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转载 转载 关注:1010 内容:1646

    淑女学院 转载佚名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青竹小说网-圈子小说网 > 转载 > 正文
    • 2
    • 转载
    • Lv.1
      vip

      看的是书,读的却是世界;沏的是茶,尝的却是生活;斟的是酒,品的却是艰辛;人生就像一张有去无回的单车票,没有彩排。每一场都是现场直播。把握好每次演出便是最好的珍惜。将生活中点滴的往事细细回味,伤心时的泪、开心时的醉,都是因追求而可贵。日落不是岁月的过,风起不是树林的错。只要爱过等过付出过,天堂里的笑声就不是传说。

      “喂,听说了吗?校方要解散我们班呢?”沈来金说,并与马亚君一起向校园内走去。
      “真的吗?准是那个老太婆又向校长告状了,我们要被打屁股了,听说打过三次屁股就要穿开裆裤了,我该怎么办?。马亚君生气地说。

      “唉!你就别添乱了,拜托你这几天就表现得好一点吧!别再惹事了。屁股不会被打出血的打很痛,这是淑女学校。“沈来金苦苦哀求着说。

      “我一看她那副表情就生气,整天架着一副深度眼镜,连点笑容都没有,整天看谁都不顺眼,我们的屁股应该被打的。”马亚君生气地说。

      “那不是为了保持老师的威严吗?”沈来金说。

      “狗屁,摆出那副样子我就怕了她吗!”马亚君说。

      “真要是打打屁股怎么办呀!“沈来金问了一句。

      “真的要打屁股,我就会自己会脱裤,不用老师来脱裤。”马亚君盛气凌人的说。

      “我也是,如果真的打屁股了,我也不在这个学校呆下去了,我想转学了。”沈亚金说。

      “哎,你们在说什么呢?”这时严楠菲跑了上来,双手搭在沈亚金和马亚君的肩膀上。

      ”严楠菲,如果我们班解散了,你打算怎么办!“马亚君问。

      ”真要是解散的话,我回家炒黄金呀!炒地皮呀!做房地产生意呀!“严楠菲调侃地说。

      “又在胡说,人家跟你认真,在家也被父母打屁股呢?。”沈亚金生气了。

      严楠菲歪着头看着沈来金,故意挑逗着说:“总比在这儿强呢?还那么认真,我跟你们想法一样,你们走我也走。”严楠菲说。

      ”那好,我们就与校方周旋,争取不要解散我们。“她们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教室。

      淑女学校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建国的时侯就已经成立了,那个时侯叫国立女子中学,专以培养女性妇德为纲,从这个学校出去的女学生多数都很优秀,初期,历经变迁和改革又更换了新的教学方式,专以培养女孩子的艺术特长为宗旨,进入改革开放中期就开始向私有制的学校管理模式转变,私人办学在当今已经不是什么新奇的大事,又因为这个学校历史悠久,教学模式独特,成绩优良受到BANNED各界的好评,多数学生能为来到这个学校而感到光荣和自豪,久而久之,这里逐渐向私有化转型,学生的费用也相当昂贵,是典型的贵族学校。这里的学生多数都来自于富贵家庭或者BANNED。

      为了扩大BANNED声誉和纯洁学校的师生队伍,师生在来这个学校之前都要严格审核,学生在入学前,要严格的面试,对女学生的自然条件要求也很高。经过严格的面试、口试、还有笔试,才有资格进入这个学校,当然也有破格被保送进来的,或因为有某一方面的特长或者在中学时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学生,这样的学生可以不用考试,可以免试入学。久而久之,能进入这个学校已经成了炫耀的标志,女孩子能够进入这个学校一定有特长。

      这个学校以学习文化课为主,以培养女孩子的特长为辅,从言行、坐姿、举手投足还有品格修养等方面都要进行严格的训练如果不合格就要被脱裤打屁股,以往从这个学校出去的女孩子大多数从事高级的工作,当然也有回家做职业太太的,就是做职业太太也是一门学问,这个学校还教一些烹饪,裁剪,理发,编织等等技艺,还有一些如何与兄弟姐妹以及妯娌公婆之间的相处等等学问,是专门培养贤慧的特色学校,之后被命名为淑女学校。

      快上课了,同学们都已经到齐了,只见古老师拿着教鞭走进了教室,她又开始念校训了,每天在课前都要念一遍校训,半个小时之后才开始正式上课,这是她的一个教学习惯,但是同学们一听到念校训就头疼,习惯了她在台上饶有兴趣的念得唾沫星子横飞,台下的同学思想任意遨游。至

      当古老师念到:“上课时不允交头接耳,不许搞小动作的时侯……如果违反规定就要被打屁股”

      马亚君用眼睛直瞪着老师然后故意咳嗽了几声,企图向古老师挑战,用不满来对抗。古秋芬抬起头来用手扶了扶眼镜,然后从镜框中看了看马亚君。

      “马亚君站起来,请脱裤。”

      说完这句话之后古老师就迅速地按住马亚君并连内裤带长裤拉到膝盖以下,当马亚君的屁股被露出时,她的屁股很美,那俏小的屁股,圆圆鼓鼓,白白嫩嫩,娇小挺俏。古老师用教鞭很很地打她十下屁股,这时,马亚君就哭了。然后又接着念校训了,同学都感到奇怪,一个破校训一天念一遍烦不烦呀!哪怕一周念一遍大家记住就行了,古秋芬为了让同学们加深印象,天天念还出现错误呢?不念的话错误会更多,她想用校训时时地提醒同学们。

      马亚君听到古老师叫她,不情愿的站了起来,她的腿在桌子下面直抖动,故意做出这个动作来挑衅,她早就看不上这个老师的教学行为,总在课上课下与她做对,马亚君背地里从来不称呼她为了老师,只管她叫”老太婆“。

      古秋芬又从镜框上面看了看马亚君,她实在无法接受这样叛逆而又顽固的女学生,唯一的做法就是让她穿开裆裤,让她整天都露着屁股。她经常采取惩罚学生的方式就是打屁股。马亚君有时侯遇见不愿上的科目宁愿被打屁股也不愿意在课堂上受罪,她把不愿意上的课程就叫”受罪“。

      古秋芬大声说。“马亚君,你出去。请到教务处去换开裆裤。”

      马亚君不容分说,毫无怨言地扬头而去,古秋芬开始又继续念校训。同学们一脸的厌恶相,但都不表现出来,就是有若干个学生总是那么个性张扬,性格分明。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校训终于念完了,同学们开始松了一口气,开始上课了,马亚君继续在走廊里站着,对于她来说站着总比在教室里听她的长篇大论好得多。

      淑女学校设置有很多的专业班,音乐班、美术班、舞蹈班、文秘班、幼师班、绘画班等等。可是唯有文科班的这些女学生,出奇意外的淘气、倔强、不服管教,狂放不羁,顽固不化,野蛮成性。许多过分的词用在她们身上都不过分,她们吵架骂人,出言不逊,不尊敬师长,不受驯化,说也奇怪,这个班级里有几个学生都是很有家庭背景的,应该出身于良好的家庭,可是也跟其它的同学学得不成样子。家庭条件好的孩子自然骄傲,恣意横行霸道,在校里受不了批评,受不得委屈,任性刁蛮,不讲道理。这些学生可让校方伤透了脑筋,校方总千方百计想把这个班拆散了,想把这个班里的学生分到别的班去,这样的话可以让这些淘气的女孩收敛一些,而且不利于再成群结伙姐妹同盟了。

      这个班已经换了两个班主任了,每次新来的老师刚一接替这个班就感到头疼,几天之后就吵着要调走,都无法适应这些女学生的顽劣和不听管教的性格,其它科任老师也不断地反映这个班课堂秩序混乱,班级难以管理等等,被学校认为是坏典型班,每次大会上都被树立成坏典型,学校对这个班也格外地关注,一提起文秘班的同学也格外出名,就象世人皆知,全校师生都知道这个班是全校最差的班级。

      顽皮不代表不可救药,淘气不代表品行恶劣,关键是看她有没有向上进取的决心和正直的情感,如果有了这些,顽皮和淘气都不可怕。

      这些女孩子喜欢淘气,喜欢恶作剧,喜欢捉弄别人,她们的想法有些离奇,大人无法理解她们,她们不喜欢循规蹈矩的生活方式,经常捉弄老师,甚至逃课,打架,骂人,撒谎,学校认为这个班级都是一些顽固不化的学生,不可救药,有些时侯还抱着放弃的想法。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马亚君总算挨到下课了,她的腿都站酸了,下课之后古老师和其他老师把她拖到教务处,不用说自然是一顿狠”K“,又是令其写检讨,找家长,或者严令退学等等一系列恐吓手段来威胁马亚君,目的就是让她有所警惕,“改邪归正” 。一个人力量再大也比不过好多人,就这样,马亚君硬是被许多老师按住并穿上了开裆裤。 下课之后马亚君回到班级,同学不断地看她白白的小屁股。她只好回到座位上坐着就趴在桌子上,沈来金和白玉洁过来安慰一翻,她抬头笑笑说。

      ”光屁股,这算什么!战斗才刚刚开始。“脸上显露出一种诡笑。

      看来她誓要与古老师对抗下去,战斗才刚刚开始吗?以后还有更大的计划甚至更大的阴谋要与她过招,她心里这样一想越发地得意,竟然笑出声来,这种笑让沈来金和白玉洁感到了深不可测的”凶险“。

      上课铃声响了,这节课是代数课,看吧!好戏就要上演了。

      严楠菲和马亚君在门里把头伸向门外看了好久,终于等到代数老师许首义出现了,这时马亚君和严楠菲急忙跑回座位上坐好,教室里吵极了。严楠菲把食指挡住嘴唇上”嘘“了一声,示意同学们不要再说话,这时只听见走廊里代数老师许首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大皮鞋与地面磨擦的声音格外的响。

      许老师拿着教案走到了门口,在没有进门之前在走廊的门口首先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喜欢穿西服,头发又总喜欢梳成中分,象抗日战争时的汉奸,同学们背地里都喜欢这样的称呼他,而严楠菲背地里总管他叫”鬼子“。他又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在学生面前,总想给同学们展现一副威严的姿态,又严肃一下自己的表情,有的同学会偷偷从门缝里看到这些动作,这些动作让同学们看了很不舒服,他的表情很僵化,同学们早已经熟悉了他的习惯,都不作声。

      严楠菲预感到许老师就要开门进教室了,她在心理默默的数着数:”一、二、三……“。刚一进门,黑板擦掉到了他的头上,粉笔灰落到他的脸上,还有碎纸线头之类的东西也都飘落下来,许老师顿时不知所措,无地自容。同学们看见他满脸窘态哄然大笑起来,这种笑容更让他觉得羞辱至极,他看了看浑身的纸屑和粉笔灰,勃然大怒,只见他怒目圆睁迈开大步走上讲台。

      ”这是谁干的,赶紧站出来。“许老师大声喊了起来。

      教室里出现了短暂的寂静,同学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好象都在看着一场闹剧如何收场。这样时间相持了很久,许老师仍然站在讲台上看着大家,同学们看得累了有的就开始做起自己的事情来,大家都知道这样的课程又无法继续了,又是白白耽误一堂课。有的同学在底下做起小动作来,奚美娟拿出镜子照了照自己,一边照着镜子一边看了看许首义,看着他在台上面无表情,于是她开始化起妆来了。奚美娟可是一个天生丽质,活泼可爱的俏佳人,她是这个学校的小校花,爱美是她的最大爱好,在这班里她可是出了名的美人。

      而严楠菲和王小楠竟然下起棋来,严楠菲最讨厌男人婆婆妈妈的,真不愿意看到他的嘴脸。马亚君在翻看当今流行的音乐杂志,一边看着一边还哼起了流行歌曲,一边哼着一边看着许老师。许老师看到班级里的现状,简直憎恶到了极点,他真不愿意给这样的班级上课,他的心脏不好,每一次上完课回到教室他的心都疼,他无可奈何又没有办法,站了半天仍然没有人主动站起来,这样做只能是消极怠课,谁做这样的事情又能当场站起来,自愿承认错误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样的孩子也不会搞这样的恶作剧,他心理防线终于被攻破了,大声嚷了起来。

      ”到底是谁干的,自动站起来,如果不站起来,你们以后休想再上代数课。“一边说着一边怒视着大家,他的声音再大,也不具备慑人的威力,同学们没有一个害怕他的,都像欣赏怪物一样在他的脸上搜索着,似乎都在看他的笑话,在向他挑衅。

      教室里又出现短暂的寂静,这时严楠菲停下了手中的棋子看着老师,嘴里还嚼着泡泡糖,时不时的还吹出一个大泡泡,一边吹着泡泡一边看着许老师,好像在向许老师示威,许老师看到这种情景气愤极了,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安慰自己说:”我不能生气,不能跟这些学生动气,我心脏不好。“

      在他教学的生涯中还从未发现这样顽固不化难以管理的学生,当然这些学生也不是第一次恶作剧了,只是第一次捉弄他,因为这个班级的代数老师频繁更换,积怨成疾,这些学生的内心逆反心理很重,偏偏代数成绩几次考试都不理想,来了宋老师教几天走了,来了李老师教几天也走了,老师也不认真讲课,课下也不认真辅导,导致学生早就厌倦了这门课程。许首义第一天接触这些学生就无法忍受这些女学生的恶作剧,在他的印象中这些学生缺少教育,素质差,品行极度恶劣,将来走向BANNED也不会是什么好的材料,他看到的都是学生不好的一面,而阳光的一面,纯真的一面早就被这些学生的顽皮和淘气给抹煞了。

      马亚君的举止更让许老师难以接受,她故意哼着走了调的歌曲,一条腿还不住地抖动,而另一条腿都伸到过道里去了,沈来金则目不转睛地看着许老师,好像在说,”看今天你怎么收场“,其它别的同学在底下窃窃私语,还有许多的座位也都空着。

      许老师还在讲台上站着,好像不找出此人就不能平息他的怒气似的,这时班长高玲喊了一句:”是谁弄的,赶紧站起来吧!“这时同学们都看着她,刹那时她成了众矢之的,成了全班同学的反叛,她一时不好意思急忙低下头去,严楠菲凶狠地瞪着她,高玲也不再说话了。

      许老师站了半天仍然没有人站起来,大家都不理他,他也有些累了,想找个椅子坐下休息,看样子誓要与同学们争执出一个是非来。其实他的心理是这样想的,如果这次不压倒这些同学们,以后的课也没法上。

      白玉洁非常讨厌这个老师的教学作风,她在纸上胡乱涂着什么,走近一看她居然给许老师画了一张漫画,她把许老师的面孔画得很夸张,而且画了一张生气的面孔,两个大大的眼睛突出来,鼻子高高的长长的隆起,自己一边画着一边还笑了起来,画完之后便趴在桌子上睡起大觉来。

      许首义拿过讲台旁的凳子便坐了下来,这一坐下便觉得屁股底下极不舒服,满屁股上都是胶水,粘糊糊的沾在裤子上,许首义用手摸了一下,弄得满手都是胶水,粘粘糊糊,于是勃然大怒。

      ”这是什么呀!。“许老师用手摸着屁股上的胶水说。

      底下的同学哈哈大笑起来,许老师拿起书就走,椅子旁边有一个小钉子,因为他行走的太匆忙,正好挂在裤子上,许老师裤子扯开了一道口子,许首义越发的生气了,他窘迫地离开教室,一边走着一边摇着头。

      ”什么东西?魔鬼,简直是他妈的魔鬼。“嘴里还不断地骂着。

      同学们跟出了教室,看见他的屁股后的胶水和裤子裂开的口子,里面的贴身内裤也露了出来,他一边走动一边带着风,被刮开的口子一边有节奏地忽煽着,并且伴着他走路的频率还很合拍。看到这种场景,同学们又齐声大笑起来。许首义难堪极了,想快一点离开这个地方,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是这样的无地自容。气得他走路的姿势都踉踉跄跄起来,严楠菲一边看着一边用手指着许老师,大有蔑视轻浮之举。她还在后面故意学着许老师的样子走来走去,竞然走成了鸭子步,又引得同学们一阵大笑。

      事情很快就传到班主任古老师那儿了,不用说,肯定会到班主任那苦诉一番,代数课又不能上了。不一会儿,代理班主任古秋芬气愤地走了进来,古秋芬刚接手这个班没有多久,也就十多天,刚一带这个班,她的教学态度就令同学们大为不满,更加激起学生们的反抗和叛逆心里。

      她还有一个很特别的教学方法,不知道是天生就有爱好金钱的品行,还是用金钱来惩罚同学们能产生事半公倍的效果,如果谁犯了错误,她就会采取罚钱或者打屁股的方式来惩罚学生,长久以来同学们对罚钱的事情也都认了,但是也都不敢声张。

      现在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古老师吧!她大约有四十岁左右,一双斗鸡眼,戴了一幅黑边眼睛,穿一套黑色的中山装,齐耳的短发,看上既很正统又古板,她的穿着就让同学们有一种距离感。同学们都管她叫”老太婆“,她脾气古怪,性情怪异,一会儿心花怒放,一会阴云密布,最可气的是她有一副像特务一样的眼神,她总会偷偷地站在门后窥视着室内的动静,有时侯在别的科任老师正在上课的时侯,她趁同学不注意把室内的情况看个究竟,想看清楚到底是哪个同学表现不好,哪个同学上课搞小动作,这种教学方法还真让同学们草木皆兵,心颤了几天,因为她肆意寻找这样的学生,然后单独找她谈话,一谈就是几个小时,除非深刻认识到错误为止,同学们还真有点惧怕她,背地里同学们又送给她一个外号”女特务“。

      教室里吵极了,古老师推门走了进来,她用一根教棍敲了敲黑板。

      ”安静点,不要讲话了,你们到底是谁把黑板擦放上去的,赶紧说出来。“她一脸的严肃表情,教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敢出声的,同学们都看不惯她这一副阶级斗争的嘴脸。

      教室仍然持续着安静,过一会就有短暂的骚动,这时她又说话了。

      ”是谁放上去的赶紧自动站起来,别影响大家的时间,如果你们互相包庇不说,以后的代数课休想再上了。“古秋芬面无表情地看着大家。

      ”不上就不上呗!正好不喜欢上这节课呢?“严楠菲小声说了一句,严楠菲最讨厌上代数课,她的代数成绩也一直不好,一上代数课就头疼。

      古秋芬站在讲台上,发誓一定要找出这个人,一定将此人”开刀正法“以振班威,但是等了半天也没有人承认这个事实。

      ”到底是谁把黑板擦放上去的,赶紧自动站起来。“古秋芬又说了一句。

      ”真他妈的罗唆!还没完了呢?“马亚君小声骂了一句,尽管小声骂人也被古秋芬听见了,马亚君最喜欢骂人了,每当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或者心情不好时,总要骂上几句以发泄心中的不快,她玩世不恭,还有些任性野蛮,似乎对现实BANNED有些不满,总能听到她牢骚声和忧怨声。沈晓轩用手碰了碰她,示意她不要说话了,老师已经注意到她了。

      ”马亚君,你给我站起来,你有什么话要对大家说吗?“古老师用手指了指马亚君。

      虽然她没有亲耳听到马晓晴具体骂她什么?但是从马晓晴的表情上可以看得出来她是在骂人,是在抱怨。

      这时只见马亚君慢慢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刚才嘴里嘀咕什么呢?你是不是在骂我。“古秋芬问。

      ”没有。“马亚君扬起头否认。

      ”请你走出课堂,到教务处去打屁股!“古老师严厉地说。

      ”哇,这么厉害,我好怕怕呀!“严楠菲小声说了一句。

      底下的同学又开始窃窃私语了。

      “安静一点!”古秋芬一边说着一边群视大家,以一种居高临下之势压倒学生的士气。

      ”这是在发出警告了。“沈来金小声地说。

      ”威胁谁呢?老子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吓过。“马亚君又是愤愤不平地说。

      ”小声点儿。“白玉洁在一旁说。

      ”这件事必需要调查清楚,这样还了得,你们也太放肆了,连老师你们都敢戏弄,你们眼里还有谁。“古秋芬气愤的说着,嘴里的飞沫都喷了出来。

      ”高玲,你是班长,你看见到底是谁把黑板擦放上去的吗?“古老师大喊着。

      一个胖胖的戴着眼镜的女孩站了起来。

      ”老师,我没有看见。“高玲吞吞吐吐的说。

      ”你是班长,你必须注意,这个班级这么乱,你应该出来管理,平时就应该多留心,不然要你班长有何用。“古老师开始训斥高玲。

      高玲只是默默地低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她好像知道是谁把黑板擦放上去的,但是在大家面前她不敢说,她害怕引起公愤,害怕成为人民群众的公敌,被古老师训了几句,她几乎要流出泪了,她感到很委屈。

      ”太不像话了,难怪别的科任老师都不愿意给你们上课,真是一群野蛮成性,顽固不化的学生。“

      严楠菲最不愿意老师这样说她们,学生不好老师有责任管教,如果做老师的连学生都管教不好,学校要老师还有什么用呢?

      ”看这个老师就象刚从坟墓里爬出来一样。“严楠菲小声地对王小楠说,严楠菲非常不喜欢古老师的装束,衣服的样式又古板又守旧,严楠菲说完了还不住地笑了笑,这时旁边的沈来金和白玉洁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你们在笑什么?“古老师看着沈来金和白玉洁,这时她们俩立刻收敛了笑容,而严楠菲却斜着眼睛望着古老师,而这时古老师也发现严楠菲正盯着自己,还带着挑衅的目光,古老师指了指严楠菲。

      ”你站起来。“

      严楠菲向旁边看了看,她没有站起来。古秋芬又说了一句。

      ”这位穿男孩子衣服的同学请你站起来,我说你呢?你瞅别人干什么?“古老师看着严楠菲说。

      严楠菲因为没有叫她的名字心里有些不服,心想我没有名字吗?你叫不出来我的名字我就不起来,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她接收这个班级已经十多天了,现在还连名字都叫不出来,这种称呼本身对学生就是不尊重,又怎么能让学生以相同的尊重来对待她呢?严楠菲坐在座位上不动,目光望向天花板,装作没有看见她一样,古秋芬看到这种情景,心里窘极了,用凶狠的目光盯着严楠菲,并走到了跟前。

      ”站起来。“她直视着严楠菲的目光。

      这时严楠菲同学慢慢的站了起来,座位的空地太小,她习惯把凳子放在书桌的下面,凳子与书桌的距离正好放下她的身体,她会把大部分的地方给前桌或者后桌,有时侯她的前后桌为了占地盘也会抢她的地方,她高兴的时侯不与同学计较,不高兴的时侯就开始要抢回地盘了。她此时的地盘就小,站起来就有点费劲,于是她向前推了推桌子,并对前面的同学说:”给点地方“。然后又把凳子再向后撞了撞,回过头来对后面的同学说。

      ”你往后点,地盘都让你占了。“每次站起来时侯都这套话。当然有时侯心情不好的时侯也会使用一点粗鲁的手段使劲向前一推或后向一撞,虽说她这样的举动是有些粗鲁,但平时又因为她很喜欢帮助别人,幽默顽皮,与同学们相处的也很好,所以都不与她理会,同学们也就见惯了,相反倒觉得她很可爱。

      好不容易站了起来,这时挂着椅子上的书包伴随她的起立发出叮当叮当的声音,然后就是餐具互相碰撞的声音,椅子向后过猛餐具掉到了地上,发出”砰……磅“的一声,同学们一听到这样的声响又大笑起来。

      ”大家不要笑,你叫什么名字?“古秋芬走近她问。

      ”雁南飞“,严楠菲把头向上一扬回答着。

      她略带调皮的表情,她叫严楠菲,可是她总想把自己比喻大雁,自由自在地在天空中飞翔,于是就给自己取了这么一个别名。其实这个别名也曾来自一部武侠小说,她从武侠小说里听说有”雁大侠“这个名字,还是一个英雄人物。她平时又很喜欢看武侠小说,所以她给自己另取了一个”别号“,好象对自己起的名字很满意,老师一听见这个名字,很是奇怪。

      ”怎么,你怎么叫这个名字。“古老师问。

      ”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吗?“严楠菲睁大眼睛看着老师。

      ”以后不要随意在课上乱说话,记住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不愿意听我讲课就走出课堂。“古老师用严厉的口气说。

      古老师训斥完了让严楠菲坐下来,她一肚子怒气,她故意把凳子和桌子弄出响声,这时在椅子上的小瓶还有饭盒等等和一些小石头又撞到了一起叮当乱响,引起同学们的又一阵轰堂大笑,同学们送给她一个别号叫”起立三步曲“。

      ”严楠菲,你的包里都装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不想再听到这样的响声。“古秋芬面无表情地说。

      ”老师,是餐具,不会吧!连这个也要管。“严楠菲嘻皮笑脸地说,还一脸委屈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还拿出餐具给老师看,古秋芬看了看严楠菲斜着眼睛瞪着她,但是没有说什么。

      严楠菲平时还总喜欢带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她很喜欢收藏一些彩石,总会把他们带在身边,爱不释手。当她站起来时,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会发出响声,这就好像是她的音乐一样。

      她总会有一些动作不自然,也特别像男孩子,当她站起来时你会发现她开始挠头,挠脸和一些不自然的小动作,这些动作看起来有些不雅,根本就不像个女孩,但是体现在她的身上却也特别的自然,因为她从头到脚就是一个男孩子的装束,连性格也是男性化的,如果你不仔细看一定会把她当作男生看待的。回答问题时更是紧张。她笑起来特别的亲切,而且从笑容中你可以看出她仍然带有女孩子的那种娇柔,除了这点你根本看不出来她具有女孩子的特征。

      严楠菲时常还低头观看自己收集的一些小石头,不停地拿在手中观看着,玩弄着,尤其是她讨厌的课程,她一句也听不进去,就会把这些观赏物放到手中或者书桌上不停地摆弄和观赏,她在女孩子中实在有些另类,显得极不协调,但是她是那样的引人注目,梳着超短的头发,脸上有男孩子一样的刚毅和反叛,这种性格也是与生俱来的。她喜欢穿休闲服饰,休闲大头鞋,过膝盖的短裤,还穿了一双长统的白色的袜子,这是她一贯的装束,只要是天气稍微暖和一点,她就是这样的装扮。这样的装束和颇具个性的面容还曾经闹出不少笑话呢?别看她是一个女孩子,平时她非常的淘气也非常的顽皮,弹弓子石头子满兜都是,还有一些游戏机了,游戏币装满书包,书包里除了餐具外,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从来也不装一本正经的书。她把所有的书都放在学校的书桌里,从来也不会收拾一下,看她的书桌里乱七八糟的,卫生纸,瓜子皮,小食品袋,什么都有,不像其它女孩子那样干净,把课桌内收拾得井井有条。

      只要是男孩子喜欢玩的东西她都喜欢玩,好打抱不平是她的个性,她被一些科任老师称为”叛逆一号“,敢于向邪恶势力挑战,在班级里只要她对哪个老师不满,她就会采取恶作剧来捉弄那个老师,尽管她顽皮淘气,但是她却有一颗善良正直的心,与她相处时间久了,一定会喜欢上她,她为人侠义,肝胆相照,敢作敢为,讲义气,颇有一种江湖女侠的味道。

      不知过了多少个世纪,总算下课了。古老师在课上说了一大车的话,但是始终也没有查出来个究竟,她自己一直在讲台上说个没完,同学们都听得不耐烦了,马亚君的耳朵都出茧了,她心想:“越不喜欢听什么你就越讲什么,真是讨厌。”

      高玲事后把事情的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老师,其结果是马亚君和严楠菲被押到教务处, 一到教务处,她们面面相觑.马亚君原来就是穿开裆裤的;而严楠菲没有穿开裆裤,古老师马上就叫她换上了开裆裤,她硬不肯穿,结果被许多老师按住,一个人的力量比不上许多人的力量,就这样没有办法只好穿上了开裆裤。她们俩个被捆在在打屁股凳子上,由于穿的开裆裤屁股自然而然地露了出来,她们的屁股圆圆鼓鼓,白白嫩嫩,娇小挺俏,甚是好看,像两只小天鹅,女人的屁股总是比男人好看,而且比男人的园。马亚君迷迷糊糊地想着想着,她突然想起小时候调皮被妈妈掀开开裆裤打屁股,那时候妈妈不会打那么重。在她细细的腰身衬托下,那只在开裆裤里面的丰满挺翘的屁股特别惹眼,。老师们并不是不懂得怜香惜玉,是因为不打屁股就没能培训出淑女的,俗话说棍棒出淑女。藤条结结实实地抽在她们翘起的屁股蛋中心,随着一声尖叫,她们象一条跳出水面的鱼,整个人跳了起来,落地后双手捂着屁股,两脚不停地在地上跳,她们不断说:“我屁股疼得受不了!我叫向许老师道歉!”由于她们的求饶,藤条终于停止了,就在这时,许首义老师来了,她们跪着向他道歉:“许老师我错了!我表现不好,以后我做个淑女!”许首义就摸了她们的屁股,由于屁股很疼她们就跳了出来 。自从打屁股以后这个班的学生就成为了淑女了。

      Lv.1
      vip

      谢谢分享

      回复
      Lv.1
      vip

      谢谢分享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