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39 内容:1613

    超类古星生存日记26-30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75
    • 原创
    • 第二十六章《早上》

      用过早饭,尤满告诉老婆,二姐姐要借惩戒室教学。

      阿郁唱一听,心下明了。珀尔的严名素来被巨人们相传。她当即就抱起咖奇回房间穿防护服。

      阿郁唱要带孩子出去走走,以免楼上的响动吓到孩子。可她却不知,孩子昨晚已经观罚过了……

      给小家伙穿衣服时,阿郁唱发现这人造皮竟有些紧,看来小家伙长大了一些。当妈的很高兴,但是咖奇却被绷的紧巴。

      老婆带孩子走后,尤满便闲不住的打扫起卫生。

      而二楼上,珀尔进到惩戒室,学生已恭候多时了。

      她定眼瞧了瞧瑞瑞骨的腰背。说来奇怪,昨日受了重责的屁股没留下任何伤痕,倒是挨了轻轻几十鞭的背部,还泛着粉白。

      (开始吧,看今天是你的脑子好使,还是屁股好使。)边说,巨人边走到学生面前坐下。

      老师坐在面前,当学生的紧张起来,张口就打低了调子,引得老师直皱眉。

      (蠢生,谁个教的你信口胡诌!)珀尔训道。

      学生被吓的缩了缩脖子,又立刻改高调唱道。珀尔细细的听着,眉心却愈锁愈深。

      (停了!唱十句,六句不着调,曲词倒是一字不差。怎么?是对调子有新的理解了?还是为师的调子不称你的心?要私自改调!)

      瑞瑞骨听老师这么说,忙伏身叩道(学生不敢,老师息怒。学生蠢笨,怎敢改了老师的调子?只是一时紧张,才…)

      (哼!这眼瞅着离主教堂越来越近了,你还这般不能进取。若是基础不好,不能入教,你便也不必跟着我了,是你我无缘。)说罢,珀尔闭上了眼睛,不再看学生一眼。

      她也算尽职尽责,是瑞瑞骨笨拙难用。就算她有心留着,母亲大人也不会随了她的意。

      珀尔的小教极考究天赋,瑞瑞骨没有到达及格线,与其跟着珀尔,还不如留在宗主身边混口饭吃。

      少巨不知老师的考量,只是听出了要撵走她的意思,当即就抹起眼泪。

      (老师不要赶我走,呜呜…多多劳烦老师…学生不想走,呜呜呜…学生蠢笨,但定会日日勉进…呜…)瑞瑞骨爬到老师腿间,搂着珀尔的右腿就哭。

      珀尔不胜其烦,抬脚撑开瑞瑞骨,道(哭什么?你不想走就打好基础,过了宗主那关,我还能不要你不成?)

      看着学生哭红的三只眼,珀尔心软了,又不禁想起刚遇到这个笨蛋的时候——巨人是独居生物,尽管有一夫一妻的婚契制,但也只有部分巨人会在结合后抚养孩子至假成期。所以,瑞瑞骨过了幼巨期便被理所当然的抛弃了。

      没有长辈的庇佑管教,瑞瑞骨根本没有多少自力更生的能力。为了谋生,她时常游走在青年巨人约会的小型城集里,靠拾取巨人遗落的食物为生。

      但是人多了,就会有矛盾。少巨当时误拿了一巨人的信物,被人家抓住,毫无反手之力……

      珀尔看着瑞瑞骨被揍得狼狈,却依然死咬着对方的胳膊不放,不禁过去劝阻。

      后来给少巨治伤时,少巨跪在她面前哭红了眼……

      珀尔的思绪拉回到现在,看着一样趴在自己脚边,哭的直抽抽的笨蛋学生,她抿了抿嘴,起身取了软藤鞭,瑞瑞骨外表很漂亮,但是耐不住她笨。

      (行了,有这力气把祷告词背一背吧。这次敢错一个调子,就别怪我无情。)珀尔道。

      接收到老师递出的台阶,瑞瑞骨终于止住了眼泪,起身跪直,回想着调子开始唱颂……

      珀尔绕到学生背后,拿软藤轻轻贴着少巨的背,有了压力瑞瑞骨竟冷静下来,背唱了三四首也没有出错。

      片刻后,珀尔也松了口气,这笨蛋到不至于烂泥扶不上墙。

      紧接着,珀尔依然保持着姿势,开始教学生新的词经。老规矩一句一鞭,瑞瑞骨立刻进入了状态……

      尤满在主卧做卫生,她早上起床时,感觉床上怪怪的。

      这张蛋床是尤满出生时自带的蛋身,与尤满的感官联动很密切。

      (注:巨人生育可自行选择胎生和卵生。胎生巨人母胎期长,产下的巨人与母辈羁绊更深。

      卵生巨人与母胎落蛋只需三个月,但孵化期较长,破壳后,与母辈羁绊会大幅度减弱。

      另:巨人一般会留下自己的蛋身做床,或做信物。其蛋身做出的床,会像育蛋期一样,给予巨人更妥帖的温暖和保护。

      而无蛋身的胎生巨人,一般会猎取大型卵生动物的蛋做蛋床。但其实用效果一般。)

      尤满把蛋床拖到室外。拆下蛋床内自带的着热膜,再取下一块块细密的气棉体,底部蛋壳上竟挂着一层薄薄的黄色液体!

      尤满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这是咖奇的尿!她昨天晚上观罚吓着了,自己也没带她去排便,所以她尿床了!

      由于蛋床自带的吸附和下沉功能,尿液并没有附着在床表面,经过气棉体的过滤,也算杀菌祛腥了。

      但这也导致一家三口起床后,没有立刻发现异常。

      尤满恶心紧了,竟想烧了蛋床。但这样一来她就得再去捕寻大型蛋,可偏偏她又睡不惯其他蛋床。

      啊——!尤满又嫌弃又恼怒,她打死咖奇的心都有了!

      不后尤满终是平复下来,妥协了。

      说来也怪自己没照顾好孩子,尿床而已,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多洗洗晒晒就是了。

      第二十七章《莫名的争执》

      尤满洗晒了蛋床,刚把大物件拖到屋里,就见珀尔师徒二人从楼上下来。

      (尤满,我们该出发了,不叨扰了。)珀尔道。身后的瑞瑞骨立刻错步上前,对尤满一躬(多谢大人款待。)

      尤满扶起少巨,对二姐姐道(姐姐见外了,既如此便不留姐姐了。)

      几人就此别过。看着一巨一少远去的背影,尤满沉默——少巨的腰背上仍是红白一片,二姐姐的规矩磨人,但是教效显著。

      尤满知道这个学生算不上聪明,但对方却由二姐姐的磨砺,拔筋抽骨间暗生棱角。

      刚刚的伸手一探,少巨体内趵趵泉发的能量惊住了尤满,二姐姐的小教,对受戒者有着润物无声的滋补效果。

      尤满说不羡慕是假的,有这样的魄力和手段,珀尔可算得上一代名师。

      而在其长期教养下的瑞瑞骨,将来就算不能承袭其衣钵,也定是小教的一任强者。

      二人走远,尤满也没缓过神来。

      既如此,她迫不及待的想用小教来规训咖奇。一个资质平平的巨人尚且能借此开窍,那流有自己血脉的孩子,一定……

      〔哈哈,太好玩了!我一定要问母亲讨来飞船,再耍一番…〕

      是咖奇的心声,且越来越近了。尤满愣了愣,推着蛋床就回房间。

      小东西玩性大,自己也不愿教她巨人语。明年到了少巨期,自己最多是教给她一些规范,其他的严苛磨砺,有老婆拦着,她施展不开拳脚。

      “母亲!母亲?”咖奇喊叫着从阿郁唱怀里跳下来,不等洗漱,风风火火的跑进房间里找尤满。

      “母亲?我想要飞船,你把飞船拿出来嘛。”咖奇左右找不到尤满,大声喊道。

      “你刚刚才出去,怎么又要飞船?”尤满边回应边走出房间,看着咖奇道“马上就用饭了,先过去洗漱。”

      “可…”咖奇还想说什么,忽的一滞,〔我怎么…好像,越来越适应她们了?〕想罢,咖奇便默默到房间脱衣服。

      咖奇发现蛋床被拆了,阿郁唱拿了杯温水过来,让小家伙漱口。

      咖奇看着阿郁唱伸过来的大手,突然警觉,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阿郁唱用水淋小家伙,看见这一身痘子吓了一跳。

      “怎么了?”阿郁唱抚着咖奇的背问道。“是蹭到带毒性草木了吗?”

      “唔,没,就水有点冷。”咖奇搭右手揽着左臂,装出受凉的样子,道。

      〔太恐怖了!我为什么就适应了?!〕咖奇揉搓着身子,想到防护服不再合身,不禁怀疑自己真的被变成了巨人,才导致发育的这么快。

      恍惚的坐上餐桌,尤满把一碟清烧碎肉放在咖奇面前,又拿眼瞧了瞧小东西。

      “吃饭。”

      囫囵吞枣,味同嚼蜡。咖奇好像找回了以前的味蕾,手中的饭菜脱味儿了。

      巨人妈妈们又说着听不懂的话,母亲时有时无的眼神让咖奇变得拘谨。在紧张的氛围中吃饭,容易生病。

      〔为什么一直看我?难道是在说我吗?〕咖奇忙咽下一口饭,就听妈妈高了一个调子,说了很长一句话。

      妈妈一定是在反驳母亲,因为母亲明显不高兴了,她放下了餐具,双手交叉撑着下巴,视线一直在妈妈和咖奇身上交替。

      母亲和妈妈吵了起来。她听不懂,随着桌上二人越吵越凶,咖奇怕的夹紧了臀腿,缩起脖子降低存在感。

      〔这是……家庭矛盾?我果然适应不了,还是得找机会跑路…〕咖奇这么想着,就见母亲猛的停了争辩,一双怒目扫了过来,吓得咖奇一抖。

      见咖奇撑着桌沿就要往下跳,尤满忙一把把住。“大人说话,你给我老实听着。”

      尤满霸道的把小东西按在座位上,咖奇回手撑着身子,抬头怯怯地道“母亲,我听不懂…呜呜…”屁股被凳子蹭疼了,肩膀上的推力也咬的紧。咖奇窝囊,竟吓哭了。

      “噤声!不许哭!”尤满见不得孩子这样懦弱,厉声命令道。

      见此,阿郁唱立刻过来,竟出乎意料的硬气,反手推开尤满。“放开孩子!咖奇,我们走!”阿郁唱边说,边抱起咖奇,转身就回了房间。

      尤满没追过来,也不看妻女,独身站在餐厅。

      咖奇很懵,只缩在阿郁唱怀里哭。

      一时间,偌大的空间里,只能听见咖奇的哭声。

      阿郁唱生气尤满的出尔反尔。刚刚在餐桌上,尤满旧事重提,仅仅是因为见了珀尔和瑞瑞骨,就对咖奇的教育方式一改再改,惩戒度也要的更重。

      咖奇哭着问道“妈妈,怎么了?母亲为什么生气?”

      “没什么,不关你的事儿。”阿郁唱第一次对观念不合感到无力,却还是柔声安慰着孩子。如果说阿郁唱是柔情慈母的代表,那尤满确实过于严厉了。

      下午,咖奇老实的待在房间陪妈妈,尤满心烦意乱的出了门。

      一整个下午,尤满都在外游走。她从小接受的教育严苛,身为家里的幺儿,尤满前面有三个姐姐。

      母亲白潮对长女颇为严厉,却是鲜少对尤满动手。但是她和二姐姐、三姐姐都由长姐管教,所以挨的揍也不少。

      尤满自然而然沿袭了母辈的教育方式,她一开始也没多少自信教好一个低级人种,血承的成功让她松了口气,而二姐姐和瑞瑞骨的出现,给她打足了底。

      谁知到了老婆这关……

      隐藏内容需要回复可以看见

      回复
      Lv.4
      vip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回复
      Lv.2
      vip
      写的真好
      回复
      谢谢分享
      回复
      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回复
      Lv.2
      vip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回复
      Lv.2
      vip
      写的真好
      回复
      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回复
      Lv.1
      写的真好
      回复
      Lv.1
      vip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回复
      感谢作者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