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39 内容:1613

    学生专列【第28章】节选-当巨石沉于心底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256
    • 原创
    • Lv.1

              本篇是兰裙市的学生专列第28章的节选部分,我是原作者。小说本体已经达到了17万字的体量,想来我也在青竹好久好久没更新了,所以放一段上来。这一段基本是纯sp内容,应该不存在不符合审核规定的内容,请青竹的朋友们放心食用~

              以上~(●ˇ∀ˇ●)

        在阳光斑驳的操场上,心诺和书竹穿过熙攘的人群,发现了似乎漫无目的散步的忆之。夕阳斜照,将金色的余晖洒满大地。忆之独自一人,如同一只迷途的飞鸟,在人群边缘徘徊。她身着休闲的卫衣,那宽松的衣服随风轻轻摆动,显露出一种疏离与游荡的状态。

        她们穿过嬉戏打闹的同学,缓缓走向忆之。心诺首先轻声唤道:“忆之,你不是运动社团的吧,在这里是在思考什么嘛?” 忆之闻声转过头来,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疲惫与迷茫,那双明亮的眼睛中流露出复杂的感情。

        “需要帮忙嘛?”察觉到异样的心诺发问道。

        “不用了,你们走吧。”忆之挥挥手,想赶她们离开。书竹上前一步,拉住她的手:“有什么心事跟我们说说嘛,说不定我们能帮你呢。”

        “其实,我们这次来,是希望你的帮助,关于月怡…”

        忆之听到月怡的名字,脸色瞬间黯淡下来,她低下了头,刘海遮住了部分面庞,留下一双闪现愧疚的眼睛。“我……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她抬起头,表情痛苦而自责。

        忆之沉默了许久,最终开口道:“我…我是个罪人。”

        心诺和书竹面面相觑,不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们,月怡的事…”忆之低着头,手指绞在一起。

        “她怎么样了?我知道她的情况嘛?”心诺关切地问。

        “我…知道。”忆之低声回答道。

        “那请你告诉我们吧,这对我们很重要。”书竹凑近说道。

        “不…她…呃…虽然一直是我在替她投递假条,但她根本不是生病,她…”忆之的话吞吞吐吐,仿佛内心正陷入极度的纠结之中。

        “所以你替她请假,是有隐情的嘛。”

        “对,是的…”忆之的头扭向一边。

        “你这么做,是在保护她,对吗。”心诺表情复杂地说。

        “不…我没有…我是帮凶…”忆之的眼中闪烁着惊恐、愧疚与犹豫不决的复杂情绪,她的双手紧紧握拳,指尖因用力而泛白。

        “我们不会怪你的,说吧,让我们帮你分担痛苦。”书竹的身体矮了忆之一头,此刻她正踮起脚尖,像安抚犯错的孩子一般,抚摸着少女的秀发。

        “我……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说。” 少女的声音微微颤抖。

      忆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紧闭双眼,仿佛正在做一场艰难的心灵斗争,最终,她缓缓睁开眼睛。

        “打我一顿吧,”忆之抬起头,眼中闪着泪光,“只有这样,我才觉得心里会好受一些。然后,我再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心诺和书竹对视一眼,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请求不知所措,而身旁的少女则摆出了祈求的神色。

        “对不起,忆之,你刚刚说什么?”听得一清二楚的书竹试探性地又问了一遍。

        “打我一顿,请你们打我一顿,给我一个教训。”少女的眼神游离在远方,瞳孔深处闪烁着内疚与痛苦的光芒。

        “你说的打一顿该不会是?”心诺凑到少女的耳边。

        “是的…就是…请你们打我的屁股,狠狠地打一顿。”少女的双手紧紧地捏住衣角,手指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

        “如果狠狠打你一顿,你就会说是吗?”心诺问道。

        “真的要这么做吗?心诺?忆之是朋友啊,哪有打朋友的道理。”书竹的情绪逐渐激动起来。“我不允许,为什么要伤害朋友。”

        “月怡难道不是朋友吗?你们不是好朋友吗?”心诺反问道。

        “是…是朋友…是…好朋友”当说出朋友这个词的时候,书竹的内心感到一阵刺痛,先前高涨的兴趣也突然低沉。三个人就这样面对着面,一时间相顾无言。

        “但是…这…太突然了…忆之我们再好好谈一谈好不好?”率先打破僵局的还是心诺,她的眼神充满恳切。

        “对…对呀,忆之。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情好不好?我们好好谈谈,每个人都会犯错的。况且你说打屁股,现在都放学了…要不去你的家里?” 书竹的声音轻柔,她抬起手轻轻地抚过忆之紧皱的眉头,示意她低头看着自己。“不…我现在还不想…回家。”

         忆之低下头,指尖的骨节因用力过猛而显得愈发白皙,每当她试图开口,喉头就仿佛被无形的手紧紧扼住,令她无法发出声音。她的目光时而落在脚下的跑道上,时而又飘向那片晚霞满天的天空,眼神中流露出的是无尽的纠结与逃避。

         终于,像是自暴自弃般,她抬头望着蓝天,原先紧闭成一条细线的嘴唇抖动,自虐般的语句从中轻吐:“不用说在哪里或是怎么样的了,就在这里吧。你们不打,我就叫其他人来责罚我。”她的嘴角微微下垂,透露出深深的悔意和无力感。然后,少女拉开了自己上衣的拉链,随意地褪下,露出仍被微汗濡湿的内衣,随即反手去解背部的搭扣。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沿着脸颊滚烫地滑过,最终跌入了尘土之中,留下一道湿润的痕迹。

         没有错,少女想在众目睽睽的操场上脱得赤身裸体,接受任何人,哪怕是不认识的人的任何惩罚。当她终于解开扣子的一刻,一旁的心诺再也无法熟视无睹,她一把拉住正准备掀起内衣的忆之的双手。

        “我知道了,如果这是你的选择的话,我们会狠狠地惩罚你。”心诺说。

        少女的手顷刻间无力地耷拉下来,她的肩膀微微耸动,显然刚刚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但不会是这里。”心诺温柔地说道。

        “社团活动都快要结束了,教学楼已经关闭了…”书竹提醒道。

        “去主席台后面吧,广播室的走廊那里,一般人不会去那里。”心诺回答。

        “但是…那里没有门…真有人走过的话”书竹摆出苦恼的表情。

        “那也比在操场上好。”心诺无奈地牵着忆之往主席台的后面走。

      ……

        主席台后方,一条L形走廊静静地蜿蜒延伸。在夕阳的映照下,灰绿色的地砖闪烁着低调的微光。它的开端是一个半掩着门的体育器材室,门缝里透出一丝昏黄的光线,略显狭窄的空间和有限的通风使得运动后留下的汗渍味和轻微的酸臭味在此处弥漫。一个柔和的转角之后,便来到了广播室前。广播室的侧门紧闭,透过窗户可以瞥见主席台上刚刚排练完节目的舞蹈社团成员收拾器材的身影。

        但凡那些运动社团来还器材的学生们多走几步,迈过那个转角,但凡那些主席台上收拾器材的学生们留意四周,透过侧窗往下仔细看一眼。他们便会发现,在侧门的一旁,一位少女正在另两位少女的面前宽衣解带。少女颤抖着双手,慢慢解开自己内衣上的纽扣。她白皙纤细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伴随少女轻轻呼吸而氤氲的水汽,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薄纱。

        忆之不时地舔舐干涩的唇瓣,试图平复心中的波澜,但每一多暴露一寸的肌肤,都似乎让那逐渐衣不蔽体的少女苦涩的情感更加汹涌澎湃。她缓缓地拉下裙子的肩带,露出雪白的后背和圆润挺翘的双臀。她的脸涨得通红,她知道,只要稍有动静,就会被外人看见自己现在的这幅羞耻模样。

      稍后,少女抬起一只脚,慢慢将长裤褪至膝盖。她穿着的是一条及膝格纹百褶裙,此时正堪堪挂在大腿中部。忆之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将它彻底脱下,露出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另一头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啊!”忆之一惊,慌忙用手捂住胸部,双腿并拢。万幸,只是去体育器材室还篮球的男生,篮球发出在地面上弹跳几下的声响后,脚步声便逐渐走远了。

        “要是不想被发现的话就快脱。”心诺说道,她当然也不希望赤身裸体接受惩罚的朋友被外人发现,所以刻意压低声音,以警告的语气说话。

      忆之深呼吸了几次,努力平复心情,然后重新站起身。

         接下来是内裤,她先是用手指勾住一边,然后慢慢往下褪,直到最后一层遮蔽也被除去,随后,少女俯身抬起白丝下的美腿,脱下鞋子。此时,她全身赤裸,只剩一双白色过膝袜还穿在腿上。忆之的脸红透了,她不敢再看面前的两个女生,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

        “现在过来,面朝墙弯腰撅起屁股。” 忆之听话地走到墙角,背对着她们弯下腰去,两手撑在墙上保持平衡。她能感觉到身后两个人的视线都在盯着她,这种被注视的感觉令她很不自在。少女带着些犹豫的神情抚住胸口压下自己的情绪,同时笨拙地微微抬高自己的臀部。

        “请…请狠狠地责罚我吧。” 她的表情微妙而丰富,眉头微微蹙起着。

        心诺的内心是挣扎的,但她知道,如果她不摆出一个惩罚者的姿态,那么这次责罚恐怕难以快速达到效果。这么想着,她用力地抬手对着少女的玉臀打了下去。

        “啪!”清脆的一声。

        “嗯…”少女闷哼一声。

        “啪!”、“啪!”又是连续的两个巴掌,将少女的臀肉打得微微发抖。

        “唔…”少女低沉地发出可爱的声响。

        扬起巴掌,五指张开,再落下去“啪!”巴掌打在两瓣臀肉的正中央,留下一个不太清晰的巴掌印。“嗯…”

         “不对…”少女轻声地说道。

        “啪!”、“啪!”在手掌的击打下,少女的臀肉渐渐变得粉红。

        “什么不对?太疼了嘛?”心诺关切地询问道。她把右手放在少女的臀肉上滑动着轻抚两下,感觉着掌心上臀肉的轻微抖动。

        被抚摸着光屁股的少女脸上微微涨红,难得的露出了激动的神色,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请求,她低垂眼帘,睫毛如同蝶翼般轻轻颤动。

        “不…够…疼…不够…”少女的嘴唇频繁地微启,舌尖反复舔舐着干涸的唇瓣,轻轻地说出了羞耻的话语。

        “还不够…这种程度的话…还不足以我反省…”

        “这样啊,我明白了。那你说,改用什么?”

        “鞋底…就用…肮脏的…鞋底…惩罚…抽我的屁股…吧…”说出主动请求更重惩罚的言语,少女微微泛红的脸颊上,一抹淡淡的红晕正在迅速蔓延开来。

        “好,满足你…”边这么说着,心诺边脱下了自己的运动鞋,将黝黑的鞋底对准了少女粉红的玉臀。

        少女的额头上露出几滴细小的汗珠,瞳孔中闪烁着期待与不安交织的光芒,终于还是将挂在嗓边的话又挤了出来:“嗯…还有…那个…操场旁边的湖边上有…柳树…,用…新鲜的…柳条…打起来…应该…会…很疼…”少女紧张的咽下一口唾沫,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虽然她努力装作不害怕,但身体的表现已然出卖了她。

        “书竹,你去摘几根柳条回来。”“…嗯…”沉默片刻,书竹还是小声地同意了,随即转身离开。…

        “我还是第一次,在这种地方脱光挨打…”少女柔嫩的脸颊上,两朵羞涩的红云犹如绽放的樱花。

        “那么我们开始吧。”心诺将坚硬的鞋底轻轻拍在少女的臀肉上,在其上留下几片浅浅的印记。

        “嗯,谢谢。”少女嘴唇微抿着答谢。

        “不客气。”心诺边回应着,边举起鞋底,重重地拍在了忆之柔软的臀肉上。”啪!”的一声脆响,忆之一颤,双手紧紧地撑在墙面上。

        “够疼了吧?那么继续。”

        心诺说完,鞋底便再次落下。”啪!”少女的背部轻轻颤抖了一下,一言不发。而她原本白净透粉的臀肉上,则立刻显现出一片灰黑的鞋印。

        “再用力点也可以…不用考虑我的…”少女低下头,

        心诺再次下手,重重打在少女的屁股上,发出响亮的声音。“啪!”,在她的屁股瓣上留下一片鞋印,而鞋底的花纹因冲击陷入臀肉,留下美丽的红色印记。“呜…”,少女随即轻轻呜咽一声,不过从她不断紧握的双手来看,这一击显然是不好受的。

          逐渐掌握节奏的心诺开始更加用力地挥动手腕,噼噼啪啪,鞋底敲击臀肉的声音回荡在走廊内。“啪!”鞋跟亲密地和少女诱人的臀峰接触,发出清脆的响声,伴随着少女小声的哼鸣。“嗯~唔…”少女身上的肌肉也是明显因疼痛的绷紧了一瞬间,看来臀峰上的嫩肉已经出现些许红肿了。

          很快,忆之的两瓣圆润的臀肉就变得通红。心诺不断地用鞋底拍击着,在鞋印的花纹下,少女屁股上的红印子逐渐连成一片。

        “啪!”、“啪!”、“啪!”,无情的痛击如雨点般落下,揍得女生身子狼狈地一颠一颠肿大的屁股抖个不住。

        突然,鞋底以侧倾的角度重重地砸到了少女的臀峰上,鞋底边缘处锋利的分界线狠狠地嵌入少女的臀肉之中,发出一声闷响。“啪!”少女再也忍不住, “呜!”地一声发出悲鸣。

        不等她完全消化这一下的疼痛,紧接着的拍击便更快地落下,在啪的一声之后便是少女痛叫的声音,在小小的走廊里不断交响着。

        坚硬的鞋底时而正面痛击少女的臀肉,发出清脆的响声,激起阵阵臀浪,时而侧倾着用边缘痛击少女逐渐高胀的臀峰,带来难忍的钝痛。每一下都将臀瓣扇的左右晃动,让少女两股间的菊门不时地刹那显露。

        “希望你能够好好承认错误。” 心诺边说边加重力道,鞋印落下时,带起一阵阵肉浪。“呜~”少女的脚趾无助地扣动着地面,嘴里发出悲鸣,大口喘着粗气。

        还不等少女多喘一口气,身后的拍打便又一下地袭来。“呜…疼…疼啊…”火辣辣的痛楚之下,少女哼唧了起来。

        “疼也忍着。”这么说着,心诺又将手臂抡圆,随即快快地落下。在少女的臀腿交界处炸响,“啪!”,少女的屁股一颤,抑制不住的嘴角发出悠长的悲鸣,那双白皙的小腿止不住地胡乱扭动着。

        “啪!”、“啪!”、“啪!”,连读的快速打击,力度之大,似乎是想将那鞋印牢牢镌刻在少女的臀肉上,让少女身后两瓣儿遍布鞋印,久久无法恢复。

        鞋跟重重的落在少女已经逐渐红肿的娇臀上。疼痛令少女下意识的伸出纤细的双手去护,却被心诺一手按住。“不许挡!不然就重新再打!“心诺厉声呵斥。随即又用更大的力气狠狠地向面前少女的臀峰上挥去。在鞋底落下的那一刻掀起了一阵臀波,同时又让红色加深了几分。

        “呜呜~不挡了,不敢挡了。”少女的身子因为惧怕而忍不住的颤抖,就连声音都充满了委屈和恐惧。

        “啪!”重重的落下的鞋底发出了可怖的声音。这一下疼的少女紧咬嘴唇,哽咽着,不时因晃动而悬空的小腿轻轻挣扎着。

        “啪!”鞋底侧着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少女向后微倾的红肿臀肉上。边缘的锋利带来了绽放的刺痛感,顿时在臀上蔓延开来,与之相伴随的,是一道醒目的、逐渐显现的红痕。“呜——”少女呻吟了一声,臀部因疼痛而紧缩变硬,而充血的臀肉在受创后令肌肉强行收缩,却带来了异样且缓慢扩散的酥麻感,甚至进一步,化为扭曲的快感。不过少女的臀肉根本无法维持长久的收缩,因为下一次猛击将会立即把这毫无用处的硬壳击穿,甚至痛感也比放松时更甚一筹。

        “啪——!”滚动的肉浪几乎跨越整个臀部,留下一片红肿,随着惩罚的进行,少女臀部摇曳的曲线被涟漪轻波般泛滥的红肿痕迹所修饰。

        “啪——!”另一侧的臀肉立即被快速地打击,这一次的角度更为刁钻,留下一道隆起的肿印,疼痛和羞耻令少女不自觉地哀婉着喘气。

        “啪!”、“啪!”臀肉内部的细小毛细血管被鞋底的重击抽得充血,少女的臀肉变得宛如岩浆般红肿发烫。好疼,好痛苦,少女在心里不断呐喊,叫嚷,但却仍然在表面上克制着,担心哭喊声会引来外人,担心自己现在羞耻的摸样被看见。

        鞋底不断地挥起落下,掀起红色的肉浪,然后风浪还未停息,皮带便再次深深抽打陷进肉里然后弹起,再次让本来就欢脱跳跃的红肉变得更加暗潮涌动。“呜啊~”少女颤抖着发出闷哼。

      “啪!”,“咻!!”“…嗯啊!…”伴随着鞋底抽下的同时,少女微微抬起了头,嘴里止不住地发出呻吟。

        “啪!”、“啪!”责打似乎永不停歇一般,一次,又一次的落下“呼呃…啊…”少女开始大口地喘着气,试图缓解身上的剧痛。两瓣屁股已经变成了刺眼的通红,受力最多的臀尖部位已经完全地肿起,而责罚的力度却丝毫不减。

        “啊啊啊…”少女终于无法忍受了,她伴随着鞋底无情的拍打而发出失控的喘息,两只小脚丫上的十根脚趾紧紧蜷缩在一起。但是心诺全然不理会这些,只是一遍又一遍地从不同的角度抽打着少女的臀部,让每一个角落都烙上鞋印,让每一次深深嵌入臀肉的拍击都激起阵阵臀浪,让两瓣逐渐发热,逐渐耸立。

        “啪!”、“啪!”、“啪!”鞋底一下又一下落在忆之娇嫩的臀肉上,漫长而连续的责打不断地持续着。

      ……

        “谁啊,这么晚了还在打球嘛?”突然,像是体育老师的声音从走廊的一端传了进来。忆之一惊,此时她正赤身裸体地靠着墙被同学用鞋底抽打屁股的样子,如果被老师发现的话……已经来不及了,算上穿衣服和整理仪容的时间,啊,还要编一个信得过的理由来说服老师,啊…完全来不及…来不及了啊…,意识到自己已经完蛋了的少女倚着墙的手也软了下来,身体似乎马上要蜷缩到一角,睫毛因害怕而沾上了晶莹的泪珠,微微颤抖着,像是被风吹动的枯叶般,再有些许风吹草动就会立即落下。

        然而,急促的脚步声正在迅速逼近这个角落,距离走过拐角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少女充满了深深的羞愧和自责,眼神空洞而茫然。

        “月怡,振作一点。”少女转头看去,一旁的心诺早已整理好了自己褪下的衣物,指着广播室的侧门。

        “我听说,这里有的时候播报完的学生会忘记锁门。”

        “呜…那…那今天呢…”少女的鼻翼快速翕动,努力抑制着因恐惧而不自觉地抽泣的声音。

        “不清楚,如果锁了的话,那…就说我在违规体罚你吧。”

        “不要…你…不要,这是我的责任。”

        “但我说的又是事实,不是嘛?”

        “不要,我不要你…因为我受罚。”

        “哒…哒…”那笃定而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而且似乎在加速接近,留给她们的时间所剩无几。

        “现在没时间讨论被发现后该是谁受罚了,快开门试试吧。”

        心诺一把拧住侧门的把手旋动。此刻,两位少女的心跳都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在脚步声即将迈过拐角之时,“吱呀~”门被轻轻地推开了,已经没有做其他事情的时间了,两位少女立即紧贴着墙壁迈入广播室内。不过,脚步声此刻也已经踏过了拐角,她们已经没有机会关门了。

        “嗯?这边的门怎么是开着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回响在走廊内。

        “心诺…”慌乱中冲进广播室的少女躲在了一旁的窗帘后面,不过她很快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躲藏的好地方,但凡有人走进广播室后多往前走几步,马上就能看见窗帘下方自己无处可躲的裸露嫩足,而且窗户外的上边就是主席台,但凡上面的人往这个方向看一眼,马上就能看见一个全裸少女的白皙背部,以及下方裸露的通红肿胀的屁股。

        “嘘…别说话…就呆在那别动。”心诺低声地说着话,她带着忆之褪下的衣物,躲到了广播室办公桌的下方,由于担心挪动椅子的声音会引起注意,心诺只能被迫从侧边将自己的身体挤进去,狭窄的空间迫使她把自己的身体拉成一个弓形,连说话都费劲。

      放学后的广播室极其安静,少女们的心跳与逐渐靠近的脚步声交织在一起。终于,脚步声在广播室的门口停了下来。

        少女用双手紧紧拉住窗帘的缝隙,屏住呼吸,心脏如鼓点般狂跳不止,透过窗帘花纹上的缝隙,她隐约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停在广播室门口,像是老师,正仔细地扫视着四周,嘴里还自言自语道:“奇怪,这里怎么会有声音?” 他的目光在门框、挂画以及角落里一一停留,口中低语着,“莫非是风吹的?”

        然而,尽管在门口驻足良久,男人却似乎没有打算要走的意思,反而向广播室内踏进了一步。

        “完了,全完了,我要被抓住了。”忆之心想。想到这里,少女紧紧地咬住下唇,以至于它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苍白,双脚也止不住地颤抖。

        然后,男子又往前走了一步,已经逼近了心诺藏身的电脑办公桌,距离看到少女藏身处的窗帘只差一步之遥。少女的眼眸瞬间瞪大,瞳孔收缩,两只脚不安地扭动互相踩着脚背,身体本能地向后缩去,几乎要贴在冰冷的窗户上。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门口的那双脚犹豫了一下,转向了另一个方向。男人简单地扫了扫广播室内贵重的电脑和仪器,“看来是我多虑了。”男人轻轻摇了摇头,低声嘀咕着。他再次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确认没有看见异常后,便缓缓退出广播室,将门轻轻地带上,然后沿着走廊往回走。

        幸运的是,他只是探进来两步,只要再多走个一步,就能轻易发现在窗边赤裸着的少女那无处安放的玉足了。劫后余生的少女手指紧紧地扣住窗帘布料,指尖因用力而泛白,汗水沿着纤细的手臂滑落。

        “啊…算了,反正看了一下器材也没有丢失,下次跟广播部的同学们说一下记得要锁门吧。”这么自言自语着,男人的声音便渐渐远去。

        直至几乎听不见男人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后,躲在窗帘后惊魂未定的少女才探出身来,深吸一口气,她的眼睛里闪烁着紧张与恐惧交织的光芒,久久不能平静。

        “回去吧。”心诺吃力地推开椅子,爬了起来,将衣服递给忆之。

        少女看向衣服,犹豫了一会,喃喃道:“刚刚那个人是保管器材的老师吧。”,“嗯,应该是的。”心诺答道。“他检查完之后,应该不会有人再来这里了吧。”,“…嗯…一般来说是这样的。”心诺回复道。

        “这样啊…”赤裸的少女拿着衣服,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和无奈,心中似乎正在进行一场无声的辩论。她的脸颊微微泛红,可能是羞涩,也可能是内疚,“因为他人的打扰而理所当然地逃过剩余的责罚,如果我这样做,我应该会对自己失望的吧。”少女这么想着,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坚定,随即郑重地双膝跪下,将贴身的衣服捧在双手上,举过头顶。

        “我…我现在还不能穿衣服,因为我的惩罚还没有结束。” 可能是预见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责罚使得少女的声音有些颤抖,但她还是坚定地向心诺表达了意图。

        “啊…好了好了…知道了,起来,我们去走廊。”少女推开门回到走廊。

          ……

        “啊,月怡,刚刚没在走廊里看见你们,我还以为你们被老师发现带走了。”走廊上,是同样惊魂未定的书竹,看见月怡就想来一个飞扑。

        “啊…嗯…谢谢…不过我的惩罚还没结束呢…”月怡不好意思地避开了书竹的双臂,自己自顾自地重新在侧门旁摆好了姿势,乖乖地在二人的面前翘起了自己的屁股。

        “你的屁股…已经被打得全是鞋印,而且完全红肿起来了…啊,好烫…”书竹低声说道,手指轻轻点了下肿起处的臀肉,感受着温度。

        “嗯…但这还…远远不够。”少女低着头回答道。书竹望向心诺,心诺摆了摆手,露出苦笑。

        “书竹,柳条带来了吗。”心诺问道。

        “嗯,带来了,给。”新鲜的柳条富含汁水,极富韧性,心诺只是轻轻一挥,就发出了凌空的风声。

        “接下来会很疼的…”心诺轻声地对忆之说。

        “没事,这是我应受的惩罚。”少女浅浅地答道,随即将屁股笨拙地抬高,让涨大的屁股进一步放松,以使得接下来的每一鞭都可以照顾更多的臀肉。

         心诺抓起柳条抵在她的屁股上。

        “那,要开始了哦?”

        “嗯…”少女颤抖地回应。

         空气仿佛沉默了一般。焦灼的等待让少女稍显急促地喘着气。

         “哗!”惩罚到来,清脆的一声,混杂着少女略带吃惊的娇喘。“啊呜~”

         随即是第二击,心诺用力挥下手腕,柳条呼啸而下。

      哗!”“…咿!!”少女紧紧咬住牙齿,极力忍耐着自己屁股的疼痛。

         然后是第三击,这次从右臀肉横贯而下。凹凸不平的枝条深深陷入肿胀的臀肉中。留下一道鲜红的印记。“哗!”“呜啊~” 少女感觉右半边臀瓣火辣辣地疼了起来。不过还没等痛感过去,毫不讲理的第四击就在左臀瓣上重重落下,“唔嗯!…”忆之只觉得整个下半身都要烧起来了。

        “哗!”接连不断地打击,在少女红肿的臀瓣上勒出一道道鲜红的痕迹。

        “哗!”心诺举高手臂,狠狠抽下去。”啊……”少女终于忍耐不住,叫出声来,两瓣高肿的臀肉剧烈弹跳。

        “哗!”、“哗!”、“哗!”新鲜饱满的柳条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鸣叫,每一下抽打都令少女觉得臀肉似在燃烧般痛苦,接踵而至的鞭击令她的神经再度紧绷。悄然分泌的汗水粘连了她的发梢,背后的汗滴则顺着身躯汇入谷底。

        “哗!”柳条不断加热着她的臀部,而手心处传来的则是墙面的冰冷触感。时常有意料之外的痛击打得少女斑驳的臀部不住颤抖,高撅的臀部无法保持姿势而下坠,而后又被更猛烈的一击打得被迫伸直双脚,让那臀肉重新挺立,恢复那羞涩的站姿,甚至连乳头也跟着挺拔起来。

        “哗!”自上而下的一击,那臀肉间不断翻涌相碰的肉浪传来灼热的痛感,少女疼得呼吸急促,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在额头打湿了几缕前发,胡乱的贴在脸上,更显得她是那样的可怜无助,眼角的泪花在眼眶中不停打着转。

        “哗!”又是一下横贯着的无情抽击,一道醒目的鞭痕立刻覆盖在了少女的屁股上,瞬间传来了一片火辣辣的剧烈疼痛。

        “哗!”无情的柳条亲吻着火红的嫩肉,将其变得深红发紫。少女的鼻翼两侧因呼吸急促而轻轻抽搐,每一次快速而短浅的呼吸都让她的脸颊泛起更浓重的红晕。

        “哗!”、“哗!”、哗!”…“啊~呜~好痛~”清脆的响声和少女的娇软呻吟在走廊里回荡着,难以化解的痛楚使得少女的脚掌不安分的互相摩擦着。

        “哗!”“哈啊…”心诺手中的柳条再次陷入少女的臀肉里,少女短促地发出急切的喘息,她的身体随之突然一紧,然后逐渐放松。

        “哗!”随着凌空的柳条招呼在娇嫩肿大的臀肉上,还在缓缓放松身体的过程中的少女接受了这厚重的一击后,微微摇晃的幅度变得更大了,近乎要支撑不住受罚的姿势,“呜嗯~啊~”,她那被白丝包裹的双腿不安分的夹紧了,难耐的互相磨蹭着膝盖。

        “哗!”、哗!”扬起,破风声,落下,如雷响般的皮肉交击之音,接着是染上绯红的臀肉不住地翻滚,溅起一道道肉涟漪。少女感觉到身后的两瓣发热滚烫的臀肉下,软嫩的脂肪因受到不断地打击开始出现皮下瘀血,缓缓肿胀,臀肉不受控制地颤抖收缩,试图逃避残酷的折磨,从痛苦中脱离。而她却只能默默承受着一下又一下的残酷抽打。“额嗯…啊啊啊!不行!这个不行,啊啊!好疼!”少女再也无法忍耐,终于惨嚎出声。

        “哗!”、哗!”肆虐的柳条不断蹂躏着那高涨饱满的臀肉,发出清脆的啪啪声。钻心的痛让少女伏墙的双手止不住地扣弄着,下半身小范围地扭动起来。

        “最后二十下,这二十下我会连续不断地抽打,每次都用十成的力打下来,为了保险起见,书竹,你把你的袜子褪下塞进忆之的嘴里去,别让她待会吃痛咬伤了舌头。”

        “哎,啊,哎???呜呜…对不住了,忆之…”小巧的书竹娇羞地从运动鞋里将自己小巧白嫩的玉足露了出来,随后褪下了略淡汗渍的白袜。

        “不好意思了呜…,今天的运动量有点大,本来是没什么味道的。”这么说着,书竹害羞地将两双袜子揉成团轻轻放到少女的嘴边,而少女也服从地张开了嘴巴,将那略微发酸冒着热气的袜子紧紧含下,让自己的口穴把那袜底足心处微臭的柔软纤维完全包裹,融为一体。接下来,少女的每一次呼吸,都会伴随着浅浅的汗酸味。

          “那么我开始了。”心诺说着,高举起柳条。无需额外吩咐,少女自觉地分开大腿,并将屁股撅到最高。“哗!”那痛苦来的是那样的锐利,那样的刺激,像是刀割又像火烧。只是抽了一下,少女的眼泪便再一次开始打转。

        “哗!”、“哗!”、“哗!”

        心诺下手的气力不再保留,每一下都是十足力道挥打在少女的屁股上,并且挥打的频率也更快了起来。一时间,柳条如雨点般接连不断地落在少女的肿胀的双瓣上,凌空的炸响声络绎不绝,好像一串鞭炮在臀上炸响。呜呜……”随着这又快又重的柳条落下,少女早已肿大深红的屁股被巨大的冲击力活活地抽成了一团果冻,快速凹下继而迅速弹起,臀浪翻涌不停。

         “哗!”、“哗!”、“哗!”

        少女的身体随着柳条的落下持续颤抖着,每当柳条破风亲吻臀面的时候,她的腰臀以及大腿便会不由的收缩再放松,如此循环往复着,滚圆的汗珠划过她的脸庞,粘连了她的发梢,背后的汗滴则顺着身躯汇入谷底,令那本就有些潮湿的沟壑一时难以区分山泉的来源。

        “呜嗯……”满口都是袜子的少女无法说话,痛得直皱眉头,有那么一瞬间,她好想要立即放松双腿,好好抚摸自己臀部,而理智强令她继续保持姿势,痛苦地承受着柳条放肆的抽打。

        “哗!”、“哗!”“唔嗯…呜…呜呜…”又一阵噼啪声后,空荡荡的走廊里长久地回荡起少女因无法发声而从唇齿间挤出的模糊痛叫。

        心诺仍在不紧不慢地抽打着,每一下都不偏不倚的抽在预定的位置,在其上留下一道鼓起的血痕。柳条抽打上屁股的刹那,少女立马娇躯一抖,抑制不住地发出悠长的悲鸣。而时不时来自刁钻角度的全力一击,又会让少女顿时冷汗直留,手指和脚趾一同收缩着,艰难地抵御着疼痛。

        长短不一的鞭痕平行着铺满了两瓣红臀,鞭痕交错处逐渐产生了淤血,而心诺却仿佛故意一般,在柳条扬起的瞬间瞄准,有意照顾这少女臀肉中最为脆弱敏感的部分。

        “唔唔唔…”激痛使得少女无暇回应,只是本能地发出低沉的声音,香艳的津液从她唇齿边露出的濡湿袜角旁滴落,而脆弱的瘀血处只是被狠辣地抽打一下便顷刻间化为青紫色或是深红色,随时而来的则是另一波由内而外深入骨髓的钝痛,让少女猛烈地吸气,而鼻腔内那酸臭的气息也似乎正越来越明显。

        “哗!”角度极其刁钻的一击,从下直下,连带着少女幽缝中的菊穴也一同照顾,将那短暂暴露在空气中的菊门抽打得伸缩不止,顷刻泛红。委屈、羞耻的啜泣声和着疼痛的呻吟从少女的唇缝中流泻出来,颇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哗!”又是重点照顾臀缝的一击,似乎要将那里的嫩肉撕碎,褶皱的嫩肉不断地被撕扯着,猛烈的痛感让少女近乎直起了身子,伤痕累累的臀部不住的扭动起来。

        最后的几下毫不留情痛揍那两腿间完全外露的位置,直揍得少女的身体一下下小幅度跳动着、一声声呜咽着,直到那缝隙中原本粉嫩的肌肤变红,变青,接着缓缓变紫,两腿间灼热的疼痛感让少女下意识的发出了痛呼。没几下,那被揍得痛楚不堪,肿大充血的菊穴便高高隆起,完全外露,伴随着少女那凄惨中带着绝望的哀嚎。收尾的一下更是直接贯穿少女红肿的菊穴,利用柳条完美的韧性使得在空中划着美妙圆弧的尖端直接弯曲着重责到少女早已泛滥的花心,前后穴一齐传来的迅猛震痛让少女几乎就要将塞入嘴中的袜子咬破,发出痛苦的哭喊。“呜呜!呜——!”泪水无声无息地滑过她光滑的脸颊,沿着下巴滴落。

        “好了,结束了,已经够了。”心诺放下了柳条。终于支撑不住的少女干呕着吐掉了布满口水的潮湿袜子,双脚霎地软了下来,瘫在墙边。

        “已经大片的泛紫了,但凡多打一下,你的屁股就有可能破皮了。”她心疼地抚摸着少女滚热肿大,深红泛紫的屁股,搀扶着瘫软的少女起身,一旁的书竹拿来少女的衣服,帮忙穿上。“内裤就不穿了吧…已经套不进去了…”

      ……

        过了好一会儿,缓过神的少女终于还是小声地抽泣了起来。

      隐藏内容需要登录才可以看见

      登录
      Lv.1
      谢谢分享
      回复
      回复
      Lv.3

      感谢分享

      回复
      Lv.2
      vip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回复
      Lv.1
      写的真好
      回复
      Lv.1
      感谢作者
      回复
      Lv.1
      vip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回复
      Lv.2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回复
      感谢作者感谢作者感谢作者感谢作者
      回复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