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原创 原创 关注:1239 内容:1613

    程杨的生活(公园里的黄荆条炒肉)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原创 > 正文
    • 原创
    • Lv.1

      17岁的程杨正在院子里快快乐乐地跳着舞(程杨是学校的校花),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劫难逃了。

      她的母亲(袁捷妤)在家长会上受够了气,原来程杨在学校不仅最近学习成绩下降,还上课说话,扰乱班级纪律,打扰其他同学,在期末家长会上,在所有家长面前,被老师点名批评,让袁捷妤丢尽了脸面。

      家长会结束的时候,袁捷妤恨不得一脚踹开教室的门,一步迈回家,回去教训这个臭丫头。

      这不,气哄哄地赶回家的袁捷妤,在楼下小区里,看到了顶着大太阳,还在没心没肺地跳着舞(跳舞是因为程杨喜欢学舞蹈),气得她三尸神炸。

      “小丫头片子,就知道跳舞,给我滚过来!”袁捷妤吼道。

      袁捷妤的吼声在小区院子里回荡,程杨吓得立刻停下舞蹈,转身面对怒气冲冲的母亲。她感到一阵紧张,知道自己犯了大错,看来家长会的结果不太好。

      一起看程杨跳舞的女孩们也吓得噤若寒蝉,不敢说话,直愣愣地看着她们母女俩。

      程杨不敢拖延,小心翼翼地走向了母亲。

      “妈,怎么了?”

      袁捷妤的脸色更加阴沉,她走进了程杨,(程杨和袁捷妤都有175)几乎要贴在程杨的面前,压低声音说道,“丫头,今天的家长会你怎么表现的我都知道了。你学习不用心,还在课堂上说话闹事,扰乱纪律。你这丫头心思野了?给我把裤子脱了!看我怎么教训你!”

      程杨吓了一跳,她知道今天这顿打是躲不开了,但是这里可是院子啊,而且自己都快成年了,还是一个女生,她小声说道“妈,别啊,这里可是院子啊,我跟你回家,回家咱们再说吧。”

      “死丫头,还知道丢人啊!”袁捷妤的声音中透露着愤怒,“你知道我今天在你们班家长面前有多丢人吗?你还丢人?快点的!”

      程杨倔脾气上来了,一甩胳膊,“我就不!”

      “嘿,还学会犟嘴了!”袁捷妤一把扭住程杨的耳朵,揪着她的耳朵把她拉了过来。

      “啊啊,别,疼!”

      袁捷妤没有理会,揪着耳朵把程杨按在了院子里的长椅上,屁股向外撅着,一把拽下了她的短裤连同内裤一起,拽到大腿处,左手按住了程杨的腰,不让她扭动,右手重重扇在她的光屁股上。

      啪!

      “啊,别!”

      啪!

      “疼啊!,妈,有人看着呢……”

      啪!啪!啪!

      巴掌一下又一下地扇在程杨的光屁股上,留下一个个五指印清晰可见。

      刚才还在院子里看程杨跳舞的女孩们目睹了这一出场面。

      她们看到程杨被母亲强行按在长椅上,尽管她们距离不算近,但可以清晰地看到程杨的屁股露在外面,以及母亲的手掌在重重地拍打在她的光屁股上。

      一个女孩低声说:“你看,袁阿姨在打程杨。”

      另一位回应:“真的吗?也对,好像程杨成绩下降了吧。”

      有人小声猜测:“还有上课说话的事,听说就她最欢。”

      另一人感到担忧:“可怜的程杨,要是我妈这样,我肯定哭了。”

      这边女孩们窃窃私语,那一边袁捷妤严厉的表情和怒吼声没有减弱。

      “让你不好好学习,让你上课说话!”

      程杨在袁捷妤的巴掌上挣扎了起来,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满是害怕和痛苦。

      她试图用手臂推离母亲,但袁捷妤的力量太大,她的左手紧紧按住程杨的腰部,使得她的上半身无法移动。

      程杨的腿在长椅上乱动,试图找到更加舒适或安全的位置,但由于被母亲的控制,她的双腿无法摆脱长椅的限制。

      她的双手也试图去遮挡自己的屁股,但也无济于事,甚至一次次被袁捷妤拍打开,手背和屁股一起遭殃。

      她的脸红得像火烧一样,眼泪不禁滚落下来,但她又不敢大声哭喊,因为这会让自己在女孩们面前更加丢脸。

      袁捷妤用得力气不小,很快她就觉得手掌都疼了,此时程杨已经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了,挣扎得也不厉害了,但是袁捷妤还没消气,看着忍着不吭声的程杨,她甚至更生气。

      不仅是程杨不听话和成绩下降,她在家长会上当众被批评,让袁捷妤丢脸,袁捷妤决定,只有让程杨也丢脸,才能让她记住这次教训,痛改前非。

      想了想,袁捷妤暂时停了手,就在程杨以为惩罚结束的时候,袁捷妤命令道:“站起来,把裤子内裤和鞋子都脱掉!”

      “什么?”

      “还不快脱,不然打烂你的屁股!”

      “哦哦哦……”程杨不敢怠慢,赶快起身,把裤子和鞋都脱掉,扔在长椅上。

      微风吹拂过光溜溜的屁股,上面的巴掌印清晰可见,甚至如果有人详细数一数巴掌印,就能知道程杨挨了多少巴掌。

      光溜溜的脚心踩在太阳照耀下的水泥地面上,烫脚的感觉让程杨站不住。

      “跟我来,上电动车。”袁捷妤掏出一把钥匙,指着在太阳下停放着的家里电动摩托车。

      “就这样上去?”程杨有些不敢置信地问到。

      “就这样上去,别浪费时间,赶紧地!”袁捷妤一边跨上电动车,一边呵斥道。

      程杨被打怕了,不敢违抗。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走向电动车,短裤内裤和鞋子都在椅子上,她光着屁股站在那里。

      女孩们看到这一幕,都不约而同地低声窃笑,有些人不禁用手捂住嘴巴,但还是忍不住发出咯咯的笑声。

      程杨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但还是迈上了电动车。

      电动车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上午了,黑色的坐垫已经滚烫。

      程杨小心翼翼地把光屁股坐在坐垫上,没有裤子的保护,滚烫的热量直接传到了光屁股和私处上,烫得她抽了一口冷气,赶快把腿站起来让光屁股和私处离开坐垫,但是刚离开就被袁捷妤按在滚烫的车座上。

      程杨感到坐在上面就像坐在火炉上一样,热气灼烧着她的光屁股和私处。

      “啊啊!”程杨忍不住被烫得叫出了声。

      “闭嘴!”袁捷妤呵斥道。

      程杨试图用手护住自己的光屁股和私处,但因为母亲按住了她,她几乎没有自由动弹的空间,不仅屁股,连私处也接触在了车座上,给她烫了个三分熟。

      被袁捷妤呵斥后,他赶紧闭上了嘴,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坐在滚烫的车座上,她感到自己的屁股和私处像是被火烤一样,每一秒都是煎熬。

      袁捷妤看她不乱动了,转身启动了车子,她们缓缓使出了小区,程杨光着屁股坐在后座上,感觉每一刻都像是在受到羞辱。

      程杨此刻坐在滚烫的座椅上,已经被拍打得通红的屁股贝烫得火辣辣的,疼痛刺骨。

      她的脸颊涨红,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因为车速很快,热风迎面而来,让她感到更加难受。她双手紧紧握住电动车的扶手,一方面是为了保持平衡,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分散疼痛的感觉。

      电动车行驶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程杨能感觉到路边行人和车辆的目光投向她们,有人指指点点,有人嘲笑,有人则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一切都让程杨感到极度的尴尬和屈辱,她不知道这趟可耻的旅程会持续多久,只希望尽快结束。

      原本不长的路途似乎格外漫长,周围的声音逐渐变得喧嚣,程杨低着头,不敢看周围的目光,直到电动车停了,袁捷妤的声音传来。

      “下车!”

      程杨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她们竟然到了公园,现在正是人多的时候。

      “妈,这里……”

      “赶紧下来,跟我走!”

      程杨一哆嗦,怯生生地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从电动车上下来。

      她感觉到周围人们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毕竟一个光屁股的女高中生,在公园是多么吸引目光啊。

      袁捷妤不给她太多时间思考,拽住她的手臂,将她带向公园的中央。在那里,有一块相对空旷的草坪,人群较为密集,一些家庭在野餐,孩子们奔跑玩耍,让程杨感到更加尴尬和窘迫。

      程杨此时脸颊滚烫,双手一只捂着光屁股,一直捂住私处,不断有汗水从额头滴下,脖子上的肌肉紧绷。她的眼神游离,不敢正视周围人的目光,全身感到僵硬,仿佛成了众人注视的焦点。

      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强忍着尴尬和难堪,她清楚反抗或哭泣都不会改变现实,只能乖乖听从母亲的安排。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站在那里,等待着母亲下一步的指示,同时希望这一切能尽快结束。

      “去,撅一根黄荆条回来,要什么样的黄荆条你清楚!”袁捷妤命令道。

      程杨听到父亲的命令,心里一阵发寒,身子忍不住发抖起来。

      她知道,一顿更狠的打屁股已经要来了。

      在她们这一片长大的孩子,谁不知道“黄荆条”,谁没经历过“黄荆条炒肉”的惩罚。

      黄荆条是一种常见的灌木,郊野、田野和公园的边缘地带可以说是遍地都是。

      黄荆条的长度和韧性,以及相当容易找到的特性,让家长们非常喜欢拿它当惩罚孩子的工具。

      “黄荆条炒肉”就是用黄荆条抽打光屁股,附近的孩子在家都品尝过。

      在程杨家,也是如此。

      而且,每次袁捷妤动用黄荆条时,都会让程杨自己挑选黄荆条。

      也就是说,程杨要自己采摘一根黄荆条回来,然后将多余的枝杈去掉,留下坚韧的枝条,交给袁捷妤。

      袁捷妤就用这根黄荆条狠狠地抽打程杨的光屁股,直到这根黄荆条断掉。

      而且袁捷妤规定,如果程杨选的黄荆条在鞭打20下之内断掉,那么之前打的都不算,袁捷妤会亲自挑选一根最粗的黄荆条从头开始打。

      也就是说,程杨自己挑选的黄荆条,不能太细,因为那样的话撑不住20下,程杨会面临更痛苦的鞭笞;也不能太粗,那样就相当于增加了自己的惩罚。

      亲手选择和制作刑具,这也是惩罚的一部分。

      程杨母亲要她去找一根黄荆条,这意味着她即将面临一次体罚,而且是在众人面前打光屁股。她不敢再违抗,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朝公园的树丛走去,开始寻找一根合适的黄荆条。

      她的心情异常沉重,步伐显得犹豫不决。

      此时的公园里,人们窃窃私语,她们的目光不时投向程杨和她的母亲。有些人露出不解的表情,显然不明白正在发生什么。另一些交头接耳,似乎在猜测情况。

      以为年长的妇女低声对旁边的朋友说:“你看,那个女生的屁股为什么露在外面?她们在做什么?”

      一个中年女人回应道:“肯定是犯错了呗,我家闺女昨天也是被我这样料理的。”

      一个年轻母亲小声地对她的女儿说:“你也好好看着,你要是犯错,我也这么罚你。”

      程杨强行让自己不去听周围的声音,眼光在黄荆树丛中游移,她的脸颊有些红,眼神躲闪,局促不安。

      不远处,一颗颗黄荆树茂盛生长,程杨知道,她需要选一个坚硬且足够粗的黄荆条,以避免更多的痛苦。

      她踌躇地走向那棵黄荆树,看了看枝条,似乎在考虑哪一根最合适。她的脸上带着一丝不安和恐惧,毕竟她知道一旦选定了,就要亲手加工出可以用于体罚的鞭条。

      程杨终于在众多的黄荆树中找到了一根合适的树枝。她颤抖着手,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慢慢撅下了这根树枝。

      坚韧的枝杈根部显示了这根树枝的坚韧。

      光着屁股的程杨小心翼翼地开始处理这根黄荆条。他首先用手指沿着树枝的主干检查,确保没有任何尖锐或粗糙的部分,以免伤害到自己的皮肤,毕竟即使是被抽,她也不想被粗糙的树枝抽打。

      接下来,她用力弯曲树枝的末端,试图将多余的树叶和细枝折断。她小心翼翼地折断枝叶,一边注意不要折断主要的树枝。

      程杨的手颤抖着,因为她知道这个树枝即将成为自己的刑具,她想要让这个时间一直进行下去,可惜,后面的惩罚她是逃避不开的。

      程杨终于成功地处理好了黄荆条,没有多余的树叶或枝杈,只有根挺拔的黄荆条。她将它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她知道,很快这根黄荆条就会和她的光屁股接触了。

      她有点打着颤地走了回去,袁捷妤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程杨选黄荆条的磨磨蹭蹭显然加剧了袁捷妤的怒火。

      她将已经处理好的黄荆条小心翼翼地递给了母亲,伸出颤抖的手,仿佛在向母亲请命一样。

      袁捷妤怒气冲冲地接过了程杨递过来的黄荆条。她的手紧紧握住这根树枝,眼神中闪烁着愤怒的火花。

      她用黄荆条指了指高出地面的水泥坛命令道:“趴在上面,脚尖和胳膊支撑地面,屁股撅起来!”

      程杨颤抖着站在花坛旁边,听从母亲的命令,小心翼翼地趴在了花坛上。

      太阳火辣,晒了一上午的花坛水泥面同样是滚烫的,她的双手、双脚都感到灼热,但她不敢有任何怨言,甚至连移动都不敢,只能把赤裸的屁股高高撅起,准备迎接“黄荆条炒肉”。

      她的脸红得如同火烧一般,羞愧和害怕交织在了一起。这个场景在公园里引来了更多人的侧目和窃窃私语。程杨感到自己像一只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放大镜下的蚂蚁,无处可躲。

      然后,袁捷妤站在了程杨身边的位置,毫无征兆地挥舞起了黄荆条,用上了自己最大的力气,准备给程杨一次深刻的教训。

      袁捷妤毫不留情地挥动着黄荆条,将它重重地抽打在程杨光着的屁股上。每一下都伴随着刺耳的巴掌声和程杨的疼痛呻吟。太阳热烈的阳光下,这一幕显得格外残酷。

      啪!啪!啪!

      “啊啊啊!”

      程杨的哀嚎声穿越整个公园,回荡在空气中,哀嚎声中夹杂着呼救和求情,仿佛她希望这一切能够早点结束,但袁捷妤并没有理会,继续用黄荆条抽打她的光屁股。

      程杨死死支撑着双脚和胳膊,让自己保持好姿势。

      每一次黄荆条的抽打都带来撕裂一般的疼痛,同时也会留下一道红色的条纹。

      这些条纹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副可怕的画面,将女孩的光屁股抽得伤痕累累。

      尽管程杨努力保持好姿势,但随着鞭打的继续,她的脸色变得苍白,额头上已经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她的哀嚎声越来越痛苦,每一次鞭笞都让她的身体痉挛,但她依然奋力支撑着。

      啪!啪!啪!

      “啊啊啊……”

      黄荆条不断地落在程杨的光屁股上,每一下都带来剧烈的疼痛,让程杨感到如同火焰在她的屁股上蔓延一般。她的皮肤逐渐变得发红,红色的条纹清晰可见。

      随着黄荆条的抽打,这些红色条纹越来越明显,并且肿胀和发热。

      不知不觉已经打了二十多下。

      程杨是幸运的,她选的这根黄荆条做够粗,撑住了袁捷妤盛怒之下的前20下鞭笞,不用袁捷妤再去找第二根黄荆条;同时,程杨也是不幸的,她找的这根黄荆条质量太好,袁捷妤用到现在,丝毫没有断裂的迹象。

      程杨的光屁股被黄荆条狠狠地抽打着,疼痛感让她无法忍受,他不知道这根黄荆条什么时候才能断开,她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才能放过她。她开始大声哭喊,哀求母亲放过她这一次。

      “妈妈,别打了,求你了!呜呜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程杨的声音里带着绝望,她的眼泪在痛苦中汩汩流淌,模糊了她的视线。

      但是袁捷妤并没有因此停下来,反而愈发冷酷。她的脸上没有丝毫动容,只有愤怒。

      “你错了?太迟了!叫你不听话,叫你不好好学习!”袁捷妤的声音充满了不容置疑,她继续用黄荆条抽打着程杨的光屁股,毫不留情。

      围观者越来越多,大家性兴致勃勃地看着这出突如其来的场面。她们互相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些人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认为程杨罪有应得。观众中还有一些年轻的父母,她们用这个场景来警示自己的孩子,教育她们要遵守规则,否则也会收到类似的惩罚。

      有人拿出手机开始录像,准备把这个场景记录下来。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突发事件上,忽略乐周围的喧嚣和炎热的天气。

      程杨的光屁股上已经被黄荆条抽打得红肿,但袁捷妤似乎毫不留情,继续用力地抽打着。

      程杨的哭喊和哀求渐渐变得虚弱,她感到绝望和无助。在众多旁观者的面前,她的屈辱和痛苦被无情地展现出来,而袁捷妤似乎对此毫不在意,继续施加着惩罚。

      “妈妈,我错了,求求你停下来吧!”程杨的声音变得嘶哑,但袁捷妤依然没有停下,她的目光冷漠而坚定,仿佛对女儿的哭泣和哀求充耳不闻。

      “呜呜嗷嗷!!”

      程杨在痛苦中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她的眼泪混合着汗水,滴落在滚烫的水泥地上。她几乎是嚎叫着。疼痛和绝望混合在一起,她的声音刺破了空气,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

      管她的眼泪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但红肿的屁股仍然能感受到黄荆条的每一次疼痛的落下。

      终于,她的手臂和腿在疼痛中用不上力气,终于维持不住姿势,一松手,趴在了花坛的水泥台面上。

      水泥台面被晒得滚烫,这下子,不仅肚皮,就连私处的位置,都趴在了水泥台上,刚才来的时候被车座烫得三分熟,现在她感觉自己又被前面烫到了七分熟,尤其是娇嫩的私处位置,更是烫得痛不欲生。

      “嗷!嗷!嗷!……”

      程杨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声音混合着恐惧和绝望。

      太阳下的水泥台面像火炉一样灼烧,袁捷妤停了一下,注视着程杨,看了看水泥台的高度,又看了看手里仍然坚韧的黄荆条,依旧再次将黄荆条举起,仿佛没有被程杨的哀嚎声所感动。

      程杨软趴趴地趴在太阳下像火炉一样灼烧热的水泥台面上,无力阻拦黄荆条的落下。

      黄荆条持续不断地在空中划过,然后狠狠地落在她的光屁股上,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啪响。

      程杨疼得龇牙咧嘴,但已没有了刚开始的哭喊,只是断断续续地发出低吟。她的屁股上已经是一片通红,而黄荆条的鞭打还在继续。

      袁捷妤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她的每一次鞭打都是有计划、有力度的。这一刻,她仿佛忘记了这是自己的女儿,只剩下了对于纪律和惩罚的坚持。

      围观的人中,有一人正是林珊,是程杨的同班同学,她被刚才的哀嚎声吸引了过来。

      林珊挤进围观人群中,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程杨个袁捷妤的场景。她看到了程杨躺在灼热的水泥台面上,光溜溜的屁股上留下了一道道红色的痕迹,还有袁捷妤愤怒而坚决的表情。

      程杨在学校里面,身为校花,但是上课的时候没少打扰座位和她接近的林珊,所以林珊看到眼前的场景,虽然吃惊,但是立刻就猜到了缘由。

      她看着程杨受到黄荆条的鞭打,再加上自己和程杨差不多漂亮的容貌,但是校花的头衔属于程杨,开始说风凉话,嘲笑程杨:“嘿,看来这回校花大大终于尝到苦头了!这么漂亮的身材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光屁股,真是丢人啊,以后上课别再打扰我了,并且还时不时趁老师不在逃课,不然下次可不会这么轻松。”

      她的话引来一些人的笑声和点头,似乎大多数人都对程杨的惩罚感到满意。

      林珊显然很享受这种意境,她觉得这是一次公开的报复,让她感到心情愉快,甚至她都恨不得亲自拿黄荆条去教训程杨,但是她没胆量去跟袁捷妤商量。不过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可以尝试一下。

      她的话也被程杨和袁捷妤听到了,程杨羞愧的脸通红,被同学看到了自己的惨状,她感觉自己下学期没脸去学校了,而且刚才林珊提到自己时不时趁老师不在逃课,被妈妈听到了,自己想想就觉得遭了,毕竟现在的惩罚可还是妈妈不知道自己逃过课,现在被妈妈知道不知道会迎来什么惩罚。而袁捷妤听到这些话之后,更气愤了,尤其是自己的女儿趁着老师不在逃课,心里决定回家以后必须给程杨一顿更严厉的惩罚。

      袁捷妤没有丝毫的犹豫,她再次挥动黄荆条,用力地抽打着程杨,似乎更加猛烈。

      “嗷呜呜呜……嗷呜呜呜!”程杨不知道妈妈的力度还能再突破。

      程杨的眼泪在脸颊上滚动,她试图尽力忍住,但哀嚎声仍然不停地传出,屁股上深红肿的条纹交错,构成了和谐的画面,就是不知道还有多少位置能留给黄荆条继续“绘画”。

      就在程杨以为妈妈要无休无尽地抽打她的光屁股时,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从身后传来。

      那是黄荆条断裂地声音。

      在袁捷妤盛怒的挥舞下,已经超额完成任务的黄荆条终于不堪重负,断裂开来。

      黄荆条断裂的声音让场面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愣在原地,包括袁捷妤在内。

      程杨感到一阵深深的松口气,她的屁股已经红肿如同火炉,几乎快要支撑不住了。

      袁捷妤也愣了一下,然后猛地停下了鞭打,拿着断裂的黄荆条,她低头看向自己的手,黄荆条已经段成了两截,尾端还带着一些嫩绿的叶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她的怒火和严酷似乎被打断了,她回头看着众多围观的人,感到一丝尴尬。

      围观的人们也各自不知所措,刚刚还在兴高采烈地看热闹的人们突然陷入尴尬的沉默。

      程杨趴在水泥花坛上,虽然屁股火辣辣的疼,但她心中充满胜利的喜悦。她知道,这一次虽然受了苦,但终于挺过来了,但是想到自己逃课被妈妈知道了,又开始紧张起来了,不知道妈妈还会不会继续惩罚她。

      余怒未消的袁捷妤冷哼了一声,她决定程杨的惩罚还差个收尾,但是她信守承诺,黄荆条断了就是断了,她目前不会再用黄荆条了,不过没关系,她还有别的法子,而且回家之后还有一顿更严厉的惩罚再等着程杨,作为她逃课的代价。

      “起来,跪在花坛上,弯腰,不许动,等我回来!等我回来后,要是周围有人跟我说你动了,小心我再折十支黄荆条”袁捷妤命令道。

      程杨在疼痛交加中,勉强地从水泥台面上爬起,身体摇摇晃晃地跪在花坛边,弯腰低头,不敢有丝毫违抗。她的屁股和腿部已经被严重抽打,条纹层层叠叠,火辣辣的疼痛仍在持续,但她知道妈妈还没有结束。

      程杨跪在火辣辣的地面上,感觉皮肤瞬间烤得发烫。

      虽然水泥台面和花坛都受到了烈日的暴晒,让她的膝盖和手肘感到灼热,但这一次的痛苦与之前黄荆条的鞭打相比却有些不同。这种灼热是持续而稳定的,没有了鞭打时的突发性疼痛,但同样让她难以承受。

      袁捷妤抽身暂时离开,周围人开始不避讳地议论着,说着风凉话。

      人群中的林珊幸灾乐祸的说到:“哈哈哈,我们的校花倒霉了,想不到在这儿遇到这种事,别说,你这光屁股还真白啊,啊不,现在是真红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上前去摸了一把程杨的红屁股,猛烈的疼痛让程杨叫了一声,刚想要阻拦,就听林珊说到:“你要是动了,你妈回来,我可告诉你妈了啊,这光屁股,还能承受多少黄荆条呢?”

      程杨吓得面色苍白,弯着腰跪着,一动不动,任由林珊揉捏着肿痛的光屁股,眼泪一个劲往下掉。

      林珊揉捏了半天,直到周围人都快看不下去了,才恋恋不舍地停了下来,重新回到人群中,心想:哼,最好别落到我手上,不然我可就要好好的惩罚一顿,让你生不如死。

      几分钟后,袁捷妤回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块削尖的生姜,引得人群中的一些人吸了一口冷气。

      显然她刚才去附近的菜市场了。

      袁捷妤走到程杨的身后,一只手扒开她通红的光屁股,另一只手把生姜朝着程杨的菊花里面一塞,一股火辣的灼烧从菊花里面传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程杨不知道自己早就喊哑了的嗓子竟然还能发出这么高的声音。

      “不许叫,再叫就抽烂你的屁股!”

      程杨扭捏着,菊花一收一缩,显然无法把生姜排出,袁捷妤的威胁让她不敢移动,只能忍受着火辣辣的疼痛。

      生姜的辛辣和灼热感已经瞬间超过了屁股上伤痕。

      袁捷妤这个时候才稍微有点满意,她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功能,开始详细拍摄程杨屁股和腿上的伤,当然还有被生姜照顾的地方。

      然后开始录程杨满是泪水的脸:“说,你今天因为什么受罚。”

      程杨的脸上泪痕斑斑,满是痛苦和悔恨。她的声音颤抖着:“妈,对不起,我真的太不懂事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不应该总是在上课里打扰别人,也不应该不认真学习。我让你丢脸了,我真的很对不起你,对不起同学们。”程杨特意避开自己逃课,她怕妈妈再次听到自己逃课会继续惩罚自己而且说不定就刚才听到了一句,在惩罚自己的过程忘记了。

      不论是屁股上的伤痕,还是火辣辣的生姜,程杨现在都提不起一丝力气。而且真的不想再继续被打了。

      “嗯”袁捷妤点了点头,“那说吧,以后还敢不敢犯错了。”袁捷妤知道程杨故意不说自己逃课的事,以为自己忘记了,但是自己一直记得死死的,现在程杨不说这项错误没事,反正回家之后有她受的。

      程杨嗓音颤抖着回答:“不敢了,妈,我真的不敢了。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后会听话,好好学习,不再惹你生气。”

      “真的不敢了?”袁捷妤继续问道,“要是再犯怎么办?”

      “再……再犯……就……”程杨犹豫道。

      “说!再犯怎么办?不说就把今天的惩罚重新来一遍。你要是说的再犯的惩罚让我不满意,今天的惩罚就立刻来两遍!”袁捷妤咄咄逼人地问道。

      程杨立刻答道,似乎害怕再晚一秒就会有更多的黄荆条出现在她的面前(其实回到家就真的出现了):“真的不敢了,如果再犯,就用……一根……(看了看妈妈的脸色)……两根……(又看了一眼)……三根黄荆条狠狠地抽我的光屁股。”

      “抽到什么程度?”袁捷妤追问道。

      “抽……抽烂我的屁股……”程杨艰难地回答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别反悔,你要是再犯,我就还把你带到这个公园来,不论周围有多少人,天有多冷,我都把你衣服、裤子、鞋子扒光了抽烂你的屁股!”

      程杨连忙点头表示同意,袁捷妤这才让她站起来。

      程杨脸色苍白,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艰难地站起来,双腿微微颤抖。

      袁捷妤也将手机停了录像,满意地点了点头。心想,回家还有一场更严厉的惩罚等着你。

      “走吧,上来吧”袁捷妤说着就坐上了电动车,叫程杨也坐上来。

      程杨不敢和妈妈提出自己依旧没有裤子的事实,她知道,骑着电动来的母亲要带她就这样光着下半身回去,而且自己逃课的事妈妈到底有没有忘记,从惩罚结束到现在自己和妈妈都没有提,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惩罚等着自己。

      低着头,程杨垂头丧气地坐在后座跟着妈妈离开了公园,往家的方向骑去。

      她们刚刚离开,有趣八卦话题似乎已经开始扩散,大伙都在掩嘴偷笑,可以预想,传言将迅速传遍附近社区,而观众中又有程杨的同班同学林珊,显然今天的事情很快会传到学校去。

      程杨后面会面临怎样的闲言碎语,她以后会不会再犯呢。

      公园里的吃瓜群众们,都暗地里期待着。

      而林珊却在计划着,怎么才能让程杨落在自己手上……

      未完待续。

      第一次写,没什么经验,请多多指教。

      后面还有程杨回到家的惩罚和林珊对程杨的惩罚……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