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39 内容:1613

    美女校花受罚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2
    • 原创
    • Lv.0

      月色正美,夜深人静的小区内,小小的书房依旧亮着微弱的亮光。我们的主角林夕月正伏案读书。因为家庭生意关系,从高一暑假(一个月前)一开始就搬到S城和奶奶一起生活。家里的生意越做越大,虽然减少了一些相处的时间,但是林夕月依旧能够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没有任何悲剧的家庭,只是父母不在身边,短时间也回不来的设定,非常合理。。。应该吧,反正不合理你们也不能怎么办对不对。。。我就欣然接受了。)

      “嗯~等了这么久的《故事会》一下就看完了。”

      林夕月满意伸了伸懒腰,一天又这样结束,是的,这就是一个晚上的成果,说道伏案读书根本就是个伪命题,作为从小到大的成绩优异,仅仅是天赋异禀,完全没有努力。

      “哎呀洗澡作为每天的放松再好不过~。”林夕月站在花洒下,任凭水流打湿白皙的身子,虽然面容不算绝美,但也是个清秀的可人。

      “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点心。”

      “妈,这次真的不是我的错。。。我”

      “还说不是你,那这是什么。”

      “那是因为。。。”

      “还敢嘴硬!去吧家法拿来。”

      “妈!凭什么。”

      “妈!别,别在这。”

      隔壁传来一阵喧闹,隔着水声断断续续听不太清。是女神姐姐?来者之前就知道隔壁住着一位比自己大6岁的姐姐,因为两位母亲关系极好,所以早有耳闻。相比来说人家才是真正的学霸,清华大学高材生。全国剑道冠军,简直就是人生模板。从小被当做正面教材使用,但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总而言之是传说级人物。

      搬来这两个月,总算二人相见,两个家庭十分相像,在这里林夕月的名字也经常被提及。就这样一个大研究生一个高中生却十分投机,在两位的母亲本就是发小加闺蜜的情况下,两人感情更加深厚。她叫自己月月,自己叫她女神姐姐。唯一苦恼的只是任姨仗着自己的身份总是强迫林夕月叫她妈妈。

      一开始还会打电话告状,结果自己妈妈毫不在意。好吧你们俩关系好我也没辙。虽然嘴巴没有叫,不过还是享受着母亲一般的温柔。时不时串个门吃个饭什么的。大晚上就缠着女神姐姐一起睡觉。这种感觉真是太幸福了。

      她们在吵什么?鬼使神差下,林夕月关上花洒裹上浴巾悄悄地走到相隔的阳台望去。一幅震撼的画面映入眼帘。

      在这安静的夜色中,阳台上,原本被归入女神的隔壁姐姐,正被任姨(她妈妈)按在腿上。长裙掀起,白色的内裤也不翼而飞。双手被按在腰上动弹不得。露出浑圆翘挺的臀部。从这个距离,能够清晰的看见女神姐姐正在微微颤抖。

      “这,,,”林夕月瞪大眼睛,不知如何收场,脚步像是被钉死挪不动一步。

      “家法的规矩忘了么?”

      “妈!这是阳台。”女神姐姐颤抖的哀求。却不敢丝毫起身。

      “啪!”任姨手上的戒尺在林夕月惊讶的目光下狠狠地打向眼前的美臀。戒尺一触即离,荡起水波一般的纹路。

      “呜~!”一道红痕浮现在白皙的屁股上,女神姐姐如遭雷击,头高高抬起,紧咬嘴唇不敢在这空旷的阳台发出一点儿声音。

      “别以为上了大学翅膀就硬了。家法都敢不记得。”

      “妈我没。。。”

      “啪啪啪!”女神姐姐刚要辩驳,可任姨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手中戒不断落下。

      “不不不,啪!呜。。。妈,不要。。。啪~呜!啪啪啪~呜!!!”

      林夕月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略带香艳的画面,戒尺打在屁股上发出清脆响声,中间夹杂着女神姐姐无助的呜咽还有任姨不时发出的“把屁股撅起来”这种羞耻到极点的命令。

      几十下过后,女神姐姐明显坚持不住,上半身被任姨紧紧压住,修长的双腿胡乱的踩着地板。两瓣娇臀完全染上红色。随着每一下的戒尺都会轻晃脑袋。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发出声音。时间漫长,没有说数目,只能永无止境的接受如此痛苦。

      “啪!!!”又是一下重重的责打。

      “啊~”还未消化上一波痛苦的女神姐姐终于忍受不了叫喊出来。

      任姨毫不心软,手中的戒尺更快更狠,每一下都发出清脆的响声,仿佛打在林夕月的心理。

      “啪!啊!~啪~~!妈!啪~啊!别打了!啪啪!啊~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一声声求饶像是响在林夕月的心头,自己的身子仿佛出现某种奇怪的变化,随着任姨的戒尺一下又一下的颤抖,浴袍包裹着的身子半跪在地上,屁股不自觉的向后翘起。小嘴微张,脸上满是云霞。

      “啪啪!”

      “求您了,女儿知错了。”

      “啪!!!”

      “啊!饶我。。。饶我。。。。”

      “不是很嘴硬么?怎么这就受不了了。我看不打不是不会老实了”

      “妈~别,别打了。”

      “家法是怎么定的规矩?”

      在戒尺的威慑下,女神姐姐断断续续的说道:“挨打之前应该主动请罚。不许对家法有任何反抗。家法可以再任何地方任何时间执行。”

      “那你是怎么做的?”

      “我。。。”

      想到此处任姨更是生气,举起戒尺就打,两瓣臀肉被打的愈发红肿,已经许久没有挨过打的女神姐姐怎么受得了如此责罚。当下也顾不了什么面子,只得连连求饶。伤痕累累的屁股左摇右晃,但是却逃不了戒尺精准的抽打。反而显得更加妩媚。

      “妈~饶了我吧,阳台,阳台。”女神姐姐已带哭腔,压低声音哀求道。

      其实楼层为了防小偷,都几乎整个阳台装上玻璃封闭起来。而且挂了这么多衣服就算有心人用望远镜也看不到丝毫,任姨作为母亲虽然嘴巴说说,但怎么会让自己孩子暴露在外?只不过在阳台这种公众的地方,让原本高傲的女儿更加羞耻罢了。羞耻本来就是惩罚的一部分。

      计划万无一失,只不过忘了原本没人的隔壁现在已经住进一位女生,两家人距离太近再怎么遮挡又有什么用呢?

      林夕月不知道怎么描述心理的情况,无论是任姨无情的责打和羞耻的命令,还是女神姐姐无助的求饶和狼狈的身姿。都像是为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自己给我手扶栏杆,屁股撅起来。”

      急促的命令打断沉思。短暂的失神之后,再度看向隔壁的阳台,只见女神姐姐双手抓住栏杆,头与手平齐,刚刚经受过责打的屁股红肿不堪,高高翘起。上面放着戒尺。就像是不知羞耻般祈求新一轮的惩罚。

      “凉臀一小时。自己屁股撅好了,戒尺掉了有你受的。”

      任姨走进房间留下一道孤零零的身影以屈辱的姿势站在阳台,女神姐姐的脸色满是泪痕我见犹怜。平时的女神气质混杂着此刻的妩媚,让躲在一旁的林夕月看呆了。多么希望现在受罚的是自己啊。

      脑海里一出现的想法吓了自己一跳。可是目光控制不住的盯着不远处。

      林夕月强迫自己回到床上。可是今晚的这一幕深深的烙印在心理挥之不去。趴在床上左看右看,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闭上眼浑身颤抖的撅起屁股,轻轻的说道:“不乖的话。。。家法,,,家法伺候。”

       

      写在后面的话。。。我有俩号。在紫藤和天空是叫期望啊。。。所以。。。别再说我是盗版了。。。很伤心的

       

      一夜无眠,林夕月整个人就像被一团火焰包裹,当晚隔壁隐约传来啪啪的声音,还有女神姐姐哀婉的求饶。声声入耳。

      “打屁股”三个字第一次如此赤1裸1裸的出现在。怦怦跳动的心脏受到某种情绪激发不可收拾,第二天一大早,林夕月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打开浏览器,犹豫好久才颤颤巍巍输入羞耻的字符。

      “轰”

      新世界的大门就这样打开,网上无数文字和图片横冲直撞进入林夕月内心。看到各种女孩儿被家长,老板,老师,甚至是学生按在腿上。以屈辱的姿势承受着责打。但不知道为什么,林夕月总能从她们的眼中看到一丝丝的迫切。

      就连吃饭时候也魂不守舍,三两下拔完碗里米饭就又回到电脑前,心中火苗没有因为此消减反而愈发旺盛。

      本身就已经迷恋小说带入感十足,这下一发不可收拾,书中情节单一简单,却足够直白。光光是那三个字就已经可以带给林夕月异样的感觉。宛如做贼一番心虚。满脸通红娇喘吁吁。

      于是乎,双手不受控制的林夕月按照昨晚的印象,在淘宝买了一款一模一样的戒尺。接下来的时光中,一边如饥似渴的看着网上的资料,一边竖起耳朵,只要有风吹草动就立马关电脑装作在读书。

      “女神姐姐今天没有来。”本来林夕月不会意识到这一点,因为再好的朋友也不至于天天在一起。但是发现什么秘密之后,她可以很确定的说,女神姐姐一定在床上养伤。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惩罚。

      夜晚再度降临,林夕月和白天一样坐在电脑前,但是一颗心已经飞到隔壁,时不时找机会就往阳台逛一圈,明知道不可能,可是心里却抱有一丝幻想。有些东西一旦开始就再也无法停下。

      林夕月打开花洒站在镜子前,正在发育的小姑娘已经有了令人垂涎的长腿。轻轻扭过身子,翘挺的臀线显露无疑。这是林夕月原先最满意的部位,而现在再度看去心情复杂,想起昨晚的事情。

      “如果也被打的红肿那该多好啊。”

      小姑娘心理想着,思绪慢慢的回到昨天。任姨无情的戒尺,无法抗拒的惩罚与羞耻。还有女神姐姐无助的眼神,,,屁股。。。

      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眼神迷离,脸蛋微微透着绯红,轻咬嘴唇,玉手扶上身后的娇嫩抚摸。上半身渐渐靠在墙上,流水浸透每一寸肌肤,划过一道道韵律轨迹。任凭花洒落在翘臀上,双眼紧闭。像是有无形的魔鬼做出沉沦的诱惑,微笑着握住林夕月缓缓抬起的手掌。

      “啪~”

      一声巨响惊醒快要醉倒的小姑娘。

      “我。。。我。。。。我在干吗”

      林夕月不敢相信一旁镜子里倒映出此刻的自己,从未摆出这样羞耻的样貌。如此绝美,一只手掌下是缓缓浮现的红色,这就是刚刚的杰作?脑子一片空白,胡乱的裹好浴巾跑回房间。

      “呼~呼~”

      似乎惊魂未定,然而一切都是自己所为。像是偷腥的小猫兴奋不已。屁股上还有刚刚那一巴掌的余温。微微疼痛如同灵药,浸润原本干涸的念头。

      这几天的生活天翻地覆,白天偷偷阅览资料,晚上开始在阳台游荡,期间任姨来家里借过一次醋,林夕月拿醋出去的时候根本不敢抬头。

      任姨倒是没有想到眼前小姑娘的小心思,反而摸了摸林夕月的脑袋,笑眯眯的说:“要不要来妈妈这吃饺子呀。”

      “不,,,不了。奶奶今天做糖醋排骨。”林夕月当然不可能同意,现在的她心虚不以,怎么又勇气和任姨还有女神姐姐一起吃饭。

      “哦~娘做的排骨确实不错,等下我也带点走吧。”任姨一把挽住奶奶的手:“是吧娘?”

      “哎呀,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和小姑娘一样,也不怕我孙女笑话。”

      “咱娘俩多少年的交情还比不上一个小丫头片子吗?”

      “呸,当着孩子面好赖话说不出。”奶奶嘴上骂着笑着,其实心里暖烘烘的。自己女儿常年不在身边,这位从小当女儿对待的姑娘现在还这么孝顺。在外面是校长,在家这么彩衣娱亲也难为她了。

      眼前的这一幕林夕月已经见怪不怪,看得出任姨对奶奶真心孝顺,刚来时候的些许抵触早就灰飞烟灭。

      “娘,月月我回去了啊。今天囡囡身体不舒服。”

      “去吧去吧,囡囡有生病了?”

      “没事儿,姑娘身子弱。”

      林夕月呆呆的回到自己房间。似曾相识的场景,原先真以为女神姐姐身体弱,所以其实每一次这样几天不出门都是因为。。。

      三天过去,林夕月按耐不住心中好奇,站在隔壁门前。近在咫尺的房门相隔万里。不知为什么没有勇气抬起手来。怕见面尴尬?可是女神姐姐不知道有人发现呀。怕被发现自己喜欢?更无从说起。但是偷1窥之后无法面对也是现实。

      “叮铃铃~”

      正在愣神之际,电话响起,戒尺。。。到了。

      咳咳,,,

      A:先去拿戒尺。可以晚上再来看女神姐姐

      B:敲门看看女神姐姐,反正戒尺在菜鸟驿站

      好啦补一下没写完的补分。。。

       

      只有一位选了,,,那位就选A咯。。。下面是A的剧情,然后选项在再下一段出

      按耐不住心中迫切,只好对不起女神姐姐了。等我回来再来看你哦。林夕月犹豫半秒转身下楼,楼梯间三步并两步一段小跑。强装镇定的接过快递,立马揣在怀里又上楼去。气喘吁吁的回到自己房间才好好端详这件物品。

      “天哪!”

      只着一看就有扔掉的冲动,商家竟然在快递单上写明“sp专用戒尺”。现在回想快递员的神情。不会已经知道了吧。啊啊啊啊啊!

      “商家XXX!”

      林夕月恨恨骂道,以最快速度用笔刮花上面信息,顺手打开电脑给了一个零分差评。

      一脸淡定的坐在桌前,等确保奶奶出去买菜之后。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好门,绕着房间逛一圈,林夕月才重新回到房间掏出包装盒。戒尺在里面孤零零躺着,没有额外装饰。棕色表面印有神色花纹。背面则书写“戒尺二字”。拿在手中沉甸甸分量十足。

      外层应该做过某种处理,并不扎手,抚摩上去反而有些光滑,轻轻的拍在手上,毫不费劲就能打出清脆的响声。

      林夕月怔怔的看着,女神姐姐早被抛之脑后。连忙再度起身确认家里无人。

      “我只是试试。。。就试试。。。”

      回想起那天晚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

      林夕月跪在床上,缓缓褪下牛仔裤,里面绯色内裤包裹着的翘臀。本来脱裤子是一件极其平常之事,这时候双手抓住内裤两边,仿佛千斤重,死活脱不下。

      “还不把屁股。。。撅。。。撅起来!”

      按照任姨的口气命令道,随着话语说出好像打破了某种枷锁,猛地褪下内裤,整个屁股暴露在空气当中。丝丝凉意。

      “嗯啊~”

      抓着床沿屁股抬过头顶,戒尺一如那晚一般停在臀尖。心中的羞耻随着姿势的标准越发强烈。浑身发抖,忍不住呻吟出来。

      “好。。。好。。。好羞。”

      林夕月转过头来,眼角只能看见戒尺边缘,联想到现在的姿势心中的火焰仿佛蔓延到皮肤,口干舌燥。在外人眼里,自己是身世美好的公主,平时的脾气和无理取闹也被人冠以“大小姐”的外号。而此刻,大家心中的大小姐正在床上撅着屁股。无论是谁此刻只要拿起身后的戒尺,就能够给这位女孩一个深刻的教训。

      “犯错的孩子该被打屁股。”

      心中默默对自己说,虽然根本想不起来有什么错误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在需要的是挨打的理由和命令。

      第一次,林夕月深吸一口气,拿起那根一模一样的戒尺。

      “啪!”

      “啊!”

      仅仅一下就击溃了夕月的矜持,整个人紧绷在一起,头高高扬起惨叫出声,随后便是浑身瘫软,只能捂着屁股。皮肤过于白皙,挨打的部位很快泛起粉红,火辣辣的疼痛从屁股传遍全身。自己挨打尚有余力,女神姐姐怎么经得起那样的责罚。

      原先心中还暗自嘲笑,平时温文而婉的女神姐姐被打的气场全无低声求饶。换组自己肯定不会。没想到报应来得真快。现在才知道是多么难熬。

      疼痛过后,臀尖余韵留存。像一股股电流不断。下身酥酥麻麻直冲心底,竟然开始祈盼更多。转头看向戒尺的眼神也露出一丝渴望。

      夕月再度举起戒尺。

      “啪啪啪~”

      刚刚着实被吓着,连着三下完全没有用力,虽然声音清脆但是几乎毫无感觉。

      “还不重重打!”

      心中响起任姨的话语。不可拒绝的严厉。

      “啪!”

      “啊疼~!”

      就算做好心理准备,从小敏感的屁股也受不住戒尺的威力。

      夕月捂着屁股靠在墙边,自身的保护机制不让她再来一次。逃避疼痛是人之本能。但是心中难耐。轻轻触碰更本就是火上浇油。

      女神姐姐也一定和我一样疼痛,但是被任姨压住,无论怎么扭屁股也只能老实挨打。哭喊求饶唯有换来更重责罚。心中羡慕疯狂滋长。

      收起戒尺,藏在衣柜。夕月站在镜子前。屁股上两道红痕微微高出皮肤。宣告着刚刚发生的事。此刻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但夕月忽然觉得,好像这样的屁股比原来好看许多(上文说过屁股和腿是我们小姑娘最自豪的地方,参考一下各位女生在浴室会做什么。。。)。若是。。。若是能够通红一片,那种感觉。。。

      想到此处,身体不收控制的转过去,双腿微曲,双手撑住膝盖,要是有人在这就会看到惊艳的一幕,我们的大小姐正背对着镜子,闭上双眼,屁股轻轻地撅起。任谁都无法抵挡,恨不得按在腿上教训她那不知羞的小屁股。

      “呸,不要脸。”

      不知过了多久,夕月猛的惊醒,红着脸啐了自己一口。捂着眼睛心中暗骂,怎么变成这样的。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撅屁股,不行,只要想到这个画面心理就要疯了。想要大声叫喊抒发些什么。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闯进夕月的个人世界。

      “啊!谁啊。”

      “我啊月月。”

      是女神姐姐?果然,门一打开。一位长发飘飘的女孩婷婷站在门口。

      “女神姐姐。”每次看到都有一些自惭形愧。最令人难忘的就是那总是挂在嘴角的微笑,如沐春风。知性成熟的气质,一颦一笑都沁人心扉。

      “刚到的话筒,要不要一起来试试?”女神姐姐示意手中的快递盒。

      “这就是上次说送给你的那个?”

      “嗯哼。”作为隐藏的音乐大触,女神姐姐在qh也是颇有名气。晚会上的固定成员。自己房间里也是装上整套设备。不过毕竟是业余爱好者,自然没有录音棚那么专业。

      “月月?你刚刚在干吗呢?”

      “啊???没,没干嘛?”

      “那怎么脸这么红?感冒了么?”

      “没。。。”夕月在心理打呼不好。。。女神姐姐观察力也太好了一点吧。不过任凭她多聪明也不可能想到的。

      “走吧。”女神姐姐微笑着说道。伸出胳膊。夕月很自然的上去挽着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打赏了15金币
      回复
      打赏了1000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