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39 内容:1613

    林三后宫传·肖青璇御花园受责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41
    • 原创
    • Lv.1
      vip
      审核员

      贵妃出浴影朦胧,罗裘薄纱半遮胸。

      沐浴后的肖青璇,妙曼的酮体仅被一件白纱缠绕着,那高挑清丽的身影半遮半掩地靠着浴池旁,可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一双动人的双眸柔情似水,目光似有飘忽,躲闪,古往今来,这贵妃池里,洗净了多少后宫佳人的妙臀。

      佳人的俏脸已有红晕,这贵妃池的沐浴有所不同,除去初次的侍寝,只有动用家法时才被允许。这家法与晨昏定省,侍寝的调教不同,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刑罚,只有帝王与皇后才有权动用,自从林三登基以来,执刑的次数屈指可数。

      天色渐晚,望着窗外淡淡的落日余晖,林三放下了手中的奏折,都说夜晚是人感情最丰富的时候,脑海中不禁想起昨夜宁雨昔那妖娆的身影。

      养心殿外,高公公正静静地站立在门外候着,随时等着林三的传唤。只见一道身着黄色衣裙的身影正缓缓走来,正是那皇后身边的贴身侍女青儿。当朝天子与皇后极为恩爱,已是京城的一段佳话,皇后权掌后宫,这皇后身边的贴身侍女,身份自然也是高人一等。

      “高公公!”青儿面露浅笑,微微俯身施礼道。

      “青儿姑娘,真是折煞老奴了,以后可不许再行礼了!”

      “高公公说的哪里话,小女子可不敢僭越!此次前来是皇后娘娘派我向陛下传话,还劳请公公向陛下禀告一声。”听到是皇后娘娘的命令,高公公不再迟疑,连忙向书房里走去。

      今日坤宁宫内发生的事情林三已全然知晓,自己免去的刑罚肖青璇都翻倍补上了,可他并没有生气,后宫由肖青璇掌管,一切皆由她意,只是苦了宁雨昔了,不过这宫里的规矩迟早要适应的,想到这武林第一的宁雨昔在众妃子面前受责,怕是羞得不行吧!

      太监嘹亮的传唤声中,林三已来到坤宁宫中,众女皆是跪地相迎,林三直接穿过外室,来到肖青璇的寝宫。推门而入,只见一具雪白的酮体正跪趴在地上,白皙的圆臀极力地高撅着,腰窝处放有一盏盛满水的酒杯,那臀峰处已有了几朵艳红的鞭痕。眼前的女子显然是在执行家法前的晾臀,腰窝上酒杯稍有水滴洒下,那撅起的屁股便会挨上两鞭。听到林三进来的动静,肖青璇一时分神,原本就带着颤抖的身体猛地晃动了一下,那酒杯也随之掉落下来。

      “都下去吧!”那左右候着的嬷嬷手上的鞭子就要挥下时,林三快步向前,将地上的美人伸手揽起抱在怀里,往那床榻上走去。“璇儿这是何意,为何要责罚自己。”虽然已多次与林三行房,但肖青璇每次都极为娇羞,似那未出阁的黄花闺女一般偏过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妾身犯下大错,请林郎责罚!”

      “哦?璇儿做错了什么,说来听听!”

      “妾身今日违背了林郎的圣意,明知道是林郎免去了师傅的刑罚,妾身却加倍的责罚了回去。”

      “这后宫自是由你掌管,即是规矩何来违背一说,璇儿不要对自己太苛刻了。”

      肖青璇却是如同小猫一般挣脱了林三的怀抱,顾不上还是裸露着的身体对着林三跪了下来,“陛下,规矩不可破,请陛下责罚妾身!”

      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子的称呼,林三有些微恼,青璇对自己可谓是倾心倾力,自从登基以来,没少为自己劳神,面对那越来越多的三宫六院也没有丝毫的抱怨,可是在这规矩面前太过于执着了。随即霸道地将她抱起横放在自己腿上,那白皙的娇臀便近在咫尺,林三宽厚的手掌向前攀去,感受着那温暖的柔软,一番爱抚后,佳人俏脸已羞得通红,不明所以。林三双手不舍地离开了那香艳处,从床边捡起一只白色的绣花鞋,攥在手中,在空中挥舞了几下,朝那臀肉拍去。突兀的声音在房内想起,那白皙的屁股便染上了一片粉色,身下的女子好像没有准备,被突如其来的拍打惊出了一声细小的呻吟,婉转的声音极为悦耳,不禁让林三有些心猿意马。绣花鞋继续亲吻着那娇嫩的臀肉,清脆的声音开始不断在室内盘旋着,不知过了多久,原本白皙的屁股已满是粉色,香艳诱人。林三丢下绣花鞋,开始揉捏那粉嫩的臀肉,不老实的手指向那臀缝里伸去。一阵爱抚,肖青璇感觉自己身体变得奇怪起来,那娇俏的脸庞迅速充血,就在那手指就要侵入自己羞处时,不禁地夹紧臀瓣,阻止那异物的侵入。感受到身下女子的抗拒,林三抽回了手掌,举在空中,不留余力地拍打起来,那迅速又充满力道的巴掌似乎越加狠厉,肖青璇知道林三生气了,没有反抗,反而极力地高撅屁股,任由那铁掌般的巴掌扇在自己臀肉上。几百下过后,肖青璇额头已沁出不少细汗,屁股上剧烈的疼痛开始慢慢变得麻木,比起屁股上的疼痛,腿间的湿润让她更为在意,想着林三一定看到了自己失态,不禁有些意乱,之后的每一巴掌都没有顾及的娇喘起来….

      林三把肖青璇翻转了过来,抱在怀里,看着佳人眼角挂着的几滴清泪,有些心疼,又有些好笑,“疼吗?”

      “璇儿还想被家法伺候吗?”

      “林郎,规矩就是规矩,不可违背,忤逆圣意,家法已是轻的了,还望林郎成全!”肖青璇眼里有着坚定,认真的眼神与林三对视着。

      “那好,那我就赐下家法,不过,这忤逆圣意的罪名不好!”

      林三把肖青璇抱到床上,肿胀的臀肉接触到床面时,疼得肖青璇一阵皱眉,不是要执行家法么,为何来到床上,肖青璇正疑惑时,不知林三何时褪去了衣物已来到床上,双脚被牢牢抓住,修长的玉腿被分开高高的抬起,正惊羞出声时,那厚重的身影便向自己压来……

      翌日,晨昏定省后,肖青璇按例在坤宁宫等着后宫嫔妃向自己请安,只是今日肖青璇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众女离开后,平日那威严高贵的模样竟有了小女儿姿态,有娇羞,有害怕。没有武艺在身的林三,床帏之事确是异常地威猛,花样更是千奇百怪,让内力深厚的肖青璇也是夜夜求饶。林三自从那日前来,如今已是连续五日,肖青璇哪里还不知道林三那句话的意思,只是想着想着,不禁更加吃羞害怕起来。

      后宫众女除了来月事或告病之外,都会被摆上牌子,到了晚上由皇帝挑选侍寝。为了让皇帝能雨露均沾,后宫和谐,历来就制定了规矩,初一、十五必须要临幸皇后,所有女子不得连续专宠五日,不然视为魅惑君主,并处以当众受责,以儆效尤!

      “娘娘,太皇太后有请!”青儿的声音打断还在遐想的肖青璇,犹豫的眼色缺逐渐坚定,“走吧,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古朴的大门被推开,印入眼帘的是那青灯古佛,只见一名身着素服的女子,手上扶着刚燃起的黄香俯拜着。“母后!璇儿来了。”女子正是大华前贤妃段氏,自从林三登基后,便跟随太上皇在此隐居。女子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待行完九拜之礼,把黄香插入香案后才徐徐转身,岁月像是不曾在女子身上留下痕迹,那精致的脸庞居然不输肖青璇,朴素的外服遮不住女子的那雍华贵气,别有一番成熟诱人的韵味。“小时候教你的规矩,可还记得?”闻言,肖青璇脸颊迅速通红,目光望向眼前女子对视一眼又低下头颅,不敢对视,肖青璇娘亲诞生她时便已离去,从小到大都是眼前女子带大,虽然严厉可待她却是极好,因为先皇的意外,一直没有自己的子嗣,自然待她如亲生女儿般。小时候犯错没少被母亲责打过屁股,只是那时候还小不懂事,被母亲打屁股感觉是理所应当。自从进入玉德仙坊后,已过去十多年了,没想到长大后还有被母亲责打的一天,肖青璇没有犹豫,面朝大门背对着跪了下去,肖青璇知道母后的性子,扭捏只会招来更加严厉的责罚。只是没有人发现,当看到肖青璇解去衣裙,褪去亵裤时,段氏的脸上有过一抹很快散去的羞红,林三有过规定,众女必需身着金陵布行上供的贴身衣物,那黑丝与胸衣,还有那不成体统的亵裤对她的冲击感很大,以前也有所听闻,也知道时林三所作,可真正看到时不免内心震惊,同为女子,只是一观,她就知道这些衣物有多么贴合女子,不知林三是如何做出这羞人的女子体己之物。肖青璇显然不知身后母后所想,随着亵裤褪去 ,下身便再无一物。

      段氏看到女儿已摆好姿势,随即收拾好心情,从桌案上拿来一把戒尺来到肖青璇身后。

      “璇儿,你可知错?”

      “璇儿知错,请母亲责罚!”

      “那好,一百下,不许喊出声,不许躲闪,不许遮挡,不然重打!”

      段氏持着戒尺带着呼声朝那臀峰处抽去,两瓣臀肉同时被照顾到,连续五日的侍寝,加上晨昏定省,肖青璇的屁股这些日子一直保持着红肿,此时的臀肉极为敏感,当被这狠厉的戒尺抽在臀肉上,极为疼痛,跪直的身子不禁向前倾斜,叫出了声。“这下不算,重新开始。”抡圆的戒尺继续抽打起来,有了第一次的疼痛适应,肖青璇总算是忍住,只是每一下的抽打都会都会让她身子倾斜想要倒在地上,段氏加快了频率,戒尺如狂风骤雨般没有规律地抽打起来,臀峰,臀腿交接处,以肉眼的速度迅速充血肿胀,一百下戒尺,臀肉已变得极为通红,与身上白皙的皮肤形成强烈的对比。跪在地上的肖青璇紧咬牙关硬是一声没吭,身上已沁出许多汗水,握紧的双拳在戒尺结束后终是散开,带着些许的颤抖。

      “璇儿真的是长大了,记得小时候这一百戒尺总是要打上很久。”闻言,肖青璇俏脸通红,不敢与段氏对视。

      “璇儿,你曾是我大华公主,如今已是我大华皇后,执掌后宫,身份贵不可言,可你却以身魅主,贪图肉身的欢愉,你这是要让陛下弃社稷于不顾吗?璇儿,你以前还小,身子还未长成,如今已作为人妇,为娘今日就好好教你这女儿刑,自己把胸衣脱了!”

      “母后!”肖青璇显然被惊到,却无法辩驳,总不能说是林郎故意为之吧……

      御花园,位于坤宁宫正后方,是帝王后妃休息散心的地方。园内花草树木,繁花似锦;亭台楼阁,古色古香;嶙峋山石,精惕玲珑;松柏藤萝,佳木葱茏。花草间的小道由五颜六色的小石子铺成不同的图案,沿路欣赏,趣味无穷。与那威严的大殿建筑感受不同,初春清晨的御花园宛如一片仙境,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片薄雾。只是今日的御花园却充斥着森严的气氛,御林军已将此处包围,十步一岗,围得水泄不通。御花园正中心,有一座四方亭阁,亭阁地面已铺上了红毯,几张各异的刑床置于中心,案桌上,各式的刑具摆放整齐,俨然一个露天刑室。正午时分,高照的阳光把雾水破去,整个御花园的情景已清晰可见,后宫众嫔妃已陆续前来,受邀的还有那正三品以上的诰命夫人,这些女子皆是朝廷重臣的的妻子,享有受封,平日里皇后举行的一些聚会活动也都有资格前来,只是今日众女与平日里洽谈的热闹气氛不同,皆是沉默不语。

      “皇后娘娘驾到!”女官嘹亮的声音响起,打破了此地的平静,众人皆是跪地相迎,待皇后走到自己身边时,依次磕头施礼。肖青璇一身红衣,外袍拖地,凤目带着肃穆,缓缓走向亭阁处,站立片刻后,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转身跪下,只见一女官捧着一道懿旨,缓缓打开,“罪女肖青璇,位居皇后之位,却不体谅思君,以身惑主,贪图肉身之愉,赐以家法之刑,当众受责,望省之!”“臣妾接旨!”肖青璇双手捧过圣旨,跪拜了下去。

      “娘娘,老身得罪了!请娘娘双手背至后方,抬起头来!”闻言,那娇俏的脸庞乖巧地向上抬起,只是那刺眼的阳光让肖青璇微眯着双眼,阳光的照射下,女子樱唇杏眼,容色更显娇丽,两个嬷嬷拿起案桌上那薄木板,朝着脸颊抽去,受了三十板后,整张脸已不复最初的摸样,通红肿起,嘴角带着一点血丝,受责过程中,肖青璇紧闭双眼,愣是一声未吭。

      肖青璇今日穿戴着那独属于皇后的华服,一袭烟霞红软缎外裳,月白色的裙面上绣着彩凤,头戴赤金镶宝长钗和海棠珠络步摇,尽显雍容华贵之气。虽是受责,但身为皇后的威严不能丢,望着台下的众女,此时皆是席地而跪,大华身份尊卑有别,当朝皇后受责,她们自当下跪观刑,眼见肖青璇眼色扫向她们,皆是低头不敢与之对视。嬷嬷放下了手中的薄板,开始替肖青璇宽衣,那红色外袍被褪去,里衣由双肩向外被嬷嬷剥去,直至下滑至腰间,白皙的香肩,纤细的腰肢袒露出来,胸前大红色的胸衣好似不堪重负包裹着里面的丰满,与周身泛着白皙光芒的肌肤形成对比,醒人瞩目。随着背后的纽扣被解去,那对伟岸的山峦再也没有了束缚跳脱了出来,初春的正午阳光正和煦,感受着胸前一片清凉,又有着一股未有过的温暖,感觉脸颊红的滚烫,不知是因刚才的责打,还是面对着众人裸露的娇躯。“娘娘,请您双手托举双乳,老奴要行刑了!”肖青璇身体跪的笔直,那傲人的胸脯本就傲然挺立,在双手的托举下,不禁向上抬高了几分,一副索求责打的模样。见肖青璇已摆好姿势,嬷嬷拿着软鞭站立在两侧,对着那托起的饱满处抽去,当鞭子亲吻在那娇嫩处,迅速攀上一道醒目的红痕,饶是早有准备的肖青璇也被这强烈的撕裂感惹的惊叫一声,身子向前倒去,扶住胸前的双手撑着地面不让自己倒在地上,胸前的饱满因为身体的剧烈的晃动,正花枝乱颤着…想起前些日母后的责罚,比起这要轻了太多,看来母后还是没有全力责打自己,感受着眼前的家法,心中有了新的认知。“娘娘,请摆好姿势,不许出声,不许闪躲,再违规老奴就要加罚了”嬷嬷的声音打断了还在遐想的肖青璇,只好重新跪好,摆好姿势,迎接着鞭子的到来,三十鞭结束,原本白皙饱满处已遍布红痕,当那嫣红的乳首被鞭子连续亲吻时,再也顾不上羞耻尖叫出声…

      随着附加刑结束,这难熬的女儿刑终是结束,肖青璇跪坐在地上,双手环着身躯,额头上已沁出细汗,隐有哭泣的感觉。嬷嬷并没有给她休息的时间,只见一张怪异的刑凳被搬了上来,那是一张宽矮的春凳,凳尾处有两个支起的架子,肖青璇脸色迅速充血,本就通红的脸颊红得快要滴血,身为皇后权掌后宫,哪里还不知道这刑床的用处。嬷嬷扶起肖青璇,开始为她宽衣,随着腰带解去,那连体的衣裙脱落下来,嬷嬷扶起那精致的小脚,白色的绣花鞋也被脱去,嬷嬷抱起肖青璇躺在那矮榻上,屁股刚好与凳尾平行,修长的玉腿被高高抬起,随后大咧地分开,膝弯刚好架在那两边的木架上,随着凳尾的机关开始转动,靠着凳尾处的屁股逐渐被抬高,嬷嬷拿来一把剪刀,扯出那腿间的白色布条,女子那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被扯去,此时已是全身赤裸,双腿大开,女子那最隐秘的羞处毫无遮掩地处在最高的位子任由台下众人欣赏着,肖青璇此时面色潮红,快要羞晕了过去,还好由于凳尾的抬高,众人看不到那惊羞的表情。嬷嬷在两旁站立着,并没有开始责罚,好像在任由那羞人的小嘴贪婪地沐浴着阳光,台下众女脸色皆是带着羞红,表情各异,望着那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此时身躯尽裸,如城外那怡红院里不知羞耻的女子坦荡地展现自己的身体,以求来客的欢合般,有兴奋,有不安,正二品以下的妃子与那些诰命夫人皆是低头不敢过多观看,时不时地像向瞄上一眼,洛凝此时目光死死地盯着台上,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恨不得台上之人换上自己,正等着三哥的责打,想着想着,紧闭的腿间竟隐隐有些湿润,面色不禁潮红起来。见嬷嬷终于动身了,肖青璇松了一口气,现在她只想让这刑罚快点过去,只见两位嬷嬷同时拿着一根细小的藤条,同时抵在自己腿间,两道沉闷的笞打声同时响起,惨叫声随之响起,感受到那剧烈的撕裂感,肖青璇再也顾不上羞耻,放声的叫了出来,跪在最前方的宁雨昔看到自己爱徒此时正遭受如此羞耻的责罚,不禁有些心疼,想到当日自己受此责罚时原来是这般摸样,那俏丽的脸儿已是迅速攀满红霞。藤条还在继续,只是那惨叫声听在众女耳里,却别有一番味道,凄厉的叫声中似乎多了一分娇喘的味儿…

      三十藤条结束,肖青璇那娇嫩的腿间相当于受了六十鞭,早已是肿胀不堪,这惑主的家法极为特殊,皆是责打女子受恩宠的部位。肖青璇早已被抽去了浑身的气力,躺在矮榻上喘着粗气,裸露的娇躯上已是香汗淋漓,当双腿被嬷嬷抬下合拢时,腿间的刺痛迅速传来,不禁咬牙皱眉着。第三样刑罚已过,就剩下责臀了,嬷嬷没有很快进行,蹲在两侧擦拭着肖青璇的身体。

      “娘娘,该晾臀了!”短暂的休息过后,肖青璇被嬷嬷唤醒,腿间的刺痛已散去了大半,当被扶起站立时,那刺痛感又清晰了几分。家法责臀,分为洗臀,晾臀,热臀,再是责臀。刚才嬷嬷已被肖青璇擦拭过,这洗臀便被免去。一张三尺高的凳子摆在正中心,在嬷嬷的示意下肖青璇乖巧地跪了上去,双手背至身后被反绑住,只见嬷嬷从桌面上拿来两只系有红绳的铃铛,“请娘娘挺胸!”肖青璇脸颊的红肿已褪去一些,闻言,不禁又羞红起来,但身体还是乖巧地向前抬起,只见嬷嬷将那红绳的一头缠在那嫣红的乳首上,随后垂落下来,将跪在凳面的双腿向外瓣开,膝盖正好抵着凳面边缘,一盏插着红香的香案被摆放在双腿处,那燃烧的香头刚好抵在臀缝双腿间,“请娘娘把屁股撅高!”嬷嬷像是不满意,厚重的巴掌向那白皙挺巧的臀肉拍去,肖青璇只好极力地再次高撅,一名嬷嬷将那盛满水的酒杯放在那腰臀相接处,随后持着软鞭候在身后,晾臀正式开始,一炷香的时间。肖青璇此时跪在高凳上,上身向前倾,为了不让酒杯中的水滴流下,屁股向后撅起,腿间燃烧的红香飘出袅袅青烟拂在那羞处,感受着腿间的炙热感,身子不自觉地扭捏了一下,胸前的铃铛便晃动了起来,那悦耳的声音顿时响起,可换来的却是嬷嬷那狠厉的鞭子,肖青璇自幼习武,这姿势却是让她极为难捱,屁股上已布满不少的红痕,好在那红香逐渐向下烧去,腿间顿时轻松了不少。红香快要烧尽时,肖青璇开始颤动,胸前的铃铛铃铃作响,腰臀处的酒杯里的水也少去了大半,原本白皙的屁股此时已布满了红痕,红白相间,飒是好看。

      肖青璇已从刑凳上下来,双手撑着膝盖,上身向前倾斜,开始了热臀。这热臀没有数目规定,不会很重,主要让臀肉保持通红微肿的状态,好迎接主刑的到来。两名嬷嬷各持一块两指厚的木板,朝那挺巧的臀肉拍去,屁板声顿时响起,清脆的声音从亭阁四散开来,不绝于耳。一百多板过后,嬷嬷停下了手中的板子,伸手在那通红的臀肉抚摸起来,感受着那滚烫的温度,像是很满意,“娘娘,热臀完毕,请您趴上去。”一百多板虽然不是很重,但身后此时却像是火烧一般,闻言,顾不上屁股上的疼痛,走向那摆放好的春凳趴了上去。

      “娘娘,一共三百女板,无需报数,责打时哭喊声不能超过板子,不许漏出私处,违反一次,附加刑加五下!”话落,两位嬷嬷手持三指厚的女板站在两侧,抵在那已通红的臀肉上,两人分别击打半边屁股,左边的板子率先抬起,在空中抡了半圆后,向那左瓣臀肉砸去,宽厚的板子打在那圆润的臀肉上,巨大的声音炸响开来,只见那左边被板子挤压的臀肉被深深压了下去,那饱满的臀肉带着惊人的弹性又迅速隆起弹开了板子,然而,右边的臀肉正好又被拍打了下去,两位嬷嬷都是宫里用刑的老手,那壮实的身体粗大的手臂用起刑来,比起一般的公堂衙役都要狠辣许多,此时击打在那娇弱的女子屁股上感官甚是震撼,刑凳上的女子虽是皇后,但她们的力道似乎并没有减弱半分,反而比起平时更加卖力几分,身处后宫多年,这些规则早已深谙于心,她们知道什么该全力责打,什么时候该留手,皇后此次显然是被处于典型,事后要是被发现,结果不是自己能够承担的。这却苦了刑凳上的肖青璇,原本就红肿的臀肉已极为敏感,再受到这十二分的责打,才几十板就开始颤抖起来,双手死死地抓住凳脚,指甲深深地陷进那木缝里,脚趾极力地扭捏攥在一起,想要分担屁股上的伤害,可这一切都没有意义,身后的板子持续地抽打着,那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血红肿胀。一百下过后,那臀肉已肿得一拳有余,两瓣臀肉像是血红的葡萄,嬷嬷的板子不再各自负责一半的臀肉,开始朝着那臀峰处狠狠砸去,宽大的板子同时覆盖了两瓣臀肉,那屁股被板子压得像一团凹扁的馅饼,嬷嬷从那板子中明显可以感觉到那臀肉已没有当初的弹性,那巨大的声响充斥着偌大的御花园,久久没有散去,两百板后,那臀肉已开始发黑发紫,肖青璇再也坚持不住,从呜咽声开始大声的哭喊求饶,当嬷嬷的板子开始照顾到臀腿交接处时,刑凳上女子那凄厉的惨叫让台下的众女皆是听的发毛,忍不住打颤,“嬷嬷,给我块手帕吧。”肖青璇再也顾不上羞耻,每叫一声就是五下附加刑,肖青璇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忍住不出声,嬷嬷有些犹豫,一是这有些不符规矩,二是并没有事先准备布条,一旁的嬷嬷有些不忍,看着刚才替肖青璇剪去的亵裤,揉成一团后来到肖青璇面前,肖青璇此时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张嘴示意嬷嬷帮她塞进去。两位嬷嬷看着那肿的不成样子的臀肉,相互对视一眼后,从案桌上拿来一根早已准备好的姜条,削去外皮的姜条此时还冒着汁水,翻开那肿胀的臀肉露出了那依旧白皙的臀缝,趁着那臀肉没有防备时,塞入了进去。台下众女看到这一幕,不禁屁股一紧,想起与林三欢好时,那羞处没少被林三欺负,皆是红了脸低头不再看去,其实这并不是嬷嬷有意羞辱,反而是对肖青璇的好意,两百多板后臀肉已极为惨烈,要是再抽打在那夹紧的臀肉上,很容易伤害内里。感受到屁股里的异物,肖青璇用力地扭捏了几下屁股,想要挤出那屁股里的异物,可是越挤,那强烈的灼烧感就越发强烈,只能作罢,发出哭泣的呜咽声,板子继续拍打起来,只是拍打下去时臀肉夹紧片刻后又放松开来,嬷嬷再没有后顾之忧,开始卖力地执刑剩下的板子。

      三百女板过后,原本白皙的臀肉此时已糜烂不堪,那泛着紫黑色的臀肉感觉随时都会破皮。肖青璇趴在那春凳上,手臂无力地垂落了下去,看着虚弱的皇后娘娘,嬷嬷知道她无法再分开臀瓣了,俯身跪下来到肖青璇身旁,不顾肖青璇那疼得扭曲的表情伸进臀缝里用力地往外掰开,这无异于又是一场酷刑,站在身后的嬷嬷取出了那被屁股深深吮吸住的姜条后,一根细小的单股鞭便抵了进去,对着那依旧白皙粉嫩的臀缝抽打起来……

      一场刑罚,从正午持续到了傍晚,刑罚结束后的肖青璇喝了一碗姜汤后便很快睡了过去,披上外袍后上了轿撵往那坤宁宫前去。跪了半天的众女这才纷纷起身离开,没有往日里的谈笑打闹,带着各自的心情想法悻悻离开……(结尾写的仓促了些,本想写的更仔细些的- -)

      下一篇

      1 林三后宫传· 洛凝篇

      2 斗破苍穹 ·小医仙篇 ·二

      3 庆余年 

      林三后宫传·洛凝篇(187票)
      斗破苍穹·小医仙篇·二(120票)
      庆余年(93票)
      31(6票)
      8(48票)
      6(17票)
      11(35票)
      45(52票)
      9(33票)
      22(51票)
      3(36票)
      8(9票)
      9(8票)
      投票结束时间:2024-02-20 13:58:45 允许选择项数:1 当前总投票数:13
      投票已结束
      已参与用户
    • uhh
    • atiae
    • huadakota
    • 冰灵
    • 天邪
    • F123456789
    • 灵眸
    • 气味阿斯顿
    • 残花道君
    • 我爱荣荣
    • 灭火
    • justafool
    • jing
    • 拉拉拉
    • 雨零
    • 星河独转千秋度
    • 思绪
    • 12332112
    • 中兴
    • 防滑垫
    • 丁xin
    • xwt
    • 夏目
    • g58346006
    • 肾虚
    • 上大分
    • hwww
    • 兔呢啦
    • 好人一生平安
    • gc6644
    • 白木
    • 帝王蟹
    • 太好了
    • 呼伦贝尔
    • 君耒
    • 无名之恐惧
    • 㦤great
    • 龙心
    • swh
    • 还能再见嘛
    • xyyyh.
    • 马克笔
    • 已重置-18631
    • uim
    • 或许
    • 古古怪怪ggg
    • 汤汤
    • 28
    • 大头与趴趴
    • 可莉22
    • 吖哇哇哇
    • qwerdf
    • snhl
    • ztau
    • ijanm
    • 下路塔
    • 刘宗敏
    • 栖鄞
    • 手by
    • qaw
    • 2012
    • 4646464644
    • tele
    • 周天子
    • 是是是航海
    • 梦游的西瓜
    • 欲望
    • hjp1233211
    • 143322w
    • keven268
    • date
    • 空山清雨
    • 三玄天
    • yyds176906
    • 哦实际上
    • 三秋暖
    • abcdtc
    • 1700
    • 血幽岚
    • 古沫雅
    • jjdjs
    • zxjasbd
    • 红拂夜奔
    • 这货不是鸟
    • yss
    • 你大爷的
    • 腐国度
    • 妮露
    • 余裕
    • 1590753
    • 若妩
    • 警戒线
    • 道980218
    • c017
    • 28406
    • yuyoungyy
    • wangS
    • 海天昔年景
    • 李扬
    • yyyz
    • Lv.2
      写的真好
      回复
      Lv.1
      话说小医仙篇与之前斗破的剧情似乎完全不同呢,像是另起炉灶呢,还是希望大佬延续之前神女宗的设定
    • 小熊芬芬嗯 下一章改回去 [s-62]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4
      还是比较喜欢斗破之前的那个设定,小医仙篇是新开的坑,没有说不好,但是还是希望作者大大可以延续之前的那个神女宗的那个设定来继续写下去
    • 小熊芬芬因为之前的实在想不出怎么写了 就想着给小医仙补个番外什么的 结果设定完全对不上 [s-11]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写的真好写的真好
      回复
      想看一篇庆余年打文章,这个站上貌似还没有写庆余年的
    • 芬芬小熊有吧 之前好像看过一篇司理理的
      拉黑 1个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打赏了1000金币
      回复
      打赏了100金币
      回复
      可以出几篇完美世界的文吗。感谢
      回复
      打赏了1000金币
      回复
      Lv.1
      打赏了1000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