧,折腾这么久了你们应该都饿了。”皇后打着圆场招呼着全家人过来,陌雨胃痛不宜吃那些不好消化的,只能窝在爹爹怀里讨些软食吃,霜儿还不时拿他被寄下的那顿揍调笑他:“屁股上悬着顿打的体验怎么样呀?哥哥我可从来没有因为偷吃挨过揍哟,仔细想来还真是有点可惜呢,也不知道挂了顿板子是什么滋味?”陌风直接无情地揭穿了他的谎言:“我们的霜儿是不是忘了,就在前些天,你还因为带着别人溜去酒坊挨了大哥好一顿揍呢!这个时候装什么正经孩子啊?敢拿这个笑话雨儿,我看你是想挨打了吧!”语气不那么严厉,但右手却是已经覆在了霜儿身后,不动声色地拎起些许皮肉,不轻不重地拧了一下,算是警诫也是小小的惩罚。

      晚饭后一家人走出房门来到院子里,两个孩子靠在爹娘怀里望着浩瀚的星空,黑蓝色的天幕衬得繁星格外明亮。一道道烟花的轨迹伴随着高高的宫墙外传来的爆竹声划破夜空,照亮了整个大梁都城。

      中秋节本是各家团圆之日,此时东城另一处宅院里,一个小少年却被罚跪在地上,正是日间那个欺负小孩的家伙,此时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白天的气焰,袍摆被撩起,裤子褪至膝弯,露出红紫斑斓的肿臀,两手掌心也已被抽得红肿,呜呜咽咽地哭着,却讨不得半分疼爱。平日里将儿子捧在心尖上宠的爹爹此时正怒气冲冲地背对着他负手而立,仰头望天,分明是气极了,也怪他自己,爹爹最恼人品行不端,仗势欺人,如今自己可不正是撞上了吗?小家伙不敢直接讨饶,只得用求救的眼神望了望旁边的娘亲和姐姐,那眼神分明是让她们帮帮忙向爹爹求情,毕竟先在街上挨了顿板子,回来又受了几十记手板,实在是已经受不住了啊!爹爹这样晾着自己更是让他万分难过。“爹爹,我看蘅儿今日挨得打也够多的了,肯定也记牢教训了,便就此饶过他吧!”做爹爹的其实又何尝不心疼,只是这犯的错属实不得不重罚,既然有人给了台阶那直接顺着下去也着实不错,于是便缓和了神色,转过身来教导孩子:“今日之事,你可反省过了?错在何处?”小家伙一心想着身后火辣辣的那处,哪里曾细致反省过一丝半毫,不过懵懵懂懂知道自己这样不对罢了,回应的也是模糊不清,大概认了错误而已。左相大人略一皱眉,这说辞比那十岁小儿之言尚且少上几分条理,全然没有仔细反省了的样子,纯属信口开河,叹了口气,俯下身开导起来:“蘅儿,今日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挨揍,心里难受么?”小家伙眼眶红红的,低声道:“心里……感觉先是有些慌乱,后面就只是疼痛,特别疼,还有一点害怕……”“那街上那个小孩子,你打他的时候会不会也疼,也害怕?要是有人想扒了衣裙揍你姐姐,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难过?你愿意经历这些吗?”蘅儿扬起头,左右晃了晃:“不愿意,爹爹,蘅儿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我不愿意受的对待,也不能这样对待别人,虽然我们家世背景不同,但都是爹娘生养的,我不该仗着爹爹的宠爱就肆意妄为,欺负他们。”小少年刚说完就感到一只宽厚的手掌抚上了脑袋,接着又覆在红肿紫胀的臀肉上轻轻地打圈揉着,同时嘴里被塞了口甜甜的什么东西,嚼了两口才发现是半块月饼。“是你平日最爱吃的豆沙馅,我一早便上街给你买了一包回来,知道你爱吃甜的,还特地让店家多搁了些糖,怎么样,蘅儿喜欢吗?即是知道错了,往后可要好好改正,才是咱们家的好蘅儿!”说着便避开伤处将小儿子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又把夫人女儿也叫到桌边坐下,皓月当空,银白的光华撒满了相府的院子,月下一家人围坐在石桌边上,与普天之下千万家人共赏一轮明月,共度团圆佳节。这一夜的团圆之月,曾照亮了乱世之中多少将士魂牵梦绕的故土,又照亮过多少背井离乡的游子思乡的泪水,这一刻,或许平淡,但弥足珍贵。

      (元宵前后发中秋不违法吧,还是老调重弹,想看什么评论区见!)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