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39 内容:1613

    学神每天都光屁股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1
    • 原创
    • Lv.0

      学洋高中的学生会长江问是风靡全市的学神。

              不仅学习成绩一骑绝尘,还长得帅,家境好,待人接物,如沐春风。是老师的心中宝,同学的白月光。

              开学第一天,高二年级组办公室来了位不速之客。

              这位不速之客长相极为出挑,气势十分强烈,随意地往年级主任提供的椅子上一坐,就仿佛是在出席联合国大会,哪怕他眉目含笑,也只让人觉得危险。

              年级主任一向不太喜欢和这位爷打交道。

              奈何,他是学洋高中最大的金主。学神江问的爹!

              年级主任兼江问的班主任,想不跟这位爷打交道都难。毕竟作为老师,与学生家长保持联系是基本准则。

              “江总今天过来,有什么指教?”年级主任问。

              江秋白语气随意:“听说分班考试,出了匹黑马?

              年级主任如临大敌。

              上学期期末,高一年级进行了分班考试,学生填好志愿后,就不再拉通排名。而是将文理分开。

      恰恰就是这一举措,导致异军突起。原先因为偏科而常年混迹中下游的黑马王同学就这么窜了出来,甚至一举超越了学神江问,成为了理科班年级第一。

              年级主任想起上学期成绩出来后,江问脸都白了。

              不用说,这个暑假江问一定不太好过。江问这个爹对江问的成绩有多看重,年级主任至今不敢去回想,几年前在初中部校长室偶然间看到的场景。

            年级主任委婉道:“小江同学总分还是第一的。”

              江秋白轻嗤一声,没说话。

              年级主任硬着头皮:“江总有所不知,王同学是百年不遇的理科天才,有时候很多老师都做不出来的题,他看一眼就知道答案了。

      相反的,他的文科特别烂。烂到卷子写得满满当当,抠不出一个得分点!”

              “那江总为什么不知呢?”江秋白饶有兴致地反问。

              年级主任舌头一磕绊,冷不丁冷汗直冒。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怕你又不当人啊!你要是知道普通班有个压你儿子一头的人,还不把你儿子打死?

              基于这等考量,年级主任没有告诉江总有这么一个狠人,反正之前一直拉通了大排名,江问一骑绝尘蝉联桂冠,王同学偏科偏出了几百名开外,两人也遇不上。

              而江问本人知不知道有这么个狠人,就不清楚了。但年级主任认为,他应该是知道的。毕竟黑马王同学,在本校也还是很出名的。

      年级主任继续说好话:“小江同学发展很均衡,每一科都很优秀,是很难得的全才了。这也多亏了江总的教导。

      只是个人认为,小江同学的文科优势,更加突出。或许,小江同学可以考虑转到文科班深造?”

             这样就不会因为没拿到年级第一而挨打了。

              江秋白笑了笑:“感谢季主任的好意。只是我江家人不允许存在短板。麻烦季主任帮我把小问喊过来吧。”

              年级主任警惕道:“小江同学正在上课呢。”

              “那就去教室看看吧。”江秋白作势要站起来,年级主任顿时警铃大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觉得不能放他去教室。

              “江总稍等,我这就让人去叫。”

              “季主任说得对,耽搁了上课就不好了,”江秋白笑道,“还是我过去吧。正好了解一下小问的听课状态。”

              “江总,您这样会很影响我们的教学秩序。”

              江秋白想了想,像是被说服了,又缓缓坐下:“那就麻烦季主任了。”

              江问忐忑地走进办公室,老师说他爸来了。

             他差点吓到魂都飞了。 等他看到办公室里坐着的人,以及手里正拿着的高一年级成绩报告,魂是真的飞了。

              江秋白翻着报告单,漫不经心地问:“第二来了?”

              江问的脸瞬间就胀红了。

              “第一”是他的雅号。从小到大,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喜欢用“第一”来称呼他。

              既是调侃,也是认可。

             他虽然觉得不妥,但好歹也算是实至名归,便默认了。可现在一句“第二”,仿佛迎头给了他一巴掌,嘲笑着他过去的妄自尊大。他立时无地自容起来。

              “爸。你怎么来了?”江问小声问候了一句。

             江秋白抬眼看他:“怎么,我来不得?”

              江问慌忙摆头:“没有。”

              江秋白依旧看着他。江问不明所以。他记得从进来到现在他都有当好一个花瓶。应该没机会犯错?

              江问大胆地回望过去。 江秋白用指节叩了叩桌子:“第二有资格穿裤子?”

              江问猛然一惊。

              在场的所有老师皆是一惊。我是不是听错了?这下连装死的都不装了,纷纷抬起头,目光打量着两人。

              年级主任仰天长叹,果然还是来了。他就知道,江秋白无事不登三宝殿,上次来学校还是在初三!一来就把江问的屁股打得半个月都没法坐!

              江问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爸,这是在学校。”

              “你的第二难道是在家里拿的?”江秋白道,“让你的老师们看看,第二的屁股应该是怎样的。”

              江问小声祈求:“爸,可不可以不要在学校。”

              年级主任适时道:“江总。学校有明文规定,不得体罚学生。还请您不要让我们难做。”

              “是么。”江秋白好脾气道,“那就去校门口吧。”

              江问如遭雷劈。

              学洋高中位于瀚海市中心城区,出门就江问不敢想,他要是在校门口被扒了裤子露出光屁股,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江问迅速把裤子脱到膝盖,露出了红彤彤的屁股。

              众人具是倒吸一口凉气。

              万万没想到新时代下,还能看到这样的体罚。年级主任立刻把办公室的大门关上,可还是慢了一步。随着下课铃声响起,好些个学生一溜烟地跑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了这令人震惊的一幕。

              他们呆在了原地,而后在办公室大门关上后,陡然回过神来,之后就听到走廊里响起了奔走相告的声音:“我靠,学神在办公室被打光屁股!”

              “真的假的?你别是看错了?”

             “真的!我都看到他的红屁股了!好红!”

              “你真的没有看错吗?咱们学校不是禁止体罚吗?而且哪个老师舍得打学神啊!”

              “我真的看到了!好红好红的屁股!”

              “不是老师!是他爸!”

             季主任只觉得头疼。

              江问耳朵都红得要滴血了。屁股凉悠悠的,身上却好像烧开的沸水,冰火两重天激得他一阵头晕眼花。

              江秋白故意道:“你这不是让季主任为难?”

              江问快哭了,可怜巴巴地看向季主任。

              季主任叹了口气:“江总。孩子大了,你再这样不留情面,会对孩子的心理健康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的。”

              就算要打,好歹回家里关起门来打啊!

              这让孩子以后还怎么在学校生活?

              “我江家之所以有如今成就,都是这样教出来的。”江秋白旁若无人地说,“莫说他才17岁,就是到了我这个岁数,公司业绩下滑,也是要扒了裤子打板子的。”

              季主任一言难尽地看着他。

             江秋白彬彬有礼道:“既然贵校有规定,就不打扰季主任了。我带小问去外面。”

              “爸!”江问惊恐不已。

              江秋白拎起外套,率先要往外走。眼见着就要走出大门了,江问赶忙扑通一声跪下,祈求道:“季主任,求您准许我在这里挨打吧。”

              季主任哪里受过这等大礼,吓了一跳。

              “小江啊,你快起来!”

              江问纹丝不动。

              耳边响起门锁扭动的声音,江问只觉得头皮发麻,眼睛都急红了,看上去像只可怜的兔子:“季主任!”

              季主任一咬牙:“行!”

              没等江问松口气,有老师出声反对:“季主任,教育部可是明令禁止体罚的。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咱们这一屋子人都要吃挂落。我看还是让江总换个地方训子吧。”

              “何老师“那可说不准。”何老师抱歉地说,“小江啊,不是老师不想帮你。你也知道,现在老师不好当,稍不注意就会陷入舆论漩涡,老师一家人就指着这一张碗吃饭呢。”

              开门的声音更大了。

              外头闹嚷嚷的声音从门缝中飘了进来。

              江问急得要死:“何老师!求求您了。”

              “够了。”季主任道,“出了事由我一力承担。”

              老师们这才勉勉强强地接受了。

              江问迅速看向江秋白:“爸……”

              “还不谢谢季主任?”江秋白闲庭信步般走了回来。只是先前打开的一条门缝并没有被关上。此刻被外头的人一推搡,瞬间裂开了好大一个口子。

              同学们好奇的目光从中刺了过来,与江问撞了个正着。先前被他遗忘的羞耻感瞬间回笼,将他包裹其中。他觉得要喘不过气来了。

      “还真光着屁股啊。太刺激了吧。”

              “刚刚没听见响吧,怎么屁股那么红?难道学神一直顶着红屁股上学?”

             “我靠我光看着都觉得好羞耻。”

              “谁不是呢。谁踏马高中了还要被爸爸打屁股啊?”

              “注意,是光屁股。”

              “靠。感觉这辈子不能再直视学神了!我现在一看到他的脸就想起他的红屁股!”

              “我也是我也是。”

              “去去去,都给我回教室!”季主任再次把门关上。

              江问用力挤出一个微笑:“谢谢季主任。”

              “呀!真是学神!”!”江问赶紧表态,“不会传出去的!”   您老人家是不是太不见外了一点。 “号外号外,学神在办公室被打光屁股!”是繁华的中心商圈,来来往往的人不计其数。

      Lv.1

      谢谢分享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