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39 内容:1613

    民主的体罚制度(ff)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在平行的现代社会中,苗巧,一个活泼好动的大一学生,满脸委屈地来到了苏怡家,脸上还挂着泪珠。苗巧的姐姐苗兰因为一个小误会,严厉地惩罚了她。苏怡和苏玲虽然都觉得姐姐的惩罚过于严厉,但家庭的传统观念让她们无法去真正的怪罪于苗兰。苏怡是一名会计,外形几乎无暇,性感的短裙更是她的标志。

       

      “我真的没做错什么,姐姐就是不听我解释…” 苗巧尴尬地把裙摆扎进臀沟里,试图缓解屁股上传来的刺痛。苏怡蹲下身子,轻轻为苗巧抚摸着那由于挨打而发红的臀部,露出了深深的怜悯。

       

      “巧巧,你不要害怕,我会让苏玲去教训一下苗兰,让她知道误会她的妹妹会有什么后果。” 苏怡温柔地说。

       

      苏玲,清纯可爱的外貌下,却有着一颗大胆果敢的心。听完姐姐的计划,她下定了决心,要让苗兰体会到打屁股的痛苦。

       

      第二天,苗兰在健身房里给客户上完课后,才发现苏玲站在一旁静静地等着。苗兰的强壮的身躯和饱满的臀部都显示着她作为健身教练的专业性。

       

      “苗兰姐,你确信你不需要为误会巧巧道歉吗?” 苏玲脸上的表情冷静而坚定。

       

      面对苏玲的质问,苗兰仍旧傲娇,直到苏玲透露了惩罚的方式。

       

      “今天,你的屁股将会遭到彻底的戒打。”

       

      苗兰一边战栗一边脱下自己的短裤和打底裤。苏玲先用医用酒精擦拭了椅子四周,然后才让苗兰将沉重的臀部坐上去,这样的准备使得整个过程显得既专业又严肃。苗兰不可思议地看着苏玲捋起袖子,伸出了她纤细但力道十足的双手,开始了惩罚。

       

      “啪啪”声响起,苗兰的臀部立刻被打得通红,每一巴掌都带来锐利的痛感,尖锐的呻吟从苗兰口中逃逸出来。

       

      “玲玲,求求你,别打了…我错了…” 苗兰扭动着,满面泪水,但是她的哀求只换来了更加频繁的巴掌声。

       

      在手掌已然发热时,苏玲转而拿起那本来用作健身训练的藤条。每一次挥下,藤条都在苗兰肉感十足的翘臀上留下了清晰的红痕,苗兰几无休止地哭喊。

       

      “玲玲,我真的懂错了…请,请停下来…不…不要…” 苗兰断断续续地哀求着,泪水和汗水混合在一起,滴落在地上。

       

      直到苗兰彻底认错,承认自己的行为过于轻率,可怜的苗兰才得到了宽恕。

       

      这件事在苏怡和苏玲的家中也发生了。当苏怡误会了苏玲的时候,导致苏玲背上了一次非常生疼的责罚。没过多久,苗巧就有了机会向苏怡施以同样的惩罚。

       

      哈哈…苏怡姐姐,你也错了?苗巧在心中闷笑,当她看到苏怡卸下严肃的职业装,屈辱地趴在沙发上,只穿着薄薄的内裤。

       

      苏怡虽然年长且成熟,但面对妹妹的惩罚却显得格外无助。苗巧什么也没说,只是开始了清洁工作,先是轻轻将苏怡的内裤拉到一边,再用温热的毛巾清洗着那因为紧张而轻微颤抖的臀部。接着,她穿上了手套,扎起长发,展现了和平时大大咧咧的态度截然不同的专注和认真。

       

      “怡姐姐,你当真以为你是对的吗?现在,你就要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 苗巧的娇嫩双手此时却充满着英勇,开始了反复的拍打,打得苏怡的臀部像熟透的桃子般红润。

       

      苏怡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声音中带着哀怨和求饶。

       

      “巧巧,求你,放过我吧…我不对,我认错了…别打了…” 她的耻辱被声音背后的无奈所掩盖。

       

      就这样,苗巧抓起精致的藤条,充满意义地挥舞着。每一下都好像在苏怡心上重重地敲打,她的股间因疼痛而湿透,现在只剩下了不满和悔恨。

       

      终于,惩罚结束,对话混杂着哽咽和安抚,在逐渐恢复平息的空气中缓缓消散。两对姐妹的关系因为这次的惩罚而格外紧密。

      体罚之后的几日,

      苗巧望着苏玲,两人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嘴角泛起一抹古怪的笑意。

       

      “玲玲,你看苗兰姐屁股那些印子,气得跳脚的样子,真是太好玩了。” 苗巧忍俊不禁,她托着自己的下巴,沉浸在那一幕的回忆中。

       

      苏玲也笑了,“是啊,那还真是硬气的背影呢,哈哈哈。谁让她平时那么严厉呢!不过话说回来,怡姐那屁股,软绵绵的,一打一个坑,感觉打起来手感特别好。”

       

      苗巧咯咯笑了起来,“你也不差啊,藤条挥得那么有感觉,苗兰姐被打到最后,那叫声,简直就是在说‘再打我吧,我不敢了’。”

       

      “哈!这一点上,怡姐可比我温柔多了,屁股挨揍的时候还忍着不叫,就是眼泪哗哗的。我感觉我都有点心疼她了。”

       

      “怡姐那是面子问题,她平时多骄傲,让她在妹妹面前叫出来,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当然了,我看在她眼神中的恳求,还是知道她痛得不轻。”

       

      苏玲温柔地点了点头,“是啊,所以咱们也不能太过分。这吧,既要保持姐姐们的威严,又得让妹妹们有点民主的权力,这体罚也算是个不错的调节机制。”

       

      苗巧笑着同意,“对,体罚两全的好方法。下次她们如果还不长记性,咱们就再来一次。”

       

      就在姐妹俩开心地交流时,苗兰和苏怡也在苗兰的家中进行着不尴不尬的对话。

       

      “怡,说实话,你妹妹给的那顿打,真的有点过分,屁股现在还痛。” 苗兰搓着自己的臀部,苦笑着说。

       

      苏怡轻轻地叹气,“我也是,巧巧虽然是第一次这么做,但力道控制得太好了,我的屁股简直要坐不下了。”

       

      苗兰哈哈大笑,“说不定这是个好事,咱们以后在姐妹俩面前也得注意点形象了,免得又给人家当做‘练习靶子’。”

       

      “确实,咱们得吸取教训。但你不觉得,这样也好,至少说明咱们家还是很民主的,妹妹们也有机会‘扳倒’咱们这些所谓的‘权威’。”苏怡微笑着,示意自己接受了这一事实。

       

      苗兰认真地点头,“是啊,这样的话,权力就不会过度集中,也算是一种家庭内部的‘制衡’吧。”

      苗兰眨了眨眼,嘴角泛起一抹狡黠的微笑,对着苏怡故作严肃地说:“你说,若是让咱们两个一起合计出点鬼点子,让那两小崽子好好加强体育锻炼,下次她们还敢不敢这么狠心打咱们?”

       

      苏怡捧腹而笑,却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光芒,“说的对,哪怕拿咱们出出气,也要让她们先汗流浃背一番,妹妹俩若是累得半死,说不定力道就软了。”

       

      苗兰双手合十做出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笑嘻嘻地说,“那怎么好意思呢?咱们大人多大度,让她们练习腰力和手劲,还不是为了让她们身体更结实么~”

       

      苏怡挑了挑眉毛,接过话茬,“说到腰力和手劲,咱们是不是也得做点功课,防着下次再被她们两个小傻瓜折腾。”

       

      苗兰闻言,脸上露出一丝感慨,仿佛处于某种豁达的境界中,“我看这是天意,让咱俩也正经锻炼锻炼,以后好有力气继续教训她们。”

       

      “咱们要不把咱们家的吊环和哑铃搬出来,给她们来个‘礼物’?说是锻炼用的,实际上就是小小的报复。” 苏怡面带坏笑,眼睛却在闪烁着淘气的光芒。

       

      苗兰伸手戳了戳苏怡的额头,“真是恶作剧的小鬼,不过我喜欢。这刚好可以让她们试试当初咱们训练时的滋味。”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苏怡突然想到什么,调皮地提议:“既然她们喜欢体罚,那咱们是否也应该加个规矩,如果她们偷懒不练习体育,就该罚她们站墙角,或者是……”

       

      “或者是再打她们的屁股?” 苗兰接过话头,眼中闪烁着复仇的快感,两人坏笑连连,既是妹妹们的家长,同时也是恶作剧的队友,姐姐二人在合力策划妹妹们的苦肉计,增添了相互间的默契和乐趣。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